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人傲世錄 “黑暗傳說──兵者,詭道”  
   
“黑暗傳說──兵者,詭道”

地獄島,魔族長公主宮殿。
午後陽光投射在花園里,數種嬌豔花卉競相開放,淡淡的清幽香氣伴著潺潺流水聲圍繞在花園四周,把環境營造得清幽雅靜。花園一角的涼亭里,“收斂了玩鬧心性”的小公主殿下正跟著長公主殿下學習處理政務。

神情專注的長公主殿下在涼亭中批閱公文,還不時的為妹妹解釋幾句。而我們的小公主殿下卻沒這麼認真,她展開雙翼在涼亭周圍漂浮著,還頻頻心不在焉的舉頭四望,可見她的心思一點也沒用在正事上。

“不用那麼心急,魔殿還沒有那麼糟糕,應該來的消息是不會晚的。”長公主知道妹妹在期盼什麼,開口安慰她:“安靜的坐下等吧!”

“可是姐姐,現在已經是下午了啊!”小公主飛到姐姐面前,微蹙著眉頭問:“那些祭司還想拖多久?為什麼不讓魔將直接報告我們呢?那不是方便得多嗎?”

“魔將回報消息的確很方便,但那是一種特殊的手段。相較之下,魔殿回報這個消息雖然比較慢,卻是一種治下的手段。”長公主看著自己的妹妹,臉上微微一笑:“如果你養一只寵物,你應該怎麼做,才能讓牠知道你喜歡牠、不會拋棄牠,從而對你唯命是從呢?”

“我嗎?”小公主歪著腦袋想了半天,然後才回答:“我就想辦法告訴牠,牠對我來說很重要啊!沒有牠的話,我會比較難過,這樣就可以了吧?”

“雖然這個答案不是很准確,但所包含的道理也差不多了。”長公主放下手里的公文:“魔殿的意義跟寵物差不多,讓他們回報這樣的消息,讓他們認為自己對我們而言比較重要,他們就會很滿足,而不會冷靜分析自己的份量……這就是人類本性中比較奇怪的一種。”

“姐姐好厲害哦!”小公主一拍手掌:“不過姐姐,你應該有了魔將的彙報了吧?”

“為什麼這樣問呢?”

“因為姐姐你很沉著啊!如果不是提前知道了消息,怎麼可能一直安安靜靜坐在這里?”

“雖然這只是一個治下手段,但我卻要遵守這游戲的規則,所以我不會先從魔將那里詢問消息。”長公主又好氣又好笑,用手指點了妹妹的額頭:“你呀!大概是因為上次的魔化失敗,以致耿耿于懷,才顯得這樣心急吧!小小一個帝國光複,還不值得我用全副精力關注。”

“哼!姐姐管理整個聯盟,當然不會去關注斯比亞帝國的事情。”小公主嘟起小嘴:“可我不一樣,到目前為止,這是我唯一能管的事情!”

“好啦!你也不用憤憤不平,父王不是把魔化科恩.凱達的事情完全交給你辦了嗎?”看到妹妹氣憤不已的樣子,長公主忍不住笑出聲來:“對于這個帝國,我也有一些意見,等下聽了彙報告訴你吧!不過我自己的看法,魔化不見得就比玩弄有趣。”

“可是……父王說的是魔化啊!我們怎麼能違背父王的意思?”

“父王有告訴我們要在什麼時候魔化嗎?那只是一個手段。”長公主指點妹妹:“如果不魔化也能讓科恩.凱達按照我們的意思做出有趣的事情來,甚至不魔化他好能更加有趣,父王也不會堅持要魔化他吧!”

小公主還在考慮姐姐的話,從花園小徑上走過來的一個女侍在涼亭邊回稟:“公主殿下,魔殿的金袍祭司有要事稟告,正在花園外等候傳召。”

“帶他進來好了。”長公主淡淡的回答,接著又吩咐妹妹:“等待的消息來了,別飄著了。”

小公主笑咪咪的收起雙翼,乖乖的坐到長公主身旁,表現得興致盎然。不一會,魔殿金袍祭司在侍女的帶領下走了進來,因為金袍左祭在戰後自殺,所以這位是新近提拔的接任者,看起來要比他的前任年輕很多。

他第一次單獨晉見,從表情上看有些緊張,行完禮之後就伏在地上,根本不敢抬頭。

“普通晉見,無需緊張。”小公主雖然有些心急,但她畢竟是公主,這樣的事看得太多,于是學著姐姐以往的處理方式:“把你所知的一切據實回稟就是。”

“遵命。”聽了小公主殿下的話,左祭拘謹的神態稍微放松了些:“兩位大人,這次回稟的是關于神屬聯盟內斯比亞帝國的事情,我們這次做得很精細。”

“是嗎?”長公主含笑看了妹妹一眼:“斯比亞發生了些什麼事情?”

“斯比亞帝國光複,科恩.凱達已于半月前登基,正式成為斯比亞第十七任皇帝。”左祭的頭稍微抬離地面:“根據傳回的情報顯示,斯比亞的國民對科恩.凱達非常擁護,不單是因為他結束了長久以來的戰爭,更因為他新頒布的一系列優待民眾的法令。”

“這麼說來,科恩.凱達已經穩定了政局?”長公主發問。

“在某些層面上是這樣,但在貴族和投降官員里還是有很多猜疑的聲音,為了安撫這些人,科恩.凱達又頒發了一項特赦令,赦免所有人在叛亂中的一切錯誤。”左祭的聲音漸漸恢複了正常:“這份命令引起一些人的不滿,所以現在的斯比亞帝國並不是鐵板一塊。從這點來看,這位皇帝留下了隱憂。”

“魔殿有分析出什麼問題?”長公主翻看著手里的文書,很隨意的問:“說說看。”

“是的,大人,我們仔細分析了斯比亞新頒布的法令,認定他們是想在近期恢複國力,因為他們減輕了多項雜稅,同時限制領主干涉自己所屬土地的權利。”左祭早已准備好答案,此時可以說是對答如流:“還有一件事也說明這個問題,為了得到斯比亞帝國的諒解,其他神屬帝國做出了賠償,而科恩.凱達開口要的全是民生建設所需物質。”

“這麼看來科恩.凱達是想做一個明君、仁君,而且中規中矩。”長公主露出一個笑容:“這樣很好啊!每個帝國都需要這樣的君王,他們的軍事方面呢?”

“讓人覺得奇怪的就是斯比亞帝國的軍事,我們仔細計算了科恩.凱達的所有財政收入,從中發現了一個問題。”左祭回稟說:“科恩.凱達的軍隊在登基前兵力為二十余萬,登基後發布征兵令,征召了三十多萬的新兵,還在全國各地修建了數十個訓練場,這對一個剛剛光複的帝國來說是很沉重的負擔,更和他們的收入不符。”

“怎麼說斯比亞也是一個富庶的帝國,以他們的財力,養上百萬軍隊也不是問題。”

“可是大人,我們拿到了斯比亞帝國未來一年的建設目錄,上面的項目早把財政收入花得一干二淨,可能還要倒貼錢。而科恩.凱達的軍隊一向裝備精良,跟其他帝國比起來,同樣人數的一支部隊,他要花兩倍甚至三倍的錢去培養訓練。”左祭非常自信的回答:“但是現在,那些項目已經開工,兵員也在訓練,可我們卻不知道他們的錢是從哪里來的。”

“這倒是一個很有趣的現象,科恩.凱達會讓自己的財政青黃不接嗎?如果他手上有足夠資金,才是讓魔屬帝國擔心的事。”長公主輕聲問:“那麼,你明白魔殿接下來的任務了嗎?”

“明白!”左祭大聲回答:“魔殿一定在近期查明此事,回稟給大人知曉。”

“嗯,你比你的前任要精明一點,我也希望你比你的前任忠誠。”長公主用一句評價來結束談話,之後還提醒一句:“雖然在大力發展民生,但並不說明這位皇帝有和平意願。”

“是的,大人,下官所說一切都是真實的,絕不敢有半句虛言,至于斯比亞的事,我們一定會留心觀察。”左祭知道自己該退下了,忙從懷里拿出一個小盒子:“這個水晶球里記錄的是科恩.凱達主持的閱兵式,有一些比較有趣的畫面,請兩位大人過目。下官請退。”

“下去吧!”長公主讓侍女接過木盒:“魔殿暫時不要插手斯比亞帝國的事,我自有安排。”

“遵命,小人告退。”

左祭剛剛離開,小公主就迫不及待的叫侍女打開木盒,看她臉上的表情,歡喜得就像是得到了夢寐以求的寶貝一樣。難得這麼高興,長公主也不好太約束她,由她去。

侍女把小小的水晶球放在桌子上,接著釋放魔法,取出存在里面的影像。

濛濛的水氣在水晶球表面出現,漸漸濃密起來,並開始外溢,擴大上升直到成為一個有一臂直徑的霧團漂浮在涼亭里。不一會,濃密的霧團漸漸淡下去,逐漸變得透明,到最後,一個大型城市的景像在其中一點點的浮現出來。

“這就是斯比亞聖都嗎?”小公主睜大雙眼,觀察著逐漸清晰起來的圖像:“姐姐,這片建築是什麼?”

“這是聖都沒錯。”長公主解釋說:“正面的應該是科恩.凱達的皇宮,前面一點是廣場……看,你的玩具出場了,這身打扮倒還不壞。”

“不過啊!他穿起這個倒是讓我覺得很陌生呢!”小公主掩著嘴笑:“只要一想起以前他被抓住的模樣,我就忍不住想笑。那個時候,他全身都是汙泥,只有眼睛和牙齒是白的,特別是在他翻白眼的時候就更明顯。”

“好啦!你的玩具已經開始講話了,我們看看。”

閱兵式被完整的複制下來,包括科恩的講話,包括一支支走過檢閱台的部隊,當然也包括最後出場的飛行部隊……

“真是個有趣的人類。”看完閱兵儀式,長公主微笑著說:“我不禁有點慶幸沒有魔化他,不然哪來這麼好玩的事?我會把這個拿給父王看的。”

“可是姐姐,我們難道不做點什麼嗎?”小公主滿是期待的問:“如果想得到更多的樂趣,我們就要參與其中才行,再說斯比亞還有很多謎團啊!”

“當然要做點什麼才行,魔殿的資料簡直是少得可憐,而且我並不相信其准確度,科恩.凱達是個天生的軍人,他不可能是一個乖乖皇帝。”長公主一臉正色,站起身對旁邊的侍女說:“傳我命令給魔將,讓她開始接觸科恩.凱達,弄清楚斯比亞帝國發生的一切!”

“那我要做什麼?”小公主問。

“學習,我的妹妹,在最短的時間內,你要通曉斯比亞的現狀。”長公主回頭一笑:“如果魔將對付不了這個人類,就需要你出場了。”

同日,神屬聯盟,斯比亞首府聖都,國賓驛館。

雖然各個帝國之間有這樣那樣的矛盾,但現在大家都是做客他鄉的使者,算得上是同一陣線,彼此都要相互照應才好,所以在每天晚餐時間前後,使者們都會在大廳里小聚片刻,交流一些“並不十分重要的情況”。

一般說來,這樣的聚會都是輕松愉快的,但今天的聚會氣氛有點沉悶,這問題就出在加洛帝國身上,新使者身上。

在科恩陛下登基前,加洛帝國的使者卷入了針對科恩陛下的暗殺行動,他自己被當場絞成一團爛肉不說,連隨他而來的副手、隨從、護衛也都被抓去砍了腦袋,代價不可謂不慘痛。眼下派來的這位新使者,一到聖都就學慈善機構大派禮物,恨不能收買朝廷上下每一個大臣……禮物倒是送出去了不少,可那些大臣對他還是不怎麼搭理。

今天早上,同樣收了禮物的三個使者和他一起進宮晉見科恩陛下,卻吃了個很郁悶的閉門羹──除了守門的軍官,他們誰也沒見著。這樣一來,不但是加洛使者大丟面子,就連陪他晉見的三位使者也覺得顏面盡失。這不,他們現在都在低頭喝悶酒。

“喲!這是怎麼了?怎麼大家都無精打采的啊?大家笑一笑嘛……晚上好!”

隨著這句誇張的問候,波塔帝國使者塞維克.蘭度走進了大廳,這位被眾多使者私下稱為“不學無術之人”、“馬屁精”的人笑嘻嘻的向每一個人問好,也不管對方是否願意,一一硬拉著別人的手猛搖,以顯示他是“親切、熱情、有活力、風華正茂”的好青年。

不過在今天,大多數人沒心情數落他。

“我說,你們這是怎麼了?”塞維克.蘭度拍拍手:“有什麼難題?說出來聽聽看。”

因為不是什麼大事,被皇帝拒絕接見的使者說出了事情原委,特別是加洛使者,因為他知道塞維克.蘭度跟科恩陛下的關系比較融洽,所以用一種求助的眼光看著他。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塞維克.蘭度傻兮兮的笑著,用手抓頭:“不要說你們,我前天、昨天、今天的請見都沒被批准,看來皇帝陛下也不願意見我啊!”

“閣下是說,你這幾天也沒見過皇帝陛下?”加洛使者有點意外。

“是啊!我還以為出了什麼事,于是跑去找幾個好朋友打聽。”塞維克.蘭度壓低了聲音,故做神秘的說:“誰知道啊!總參謀官、總聯絡官、還有幾位將軍都不肯見我,大法官倒是肯見我,可是除了跟我喝酒吃飯之外,什麼都不肯說……他還讓我付酒帳。”

“不至于吧!”一個坐在角落里的使者輕聲說:“如果是因為刺客的事,皇帝陛下不會連我們都不見……塞維克閣下也不見,這就奇怪了。”

“除了皇帝陛下,似乎……不見客的都是將領……”另一個使者接過話頭,他是不經意的一說,卻把大家嚇一跳:“這說明什麼呢……”

“有誰知道,那些檢閱後的部隊在哪里?”云路帝國使者站起身來,一臉緊張的問:“皇帝陛下到底幾天沒接見我們了?”

“那些軍隊已經不在聖都周圍了吧?皇帝陛下大概有五天沒露面了。”

大廳里一陣沉默,幾個使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沒說話。

經過這段時間的接觸,大家都知道科恩.凱達並不是斯比亞國民印象中那麼可愛,在任何時候,誰也不能推測出他要干什麼。軍隊、將領、還有皇帝陛下一起失蹤了五天……這絕對不會是什麼好兆頭!

“請原諒,我晚上還有一個約會。”一個使者打破了沉寂:“失陪了。”

“啊!我今天還有一個酒會,我也失陪了。”

“我們一起走吧!順路。”

一瞬間,大廳里的人找藉口走了個乾淨,連加洛使者也急急忙忙的離開了,就留下塞維克.蘭度一個人在大廳里發呆。

“怎麼了?大家都有毛病嗎?”塞維克.蘭度拿起一杯酒,自言自語的說:“好奇怪。”

就在這時,一個突如其來的掌聲在門外響起,差點讓塞維克.蘭度被紅酒噎住。回頭看去,原來是坦西帝國使者、卡爾.尤里西斯親王,他一身便服,正拍著手走進來。

坦西帝國長久以來都是神屬聯盟里的強國,軍力雄厚,曾與好幾個帝國有過糾紛,以致于被其他帝國討厭,基本上被隔絕在“使者俱樂部”之外。再加之親王本人“個性高傲”,不願意和塞維克.蘭度一樣厚著臉皮跟使者們拉關系,所以不常參加這種聚會。剛才是偶爾經過,無意間看到這一幕。

“原來是親王啊!嚇我一跳。”塞維克.蘭度拍拍胸口:“親王殿下為什麼要鼓掌?”

“因為我看到一出好戲。”親王微笑:“出于禮貌,當然要為演出者鼓掌。”

“親王是在說我嗎?我演戲?”塞維克.蘭度看看左右:“親王你不要嚇我,我哪有演戲。”

“別看了,他們都被你嚇得魂不附體,急著跑出去打探消息了。”親王找了個地方坐下來:“年輕人,不是我貶低你,科恩陛下當年進入神屬聯軍的時候,演戲的手段可比你高明多了。如果你要學他,就要從他的思維學起,而不是只專注于這些枝節手段。”

“親王閣下的話好深奧。”塞維克一副迷惑的樣子:“可是我聽不明白。”

“那我去把真相告訴他們好了,難得可以當回好人。”親王呵呵一笑:“就算事情變壞,此去我坦西帝國路途遙遠,安全得很。但波塔帝國可是緊挨著斯比亞帝國……”

“親王殿下,別這樣嘛!我知道瞞不過親王殿下。”關系重大,塞維克.蘭度立即舉手投降:“請親王高抬貴手,我如果得到什麼消息,一定會原原本本的轉告親王。”

“我是不怎麼擔心。”親王神態輕松的說:“你怎麼不自己去打探皇帝陛下的消息?”

“不瞞親王殿下,我也是昨天才發現不對……”塞維克.蘭度挨著親王坐下:“發現事情不對之後,我自己已經通過某些途徑打探過,但得到的資料相當有限,如果再深入下去會讓別人覺得奇怪。萬般無奈之下,才想出這麼個法子讓大家幫著我打聽。”

“兵者,詭道,你這手段用得倒不錯,戲演得也到位。”親王不置可否:“可是你怎麼肯定他們會把到手的消息告訴你?各使者都會為自己打算吧?”

實際上,親王很清楚的知道塞維克.蘭度在打什麼算盤,如果各位使者打聽出來的結果是科恩陛下不准備對誰動手,那自然是相安無事。如果是有大事發生,為了獲得進一步的消息,他們肯定會拉人進去增強實力。

坦西帝國距離斯比亞非常遠,當然不會參與這樣的事,而波塔帝國與斯比亞接壤,非常真切的感受著斯比亞的威脅,正是他們拉攏的好對象。

“是啊!怎麼會告訴我呢?”塞維克.蘭度呵呵笑:“我還沒想到啊!”

“算了,你慢慢想,我回去休息了。”親王站起來,看看外面黑沉的天色:“真是的,又要下雨了啊!”

不一會,漫天的暴雨傾注下來。

使者們的馬車穿梭在聖都的街道上,他們施展渾身解數,發誓要找出皇帝陛下和一干高級將領的去向。各神屬帝國潛伏在聖都的情報系統都已經接到命令,全部行動起來,上竄下跳的搜刮著有關的一切消息。

這樣的異動,瞞得過一般百姓,卻瞞不過另外幾股潛伏在聖都的勢力──魔屬聯盟各帝國的情報系統。他們躲藏在暗處觀察著,如同追逐在兔子後面的獵狗,緊盯著對方的一切舉動,同時將發生的事上報。

午夜之後,事情終于有了些線索,一個許久不曾使用的情報渠道被班塞帝國使者重新聯絡上。在此渠道的幫助下,天色微明時,這位使者終于見到一位供職斯比亞朝廷的高級官員,這位官員應該知道科恩陛下的去向,因為他的上司就是科恩陛下的書記官。

他提出的見面條件是一萬金幣,只是提供一個皇帝陛下離開的大致方位,並不保證回答所有問題。

“見!總能在他嘴里掏點什麼有用的東西出來。”班塞帝國使者想都沒想就點了頭:“區區一萬金幣,值得。”

上篇:“黑暗傳說──身為男兒”     下篇:“黑暗傳說──歸途、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