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人傲世錄 黑暗傳說 王子菲謝特  
   
黑暗傳說 王子菲謝特

(篇外篇 黑暗傳說之二)
如果不把這次犯的錯誤計算在內的話,菲謝特一直是個循規蹈矩的王子。

從小時候起,菲謝特可就是個乖寶寶。面容俊秀又不好動的他,不止一次的被新進皇宮的侍衛和侍女誤認為是女孩子,氣質更是高雅得讓人不敢長久凝視。

不過,如果因為他的長相而看輕他,就大錯特錯了。

菲謝特殿下飽覽群書學識淵博,常常問得幾個導師啞口無言。在魔法修為方面,因洛u酗漱T大禦用魔法師盡心盡力教導,菲謝特的魔法能力已經遠遠超出同齡人很多。武技嘛,單憑一柄單手劍就可以和父皇一較高下。

每個人都不曾懷疑,菲謝特王子將來會是個好國王。

對將來要繼承國王這件事,菲謝特自己也沒什麼不同看法,雖然不是很符合自己的性格,可誰叫自己生來就是王子呢?

但是,從另一方面來說,他又覺得聖都很悶,悶得讓人喘不過氣來。在這個時候,只有打獵才可以讓自己短暫的離開聖都一會,雖然不可以太久。但是自己還有什麼選擇呢?於是打獵就成了唯一可以讓自己心情舒暢的活動。

看到他對打獵入了迷,左相就送他一柄劍,還告訴他,在整個大陸上有一種生物是最難獵到的,那就是龍!如果以王子的身份獵到一條龍,那將是國家興旺的象徵。

他也想用龍皮為父皇做一襲戰袍,父皇穿起來一定很好看。母後常常說,父皇是整個大陸上最威武仁厚的皇帝。

在龍出現在聖都附近的那天,左相立即差人來告訴了他,當時父皇不在。

誰知道這次就出事了,如果不是那個叫科恩的,自己這次就真的回不來了。

在維素總督那躺了一天,菲謝特王子就被父皇和母後帶回了皇宮,他知道這次闖的禍可不小,不但保護自己的一個近衛隊完了,還差點搭上自己的小命。

「龍,是那麼脆弱的嗎?」在路上母後就開始教訓他∶「更別說它們也是有思維的生靈!」

「可是,」菲謝特還想說什麼∶「左相說┅┅」

「別在路上說這個,」父親阻止了他∶「回去再跟你算賬!」

其實菲謝特殿下也很後悔,怎麼就聽信了左相的幾句話呢?本來自己那天只是想出去散散心的,誰知道那條龍飛不快啊!

到了父皇的書房,菲謝特殿下把這些事全部告訴了父母。

聽完他的話,母後看著父皇,父皇的眉頭皺了起來。

身為一個皇帝,克里默·夏麥自然是久經曆練的人。將近二十年的王者生涯,使他可以一眼就辨別出自己的孩子是不是在說謊。

自己的孩子沒說謊,而左相這麼做的目的就很值得推敲了。

「克里默∼」皇後有些擔心的看著他∶「是不是他已經有些察覺了?我們┅┅」

克里默·夏麥搖搖頭,自己和維素·凱達的計劃應該是沒有破綻的,這個計劃在很多年前就已經在實施之中。

事實上,當克里默還是王子時,就在維素·凱達的幫助下把這個計劃做出了一個雛形,而這個計劃需要對付的,也就是左相及神殿下派的官員。

神殿下派的官員是很特殊的,他們在擁有一般官員的權利時,還對帝國的各個權利機構進行監視,他們在一定程度上代表著神殿,他們是神殿的眼睛和耳朵,他們會干預很多事情,而且對帝王指手畫腳。

干涉一般事務這都算了,可神殿下派的官員並不是神,而是人。而人,就不可避免的會有很多缺陷。這些缺陷,有的是在能力上,但更可怕的是在人格上。

他們有神殿撐腰,缺陷很快成長為惡習。糾結黨羽、培植勢力,無止境的追求權利、追求享樂、追求糜爛的一切。

只要沒逮到他們犯下的嚴重過錯,你就拿他沒辦法。就是逮到了除掉這一個,神殿還是會派別的人來。

有什麼辦法呢?大陸上隨便哪個帝國都是這樣,都不可能逃脫兩個神殿的「指引」。

在克里默小時候,就看到父皇對神殿下派的官員很不滿意,可能任何一個想有所作為的帝王都會不滿意。但父皇又能怎麼樣?與神殿下派的官員作對,不就是和光明神作對嗎?

看到父皇苦悶的樣子,克里默就不止一次的告訴自己,決不妥協!像自己這樣鋒芒畢露的人,怎麼可以向這些神殿下派官員低頭呢!當然,自己要對付的只是神殿的下派官員,而不是神殿本身,他清楚自己不可能斗得過光明神。事實上,克里默也是光明神的信徒。

這個計劃是極其龐大的,會讓神殿的下派官員形同虛設。

克里默覺得自己的兒子,十六歲的菲謝特,他現在遇到的問題也和那個年紀的自己一樣。

那就是沒有朋友。

克里默還是王子時就不喜歡待在皇宮里,最喜歡四處閑逛,於是就遇到了今天的暗月總督--維素·凱達,一個魔法不行,武技更差的家伙。可是,他卻有一個極聰明的腦袋。

多少次,就是憑藉著維素·凱達的腦袋和自己的魄力,大家一起度過難關,成了最好的朋友。

人啊,需要的東西太多了,其中很重要的一項,就是朋友。

「菲謝特,我不責怪你了,」克里默陛下想通了這點,對兒子笑著說∶「但是你要答應我,以後不可以這樣鹵莽。」

「是的!」菲謝特說∶「父皇,我會記住。」

「哎,我說你怎麼這樣啊?」納舍爾皇後盯了克里默一眼∶「這樣就放過他,那他以後還不翻天啦?」

「翻,我就是想要他翻天。」克里默大笑著說∶「翻了天我來給他收拾,帝國未來的皇帝嘛!那是乖寶寶就能當好的嗎?想想當初,我可是號稱全大陸最不正經的王子,可現在奶看看,變成最好的國王和父親了。奶說說,整個大陸上,有哪個國王只有一個妻子啊?也就是我啦!」

「你┅┅」納舍爾皇後歎了口氣∶「不和你們倆說了,一對寶!」

說完走了出去,到門口時又回過頭來∶「我叫人把晚飯拿到花園里去,時間到了,你們倆就過來。」

「嘿嘿,兒子!」等納舍爾皇後走後,克里默對兒子說∶「說說看,你覺得那個科恩·凱達怎麼樣?談得來嗎?」

「可以的,父皇!」菲謝特回答說∶「我們相處得很好。」

「是嗎?」克里默接著說∶「想和他繼續相處下去嗎?我是說,結伴出游啦,一起去探險什麼的?或者說,在你當上皇帝以後也想要這樣一個朋友?」

「可以嗎?!父皇?」菲謝特兩眼發光∶「我真的可以嗎?」

「我騙你干嘛?」克里默笑著說∶「我看你在聖都也待膩了,在我把這個位置傳給你之前┅┅你也應該出去見見世面,看看和皇宮里不一樣的東西。」

「謝謝父皇!」菲謝特問∶「什麼時候?」

「等等吧,我給你安排安排┅┅」

當天晚上,夫妻倆就此問題討論了很久,因為納舍爾皇後反對。

「這怎麼行?」她說∶「都是些孩子,就由著他們亂來嗎?」

「奶遇到我的時候,我們可都是孩子。」克里默說∶「再說,我當時要不亂來的話,奶會成為我的妻子嗎?」

「那不一樣!」

「什麼不一樣啊?」克里默說∶「我看那科恩·凱達就很不錯!還是維素的兒子,上哪去給菲謝特找這樣一個好幫手?這對菲謝特以後有幫助,難道奶看好那群老混蛋嗎?」

「納舍爾,我知道奶擔心兒子,我也是一樣啊!」克里默拉著妻子的手說∶「但是奶應該知道,既然左相已經有所動作了,菲謝特以後會有危險,反而聖都以外的地方才是安全的。再說,我和維素的計劃很可能不是一代人能完成的,在這個時候,如果菲謝特和科恩能夠攜起手來,那將是極有可能成功的!」

「哎,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納舍爾皇後說∶「你們什麼時候才能讓我少操點心啊!」

「別擔心,親愛的!」克里默說∶「在維素那里,計劃進行得很好。就算我們這代沒有好的時機,我也要我兒子做個真正的英雄。」

「大陸上有這麼多皇帝,其他皇帝都是這樣過來的,」納舍爾皇後說∶「為什麼我丈夫就不能這樣過下去呢?」

「因為我是個不甘寂寞的人,我要做一個真正的帝王,我跟維素的性格可是完全兩樣。」

「可是┅┅我們對維素的這個兒子了解不多啊!」

「想了解?那還不容易,奶看著吧!」克里默笑著說∶「我們就讓他做幾件事,好好考驗他一下!」

科恩再次來到聖都,是來受封爵位的。在父皇的默許下,菲謝特可以在科恩於聖都期間去到他的住處,和科恩聊聊天什麼的。

對菲謝特來說,科恩滿腦袋的奇怪思維固然讓自己新奇不已,但是更吸引他的,卻是和科恩在一起時的那種感覺。和他在一起,自己從來都不感到氣悶,因為科恩身邊好笑的事接連不斷。他還會時不時得來上點惡作劇什麼的┅┅反正一句話,在科恩身邊,只有朋友和兄弟,沒有王子和平民。

和科恩在一起,一點壓力都沒有。

自己在皇宮長大,從不知人和人之間竟然還有這樣的情感。在自己受傷和科恩躺在一輛馬車上時,科恩和他朋友之間那種濃厚真誠的情誼、那用什麼刀劍都割不斷的情誼,曾讓自己感動到想哭┅┅

應該說,在自己受傷之前遇到的那個要死不活的科恩就更有吸引力,明明就快要死了,對著自己卻還是一副的樣子,那輕視一切的目光,似乎對什麼都不在乎。然而,卻是這個人,在自己的生命之火即將熄滅時,救了那條龍,也救了自己。

彷佛天生兩人就應該是搭檔一樣,自己和科恩的一舉一動都是那麼合拍。有時候,兩人甚至可以不說話,一個眼神就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科恩如願的得到了大片領地,也當上了黑暗行省總督,這讓自己很高興。雖然這是父皇和維素總督事先就密謀好的,但是沒想到科恩真的做到了。

可母後還是有些不放心,說還要觀察科恩一段時間,雖然明白母親是擔心自己,可一想到自己去科恩那里的時間往後推遲了,就有些遺憾。

在外人眼里,聖都一定無限輝煌的吧!可是在自己看來,這里根本就死氣沉沉,在聖都多待一天都讓自己覺得無法忍受。

幸好在這時候,科恩又在聖都城門大鬧了一場,幾十個人就把城防部的幾百個衛兵打得慘不忍睹。這件誰都沒想到的事,讓父皇有機會換掉了左相安插在城防部的所有官員,高興得笑了一個晚上。

自己忙跑去問皇後,是不是可以跟科恩到黑暗行省去了。

「打架有什麼了不起的?」誰知道母親說∶「有勇未必有謀,而維素家的人是最擅長用腦子而不是拳頭解決問題。」

於是父皇就和母後打賭,如果科恩有辦法收拾掉那個和左相越走越近的財務大臣的話,母後就不再堅持她的看法。

這讓菲謝特很擔心,要知道,財務大臣不是一般人可以斗得過的,那是個很狡猾的家伙,而為了打賭的公平,他又不可以露給科恩知道。

在財務大臣和左相拖著科恩來皇宮時,菲謝特的心都快從胸口跳出來了,更別說眼看著科恩打了左相。

在那一刻,他甚至認為科恩會倒大黴。

結果卻出乎所有人的預料,科恩不但乾淨利落的收拾掉了那個財務大臣,還連帶擺了左相一道。不僅讓左相和皇家學院院長產生矛盾,還讓父親有機會給了科恩軍職,讓科恩具備了一個儲備大臣應該有的一切條件。

而在對科恩進行一系列觀察之後,母後終於答應自己的要求了!

父皇讓他擔任科恩婚禮的特使,帶上一大堆禮物,名正言順的離開聖都。

想到聖都之外的生活,菲謝特就一陣陣情不自禁的激動,那明媚的陽光、綠色的草原、清新的空氣┅┅還有,堅真的朋友情誼,這美好的一切,都在等著他!

上篇:黑暗傳說 科恩的朋友     下篇:黑暗傳說 科恩離開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