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人傲世錄 黑暗傳說之六 亂世的幕布  
   
黑暗傳說之六 亂世的幕布

黑暗行省首府——黑暗城。
晴空煦陽,涼風微柔。

總督府後院的小客廳里,三位總督夫人正在招待一位來自聖都的學者。而兩個衣著光鮮的少年伏在外面的窗下,正仔細聆聽里面幾個人的談話。

“……原來您就是這樣得罪左相的啊!羅倫佐院長,真是令人意外!”菲琳·羅娜夫人聽完了原聖都皇家學院院長的話,笑著對客人說:“左相的氣量也太小了點。”

“尊貴的菲琳夫人,坦白講,我也知道自己是個老頑固。”羅倫佐院長的聲音聽起來相當無奈:“但我就是改不了,看到不合乎禮儀的事總會控制不住自己而出聲指責……很可能以後會因為這個原因而冒犯您。”

“怎麼會呢,羅倫佐院長。以前是因為我們不了解您,現在我們知道這可是您的一大優點呢!”凱麗·羅娜夫人笑著說,看起來這位夫人有著直來直去的性格。

“謝謝您,凱麗夫人。”院長說:“但願我不會再因這個優點激怒某人而丟掉性命。”

“不會的,院長先生。科恩他生氣時,最多大聲說您幾句。”溫絲麗夫人輕聲說道:“時間長了您就會明白,科恩雖然從不掩飾自己喜歡什麼和討厭什麼,但也就僅此而已。相信我,他不會對您怎樣的。”

小客廳外的窗戶下,一個黑發年輕人在心里冷哼一聲。

“但願如此。”

“對了,羅倫佐院長。”菲琳夫人說:“可以請教您一個問題嗎?

可能在整個黑暗行省就只有您才能回答我。”

“菲琳夫人,您請問吧!”一聽有問題可以解答,院長本顯得有些疲累的眼睛一亮,整個人立即就情緒高漲起來:“為人們解答問題——這正是我生存于世上的價值所在啊!”

“那就恕我冒昧。請問羅倫佐院長,”菲琳遲疑了一下:“您知道,一位男子可以同時娶幾位女子……更有甚者,在這同時還不停的關注其他女性。您認為這合理嗎?”

窗下的兩個年輕人對望一眼,都在對方眼中看到了驚訝。

“夫人,請您給點時間讓我想想。”院長說:“這個問題比較複雜,得分成幾個部分來說……馬上就好、馬上就好!”

“沒關系,您慢慢想。”溫絲麗夫人站起來,親自給羅倫佐院長的杯中斟滿紅酒。

“在這之前,我先聲明一點,本人只有一位妻子。”終于,院長開口說話:“我會盡量公平的評價此事。”

三位夫人微微點頭,並不打斷院長的話。

“首先,我們從現實狀態入手好了。就目前整個大陸來說,因為殘酷的戰爭和饑荒……特別是戰爭導致人口銳減,而參加戰爭與勞役的都是男性、在這些活動中大量死去的也是男性,逐年累計下來就在數量上形成了女性遠遠多過男性的現實。”院長說到這里停了一下,好像還喝了口紅酒:“那麼,誰來養活這些多出來的女性呢?

很顯然各個帝國都辦不到,所以就在法律與風俗上允許,甚至鼓勵男人們多娶妻子,只要一個男人有能力養活她們,他想娶多少女人都可以。”

窗下,黑發年輕人向另一個年輕人豎起了大拇指。

“讓我們拋開這些不談,再從男人和女人的角度來講好了。怎樣才是個好男人?怎樣又才算個好女人?”皇家學院院長可不是白當的,講什麼東西都是一套連著一套:“一個好男人的標准就是忠于自己的家族和信念,如果他同時還是一位貴族官員的話,還得忠于帝國與皇帝……由此可見,一個好男人所背負的責任太多太多。而要做一個好女人就沒這麼複雜,女人們的責任只是犧牲一點自我意識,去盡力幫助丈夫完成他的職責……”

“對不起,院長先生,我打斷您一下。”菲琳夫人微皺著眉頭:“為什麼要女性犧牲自我?難道女性就沒有靈魂嗎?”

“有,女性當然是有靈魂的,我們從不否認這一點。但請注意,自我意識並不能等同于靈魂。”院長並沒因為自己的話被打斷而表示出任何不滿:“更何況犧牲的也不僅是女性,男人們的付出要比女人多得多!他要為家族、甚至為妻子們服務,還要為帝國、為皇帝盡忠,在這之間,男人還有可能付出生命的代價!這難道不是犧牲嗎?在這樣的犧牲面前,女性難道還有權利要求男人終其一生的時間與精力來注視和關愛自己嗎?顯然這很不合理……”

“可是……女性與男性犧牲的對象並不完全一致。”菲琳夫人反駁說:“您這樣說也不盡合理。”

“好,我們現在就用女性和男性的關系來比較好了。”院長口若懸河,大有隨便你發招的架勢:“一個女性的犧牲范圍只是為丈夫一人,而一個男性的犧牲是保證他的妻子們及其子女的一切花銷,還要保護他們不受到傷害。比較而言,還是男性付出的更多。”

“為什麼女性就一定要為男性犧牲,而不是相反?”凱麗夫人忍不住問。

“看來我沒有解釋清楚,事實上沒人強迫一個女性為男性犧牲什麼,但是一個妻子就必須為丈夫犧牲。”院長說:“如果一個女人不願意為丈夫犧牲,那就不要成為他的妻子好了。既然她已經成為他的妻子,也就有了這個責任。”

“那麼愛呢?”一直都在安靜聽著的溫絲麗夫人說:“難道成為夫妻之後,就只有責任與犧牲,而沒有愛了嗎?”

“當然有愛,一個真正的紳士會很巧妙的把握愛的尺度。”院長哈哈一笑:“他會以愛的尺度決定每一位妻子的地位,使她不必受到其他妻子的壓迫。也正是因為有愛,所以一個紳士在擁有多位妻子時仍在盡心盡力的照顧每一個人——處理好所有妻子的關系也是一個丈夫犧牲中的一部分……如果你看到一位紳士家里像個斗獸場,那就可以肯定他對妻子們根本無愛可言,他也就沒資格稱自己是個合格的紳士!”

包括窗外的兩個人在內,所有人都被羅倫佐院長說得目瞪口呆,好半天都沒有反應。

“真是這樣嗎?”菲琳夫人歎口氣:“可還是很不甘心呢!您也認為現在的紳士們真的明白你說的這些道理嗎?”

“我不確定,夫人。至少我本人還自認為做不到在兩個妻子間可以保持好關系,所以我只有一個妻子。”院長說:“而在現在這個道德腐敗的環境下,我們無力要求男性們都遵守規則。任何真理都可以被墮落的男性所濫用,以冠冕堂皇的掩飾他們貪圖享樂的本質。”

“是嗎……”

“就我所見,現在的男性娶多位妻子,已經不再是為了傳承子嗣或者放松疲憊身心之用了。”院長搖著頭說:“他們甚至會隨意脅迫搶奪美麗的女子,供其占有享樂之後再用種種方法將她們丟棄,簡直無恥到極點!”

“院長先生,我們不說別的。”菲琳問:“你剛剛所說傳承子嗣……

我想我可以理解,可什麼是放松疲憊的身心?”

“對不起,是我沒有解釋清楚。”院長抱歉的說:“是這樣,男性娶妻固然是越漂亮美麗越好,更重要的一點卻是自己喜歡。我們可以試想一下,當一位身心疲累的男性回到家里,眼見的是美麗的事物、耳聽的是柔美的聲音,手接觸到的是……哦,原諒我的大意……

這樣的話,他疲累的身心是不是就可以更好更快的恢複呢?”

三位夫人沉吟不語。

“其實這些後面的女性已經不應該用妻子,而應該用妾侍來稱呼了。”院長說:“除了丈夫的愛護之外,她們的地位只高過侍女而低于妻子。我這樣解釋,三位夫人明白嗎?”

“真可怕!”溫絲麗夫人說:“這就是愛嗎?”

“是的,這不但是屬于愛的范疇也屬于制度。和一個帝國一樣,兩人以上的關系就需要一個制度來維系。”院長說:“如果不這樣,等待女人們的將是殘酷的命運,這種自古相傳的制度,自然有它合乎情理的地方。”

“明白了,謝謝您,院長先生。”菲琳夫人決定中斷這次談話,她覺得再聽下去只有壞處,至少溫絲麗和凱麗已經被這個院長說迷糊了:“非常感謝您能來做客……”

聽到三位夫人開始送客,窗下的兩個年輕人立即躡手躡腳的離開,從他們靈活而又熟練的動作看來,這種偷聽的事他們常干。

斯比亞帝國地處整個大陸氣候最溫和的地域,所以在過冬時也不會覺得冷,很多斯比亞國民一生都無法理解怎麼在其他地方會下“雪”

這種東西。

新年就這樣過去了。

這些日子以來,黑暗城又熱鬧了許多。市民們天天都可以看到軍隊在訓練,自從總督大人回來之後他們就在這樣練著,訓練的方法很古怪而且還多了很多軍官。在城市的一角,矮人工匠的武器作坊里升起的黑煙蔽日遮月,從早到晚都是擊打金屬的聲音。而總督府里那座最高的樓,那上面的魔法燈光幾乎是通夜不滅……

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了一個月之後,終于停了下來。在二月一日這天,市民們驚訝的發現軍隊停止了訓練。所有的軍人都穿起了自己以前從未見過的軍服,在天還沒亮時就整齊的排列在從總督府直通城門的大道兩旁,沒有任何軍官像以前訓練時那樣罵他們,可軍人們站得很整齊、很莊重……連在市民印象中最沒正經的翼人士兵都一個個站得筆挺。

總督府的大門打開了,一白一黑,最前面的兩匹俊馬踏著碎步出現。

白馬上的人抱著頭盔,穿著一身銀色盔甲,腰間還配著一柄長劍,鎏金劍鞘上還有特別的符文……金黃色的頭發下是一張散發著光彩的笑臉,這是斯比亞帝國兩位神祐騎士之一,菲謝特王子殿下。

和菲謝特王子並肩前進的是一匹黑馬,上面的騎士不知怎麼回事,穿黑衣、套黑甲,還有件黑披風。雖然他拉下了頭盔上的面罩把自己藏得嚴嚴實實,但他背上的黑鐵刀還是說明了他的身分——他就是帝國的另一位神祐騎士,黑暗行省總督科恩·凱達。

他們像是有什麼心事,完全沒有理會身後跟著的一大串官員,兩人把頭湊到一起自顧自的小聲說著什麼,總督大人甚至都沒有理會自己的三位妻子。

除了這兩人,整支隊伍都在保持著沉默,就這樣一直走到城門外。

“停!”科恩總督把手向上一舉:“停下!”

“你們今天很閑嗎?”他轉過身來對後面的官員說:“這麼大個行省就沒事讓你們做?滾,都給我滾回去做事!”

後面的官員們眨巴著眼睛,不明白總督大人為什麼又生氣了。不過,還沒人敢違背總督的命令,所有人立即掉轉身體就跑……他們是害怕這位脾氣古怪的總督,要是自己慢上那麼一點的話,說不定就真的要一路“滾”回去做事。

“我說兄弟,我們就在這里分路走吧!”科恩·凱達對身邊的菲謝特說:“烏鴉要去聖都,白云去聯軍軍部,我們不順路啊!”

“好啊!到了聯軍里要小心,至少要留下小命回來見我。”菲謝特殿下說:“這可是你向我保證過的。”

“知道了!你現在好啰嗦,像是女人一樣!”科恩·凱達擺擺手:“不過烏鴉,我會想你的,呵呵!”

“不必了!我一到聖都就對父皇說我要選妃。”菲謝特殿下連連搖頭:“白云你就不要再想我了……”

“我說兩位,”一邊的菲琳·羅娜笑著說:“你們是朋友還是戀人啊?好肉麻。”

“好了、好了!”科恩·凱達把頭盔拍得啪啪作響:“就這樣吧!

我們就走了!有三位親愛的妻子看家,我很放心……”

“一路保重!”

“記得選個漂亮的妃子!”

“科恩!路上不准你看其他女人!”

……

在黑暗城門下,隨著這次普通的告別,拉開一段動亂曆史的序幕。

它的結局,就連神魔都意想不到。不,應該是連神魔都不敢想……

上篇:第五集小結     下篇:黑暗傳說之七 坎普絞殺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