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人傲世錄 黑暗傳說之三 大陰謀之4  
   
黑暗傳說之三 大陰謀之4

科恩*凱達坐在餐桌邊,他焦頭爛額,他覺得自己惹上大麻煩了。毫無疑問,迪爾*梅林小姐是個很漂亮的女孩,特別是當她生氣時,那鼓得大大的眼睛,線條幾近完美的嘴唇,略尖的下巴,還有她白皙細嫩的肌膚……都讓他無法把持住自己。

“任何男人都無法拒絕占有一個這樣的女人吧!更別說我是一個占有欲如此強烈的人。”他對自己說,但是科恩*凱達又不願意用粗魯的方式去做,他不願意。

看著身穿晚禮服的迪爾*梅林儀態萬千的緩緩步入餐廳,科恩*凱達的心狂跳不止。他明白,這是一場戰爭,要不就倆敗具傷,要不就大家高興,決不會出現一方獲勝的情況。

他不動聲色的用手指指身邊的椅子,讓迪爾*梅林坐到自己旁邊。

迪爾*梅林小姐,不,她現在已經是迪爾*梅林夫人了,她用手輕攏了禮服的裙擺,緩緩的坐了下來。

“今天的晚飯吃什麼?”迪爾*梅林裝做漫不經心的問,她已經想好了,雖然自己是迫不得已才嫁給他,但是她可以用從前對付那些的手法來對待這個家伙,先讓他瘋狂的愛上自己,再把他狠狠的踩在腳下……在很多時候,冰冷的臉龐比刀鋒更傷人,而自己,決不會讓這個家伙碰到自己那怕一個手指頭。

“魚!”科恩*凱達仿佛沒看到豔麗照人的面孔,很生硬的回答她,“還有大蝦。”

“大蝦?”她想了想,拿起酒杯喝了一小口,“那個應該叫對蝦!”

“我喜歡,我就叫那個大蝦!”

迪爾*梅林差點被開胃酒嗆死,這個不知悔改的俗人!

“隨便你,但你別想我跟著你這樣叫!”她抬起頭對自己的丈夫說,藍寶石耳環晃了晃,光芒直晃到科恩*凱達的心上。

“吃吧!”

科恩*凱達開始專心的用刀叉對付起自己盤里的“大蝦”,這讓迪爾*梅林有些泄氣,仿佛他一點也沒把自己的美麗放在眼里。

“一定要把他的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來!只有先這樣,我才可以狠狠的打擊他!”迪爾*梅林暗下決心,她一定會殘忍的報複這個家伙對自己的無禮行為。

這時,一個武士拿著一本冊子走了進來,他也很年輕,似乎這一大群人都很年輕。

“老大!這是我們下次要運的貨物……”

“念!”科恩*凱達頭都沒抬。

“是!上好布匹五十,上好紅酒三百,上好……”

迪爾*梅林聽到這些,不覺笑出聲來。

“這有什麼好笑的!”她的丈夫瞪著她。

“你就走私這些東西?”她高傲的說,“真是浪費人力……”

“我知道你也算是半個商人,”科恩*凱達說,“但是你不明白走私是怎麼回事,你最好少發表你那些見解!”

“如果是我,我就會在船上裝香料,知道什麼是香料嗎?”她漫不經心的說, “肉桂,八角,丁香……不過我想你是不明白這些東西的利潤有多大。”

科恩*凱達“啪”的一掌拍在餐桌上,站了起來。

“你要清楚你現在的身份!你現在只是我眾多妻子中的一個!”他靠近了她的身體,好象要吃人的樣子,“而我,是你的丈夫!你吃完了就回房間,洗了澡在床上等我!”

說完,科恩*凱達怒氣沖沖的走出了餐廳。

“你別想碰到我的邊!”迪爾*梅林把餐巾扔到桌上,也走了。

科恩*凱達一走出餐廳,立即從瑪法手中搶過筆,在紙上記著什麼。

“天才,真是天才!肉桂……八角……丁香……”他抬起頭來問瑪法,“她還說什麼了?”

“啊!我沒注意……”瑪法搖搖頭。

“下次我和她吵,”科恩*凱達說,“你一定要一字不漏的記住!這都是錢啊!這次的貨物就全按她說的辦……”

……………………………………

迪爾*梅林走進房間,用最快的速度換下晚禮服,穿上一件看起來很牢固的便裝,連系了三條腰帶,再把黑鐵匕首插到後腰上。想了想,又把匕首取下來拿在手中。

關上門,再放上一把椅子在門邊,這樣他一進來就會有響聲了吧!

迪爾*梅林終于准備好了一切,坐到角落的椅子上,眼睛死死的盯著門,抽出了黑鐵匕首,卻不知道丈夫進來時匕首是該對著他還是對著自己。

“好吧,我就用匕首指著他!我只是嚇嚇他而已……我不會刺出去的,”她說, “我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這個家伙會來硬的,我,我一定不可以讓他得逞!”

阿布好奇的看著她,跳到了她的腿上,不停的叫著。

“好阿布,我該怎麼辦?”迪爾*梅林放下匕首,把阿布抱了起來,“那個家伙馬上就要來了……我該怎麼辦?我為什麼不把自己弄得丑一點?天,我的美貌讓那家伙失去理智了……”

科恩*凱達站在古堡的塔樓上,從這個角度,他可以看到妻子房間里的一切,有阿布在,他清楚房間里發生的一切。

“其實,她也不是那麼差……”看著迪爾*梅林抱起阿布,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個女孩的心地也許並不壞……

清晨,在阿布的叫聲中,迪爾*梅林醒了過來。發現自己在椅子上睡了整整一夜,身體變得硬硬的,看到她醒過來,阿布在床上翻著跟頭。

“阿布早……”她站起身,打開房門,奇怪怎麼一晚這樣的安靜,她那討厭的丈夫沒有進她的房間,這甚至讓准備好戰斗的自己有點惋惜。

“這一定是他的奸計!先讓我放松警惕,我一定不可以懈怠下來!”她對自己說,換好衣服走下了樓。

“夫人早!”百合對她說。

“你早,”迪爾*梅林微笑著對百合說,“那個討厭的家伙在那里?”

“少爺啊,他有客人,在花園呢!”

客人?這個家伙還會有朋友?迪爾*梅林決定去看看是什麼人。

穿過大廳,她來到彌漫著清新空氣的花園,看到科恩*凱達和一個人鉤肩搭背的在說著什麼,看那客人的嘴型,他一直在說著“是是”

“好了,就這麼多,你去吧!”當她走近時,聽到丈夫這樣說,這那是什麼客人?分明就是對下屬說話嘛!

“夫人好!”客人在走過她身邊時,站直了身子向她問好,標准的軍人動作。

“您好,”迪爾*梅林回禮,雖然不知道他是誰,但是仍然不想在人前失禮。

看著客人消失在大門,迪爾*梅林轉過身來看著丈夫,疑狐的問,“他是誰?為什麼有那麼多士兵隨行?”

“奇怪嗎?”丈夫看著她說,“他是新任的萬普城主,叫科爾特,曾經是黑暗總督的副官。”

“萬普什麼時候有城主了?”

“昨天。”

“城主在上任第二天就來見你?”

“不服氣呀?我和他不但是朋友,而且我們還有生意上的往來……”

“我明白了!他當城主你走私……難怪你有這麼大的膽子!”她第一次覺得丈夫還不是很傻。

“不但是走私,我還開妓院,開店,”丈夫說,“只要是賺錢的我都做。”

“你要這麼多錢來干嘛?”她不解的問,“走私還不夠嗎?”

“不夠,因為我老是缺錢花……”丈夫說,“我開銷很大。”

“也是,十五個金幣三件衣服你都肯買。”

“嘿嘿……”丈夫笑著說,“你還以為你賺了?算了,今天早上我心情好,我不想吵。”

看著丈夫笑著走進大廳,迪爾*梅林覺得很憋氣,這是他第一次不肯和自己吵,好吧,不吵就不吵,她眨了眨眼睛,整個人瞬間就變得天真無暇,充滿活力的邁開腳步走向大廳。

“我就不信你不動心!”她這樣想著,事實上的確是這樣。幾乎所有男人都敵不過她這雙眼睛,他們甚至願意脫離教籍,只求她再看他們一眼。

剛剛走進大廳,百合捧著一盆焉了葉子的花草急急的從她身邊跑了過去。

“少爺!你看,這花怎麼了?”百合把花放到科恩*凱達身邊的桌子上,急切的說,“我今天一到花園這盆花就是這樣。”

“這盆花不行了,扔掉吧。”科恩*凱達看了看身前的花。

“少爺!你救救它吧!”百合急切的說,“這是百合最喜歡的。”

科恩*凱達摸摸百合的頭,微微一笑。

“好,”他說,“我試試看!”

科恩*凱達微低著頭,神情專注,右手手掌緩緩放在那盆花的上方……沒有吟唱,一絲絲淡白的光帶從他手掌中落下,光帶越來越多,逐漸變成一個小光團籠罩住整株花。

慢慢的,花草的一片葉子從焉黃中恢複,葉片挺立起來,慢慢變得翠綠,接著,是另一片……當所有葉片都顯得生機昂然時,在花莖上出現一個小小的花蕾。突然,一滴水落到花蕾上,一朵漂亮的三色花就在花莖上慢慢綻放開,整間屋子都開始散發著談談的香氣……那滴水,是從科恩的額頭上滴落下來的。

“好了!”科恩*凱達笑的有些吃力,抬頭對百合說,“拿走吧!”

“瘋子!”迪爾*梅林轉身走了出去,她不想讓丈夫發現自己在一旁看,“用治愈魔法去治一棵花,自己累得滿頭大汗!不會用就不會好了!充什麼魔法師……”

但是,眼中已經有淚花的迪爾*梅林知道,自己永遠也不會忘記,在一個陽光燦爛的早晨,一個半調子的魔法師,用盡全力去治愈一棵三色花,只是為了一個小女孩一笑。明亮的陽光透過落地窗投射在他身上,讓他額頭的汗顯得那麼晶瑩,在那一刻,他的臉上閃動著光彩,微微的笑意真誠得不再讓自己覺得討厭,自己甚至已經喜歡看他嘴角那壞壞的笑……

迪爾*梅林走上了小碼頭,想讓自己清醒一下。這種感覺太奇怪了,自己明明是討厭他的,為什麼在那一刻還會被他吸引呢?她仔細想著,要不要再繼續讓自己討厭他。

遠遠的,走私的馬車來了,幾十輛排著隊靠在碼頭邊,這個人啊!真不是一般程度的貪錢。

迪爾*梅林看著那個叫杰克的年輕武士指揮著手下把貨物搬上船,一股干丁香特有的味道開始彌漫在碼頭上……等等,丁香?

“這個狡猾的家伙!”她找到了讓自己繼續討厭他的理由,“竟然剽竊我的想法!”

“說誰?”丈夫已經走到了迪爾*梅林身後,她沒有發現。

“說你!”她氣呼呼的說,“我昨天才說可以走私香料,你今天就開始了,動作可真快!”

“當然,既然有利可圖,何必瞻前顧後?”丈夫居然一本正經的回答她,沒有一點表示歉意和感謝的意思。

“你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嗎?”她怒氣沖沖的問。

“有什麼不對?”丈夫平淡的說,“你是我的妻子,你的想法就是我的想法。”

“我的想法就是你的想法?你說得真輕松!”她說,“那你的想法呢?”

“我的想法?”丈夫一笑,“當然還是我的。”

“你……無賴!強盜!”迪爾*梅林氣壞了,“我要和你決斗!”

“你確定?”

迪爾*梅林不再說話,反身就從一個武士腰間抽出一把窄劍,對著丈夫擺開了架勢。而她的丈夫,科恩*凱達卻一直微笑著看她做這一切。

“好,就和你玩玩,”他說,“三次好了。”

迪爾*梅林一劍刺出,快如閃電的劍刃向著丈夫的手臂而去,她有這個把握,可以刺破他的衣服讓他出丑又不傷到他。

丈夫臉上的微笑沒變,仿佛看透了她的心,手已經一把抓住了劍刃。

“一次了。”丈夫放開了手,她才看到他手上不知什麼時候戴上了一副黑色的手套。

勻勻的呼出一口氣,迪爾*梅林告訴自己不能緊張,稍稍考慮一下,她用上了自己最得意的武技……五連刺。窄劍在空中劃出一道道雪白色的劍光,交錯著向丈夫纏了過去。

“叮!叮!叮!叮!叮!”丈夫雙手連續揮動,五次攻擊全部被他擋住了!

“倆次,”丈夫說,“你還有一次機會。”

迪爾*梅林沒有說話,以前和人比試時,沒有人接得下她的五連刺,就算是對方可以接下也不敢不假裝輸給她。丈夫的認真讓她很沒面子,她眼一瞪,又是一劍刺出,不,是一劍又一劍的刺出,迪爾*梅林已經忘記三次的約定了。

“已經過了三次了!”丈夫的語氣重了起來,她才不管呢!

但是,丈夫在劍光中再次抓到她的劍,另一手抓住了她的領口。

“你過份了,”丈夫說,“到此結束!”

“不!”倔強的迪爾*梅林說,“你這個無賴,我要打敗你!”

“你還不明白嗎!?”他眼中在閃著光,“你永遠不可能打敗我,在任何一件事上你都別想,你為什麼不試著尊重我?”

“因為你從來就沒尊重過我!”

“我沒尊重過你?”他生氣了,把她的身體拽了起來,“這是你自找的!”

科恩*凱達把她高高舉起,就象是舉著一包干丁香那樣來到碼頭邊,然後沒有一絲憐惜的把她丟到海水中……

“你需要冷靜一下,”他蹲在碼頭邊,高高在上的看著她,“想想看,在這個古堡中,在我的身邊,是誰最特殊?是誰可以隨心所欲的干任何事?我不尊重你?換上其他貴族小白臉,早就把你捆起來一天打三次外加非禮了!”

“不聽不聽不聽!”迪爾*梅林大聲喊,“我恨你!”

“是嗎?這樣啊,沒有愛……有恨也不錯。”丈夫站起來,轉身走了。

迪爾*梅林回到房間,在百合的幫助下換過了衣服,就開始一個人坐在床上發呆。

“你別生氣啦……”百合安慰她說,“就當是你命令少爺丟你下海的好了。”

“不!他竟然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迪爾*梅林撅著嘴說,“我一定要報仇!”

“你們倆別這樣啦,”百合握著她的手說,“其實少爺說得很對,你們為什麼不可以試著好好相處啊?”

“我們可以嗎?”迪爾*梅林眼淚汪汪的說,“我們根本就是倆個世界的人!”

“如果是想與一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生活在一起而結婚,”百合看著她說,“那和不結婚有什麼區別?”

“你還不明白嗎?百合,”她喃喃的說,“我是被他賣回來的……他干嘛賣我來?

每當我想起這個,我就……我就……”

百合緩緩扶住了迪爾*梅林的肩。

“我只是個小女孩,我只是個侍女……我甚至還不是少爺賣來的,”百合說,“但是我知道,少爺對我很好,我生活的很愉快……夫人你又何必在意你是如何與少爺在一起的呢?你難道真不知道少爺其實很尊重你嗎?這倆天,少爺都和他的朋友們睡在一起而不來打擾你。你也是在古堡里唯一一個可以和少爺吵架而不會受到懲罰的人……”

“那是他不敢!”迪爾*梅林恨恨的說。

“你錯了,夫人……”百合說,“你沒看過少爺發怒,但是我看過。”

“也許吧……”

“夫人,可以給你一個建議嗎?”

“當然,百合。”迪爾*梅林握著百合的手,“我們是朋友。”

“你試著把自己以前和少爺發生的事忘記,從今天起,你可以試著去感受一下少爺的內心……你會發現自己其實很喜歡和少爺在一起……少爺或者不是一個完美的人,但是少爺絕對是一個真誠的人,他的心……非常真誠。”

“你真是這樣覺得嗎?”迪爾*梅林疑狐的問。

“是的,我肯定。”

“那好吧,我試試……”

一天天過去,迪爾*梅林就在每天不停的與丈夫的大吵小吵中度過,有時自己贏,有時丈夫贏。不吵架的時候,就和百合一起帶著阿布到海邊玩,只要不是非常過份,丈夫從來不阻止她想做的任何事,他只會在遠遠的地方時不時看上她一眼。迪爾* 梅林享受到了從未有過的自由,仿佛回到了童年,日子過得快樂而充實,不知不覺,迪爾*梅林來到這坐古堡已經有七天了。

這天清晨,迪爾*梅林正坐在鏡子前一邊梳理著火紅的頭發,一邊想著今天該和丈夫吵些什麼。這麼多天以來,吵架已經成了一種習慣,但是雙方在吵的時候都很克制,從不涉及對方的家庭,朋友,親人。

“隨便在早餐上找點什麼岔,”她想,“對,就從這個開始,好好氣氣他!然後再給他說幾個走私目錄……他一定會樂翻了。”

就在這個時候,她的房門卻“嘭”的一聲被人很大力的推開。

迪爾*梅林轉頭看去,進來的人是她的丈夫!幾乎是條件反射,她抓起自己從不離身的匕首,因為丈夫在夜里從不來自己的房間,現在她連門都懶得去鎖。

“我怎麼會這麼大意!”她很沮喪,“他晚上不進來並不表示他早晨不進來……”

“你想干什麼?”她站了起來,“你連門都沒敲,快出去。”

丈夫沒有理會她的抗議,向著她走了過來。

“你不要過來,”她說,“我……我有武器!”

“放下武器,”丈夫對她說,“我有事要對你說。”

“你聽好,我只說一次,”丈夫臉色凜重,“我有急事,需要外出幾天,我不知道事情會怎樣發展,但是我會盡快回來。”

迪爾*梅林從沒見到丈夫如此嚴肅,不由自主的點點頭。

“如果過幾天我沒回來,”丈夫從口袋里掏出一大把單據遞給她,“你就馬上去萬普接管我所有的生意,包括走私。隨便你怎麼做,會有人幫助你。每半個月,萬普的城主會向你要一次錢,他要多少你給多少,記住了嗎?”

“他要多少我給多少!”不知道為什麼,她已經不自覺的站到了一個妻子的位置上。

“我給你留了幾個護衛,”丈夫說,“你不知道的事可以問杰克,我把他也留下了。”

說完這句話,丈夫大步走出了房間。

“還有,”丈夫在門口停了一下,“外出的話,自己也要小心……我不在時,你也不要太任性。”

看著他走下樓,迪爾*梅林止不住心中一片慌亂。她知道,丈夫一定是遇上麻煩了……碼頭那邊已經有一陣陣喧嘩傳來,她拉著百合登上古堡的塔樓,向碼頭看去。

碼頭邊停靠著一艘大船下,丈夫正在和幾個人說話,那些把丈夫叫公子的手下正一個個的從古堡中跑出,在碼頭上站成整齊的幾排,都穿著樣式各異的護甲,無一例外的手持武器。

在丈夫登船的那一刻,迪爾*梅林看到他向古堡這邊看了一眼,她明白,自己在丈夫心中並不是以前自己所想的那樣毫無地位。看著手里的一大單據,自己投入過無數心血的服裝店,還有自己家在萬普的住宅的房契都在里面……心里一酸,差點掉下淚來。

“你也要小心,”她對著開始升帆的大船揮著手,“我的,鄉吧佬……”

上篇:黑暗傳說之三 大陰謀之3     下篇:黑暗傳說之五 光明神殿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