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人傲世錄 第七章  
   
第七章

一聲號角過後,神屬聯軍的大批羽箭從天而降,目標正是第二十六軍團的弓箭陣列。
這些被揀來的弓箭,射出的密度甚至超過了魔屬聯軍剛才的弓箭攻擊。

因為是高拋的飛行曲線,羽箭毫不含糊的越過前排的重裝步兵,直接奔向弓箭手的陣列。

黑暗驟起,魔屬聯軍的弓箭指揮官根本看不到前方部隊的目標指示,因為怕傷到自己人,所以弓箭早已停射。

等這些弓箭手有所察覺時,敵軍的羽箭已經帶著死亡的氣息撲面而來。

呼嘯的風聲中,從弓箭手陣列里傳出了沉悶的金屬撞擊聲,這撞擊聲混合著聲聲慘叫,由前至後、從中央向兩翼飛一般的擴散開來!余音陣陣,經久不息。

等好命沒死的弓箭手回過神來抹去滿臉的血珠,四下看看卻發現自己陣列里已經沒幾個人還是站著的。身邊的同伴全部倒下,身體上插滿了白羽黑杆的羽箭,地上重疊的軀體有的還在微微蠕動,下面傳出微弱的、被壓抑的呻吟……

轉眼間,神屬聯軍就把剛剛自己所受的傷亡加倍還給了敵軍!

第二聲號角聲響起之後,隱藏在陣地里的神屬聯軍士兵從大大小小的散兵坑里現身,向陣地中的魔屬聯軍發起了近乎瘋狂的進攻。

雖然在此之前他們也有過反擊,可那些反擊遠沒這次來得這麼激烈、這麼變態、這麼的明目張膽。

魔屬聯軍雖然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但面對四面八方湧出的敵軍,軍人的天性在驅使著他們,讓他們毫不猶豫的投入到戰斗中去。

科恩在陣地各處的地下藏著大批軍隊,這樣突然殺出的確聲勢驚人,外圍的神屬聯軍往里面殺,里面的神屬聯軍往外突!

戰局一個套著一個,到處都在打,雙方軍隊在陣地上絞成一個大漩渦,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每一支部隊都在包圍別人的同時又反被別人包圍。

只有兩個地方例外,那就是陣地兩側,因為神屬聯軍在那里的攻勢是最為瘋狂的,投入的兵力也最多,這一波波不要命的攻擊讓駐守這兩個地方的魔屬聯軍應接不暇,不得不暫退下來向陣地中央靠攏……

不管誰勝誰敗,不用掉兩個鍾頭的時間,魔屬聯軍休想從這個泥潭中拔出腳來。

土城陣地,它在這時已經把自己所擔負的最重要使命體現了出來--那就是逐步誘敵深入,以反覆的陣地爭奪戰牽制敵方主戰軍團大部,讓神屬聯軍的反攻部隊有機會突圍!

“誘敵深入”,這句話說起來容易,要做好它可太難了。在前面的戰斗中,神屬聯軍的表現稍微軟一點或硬一點都有可能導致計畫的失敗。

從昨天晚上起,科恩就使出渾身解數,能用的招數一個都沒留下。

半夜擊鼓、放棄城牆、策反奴隸、爭奪陣地……科恩逐步用出這一連串的戰術,時而示弱于敵,時而拚命死戰,迫使對手用上他所希望的戰術。

果然,科恩通過努力一點一點的扭轉了局勢,敵軍也在戰地上投入了大批部隊,而現在,從敵軍指揮所的城牆下一直到陣地,這之間並沒有太多的兵力。

科恩的反攻之劍,終于出鞘了!

第三聲號角響起,神屬聯軍兩支由最精銳戰士組成的反攻部隊從陣地兩側、己方戰友用鮮血與生命開辟出來的通道中猛的殺出!

狂風中刀光閃閃,黑暗里殺聲震天,勢如破竹的沖垮了魔屬聯軍的駐守部隊。

陣地前沿的那點魔屬聯軍根本抵擋不住這兩支滾滾鐵流,就連協助他們的那些特殊兵種,也只是在這鐵流之中飄搖幾下就不見了影蹤。

魔屬聯軍的重裝步兵在大聲呼喊中列好了陣形,士兵們把左手上的巨盾狠狠砸入泥中,右手長槍平端,就等著神屬聯軍沖上來送死。

他們知道,只要自己頂住敵軍這一輪攻勢,身後的部隊就會趕到。就單純的地面防禦來說,僅憑著自己身上的這套從頭包到腳的盔甲,什麼樣的攻擊也不怕。

第二十七軍團的指揮官已經進入陣地指揮,留在後面的是第二十八軍團的指揮官,這位強悍的少將被己方的重大傷亡激起熊熊怒火,神屬聯軍大規模反攻的現實更讓他熱血澎湃。

一聲令下,他親自帶著部隊迎了上去。

黑暗里,科恩的目光在閃動,嘴里念叨著:“文!看你的了!”

在空中,自被圍困後就一直沒有出戰的翼人部隊正在低飛著,他們正准備掠過己方反攻部隊的上空。

神屬聯軍沖到眼前,雙方只剩下五十步的距離,重裝步兵在指揮官一聲“准備接敵!”的大喊聲中微微下蹲,上半身也在前傾,准備以這樣的降低和轉移重心的方式抵禦敵軍的強大沖擊力。

但首先光顧他們的不是地面部隊,而是頭上的翼人。

不斷有排列整齊的翼人快速掠過重裝步兵的上空,飛過一段距離後,總有一些翼人的身體在空中突然一滯。

同樣,毫無預兆的,前排的一些重裝步兵會在悶哼聲中整個身體猛的往後一仰,“趴!”的一聲在原地摔個四腳朝天。

飛過的每個翼人都從手中拋出一根長繩,拋下那頭系著一個繩圈……這是翼人族的一項基本生活技能,為了填飽肚子,他們常常要這樣去套取活的獵物。

雖然現在光線昏暗,但翼人們出手卻相當准確,這可是他們吃飯的家伙!

重裝步兵摔跤可是生死攸關的大事,因為身上的那套盔甲,他們摔在地上就爬不起來。而自己是怎樣摔倒的,大多數人都不知所以。

平伸出去的長槍是罪魁禍首,翼人在上面拋下繩圈都是以套住長槍為目的,順著槍身滑過的繩圈瞬間就套在重裝步兵的右臂上。重裝步兵還沒來得及發力,整個人就已經被斜著掛倒。

在所有翼人加速、搶先通過之後,魔屬聯軍原本緊密的戰線立即就不複存在,還站著的重裝步兵只剩下小貓三兩只。

倒在地上的人倒是在拚命的掙紮,無奈那盔甲實在是太重,大多只能撐起小半個身體,能坐起來的都稀稀拉拉沒幾個,至少在神屬聯軍反攻部隊沖到之前,還沒人能站起來。

然後,他們就老老實實的躺回地上,被無數只腳踩過、踩暈、踩死……

重裝步兵防線,正式被擊破!

“劈啪!”一聲,又是一道閃電劃過,在空中為反攻部隊指出了前進方向!

空中的文隨即吹出一聲尖利的口哨,身體一震飛得更高,他身後的翼人已經從腰間取出強弩,跟著文的身影飛高。

看到前面的重裝步兵被突破,魔屬聯軍二十八軍團指揮官並不怎麼在意,畢竟立在地上的死物件再重也會有被推倒的時候,但後來聽到兩聲尖利口哨遠遠的從空中傳來,這才讓他心中一驚。

“敵軍有空中部隊!”騎在戰馬上的他才剛剛閃過這個念頭,第三聲口哨已經響起,刹那間就來到頭頂。

“小心上--”他的一句狂呼被中途打斷,由文射出的第一枝弩箭從他口腔穿入,自後頸穿出!

文那凶狠的目光在他臉上一掃而過,隨即身體一轉,劃出一道弧線重新飛上天。

“呃……呃……”少將左手抓住箭尾,硬生生的把整枝弩箭從嘴里拔了出來,鮮血隨即噴湧流出,他臉部抽動幾下,身體就軟成一團栽下馬來。

他死了,可麾下部隊的苦難才剛開了個頭。

無數翼人從高空俯沖下來,手中的弩箭毫不留情的傾瀉在這些士兵身上,然後身體一轉扶搖直上,在飛動中扳轉弩下手柄,引弦上箭准備下一次俯沖……

翼人的幾次俯沖過後,神屬聯軍的反攻部隊就沖到敵軍面前,兩支部隊如同兩把尖刀插進敵軍陣列,進攻勢頭凶猛到了極點。

沖在前面的全是身體高大的半獸人士兵,這些肩負重任的士兵手持大刀,砍殺之中完全是一副以命換命的樣子,根本不顧自身的安危。

剛剛當上小隊長的岩石帶著他的兄弟一路瘋狂砍殺,已經沖到最前面,一身盔甲沾滿了敵人的鮮血,讓無數魔屬聯軍士兵在他們身上明白了“凶悍”兩字並非己方軍隊所獨有。

明白倒是明白了,可惜晚了點。

一連串的戰術配合、目不暇給的猛烈攻擊、快如迅雷的攻擊速度,都讓魔屬聯軍陣形大亂。

他們擅長進攻,可敵人的攻勢之猛駭人聽聞,他們是出籠的猛虎,可敵人全是殺紅了眼的瘋子。

眼看著戰局逐漸明朗,科恩拍了拍嘉德南的肩:“老頭,開始了!”

“好!”嘉德南興奮的大叫一聲,鼓聲開始變得無比激昂。

那節奏,正是科恩敲著木棍傳授給嘉德南的。隨著節奏的變化,陣地右側再次沖出一股部隊,前面是武備完整的士兵,後面還跟著近千的年輕難民。

他們,就是第九軍團全體將士和科恩願意用生命去保護的人。

他們正沿著這希望之路,一步步的奔向前面的戰線,只要他們突出城牆,外面就是開闊的地形,混亂中魔屬聯軍就不能抓住他們。

“我的兄弟們,真是謝謝你們給我的快樂時光,不管在哪里,我將會永遠記得你們。”科恩的目光追隨著這支部隊,眼中充盈著被圍困以來從未流露過的溫柔:“我就只能做到這些……你們要保重!”

經過一系列快得讓人喘不過氣的攻擊,到鼓聲改變時,魔屬聯軍那邊已經撐不住了。

“報告長官!”一個身中數枝弩箭的軍官跑回指揮所,吐著血對中將說:“我軍兩道防線被破,第二十八軍團指揮官戰死,第三道防線撐不下去了,敵軍前列距指揮所不足……不足一里……城內已經無兵可派……”

軍官的話還沒說完,已經失血過多暈了過去。

中將心中一凜!城外部隊是第二十六軍團,因為道路上都是運送傷員的馬車,全是輕騎兵的第二十六軍團一時之間是進不來的,而城里的部隊全部陷在陣地里……

沒想到這個魅影軍團的反攻居然這麼快,居然這麼猛烈!現在反倒是自己這個指揮所無依無靠,危險之極。

退嗎?軍旗一動軍心不在,神屬聯軍再趁機殺出……這仗說不定就敗了!

不退?指揮所周圍就剩下一個自己的親衛團和一些傷兵,如何能抵擋敵軍來勢凶猛的進攻,自己說不定會沒命!

“長官快退!這里屬下來守!”參謀官沖上來說:“神屬聯軍的反攻是強弩之末,閣下去召集後面的第二十六軍團,必定不會讓神屬聯軍沖出一個!”

“劈啪!”又一道閃電在空中在指揮所前直劈下來,就在這電光石火的瞬間,中將已經做出了選擇。

“命令!第二十六軍團立即壓上!你親自去!”中將抽出自己的配劍:“指揮所全體官兵跟我來!”

“長官停步!”一個親衛沖上來死死抱著他的腳:“你不能去!”

“廢物!我是軍人!士兵們死得,我就死不得?”中將一腳把這個親衛踢開:“只要我的死能換回勝利、能換回魔屬聯盟的榮譽,我會勇敢的去死!是軍人的跟我來,魔屬聯軍的赫赫威名不能斷送在我們手里!”

“長官保重!”參謀官含著眼淚,給中將行了一個標准的軍禮,然後一把抓起中將的令符,直接就從城牆上跳了下去!

“所有城牆內外的戰士們--為了黑暗魔王的榮譽!為了魔屬聯軍的榮譽!為了戰士的榮譽!拿起你們的武器、燃燒起你們戰斗的意志,跟我站在一起!”中將走在城牆上,口里大聲喊著:“我光榮的戰士們,我將親自帶領你們浴血奮戰!我們是為榮譽而生,我們同樣可以為榮譽而死!為榮譽戰斗!”

“願追隨將軍!為榮譽戰斗!”

親衛團的士兵高聲呼應,數千人軍容嚴整,斗志高昂。

“死守所有出口,不能讓一個敵人沖去出!”中將高聲下令:“神屬聯軍會看到--魔屬聯軍的士兵不是浪得虛名!”

“永遠追隨將軍!”幾千人同時大聲回應。

這些人分兵把守住十來個出口,可那是十來個出口啊,就算加上那些站起來的傷兵在內,每個出口也只有數百人防守。還沒等他們來得及害怕,頭頂就傳來一片“呼呼”聲。

無數黑影從天空掠過,直朝城外的輕騎軍團撲去,這是翼人部隊,他們是去拖住城外的輕騎兵!

而城外的第二十六軍團正在緩慢行進著,幾乎是在一步一步的往這邊挪動--因為投石車丟出的石頭太多,城外被清理出來的通道本來就少,現在更是擠滿了運送傷員的馬車,再加上先行飛出城外的翼人襲擊了拉車的馬匹,現在城外全亂套了。

神屬聯軍打垮了前面抵抗的部隊,正狂風驟雨般的向著這殘破的城牆沖來!在這里、在這一刻,攻守雙方的位置已經完全對調。

“死戰不退!”在中將的一聲狂呼中,兩邊開打!

“死戰不退!”親衛團的士兵高聲回應,力拚死戰,真的無一人面帶恐懼。

神屬聯軍攻勢極猛,幾個照面下來,出口附近的守軍已經死的差不多了。

“死戰不退!”中將再次狂呼,帶著幾個參謀官和已經沖上城牆的神屬聯軍士兵殺成一團。

“死戰不退!”站在親衛團後面是還能動彈的傷員,這些人高聲回應著中將,頂替了剛剛犧牲的同伴的位置,繼續抵擋神屬聯軍的沖擊。

“死戰不--”這句話沒喊完,正在城頭拚殺的中將一個踉蹌倒下。

而後,在中將身旁的參謀親衛的齊聲悲呼中,魔屬聯軍指揮所的軍旗也晃了兩晃,在一片驚呼聲中倒下!

“長官!城牆破了!”在閃電的強烈光照下,科恩和身邊的參謀官看到了這一幕,卡羅斯狂呼著手舞足蹈,就好像是自己也沖出去了一樣!

“是啊!”科恩臉上露出笑容,這才注意到自己握刀的手因為用力過度而變得蒼白:“沖出了城牆,他們就勝利在望!”

神屬聯軍指揮所更是一片歡騰,在這種時候,通過自己的努力居然讓戰友沖出去了,這是多麼偉大的勝利!

城牆破了,敵軍第二十六軍團在翼人的襲擊下也陷于混亂之中,翼人們射馬不射人,第二十六軍團的指揮官更是眼睜睜的看著己方指揮所的軍旗倒了下去卻毫無辦法,只差沒有一口血從嘴中噴出來。

城牆出口處已經血流成河,除了幾個地段還有零星厮殺外,神屬聯軍沖在前面的第一個士兵已經把腳踏到城牆外的土地上了。一出城牆,這些人就可以在亂石堆上飛一般的移動。

突圍成功已經成了鐵一般的事實!

然而,這已成定局的事情,卻又在這時起了變化。

“死戰不退!”在一聲難聽到極點卻飽含悲憤的喊聲中,一個魔屬聯軍的重傷員從出口旁的馬車沖了出來,口中高呼:“永遠追隨將軍!”

他身後拖著散亂的繃帶,在劇烈的奔跑中,身體上重新迸裂的傷處血珠飛濺!

“察”的一聲,這個重傷士兵立即就死在神屬聯軍的刀下,一刀兩段!

“死戰不退!”隨著這回應聲,停在通道外的馬車上下來了更多的人,不停的向通道口湧上去:“永遠追隨將軍!”

他們就是躺在馬車上的重傷員,他們本來是應該是動彈不得苟延殘喘才對,現在只有天知道是什麼東西支持著他們爬起來。

但是,有一點是確定的,他們的確爬起來了,而且這些傷員用自己堵住了城牆的出口!

“死戰不退!”越來越多的傷員互相攙扶著擠到通道上,眼里閃著淚光,臉上滿是驕傲,用他們那就快要斷氣的身體發出吼聲:“永遠追隨將軍!”

沖出城牆的神屬聯軍用手中的武器瘋狂的砍殺著這些傷員,卻是砍之不完,殺之不盡!

魔屬聯軍營地里所剩無幾的戒備部隊都出來了,發瘋般的往這邊沖,第二十六軍團的輕騎兵更是毫不理會還在頭上糾纏的翼人,頂著箭雨就沖上來!

“黑暗魔王啊--

我們時時以我們侍奉的君主而自豪,永永遠遠歌頌您的名號。

我們頌揚您,因為您救拔了我們。

當仇敵前來攻擊我們,他反而跌倒斷氣。

雖有大軍向我們進攻,我們的心毫不戰栗。

我們可昂首抬頭,卑視我周圍的大仇;

要在他帳幕,獻歡樂之祭。

黑暗魔王,我們的君主啊!

我們將在仇敵的祭台上,謳唱贊美您的禱詞。”

在這一浪高過一浪的祈禱中,魔屬聯軍所有士兵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前面的傷員一臉剽悍的讓你砍、後面的卯著一口氣往前擠!夾在中間的傷員直到咽下最後一口氣之前都在高聲詠頌!

就這樣,後面的魔屬聯軍頂著前面已經死去的同伴,硬生生的把神屬聯軍突出城牆的部隊一步步的擠了回去!

神屬聯軍的反攻部隊死不後退,卻架不住敵軍人數上的優勢,看著身後那越來越近的城牆,羞憤之下的那種感覺,就好像是掏心裂肺一樣!

魔屬聯軍中搶出一隊特殊兵種,一路飛躍著上了城牆,一陣瘋狂砍殺,在萬人狂呼中扶起了自己的軍旗!

更讓人想不到的是,這隊特殊兵種拚死在亂陣中厮殺到中將倒下的地方,從層層尸體下把中將刨了出來。

左手齊肘被斬斷的中將在受傷時就被幾個參謀官壓在身下,因此逃脫了神屬聯軍的追殺。被這隊特殊兵種救到軍旗下之後,臉色蒼白的中將高舉配劍,再次大呼!

“死戰不退!”

“死戰不退!”魔屬聯軍歡聲雷動,踩著己方近萬傷員的尸體,終于把神屬聯軍擠回到城牆里。

第二十六軍團的士兵魚貫而入,戰線陷入膠著中,神屬聯軍的優勢已經沒有了。

看到這一切,神屬聯軍指揮所里一片沉寂,人人都是面如死灰。

“啪!”的一聲,科恩手中的黑鐵刀掉在地上,郁悶得幾乎想要嚎啕大哭一場。

他絞盡腦汁來扳回局勢,好不容易才讓魔屬聯軍一時大意而造就這稍縱即逝的戰機……千算萬算,他卻算不到自己會栽在敵人的傷兵身上!

就是胸中藏有奇計千萬,無奈天卻不肯從我願……科恩心里已經萬念俱灰,剛剛是強忍著才沒哭出聲來。

但他是什麼人物?一轉眼的工夫,心中那股狂傲之氣就頂了上來,就是死,他也要拉上足夠多的墊背!

“戰機已逝,反攻部隊全體後撤!弓箭手掩護!”科恩操著沙啞的嗓音說:“死戰不退是嗎……我就給你們看看什麼是真正的死戰不退!!”

上篇:第六章     下篇: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