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人傲世錄 黑暗傳說──沒有硝煙的戰爭  
   
黑暗傳說──沒有硝煙的戰爭

卡羅斯在前面帶路,幾個人沿著一條溪流邊的小徑,來到另一座木屋前。
“我們到了,長官,這還不錯吧?”卡羅斯回過身來說:“這里以前是一個貴族的避暑莊園,雖然不是很豪華,但我琢磨著你會喜歡這的環境。”

潺潺的溪流注入木屋前的小湖泊,水波粼粼的小湖被周圍的綠蔭所環抱,環境異常的清幽。但最讓人高興的,還是那從木屋一側延伸出的一個直達湖中的平台,綠樹碧水圍繞著平台四周,水中還有一群色彩斑斕的觀賞魚類在平台左右緩緩游弋。

“是不錯。”科恩舉步走到平台上,嘴里發出讚歎:“這環境倒能讓人感覺輕松,反正還要在這個訓練場待些日子,我就住這里好了。”

“能讓你放松就可以。”科恩身邊的馬丁淡淡的笑著:“在前段時間,陛下的日子實在過得太緊張了。大戰之前,就在這里蓄養體力吧!”

“那些事您也知道了呢!讓您擔心真是過意不去。”科恩不好意思的笑笑:“兩位,快請坐吧!”

三個人在平台中的桌子邊坐下,兩個貼身近衛過來擺放好水酒,白影嫻靜的站在一旁。木屋前,大嗓門的岩石正在安排各個近衛隊的警戒地段。

“我不在的時候,兩位真是辛苦了。”科恩接過酒壺,為兩位嚴格意義上講應該是手下的人倒上紅酒:“別的不說,就管束那幾位搗蛋的傢伙都讓你們傷腦筋吧?”

“那倒沒什麼,分內的事。”馬丁雙手接著酒杯:“陛下,你要讓我見個什麼人?”

“是這樣的。”科恩隨手拿起酒杯:“馬丁爺爺,您覺得我們現在的官員中,是不是缺少某一類人。”

“缺少一類人?”馬丁一時還想不到缺少哪一類人:“這個我倒是一時說不出來。”

“你呢?”科恩輕聲笑著,問卡羅斯:“我的參謀官,你知道嗎?”

卡羅斯喝了口紅酒,再搖了搖頭:“我是參謀官,現階段我那點可憐的智慧只能用來關注戰爭。”

“呵呵,這也算跟戰爭有關吧!”科恩點點頭,慢慢為兩人解釋:“是這樣,我覺得現在叛軍里大多數部隊軍心混亂,特別是外層防禦圈的,他們得不到叛軍後勤有力的支援,在開戰之後,他們除了死之外好像沒有其他結果。這時候要是有適當的人選去溝通,如果可以讓他們投降,我們本方也會減少傷亡。”

“讓他們投降,你的意思就是缺少勸降的人吧!”馬丁想了想: “派幾個口齒伶俐的去就好了,軍隊中這樣的人不少。”

“這樣當然也可以,但我們還要注意一點。”科恩輕聲說:“在以後的日子里,我們要管理一個帝國,不再是一兩個行省那麼大點地方。我們需要處理很多跟其他帝國打交道的事,最好是有專門的人來完成這件事。這次的戰爭,敵軍的部隊分散在各個城市,而叛軍將領心中又各有打算,就猶如是割據地方的獨立勢力一樣,這可以成為他們一個鍛煉的機會。”

“陛下的意思是,你要成立一個專門的機構來完成這項任務?”

馬丁考慮了好半天,才小聲的問:“你這樣的安排,難道在收複帝國之後……陛下你是否有其他的打算?”

“我的最後目標……”科恩含笑回望,微微點頭說:“其實並不止魔屬或神屬帝國呢!”

馬丁立即倒吸了一口涼氣,而另一邊的卡羅斯,他手上的酒杯直接掉下了地。

“菲琳聽說的時候,也就是小小的吃驚而已,你們不會輸給她吧?”

科恩笑著給卡羅斯續上酒:“我之所以出來干這個皇帝,就是因為有後面的事情吸引我,這皇帝本身我並沒有興趣,可以說我是很討厭自己處在這個位置上。”

“陛下這樣說,我們會心涼的,皇帝的位置可是無數人的鮮血鋪就的……”馬丁看著科恩長大,可以用長輩的語氣規勸,如果是換了卡羅斯,打死他不敢這樣說。

“正因為是無數人的鮮血鋪就,我心里才會有抵觸情緒。我前些日子想了很多,當皇帝吧!我就要繼續踩著無數人的屍骨走上王座;不當皇帝吧!那以前犧牲的人就顯得一點意義都沒有……”科恩站起來,轉過身去看著湖邊樹林:“這是一個兩難的選擇,無論我選哪一個,都是那麼的無奈與遺憾。”

“但陛下還是選擇了前者,這對我們來說是一件好事。”馬丁鼓勵著科恩:“陛下,士兵和人民都擁戴你,在你的帶領之下,為你而犧牲,他們會感到幸福和滿足……”

“可我不滿足!”科恩轉過身來,情緒有些激動:“馬丁爺爺,我不想這樣選擇,我不願意斯比亞帝國的國民這樣去死……當然我知道,平息叛亂的戰爭肯定會死人,我也知道,當我光複帝國之後,只要我科恩。凱達安分守己,斯比亞幾十年的安定應該沒有問題。 但是幾十年以後呢?只要神殿之中的某人遞出一個眼神,這種叛亂還可以隨時上演!到那時候,即便是有第二個科恩出來收拾亂局,可還得死無數的人,難道說,斯比亞帝國永遠都只能是這個命運嗎?”

“何止是斯比亞,大陸上哪一個帝國能夠維持上五百年?”馬丁歎了口氣:“其實夏麥王朝的統治,已經算是很長久了。”

“所以我不願意只在原地踏步,既然某些人把我逼到了這個位置上,他們就要付出代價。 ”科恩淡淡的回答:“他給我一,我就還他十。”

坐著的兩人似乎明白了點,馬丁輕聲詢問:“陛下的意思是?”

“既然已經犧牲了這麼多人,而且還要繼續犧牲下去,那麼作為一個皇帝,我就有義務讓他們的犧牲更有意義……”以前從未在科恩身上出現的表情此刻正在他的臉上蔓延著:“我是一個皇帝,我的眼光就要比其他人看得更遠,我就要避免再次出現這樣的悲劇……神魔大戰,操,我倒要看看他們還要用什麼去打!”

“長官。”一直沉默的卡羅斯鄭重的的插了一句:“其實你不用顧及我的感受,我在土城之戰時就當自己死了。”

“卡羅斯說得對,我們只是軍人,我也不能跟皇帝一樣看得那麼遠。 ”馬丁苦笑一下,搖了搖頭:“反正就剩這殘軀一副,為兒孫們打拼也是本分。但你的軍隊呢?你的領民呢?他們能理解你的想法嗎?”

科恩談談一笑,在馬丁身邊坐下來。

“人民的負擔已經很重了,我們不必再給他們加碼,這些事,兩位心中有數就好。我也會仔細的考慮,一步一步來做。”科恩舉起手里的酒杯:“你們兩位,一位是軍中的元老派領袖,一位是軍中的少壯派領袖,明白了我的意圖之後,在處理事情的時候自然也會多些考慮。 ”

馬丁喝了一口酒,問了個最重要的問題:“陛下的意圖,還有什麼人知道?”

“父親、菲琳、還有你們兩位。”科恩再轉眼看了看白影:“還有我的這個影子。”

迎著馬丁和卡羅斯的不解目光,白影向兩人微微點頭,兩人的腦海中立即出現一只白龍的幻影,兩人心里恍然大悟,再略一思索,更為己方得到這一強大助力而欣慰。

“那麼,這件事就說到這里。”科恩坐直了身體,臉上出現點笑容:“關于今天這個人,他的性格比較另類,但的確是當外交官的好人選,還請兩位以後多給他批評和鼓勵,你們的態度直接關系到他以後的發展。”

“好的。”兩人點頭答應。

“岩石。”科恩轉過頭,吩咐在平台外站著的岩石:“把利普帶過來。”

“是的長官!”岩石走到一旁,吩咐手下帶人去。

不一會,打扮得體的利普就小跑著上了平台,向科恩行禮之後垂手站在一旁,乖巧得很。

“見過這兩位大人。”科恩給利普介紹:“一位是帝國第一將軍馬丁中將,一位是帝國總參謀官卡羅斯准將。”

“是的少爺。”利普立即轉過身體向兩人行禮:“利普見過兩位大人,兩位大人日安。”

科恩臉上的表情沒什麼變化,不動聲色的說:“馬丁中將是我兩位夫人的爺爺,我平常也這樣叫他。”

“請馬丁將軍原諒利普的失禮。”利普雙膝一彎就對馬丁跪下,鄭重的再次行禮說:“利普冒失了。”

“戰爭期間,不用多禮。”馬丁抬手讓利普站起來,再轉頭看著科恩:“反應來看還可以,裝扮也還得體,口才方面呢?”

“輕狂浮躁的那部分我已經給他掐了,父親也見了他一次,這兩天在補習各種禮儀跟習俗。”科恩看了看利普:“至于剩下的,兩位多指點。 ”

“國相大人指點過的人,我們還有什麼好教?”馬丁淡淡一笑: “利普,國相大人教了你些什麼東西?”

“是,回馬丁將軍話,國相大人教導說,即便是利普心里想著最齷齪的事情,臉上的表情也得聖潔無比才行。國相大人還教導說,如果要威脅別人,就得用委婉溫柔的語言去暗示。國相大人還說,別人的指責完全不用理會,就算證據擺在面前,也要為自己辯解到底……”

“國相大人都教了你這麼多了,那我也沒有更多東西教你。”聽了利普的話,馬丁爽朗的笑笑:“不過既然是陛下的要求,我就提醒你一點。 ”

“是的,請將軍指點。”利普恭順的回答。

“我是軍人,只會打仗,但我同樣也知道官場就是戰場。所以無論你擔當什麼職務,你其實都是在打仗,就算是日常生活也不得有一絲一毫的松懈。”馬丁語重心長的說:“陛下提攜你,我們當然會給你幫助,你的以前種種我們不會在意,但你要記住你是在為誰效忠。”

“是的,利普緊記在心,謝謝將軍的教導。”

科恩看著卡羅斯,抬了抬眼,卡羅斯也只好說上兩句:“利普,你的特長決定你的職務,你以後可能是珠光寶氣,錦衣玉食,但這些是手段,不是你的目的,如果迷失在這上面,你的路就到頭了。”

“是的,參謀官大人,利普絕不忘記自己的身份和主人。”

科恩向兩人笑笑:“怎麼樣?對答如流吧?”

“還好,這個樣子還不算油滑。”馬丁點點頭:“第一次見面的話,樣貌也不會讓人討厭。”

科恩轉頭看著利普:“知道眼下的局勢嗎?”

“知道的,少爺。”利普立即回答:“少爺的大軍枕戈待旦,要一舉平息叛亂。 ”

“是否明白我一路帶著你的原因?”

“明白,少爺讓我看軍隊的勢力,利普對即將擔負的使命充滿了信心。”

“幾天不見,聰明了不少。”科恩站起來,上前了兩步,利普急忙跪下。

“現在,我給你候補男爵的身份,你對外可以自稱一等男爵。”

科恩正色說:“叛軍在主要防線上有二十來個城市,他們的部隊現在人心惶惶,你替我去勸降他們。”

雖然知道自己的使命比較艱難,但利普還是想不到竟然是這樣重要的事,臉上表情不由得楞了一下。但在反應過來之後,沒有一點猶豫,點頭答應著。

“勸降手段方面,盡量展現你的天分好了,能勸就勸,不能勸就騙,我要的只是一個結果,不在意你的手段。”科恩指點利普:“只要是人就沒有不怕死的,就算他真的不怕死,你也要讓他明白他死得沒價值。如果遇到很堅強的傢伙,你就要讓他記起生活中值得留戀的;如果是軟弱的人,你就要拍胸口保證他以後的生活……你的行程有人安排,也給你排了副手和護衛。 ”

“多謝少爺關心……”利普回答著,半是感激、半是恐懼,淚水在眼眶里打轉。

“不用擔心,你背後有千萬軍人為你撐腰,那些將領不敢拿你怎麼樣。”科恩繼續說,“但在細節上就要你自己去想辦法,多觀察、多揣摩,從根本上避免危險。 ”

利普知道,自己再怎麼樣都要拚搏,于是收拾起心情,以堅定的語氣回答少爺:“明白了!”

科恩滿意的點點頭,走回了座位。

“你是我帶回來的,一路上受了不少苦。就算你是罪不容恕,我也不會讓你死在這些人手里。 ”科恩拿過一支酒杯斟滿了酒,舉在空中:“你記好了,每說下一個城鎮,你就讓我軍少死很多人,就挽救了很多注定要妻離子散的家庭。我手上這杯酒不是給一個家奴的,而是給我未來的外交大臣的,你敢喝嗎?”

“我喝!”利普跪行過來,雙手從少爺手里接過這杯意義重大的紅酒。

緩緩的站起來,以感激的眼神看著少爺,利普喝下了這杯酒,這就意味著他從此告別家奴的身份,向自己的人生目標前進。 利普在心中暗暗告訴自己,一定得完成少爺交給的任務,向各位證明自己的價值所在。

“喝下這杯酒,你就是一個官員和貴族,你就要抬起頭來做人。”

科恩突然瞪了他一眼,提高了些聲音:“我教給你的第一件事是什麼?”

“少爺第一教我,不得隨意向人下跪!”

“做為我的家奴,你不能隨便向人下跪,做為我的大臣,你就得維護更多東西。”科恩看著利普,聲音變得很溫和:“我賜予你的不單是官職和頭銜,還有給你個人的榮譽和尊嚴。能不能守護住,應該怎麼守護,這就得看你自己。如果你不能達到我的要求,你跟在馬車後面跑一輩子步也沒用。”

“是的少爺,利普明白了。”利普回答了科恩,漸漸挺起了胸膛:“我是少爺的手下,就算走到天涯海角,也不會丟了少爺的臉!”

“行,看來你也學會了不少,下去之後總參謀官會為你安排一切,你不用緊張。”科恩哈哈一笑,接著吩咐:“對外的話,你就是副外交大臣,但是在我們這,你暫時還沒有職務。打到聖都之後,就得看你的成績而定官職,其他的不多說,下去准備。”

“是的,利普告退。”利普分前後向三人行禮:“兩位大人再見。”

當利普的身影消失,科恩才收回目光。

馬丁不由好奇的問科恩:“陛下,你很看重這個利普?”

“很看重也說不上,只是他出現的時機比較好。”科恩又打了個哈哈:“這些事就得用合適的人去辦,這也算是我的一個嘗試。”

“陛下這樣說,那我也不好問了。”馬丁點點頭:“不過陛下的性格轉得很快,強行壓制自己的性格,還能適應嗎?”

“反正很不輕松。”面對馬丁,科恩說了實話:“但我認為值得,為了一個目標,我再怎麼辛苦都願意。”

“剛才和長官開個會,可真是嚇我一跳。”卡羅斯長歎一聲: “這真是長官嗎?這簡直是大變活人吶。”

輕笑幾聲,科恩跟卡羅斯說起了正事,詢問起三十六部族的事情。

“說到這個,真是不得了,我以前就佩服羅倫佐院長,可沒想他真能把那些族豪們磨得沒了脾氣。”卡羅斯呵呵笑著:“現在啊!再沒有族豪跑去內政監督那里告狀訴苦了,幾個出色的傢伙還當官了呢!”

“這就好,我們在神魔分界線上發現的那條通道還在嗎?”

“還在,我有派點部隊留守和管理,聯系沒有中斷。”卡羅斯想了想:“他們的報告里說,通道兩端大概有十幾里的地段又被植物所遮蓋,也一直沒有被人發現。 ”

“還有一件事你要早點安排,精選一些三十六部族的人,讓他們回神魔分界線去。”科恩在手指輕輕點在桌面上:“我要知道現在的神魔分界線上還有多少三十六部族的人和村落,如果可以的話,跟他們取得聯系。 ”

“這有什麼用啊?”卡羅斯好奇的問。

“有什麼用你先不要管,聯系上再說。”

“好的。”

“眼下就是這些事情了,你們兩位公務繁忙,我就不占用你們的時間了。”科恩站了起來:“馬丁爺爺,我送您出去。”

利普安靜的站在木屋旁,等著總參謀官閣下的到來。岩石站在他對面,用不怎麼友善的眼神在利普身上掃來掃去。他們的第一次見面就不怎麼友好,雖然兩個人都死心塌地的效忠科恩,但彼此指間的矛盾卻是公開而激烈的。

在最初的慌亂過去之後,利普在臉上掛起和煦的笑容,嘗試著用平和的眼神回望岩石。可岩石沒有反應,後來乾脆別過頭去,懶得再看他。

總參謀官邁著穩健的步伐走了過來,利普幾步迎上去見禮。

“不用了。”卡羅斯擺擺手:“時間太緊,你跟我來。”

兩人進了卡羅斯辦公的大房間,已經有幾個人等在門邊。

“介紹一下,這是你的護衛隊長,這一位是你的副手,你還有一名專屬的情報系統聯絡官。”卡羅斯一邊指著這幾個人,一邊叫自己的副官鋪好地圖:“我們來看地圖。 ”

“皇帝陛下跟我談了,你們的任務區域是在這一片,全部是城市。”

幾個人圍在桌邊,卡羅斯大手一揮:“叛軍的外圍,大概就是這二十多個大小城市,這些守軍部隊在叛軍里毫無地位可言,都可以說是爹媽不要的棄兒,聯絡官手上有他們的詳細情報,你們可以在路上詳談。

至于怎麼干,你自己做主。”

“對不起,卡羅斯將軍,我看不懂地圖。”利普抱歉的笑笑: “你能不能告訴我,這二十來個城市走上一圈得花多少時間?”

“全部走遍的話得一個月時間,我想你應該知道那是不切實際的,我們的進軍日期是絕密,以你目前的職務是不能知道的。”卡羅斯用手指著地圖:“其實我們並不奢望你拿下所有的城市,這里、這里、這里,在幾處都是叛軍外層防禦的支撐點,你只要破壞了其中任何一點,對我們都有幫助。”

“好的,我記下了。”利普在心中默念幾遍這幾個城市的名字: “我還需要注意什麼嗎?”

“你要睜大你的眼睛,能看多少就看多少。有一個營的部隊隨你行動,還有暗中保護你的人。做為收買的手段,你們還會攜帶大量錢幣和空白委任書。”卡羅斯遞過一個小袋子:“這里面是你的印章和貴族徽記,皇帝陛下要我轉告你,他那還有一杯酒,正等著你回來喝。”

利普打開袋子,看著里面的東西,一陣心潮澎湃。

“下官記住了,一定會完成的!”

“那就出發吧!”

“謝謝閣下!下官告辭。”

看著利普離開指揮部,卡羅斯微微搖了下頭,轉身去忙自己的事了。

做為總參謀官,卡羅斯不看好利普,他不相信利普能做出什麼成績來。而在利普心里,同樣對自己的使命有些懷疑和迷惑。

外交大臣,這是個什麼職務?以前從來沒聽說過啊?難道說在這些天里、那些大人教給自己的東西,就是一個外交大臣必須具備的嗎?

但僅憑這些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處事手段,自己會不會顯得太單薄了一點啊?

換上了華貴威儀的貴族裝束,坐上了配有四匹健馬的豪華馬車,利普心里莫名其妙的湧上一股恐懼,但一想起少爺……不,一想起自己的陛下,一股希望又注入這恐懼的情感當中。

既然是少爺讓做的,那就做吧!反正自己這條命也是揀來的。

馬車在嚴密的護衛下出了營門,利普透過車窗,看著這隱藏在青山綠水間的訓練場消失在路的盡頭,心中的恐懼也逐漸淡去。他吩咐車邊的侍衛,把另一輛車上的副官和聯絡官請過來。

在馬車沒有停下的狀態下,兩位年輕的官員登上了馬車,從他們敏捷的身手,利普看得出來他們都是軍人出身,

“大人好。”副官在利普對面坐下:“有事嗎?”

“當然。”利普給了個笑容:“我們的時間非常緊迫,為了達成任務,我想先知道一些事情。”

“大人請問。”聯絡官回了一禮:“我們知無不言。”

“那就先請兩位介紹一下自己好嗎?”利普說著話,用上了少有的謙虛語氣:“你們知道,我是第一次領受這樣的差使,和兩位也是第一次合作。我叫利普,以前是皇帝陛下的侍者,有做得不好的地方還請兩位多提醒。”

“大人不要這樣說,我們都是第一次,我是黑暗行省學院的學者,這位是軍部聯絡處的軍官。”副官笑著回答:“我們都是行伍出身。”

“有關于外交大臣。”利普的話頓了頓:“不瞞兩位,我其實是從魔屬過來的,我竟然從來不知道有這樣一個官職。”

“這沒什麼,大人的顧慮很正常,因為神屬這邊同樣沒有這樣的官職。”副官其實早已知道利普的來曆,這時聽利普這樣坦白,心里對他的好感不禁增加了些:“我在學院學習的時候,導師就曾經講過,外交的事務,無論哪一個國家都沒有設立專門的官職。一般是遇到很重要的事、不得不溝通的時候,才會派出一位地位合適的大臣去辦。

至于平時的國家間交流,那是由神殿壟斷的。”

“戰爭方面也是?”

“正確,如果兩國之間有戰爭,那麼神殿方面先前一定會收到消息,並在合適的時候出來收拾殘局……”

利普這才明白過來,原來自己負擔的使命比原想的更加艱钜,也更體會倒皇帝陛下對自己的期待。

“原來是這樣,看來我們得卯上吃奶的勁了!”利普抓過一旁的地圖攤開:“兩位,我們來看看我們的第一個獵物,聯絡官,你先談談這個人的性格吧!”

“好的大人。”聯絡官向前湊了湊身子:“這是個小地方,是我軍進軍路上的第一塊石頭,其地位只相當于一個瞭望台,叛軍里應該沒人會管他們的死活。”

“這個將領一定會很緊張吧!”利普想了想:“因為他的小命隨時會玩完。”

“大人推斷的對。”聯絡官點著頭:“從我們已經掌握的情報來看,這個將領的情緒都快垮了,時好時壞的像是發了瘋。”

“這樣的?”利普一楞:“他有家人在叛軍手里嗎?”

“大人的推斷又對了,他本身是一個貴族子弟,其家族已經沒落好幾代。”聯絡官向利普伸出了大拇指:“現在,他的父母全在聖都附近。”

“聯絡官,勸降這個人的關鍵在你。”利普眼中閃過一絲買賣人的狡黠:“我們能在短時間內救出他的家族嗎?”

“當然,大人。”聯絡官一笑:“這正是我跟著你的目的,只要你下令,聯絡處的人會馬上行動。”

利普心中有些感動,知道皇帝陛下已經為他安排好了一切。

“謝謝兩位跟我同行。”利普真誠的伸出手來:“讓我們團結起來,為皇帝陛下做好這件事!”

三個人的手交握著,非常有力。

三天之後,車隊越過了凱達家族的防線,由一個近衛騎兵營的保護著,在一片緊張的氣氛下,靠近的叛軍占據的城市。

此刻,這個戰線上的小城市正孤零零的聳立在平原上,如果不是因為戰爭,可能不會有人記得這個城市的名字──托姆。但現在,這個城市不再有往日的甯靜祥和,而被滿天的愁云慘霧籠罩。居民們龜縮在家中,滿街都是東倒西歪的買醉的叛軍士兵,和他們的長官一樣,他們眼中的憂郁無法掩飾。

城外大片的田地中,已快成熟的糧食無人照顧,讓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頭。 因為不知道戰爭會在什麼時候爆發,沒人敢出現在田地里。 前幾天還有一些騎兵打這經過,嚇得城里的守軍魂飛天外。

一個全身盔甲的近衛軍士兵駕禦著戰馬出了車隊,單騎向城下奔去。在城牆上那些叛軍疑惑的眼神注視下,這名近衛軍順著商路來到城門下。

“站住!”城牆上,有人用空洞的聲音喊:“再向前就放箭了!”

馬匹在原地轉了個圈子,近衛軍士兵驕傲的仰頭喊:“通報上去 ──斯比亞帝國皇帝陛下,科恩。凱達的使臣來到!要與你軍最高指揮官面談!”

“等著!”

不一會,守軍回了話,請使臣進城,只能帶三名隨從。

“我帶一個人去就好了,這個地方不值得多待。”當利普聽到這個回話時,他笑著轉頭對副手說:“你們留在這里,研究下個城市的守軍將領。 ”

然後,利普帶了一名隨從到了城下,拒絕了對方丟下的軟梯,最後大大方方從城門進入。在城門處不遠的地方,叛軍在此地的最高軍事長官,一個上校團長接見了利普。在距離上校還有三十步的地方,利普就示意隨從停下腳步。

四周的士兵不懷好意的游走著,還有人在石頭上磨刀……雖然知道這是對方刻意的安排,但身處在金屬光芒中的利普,他還是汗濕衣襟,一顆心在瘋狂的跳動。他在腦海里一遍遍回想著少爺以前面對敵人的樣子,以此為自己打氣。

上校的臉色不算太好,利普當然知道拿是縱酒過度的原因。但因為有貴族背景,上校的態度不是很惡劣。

“您好啊!上校先生。”利普在上校身前站定,鼓起勇氣開口說話:“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利普男爵,科恩。凱達皇帝陛下的外交大臣。”

“真正的皇帝是魯曼陛下!”上校以堅定的口氣說:“科恩。凱達的地位是不合法的。”

“這個問題很複雜,我想我們沒有必要就此糾纏下去。”有了交流,利普心情稍定,他微微一笑:“我的上校,我是一等男爵,這身份可是合法的。”

上校嘴里念叨了一句什麼,最後還是向利普欠了欠身子,利普以正規的禮節回禮。

“關于我的來意,我想您應該心里有底了。”利普上前一步: “希望我的到來不會增添您的負擔,實際上,我為您帶來了好消息…

…我可以走近點嗎?你知道貴族的身份不允許被士兵檢查。”

上校遲疑了一下,點頭同意利普靠近。

“你帶來了什麼消息?”上校眼神里透著疲憊:“事到如今,我這里已經沒有什麼東西再值得貴方關注。”

“您不用這麼煩惱,簡單說吧!我來之前已經為您考慮了很多,不然也不會來這碰釘子。”利普走到上校身邊:“當然,我想我們的談話還是不要被某些人知道。”

“你是說督戰隊?他們的確無孔不入。”上校苦澀一笑:“我們可以在城牆上走走。”

“承蒙邀請,不勝榮幸。”利普心頭暗喜,點頭說:“請帶路。”

這種小城市,城牆比較窄,最多能讓三人個人並肩行走。還好利普並不是真的要在城牆上走走,兩個人找了個稍微僻靜的角落,輕聲交談起來。

“閣下到我這里有什麼目的呢?”上校客套了幾句之後,問起利普的目的。

“我要勸上校先生放下武器,當然了,這對一個戰士來說是件困難的事。”利普的面色凝重起來:“可往深里說,這是您和您手下士兵唯一的一個機會。”

“這不可能。”上校幾乎沒有考慮:“我們不可能投降。”

“是嗎?上校是甯願選擇戰死。”

“為什麼會是我戰死?”上校冷笑一聲:“科恩。凱達的軍隊也不見得就會百戰百勝!”

“就我目前的身份來說,我並不算是您的敵人。”利普露出誠摯的笑容:“坦白說吧!大家心里都應該對這場戰爭的結果有了看法,我們根本不用爭論。”

“你說的倒是輕松,如果我們的位置對換一下,我也能笑得出來。”

“我對上校先生的人格很欽佩。”利普突然說了一句似乎是題外的話:“您為了家人而准備犧牲自己,這是高尚的品格。”

“你……你知道什麼!”上校嘴里硬撐著:“我是戰士!”

“戰士也要分辨對錯,戰士也有家庭!”利普的聲音提高了些: “你明知道事情的結果,何必還要為邪惡的一方效力?不要帶著你的士兵做無謂的犧牲。”

“男爵先生,我送你出城好了。”上校苦笑著:“這是我的命運。 ”

看起來,這次談判已經結束了,利普甚至不知道自己錯在哪里。

“最後一句,如果你聽完無動于衷,我馬上離開。”利普歎了口氣,決定最後努力一次:“上校先生,你知道,我們的勢力很龐大,雖然你的家人遠在聖都,但保護他們卻不算什麼問題!”

上校楞在原地,微張的嘴好半天沒合上。

“您有父母,還有兩個妹妹,一位夫人,一個小兒子。”看到上校驚詫的反應,利普立即展現出奸商本色,嘴里急速的說:“只要你一個決定,他們的安全就由我負責,我以貴族身份保證他們的絕對安全!”

“可是……”

“對于科恩。凱達陛下而言,沒有任何做不到的事情。”利普心里回想起國相的教導,繼續用溫和的語氣引誘上校:“您可以信任我。”

“你能怎麼做?”上校有些不能置信。

“想必您知道前段時間,很多叛軍總督死于非命的事。當然了,這樣一支力量可以殺人,也可以用來救人。雖然現在是戰爭期間,但對我們的人來說,保護幾個貴族還是能做到的,我們甚至知道聖都皇宮里每天吃些什麼。 ”

“可是這代價太大,而我只是一個小小的上校,我想像不出我能有這樣的價值……”上校的疑心很重。

“您為什麼懷疑自己的價值?”利普微微一笑,知道對方已經動搖,于是搬出大義來感動對方:“請您遙望城牆下的原野,看看那些即將收穫的糧食,想想那些嗷嗷待哺的平民……如果你拒絕,這里將會變成殺戮之地,雙方的將士會流血犧牲,很多家庭從此破滅。而您,我的上校,您一個決定就可以改變這一切。或者在其他人看來,您只是一個普通軍人,但在我們看來,您很有價值。”

“避免殺戮當然是好事。”上校似乎很堅定:“可我是軍人,而且身負使命。”

“您的使命是為斯比亞帝國效忠,而不是為了那些現在還待在聖都花天酒地的叛逆。”說到這里,利普的表情了帶點神秘:“或者您還不知道,為科恩陛下效忠的軍人,才是最光榮的……而且您不但不會失去什麼,反而能得到更多。”

上校聽完利普的話,眼里除了懷疑還湧動著一些其他的情感,他低著頭來回走了兩個圈子,突然抬起頭來問:“如果,我說如果,我放下武器,將會出現什麼情況?”

“那您就是功臣。”利普直直的盯著對方的眼睛,顯得無比真誠:“您會得到一個官職,和家人幸福的生活下去。”

“士兵們呢?”上校站得近了點:“這是個艱難的選擇。”

“為了讓您的行動順利,我會先送上一筆款子,其數量足夠讓您用來安撫士兵。”利普認真的回答:“當然,作為功臣的您,您的待遇遠不止這些。”

“聽起來不錯。”上校在這時不知想起了什麼,突然冷哼了一聲:“我怎麼知道,我出城之後不會被人砍了腦袋?”

“有關科恩。凱達陛下的傳聞很多,但卻從沒有不守信用的傳言。”

利普顯得非常有耐心:“事實上,皇帝陛下讓我帶來了對您的委任書,只要您做了決定,委任書和金幣就會立即送上。”

“你不怕我拿了錢不辦事?”

“我所代表的是皇帝陛下,而欺騙皇帝陛下的人,逃去天涯海角都沒有用,您可以想到他們會有什麼結果。”利普毫不在意:“但您是這樣一位品格高尚的人,我知道您不會這樣做。”

上校沒再問什麼,只是轉過身去歎了口氣:“難啊!”

利普知道上校需要考慮一下,于是站在原地,靜等了一會。

“督戰隊的人,很難對付。”上校轉過身來,眼神中有點慌亂: “他們都是一些死硬份子……但如果不除了他們,我們的事肯定會泄露。”

“上校先生,我能為您鋪出一條路,但我沒辦法替您去剷除督戰隊。”利普輕輕的搖頭:“好男兒當斷則斷,軍人雷厲風行,我想您明白我的意思。”

上校的眼角跳了跳,臉色變得有些冷。

“我不想催促您,但我的時間真的有限,還有不到一個鍾頭的時間我就得去別處。”利普突出形勢的危機感,推了上校最後一把: “但我想親眼看到您的表現。 ”

上校的喉結湧動了幾次,拳頭捏了捏。最後,在利普滿懷鼓勵的目光下,上校轉過頭,叫了一個少校過來,仔細吩咐了幾句。

少校驚訝的回望著上校,上校目露凶光,狠狠的點了點頭。

上校的命令被堅定的執行了,才一刻鍾不到,一百多人的督戰隊,從軍官到士兵全部血淋淋的倒在利普眼前。

“上校先生,我要祝賀你。”利普熱情的握住了上校的手:“您和您的士兵走上了一條光明的道路。”

“如果你不能救出我的家人。”上校面無表情的回答,冷哼了一聲:“我就要了你的命。”

“我相信事情會向好的一面發展。”利普滿懷信心:“戰爭一結束,你就會請我喝酒的。”

利普向隨從打了個手勢,隨從立即上馬出城,不一會帶回幾名軍官。當然,還有早已書寫好的委任書和整整一馬車銀幣。

廣場上,上校懷揣著有科恩。凱達親筆簽名的委任書,一邊情緒飽滿的向士兵們說明這件事,一邊向士兵們派發現金。當聽到不用打仗不用死的時候,士兵們早就激動起來,到最後,聚集在廣場上的士兵們喜氣洋洋的高呼“永遠跟從長官!”

一切條件滿足之後,上校站在堆滿銀幣的馬車上高呼:“打開城門──迎接科恩。凱達陛下的軍隊!”

托姆城的城門緩緩打開,城頭的旗幟已經被撤下。等在外面的是一個第一軍團的突擊步兵營,他們正列隊順著商路開來。

“出發出發。”利普三步並做兩步,急急忙忙的上了自己的馬車:“督戰隊,我忘記了督戰隊,下次一定要小心!”

車隊在歡呼聲中出發,前往下一個城市。而上了馬車的利普卻陷于陣陣後怕之中,嘴唇發青、聲音顫抖,內衣被冷汗濕透,身體在坐椅上癱成一團……

上篇:黑暗傳說──遠方的朋友     下篇:黑暗傳說──討逆之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