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人傲世錄 第九章  
   
第九章

距離宴廳還有一段路時,小嘉德南已經迎了上來。

“科恩老爺好,諸位夫人好。”小嘉德南打著招呼,似乎有點憂愁:“可把你們等來了。”

“這里不要緊吧!”我隨口回答:“我們的會議延時了。”

“老爺的事要緊。”小嘉德南說:“我們等等是應該的。”

“是嗎?他們都說了些什麼?”我問:“是不是又給你難堪了?”

“沒這樣的事,老爺。”小嘉德南笑笑:“他們初到這里,各方面都不適應,是有些小情緒……但這絕對不是針對老爺的,是我這個總首領沒做好自己的事。”

“小嘉德南,你就不要再說假話了,幫他們隱瞞你只有壞處。”我當面戳穿他的話:“有些小情緒?我看他們是來我這里要官、要權來了!”

“是我沒用,我沒當好這個總首領。”

“我知道,你一直想做像嘉德南那樣的首領,我會幫助你的。”我拍拍他的肩:“他們是看准了你手上沒有勢力才選你當這個總首領……跟我斗,我要讓他們有苦說不出!”

“老爺,您這是……”

“記得我跟你講過,一個總首領,不能做一只應聲蟲。”我停住腳步:“今天我要告訴你,不管你以後做什麼,都不可以讓下屬將自己逾越!”

“我記得,可是老爺。”小嘉德南差點沒哭出來:“你知道,要做到這點真太難了……”

“不要難過了,在我看來這也是好事。你初當族長,不被他們欺負一下你怎麼知道努力?”我說:“對自己要有點信心,從今天晚上起,我要你成為一個手握實權的人。”

“是的老爺。”

我們已經走到宴廳門前,小嘉德南走快幾步,進去通報了。

“我的夫人們,大家准備好了沒?”我對菲琳等人一笑:“到我們上場了,對付他們可不比打仗輕松。”

“沒問題。”凱麗的眉頭揚了揚:“就算是要拿刀子砍人,本夫人都不怕。”

我不由哈哈大笑,率先跨進了宴廳大門。

“科恩老爺好!”宴廳里伏跪了一大片三十六部族的首領和長老,他們今晚都把自己收拾得比較乾淨,還刻意換上了新裝。

“好好好,讓大家久等了。”我大聲說著話,一邊介紹著身邊的妻子:“這是本總督的三位夫人,也是行省目前權力最高的三位內政監督。”

聽到我這樣說,三十六部族首領、長老們齊齊一楞。我明白,根據他們的傳統,是不能也不肯輕易向女性下跪的。

“有點驚訝嗎?都怪我從沒向大家說過。”我又是一聲長笑:“本總督是這樣想的,既然大家到了行省,就應該早點和自己以後的頂頭上司見見面。告訴大家,我這三位夫人的地位和我可是同等的,甚至在我們的陛下面前,她們的地位恐怕還要高過我。”

聽到我這番話,又知道三位內政總督以後會直接管理自己,幾十個人也只得向三位夫人重新見禮。

看著伏跪在地的首領們,菲琳只是點頭致意:“各位遠道而來,一路上辛苦了。”

“各位到了黑暗行省,那就是到了自己的家。”溫絲麗也微笑著說:“一切都隨便些才好。”

“是啊!大家就不用多禮了。”剛剛才說了豪言壯語的凱麗沒有很快的完成情緒轉換,只能生硬的把手一抬:“諸位請起。”

“多謝總督老爺,多謝三位夫人。”首領們雖然起來了,但我知道,他們心里肯定有些不自在。

“大家等了這麼久,一定都餓壞了。”我招呼著大家入席:“來來來,大家坐,我們邊吃邊談。”

廳角的內侍長一聲招呼,內侍們開始上菜了。

一共是六桌人,我和三位夫人還有小嘉德南單獨坐了一張桌子,其他首領們因為身份的關系不能與我們同桌,所以就只能坐在其他桌。

而他們整整五桌的人,面孔現在都有點僵硬,因為內侍們端上來的菜式就只有兩樣,木薯切塊燉的湯,湯里還有點豆子,而另一道菜就是裝在小籃里的面包了。

“我說夫人。”看到這些菜,我收起了笑容,轉頭問著身邊的菲琳:“這是我請部族首領們參加的晚宴,怎麼就吃這個?”

“有什麼不對嗎?”菲琳問。

“首領們是我請來的客人,又是剛到行省。”我說:“怎麼說也該隆重一點嘛!”

“夫君大人,這可是你的決定。黑暗行省從總督府到地方立即緊壓財政,這不是你在回到總督府的第一天就下的命令嗎?”菲琳皺了皺眉頭:“就是你現在要換菜,又要到什麼地方去找?整個總督府只預備了陛下一人的高等膳食。”

“啊……是我的錯,我忘記了。”我對菲琳歉意的一笑,然後轉頭對首領們說:“時局不好,實在是拿不出什麼好點的東西招待大家,怠慢了!”

一干首領們我看看你,你看看我,彷彿不相信堂堂的總督就吃這個。

“沒有關系。”看到大家熱情不高,小嘉德南忙站了起來:“科恩老爺都吃這樣的食物,我們當然沒有意見。”

可惜他的話沒有人響應,這些首領都不怎麼搭理他。

看到這樣的情形,我也沒有說話,直接從面前的籃子里抓出一個面包,撕下一塊就放到嘴里,而凱麗也面無表情的給自己拿了一個面包,還分了一半給溫絲麗。

“看你說的,小嘉德南。”看來菲琳倒不想立即進入正題,她接過話去:“三十六部族的首領們都是明事理的人,怎麼會不明白這個道理。”

“夫人說的是。”有了菲琳的插話,小嘉德南才免于尷尬,忙坐了下來。

“是啊是啊!科恩老爺都說了,現在的局勢的確嚴峻。”一個年紀大點的首領出來收拾場面:“大家吃,啊!大家吃。”

看來這個老首領在他們中還有些影響力,其他的首領們開始敷衍著吃了起來。

我可是真的餓了,先自顧自的吞下了兩個面包,這才重新看著他們。

“大家知道,本少爺的事情比較多,這一回到行省呢事情就更加的多了。也沒機會跟大家見個面什麼的。”我拍拍雙手,抖掉手指上的面包屑:“不過我聽小嘉德南講,你們有些事要跟我說?”

“是的,科恩老爺。”一個首領站了起來:“我們的確是有事跟您講。”

“坐下說坐下說,這是宴會,不需要那麼正式。”我讓他坐下來:“不管大家有什麼問題有什麼困難,今天都可以敞開說,我可沒那個本事天天擠出時間來跟你們見面。”

“是,是,老爺公務繁忙,自然是沒多少空閑。”那個首領坐了下來:“不過,還得請老爺保重身體啊!”

“大家的心意我都知道。”我看看首領們,笑笑說:“可我已經在這個總督的位置上了,有什麼辦法呢?帝國現在是什麼樣子大家都知道,如果我現在還不辛苦一點,日後可能想辛苦都沒機會了!”

“不能這樣說啊老爺。”另一個首領說:“科恩老爺有難處,我們這些首領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不幫忙呢!老爺你就說吧!咱們都是跟著老爺的,決不會含糊!”

我苦笑著搖了搖手,重重的歎了一口氣。

“大家能這樣講,足見對總督的感情深厚。”正在喝水的菲琳放下手中的水杯:“大家可能還不瞭解,黑暗行省剛建立才沒幾年,初期建設還在收尾階段。而一個行省的事務之繁雜,不是普通部族那點事務可比。內政、軍事千頭萬緒,哪一點處理不好都會導致局面惡化。”

“不過大家放心,一關于三十六部族民眾的命運,我是向嘉德南保證過的。”我說:“還有大家的前途,我也時刻掛在心上,沒有忘記。”

“其實說起來,我們今天想要向老爺說的,也就是這件事。”一個首領小心翼翼的問我:“不知道老爺想如何安排我們三十六部族?”

安排……本少爺又沒娶你家的女人,安排什麼?

想是這樣想,可我不得不正面回答這個問題。

“今晚的會議之所以會拖了這麼久,就是因為在三十六部族的安置上有爭執。”我裝成心事重重的說:“內政廳擬訂了一個方案,先讓菲琳內政監督說給你們聽聽吧!”

眾人都點頭同意,這才是他們關心的事。

“是這樣,因為陛下與總督都很關心這件事,行省內政廳一直都在考慮集中安置三十六部族。”菲琳不緊不慢的再喝了一口水,舉手投足完全是一付高官做派:“可內政廳的各位主管在今天的會議上算了算,這需要把已經安置好的其他幾個異族,包括水族、半獸人族完全的遷出他們的聚居地,大家說說看,現在有這個可能嗎?”

“怎麼會沒這個可能……”另一張桌子的一個首領小聲抱怨說。

“是,三十六部族對行省、對陛下都有貢獻,這我們都清楚。”菲琳淡淡的笑了一下,聲音提高了點:“但是大家要知道,每一個能在黑暗行省立足的異族,對行省都是有很大貢獻的,何況凡事還有個先來後到。”

“那樣的話,能不能用幾大塊土地來安置呢?”

“這樣也不可行,大家可以算一算。”菲琳說:“把三十六部族分別安置在十塊土地上,幾千人一個村莊,就得讓多少村莊遷移?這是多大的規模?大家以前也試過整村整族的逃難,有多苦有多難先不說,就目前的局勢能允許我們這樣做嗎?”

“可是,這麼大一個行省,難道就沒有安置我們的地方?”

“有!黑暗行省周邊有我們軍隊無暇保護的大塊空地,能行嗎?”菲琳立即回答:“大家不要認為我們厚此薄彼,對我們而言,手心手背都是肉,各族都是科恩總督的領民,我們能怎麼辦?”

“可他們能有我們的貢獻大嗎?”一個年輕的首領說:“我們無數子弟為科恩老爺效力,流血流汗,連性命都搭上了……就算這樣我們也沒有過怨言,可是如果不集中安排的話,這些犧牲子弟的家屬誰來照顧?還是我們直接照顧他們的好。”

我沒說話,只是看了看溫絲麗。

“這個大家不用擔心,犧牲子弟的家屬,我們內政廳有照顧他們的義務。”溫絲麗解釋說:“家中獨子戰死的,其父母在四十歲之後就不用交納賦稅,五十歲後可以在內政廳領取相當于每年賦稅的糧食。家中不是獨子的,在其他兄弟姐妹沒有成年前也不用交納賦稅。此外,各村鎮還有其他的幫助,但這要等情況好轉之後才能實現。”

“夫人,不是我懷疑您的話。”這個首領繼續說:“您也知道,您現在說的話,真的會被那些村鎮官員們認真執行嗎?”

“你這話不對啊!你怎麼能質疑夫人的話呢?”我敲敲桌子,口氣溫和的批評這個首領:“就算下面的人不得力,還有你們嘛!還有三位內政監督嘛!實在不行,還有我這個總督嘛!”

“請老爺原諒、老爺開恩,這年輕人不懂事,他父親是在土城戰役中犧牲的,所以有些心急。”收拾場面的老首領又出來了,轉身訓斥說:“還不向夫人道歉!”

魯莽的首領道了謙。

“不要緊張,大家別看我經常喊打喊殺的,可那是在戰場上。現在是晚宴,我不會這樣對待你們的,你們都是我的官員嘛!”見溫絲麗大度的原諒了他,我也就不好深究:“其實呢!這個問題我們也考慮到了,大家認為,在土城戰役中,那些帶領你們並肩抗擊敵人的戰友怎麼樣?他們值得信任嗎?”

“當然信得過,我們的情誼是在戰火中結成的,用熱血結成的!”

“好,你們信得過就好。就因為這樣,三位內政監督才在會議上力排眾議,要讓受傷致殘的幾千名位士兵下去當村長,你們問問小嘉德南,當時的會議上爭吵得有多厲害。”我大聲說:“有了這些村長、鎮長在,還能讓犧牲戰士的家屬被人欺負嗎?”

這一下,眾首領不但是啞口無言,還得領我三位夫人一個大大的人情。

“科恩老爺這麼照顧我們,我們都很感激。”又一個首領站了出來:“可是科恩老爺,您有沒有想到,三十六部族被分散了,我們這些首領……我們該怎麼辦啊!”

果然和我想的沒差,這些首領堅持不能分散安置部族的原因,正是為他們自己爭取利益,我看著這種人就煩!

“這個啊!你們知道嗎?”同樣心中不快的凱麗在一旁開了口:“堂堂吸血族族長的公子,不過是黑暗城的建築監督。沙人族族長的公子,不過是內政廳後勤部的副主管,只負責管理工人。而矮人族族長的公子,也不過是鑄造場的主管而已……他們可都是和我夫君從小就認識的朋友,從我夫君涉政之時就陪伴左右的兄弟。”

一干人等都不說話,有低頭的、有摸鼻子的、有猛吃面包的……很有點本少爺不開口承諾他們就不罷休的意思。

怎麼說他們呢?本少爺跟人拚命時他們是幫了忙的,也沒拖過本少爺的後腿。依官場的慣例,他們要個官也是在情理之中,可是在本少爺的內政廳里,官員任免的法令是公開掛出來的,來這套根本行不通!

不給吧!小部落首領的花花腸子就要纏做一團跟你作怪……

正在本少爺心里窩火的時候,內侍長向我走了過來。

“什麼事?”我低聲問,一般情況下他是不會這樣做的。

“回稟總督大人。”內侍長說:“菲謝特陛下聽說總督大人請各位首領共進晚宴,知道現在府內的條件不好,特地叫人送來一箱上好紅酒。”

“這樣啊!”我點點頭:“給大家倒酒好了。”

在倒酒的時候,內侍長靠近我,低聲說:“陛下傳話,請總督務必冷靜處理,如果實在不行,硬來也可以,鬧翻了陛下會親自出面。”

我微點頭,不動聲色的抿了一口酒,內侍長退了下去。

“為了感謝陛下的好意。”我站了起來:“讓我們為菲謝特陛下的健康乾一杯。”

“為了菲謝特陛下的健康。”大家舉起手中酒杯,齊聲高呼:“乾!”

我一口喝下杯中的酒,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滋味,再讓大家坐下,然後自己走到了宴廳中間。

“大家跟著我的時間不長,可惡仗就打了不少,從土城之戰開始算起,我們的關系經曆了各種考驗……雖說大家現在安全的到了黑暗,可回過頭去想想,諸位首領決定全族跟著我那都是冒險的決定。”我不無動情的說:“別人不清楚,可我自己知道,我這人脾氣不大好,在當時還恐嚇大家來著。”

聽我這樣說,宴廳里的氣氛緩解了些,眾首領也是一陣輕笑。

“一路上,雖說沒遇上什麼大麻煩,但你們整族要跟上行軍的速度,這不容易!風餐露宿、擔驚受怕自然就不必說了。”我邊走,邊拍著眾人的肩:“此外你們還得安撫、管束族人,一路上三十六部族沒出一點亂子,你們--識大體、有功勞!”

“這點點滴滴,我科恩.凱達都記在心里。”等內侍長再次為我斟滿酒,我就舉起了酒杯:“這杯酒,是我感謝你們的,感謝你們為此付出的艱辛!”

他們可能覺得有戲,眉飛色舞的把酒一飲而盡。

“但現在,三十六部族分散安置勢在必行,我也不想騙大家。”為了表示我的遺憾,我把眉頭都糾在一起了:“部族要分散到各個村鎮,當然不可能再被族長領導,做為一個部族族長,大家這族長……可就算當到頭了。”

“這是真的嗎?”

“老爺,事情就真得不能挽回了嗎?”

“老爺……我們……”已經有人泣不成聲了。

我對內侍長說:“再給大家倒酒。”

“現在,我們先撇開怎麼安置不談。我只想告訴大家,如果大家還認我這個總督,就喝了這杯酒。”手舉著酒杯,我凝重的說:“對大家而言,這又是一次艱難的選擇,但這次我不想恐嚇大家。如果大家信任我,請喝了這杯酒,相信我不會虧待大家的,請喝了這杯酒;相信我會一碗水端平的,也請喝了這杯酒。”

我率先喝下,眼光坦蕩的掃視著在場的人,然後是三位夫人,再是小嘉德南。

雖然不情願,但看到事已至此,大多數首領還是喝下了酒,余下的幾個死硬派首領敵不過我的目光,賴又賴不過去,也只得無可奈何的喝了。

他們都明白,如果不喝這杯酒,就是信不過我、不承認我,那結局是不可預料的……

事實證明,本總督再一次的恐嚇成功。

看著這些一臉沮喪的前首領們,我微微一笑,開始了安撫行動。

“大家不要這樣沮喪,你們能信得過我,本總督心里是很欣慰的。”我說:“事實上,你們跟著本總督絕不會吃虧。”

我的目光在小嘉德南臉上多停留了一瞬。

“科恩老爺!”小嘉德南高聲說:“我有幾個請求!”

“你說。”

“老爺也知道,我們首領的名字都是世代繼承,請老爺允許我們繼續使用。”

我點點頭:“准!”

“我們這些首領,實在割舍不下對族人的感情,請老爺開恩……不要讓我們離開族人。”

我著點點頭:“准!”

“我們這些首領……我們已經不是首領了……”小嘉德南開始抹眼淚了。

“夫君。”在這時候,菲琳恰到好處的站了出來:“我有個想法。”

“你說。”

“這里諸位都是識大體、顧大局的明士,又做了很久的部族領袖。”菲琳說:“他們的經驗、閱曆都很豐富,更重要的是非常忠誠,能不能讓他們繼續領導自己的族人呢?”

宴廳中所有的族豪,那原本黯淡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你有什麼好辦法?”我問:“如果讓他們繼續領導族人,內政廳那邊怎麼過得了關?”

“事在人為啊!我建議,在各級管理機構中設立一個職務讓大家來擔任,負責幫助三十六部族民眾更妥善的融入行省的大家庭,協調處理糾紛。”菲琳走了過來:“當然了,如果再稱為族長的話,那會讓人懷疑行省的管理能力,也不利于團結……我看,就稱呼各位為議員好了,官職上與當地最高長官平級,如果能力出眾的還可以身兼數職,直接參與各部司的管理。至于小嘉德南呢!就與行省內政廳主管同級。”

“大家說怎麼樣?這樣能行嗎?”我一副驚喜的樣子:“這麼好的辦法,我怎麼就想不到呢!還讓大家白擔心一場……”

各首領還能怎麼說?自小嘉德南開始,無一不對菲琳感恩戴德。

“那就這樣定了。”我說:“各位現在可要忙一點,幫著把這一百六十萬人先安置了,然後就走馬上任!乾杯!”

“乾杯!”

事實是他們又上當了,等他們幫內政廳把三十六部族的人安置好,我就讓他們進學院學習去,讓羅倫佐那個老家伙幫我收拾他們……

三十六部族族長,從今夜起已經不再存在了。

上篇:“黑暗傳說——亂之序曲”(下)     下篇: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