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人傲世錄 第二章  
   
第二章

半夜時分,土城周圍就起霧了。淡淡的、薄薄的霧氣在聚集著,而且漸漸濃密了起來,這是攻防雙方都沒想到的。
土城里一片寂靜。

沒有分派到任務的士兵在休息,連續多日的激戰,已經讓這些戰士疲憊不堪,他們依著牆角、靠著同伴,睡得香甜極了。這會除了長官的命令,什麼聲音都無法喚醒他們。

冰涼的霧氣漫進滿是破洞的帳篷里,本來是在熟睡中的嘉德南,他的身體感受到溫度的變化,醒了過來。

‘已經要開始了嗎?’嘉德南站起來,看著外面喃喃自語:‘真的不可避免了嗎?’

在這一瞬間,嘉德南的思緒回到自己接任總首領的那個晚上……

在那個晚上,有熊熊燃燒的烈火、跪在四周觀禮的人群震耳欲聾的呼聲,准備接任的他跪在鼓前,接受著三十六部族首領們的質問。

‘你!你是否能把你所有的生命奉獻出來--為我三十六部族?’

他用激昂的聲音回答:‘我能!我的整個生命,都會獻給我的族人。’

‘你!你是否能忘記自己的家人、夢想、欲望--為我三十六部族?’

他用堅定的聲音回答:‘我能!我的所有一切,從這刻起都屬于我的族人。’

‘你!你是否能傳承流浪者的十樂章,讓我族人在十樂章的帶領下繁衍?’

他用誠摯的聲音回答:‘我能!自我出生的那刻起,我就准備好傳承流浪者的十樂章。’

‘要再看一眼你的家人嗎?’巫醫把手放上他的腦門:‘看看吧!你將再也記不得他們了。’

他緩緩的搖頭,雖然早知有這一刻,但他沒勇氣回頭去看。

巫醫手中閃現著詭異的光芒,讓他頭痛欲裂。他的嘴唇已經咬破,但自始至終沒有哼過一聲……等到巫醫退開時,他已經忘記自己的家人、自己的過去,以及所有屬于自己的東西。留下來的,就只是作為一個總首領所需要的記憶。

四周靜了下來,只有燃燒的篝火還在發出‘劈啪’的聲音。

‘咚--咚咚!’老首領敲響了大鼓,周圍數十面大鼓跟著響起來,近在鼓前的他目不轉睛的盯著老首領的動作,聽著這無比熟悉的聲音……

晨起、出行、互詢、合族、圍獵、遇險、回護、止淚、紮營,還有最後的暮歸,老首領敲的是那麼熟練,身手是那麼的矯健。

‘哦--哈!’老首領雙手平伸,口中發出一聲暴喝,所有的大鼓同時停下。

‘接鼓--’老首領雙目圓睜:‘嘉德南!’

接過這對象征著總首領身分的鼓槌,他心中已經沒有任何想法,樂章曲譜自靈魂深處湧上來,占據了他的全部思維。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他敲響了身前的大鼓,讓雄壯威武的鼓聲傳遍四野。

無數族人隨著鼓聲齊聲高呼:‘嘉德南!嘉德南!嘉德南!’

那個夜晚,他向所有的族人做出了保證,可明天呢?他卻要去親手敲響改編過的十樂章,雖然是為了族中子弟的生存,可那是自己的承諾啊……

‘我將成為三十六部族的罪人,饒恕我吧!請曆代首領饒恕我……’回想著往事,嘉德南緩緩的跪伏在地,那滿是皺紋的臉上,已經老淚縱橫了。

靠近城牆的地方,神屬聯軍士兵在准備著各種陷阱,特別是前面的城牆附近,因為霧氣會反射燈光,所以他們不得不摸黑工作。

在這時,士兵們以前接受的訓練就顯現出成效來。在長官們的指揮下,這些戰前准備正在無聲的、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在科恩異常平穩的眼光注視中,他派出的十幾支小規模偵察部隊趁著濃霧潛行出城。

這些人身著魔屬聯軍軍服,什麼種族都有,全是從偵察團精心挑選出來的軍官,而且大多是來自原黑暗城近衛團的夜鷹部隊,也就是杰克帶領的那支活寶部隊。

這些軍官別的本事在偵察團里算普通,但在科恩的特意培養下,他們趁火打劫、渾水摸魚的工夫就更上了一層樓,在整個大陸來說都是一流水准!因為同在一個團服役,他們彼此之間的配合也相當默契。

科恩希望他們能在明天的戰斗中,從魔屬聯軍的後方制造些混亂,至于這些軍官能達到什麼樣的效果,那完全是不可預知的。

就像是在路上撒下一把尖釘……有可能傷到敵人,也有可能會傷到自己。

而在魔屬聯軍這邊,幾位指揮官也為明天的戰斗而通宵未眠。雖然魔屬聯軍占據絕對優勢,但對手真的是塊硬骨頭,在近十天的猛烈進攻中,小小的土城竟然被守得滴水不漏。

在今天下午,最後一個增援的奴隸軍團已經到了,同時魔屬聯軍軍部的命令也一同抵達,語氣強硬的命令書要求他們明天一定要拿下土城!

作為在神魔大戰中勝利的一方,魔屬聯軍各軍團與軍部的主要指揮官馬上要去黑暗魔殿接受封賞,如果遲遲拿不下土城,這事可就露餡了。

雖然黑暗魔殿的祭司都被凡爾倫元帥用黃澄澄的金屬堵上了嘴,但……黑暗魔王大人可不好騙。

其實說起來,從坎普內亂開始,這事就注定瞞不過黑暗魔王,但既然黑暗魔王沒有過問此事,那就是說他希望魔屬聯軍能自己去挽回顏面,如果在接受封賞前連這點表面工夫都做不好……那大家就手挽手的跳茅廁自殺好了。

離黎明已經越來越近,霧也越來越濃,濃得已經看不清稍遠一點的同伴。

就算是在這樣的條件下,兩邊的戰前准備仍然在緊張的進行中,不同于神屬聯軍的偷偷摸摸,魔屬聯軍這邊是在大張旗鼓的干。

在嘈雜聲中,一個滿編的奴隸軍團已經進入了出發位置,五萬人面對遠處的城牆一字排開。與以往的進攻不同,奴隸士兵這次得到了簡陋的武器和護甲。

經過魔屬聯軍參謀們嚴謹的計算,大量的攻城器具也按照進攻順序被推到了出發位置,各種各樣的攀牆車、大大小小的擋箭車,還有巨大的投石機……這些笨重的東西是剛剛趕工完成的,雖然粗糙,卻不可缺少。

就因為沒有這些東西,在前幾天里魔屬聯軍傷亡慘重。

當一切都准備停當之後,魔屬聯軍陣營中開始了一天三次的最後一次祈禱。

當第一陣綿延的祈禱號角吹響後,除了守備的士兵之外,正規軍團里所有的軍官士兵無一例外的奔向帳篷外的空地,面朝地獄島的方向,按照所屬部隊的建制站得整整齊齊。

這些魔屬聯軍的戰士們,他們在一天里的任何時候都可以放蕩不羈,但在這一刻,他們卻一個個面色凝重。無論來自哪一個國家、無論出身什麼種族,他們流露出的都是一樣的眼神--無比的虔誠和敬畏。

隨軍的魔殿祭司站到隊列前面,第二聲祈禱號角跟著吹響。

服裝講究的祭司們把手舉了起來,隊列里的人趕緊整理著自己的儀容,並快速的檢查身邊的同伴是否潔淨。

這可不是開玩笑,如果在這個時候誰眼里被吹入一顆沙子,那麼他一定得在第三次號角響起之前把沙子弄出來,哪怕是挖出自己的眼珠……

第三次號角吹響了,所有人全部跪下。

‘黑暗領域的統帥,因您的仁慈,光明才能喘息;威能國度的王者,大地因您而彷徨。宣布末日的到來,力量震撼著世界,迎接君主的降臨,人們狂熱地歡呼。滿身罪惡的我們在期盼您降下憐憫,您可曾聽到了來自人間卑微的乞求?永生的黑暗魔王啊!您是偉大、睿智、神聖的根源。’祭司們用特殊的語調詠頌著黑暗魔族禮贊:‘是您給予我們生命,是您引導我們前進,是您讓土地肥沃糧食豐收,是您讓江河奔騰流向海洋……’

‘我無法為您增添榮耀,因為我是您手中卑微的造物。只有成為您忠貞的奴仆,才敢向您祈求恩典。我情願奉獻出自己的一切,為您的威嚴作證……為您噴灑的鮮血化作我的榮冠,為您犧牲生命才配裝飾您的聖殿……’

聲音或者低沉、或者洪亮,包括奴隸軍團士兵在內的所有人都跟著詠頌。這祈禱聲彙成巨大的聲浪,在營地上空盤旋,曆久不息……

營地里的禱告在進行,主帥帳篷里的軍事會議也在進行著。

‘六個奴隸軍團全到了,加上三個主戰軍團,再除去這些天在攻城戰中損失的,我們的總兵力一共是三十萬……明天將會是全軍出動,攻擊不會間斷!那麼,關于明天的安排,諸君都明白了吧?’雖然語氣仍然輕柔,可中將的聲音中卻隱含著濃烈的殺機:‘對方在這近十天的防守中傷亡慘重,我們明天應該能夠拿下。’

‘放心吧,閣下!’第二十七軍團的指揮官揮舞著拳頭,惡狠狠的說:‘我們等這一天已經等很久了!’

‘閣下,這絕對沒有問題,’第二十八軍團的指揮官鼓著一雙滿是血絲的眼睛:‘雖然我們的損失免不了會更大些,可這事關整個聯盟的榮譽,我們知道輕重!’

‘大家明白最好。’中將滿意的點點頭,將眼光放到第二十六軍團指揮官身上。

‘閣下,’雖然隆里亞少將不喜歡空喊口號,但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卻不得不說點什麼以表明自己的立場:‘在敵人後方有幾十萬的難民……我們怎麼處理?’

‘我親愛的隆里亞少將,哪有什麼難民啊!’中將臉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在所有的文書記錄里,魅影軍團的人數都是在二十萬以上,這點你不會忘記吧?’

‘但是……’

因為隆里亞少將生長在威爾斯帝國,那里人口稀少,自然舉國上下對待賤民或奴隸就會比其他國家顯得寬厚一些,所以他心中對中將的這個決定就不免有些不以為然。

‘不要再想這些無謂的事了,就這樣辦吧!’中將毫不在意的打斷了隆里亞少將的話:‘命令下達完畢,所有部隊在天亮前要准備好。’

‘但是外面的大霧,不會對我們有所影響吧?’

‘所以才需要你們幾位親自去監督啊!我們不能再拖了,魅影軍團的戰斗力很頑強,明天的戰斗可能會很久!你們回去准備,我得向軍部起草捷報了。’

‘是的,閣下!’三位少將齊聲回答,一起退出上司的帳篷。

在離開帳篷後,三位軍團指揮官閑聊著走向自己的坐騎。

‘哈哈哈,兩位,’看來第二十七軍團的指揮官心情非常好:‘真是不好意思了,在明天的戰斗里,又是我排在最前面,這第一個攻入土城的可非我莫屬了!’

‘別高興的太早了,’第二十八軍團指揮官對此非常不滿:‘說不定你會碰壁,而要我帶著部隊去救你……’

‘我說,兩位,’隆里亞少將低聲說:‘我們都在祝願明天的戰局勝利吧?誰先誰後,並不重要。’

‘對啊!’第二十八軍團指揮官戲謔的說:‘怎麼把您給忘記了,您排在最後,當然是這麼說了……是吧,仁慈的將軍?’

‘我說隆里亞少將,’第二十七軍團的指揮官打趣說:‘怎麼殺些難民,你就心痛了?不會是你有親戚在難民里面吧?’

隆里亞少將輕哼一聲,高傲的仰起頭,轉身向自己軍團的駐地走去。

‘真是一個讓人厭倦的家伙。’看著他的背影,第二十八軍團的指揮官狠狠的往地上啐了口唾沫:‘這是什麼態度!他真是貴族嗎?’

‘說話小聲點……你明天可是排在他前面,小心被冷箭射死。’

‘嘿嘿……他是不會這樣干,我不放心的可是你。’

‘彼此彼此,有膽子的話,盡管來好了……’

而身為土城之戰最高指揮官的中將,他這時正書寫著給凡爾倫元帥的信箋,由于擔心時間上來不及,所以在這封信箋里,他把明天才能得到的勝利提前了。

寫完並蠟封之後,他把信箋交給了一個自己最信任的親衛。

‘用你最快的速度,’中將這樣交代:‘送去聯軍軍部。’

看著親衛出去,中將歎息一聲,隨即招來了營地里地位最高的一位祭司。

‘大人,因為會議的關系,我錯過了祈禱的時間。’中將虔誠的說:‘我要告罪,請你為我主持。’

‘好的。’祭司幫中將整理著裝束:‘其實閣下也不用內疚,你為戰事耽誤禱告,黑暗魔王大人會原諒你的,我想閣下不必堅持告罪。’

‘不,我是一軍之主將,我必須以身作則。’

‘那好吧!’祭司也不便再阻止,點點頭示意中將可以開始了。

‘願天地萬物敬畏您,願普世居民信靠您,黑暗的君王。

您的聲音響徹水面,雷鳴在顯示您的莊嚴。

您由高天監臨,注視您權威下的子孫;

您由莊嚴的王座,視察大地的眾庶。

您既創造了眾人的心靈,當然知曉我的一切言行,

我滿口盡是虛偽與詐欺,早已把智慧與敬畏拋棄,

我欺騙自己--無人發現我的罪,無人懲治。

您的正義有如摩天的高山,您的公正有如無底的深淵,

我在罪惡的深淵呻吟,向您的護翼下投奔。

您恩待我,我立足于穩固的山岡,

但是您一掩面,我便立刻感覺到失措驚惶。

求您救我脫免罪惡暗布的網羅,因為唯有您是我的避難所。

我雖在惶恐中曾說--我已被驅逐離開您,

但我一呼求您,您即刻俯允我的呼聲哀歎……’

‘中將閣下,你的告罪結束了,但作為贖罪的表現,你要在戰爭結束後去魔殿接受鞭打,你接受這一切嗎?’

‘我接受。’中將點點頭。

祭司輕聲說:‘你准備好了嗎?下面我們要進行禱告了。’

在祭司的主持下,中將為隔天的戰斗誠心禱告。

‘黑暗的君主,我們親眼看見您所創的偉業。

您栽培我們,曾親手驅散外人,

您發展我們,曾親自懲罰異民。

我們占領了敵營,並非靠著自己的刀劍,

我們獲得了勝利,並非靠著自己的臂腕。

您喜愛侍奉您的子民,

仰仗著您的權能和您光輝的儀容,

我們克勝了我們的對頭,

因您的名,我們踐踏了不潔的人。

我們從未依恃過我們的弓箭,拯救我們的,也不是我們的刀劍,

是您救我們脫離了我們的對頭,是您使痛恨我們的人都蒙羞受辱。

我們時時以我們侍奉的君主而自豪,永永遠遠歌頌您的名號。

我們頌揚您,因為您救拔了我們。

當仇敵前來攻擊我們,他反而跌倒斷氣。

雖有大軍向我們進攻,我們的心毫不戰栗。

我們可昂首抬頭,卑視我周圍的大仇;要在他帳幕,獻歡樂之祭。

黑暗魔王,我們的君主啊!我們將在仇敵的祭台上謳唱贊美您的禱詞。’

科恩站在他的指揮位置上,半閉著眼睛用手指輕輕敲擊著身邊的圍欄。他在算,計算先前潛出城的人現在到了什麼位置。

很久之後,他才睜開眼睛對身邊的一個傳令兵說:‘你去吧!’

傳令兵低聲回答了一聲,用最快的速度跑到嘉德南身邊,氣喘籲籲的對嘉德南說:‘長官命令--開始!’

聽到命令,同樣閉著眼的嘉德南猛的睜開了雙眼。他已經穿上一套最隆重的衣服,渾身上下連頭發在內都收拾得一絲不苟,眼睛里閃動著異彩,整個人就像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小伙子。

大步走到他的大鼓前,嘉德南身手矯健的拿出鼓槌,然後就是良久的沉默,而其他待命的樂手就只有眼睜睜的看著他。

遠處的指揮所里,科恩的嘴角微微一翹:‘真是個固執的老頭,傳統的東西就那麼看重嗎?’

濃霧里,嘉德南深吸了一口氣,手中的一對鼓槌在鼓沿上緩緩滑過。輕微的摩擦聲,在寂靜的、黎明前的霧氣中,聽起來是那麼的清晰。

舉在他胸前的手,終于敲了下去。

‘咚!’的一聲,厚重的鼓響傳遍了土城,雖然這鼓聲不是很清晰,可還是有無數在夢鄉中的難民,他們的身子隨著這聲音猛的一震。

聲波在繼續擴張,瞬間就到了魔屬聯軍陣前。

擔任前鋒的一個魔屬聯軍奴隸軍團早已進入了位置,士兵們就在野地里睡覺。

鼓聲傳來之後,士兵們紛紛被這不尋常的聲音驚醒,揉揉惺忪的睡眼,他們在分辨著鼓聲來自哪里、是何節奏,這反應和難民們並沒有什麼不同……他們原本就是難民。

漸漸的聽清了鼓聲,醒來的人面面相覷,嘴里發出夢囈般微弱的驚呼聲,有的人打自己耳光、有的人在捏自己大腿,以此確定自己不是在做夢……用迷茫的眼神看著身邊的伙伴,他們全都在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什麼毛病--大戰迫在眉睫,在這時候居然有人敢起鼓!

所謂起鼓,就是領鼓在三聲鼓響後再敲出整個樂章的前奏。

嘉德南附近的樂手清楚的看到,此時的嘉德南眼中很明顯的滑落出兩滴淚水、嘴唇哆嗦了一下,但牙關緊咬的他再次敲響了大鼓……就像他是很不甘心一樣,至于具體的原因就沒人清楚了。

這次的鼓聲打消了所有人的懷疑,的確是有人在起鼓!條件反射下,無數人張口結舌的站起身來。

第三次的鼓聲來得倒是相當快,好像嘉德南已經拋開一切,專心一意的破壞傳統了,‘晨起’的整個前奏也很快被他敲了出來。

‘咚--咚咚咚!咚咚--咚!’

領鼓一完,群鼓跟進,一百面大鼓同時響起。巨大的鼓聲整齊而堅決的震撼著土城內外的所有人,神屬聯軍這邊是沒什麼,但魔屬聯軍那邊立即就亂成了一鍋粥!

奴隸軍團的士兵們已經聽出這是十樂章中的‘晨起’,他們知道這鼓聲是通知族人收拾行裝准備出發的意思,士兵們都站了起來,惶恐不安的活動著身體,因為他們的心開始隨著鼓聲而跳動,血液也開始跟著這旋律而澎湃……完全是身不由己。

在回憶的牽扯下,所有人都面帶著困惑與痛苦。雖然不知道土城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無數人都在問自己一個相同的問題。

‘他們是我的族人!他們是我的族人!他們要出發了……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奴隸軍團的軍官不知道這鼓聲的意思,他們只知道要盡快的讓奴隸們服從!

軍官們在隊列里大聲呵斥著,手里的皮鞭如雨點般落在士兵們的頭上,力圖讓士兵們坐下來!不久之後,督戰隊也騎著馬趕來加入了這個行列。

在魔屬聯軍營中,主戰軍團的士兵正在手忙腳亂的列隊,這些睡眼惺忪的家伙們在心里不停的抱怨著,本來他們是有足夠的時間休息和進餐的,但現在這一切都泡湯了。

‘出了什麼事?!’魔屬聯軍的最高指揮官中將從床上一躍而起,赤腳跳出了帳篷,一把抓過他的親衛問道。

因為緊張,一句再普通不過的問話被他說得凌亂不堪,往日里那種優雅氣質已經不翼而飛--中將腦袋里的那根弦已經緊緊的繃了很多天,在這個時候,任何一點的戰局變化都會讓那根弦斷掉!

一臉蒼白的親衛回答他:‘長官……那是鼓聲!’

‘白癡都知道是鼓聲!我在問這是怎麼回事?!’中將的眼睛里噴出火來,右手猛的揮出,一個耳光把身材高大的親衛打得原地轉圈。

‘怎麼!你是想反攻嗎?’中將狠狠的盯著土城方向,恐懼的、驚異的、憤怒的火在他眼中糾纏湧動:‘科恩.凱達……來吧!你這雜種!’

‘傳令官!’

‘到!’

‘命令前隊戒備!魔法師給我在陣前釋放照明魔法,不間斷的釋放,一定要清楚的知道敵人進攻的規模和具體方位!’

‘是!’

‘命令第二十八軍團全員戒備!准備在前隊頂住敵人的進攻後反擊!’

‘是!’

‘前後奴隸軍團的督戰隊立即到達崗位!不得松懈!’

‘是!’

當中將把這一連串的命令發出,三個主戰軍團的指揮官已經急急忙忙的跑來了。

‘閣下!敵人是要進攻嗎?’第二十七軍團的指揮官急切的問。

‘現在還不清楚,’中將回答說:‘有可能敵軍是想佯攻一下,或者是想破壞我們的攻城器具!’

‘閣下!讓我去前面看著!’第二十八軍團的指揮官說:‘你放心,有我在的話,一定不會讓敵軍得手!’

‘好!我會讓投石車支援你!’中將點頭,第二十八軍團指揮官立即上馬離去。

‘就是這大霧壞事!’隆里亞少將惱怒的說:‘的確來的不是時候!閣下,照明魔法在霧里也起不了多大作用,要用火系和風系魔法驅散大霧才可以!’

‘這個我知道,可戰斗還沒打,魔法師的魔力畢竟有限!’

‘閣下!我們的兵力雄厚!’第二十七軍團的指揮官接著說:‘當前最緊要的問題是保護我們的攻城器具,不然我們的進攻將受到影響,明天要攻破土城就很困難了!’

中將的大腦在快速的運轉著,他知道現在不是猶豫的時候,而且還有軍部的命令壓迫著他……終于,他做出了決定,讓魔法師用一切必要的手段驅散眼前的大霧。

‘這樣的話,也就是在接下來的進攻中傷亡大點而已……’中將心里想著:‘這與整個聯盟的榮譽比起來,完全不值一提!’

他不知道,這是他親手把自己往深淵邊推了一把。

沒過多久,迷茫的空中隱約有白光一閃!

頓時,大大小小的魔法火球連續不斷的從魔屬聯軍的陣中射出,更有一些魔法師越隊而出,在魔屬聯軍與土城之間的曠野上釋放了大量的火牆。

沒過多久,這些本應在天亮之後才上場的魔屬聯軍魔法師已經把土城外的空地變成了地獄……天上的火球漫無目標的亂飛,火牆在野地里橫七豎八的燃燒,各型投石車也全部發動起來,大量石頭劃破迷霧向土城城牆砸下,間中還有大量的風系魔法呼嘯而過,整個夜空一片血紅,各種難聽之極的聲音夾雜著鼓聲沖擊著所有人的耳膜!

可除了鼓聲,土城里連一只螞蟻也沒出來。

‘小心戒備--不可松懈!’魔屬聯軍的傳令兵把中將的最新命令傳達到每個校級軍官的耳朵里。于是,魔法師繼續,投石車繼續!

一手是魔法火炬,一手是雪亮的刀子,魔屬聯軍的軍官們在隊列里來回走動,他們在大聲的給部下打氣!

‘沒什麼!他們只是一群被餓瘋了的臭蟲!’軍官們鼓著眼睛,聲嘶力竭的喊:‘他們連站都站不穩,只要你們隨便一刀就能砍翻兩個!來吧,兄弟們!讓我們砍下這些雜種的腦袋!一個腦袋就是一個銀幣!一個銀幣就是一百個銅幣!一個銅幣就能買兩個黑面包!半個銀幣就能找兩個漂亮娘們陪你樂和!想吃面包嗎?想要娘們嗎?拿那些臭蟲的腦袋來換!’

隨著軍官們的聲音,督戰隊的人從懷里掏出錢袋亂晃!

‘這就是錢、錢、錢的聲音啊!聽啊!這是多麼的悅耳。’軍官們像瘋子一樣在隊列里上竄下跳:‘想要嗎?想要嗎?想要嗎?這些錢,全是給你們的!想要的話,就拿敵軍的腦袋來換!’

士兵們豎起耳朵,干咽著唾液,聽著那勾魂奪魄的聲音,高聲回應著長官。

‘看好了!只要那些臭蟲一露頭,你們就沖上去殺***!然後你們就有錢了,有吃的、有玩的,人人都是富翁……’

軍官們在繼續鼓動,只要是敵軍沒出現,他們就要說下去……直到翻來覆去的話讓士兵們身體發燙,直到那些銀色圓形物體的聲音讓士兵們頭腦發昏。

可直到魔屬聯軍的軍官喊口號喊到嗓子發干、直到督戰隊的人搖錢袋搖到雙臂發酸……除了鼓聲,土城里還是連一只螞蟻也沒出來。

‘這是敵軍的詭計,小心戒備,不可松懈!’傳令兵再次帶來了命令,于是魔法師繼續,投石車繼續,大家繼續!

半個鍾頭過去了,一個鍾頭過去了,兩個鍾頭過去了……再過會就天亮了。

魔屬聯軍的軍官們已經喊不下去了,魔法師也用光了魔力……士兵倒還排著整齊的隊形,可那種無比期待與敵軍厮殺的熱情已經耗盡。

突然之間,沒有任何預兆,鼓聲停了!

在魔屬聯軍指揮所里,幾個最高指揮官大眼瞪小眼,大家心里都苦到極點。

土城里敲了這麼久的鼓卻連一點動靜都沒有,現在連鼓聲也已停息,看來自己真的是上當了。

三個少將眼直直的看著中將,等著他的下一個命令。

沒有一個人說話,在這種情況下還被人耍了一道,任誰都沒臉再互相指責。

‘這個混蛋……他到底想干什麼?!’中將鐵青著臉,就像是個被始亂終棄的女人般仰天長號:‘竟然讓我們空等了一個晚上!’

‘中將閣下,重要的是,現在我們要怎麼做?’倒是隆里亞少將不失時機的提醒了他:‘我們的士兵已經站了很久了,而且天馬上就亮,時間不允許我們再次整隊。’

‘不用解散了!命令士兵們原地休息,天亮後就開始進攻。’中將痛苦的閉上了眼睛:‘這鼓聲……不管科恩.凱達是出于什麼目的,我都不會放過他!’

聽他的話,好像沒有這鼓聲,他就會放科恩一馬似的。

而科恩派出的那十幾支小股部隊,他們早就乘著魔屬聯軍亂成一團的時候潛過了營地,並在魔屬聯軍後面安頓了下來。科恩正是看到了他們以特殊手法傳回的消息,才停止了鼓聲。

‘天,終于要亮了。’看看天色,兩邊的指揮官都在心中說了一句話。

‘霧啊!再來得濃些吧!’科恩這樣想。

‘投石車開始攻擊城牆!部隊抓緊時間吃點東西!’而與此同時,魔屬聯軍的最高指揮官下達了這樣的命令。

上篇:第一章     下篇: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