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人傲世錄 黑暗傳說之三 大陰謀之2  
   
黑暗傳說之三 大陰謀之2

迪爾*梅林小姐走到大廳,把手上的一大堆東西丟到地上,坐到廳角的一張椅子上。

長長吐出一口氣,她的小腦袋開始高速的運轉起來,首先,五千個金幣,自己家里絕對是拿不出來的,那怕是賣掉所有的東西也不夠。

對于現在能夠被她叫做“父親”的男人,她無話可說,如果自殺可以讓這筆欠款一筆勾銷的話,她可以親自為他准備好一切,可惜不行,那牽扯到家族的聲譽。

家族的聲譽,是每一個人的,其中,也包含著母親的聲譽……母親什麼都沒有了,她就在世人的記憶里留下了這點聲譽。迪爾*梅林小姐可以不管家族,可以不管父親,甚至可以不管自己!但是,惟獨不可以不管母親,唯一一個值得她愛的人。

她坐直了身子,擦掉眼角的淚水,開始計算起自己的所有財產。

“小姐,”一個仆人走進來,“有您一封信。”

“謝謝,”她接過來,點點頭說,“麻煩你通知其他人,我們家發生了一些事……我們將會搬家,大家做好准備。對了,叫大家連夜清點家里一切物品並打封。”

“小姐……”仆人很吃驚,“事情嚴重到這一步了嗎?”

“是的,很嚴重。”迪爾*梅林小姐說,“但是我們還是要面對。”

她打開信箋,是債權人寫來的,這個叫歐塔的混蛋把還款日期後延了十天,還一再說明當時男爵先生喝醉了,他和他的朋友一致原諒他最後幾局的行為。

“混蛋!”迪爾*梅林小姐罵,“我會在還清你的債最後一個銅板後殺掉你!”

不過她現在要面對的,是從來明天起所有對她不滿的人的嘲諷以及普通人對她的指指點點,同時她也明白,自己在萬普的生活,結束了。

起身把信放到桌上,卻看到左手纏著一根金色的頭發,哦,是那個黑衣強盜的吧,她想起那個可笑的家伙,想起倆個人交纏在一起他卻沒有占自己的便宜,不知道自己唇膏的香味有沒有留在他的手上?迪爾*梅林小姐苦笑一下,把頭發收了起來。

※※※

第二天一早,一個消息傳遍了萬普的大街小巷,伊瓦*梅林家---破產了!他家的所有家產,包括他家的住宅,奢侈品,家具,他女兒的服裝店以及貨物,都要在一家拍賣行拍賣。

迪爾*梅林手里捧著一個紅木盒子,里面裝著的是母親那一套藍寶石的首飾,一條項鏈,一對耳環,還有一顆戒指……這是母親除了愛,唯一留給她的東西。

“希望你可以幫我賣個好價錢……”她關上盒子,把它交給拍賣負責人手上的那一刻,她的心都碎了。

科恩*凱達站得在很遠的地方,靜靜的看著這一切。

“買下那個盒子!”他對身邊的人說,“還有房屋,服裝店,買下一切可以用的東西。”

“可是老大!”身邊的杰克說,“那是很大一筆錢啊!”

“買下!”科恩*凱達說,“這些可以給我們帶來更多的錢!”

“是!”杰克說,“不過老大,那個女的手里的匕首看起來好眼熟哦……”

“你看錯了!”

“不是啊老大,就象是你那一把哦……”

“跟你說你看錯了!”

“是嗎?可是那手柄上的絲線只有你一個人會纏……啊!我知道是我看錯了,老大你不要這樣瞪著我啊!”

“去做事……”科恩*凱達的拳頭在響。

“那我去了!”杰克急忙跑開,去安排買東西的事。

凱麗*羅娜看著自己手里的匕首,看著精細的做工,摸著手柄上的絲線,終于沒有把匕首交出去拍賣。她不知道,這時,這把匕首的主人正在看著自己,心情卻比自己還要緊張。

拍賣會結束了,如她所願,所有的東西都買了個好價錢,但是遠遠不夠還債。

她叫拍賣會負責人把所有的錢都轉交債權人,她實在不想面對如此惡心的人。

“請你告訴他,我們已經盡了力,”迪爾*梅林小姐對拍賣會負責人說,“請給我些時間,我不會欠他一個銅幣!”

迪爾*梅林坐著馬車回到了家,那里還有很多事需要處理。父親在早上就離開了住宅,去到在海邊的別墅,那現在是他們唯一可以容身的地方,雖然他一直抱怨那里糟透了。

現在已經屬于別人的住宅里有一個人在等她,是普列先生的管家。

“迪爾*梅林小姐,”管家對她說,“我給您帶來了一個口信,我想你現在非常需要。”

“請講。”

“是這樣的,口信是為我的主人傳達給您,”管家清清喉嚨,看來他不是第一次干這種事,顯得很有章法,“當然,您知道我的主人是誰,我的主人要我告訴您,他將十分榮幸的和您一起旅行,如果您答應的話,隨便您想去那里他都願意陪在您身邊。您可以在任何您喜歡的地方停下購置住宅和需要的一切東西,所有的花消都由我的主人付。”

“您聽明白了嗎?”管家說。

“非常清楚。”

“那麼,迪爾*梅林小姐,”管家說,“你准備什麼時候動身?”

迪爾*梅林沒有馬上答複他,而是走到窗邊,看著外面的街道。

“我知道我現在看起來很落魄,我也承認我的確處在一個非常困難的時刻,”迪爾*梅林小姐緊緊抓著手中的匕首,“但是我並沒有把自己貼上價碼,放到櫃台上任人挑選!”

但是她自己清楚,有那麼一刻她真的想這麼干。

“我仍然感謝你的主人,感謝他在這個時候還肯用錢來買我……但是,我最感謝的是自己,”迪爾*梅林轉過身來說,“我感謝自己的堅強!我感謝自己的信念!有這倆樣東西,你的主人還不夠資格買我!”

“迪爾*梅林小姐,我不明白您的意思,”管家說,“但是如果是您覺得條件不好,我想我們還可以商量。”

“這不是錢的問題,是你的主人。”迪爾*梅林本能的抬起了下巴,“你的主人全身上下沒有一點值得我為之傾心的東西,他買我,不過是想滿足自己的淫欲而已。他的人格,甚至不可和一個妓女相比!”

說完這句話,迪爾*梅林小姐親自走上前,把這個管家狠狠一腳踢出了門。

※※※

海面上,幾艘船正在向海岸這邊快速駛來,吃水很深。

看到走私船順利歸來,一直站在古堡塔樓上的科恩*凱達,這位黑暗城的總督大人,嘴角向上翹了翹,拍拍菲謝特的胸口走向碼頭。

“老大!”瑪法隔很遠就向他喊,“我們回來了!大豐收啊!”

“都有些什麼?”科恩*凱達笑著問。

“極品紅酒!還有各種最值錢的玩意!”瑪法喜上眉梢,“老大,我看我們不要再干什麼總督了,干這個有前途啊!”

科恩*凱達看著手下把東西從船上卸下,再手腳麻利的裝上馬車運走,又想到自己前生的日子。

“瑪法,雖然現在看起來走私很賺,”他親熱的抱著瑪法的肩說,“但是這個只可以用來應急,始終擺不上台面,我們要的,是一個真正安全的身存空間。”

“啊……”

“就是說,干這個不穩定,就象是……娶了老婆又在外面亂搞一樣,危險!”

瑪法呵呵笑著點頭。

“對了瑪法,”科恩*凱達說,“你下次再過去的時候,把那邊的所有事也搞清楚。”

“是的老大!”瑪法說,“俺最喜歡打聽消息了……哦,這次有幾乎有四百金幣的賺,可惜我們不知道那邊到底需要什麼,不然絕不止這個數。”

科恩*凱達點點頭說,“所以,我們需要一個人專門來打理我們的所有生意。”

一邊的菲謝特走過來,小聲說,“我聽說我們的目標這幾天正在努力辨認果樹什麼的,還在背什麼節氣,好象要開農場的樣子。”

“是嗎?那我們就讓她開不成!”科恩*凱達揮了一下拳頭,“晚上,去把她的果園翻個底朝天!”

“為什麼?”菲謝特非常不滿的說,“你已經害得人家夠慘了!”

“不是我!你是她的債主……”科恩*凱達說,“而且,要使一個人死心塌地的跟著你,你就得一次一次的打擊她!在無數次的打擊中找到她心理所能承受的底線,在她即將崩潰的那一瞬間我會出現去解救她,讓她感激不盡又長記心!這樣,她就知道我比她厲害,我就是她的依靠!她就會甘心情願的幫我做事……不會再三件衣服賣我十五個金幣!”

周圍的人越站越開,每個人都覺得很冷,非常冷,同時也慶幸自己不必被這個家伙看上。

“不必了吧!”菲謝特抱怨說,“人家也就是三件衣服賣你十五個金幣而已……”

“少廢話,我的兄弟,”科恩*凱達說,“我想你可以幫我布置一下房間,我從今天起就住這里了,謝謝!”

菲謝特看著走遠的科恩*凱達,對大家說。

“你們聽到他剛剛說什麼了嗎?他說‘謝謝’!”

“可能是老大這段時間聽牆角聽多了的緣故……”幾天來一直和科恩*凱達在一起的杰克說,“你看你看,老大又去了……”

“哦!迪爾*梅林小姐……”菲謝特說,“請原諒我的罪孽!”

第二天,迪爾*梅林小姐起了個大早,匆匆吃過早飯,她就帶著仆人去了果園。

這個果園是用她僅剩的一點錢建起來的,果園里種上了各種珍稀果樹,如果今年收成好的話,會有很大一筆賺。是不是可以翻身,就看這一回了!

可是,果園被人破壞了……看得出來,破壞者都是些變態,因為他們把所有的果樹全部砍倒,然後再把它們碼放得整整齊齊,就象是列隊等侯檢閱的士兵一樣。

“我不能哭,我不能哭……”迪爾*梅林小姐這樣告戒著自己,“這只是個意外,我會挺過去,一直到昨天為止,我的計劃都進行的很順利,我甚至已經學會了辨認果樹……”

可是,眼淚還是流了下來,迪爾*梅林小姐知道自己已經沒多少錢了。

“好吧!”迪爾*梅林小姐轉身問一個仆人,“你再說說你昨天看到什麼?”

“走私,小姐!”那個仆人回答她,“他們在海邊接頭,我親眼看到的!”

“把你看到的全部忘掉!”迪爾*梅林小姐說完這句話,轉身走了。

仆人門面面相窺,不知道他們的小姐想干什麼。

入夜,迪爾*梅林小姐的房間。

迪爾*梅林小姐給自己穿起了一件寬大的袍子,腰帶緊緊的紮了起來,再把頭發一絲不剩的塞進風帽。

“走私,這不難!”她把黑鐵匕首放進懷里,“我看上一次就會!”

打開窗戶,迪爾*梅林小姐消失在夜色里。

“一聲不吭就跳下來……你想嚇死人啊!”窗戶下,一個剛剛差點被她踩到的黑衣人不停的拍著胸口,“你又欠我一次!”

黑衣人跟在了迪爾*梅林小姐的後面。

迪爾*梅林小姐根本不知道自己後面有人,她正小心的在灌木叢中穿行,離那個建在海邊的廢棄古堡越來越近。

“我得小心……”迪爾*梅林小姐對自己說,“他們用這里做據點,一定有人在。”

她慢慢的摸到碼頭上,找了個陰暗角落把自己藏了起來。她不知道,為了她可以 “順利”的潛入碼頭,身後的黑衣人不但跳上跳下的打著各種手勢,而且古堡里的人還得裝摸做樣的“看”不到她。

在迪爾*梅林小姐的腳開始發麻的時候,她一直期待的走私終于開始了。十幾輛滿載的馬車駛上了碼頭,人們開始把走私的東西裝上船。

迪爾*梅林小姐很想笑,因為她覺得自己仍然非常優秀,不會笨到去走私這些笨重而又缺少利潤的物品。這些人真是鄉叭佬,雖然他們動作很專業。

好不容易等這些人送走了船,碼頭也熄了燈,迪爾*梅林小姐才拖著幾乎完全麻木的雙腿慢慢的爬下碼頭,她的小腦袋里已經開始計算一次該用幾只船,那幾個仆人和自己去,該帶些什麼貨物,甚至連自己該裝扮成什麼樣子都想好了。

看著迪爾*梅林小姐哼著曲子爬上窗戶,科恩*凱達感到了嚴重的危機,他轉過頭看著身邊的菲謝特。

“兄弟,情況不妙,我們的計劃一定得提前!”

“可是……”

“沒有可是!也沒有但是!如果讓她玩出花樣我們就完了!”

“好吧!一切後果與我無關……”

“你說什麼?”

“好的好的……我站在你這邊……”

倆個黑影轉身走了。

回到房間的迪爾*梅林小姐沒有點燈,而是直接脫掉袍子上了床,然後在自己的被窩里釋放了一個小小的照明術。

在照明術白蒙蒙的光線下,她從懷里拿出黑鐵匕首放在手上把玩,摸著手柄上的絲線,把鋒刃抽出一點點又再插回去。這樣的游戲已經玩很久了,但她沒有一絲一毫的厭倦。

“我告訴你!討厭的家伙,笨拙的強盜,”她驕傲的對著匕首說,“我已經找到了一個好機會,我不久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回萬普去了!到時候,我會抓住你的右手,封住你的嘴,再用頭抵住你的左手……如果你敢抓我的頭發,我就讓你後悔一輩子!”

想了很久,也沒想好到底有什麼好辦法可以讓他後悔一輩子,于是迪爾*梅林小姐決定先睡覺。她從枕頭下摸出一個盒子打開,想要把匕首放進去,卻看到繞成一團的金黃色頭發不見了。

“啊?不見了?”她歪頭想了想,“你不會離家出走吧?”

只一下,迪爾*梅林小姐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從盒子中拿出一團黑色的頭發。

“怎麼回事?我就只是說你倆句而已,還沒想到用什麼辦法讓你後悔一輩子呢,你就生氣變成黑色的了?”又想起那個蒙著臉的家伙臨走還要搶走自己的發帶,“你的性格和你的主人一樣小氣,真是傷腦筋!”

可愛的迪爾*梅林小姐這會可沒想到,在整個大陸上,只有一個人擁有這種顏色的頭發。而這個人,現在正在房間里緊張的要死。

※※※

也許是昨天晚上太累的緣故,迪爾*梅林小姐睡過了頭,快到中午的時候她才被仆人喚醒。

“今天天氣怎麼樣?”她一下就從床上跳了起來,光著腳走在地板上,一邊問著她的女仆,“我父親呢?他很少如此安靜。”

的確,自從住到這里來,伊瓦*梅林男爵每天都在一刻不停的咒罵,他用極其底俗的話咒罵著一切。

“男爵今天有客人,”女仆回答她,“他們在花園里談得很開心。”

“客人?還很開心?”她叫著,“現在他們還在嗎?”

“是的,他們還在。”女仆看著自己的小姐“啪”的一聲打開衣櫃,隨便拿了件衣服套在身上,再從枕頭下的一個盒子里拿出匕首放在身上,“啪”的一聲關上門走了出去。

“哦……天,”女仆說,“只有光明神才知道她想干什麼,把那玩意放在枕頭下……”

父親會和什麼人開心的暢談她就是最清楚不過,想到這的迪爾*梅林小姐怒氣沖天,這個荒唐的男人!剛剛欠上了一屁股債,才一轉過身就又和這些賭徒混在一起了。

下了“呀呀”做響的樓梯,走過殘破的大廳,穿過回廊,再拐上一個彎,就是通向後花園的門了, 迪爾*梅林小姐決定一定要讓這倆個人好看!

走到門前, 迪爾*梅林小姐卻看到了一個面容清秀的女孩子,女孩子正在用她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著自己,懷里還抱著一只可愛的白色小狗。

“你是誰呀?” 迪爾*梅林小姐問,她覺得這個女孩很面熟,“這只小狗好可愛,有名字嗎?”

“你好,我是百合,少爺叫我在這里等,”女孩對她說,“這是只魔獸小狗,是少爺的寵物,它叫阿布。”

“你的少爺?”

“是啊,他在花園里。”女孩說。

迪爾*梅林小姐覺得事情非常的詭異,很不對勁,她更要進花圓去看看了。

上篇:黑暗傳說之三 大陰謀之1     下篇:黑暗傳說之三 大陰謀之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