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人傲世錄 黑暗傳說之七 坎普絞殺戰(下)  
   
黑暗傳說之七 坎普絞殺戰(下)

少尉軍官走後,一個中尉軍官又走了過來。

“你在干麼?”同是半獸人的中尉把已經“陣亡”的爛泥扶起來:

“半獸人只流血,不會流淚!”

“大哥!”爛泥一把抱住中尉,怎麼也不肯撒手:“長官……他們說……他們說我陣亡了!”

“好了好了,你不是還好好的嗎?”中尉安慰著他:“你叫什麼名字?”

“嗚--我是--嗚--士兵--爛泥--嗚嗚嗚--”

“不行,你怎麼能叫爛泥呢?”中尉說:“爛泥已經陣亡了!”

爛泥頭昏眼花,倒在地上暈了過去……

在他醒來之後,半獸人中尉花了差不多一個鍾頭的時間給他解釋。

他終于明白,不,應該是終于接受了這個現實--雖然爛泥陣亡了,可自己還活著……

最後,好心的中尉大哥還帶著他去找一位非常非常漂亮的大精靈,讓大精靈給他取了一個新名字--岩石!

他覺得這名字很好,一聽就是很有力量的那種。

站在大精靈身邊的一個上尉宣布--士兵岩石被斯比亞帝國黑暗行省軍隊征召入伍,隸屬黑暗城近衛團,暫時在聯軍第九軍團服役!

上尉告訴他,以後神屬聯軍的什麼鳥事都不用管,聽科恩總督的話就行了。

同時,岩石還領到一個銀幣,他流著淚用一塊布把這枚銀幣層層包裹,並貼身藏好。因為,岩石有個妹妹,雖然她不漂亮也不可愛,但岩石沒她活不下去,十五個銀幣就可以從領主老爺那里贖她出來。

“我叫岩石!”這句話從此成為他的口頭禪:“是科恩總督的士兵!”

當天,在神屬聯軍第九軍團共有五千多名活蹦亂跳的士兵集體“陣亡”,當然,那是在名冊上。

而這時,我們的科恩.凱達少將,他正在聽取總聯絡官的報告,剛剛趕回的總聯絡官帶來極重要的情報。

“坎普大皇子帶著三萬近衛軍出發了!他的目的地應該是德克城,那里已經被亂民包圍。”滿頭是汗的瑪法顧不得喝上一口水:“從第五戰區方向來了一個軍團,這五萬軍隊是由坎普二皇子帶領,是沖我們來的。”

“長官,我們的兵力不允許我們兩線作戰。”參謀長卡羅斯在一旁說:“就是想吃掉大皇子的三萬軍隊也需要時間。”

科恩.凱達嘴里叼著根野草,很明顯他心不在焉。

“有關坎普帝國皇室……瑪法,你手上有他們的情報嗎?”

“有的,坎普帝國現任皇帝雖然多妻,但前幾個都是女兒,他是在差不多三十多歲才有了第一個兒子。”瑪法說:“大皇子出生的那天就被定為皇權繼承人,雖然大皇子本人並沒什麼本事,但卻是很本分的一個人。皇帝最溺愛他,曾經宣布在此次大戰後就讓他繼承皇權。”

“那大皇子不是有三十多歲了?”科恩.凱達說:“二皇子呢?”

“根據情報顯示,二皇子生性殘忍、狡猾奸詐、心胸狹隘、報複心極強……”

“哦?”科恩.凱達問:“他和大皇子的關系怎樣?”

“非常奇怪。”瑪法說:“他們的關系很融洽!”

“好!非常好!”科恩.凱達吐出嘴里的草根:“傳我命令,立即召開作戰會議!”

兩個鍾頭之後,科恩.凱達的軍隊傾巢出動,連總預備隊--第三聯隊長莫亞帶領的那四個團也出動了!

德克城下,坎普帝國大皇子正在整頓軍隊,准備再次出發去疏通運輸線。

城外血流成河,三萬近衛軍在這里忙乎了一上午,將包圍德克城的賤民殺得干乾淨淨,一個也沒留下。

真是好笑,就這些賤民也能襲擊國境內的兩條運輸線?但他們身上的確穿著聯軍的服裝,拿的也是聯軍標准裝備。

大皇子下定決心,不管怎樣,一定要在最短時間內平息這次暴亂。

他指揮著近衛軍順著運輸線追擊,只一個下午的時間就又干掉了四個亂民武裝,按照這樣的進度,最多在十天之內就可以恢複第一條運輸線的正常。

夜幕降臨時,近衛軍就在運輸線上紮營,都是些毫無戰斗力可言的賤民,有什麼好怕的?

大皇子做夢都沒想到--正有二十個團的軍隊從幾個方向驅趕著十萬以上的亂民向自己蜂擁而來,最多在半夜時分就會到達。而剛剛解圍的德克城,又被亂民圍得水泄不通。

大皇子剛剛睡下就被手下叫醒,告訴他亂民來襲。

是近衛軍先對亂民下手的,負責警戒的將軍一聲令下,跑在最前面的數百名“無家無業先鋒團”成員被近衛軍用長弓射殺,這幾百人才倒下,上千人的“孤兒寡婦敢死隊”又高舉大旗沖了上來。

剛開始,近衛軍還占優勢,直把亂民殺得哭爹叫媽,但很快,三萬近衛軍就被亂民包圍。

左邊的亂民往右邊沖,右邊的亂民又往左邊沖,前後的就更不用說了,亂民們個個拚命,仿佛是光明神王追著他們的屁股殺來一樣。

但如果仔細聽,就會發現亂民中有人在發號施令。

“沖啊--沖過去就能活啊!”

“快跑啊--反軍來了!”

“反軍只打近衛軍--沖過去就安全啦!”

“我們有二十萬人!三萬軍隊算個屁呀!”

事實上,沒幾個亂民見過反軍,反軍的形象都是大家憑空想像出來的。但在流言的影響下,亂民腦子里想像出的東西最可怕。

亂民們手持各種“武器”,咬牙切齒的輪番沖擊。

又不知從哪里沖出一隊弓箭手來,對著大皇子的近衛軍一陣齊射,箭雨過後,近衛軍左翼開始崩潰。

“公雞屯母雞村的自衛隊已經沖過去了!兄弟們--上啊!”

“萬歲--我們勝利了--沖啊!”

左翼一亂,中軍也就垮了下來,中軍一垮就意味著右翼被包圍,可憐右翼的五千近衛軍,他們大多被亂民們活活踩死。

“瘋了……他們都瘋了!”

這是大皇子在戰場上喊出的最後一句話,他被一群軍官拚死救下。

因為一路上不斷被人襲擊,最後大皇子只得帶著幾千殘兵朝第五戰區的方向逃去。

而從第五戰區出來的魔屬第六軍團,卻在莫亞四個團的吸引下一路殺過來。照理說,兩位皇子的部隊應該在第二天夜里會合……

然而,接下來的事卻有了變化,本來已經逃離戰場的大皇子和幾千近衛軍卻無緣無故的暴尸荒野!而這里根本就沒有亂民,距離二皇子的軍團也不過十里地。

只要一提到此事,新上任的坎普皇帝就會捶胸頓足,說自己並沒有遇到親愛的大哥。但是,他在當夜指揮第六軍團調轉方向直回塞林卻是不爭的事實。

他剛回塞林,皇宮中就傳出一個驚人的消息--老皇帝瘋了!

老皇帝瘋了,大皇子的尸體也被人在這個時候送回塞林……接下來當然就是二皇子順天應民,擇日登基。

艾克殿下分別向第五戰區和魔屬聯軍軍部寫了一封信,不再管外面打得熱火朝天,一心一意准備自己的登基大典。

什麼運輸線、什麼神魔大戰,哪有他當皇帝要緊?

等這個消息傳到魔屬聯軍軍部,苦等了十多天的凡爾倫元帥只說了兩句話。

“除了第五戰區,全線進攻!第五戰區留一個軍團防守,其他軍隊悉數進入坎普帝國--給我把亂民通通殺光!”

神魔大戰,終于全面爆發!

幾十萬魔屬聯軍先行進入神魔分界線,氣勢洶洶的兵分四路向著神屬聯軍殺將過去。

神屬聯軍那邊早就嚴陣以待,一時間整個神魔分界線上昏天黑地,殺聲震天……

不,不是整個神魔分界線,還有一小段地方,不管是這邊的第五戰區還是那邊的第九軍團,他們的戰線上都是一片寂靜。

連續一個月都是如此。

坎普帝國境內的暴亂終于平息下來,但代價卻不小,共有幾十萬亂民被鎮壓軍隊屠殺、上百個城鎮被亂民搶掠、上千個村莊遭焚毀……

在坎普境內的好幾個行省竟然都出現了百里方圓的無人區!

這樣慘烈的情況,就連這件事的始作俑者--科恩.凱達自己都沒想到。當初他的想法也僅僅只是破壞運輸線而已。實際上事情之所以會發展到這一步,也是因為有多方面的原因。

而為戰事忙乎了一個月的魔屬聯軍高級指揮官們,終于有了點時間,可以坐下來開個會研究一下坎普帝國發生的事。

一個青年將軍站在會議室門外。

他有一頭金黃的卷發和細膩光滑的皮膚,面容極為俊雅而帶點脂粉氣,一舉手一投足都很具女性魅力。如果他真是女人的話,將有無數男人為他瘋狂。而事實上,即便知道這位將軍是男人,還是有很多同性為他發了瘋……

因為他就是風華絕代的斯維斯.赫本--整個魔屬聯盟里最漂亮的人!請注意,他是最漂亮的人,而不是最漂亮的男人!

曾經有人因為說他是最漂亮的男人而被一群大漢圍毆致殘,因為男人們在私底下都無限迷戀的稱呼他為--奧黛麗.赫本!

斯維斯.赫本不但是布盧克帝國的貴族高官,同時還是魔屬聯軍的情報部副長官,為人和藹可親,心細如發。

“斯維斯將軍,元帥請您進去。”一個參謀官拉開門對他說。

“謝謝。”斯維斯微微一笑。

看到斯維斯.赫本對自己微微一笑,出門通知他的參謀官頓時大腦一片空白,幸福得幾乎要暈過去--能得到斯維斯的一笑,無論男女誰都可以就此驕傲一生!

斯維斯.赫本帶著幾個軍官走進會議室,軍官們把手上的一堆東西放在桌子

上--幾件殘破的兵器和盔甲,還有些雜七雜八的東西。

“各位長官,”斯維斯輕柔的話聲響起:“我們長話短說。坎普帝國的暴亂不是偶然,我帶回的這幾樣物證可以說明這一點。”

斯維斯拿起一個長槍槍頭,展示給大家看:“這是一個標准槍頭,槍尖已被折斷扭曲,看樣子是刺在極堅硬的盔甲上。”

放下槍頭,斯維斯再拿起一柄戰刀:“這是聯軍剛剛換裝的戰刀,刀刃已卷但上面並沒血跡,就是說第一刀下去,刀刃就卷了。”

“各位長官,現在我手上拿的是聯軍團長級別的魔法盔甲,盔甲上除了一處對穿的破口外,並沒有其他破損。”斯維斯的聲音很平靜:

“而我們都知道,團長級別軍官裝備的魔法盔甲相當考究,一般武器根本就無法刺穿!這顯然是暴亂中的平民無法做到的。”

“你的意思--是其他人襲擊了我們的運輸線?”一個上將接過話頭:“還有其他發現嗎?”

“有的,上將。這是我在一片樹林中偶然發現的。”斯維斯拿起旁邊的一個小布袋,小布袋是長條型,里面裝有粉末狀的東西,斯維斯抓出一把來,放到一個木碗中:“我需要熱水。”

一個少將立即站起來,一把拿過桌上的銀制水壺,低吼一聲單手發功,一壺水立刻開始沸騰。

“多謝!”斯維斯接過水壺微微一笑。

少將呆住,好半天沒動。

斯維斯將開水注入木碗,還用一根木棍在碗里輕輕絞動,神情專注。

輕柔細膩的姿勢看得一干將軍直咽唾沫。

“好了。”一陣肉香傳開,斯維斯也放下木棍:“我放進木碗的是一把干肉粉,而以一把干肉粉可以讓一個普通成年人吃一餐計算,這條布袋可以維持一個士兵半個月的消耗!”

“我仔細詢問了很多亂民,事實上在開始暴亂時沒人沖擊運輸線!

亂民們是夜里被人放火燒了村莊趕出來的,他們天亮時在運輸線上發現了大量散亂的物資,于是才揀起來用,在不知不覺間當了替罪羊……”

一群高級指揮官面面相覷,這、這也太突然了!

“同時襲擊兩條運輸線……這至少需要十萬軍隊啊!”一個將軍說:“守軍有活口嗎?”

斯維斯搖搖頭。

“他們是什麼人?”另一個將軍說:“神屬聯軍的軍隊都在戰線上,這十萬軍隊是從哪兒蹦出來的?!他們……他們又是怎麼過來的?!”

斯維斯又搖搖頭。

“好了!不要在這些細節上糾纏。”凡爾倫元帥大聲說道:“命令!

第五戰區科波.菲爾中將嚴重失誤,立即押送聯軍受審!第五戰區指揮官由翰普頓少將接任,負責將這十萬人逮到!散會!”

斯維斯想再說點什麼,無奈凡爾倫元帥已經離開了。

于是,第七軍團指揮官翰普頓少將走馬上任,帶著近十萬大軍進入坎普帝國。一抽再抽之下,第五戰區也就剩下個空殼子,只剩不到三萬人在硬撐場面……

∼下期預告∼∼下期預告∼坎普帝國的亂民遭到鎮壓。為了避免正面迎戰,科恩假扮貴族,並利用坎普帝國二皇子篡位而致內政不穩的時機,在新舊貴族勢力之間制造矛盾,使坎普帝國再次亂成一團。

斯維斯.赫本少將憑藉細密的心思,察覺到神屬聯軍第九軍團的軟肋。在他的建議下,凡爾倫元帥請出了賦閑在家的老朋友吉倫特。

吉倫特將軍穩紮穩打的戰術作風使得科恩一籌莫展,戰局的天平逐漸向著魔屬聯軍這邊傾斜

上篇:黑暗傳說之七 坎普絞殺戰     下篇:黑暗傳說之八流浪的樂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