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人傲世錄 黑暗傳說──黑色洪流(下)  
   
黑暗傳說──黑色洪流(下)

里瓦帝國,首都,金沙薩。

清晨,十五歲的貝爾妮。艾賓浩斯公主走在皇家花園里,非常無聊的用腳踢著步道上的碎石子。

身為陛下六個女兒中最小的一位,貝爾妮公主有最出眾的容貌,最乖巧的性格,因此深得父母寵愛,但同時也遭到姐姐們無情的嫉妒。所以這位漂亮的公主沒有什麼朋友,日子過得一點也不開心。

幸好,一個很偶然的機會,她前些日子在伯父的府邸中遇到了一個年輕的侍衛,是一個守衛花園後門的侍衛。這個傻得可愛的家伙居然不知道她是公主,第一次見面硬說她是擅闖花園的侍女……

“熟悉”之後,這家伙就跟她大談自己的夢想、自己的戀人、外面的世界,還為她捉可愛的小動物。公主殿下有自己心目中的白馬王子,並不把這個傻小子看成是未來的對象,在雙方都沒有壓力的情況下,小侍衛成為了貝爾妮公主唯一一個熟識的朋友。

“嗯,就讓他把我當成是一個普通的侍女吧……這樣也有趣。”貝爾妮公主這樣想著,期待著太陽快點升高,因為老早就跟這個侍衛說好了,今天帶自己去逛花市的。

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貝爾妮公主先是一如往常的來到伯父家,再以玩累了要進客房休息為借口支開隨從,最後才換了衣服小心翼翼的從窗戶溜走……好一陣折騰後,才跟著這個小侍衛逛起了花市。

“上次!就在那邊。”傻呼呼的小侍衛嘴里塞滿了小吃,含糊不清的說:“我看到有人賣五色花……顏色好漂亮的!”

“好啊!去看看!”貝爾妮公主反倒走在了前面。

“老板!五色花在哪里?”貝爾妮公主看著眼前一排排的花,並沒有發現自己想要的東西:“怎麼沒有啊?”

“小姐,你要五色花啊!”面相憨厚的老板抬起頭來:“因為現在的陽光太烈了,要在後面的花圃里才有哦,想要的話我讓伙計帶你去看。”

“好啊!走吧!”

看到貝爾妮公主進了花圃,不遠處的兩個男子相互打個眼色,一前一後的跟了上去,一個直接進花圃,一個從旁邊繞——這是里瓦帝國皇帝指派給小女兒的兩位影子侍衛。

以貝爾妮公主的“身手”,偷溜出來玩瞞得過這兩位才是怪事,不過是看她難得開心一次,范圍又只在金沙薩城里,在暗中調查這個小侍衛數次之後,皇帝陛下才任她外出游玩。

正當可愛的貝爾妮公主對著一盆五色花發出贊歎時,她的兩名影子侍衛倒了大黴。

襲擊來得非常突然,繞道的那位被至少二十枝弩箭射個對穿,鮮血飛濺中,他哼都沒哼一聲就倒下;而另一個侍衛身中數刀,拼上最後一口氣沖到貝爾妮公主身邊想帶她走,卻被那個傻傻的侍衛一刀割掉了腦袋……在那一刻,這小侍衛再也不是傻呼呼的樣子,他眼神澄清,那一刀快得像道閃電!

雖然這短時間的打斗很劇烈,而且兩個影子侍衛也大聲示警,可是,他們的聲音是沖不出花圃里的魔法結界的。

“你們是誰!為什麼這樣做?”

貝爾妮公主趕緊後退幾步,掏出隨身的小匕首就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每一位王室女子從小就接受這樣的教育。

“貝爾妮。艾賓浩斯公主殿下是嗎?”那個一臉憨厚的花店老板走了過來,向她行了一個簡潔的軍禮:“非常抱歉,讓您受到了驚嚇,下官是斯比亞帝國黑暗行省聯絡處少校軍官。”

“斯比亞帝國的軍官?”貝爾妮公主疑惑的問:“這跟我有什麼關系?”

“科恩。凱達總督命令我,必須把這份請柬送到您手上。”少校拿出一張請柬:“其他的事,下官一概不知。”

“不管是什麼,我絕對不會看的!”貝爾妮公主堅決的說:“讓我回宮,我放過你們。”

“公主殿下,您沒有理解我的話,我只是送請柬來而已,看與不看,完全是您自己的決定。”

“什麼?”

“很高興認識你,公主殿下。”少校向站在周圍的人做個離開的手勢:“我們的事已經做完,得告辭了。”

刹那間,連那個“傻傻”的小侍衛在內所有人都走光光,就剩貝爾妮公主還站在那發呆。

“這是怎麼回事?”公主殿下看著被少校軍官放在地上的請柬,算是第一次領教了什麼是真正的“哭笑不得”。

但公主是個很聰明的女孩子,她才不准備去看那張請柬呢!在確定所有人都離開之後,她才謹慎的向外邁步,走了幾步之後,公主殿下猛的向外面沖去——沖到街上就安全了!

但很遺憾,她沒能沖到街上。

沖刺的時候,匕首當然不會再架在脖子上,就在匕首移開脖子的那一瞬間,美麗、聰明、驕傲的貝爾妮。艾賓浩斯公主中了麻痹魔法,嬌嫩的身體就摔在離花圃大門僅五步的地方……

一個鍾之後,里瓦首都金沙薩城四門緊閉,上萬近衛軍如臨大敵,神情凶惡的把全城翻了個底朝天。稍後,近衛軍分兵出城,順著幾條道路狂奔而去。有人看到,素有“軍中玫瑰”之稱的女將軍——溫特哈爾。雷尼,她也帶著一路人馬出了城。

當貝爾妮公主醒來時,發現四周是一片黑暗,身體下面應該是墊著碎羽軟墊,整個身體被一種古怪的魔法禁制著而無法移動,也無法呼喊說話。陣陣搖晃與前方的馬嘶告訴她,這好像是一輛疾駛中的馬車。

經過一個關卡時,貝爾妮公主甚至聽到前方有士兵和趕車的說笑聲傳來,不禁又氣又急的暈了過去。

再次醒來,四周已經不再是黑暗的。貝爾妮公主定睛一看,發現自己已經被移到一間船艙之中,耳邊聽到的全是“嘩嘩”的浪滔聲,竟然是在大海上了!想著自己離家越來越遠,十五歲的俏麗公主就再也忍不住悲傷,淚水開始順著臉頰流下。

艙門打開,走進來一個全身藍袍的人,是男是女不知道,手里托著個銀盤,上面放些什麼也不知道。

貝爾妮公主心中一陣恐懼,急忙閉上眼簾。

“公主殿下,吃東西。”一個女性的嗓聲響起來,好像還不是很凶惡:“我給殿下解除魔法,如果殿下反抗,您一定後悔。”

聽到是女性的聲音,貝爾妮公主的眼簾才微微睜開。

這個藍袍人解除了她的魔法,再把銀盤里的食物每樣吃上一點,然後向公主做個進食的手勢。

貝爾妮公主做出堅定不移的表情。

“如果殿下不吃,我就灌。”藍袍人的眼神里流露出冷酷。

事到如今,貝爾妮公主只得活動一下手腳,委委屈屈的吃起來,至于是什麼味道……一點都沒能品味出來。

三天之後,大船才緩緩的靠上碼頭。

貝爾妮公主這次是走下船的,不過之前被藍袍人逼著吃了早飯,還梳洗打扮了一番。

碼頭邊已經有一輛漂亮的馬車等候著她,馬車邊的十來個護衛相當精神,警惕的眼神四下巡視。貝爾妮公主一看就知,這些人比自己的影子護衛還要厲害。

可是,這些人真的是斯比亞帝國那位流氓總督的手下嗎?大流氓手下的人,應該都是小流氓吧……不管了,反正都是壞人!

貝爾妮公主拿定主意,就算是死,也不會給對方好臉色看!

馬車停在一處莊園中,公主殿下看了幾眼周圍的環境,肯定此處就是對方的巢穴所在,于是勇敢的挺起胸膛,義無返顧的走進大廳。

可一進大廳,她並沒看到了凶神惡煞的男子或女子,也沒有大流氓小流氓之類……有的,只是和自己一樣年紀的十來位小姐。

是貴族小姐,這看得出來。

“咦,又有一位姐姐來了。”一位貴族小姐走過來:“姐姐你叫什麼名字?”

貝爾妮公主警惕的後退一步,反問著:“你是誰呢?”

“我……我是白沙行省總督杜朗。西索伯爵的女兒。”這位小姐楚楚可憐的回答:“我叫拂蘭。西索,來到這里已經四天了。”

“白沙行省?”貝爾妮公主想了想:“斯比亞帝國第四大行省的白沙行省?你是總督的女兒?”

“是的。”拂蘭。西索點點頭:“還有我姐姐。”

“你們,也是被抓來的嗎?”貝爾妮公主這才知道被抓的不止是自己:“這四天里,那些壞人對你做了什麼?”

一位樣貌跟拂蘭。西索差不多的小姐走了過來,向貝爾妮公主點頭致意,這應該就是拂蘭。西索的姐姐。

“真不知道是為什麼,我們是在夜里被抓來的,醒來就在這里了。”她扶著妹妹的肩說:“這位小姐,待會有位夫人會問你一個問題,如果你不回答‘是’的話,你就會多留一天。”

“哼,管他什麼夫人。”貝爾妮公主輕蔑的說:“不就多留一天嗎?”

“不是這樣的。”拂蘭。西索急切的說:“第一天他們不會給你東西吃;第二天不給你水喝;第三天、第三天……”

“第三天怎麼樣啊?”饑餓的滋味貝爾妮公主可是嘗試過的。

“第三天,他們給你去看世上最殘酷的景象。”姐姐代替妹妹回答:“對女子來說,那是最恐怖之地。”

“最恐怖之地……那是什麼地方?”貝爾妮公主心里毛毛的,畢竟這些壞人敢殺人,敢搶公主,還有什麼事做不出來的?

“就是妓寨。”姐姐低下頭,愛憐的整理著妹妹的衣服:“我和妹妹已經決定了,我們會在今天答應那位夫人的。”

貝爾妮公主徹底的傻了……果然,流氓就是流氓,如果自己被送去那種地方,還不如死了干脆。

女孩子們被一個個的叫上樓去,再被一個個的送上馬車,貝爾妮公主感覺自己的心揪成了一團。

終于,大廳里只剩下自己一人了,公主殿下已經聽到樓上傳來的腳步聲。

下來的會是個什麼樣的人呢?是身穿露骨服裝,手持皮鞭的惡毒女人嗎?還是流著口水,專吃人肉的老巫婆?啊,該不會是一看見漂亮女子就會撲過來的三頭怪物……

腳步聲越來越清晰,貝爾妮公主的肩膀不由自主的縮了起來……如果不是王室尊嚴還在支援著她,可能公主殿下已經再次暈過去了。

腳步聲在她身後停下。

“早上好,貝爾妮。艾賓浩斯公主殿下。”一個溫柔清脆的女聲說:“能認識殿下,是我的榮幸。”

聽到這標准的宮廷式的問候語,貝爾妮公主才慢慢的轉過身。

說話的是一位二十出頭的女士……不,應該說是小姐,因為從她的裝束上看,她還沒有出嫁。

一襲淡紫的便裝長裙,幾樣銀制的雅致首飾,這位小姐正面帶微笑的看著她。

貝爾妮公主覺得這位小姐很親切,心里的恨意已經淡了些。

“第一次見面。”這位小姐行完一個正式的淑女禮:“殿下可以叫我露西。”

“露西?”貝爾妮公主遲疑了一下,早已准備好的嚴厲訓斥竟然沒說出來:“早上好。”

“殿下一定有很多問題要問吧?”露西說:“我們可以上馬車再談嗎?時間已經來不及了。”

貝爾妮公主殿下是有很多問題要尋求答案,正要點頭時,她又覺得自己應該說點什麼以維持自己的王室尊嚴。

“鑒于科恩。凱達的名聲。”公主已經肯定了,這是露西一定是科恩。凱達有什麼關系:“我不會坐他的馬車。”

在普通貴族來說,這是相當嚴重的侮辱,所以公主才小心的把攻擊范圍控制在科恩。凱達本人身上,而不波及整個凱達家族。事實上,凱達家族里其他成員的名聲相當不錯。

只要這個露西一反擊,公主殿下就能推敲出她跟科恩。凱達的關系,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以及自己在這件事中的立場。

面對這其他人難以接受的攻擊,露西卻只淡淡一笑:“殿下不用擔心,為您准備的馬車是我國王室,夏麥家族的馬車。”

萬沒想到自己的攻擊就這樣不了了之,公主正在考慮要不要追加刁難的時候,露西已經走近:“大家在等,殿下請。”

無奈,貝爾妮公主只得上了馬車。

“公主看過請柬了嗎?”在馬車開始駛出莊園時,露西遞給一張請柬:“這是我為殿下預備的。”

貝爾妮公主接過請柬,拆開蠟封看了一遍,皺著眉頭問:“你們這樣無禮的舉動,也能稱之為請嗎?”

“這一定是某個環節出了問題。”露西說:“事實上,我才是代表科恩。凱達總督的,至于先前發生的事,我接到的報告是您被劫持,我是以五萬金幣的代價把您從劫匪那兒贖回的。”

“贖回?”貝爾妮公主又好氣又好笑。

“公主殿下,不然怎麼辦呢?”露西臉上流露出擔憂的神情:“如果誰要是堅持其他的說法,對公主您的聲譽可是極大的汙蔑。”

“你要帶我去哪里?”貝爾妮公主沒好氣的問:“是去參觀妓寨,還是去科恩。凱達那里?”

“科恩。凱達長官在前線指揮戰爭,而殿下是去黑暗城。”露西微微一笑:“殿下和其他的女子可不一樣,她們的家族多少跟叛亂有點牽連,餓一餓、嚇一嚇,只是讓她們老實點而已。而殿下是斯比亞鄰國的公主,怎麼會不受尊重呢?相信我,公主殿下,您來到這里,完全是個偶然。也請放心,我們會以最快的速度知會您的父親。”

當然是偶然了……不然還能怎麼說?貝爾妮公主只有接受這樣的說法。

馬車外響起陣陣馬蹄聲,越來越近,最後靠到馬車兩側。

“殿下要看看嗎?這就是科恩大人的近衛軍團,也是陛下的近衛軍團,這次神魔大戰中唯一一支打敗魔屬聯軍的軍隊。”露西撩起一點窗簾,表情無比的自豪:“是剛剛從前線調回來保護殿下您的。”

貝爾妮公主有什麼樣軍隊沒見過?就在去年的皇家閱兵排演上,當美麗的公主殿下出現在觀禮台上時,正經過台下、有著“精英中的精英”之稱的皇家第一騎兵團隊列里一陣大亂,因為驚豔而倒地的騎士、四下亂奔的馬匹……曾讓場面一度無法收拾。

一定要讓這些所謂的“近衛軍”像去年的騎兵團一樣人仰馬翻!貝爾妮公主打定主意,伸出纖纖玉手,把窗簾整個翻起。然後微笑,足以讓人忘記一切的迷人微笑出現在她那如花般嬌豔的臉上……

罩衣“呼呼”作響,黑色的盔甲依然有節奏的抖動著,馬上的軍人雙眼依然注視著前方。他們駕禦著矯健的駿馬,在道路兩側崎嶇的地形上奔馳,越溝過壑,手里直指天空的長槍連晃都不晃一下……

貝爾妮公主的目光久久不能收回,皇室女性經常出使其他國家,其中一項重要的使命就是觀察所經國家的軍隊——一支軍隊,就是所在國家整體力量的縮影。可這是一支怎樣的軍隊啊?專注的眼神,精湛的騎術,神俊的坐騎,還有首屈一指的武器裝備……

這些人就算不敢注視自己,不經意的挺胸昂頭這類小動作應該有吧?可是,沒有,他們什麼動作都沒有……

“黑色洪流,這是黑色的洪流。”貝爾妮公主在心里對自己說:“能沖垮一切阻擋的黑色洪流。”

“我,”放下窗簾時,貝爾妮公主已經換了心態,她對露西這樣說:“我很榮幸接受此次邀請。”

“很高興殿下這樣講。”露西托起一個銀盤:“來塊點心吧!”

一路上的招待非常周到,馬車于數日後到達黑暗城。

也就在這天,女將軍溫特哈爾。雷尼帶領的三千里瓦帝國近衛軍逼近了暗月行省,與負責防守的暗月行省軍隊展開一次小小的對峙。

斯比亞帝國一團亂,還沒有明確跟從叛亂的行省總督們都在收縮兵力,坐看菲謝特。夏麥與魯曼的這場爭奪,邊境防守已經是名存實亡。

鄰近的幾個帝國對這塊富饒的土地一直都是垂涎不己,要不是有神殿的壓力,早就跑來奪占瓜分了。在這樣的情況下,溫特哈爾。雷尼的這支小部隊才得以順利進入。

為什麼溫特哈爾。雷尼會知道公主的去向呢?因為她收到了一位“無賴”的便條。

跟她對峙的是科恩。凱達麾下的一位軍團長——莫亞准將。

本來是沒問題的,但溫特哈爾。雷尼堅持要帶三千人的軍隊進入,可莫亞軍團長接到的命令是只放一千人,于是大家就對上了。那邊三千里瓦帝國近衛軍,這邊兩千黑暗行省野戰步兵,就在野外站了一個上午。

雙方軍隊相距五百臂,雙方指揮官相距五臂。

試問,溫特哈爾。雷尼將軍是什麼人物?要說膽子,早在“神殿保衛戰”時她就敢和科恩一起上祭壇搶人開溜;要說面子,她又在關鍵時刻識破魯曼叛亂救菲謝特。夏麥一命;要說性子,連不可一世的科恩。凱達都挨過她的打……實在不應該在這里耽誤這麼久。

可她的對手是莫亞——這位軍團長別的優點不突出,但要比韌勁,任誰都得低頭認輸。

為了早日找到公主,溫特哈爾已經施展了渾身解數,她的眼睛一會在噴火,一會在放電,剛剛來硬的,馬上又換軟的……

“一千。”無論她出什麼招,莫亞始終一臉平和的回答:“多一個都不成。”

“三千!”溫特哈爾怒火中燒,揮舞著拳頭:“這是最後一次,不然就打!”

“隨你。”還是一臉的平和,莫亞軍團長將左臂平伸。

就像一塊展開的巨大黑布,本來隊型緊密的兩千野戰步兵立即就以防禦隊型散開,翼人升上了半空,魔法師給士兵加持各種魔法。

“我開玩笑的。”溫特哈爾泄了氣:“就一千吧!”

“好。”莫亞准將還是一臉平和。

溫特哈爾當時就有一種撕爛這人的臉的沖動……

黑暗城總督府,後議事樓頂層。

一身白色衣袍的菲謝特。夏麥陛下早已經批閱完了當天的文件,正負手站在窗邊,眼看著外面的天空。

“陛下。”維素。凱達上了樓來:“貴族名媛到了。”

“科恩的動作很快。”菲謝特的聲音有些索然:“都有些什麼人呢?”

“基本上,附近幾個行省的名媛都到了,有名望的也沒拉下。”維素。凱達回答:“還有,科恩請到了里瓦帝國的小公主,貝爾妮。艾賓浩斯。”

“知道了。”菲謝特轉過身:“她們……都樂意來?”

維素。凱達微微一笑:“當然了,要多樂意有多樂意。”

“維素大叔。”菲謝特走到了桌邊,隨手拿起一份文件:“您幫我去接待一下好嗎?我想在這待會,科恩今天肯定會有軍情傳回的。”

“陛下,您聽我說。”維素。凱達歎了口氣:“您不願意把自己的婚姻這樣倉促的決定,我很明白陛下現在的心情。但是,這是我們的戰略。”

“我明白。”菲謝特緩緩的點頭:“維素大叔,我真的明白。”

“其實,陛下也不需擔心。”維素。凱達靠近:“選妃而已,您選就好了。”

菲謝特看著維素,突然笑了。

“那就去吧!陛下。”維素。凱達把菲謝特前後打量了一下:“身為我斯比亞帝國里最傑出俊雅的青年,陛下您一定會應付得來。”

“好!”菲謝特點了下頭:“先接見里瓦帝國的小公主。”

總督府後大廳。

因為身份不一樣,貝爾妮。艾賓浩斯公主的馬車直接駛進了後院,其他女孩子現在還住城外的一處莊園里。經過幾天的接觸,到步下馬車的那一刻,有意無意的,貝爾妮公主跟露西已經是手挽手了。

一下馬車,貝爾妮公主就覺得自己遇上了強大的對手,因為她面前站著三位總督夫人。

先前也聽說過這位“流氓”總督有三位漂亮的夫人,但貝爾妮公主沒往心里去,想想也知道,被流氓看上而且娶到的夫人能好到哪里去?就算漂亮好了,那也不過是花瓶玩物而已,或許,她們還沒有身邊這位露西小姐來得有風度。

可是,事實又一次的打擊了她。

論容貌,三位夫人足以壓倒自己,特別是那位精靈夫人;說氣質,三位夫人更是高出自己幾分;講處事手腕,菲琳夫人一出口,貝爾妮公主就開始自卑了。

好在三位總督夫人神態親切,話語里也沒帶刺,這讓貝爾妮公主很欣慰。

正在閑談的時候,門邊的內侍長高呼一聲:“陛下……到!”

貝爾妮公主站起身來,注視著廳門……她對菲謝特。夏麥其人早有耳聞。流言中,這位年輕的皇帝似乎非常俊雅的樣子,但願他不是自己大哥那般的“俊雅”。

一身線條流暢的白色便裝,搭配只以銀線刺繡的腰帶,金黃色的頭發用發帶紮在腦後,渾身上下再沒有其他飾物,清清爽爽的菲謝特就這樣走進了廳門。

這樣的裝扮,與其說是簡單,還不如說是有點隨意了,自己怎麼說都是一位公主,貝爾妮公主在想。按理說,她應該在心里生這位皇帝的氣才對,可是,貝爾妮公主卻無法討厭眼前這人,甚至期盼他快些走近。

但當菲謝特陛下真正走近的時候,貝爾妮公主卻發現心跳加快了。

“陛下日安。”

“各位不用行禮了。”菲謝特微笑著說:“請坐。”

大家坐下,雖然貝爾妮公主一直在命令自己抬頭,要直視眾人,可自己的目光卻固執的看著地板。

“陛下。”菲琳夫人在介紹:“這位就是貝爾妮。艾賓浩斯公主。”

“菲琳夫人這是怎麼了?這可算不上正式的介紹。”貝爾妮公主在心里埋怨著,下垂的視野里出現了一抹白色。

“貝爾妮。艾賓浩斯公主嗎?”有個溫柔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我是菲謝特,菲謝特。夏麥,很高興公主能來黑暗城做客。”

“是被你們抓來的,順便刺探情報……”貝爾妮公主在心里不斷的努力,想劃清和眼前這人的界限。

但她勇敢的抬起微紅的面龐,與菲謝特四目相對的時候……

美麗、聰明、驕傲的貝爾妮。艾賓浩斯公主,她覺得自己在這一瞬間,又被麻痹魔法擊中了。

數日之後,風塵仆仆的溫特哈爾。雷尼帶著一千人的近衛軍趕到了黑暗城,當見自己的小公主時,女將軍一點都沒有遲疑,立即上前參見。

“公主殿下。”溫特哈爾單膝跪下:“陛下要我確定您的安全。”

“我現在很安全。”公主扶起她說:“溫特哈爾,我們多留幾天。”

“多……多留幾天?”溫特哈爾呆住了,沒見過這樣的,被人劫持之後還不想回家。

“溫特哈爾將軍。”菲謝特陛下遠遠的走了過來:“好久不見。”

聽到這個聲音,貝爾妮公主笑了,是那種幸福的微笑……

上篇:黑暗傳說──黑色洪流     下篇:黑暗傳說──菲謝特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