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人傲世錄 第三章  
   
第三章

魔屬聯軍的長程投石車在不停的發射,一波又一波的巨石砸在城牆牆體上,在沉悶的響聲中,被激起的塵土泥屑四下飛揚。
‘真是驚人,他們竟然做出了這麼多威力巨大的投石車!’站在科恩身邊的卡羅斯想起自己還反對過放棄城牆,頭上不由得大汗淋淋:‘土城周圍石頭很少,他們是去哪里找來的這麼多石頭?’

‘敵軍兵力充足,找些石頭還不簡單。’科恩回答說:‘他們再丟半個鍾頭的話,霧就散得差不多了……我們也該進行戰前動員了。’

‘是的,長官!’卡羅斯大聲回答,他今天的穿得相當整潔:‘我把一切都准備好了。’

科恩點點頭,把指揮權交給卡羅斯,自己帶著幾個參謀官出了指揮所走向土城後面的城牆,一路經過的地方全密布著陷阱。

看到科恩走上城牆,嘉德南再次敲響了大鼓,領鼓三響後的節奏正是十樂章首章‘晨起’之中的‘聽訓’一節--在鼓聲的召集下,聽族長們安排一天的活動,這也是難民們每天起來的第一件事。

而今天,這情況就有些不一樣了。

透過淡淡的薄霧,聚集在城牆下的難民們首先看到的是一面巨大的軍旗,那是一面黑暗行省軍隊的旗幟,它正在緩緩移動著。

在火紅的、金線繡邊的旗幟下,是穿著銀色連身鎧甲、腰掛黑鐵戰刀的科恩.凱達。

他走在城牆上,身邊緊跟著幾名威風凜凜的將領,而幾十名主要部族的族長也高舉自己部族的旗幟在他們身後。

一行人在城牆上站定,鼓聲也跟著停了下來。

往日的這個時候,應該是族長們講話,可今天卻是科恩.凱達先站了出來。

‘我!神屬聯軍第九軍團最高指揮官、斯比亞帝國黑暗行省最高長官、神祐騎士、科恩.凱達少將!’科恩的眼神非常堅定,一頭仔細梳理過的黑發閃閃生輝:‘今天,你們的晨起議事就由我來主持!’

‘咚--咚咚咚!’一陣急促的鼓點響過後,幾十個雄壯的嗓子整齊劃一的吼叫一聲:‘哦--吼--嗨喲!’

城下難民整齊的‘咦’了一聲--這種鼓點和吼聲明明應該是在‘圍獵’的樂章中才能出現的,亂用的話就是違背傳統,怎麼族長們都不加阻止呢?

‘你們不用驚訝,’科恩的聲音清晰的傳到每個人的耳邊:‘是我改動了十樂章。’

難民群中頓時一片嘩然。

‘老爺!那是傳統!’

‘破壞傳統,我們會被天譴的,老爺!’

‘吵什麼?!’在魔法的傳輸下,科恩的這聲暴喝震得幾十萬難民心頭狂跳不止:‘都什麼時候了,還傳統?還天譴?你們現在的處境不比天譴糟糕嗎?你們腦袋里在想些什麼東西?’

‘你們是在想,祖輩傳下的東西是不可被改變的!你們是在想,我科恩.凱達有什麼資格來破壞你們的傳統!你們是在想,族長們為什麼不阻止我,是嗎?’雖然隔得有些距離,可誰都能感受到科恩話里那咄咄逼人的氣勢:‘那我就告訴你們,我科恩.凱達今天改定這十樂章了。’

‘你們好好看看自己吧!一代代遵照傳統在這里生活,卻被神魔兩個聯盟像畜生一樣的宰殺!只要是他高興,任何一個貴族都可以殺你們來取樂;只要是他高興,任何一支軍隊都可以成批的凌辱你們的妻女。’科恩舉起手,伸出手指指著城牆下的難民:‘就因為你們被神魔遺棄嗎?就因為你們低賤嗎?所以你們不敢反抗,所以你們不停的逃……但有人問過這是為什麼嗎?有嗎?!’

‘是什麼告訴你們自己是低賤的?是什麼讓你們不要反抗的?是什麼讓你們逃跑的?’科恩猛的用手指指向天空:‘就是這樂章!就是這傳統!但今天你們已經逃無可逃、躲無可躲!是生是死,你們可以自己決定……天譴?今天我不但要改掉這該死的樂章,我還要帶著我的人殺出去!’

城牆下,無數的腦袋轉來轉去,無數的竊竊私語彙集成沉悶的‘嗡嗡’聲。看得出來,難民們對這個決定非常吃驚。

良久,難民們才安靜下來。而科恩.凱達也才不慌不忙的接著說下去。

‘不錯,我面對的是人數眾多的魔屬聯軍,我的士兵在不久之前也和你們一樣是普通的流民,而且他們也是一樣的不敢抵抗!可現在呢?在我的帶領下,我的軍隊已經固守這里十天之久--幾十萬魔屬聯軍在他們面前鎩羽而歸、欲哭無淚!是誰說抵抗是不行的?’

‘看看你們左邊的幾千具尸體吧!他們是為保護你們而死的,在他們面前你們臉面何存?再看看你們右邊的大批傷員,他們也是為保護你們而受傷,你們可以為他們治療,你們可以照顧他們,你們可以省下自己那點少得可憐的糧食給他們吃,那麼你們為什麼就不能轉而拿起武器去保護他們呢?這有很大的區別嗎?’科恩的聲音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尖利:‘你們回答我!回答我!回答我!’

‘我不會再浪費士兵們的生命來保護你們,我沒那麼偉大……你們有兩個選擇,要麼跟我干,要麼留在這里。跟我干的,我就讓他加入黑暗行省,我就讓他吃飽穿暖!留在這里的,是生是死,都不關我事!’

雖然牆下的難民們不言不語,可科恩卻很清楚的看到,他們的眼光里已經多了點東西。

‘我今天會和敵軍決一死戰,當然我會勝利,然後我會帶著我的士兵踩著敵軍的尸體離開……至于你們這些不敢反抗的渣滓,你們就繼續留在這里發臭糜爛好了……讓那些隨後趕來的魔屬聯軍盡情的奸汙你們的女人、砍掉你們的腦袋!’科恩那不可一世的招牌神態又浮上了臉孔:‘我只帶敢于反抗的人離開--是敢于反抗的人,而不是認命的渣滓。’

‘把我的軍旗插在這里!讓所有的人看看,看我是怎樣做到的!’說完這句話,科恩頭也不回的走下了城牆。

火紅的軍旗隨即搖晃幾下,爾後穩穩的在城牆上紮了根,幾絲陽光穿透霧氣照耀著它,從軍旗上反射出的金色光芒晃花了每一個難民的雙眼。

跟著,一面黑底藍花的部族旗幟也輕搖幾下,在軍旗的左邊插下。

‘哈其台部族決定抵抗!整個部族加入斯比亞帝國黑暗行省!’執旗的是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哈其台部族的強壯男人都站出來!拿著你們的武器走到前面來,來保護你們的妻女父幼!’

難民群中一片嘩然,哈其台部族的男性紛紛走了出來。

‘藤吉遜部族決定抵抗!整個部族加入斯比亞帝國黑暗行省!’又一面旗幟前移:‘藤吉遜部族的強壯男人都站出來!’

這聲音又如一顆巨石投入死水潭,激起的波浪在難民群中四下擴散。

‘甘墟部族決定抵抗!’

‘云嶺部族決定抵抗!’

‘締塞西斯部族決定抵抗!’

………

一面面部族旗幟不停的在高大軍旗兩側插下,一個個蒼老激昂的聲音在訴說著誓言。

在長老和族長的命令下,一群群成年男子拿起木棍、投索、吹箭積聚在城牆下,他們在上千名士官的指揮下排列成整齊的隊伍,依次進入土城中的陣地,和那些第九軍團的戰士肩並肩的待在一起。

每個人都被告知:‘聽命令!你能干好的!科恩長官和族長們就在旗幟下面,那些旗幟不會移動,科恩長官也不會拋棄大家!’

在土城的任何一個角落都可以看到那些旗幟,幾十面顏色各異的旗幟聚集一處隨風輕揚……難民們驚異的發現,它們從未有過像今天這樣鮮豔美麗的色彩,也從未有過這樣威武尊嚴的氣勢!

太陽出來了,霧氣已經完全消散。而在魔屬聯軍的投石車幾個鍾頭從未間斷的打擊下,土城前面的城牆已經七零八落,整體高度已經降至以前的一半。

‘情況怎麼樣?’科恩走進了指揮所,低聲問著卡羅斯。

‘一切正常,他們馬上就要進攻了,我們的部隊全部進入位置。’卡羅斯回答:‘長官,這段可是很精彩的戰前動員呢!’

‘嗯。’科恩不置可否的應了一聲,眼光落在城牆上。

與此同時,魔屬聯軍陣前也已經是人聲鼎沸,進攻部隊的士兵們正在活動身體,傳令兵跑來跑去……後面的投石車因為快速發射的關系,約有小半已經報廢。

‘長官,可以了!’參謀官向中將做了最後的彙報。

‘進……攻!’土城里剛才的鼓聲又勾起了中將不愉快的回憶,這回憶讓他的臉部肌肉嚴重變形,進攻命令是他很費力的從嘴角‘擠’出來的。

最後的一戰,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展開的。

魔屬聯軍的頭頂飛過幾十枝響箭,先頭部隊開始動了。

幾千具各式各樣的攻城車,混雜在一個人數多達五萬的奴隸軍團里向前移動著,這些笨重的大家伙‘吱吱呀呀’的一路呻吟著,在人力的推動下慢慢向土城蠕動。

在它們周圍就是黑壓壓的奴隸士兵,當然,也少不了大量的督戰隊。

奴隸士兵們非常勉強的列著隊,提心吊膽的緩步向前。前些天,土城里射出的大量羽箭讓他們心有余悸,那些時斷時續的熟悉鼓聲更讓他們心亂如麻。如果不是有督戰隊的弩箭指著後背,他們早就跑了個一干二淨。

漸漸的,他們已經接近到守軍以前的弓箭打擊范圍了,己方的投石車也已經停止了發射……

‘報告長官!敵軍沒有動靜!’一個傳令兵跑到指揮所報告,其實不用他說,幾位指揮官已經看到了這一切。

‘這是怎麼回事!他們怎麼會沒有反應?’中將覺得自己的腦袋已經快爆掉了:‘明明已經到了弓箭打擊范圍……他們的投石車也沒反應!’

魔屬聯軍的作戰意圖其實很簡單,就是先以一個奴隸軍團鋪路,拼上五萬條性命為後面的主戰軍團架好攻城車,運氣好的話,奴隸軍團說不定還可以沖上城頭!

而在這個奴隸軍團後面就是第二十七軍團,他們也是整軍團出擊,任務就是務必要在頭幾次攻擊中牢牢的占領城牆。

然後是夾帶了奴隸軍團的第二十八軍團,他們的任務是在第二十七軍團占領城牆後,向土城內部發展直至占領土城後面的城牆。

對這些戰斗力強悍的士兵來說,大量的夾帶奴隸兵可以很有效的掩護自己,那些特殊兵種更是可以在土城的街道房屋中上竄下跳。

在他們後面是第二十六軍團,在兩道城牆都被打開後,這個輕騎軍團就可以長驅直入,分散開來追殺敵軍的散兵游勇,以求盡早結束戰斗。

最後,留下了兩個奴隸軍團當苦力收拾戰場。

公平的說,為了這個戰術能順利的實施,魔屬聯軍是付出了很多努力與艱辛的。

無數士兵和軍官整夜里都在幻想著自己英勇殺敵的場面,腦袋轉得快的人連受勳的場面都想到了。

可敵軍在這個時候竟然死不來氣!這、這種態度不是往人臉上潑髒水嗎?

更別提夜里的那通該死的鼓聲!那鼓聲讓魔法師耗光了魔力、讓軍官喊啞了喉嚨,還讓幾十萬士兵站了半夜、急了半夜、氣了半夜。

‘是不是敵軍有什麼陰謀?’中將腦子里靈光一閃,一個命令脫口而出:‘前隊加快,開始沖擊!’

五萬人齊聲吶喊,扛著輕便的云梯一起沖向城牆!在快速的突進中,他們的隊形已經愈見散亂,就如同是炸了窩的野獸,黑忽忽的向著城牆漫過來。

‘長官,看來敵軍是物資耗盡了。’看著那些已經架在城牆上的云梯,參謀官在中將身邊長出一口大氣:‘連僅剩的城牆都無法守住,看來他們真是山窮水盡了!’

中將沒有回答,他正緊抿著兩片嘴唇,閃爍的眼光直盯著那些攀爬在云梯上的奴隸士兵。

‘上去了!’參謀官指著城牆一聲大叫。

魔屬聯軍里第一個攀上城牆的是個奴隸軍團的旗手,這個旗手正搖晃著手里的旗幟走在垮掉一半的城牆上,他誇張的大聲嚎叫,幾乎不敢相信自己可以毫發不傷,整個人精神恍惚如在夢中。

越來越多的奴隸士兵爬了上去,片刻之間,低矮的城牆上就站滿了黑壓壓的人。

‘好!’中將猛喝一聲。他自認是個優雅的貴族,這時心情爽到極點,語氣中竟帶有幾分豪邁。

看著敵軍士兵越來越多,卡羅斯不禁有點心慌,倒是科恩還老神在在。

‘長官--’卡羅斯小聲問:‘要不要先把這些人射下去?’

科恩卻是慢悠悠的回答:‘不用,我們弓箭不多,看他們表演就好。’

城牆上的士兵越來越多,漸漸的已經到了插不下腳的地步。本來這些奴隸就被當成是消耗品,裝備的武器護甲都簡陋得可憐,在督戰隊的驅趕下,他們只要向前沖、不跑錯方向就好了,根本沒人想過要為他們進行訓練再配些軍官。

至于遇到特殊情況怎麼辦,奴隸士兵們不敢問,也沒有人告訴他們。現在,這些奴隸士兵就只好站在牆頭發呆。

城牆上已無插針之地,可下面的奴隸還在督戰隊的驅趕下往上爬。城牆內側的上下通道卻早被神屬聯軍扒掉,前排的士兵被大批的擠了下去。這些倒黴蛋大聲哭喊著,全部掉進牆根的陷阱。

魅影軍團的土木工夫可是無人能及的。沿著牆根一字排開的陷阱又深又寬,士兵們掉下去時發出的慘叫居然有回音!

掉下去就會沒命!

看著後面的人還在往上擠,已經站在城牆上的士兵就不樂意了,反正這里又沒有督戰隊,這些士兵為了保住小命,開始自發的阻止其他士兵上來。

但是後面有虎視眈眈的督戰隊,牆下的士兵是一定要上去,于是整個奴隸軍團就被一堵爛得不成樣子的破牆分成了兩派。

只要一離開督戰隊的火力范圍,這些奴隸士兵哪有軍紀可言?

上面的狂呼:‘喂!下面的不要再上來了,這里站不下了!’

下面的被人用箭指著後背,早就已經紅了眼:‘那你下來試試!’

‘你不要再上來了!’上面的舉起武器:‘我會砍你,我真的會砍你……’

‘砍你個XX!’下面的甩手就是一刀。

剛開始還是爭吵,後來就有人開始動手,最後在慘叫聲中終于發展成了械斗!

城牆上的人用手中的武器砍殺下面的人,而下面的人就拼老命的一路殺將上去。兩派人現在的所做所為和真正的攻守雙方沒有一點區別……

如果他們之中有數量足夠的各級軍官進行指揮的話、如果有士兵們經過了足夠的訓練而能應變的話、如果後面沒有督戰隊的驅趕而引起如此恐慌的話,這一切也就不會發生。

可這一切……卻已經發生了。

因為城牆上的突發狀況,魔屬聯軍指揮所里好一陣忙亂,中將在暴跳如雷、屬下雞飛狗跳……這五萬人的奴隸軍團是以敵軍從前的抵抗力度決定的,按計畫,他們在後續部隊到達後應該沒剩幾個才對。

可現在,他們反倒自己在城牆上打起來了。

要重整隊形?要暫停進攻,把奴隸軍團撤下來?

別開玩笑了,士氣可鼓不可泄,況且這些士兵昨天晚上就沒休息好。如果敵軍在這個時候反沖擊,這個混亂的奴隸軍團就變成了他們的前鋒!

中將咬咬牙,下了狠心。

‘繼續進攻!所有阻擋前進的東西--不管是什麼,全都格殺勿論!’吆喝聲中,幾十個騎著快馬的傳令兵帶著這樣的命令,自指揮所疾奔而出,去往各處。

為數眾多的督戰隊士兵驅馬上前,在離城牆不遠的地方發射弩箭,而後面的投石車也再一次的投出巨石。

目標--城牆上亂作一團的奴隸士兵!

血雨噴濺、骨肉橫飛、冤魂處處。

‘咚!咚!咚!咚!’要死不死,土城里那令魔屬聯軍恨之入骨的聲音,卻在這時又響了起來。

‘咚!咚!咚!咚!’百面大鼓一起敲響,正是十樂章中的‘悲離’一曲。

這鼓聲緩慢低沉,再配著城牆上的漫漫血光,聽起來竟然是那樣的痛入心扉。

‘又是這該死的鼓聲!又是這該死的鼓聲!’鼓聲再次激怒了某人,這名魔屬聯軍的最高指揮官,他額頭上的青色血管已經清晰的綻現出來:‘給我殺--殺!’

跟進的第二十七軍團已經到了,軍團里的弓箭手越過攻城車後排列整齊,動作劃一的加入了對己方奴隸軍團的屠殺。

前有陷阱不能越,後有箭簇寒光現!

城牆上下的奴隸們欲哭無淚,少數人含著眼淚跳下城牆,葬身于牆下的陷阱之中。而更多的士兵卻是面向指揮所雙膝跪下不停叩首,高聲哭求後方指揮官的憐憫……

然而,呼嘯而來的巨石有增無減,弓箭的射殺也更密集。

隱約中,這哭號慘叫有若實物,重重的敲擊著所有人的心,就算是殺人如麻的魔屬聯軍主戰軍團的士兵--在這樣的屠殺面前,他們的那份凶厲氣勢也減弱了不少。

沒過多久,城頭上已經平靜下來。

五萬人的奴隸軍團,除了小部分佇立城下的得以幸免外,大部已經死在城牆上,已經死在自己人的手中。

‘繼續!繼續!’某人那沙啞的聲音還在魔屬聯軍指揮所回蕩:‘給我徹底摧毀城牆!’

上篇:第二章     下篇: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