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人傲世錄 “黑暗傳說──魅影軍團──複出!  
   
“黑暗傳說──魅影軍團──複出!

魔屬聯盟,威爾斯帝國,北部邊防軍軍部所在地──歐佩城。
當接到斯比亞軍入侵的第一封戰報時,歐佩親王正在吃早餐。因為近來本國貴族子弟在神魔分界線上遇襲一事,親王已經忙碌了一個晚上。這會,他剛和參謀們看完報告,過問了深入偵察任務,並親自下令組建談判團,准備去跟斯比亞交涉被俘貴族的問題。

侍從正往酒杯里倒著佐餐酒,副官就一溜小跑著進了餐廳,手上拿著一個紅色信封。親王看了他一眼,拿起了餐具,“念吧!”

“是的,親王殿下。”副官抹去頭上的汗,用微微發抖的手抽出了信箋,“邊防軍特急戰報:十月十一日凌晨,近十萬斯比亞軍隊突出分界線,分兩個方向,同時偷襲我邊防關卡。至十一日上午,朔風關、烈風關、長風關、颶風關、天風關、雪風關失守,第一邊防線防禦崩潰,指揮部已經撤退至第二線。”

親王滿臉驚訝的放下了餐具,還沒回過神來,他的副官已經拿出了第二個紅色信封。

“十二日起,邊防軍發起全線反擊,地方軍團十六次阻擊失利;十四日,第三軍團步兵集群與敵左翼正面接觸,騎兵穿插配合,失利;第四軍團固守凌風關一線,意圖威脅其後路,十五日與敵發生激戰……失利。”副官頓了頓,“斯比亞軍速度極快,右路之敵十六日占領飛花關,十七日搶渡瓦涅河,十八日占領落花關。左路之敵順藍水河直行,十八日占領幻花關,十九日陳兵秋花關一線……第一、第二線部隊大多失去聯系,第二線軍部已經後撤……”

“兩河流域,全告失守?”親王忽的站起,怒目圓睜的大聲訓斥,“秋花關距離第一邊防線有四百里,足足四百里!野外行軍,一路激戰,敵軍只用八天時間!?他們是人,他們不是神族,哪來的這種速度?要不要吃飯?要不要睡覺?我們的軍隊到底有沒有抵抗!”

副官乖乖的閉上了嘴,不敢再說話。而在這時,軍部所有的高級官員都聽說了前方有特急戰報傳來,紛紛趕到親王的房間外。戰情室已經接到通知,一大串尉級軍官撲進資料堆里,翻找著一切能用得上的文件資料。剛剛打掃完畢的會議室重新布置,才躺下的參謀們正手忙腳亂的把軍裝往身上套……

盛怒的親王掀翻了桌子,砸碎了古董花瓶,踢了自己的愛犬,還打了侍從官兩個耳光才出了門。門廳中,兩排軍官靠牆肅立,按官職大小排列,堅毅的目光盯著身前的地毯。

親王在軍官們的目光里踱著步,突然停下,“副司令官。”

“到!”

“向首都告急,你親自去,請皇帝陛下調集至少兩個軍團的近衛軍防守威達山脈,以防止敵軍偷襲,首都一帶的防衛也請立即加強!再向魔殿報告。”親王沉吟片刻,“傳令官!”

“到!”

“立即傳令下去,敵軍很可能已經攻下了秋花關,進入了兩河平原。沿線各部隊一定要盡全力拖住敵人,能拖多久是多久。再一個,盡量聯系敵後部隊,讓他們破壞敵後方。”親王凶狠的目光在手下的臉上掠過,“敵軍兵分兩路,他們是想在歐佩城會師,然後順怒濤江而下攻打威達山脈,以威脅我國首都……命令周邊三百里的部隊,兩天內趕到歐佩城協防!”

“是!”傳令官運筆如飛,筆尖沙沙沙的掠過紙面。

“各位,敵軍如果打到兩河平原,那就已經屬于疲憊之師,十萬部隊到這里也只能剩下六萬而已,算上戰損,連六萬都不到。”親王已經擔任了十多年的北部邊防軍總司令,對這片地域瞭如指掌,對敵方能用出的戰術也早已瞭然于胸,“所以我們的戰術是,調集第五、第六、第八軍團在兩河平原與敵決戰。趁敵軍還沒會師之時,各個擊破!”

“親王英明!”

“斯比亞軍隊十一日凌晨開始進攻,今天是二十二日,他們打了十一天,遠離國土上千里,隨身攜帶的補給也應該用完了。”親王冷哼一聲,“而我們以逸待勞,十二萬對六萬,沒有不取勝的理由。各位立即回營調集部隊,明天開拔,這群不守規矩的地痞流氓……本王會毫不留情的踢他們的屁股,讓他們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戰爭!”

眾軍官回應一聲,各自奔向自己的崗位,數百道軍令立即就散發出去。

歐佩城周圍的駐軍一片忙碌,領補給的,磨武器的,寫家信的,跟情人告別的……地方官員慷慨的在各條道路上設立茶水站,免費提供飲料點心;風月聯合會也急忙宣布,各家妓院從今天起對軍人打五折。

軍官們登上臨時搭建的高台,揮舞著拳頭向士兵訓話,前一句數落神屬聯盟軍隊是後娘養的孩子,一打就哭,後一句就說斯比亞軍隊是連後娘都沒有的孩子,不用打都會哭;魔殿的祭司也急忙跑來湊熱鬧,一邊狂熱的向士兵們噴著唾沫,一邊把“精美的、能保佑大家生命的”項煉和戒指塞到那些年輕人手里。

士兵們興奮了,部隊開拔了,他們唱著雄壯的軍歌,排著整齊的隊形,一路穿過歐佩城的街道,踏過怒濤江上的橋梁。身邊是連綿的旌旗,頭頂上是美麗少女撒出的花瓣雨,他們微笑,他們自豪,他們無所畏懼,他們上戰場……

威爾斯帝國北方防區的三個軍團在一天之內集結完畢,共計十二萬人,這三個軍團中,除了第八軍團是老底子,第五、第六兩個軍團是在神魔大戰之後組建的,有經驗的軍官和老兵並不多。但這已是北方防區的王牌部隊,僅余的全部機動兵力。威爾斯的北方防區的三條防禦線,就得靠他們這支機動部隊來支撐。

在歐佩親王的帶領之下,隊伍浩浩蕩蕩的從北部邊防重鎮歐佩出發,進而踏足兩河平原。第五軍團靠左,第六軍團靠右,第八軍團拖後,三個軍團相距五十里,在兩河平原上擺開一個倒三角陣形,一步一個腳印,先踏踏實實的堵在敵軍的進攻線上,再慢慢的迎上去。

歐佩親王坐鎮第八軍團,抱著自己的愛犬,等著斯比亞軍隊送上門。

北方防區自古就是一塊多災多難的土地,因為突出在威達山脈之外,沒有天險的保護,所以在每一次神魔大戰中都會被神屬聯軍占領。這一線幾乎沒有什麼大城市,只是順著兩條大河分布著駐軍關卡和中等城鎮,地勢平坦,特別是歐佩城前方的兩河平原,非常適合大軍團決戰。而歐佩城後方五十多里,就是威達山脈中的一個最大的關隘。

但每一次,神屬聯軍的進攻腳步都是在這里停住,最長的一次戰役也只打了八天而已。因為他們的每一粒糧食、每一枝羽箭都要穿越分界線運來,十萬人的軍隊就要出動八萬後勤人員補給,神屬聯軍後方的補給線根本就不堪重負。

歐佩親王正是看准了這一點,才出城尋找戰機。如果讓斯比亞軍隊圍住歐佩城,他們就會切斷周邊的十數條商路,並會卡死威達山脈關隘出口,那麼己方的戰略空間就被大幅壓縮,無法把握主動。

二十四日夜,斯比亞軍與威爾斯軍的前方偵察部隊接觸,威爾斯軍十六支偵查分隊只逃回一支,但也帶回了斯比亞軍左路突前的重要消息。歐佩親王一聲令下,第六軍團與第八軍團合兵一處,急速向敵左路推進。同時命令第五軍團前插,負起阻斷之責,防敵右路增援。

二十五日晨,斯比亞軍左路察覺異狀,開始向右側友軍靠攏,威爾斯軍第六、第八軍團緊追不舍。時至中午,斯比亞軍見勢不妙急忙後撤,意圖再次搶渡藍水河開溜。威爾斯軍高歌急進,發誓要將此路敵軍殲滅于藍水河畔……

二十五日晚,負責阻斷任務的威爾斯軍第五軍團與敵軍右路接觸,苦戰一個鍾頭,反被斯比亞軍擊潰。數萬零散亂兵沒頭蒼蠅似的逃命,卻被斯比亞騎兵銜尾追殺。齊兵滿員,三萬二千人的步騎軍團,最後只逃回三千余人。也是在這個時候,歐佩親王才發現自己上了當,斯比亞軍的左路根本就不存在。帶著自己跑了一整天的,只不過是支小部隊而已……

歐佩親王立即收縮部隊,向歐佩城靠攏,途中又與趕來援助的皇家近衛軍一部會合。二十六日凌晨,與真正的斯比亞軍主力遭遇。

突前的第六軍團一部首先被襲擊,四千輕騎陷入一片火海之中,冬季的枯草被斯比亞軍澆上了火油,翻卷火焰在平原上肆虐縱橫,燒得威爾斯軍抱頭鼠竄。緊接著,殿後的第八軍團重騎集群被斯比亞軍翼人集群偷襲,可憐威爾斯帝國重金打造的六千重裝騎兵,在一個鍾頭之後已經變成三千徒步行進的重步兵……

歐佩親王正在猶豫的時候,成建制的斯比亞軍出現了,差不多死光的偵察隊最後一刻傳回消息,威爾斯軍好歹勉強的組成了防禦陣形。但歐佩親王很顯然高估了自己部隊的戰斗力……或者說,他低估了斯比亞軍隊。

隨著那第一絲陽光,一抹黑色出現在蒼茫的平原上,轉眼之後,這黑色就在威爾斯士兵的視野中彌漫擴散,前方,左方,右方,彷彿是一股股奔騰不止的黑色怒濤,由遠處向威爾斯軍咆哮而來。

威爾斯軍中,發現敵軍的報警的聲音此起彼伏,軍官們不知所措,因為他們不清楚敵軍的主攻方向!

斯比亞軍第一次擂響了戰鼓,第一次打出了旗幟,沉悶威武的鼓聲傳播在平原上,火紅的戰斗旗在風中激蕩。戰馬洶湧而來,鐵蹄踐踏著枯黃的野草,騎士的戰刀反射著寒光。漸漸的近了,旗幟上,“魅影軍團”四個大字讓威爾斯士兵看得清清楚楚!

前方的弓箭手還沒來得及發威,就被來自空中的火油石彈砸得七葷八素,威爾斯軍唯一的一支石像鬼部隊迎上去,卻像破布團一樣接二連三的栽向地面。“死戰不退”的口號剛喊過,在箭幕掩護下的斯比亞鐵騎就切進了威爾斯軍陣形……

殺聲震天。

在兩軍接觸的那一瞬間,沖在最前面的斯比亞騎兵高高躍起,落進威爾斯軍長槍陣後方,用雙手長刀旋轉出一個又一個的死亡風暴,從無法轉身的長槍手背後殺起。沒有主人的馬匹立即燃燒起來,變成一匹突入長槍陣的火馬,就算被刺翻在地,方圓二十臂距離內也沒有不被點著的東西。

雖然武器沒有斯比亞軍精良,兵員訓練也不如斯比亞軍完備,但威爾斯軍卻以高昂的士氣、卓越的犧牲精神,頑強抵抗。長槍、戰刀、鐵錘、匕首,手上有什麼是什麼,丟了武器的,使絆腿、插眼睛,最不濟還能用血肉之軀為戰友擋刀……

但沖入敵軍陣形的斯比亞士兵卻是一台台的殺戮機器,包裹在身體上的盔甲為他們提供了嚴密的保護,進退之間從容殺敵,說得上是有條不紊。右手一刀把前面的敵軍砍成兩半,手腕一翻,刀柄後安裝的短刃就插入另一名敵軍的喉嚨。左手盾牌一擺,格擋住左方刺來的長槍,接著盾牌一掀,安裝在盾牌內側的小弩發射,烏黑的弩激飛出,銳利的箭頭直接洞穿敵軍單薄的皮甲……至于安裝在肘部、肩部的三菱尖刺,更是讓敵軍防不勝防。

雙方的士兵在廣闊的平原上展開一場血戰,在歐佩親王的指揮下,威爾斯軍甚至還有一次反沖擊,但因為失去了重騎兵,這次沖擊很快就失敗。

一個鍾頭之後,威爾斯軍的體力支撐不住,左翼防線崩潰。親王還想穩住陣腳,無奈新兵太多,膨脹的士氣開始低落。在斯比亞軍以雷霆之勢突入右翼的時候,軍心動搖了……

也是在這個時候,斯比亞軍總指揮官才輕輕舉起右手,向著敵方中軍陣營一點,發出總攻擊命令……

高懸在頭上的太陽見證了這場戰爭,兩河平原的沃土飽飲了鮮血。

是役,威爾斯軍大敗,第五軍團建制不複存在,第六軍團傷亡過半,第八軍團戰損軍力達三分之二,全軍十二萬人,有命逃回歐佩城的不到四萬人。威爾斯皇帝的親侄,皇家近衛軍指揮官被俘,至于總指揮官歐佩親王,他摔斷了一條腿。

威爾斯用數萬士兵的生命,再一次鑄就了斯比亞軍隊的威名。鮮血染紅的一個名字,再次響徹魔屬聯盟的大地。

魅影軍團,複出了!

上篇:“黑暗傳說──兵臨城下”     下篇:「黑暗傳說──榮歸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