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人傲世錄 黑暗傳說──黑色洪流  
   
黑暗傳說──黑色洪流

楓葉城里一片狼籍,從昨天傍晚受到兩次魔法攻擊起到現在,城里的哭號尖叫就不絕于耳。
楓葉城里本來有一百多名魔法師,魔法陣原本應該很快被喚醒的,可這些魔法師不知中了什麼邪,居然在昨天中午集體發病!

他們一個個手腳抽搐、口吐白沫,雖然神殿祭司忙得雞飛狗跳,但在敵軍攻擊前能站起來的還不到三十人!

第一次的連環閃電,就讓杜楓行省總督——哈力克將軍心里發毛。誰都知道閃電這玩意打下來可不是好玩的,誰家的房子高誰就最先倒黴,而這城里最高的建築就是總督府……于是,哈力克的總督府就被閃電劈得再沒剩下一堵好牆。城里的貴族住宅更是慘,這些曾經金碧輝煌的建築在被閃電光顧之後,全部變成了東倒西歪的危房,如果不是有地下室,這些貴族早玩完了。

更別說那足有四百年曆史的神殿,用來祭祀光明神的輝煌主殿被一顆流星軋過,連撞帶燒毀掉一大半,半個主殿塌了、玉石講台沒了、七彩噴泉被塞了、光明神雕像也歪了……楓葉城神殿大祭司當即就瘋了,他揮舞著法杖,蓬頭垢面的沖進哈力克藏身的地下室,指著他的鼻子破口大罵,哈力克還不敢還嘴。

在犧牲兩千多騎兵之後,總算是把結界撐起來了,可城里的幾處大火一直燃到半夜才撲滅。街上擠滿了失去家園的人,連街邊步道上的那些幾人合抱的樹木都差不多被毀光了——那可是楓葉城里的一大景觀,被無數詩人所歌頌,連神殿紅衣祭司的贊歎不已的“翠綠長廊”啊!

那些無能的邊界守備軍!那些無能的探子!還有那無能的左相!

昨天早上還有情報傳回,說黑暗行省的部隊還沒結束訓練,說暗月行省的戰備物資還未起運,還說科恩。凱達那個痞子現在到了萬普,正忙著大刮地皮外帶夜夜笙歌……怎麼一轉眼,人家的軍隊就追著送情報的屁股殺來了!

反正這一夜,哈力克將軍過得不輕松。

第二天早上,一夜沒睡的哈力克安排好了城防就去看了自己以前的住處。走在總督府的“廢墟”上,他覺得自己的心在滴血,一想到自己那些原本金光閃閃的用具,一想到那張能容納十名愛妾的大床,一想到自己花大價錢訂做的上百套各式套裝……他的心已經在噴血了。

“總督大人,是敵軍的公告。”一個軍官相當緊張的拿著一枝羽箭跑過來。

“什麼東西……”哈力克看著箭頭上的汙跡:“擦乾淨!”

軍官楞了下,立即抓起衣襟擦掉箭頭上的血跡,哈力克這才接過箭來,解下上面裹著的紙張。

才看幾眼,哈力克就氣得渾身發抖,臉上的皮肉已經扭成一團。

‘神佑騎士、黑暗行省總督致楓葉城內所有貴族世家之公告:

國賊魯曼聖都叛亂,杜楓行省總督——走狗哈力克無恥跟從,杜楓行省卷入戰火已不可避免!

本總督奉菲謝特。夏麥陛下之命,帶軍光複斯比亞帝國全境,杜楓行省自是首當其沖。無論何人,如膽敢阻撓皇帝陛下之光複大業,必會像魔屬聯軍第二戰區和第五戰區的五十萬雜魚一樣,被本總督無情的殲滅!

本總督英明神武,所向無敵,昨日之戰即是警告。諸位先生心知肚明,一旦正式開戰,無論貴賤,家人、財產在戰火之下均不再有安全之保證。

但菲謝特。夏麥陛下有令:楓葉城內之貴族,並非一省一城之貴族,而是我斯比亞帝國之貴族,國之棟梁,不得遭受戰火摧殘。

有鑒于此,本總督決定退兵百里之外,三天之後再度進攻。三日之內,各位先生可以從容離開,去向隨意。願意去覲見陛下的,本總督以禮相待;要去別處的,本總督絕不為難。在所有被本總督光複之地域,諸位財產均將得到妥善保護。

所有離開楓葉城的貴族,如遇到黑暗行省之軍隊,只需出示本公告與本家族徽章,就可暢通無阻。

三日後,本總督將再次包圍楓葉城,屆時留在城內的所有貴族,都將被視為叛軍同黨,本總督絕不會放過城內叛賊,必定雞犬不留。

何去何從,各位可自行決定。

此告──神佑騎士、三等伯爵、黑暗行省總督、科恩。凱達‘

“這個流氓……這是訛詐……是威脅!”哈力克把公告丟在地上,一邊用腳踩一邊大罵:“這樣的公告一共有多少?”

“近,近千份。”

“你這該死的笨蛋!”哈力克一個巴掌就讓這軍官倒地。

“總督……”身邊的幾個軍官都呆住了,哈力克將軍的脾氣一向不好。

“還楞著干什麼?還不去把這該死的公告收繳上來!”哈力克喘著大氣,紅著眼睛:“不能讓這公告被貴族們揀了去!”

正在下令的時候,城牆上又沖來一個軍官。

“總督大人……”這個軍官帶著滿臉的歡喜:“敵人在後撤。”

“真的撤了?”哈力克大吃一驚,忙跟著上了城牆。

城牆外,圍城的敵軍已經收拾好了過夜的帳篷,正在撤離中。四處圍城的敵軍里,已經撤走了兩處。

“總督大人,您真是鎮定自若,用兵如神啊!”一個軍官媚笑著湊過頭來:“在您的指揮之下,敵軍知難而退了。”

“是啊是啊……”

“我早就知道總督大人厲害……”

“我們要不要追擊呢?”

看著不斷後撤的敵軍,哈力克的臉一陣紅一陣白,他的眼睛在噴火,他捏緊的拳頭里差不多要擠出水來。

仿佛是察覺到哈力克上了城牆,敵軍陣營里又沖出幾隊約莫三、四百人的輕騎,其中一隊直接向著哈力克等人站立的城牆靠近。

“啊!敵軍弓箭手……總督大人小心!”一個見識過厲害的軍官立即就把哈力克撲倒在地。還沒等哈力克反應過來,一排羽箭就飛過了頭頂,一個剛剛還嚷著要追擊的倒黴蛋面門中箭,“砰”的一聲倒在哈力克旁邊……嚇得哈力克把湧到嘴邊的一句髒話又生生的咽了回去。

這幾隊騎兵繞著城牆轉一圈,又從其他方向往城里射出了好幾千枝羽箭,這才不慌不忙的回去跟敵軍大部隊彙合。

哈力克指著還插在某個倒黴蛋臉部的箭:“公告,又是公告……拿給我!”

這次的公告,是寫給楓葉城守軍跟平民的,與寫給貴族的公告不同的是,這份公告全篇都充斥著“雜碎、狗屎”等等粗劣的髒話,這位流氓總督用極其惡劣的態度威脅士兵跟平民:在楓葉城被攻擊的日子里,不得為哈力克效力,還要互相監督,凡舉報查實一人者,獎勵一個銀幣。如有違反,城破之日會被“活活玩死”,還在公告後注明了數十種消極怠工的方法……

哈力克好歹看完這份公告,然後硬撐著走下城牆……再也沒人說要追擊的話。

至于射進城來的那些公告,哪里能收繳得乾淨?雖然平民跟士兵被嚴加管束,但在當日中午,就有好幾個貴族來跟哈力克會面,要求出城。

面對這些財雄勢大,連魯曼都得禮讓三分的貴族,哈力克自然是好話說盡,什麼離去後的安全沒有保證啦、貴族離開軍心浮動啦……一直說到嘴皮開裂,但這些貴族仍然不改初衷。

“哈力克將軍。”一個貴族很不耐煩的站起來:“我已經在楓葉城待了好一陣子了,我的哥哥,白沙行省總督杜朗。西索伯爵已經多次來信催促,我必須得帶我兩個侄女去我哥哥那里,我希望你了解這一點。”

“是啊!哈力克將軍。”另一個年老貴族也站起身來:“我這一把老骨頭,好像對你的城防也沒多大幫助,魯曼多次來信邀請我去聖都,我這次已經答應了,我要帶著我的孫女去聖都游玩,你沒有理由再堅持讓我留下吧?”

“哈力克將軍,楓葉城神殿大祭司已經允許我出城……”

“哈力克將軍,保護貴族的生命與財產是您的職責,既然楓葉城已經不再安全,您就應該讓我們離開……”

哈力克無力的坐回椅子上,頭疼欲裂,終于點點頭:“好吧……各位,我放行。”

當天下午,楓葉城西門大開,先沖出幾隊輕騎兵對城外進行偵察,晚飯時分,各隊輕騎陸續返回,確定了方圓幾十里內並無敵軍。于是,苦等了半天的貴族開始離開,十幾家貴族的馬車先從西門駛出,有的貴族收拾細軟的速度不太麻利,是在接近午夜的時候才離開。

可他們沒有想到,自從他們出城那刻起,就被人盯上了。

黑暗行省的偵察兵和聯絡官們隱藏在道路兩旁的地洞里或樹蔭中,手拿畫冊,正在一一比對馬車車廂上的貴族徽章。家中有適合婚嫁的女性的貴族家族,一旦被確定出了城,這情報就會以極快的速度往後傳,傳到“秘密花園”行動的指揮部。

“秘密花園”這種怪名稱,除了那位目空一切的科恩總督之外,還有人想得出來嗎?

而在這個指揮部里的指揮官,就是一身便裝的天照,因為天照的那點下屬還不足以完成這麼大規模的行動,所以還有來自黑暗行省聯絡處的軍官和一個便裝偵察營加入……這可是三方的首次合作。

“老大。”因為是被天照指揮,眾人以老大稱呼天照:“又有情報傳回。”

面無表情的天照接過情報,看後對手下說:“通知一號行館,注意西索家族的馬車,里面有兩朵雛菊。”

“好的老大。”手下正要走,又轉頭問:“兩朵都摘嗎?”

“廢話。”天照用冷冰冰的眼神掃了這個手下一眼,薄薄的嘴唇吐出幾個字:“下次,不要再問這麼愚蠢的問題。”

“是!”手下覺得天照這一眼看得自己後背發涼,忙跑出去了。

天照翻著手里那一長串的名單,心里也有一絲焦慮,不過,這是少爺交代下來的事……再怎麼困難也得完成!

他走到窗邊,透過窗簾上的一絲小縫隙觀察著道路對面的行館——這就是此次行動中非常重要的一處地點,三號行館……經過一夜准備,這個鄉間小鎮上的行館已經做好了接待貴賓的一切准備。

而此時,行進在道路上的貴族馬車就第一次遇到黑暗行省的近衛軍騎兵。

因為路況不佳,天亮之後,原本同處出發的貴族車隊已經相互間拉開了距離。當然,這破爛的道路是人為的。

當一個營的騎兵靠近時,貴族們被些這黑衣黑甲,軍容鼎盛的軍隊嚇壞了……馬車外的護衛們緊握著武器面面相窺,手心里全是汗。

一個身後拖著披風的近衛軍官帶著十幾個衛兵,直接就從路旁沖到最前面,然後掉轉馬頭,示意第一輛馬車停下。

“老、老、老爺……”車夫被嚇得不輕:“怎麼、怎麼辦?”

“停車!”雖然心中忐忑不安,但馬車中的中年貴族說話還算流利。

馬車緩緩停下,中年貴族努力讓自己鎮定,然後手里抓著那份公告與自己家族的徽章,走下了馬車。

“早上好。”那軍官一點也沒有把馬車邊的護衛放在眼里,催馬靠近後取下了自己的手套,行了一個戰時騎士禮:“我應該怎麼稱呼您,尊敬的先生?”

“早上好,軍官先生。”中年貴族還禮之後,揚起自己的頭說:“您可以叫我法里亞子爵,法里亞。艾丁一等子爵。”

“好的,子爵先生。”看來近衛軍官不打算下馬:“為了防止有人冒充貴族出城,我需要檢查您的家族徽章以及公告。此外還要查看馬車,我想你能理解。”

“是的,我理解。”法里亞遞上自己手中的公告和徽章。

“還忘記問一句,您後面馬車上有女眷嗎?我們也要檢查。”

“軍官先生!請注意你的話,你沒看到車廂上的標志嗎?”法里亞臉色青白,憤怒的說:“那是我的母親和妻子的馬車!怎麼能讓士兵檢查?”

年輕的近衛軍官一笑:“您誤解了我的意思,在黑暗行省的軍隊里,不僅有男性在服役,我會安排女軍官檢查女眷的馬車。”

說著,這位軍官一招手,身後的軍人全部下馬,開始檢查。而法里亞就死死的盯著走近自己母親和妻子坐車的那兩位軍人,直到兩位精靈族軍人不耐煩,拉下自己的風帽和臉罩,露出花一般俏麗的面孔為止。

“您不用擔心,子爵先生。”近衛軍官安慰他說:“只要您沒有違反規定,我們絕對不會為難。”

“但願如此。”法里亞嘴里咕嚕了一句:“你們的公告上寫明了的……”

只一會工夫,檢查已經完成了。

“對給閣下帶來的不便,我表示遺憾。”近衛軍官邊道歉,邊從馬鞍下的口袋里套出一個信封遞給法里亞子爵:“拿著這封通行信,子爵先生,您一路上會比較順利的。”

“那麼,再見了。”法里亞子爵接過信,遲疑了一下,還是道了謝:“謝謝您,年輕的軍官先生。”

“一路順風。”軍官依舊微笑著,目送馬車的離去。

“長官……”看馬車離去,這位軍官的副官湊過頭來問:“你真的把所有的對話都背下來了?”

“不是廢話嗎?學這些貴族說話真是費勁,說得老子整張臉的麻了。”那年輕的軍官揉著下巴:“要不是老板的命令,本營長會干這種事嗎?”

“長官你就忍耐吧!”副官看看道路的盡頭:“又有貴族馬車來了。”

年輕軍官快速的活動著下顎,並且罵出一連串的粗話以調節自己的狀態,直到旁邊一個精靈族的女弓箭手白他一眼,他馬上就知機的閉了嘴。

“怎麼了,營長?”副官問:“這個精靈是誰啊?”

“是老板近衛隊里的軍官,叫……叫黛納,來監督我們的。”營長小聲回答。

這些精靈族的女士本身就具有強大的魔力,就連眼神都是如此,所有男性軍人對他們也有一份發自內心的尊敬。不明白?這些軍官嘴里的老板——科恩。凱達總督,軍隊里誰都挨過他的罵,可科恩長官從沒對任何一個精靈族的女士說過粗口。

“長官。”副官提醒說:“目標到了。”

又幾輛馬車在一隊近衛的陪伴下駛了過來,需要出面說話的軍官就在腦子里一遍遍的回憶那些文縐縐的對話。

馬車緩慢駛近,副官舉起手臂:“黑暗行省軍隊例行檢查,請下車。”

馬車里的男性貴族下了馬車,整理一下衣袍,等著軍官先開口。

“早上好,我應該怎麼稱呼您,尊敬的先生?”

“早上好,軍官先生。我是卡隆。西索男爵。”貴族清清嗓子,優雅的回答。

“好的,男爵先生,我要核對你的公告跟家族徽章,同時檢查您的馬車。”近衛軍官心里已經把眼前的貴族罵了上百遍:“你後面的馬車有女眷嗎?我們會派女軍官檢查的。”

“好,這是公告和我西索家族的徽章。”這位男爵也以眼神確定了靠近後面馬車的確實是女性軍官,這才回頭說:“軍官先生,我希望能早些上路。”

“好的,我們會盡快。”雖然心里很不樂意,但軍官還是微笑著。

兩位精靈靠近了後面的馬車,馬車邊的護衛早被其他人趕到一邊去了。

“打擾了,例行檢查。”叫黛納的精靈敲著門說:“各位女士,請開門。”

車門打開,一位女侍驚恐的蹲在門邊,一位上了年紀的貴婦強自鎮定的坐在靠後的座椅上,而靠前座椅的兩位衣著華麗的少女就摟在一起,年紀小點的還把頭藏在對方的懷中。

“不用緊張,我們是軍紀嚴明的黑暗行省近衛軍團。”黛納微微一笑,用悅耳的嗓聲說:“夫人,能知道您的姓名嗎?”

“好的,小姐。”貴夫看到是位女性精靈,心里的擔心已經去了一大半:“我是卡隆。西索男爵的夫人,你可以稱呼我康拉德。西索夫人。”

“那麼這兩位小姐呢?”女精靈抬手問。

“是我的兩位侄女,我丈夫的哥哥、杜朗。西索伯爵的女兒。”

“兩位小姐,能抬起頭讓我看看嗎?”女精靈對貴夫歉意的一笑:“請原諒,確定每一位出城的貴族,這是我的職責。”

兩位少女慢慢抬起頭來,當看到女精靈的臉時,同時低聲驚呼:“是精靈!”

“好了,檢查完成。”黛納小姐如願的看到了兩朵“雛菊”,點著頭說:“打擾各位,請關車門。”

檢查完成後,卡隆。西索男爵的幾輛馬車被放行……當那輛載著女眷的馬車經過時,負責檢查的女精靈清楚聽到車廂里傳來兩姐妹跟嬸嬸的談話。

“嬸嬸,那位精靈好漂亮,所有的女精靈都是這樣漂亮嗎?”

“嬸嬸,為什麼黑暗行省的軍隊里會有女精靈呢?她的軍裝看上去好威風哦,我們可以做那麼一件當成騎馬裝嗎?”

黛納暗暗歎口氣,真是花季般年紀的女孩子啊!只可惜她們一出生在貴族家就不可避免的與政治牽連上。科恩大人,您到底想把這些女孩子怎麼樣呢?真是可憐,她們身上還沒有罪孽,請您不要傷害到她們……

就在這條道路上,除了有一個冒充貴族的商人,當天一共經過了三十二輛貴族的馬車,其中八輛馬車里共有十朵“雛菊”,這些帶著“雛菊”的馬車一路被人刻意放行,而沒有“雛菊”的馬車就被黑暗行省的散兵游勇處處刁難,雖然貴族們憤怒的揮舞著手中的通行信,可還是被檢查了一遍又一遍,連車輪都給他們拆下來看……

結果,當他們趕到一處岔路時,發現去聖都的道路已經無法通行,只有繞道……也沒什麼,不過多花三、五天的時間而已。

而另一路就很順利的奔馳了一天,至中午時,這些拉車的馬已經很疲憊了,就連車上的乘客們都腰酸腿疼,嚷著要找地方休息……結果在八輛馬車中,有一輛停在一號行館,兩輛停在二號行館,五輛停在三號行館。

毫無疑問,行館的招待是非常令人滿意的。熱情的經營者准備了淋浴的熱水,有可口的飯菜,還有足夠的房間……就連他們的車夫都能得到一個單間休息。

貴族們是從不缺乏優越感的,更何況他們今天也看到了,雖然雙方在打仗,但對自己、對貴族,他們還是尊重的。

于是,男士們聚在行館大廳里品著紅酒玩牌;夫人們挽起手臂,在偏廳里說著貼己話。至于那些“雛菊”……未出嫁的貴族少女,必須嚴格遵守作息時間,所以她們在淋浴之後,就得喝杯牛奶上床睡覺了。

第二天早上,三號行館。

西索夫人是一位稱職的長輩,她在清晨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穿好衣服去看自己的兩位侄女……西索夫人有點擔心,這陌生的環境可能會影響到兩位少女的睡眠,要知道,這兩位少女一回到父母身邊,馬上就要舉辦正式進入社交界的舞會了,面容憔悴可不好。

西索夫人一開自己的房門,就意識到事情不對——昨夜在走廊上守夜的護衛已經全都倒在了地上!

“卡隆!出事了,快起來!”西索夫人面色蒼白,顧不得去檢視地上守衛的生死,提起裙角就跑到了隔壁侄女們休息的房間。

“千萬不能有事……光明神,我向你企求……”

西索夫人祈禱著,扭著手柄輕輕推開了房門,只看了一眼她就覺得天旋地轉,變得軟綿綿的身體倚著門框滑下。

“康拉德!”衣冠不整的卡隆。西索男爵正好趕到,一把抱住妻子:“這是怎麼了?”

西索夫人已經說不出話來,只是無力的抬起手指著房間里。男爵抬頭看去,只見一名侍女倒在房間地板上,兩位侄女的床上空空如也!

“光明神啊——”男爵也跟著腳一軟,差點沒倒在地上。

不多時,整間行館都充斥慌亂的腳步聲,男人們在怒吼,女士們相互擁抱著發出低泣……在貴族們醒悟過來要找人算帳時,才發現行館的經營者已經不見了,不但如此,行館所在的小鎮上都沒一個人。

昏迷的護衛們清醒過來,發瘋般的四處找人。終于,在數十里外的樹林抓到個平民,卻被告之,此鎮兩天前被強盜占領,鎮民全被驅趕到很遠的地方去了。

“陰謀!這是卑劣的陰謀!”貴族們抓扯著護衛們的頭發,踢他們的屁股,卻無法發泄出自己心中的怨恨。

既然是強盜,就會來要贖金吧?可貴族們在行館里等了好幾天,卻一點音信都沒有。他們哪里會知道,就在這個時侯,以菲謝特。夏麥陛下的名義廣邀世家名媛做客黑暗行省的請柬已經發得滿世界都是,連家在聖都的那些貴族都無一例外的收到了……

現在,還不敢住進王宮的魯曼,他面前就放著這樣一張請柬。

是紅色的請柬,上有燙金的王室徽章,正文後有菲謝特。夏麥的親筆簽名,蠟封上還有夏麥家族的標記……不要說菲謝特現在舉行這樣的王室活動是對他的蔑視,僅是這些代表王權的標識,都深深的刺痛了魯曼的心!

前方戰事不明朗,未來命運久久未定,斯比亞國內謠言四起……這些事情一件接著一件,都讓魯曼原本就扭曲過度的心更加的亂:有孤家寡人的酸楚、有對死亡的恐懼、有對神殿的埋怨、有對凱達家的憤恨,還有那麼一點點難以面對世人的羞愧……他魯曼表面上風光,可暗地里呢?光明神保佑,這些日子都是靠著烈酒撐過來的……

造個反……他容易嗎?

“依你們的看法。”魯曼問身邊的走狗:“會有多少人去?”

“大人不要擔心,我看沒人會去。”

“不要掉以輕心!”聽到手下人的敷衍,雙眼全是血絲的魯曼拍了桌子:“都給我打起精神來,科恩。凱達是個什麼東西,難道你們到現在還不了解嗎?把辦不到的事辦到,就是這個流氓的本事!”

“大人息怒,他們意在拉攏貴族。”一個獐頭鼠目的家伙走上來:“唯今之計,我們還是要繼續拉攏其他貴族,在優厚的條件下,科恩等人是沒有機會的。”

“我也清楚這一點。”魯曼歎了口氣:“但現在科恩已經打到杜楓行省了,在局勢迷離之下,只怕有的貴族會對我陽奉陰違,兩邊討好!”

“這個簡單,我們在黑暗城也有眼線,探明誰有異心並不困難。至于下面怎麼做,大人可隨自己心意……”

“收了我的好處,就得一心一意的為我做事,這是連商人都明白的道理。”魯曼幾乎咬碎了自己的牙,眼光也變得撲朔迷離:“誰敢!要是誰敢背叛我,我就讓他知道我的厲害。”

說完,魯曼抓起酒杯一飲而盡,沒發現走狗們全都滿頭大汗……還一心一意?不能背叛?魯曼閣下,你以為你是什麼人吶?

上篇:黑暗傳說──波濤洶湧     下篇:黑暗傳說──黑色洪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