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人傲世錄 第八章  
   
第八章

在弓箭手和翼人的掩護下,神屬聯軍開始全體撤退。魔屬聯軍把城牆圍了個水泄不通,場面太過混亂,又擔心戰局還有變故,所以並沒有認真追趕。
天空中雷聲閃電連連,神屬聯軍的魔法師已經撐不下去,終于在一陣悶雷中大雨傾注。

大雨中,陣地上的神屬聯軍也已經逐漸停止了進攻,戰局跟著稍微緩和了一點。

幾個帶隊的團長、文,還有被押在反攻部隊里的莫亞、杰克、瑪法都走到指揮所來了。

在優勢下功虧一簣,四個帶隊反攻的團長都是一臉羞憤,被鮮血染得通紅的盔甲下,這樣的情緒使他們的身體還在微微發抖。

連文都是一臉肅穆,而那三個家伙雖然還在裝模做樣,但在科恩看來,他們是竊喜多過沮喪。

“長官!”四個團長雙膝著地,重重的跪在科恩面前:“是屬下沒用!請長官下令把我們軍法處置。”

“軍法處置……你們殺人殺上癮了?連自己的腦袋都不放過?”科恩冷眼一掃:“殺了你們倒是簡單,可我再上哪里去找四個勇猛的團長來接替你們的職務?!”

“長官……”

“你們是男人、是戰士、是我科恩.凱達的手下!”科恩大喊一聲:“給我站起來!抬頭!挺胸!”

“在短短的時間里,你們帶隊沖破了魔屬聯軍三道防線。攻勢一出,敵軍尸橫遍地;所過之處,對方血流成河!殺得魔屬聯軍接連潰敗,還推倒了敵軍軍旗!”科恩脫下手套,一一擦去四個團長臉上的汙跡:“你們是英勇的戰士、你們是優秀的軍官,我科恩.凱達--為你們而驕傲!”

“辛苦你了,文!”科恩拍著文的肩說:“你的翼人戰隊干得相當出色!”

“此戰失利,過錯不在你們,是我計算失誤!”科恩大聲說:“你們帶著部隊稍事休息,還有更多的戰斗在等著你們!”

“是的,長官!”

等幾個團長走後,科恩似笑非笑的看著他的三個兄弟,閃爍不定的眼神把三個人看得心里發毛。

“老大……長官!”杰克小聲問:“我們……”

“你們?你們是三個蠢蛋,”科恩在心里歎了口氣,轉過頭去說:“全部歸隊!莫亞去指揮陣地後方!杰克帶領執法團守衛指揮所,瑪法協助!”

“是的,長官!”三人大聲回答。

“聽好了,我們已經退無可退,唯有死戰到底!”科恩說:“刀子砍到身上,可是會痛的。”

莫亞對著科恩憨厚的一笑,行了軍禮就頭也不回的下了城牆。杰克和瑪法也行過軍禮,然後把胸一挺,昂首闊步的走了。

科恩無奈的搖搖頭,隨即把眼光放在對面的敵人身上。

“來吧!你們這些渣滓!”科恩張大雙手在大雨中狂呼:“來嘗嘗我科恩.凱達的厲害!”

此時,在魔屬聯軍的陣地中,軍旗是扶起來了,可魔屬聯軍的指揮所早就不見。中將就坐在一張殘破的桌子上,眼睛死盯著前方迷茫的雨幕,讓手下親衛給自己包紮傷口的同時還在下達著命令。

“命令!告訴前面的第二十七軍團指揮官,後面的事不要管,他的任務是進攻!不求急進,穩紮穩打!”

“是!”

“命令!第二十八軍團全線進入城牆!准備支援!”

“是!”

“長官!您還是下去休息一會吧!”隆里亞少將在旁邊勸說:“您的傷勢嚴重!”

“謝謝你的關心,我知道你現在是很真誠的勸說我。”中將點點頭,吃力的回過頭看著那些泥濘里的尸體:“我的士兵是好樣的!他們在看著我,如果我現在下去……我拿什麼去面對他們!”

“中將閣下!”隆里亞少將喉頭哽咽。

“隆里亞!我們一定會勝利的,是不是?!”中將的右臂緊抓著隆里亞的手:“就是死--我也要看著我的士兵推倒神屬聯軍的軍旗!”

“中將閣下……”隆里亞少將退後一步,啪的一聲就是一個軍禮:“我隆里亞以生命起誓,我們一定會勝利!閣下將會親眼看到神屬聯軍的軍旗!我會把他們的軍旗放在閣下的腳邊!”

說完了誓言,隆里亞少將沖出指揮所,騎上戰馬,一路疾奔到自己軍團的指揮位置。

大雨中,下了馬的輕騎兵們整齊的排列著,全都一動也一動!

調整好之後,魔屬聯軍攻勢重起。

各級軍官親上一線帶頭進攻,普通士兵跟在後面兩眼赤紅!

士兵們知道了後面發生的事,他們知道了剛才己方軍旗被放倒,知道剛才是近萬傷員用生命挽回了戰局……

魔屬聯軍的戰斗意志被徹底激發出來!進攻中出現了很多消失許久的現象。

看到敵人,爭著上去殺;遇到陷阱,拿自己的身體去填;抓住從土牆孔洞里刺出的長槍,死不放手;整個身體撲到敵方小堡壘的箭孔上……

時間在漸漸的推移,戰線在逐步的推進。

後面就是城牆了,神屬聯軍退無可退,士兵們在固守著。他們從側面奇襲、從背後偷襲、從四面八方尾追堵劫……可惜流盡了鮮血也擋不住魔屬聯軍的進攻。

神屬聯軍第九軍團、這支被敵人稱為“魅影軍團”的部隊、這支在此次神魔大戰里讓魔屬聯盟恨之入骨的軍隊……現在只是在盡著自己最後的努力。

死--也要和兄弟死在一起。

死--也要多拉幾個墊背的!

所有的士兵都是以這樣的信念在堅持著……

戰線中,魔屬聯軍一部突然從側翼殺出!雖然陣地上的神屬聯軍拚命的封住了後面的敵人,可一支數百人的部隊還是直直的向城牆上的指揮所沖了過來,已經摸到了他們夢寐以求的土城第二道城牆!

因為戰線吃緊,執法團早就投入陣地之中了,眼下神屬聯軍指揮所里,就是一些參謀官和不足百人的近衛!

“近衛出擊!”科恩抹去臉上的雨水,大聲下令:“參謀部干好自己的事!”

“是!”

一聲哄響,城牆上下殺成一片。

殺來的是魔屬聯軍第二十七軍團的一營斗士,戰斗力與科恩手下武技精湛的近衛倒是旗鼓相當,混亂中不斷有斗士憑自己超凡的跳躍能力突上城牆。

“唰!”的一聲,黑鐵刀出鞘,科恩橫刀站立,護著身後的嘉德南。

“西塞里亞!”一個斗士沖了過來,手里的大劍當頭劈下。

科恩的黑鐵刀上黃芒一閃,刀鋒橫著向上切出,第一刀把斗士的大劍砍成兩截,然後手腕一轉,刀鋒切下了這斗士的腦袋!

黑鐵刀在空中虛砍一記甩去血珠,科恩吐出一口唾沫,張嘴就罵:“菜鳥!”

暴雨中,科恩佇立在城牆上,手中黑鐵刀上下飛舞,身上所穿的銀白色神佑騎士盔甲的附加魔法已經被殺戮喚醒,開始發出陣陣光芒。

黃芒再現--“雜種!”

血珠四濺--“渣滓!”

罵了幾句,他竟然哈哈大笑起來。

直到瑪法帶著一隊人回來解圍之後,科恩所站立的城牆下已經堆了三十來具尸體,可他身上穿的那套盔甲卻是一點破損都沒有。

“鏘!”科恩還刀入鞘。

“嘉德南……”看著陣地里越來越近的戰線,科恩不無遺憾的說:“沒讓你的族人逃出去,真的很抱歉。”

嘉德南敲了這麼久的鼓,已經累得快趴下,聽到科恩這樣說,他身體一軟就坐倒在地上。

“沒……沒什麼!”嘉德南上氣不接下氣的說:“你盡力了!”

“你也盡力了,”科恩說:“謝謝你!”

“好……好奇怪,”嘉德南回答:“你一客氣,我渾身都不自在……”

科恩走到參謀部,看著已經無事可做的參謀官們,看著這些朝夕相處的臉孔,緩緩的說:“你們也盡力了,謝謝你們!”

參謀官們面面相覷,不知所以。

“拿起你們的武器跟我來!我們去痛快的戰斗!”科恩一邊走下城牆,一邊大聲說:“嘉德南,給我擊鼓吧!這不是命令。”

“還……還要擊鼓,這個無賴!”嘉德南搖搖晃晃的站起來:“我這把老骨頭哦,用什麼樂章好呢……”

參謀官們抓起武器,爭先恐後的沖下了城牆站到科恩身邊,他們明白,自己最後的時刻到了。

城牆後,神屬聯軍里所有還能動的士兵,難民中的男人也已經從城門湧了進來,站在科恩的身後。

“我親愛的士兵們,讓我們站在一起!”科恩手中的黑鐵刀一舉,人已經沖了出去:“痛快的戰斗吧!”

“戰斗!”所有人跟在他身後沖出。

“真是麻煩,”嘉德南看著這沖出的人潮:“這情形……”

深吸了一口氣,嘉德南手中的鼓槌敲在了鼓面上。

雨已經小很多,但遠方的景物還是看不太清楚,魔屬聯軍後方的奴隸軍團里依舊是一片沉寂。

關于前面的戰局,奴隸們不是很清楚,但他們知道,這仗打得不輕松。

先是多了好幾倍的督戰隊跑來和軍官們竊竊耳語幾句,然後軍官們和督戰隊的士兵就一起用奴隸們從未見過的凶狠眼神盯著大家,誰稍微動彈一下就得吃鞭子。

再是這莫名其妙的天黑、莫名其妙的刮風、莫名其妙的下雨,最後是軍官們莫名其妙的抓狂!

幾十個奴隸因為身體動了一下而被軍官們砍死,尸體被拉到隊列前面高高的堆了起來,血水混著雨水流得到處都是。

可軍官們的眼睛再怎麼紅,這些從來沒有被訓練過的奴隸士兵再怎麼努力……坐了差不多一天、已經麻木的身體是很難被控制住的。

時不時有慘叫聲傳出,不停的有奴隸被拖到前面去,直到土城方向傳來“遇險”樂章時,前面堆著的尸體已經超過百具。

潛伏在奴隸士兵中的神屬聯軍偵察軍官卻是心急如焚。

“遇險”這種樂章可不是隨便敲的,那是在整個部族遇上極大危險時用來警告族人的,再接著敲下去就是號召族人保護弱小的“回護”了。

這就說明土城里的戰斗已經到了瀕臨崩潰的地步,再不出招,可能永遠都沒有出招的機會了,可在這種情況下,又能出什麼樣的招數?

正在這時……

“下賤的奴隸!”一個提刀巡視的軍官指著身邊的一個奴隸說:“你在干什麼?!”

“長官饒命啊!我什麼都沒干!”這個身體瘦弱的奴隸慌慌張張的站起來,一邊下意識的後退,一邊搖著雙手:“饒命啊,長官!”

“受死!”軍官提刀在手,殺氣沖天的向這個奴隸沖去,高舉的戰刀正要劈下,整個人卻“啪”一聲地倒在地上,血流了一地。

“啊--”這個奴隸看著軍官倒下,頓時驚呆了。

“是誰干的?!”

十幾個督戰隊的士兵趕來,其中一個查看了軍官的傷勢,然後抬頭說:“他死了,是奴隸的飛刀!”

“是誰干的?!”一個級別高點的軍官騎馬趕到:“沒人承認,全隊殺掉!”

話剛說完,他脖子上就插進了另一把飛刀,一聲慘叫摔下馬來。

“長官!”幾個旁邊的軍官一聲大叫,沖了過去。

就如同從水面散開的漣漪,動亂迅速蔓延開來,奴隸軍團里到處都有軍官被殺!

如果按平時死一個軍官就要殺一百個奴隸來抵命的慣例,現在就需要殺兩萬奴隸才合規矩!

各處的督戰隊當然不會心軟,他們根本不聽辯解,逮著身邊的奴隸就開始下黑手。奴隸們雖然不敢反抗,卻是知道逃跑--看到督戰隊已經開始亂殺人還不知道跑的人,那是蠢蛋!

奴隸們成群結隊的逃竄,東邊的往西邊跑,西邊的往東邊逃,哭聲震天,哀號遍地……

這些奴隸是一整個奴隸軍團外加幾個奴隸軍團的殘部組成,人數多達十二、三萬,而看守他們的軍官和督戰隊士兵加在一起只有不到五千……讓奴隸亂起來,這等于是這一百多名的神屬聯軍軍官抓住了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這百多名軍官還在當士兵時就是狠角色,又進了黑暗行省的近衛團,雖然在菲謝特殿下身上的東西只學了點皮毛,但是科恩總督身上的東西倒是學了不少,後來又進了杰克長官的夜鷹小隊……

杰克年紀小,又是在哥哥和其他人的呵護下長大,本身就是個愛玩鬧的少年。沒有太多約束,這些家伙便不斷發展從科恩身上學來的東西,最終變成連科恩都會覺得頭痛的“活寶”。

攪得越渾的水里越是好抓魚,對這群活寶來說,攪渾清水那是小事一樁,坎普內亂的時候,就是他們藏在難民中散播謠言的。而現在,他們又開始大展身手了。

“魔屬聯軍戰敗了--”

“他們要殺光我們呀--”

“神屬聯軍要打過來啦--”

“我們的親人在受苦--十樂章在召喚我們啊!”

“大家反吧--殺光軍官--殺光督戰隊!”

“前面軍營里有很多東西--搶了就跑***!”

在很多時候,奴隸們不是不想反抗,他們有時也會莫名其妙的冒出一股子勇氣來,但是因為沒有人帶領他們,所以也就不了了之。

由此可見,造謠搞破壞,那也是需要講方法的。

而這些“活寶”軍官就干得很有步驟。

本來奴隸們聽著十樂章就心情激蕩,他們再造成軍官亂殺奴隸以引起他們心里的反抗意識,再用前面難民的親情、軍營的物質來催化他們,接著、接著……就需要選一個頭領。

“反啦!”

“沖啊!”

在這一片反聲中,突然響起一聲特別響亮的:“反啦!察台大哥已經反啦!”

正帶著小兄弟逃跑的察台差點沒暈過去,他是老實人,從來沒想過要反的事。這一定是有人在陷害他!

察台還沒回過神來,可身邊的瑪魯已經一步搶了過來,一句“察台大哥我支持你!”就將一把戰刀塞進他手里,他居然也恍恍惚惚的握住了!

“好樣的!”瑪魯開始揮拳狂呼:“察台大哥是英雄!”

瑪魯的呼聲居然還引來回應,整個陣列中到處都在喊“察台大哥是英雄!”。苦笑不得的察台正想找瑪魯算帳時,卻發現瑪魯早就跑得不見蹤影了……

十幾個督戰隊的士兵在“擒賊先擒王”的心理影響下往察台這邊沖過來,嚇得察台身邊的一群小兄弟的腿肚子直打哆嗦。察台在心里大罵不止,他知道,現在就把手中的戰刀丟了也還是個死。

這些督戰隊的士兵還沒沖到察台身邊就被幾個奴隸士兵偷襲。

刀光閃閃中,察台看到瑪魯一陣沖殺接連砍死四個督戰隊士兵,殺氣騰騰猶如惡魔,哪里還有半點“害羞”的樣子?

可恨這家伙砍完人,還不忘高喊一聲“察台大哥是英雄!”才跑開。

遠遠的,土城那邊的鼓聲已經越來越急了。

“兄弟們,”察台艱難的開了口:“我們沒活路了……”

“察台大哥,”一個小個子奴隸哭得眼淚汪汪:“我……嗚……不想死……死……”

“別哭……”察台的大手撫上小個子奴隸的頭,心中一狠:“為了活命,我們反***!”

身邊一群小兄弟目瞪口呆。

“我是云嶺部族的察台!”察台橫了心,舉起戰刀高聲呼號:“奴隸們聽我說!我們吃不飽,我們被人隨便宰殺!我們今天是沒活路了,他們要殺光我們!要活命的,跟我反啊!殺到軍營里,搶東西跑啊!”

“反啊--”近百個嗓子在各個地方回應:“跟著察台大哥干啊!”

這其中又數瑪魯喊的最大聲。

有察台親自上場,這情況可就不一樣了,怎麼說他也是個小團體的頭,和其他的小團體頭目都有些往來。

這些頭目們熟悉察台的聲音,一聽的確是他在喊,再一看眼前這混亂的場面,心想此時不跑更待何時,誰想當奴隸誰有病!

當即就有幾十個小團體的頭目跟著反了。

這些小團體又被更多的人所熟悉,喊反的奴隸就越來越多!再加上軍官與督戰隊的人不斷被殺而越來越少……“呼啦”一聲,越來越多的奴隸開始隨人流真正的造反了。

螞蟻多了咬死象,那點軍官和督戰隊在真正開始造反的十多萬奴隸面前……不值一提,根本就不值一提!

轉眼間,奴隸們就沖進了魔屬聯軍主營地,開始搶東西裝備自己,因為營地里所有人都上了戰場,奴隸們一湧而上就把那幾個留守的衛兵踩成了肉醬。

而混在當中的神屬聯軍軍官卻在擔心--這些家伙知道自己是烏合之眾,大多是搶了東西就要跑的,怎麼樣才能把他們引向戰場呢?

正在這時,身後的大地上傳來了悶雷般的馬蹄聲!遠處的大地上出現一條模糊的黑色線條,這是快速移動中的騎兵!

奴隸們靜了下來,手足無措。

上篇:第七章     下篇:“黑暗傳說--分界線上無戰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