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人傲世錄 「黑暗傳說──新年酒會」  
   
「黑暗傳說──新年酒會」

科恩.凱達陛下一聲令下,第四次攻擊開始,集結在神魔分界線上的斯比亞帝隊殺向魔屬,七萬軍隊分成兩路攻進了威爾斯帝國。但威爾斯還沒從上次戰爭中緩過氣來,急忙調集僅有的機動部隊重點防守歐佩城一線。雖然有軍事天才格倫斯少將坐鎮指揮,但無奈兵員太少無法反擊,告急烽火再一次燃起,蜿蜒蔓延到魔屬聯盟內地,請求聯軍軍部支持。
經過前三次戰爭的教訓,魔屬聯軍聽從了賦閑將領斯維斯.赫本公爵的建議,早已在特拉法帝國布置了一支人數五萬的精英機動軍團,准備隨時支持威爾斯,這時正好派上用場。根據魔屬聯軍的設想,這個軍團就算不能給斯比亞軍隊以實質性的打擊,但至少也能牽制住對方一部分兵力。可沒想到這個軍團才小心翼翼的跨上神魔分界線,就跟一支意料之外的軍隊迎頭撞上──精英軍團指揮官有感于魅影軍團強大的攻擊能力,立即下令穩守防線待機。

這位魔屬軍團的指揮官卻沒有想到,他面前的對手並不是斯比亞的魅影軍團,而是由皇太子親自帶領的波塔帝隊。這是波塔太子第一次領軍出征,又因為太子本人的政治環境,在不求有攻、但求無過的作戰思想下,他表現得極為謹慎。就在遇到魔屬精英軍團的第一時間,整個波塔軍隊就地轉入防禦,太子殿下同時急報後方,聲稱前線鏖戰不絕,急盼援軍。

與此同時,斯比亞軍卻在威爾斯的兩河平原上縱橫馳騁著,從容自若的把防守平原的威爾斯軍隊殺得哭爹叫媽。威爾斯在兩河平原上的屯兵點被一個個的拔掉,眼看魅影軍團就要再次包圍歐佩城,而威爾斯軍一直盼望的側翼軍隊卻還在神魔分界線上跟人對峙。聯軍軍部接到的報告上是這樣寫的:本軍團已經牽制住魅影軍團大部,攻擊威爾斯的只是小股部隊!

隔著一條河,兩支威武的部隊就這樣對峙著,在整個戰場局勢不明朗的時候,誰也不想先動手。在神屬聯軍里,固守待援這種行為是非常正常的,但對于擅長攻擊的魔屬聯軍而言,防守觀望本來是一件恥辱的事情,這也從另一個方面說明,在前三次戰爭里,他們這些遠道而來的援軍被魅影軍團打得有多淒慘。

波塔太子在得到了足夠多的援軍,總兵力達到八萬之後,終于有了點進攻的想法。他聽從了屬下將領的建議,決定趁夜在上游渡河,奇襲對方大營;與此同時,魔屬精英軍團也接到了軍部強行進攻的死命令,命令的語氣極為嚴厲,于是決定從下游搶渡,奇襲「魅影軍團」的大本營。兩軍在差不多的時間里派出自己的得力部隊渡河,同時在正面展開牽制作戰。

為了掩護各自的強渡部隊,在這條並不算太寬的正面河面上,雙方士兵分乘數百艘簡陋的木船展開互攻,刹那之間飛箭如雨,殺聲震天,五顏六色的魔法光芒在制造大批死亡的同時,又把夜空點綴得絢麗無比,空中部隊也在往來穿梭,殺得難解難分。

將士的鮮血染紅了整條河流,順流而下的尸體居然把魔屬聯軍的三座浮橋生生沖斷。

在天色微明的時候,雙方的突襲部隊總算到達了各自的目的地,新的厮殺再次開始。魔屬軍隊不善防禦,精英軍團大本營被三萬波塔軍隊連番攻擊,守得極為辛苦。而波塔軍隊大本營這邊的遭遇就要好一點,一則本身人多,二則在防禦工事上下了工夫,兩萬多突襲的魔屬軍隊反倒陷入困境。在英勇無畏的波塔太子咬牙出動自己的親兵部隊之後,魔屬軍隊的攻勢徹底瓦解,因為渡河的浮橋被沖斷,這兩萬多的突襲軍隊最終在河邊被全殲。跟這對全滅的部隊相比,從上游渡河去突襲對方的波塔軍隊運氣不錯,最後撤回三千多人。

戰後清點,魔屬精英軍團損失三萬多人,無力再戰,只得向後撤退。不過精英軍團的指揮官並不怎麼擔心,因為他是開戰以來第一位在魅影軍團的瘋狂攻擊下退回的援軍,而且還有「輝煌」的戰績;在波塔軍方面,總兵員損失接近五萬人,但太子殿下得知消息之後欣喜若狂,因為他是數十年來第一位狠狠打擊了魔屬軍隊的太子,而且消滅了對方成編制的部隊,那些繳獲的戰旗,無疑會讓他的太子地位變得更加穩固。

對于這一次血戰的結果,雙方領軍者都是相當滿意的,經過他們的解釋,這一次看似兩敗俱傷的戰果,無疑都變得非常有意義起來。雙方的士兵並不很理解這種意義,他們只以自己的方式去記憶這場戰斗,鏖戰的河流此後有了一個新的名字──泣血河。因為在幾處戰斗地點,灘上的泥沙完全被鮮血染紅,經年不消,下游的河水顏色在一個月里都是紅色的。

反觀斯比亞軍戰場,他們趁著這一段難得的時間,徹底清理了威爾斯軍在兩河平原的外圍防守據點,再次完成了對歐佩城的包圍。可憐威爾斯軍花了大把精力建立的兩條新防線,又變成了魅影軍團的新兵訓練場,無數斯比亞菜鳥踩著威爾斯軍旗幟完成了自己的試煉。

被魅影軍團有意放回的一些散亂威爾斯敗軍徒步翻越威達山脈,陸續逃回國都附近,前方的戰場狀況,在威爾斯國內引發極大規模的騷亂。在這個時候,威爾斯國民再一次自發的組織起來,為前方的軍隊奉獻自己的一份力量,但是跟前三次相比,捐助的錢款物品再也沒有以前那麼多,因為前三次都捐得差不多了。自發參軍的青壯年也不再有太多的挑選餘地,什麼斗雞眼、高低肩、長短手、羅圈腿……只要是個人就要。

不過,就算戰爭條件不算很好,威爾斯國民也都保持著一種普遍的樂觀情緒,因為他們的帝國有英雄在,越是在這種危機時刻,英雄就越是能發出璀璨而耀眼的光芒,因為是英雄啊!因為是整個威爾斯帝國都為之瘋狂的英雄啊!

其實,英雄的格倫斯少將手里的兵員也不是很多,雖然威爾斯皇帝把整個帝國的機動部隊全部交給了他,但他卻不得不盡一個臣子的本分──從中調出一部分交還皇帝好防守首都,而自己還要信誓旦旦的打包票:憑著剩下的十萬部隊,我格倫斯也能守住威達山脈!

為了讓他完成這個誓言,魅影軍團可是辛苦到了極點,幾經周折,在消滅了一萬多威爾斯軍之後,終于讓格倫斯少將驚險萬分的「守住」了威達山脈和歐佩城。做完這一切,魅影軍團帶著殲敵近九萬人的戰績,「狼狽不堪」的回到了位于神魔分界線的出發地域進行換防,准備下一次的攻擊。

而英雄的格倫斯少將,他不僅再一次守住了威達山脈,還進而收複了兩河平原,在組建新的防禦線時,他接到了皇帝和魔屬聯軍的嘉獎,榮升中將軍銜,封地加倍,更獲得了魔殿的傑出戰爭勳章。在個人威名方面,不但在威爾斯帝國如日中天,就是在整個魔屬聯盟里,其威名也已經跟他的世交好友──斯維斯.赫本少將比肩!

無數的民眾談論他,無數的女士仰慕他,在英雄的中將回首都接受封賞的時候,偌大的首都萬人空巷。一夜之間,指明送給英雄的中將的請柬、情書以馬車計;無數熱血少年要當他的親兵護衛甚至是仆人,為此不惜在他家門外大打出手,釀成流血沖突;在皇宮外接受祝賀時,英雄的中將不停的與從各地趕來的貴族握手,握到後來右手居然嚴重扭傷……

在類似的慶祝活動進行到最高潮的時候,晴空里劈下一道霹靂──斯比亞帝國賊心不死,魅影軍團再次犯邊!賊子攻勢如火如荼,邊境情勢岌岌可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整個魔屬聯盟都在憤怒的號叫,整個威爾斯帝國都在殷切的呼喚:英雄啊!我們需要你!

英雄的格倫斯中將緩緩抬起頭,面色平靜的從鮮花和美酒中站起,毫無留戀的從絕色美女間穿過,整一整身上的軍服,神情自若的接過皇帝的詔令,義無反顧的擔負起為整個帝國抵禦外敵的艱巨使命……格倫斯中將只說了一句話,這句話在最短的時間內傳遍了帝國。

「身有黑暗魔王之保佑,皇室、國民之托付,本將斷無失敗之理!」

多麼懇切的話語,多麼偉大的人物啊!這位面龐俊秀的英雄騎上戰馬趕赴前線,從他那冷峻的神情里,國民們知道,他心里已經給了敵人最後的審判。他那溫柔與剛毅並重的目光里卻帶有一絲不易令人察覺的憂郁,國民們知道,那是他對帝國未來的擔憂……這是一位多麼仁慈堅強的英雄啊!任得腥風血雨,他那鋼鐵般堅強的意志也不會彎折!

風揚旌旗,雨打兵刃,首都居民為他們的英雄送行,無數人流下激動的淚水,無數人高喊口號直到喉嚨沙啞……格倫斯中將是不敗的化身,格倫斯中將是帝國意志的體現,任何人都不能懷疑這一點!前歐佩親王戰敗自殺之後,他的幾個兒子誹謗格倫斯少將,已經被皇帝陛下剝奪貴族頭銜,關入死牢!

而在另一邊的神屬聯盟,首次在戰爭中嘗到甜頭的波塔帝國太子,這時正在營帳之中發號施令──初戰的「勝利」為他積累了相當的威勢,以前那些敢于大聲對抗他的貴族們,現在的聲音已經小很多了,太子殿下更成為前線部隊的總指揮官,手下總共掌管軍隊一十五萬。這一次對魔屬的進攻,依然是波塔和斯比亞聯軍,而且是由波塔方向先行發起攻擊。

然而這一次戰爭,魔屬聯軍緊急增援而來的軍團卻不是那麼好對付,兩軍一接觸,魔屬軍隊就全力進攻,波塔軍隊苦戰三天,八萬人打到只剩四萬人,不得已只有後撤,同時飛報友軍支持……這個時候的斯比亞軍,已經把打擊魔屬機動軍團做為第一戰斗目標,反正「英雄」手下都是用兩條腿奔波的苦命步兵,兩河平原也沒長翅膀,擊敗威爾斯的戰果跑不了。

接到求援信息,正向戰場進發的斯比亞軍立即改變方向,莫亞中將親自帶軍馳援,亂局中,莫亞中將力排眾議,派出機動力最強的騎兵做戰略迂回,反斷了魔屬軍的後路。接著派出一直沒能上戰場的山地矮人部隊,把魔屬軍的行軍陣營切了個七零八落。

在將之完全打散之後,莫亞中將又果斷的命令所有部隊撤出戰斗,把最後的殲滅任務交給快要哭出來的波塔太子去做。對于這個決定,莫亞中將手下的將領很不理解,還有人為此挨了軍棍……事後經過點算得知,雖然波塔帝「全殲」了這支人數六萬的魔屬軍,但他們自己卻在最後階段付出了三萬人的重大傷亡。

波塔太子依然滿意,因為他再次奪取了魔屬軍團的軍旗,這是無可爭議的「勝利」。

跟波塔軍隊相比,斯比亞軍這次的戰績就乏善可陳,他們只是再一次打掃了兩河流域,順便點火燒了歐佩城,將沸血關堵了幾天而已,最後還在格倫斯中將的奇兵反擊之下「敗退」回神魔分界線……這第五次戰事的結果,似乎除了斯比亞之外,波塔和威爾斯都很滿意。

當然,魔屬聯軍軍部是很不滿意的,因為到現在為止,他們手里的機動部隊已經沒有幾支了。每一次戰斗,魔屬軍這邊都會丟幾萬人,這樣下去還得了?于是這些官老爺們做出了新的計劃:為防止斯比亞接下去的進攻,為了反擊的靈活性,決定同時派軍進入特拉法帝國和坎普帝國,一左一右形成呼應。至于威爾斯帝國,他們有英雄的格倫斯中將,這已經夠了。

跟以前一樣,為戰爭勝利而舉辦的慶祝活動才到中段,斯比亞軍的攻勢又起──用一句全魔屬聯盟通用的牢騷話來說,那就是:「這***都是第六次了!斯比亞人是用什麼做的?打這種沒有結果的場,這群兔崽子不覺得累?」

結果是斯比亞人不覺得累,他們真的打過來了,這次在魅影軍團掛帥的是卡羅斯中將。而最後的戰斗結果是──

威爾斯帝國:兩河流域、歐佩城失而複得,損兵六萬,格倫斯中將得到嘉獎。

波塔帝國:損兵五萬,全殲魔屬軍軍團一團,活捉魔屬軍少將軍團長一名,太子本人獲得帝國最高榮譽勳章,擁兵十七萬坐鎮邊關。

斯比亞帝國:掃清兩河流域,打到沸血關前,因為遇到有「斯比亞克星」之稱的格倫斯中將,攻勢土崩瓦解,最後「灰溜溜」的退回神魔分界線。除消滅六萬威爾斯軍隊之外,還在戰爭過程中打散魔屬軍兩個軍團。

魔屬聯軍:一個軍團被波塔軍全殲,兩個軍團被打得只剩指揮部。不得已,首次在神魔大戰結束數年時就頒布徵兵令。

這個沒有明確戰爭目標,沒有明確戰爭結果的離奇戰役打到這個份上,神屬聯盟和魔屬聯盟都有點傻眼,對于挑起戰爭的斯比亞帝國,大多人表示無法理解,對于斯比亞皇帝,其他帝國的皇帝只好用「瘋子」來稱呼。

在第六次戰爭結束之後,已經快到新年,卡羅斯中將到達聖都的那天,剛好趕上了皇帝陛下的新年酒會,一臉風塵的中將只來得及換件禮服,就被人拖去了會場。

作為一個皇帝,科恩陛下有個習慣實在不怎麼好,他跟文官總是不能很好的相處,在更多的時候,陛下願意跟他麾下的將領們待在一起。

比如說這個新年酒會,就是陛下招待將領的一次活動,因為時間剛好是新年,回聖都述職的將領非常之多,僅僅少將以上、上將以下,就有八十多人接到了邀請。一時間,位于後宮的演武廳里將星閃爍、酒香四溢。

別看這些將軍們平時一個個都人模狗樣的,這會沒了軍紀監督的管束,全部在「長官」面前露出了本來面目,挖鼻孔的有、說髒話的有、講下流笑話也有……但科恩陛下卻一直是樂呵呵的看著他們胡鬧,根本沒有加以制止的意思,倒是旁邊的一群侍女每人鬧個大紅臉。

「好了,都坐好,等下讓皇妃們看到,你們就得倒大黴!」在仔細詢問了總參謀官這次的戰斗經過之後,科恩陛下終于有了點管束大家的意思,「這個酒會嘛!就得找點樂子,你們都是在各地鎮守的,有什麼好聽的好玩的,都說出來讓大家高興一下。對了,這是新年,你們給我准備了什麼禮物?」

這些將領在回聖都之前就接到了皇帝的命令,上面說新年到了,朕要送禮物給皇妃和親王,但朕日夜擔心國事,哪里還有時間去找禮物,你們身為將領,就得為朕分憂,幫朕准備禮物……最後還特別注明要文雅的禮物,那些上不得台面的東西少拿到朕跟前來。

雖然有點迷惑,但將領們還是按照皇帝陛下的要求,精心准備了各自的禮物,他們不清楚什麼是文雅,手下可有大把人清楚……這時候按順序送上,還真是琳琅滿目,種類繁多。

禮物擺開,無非是些玉石首飾、珍稀玩物之類,但從皇帝陛下的神情看來,有幾名將領的禮物最得他歡心:一名將領送的是一大盆花,一名將領送的是一個魔法球,另一名將領送的是一口大箱子。

「你們三人都是在一起的吧!皇家學院院長的高徒,難怪送的東西這麼特別。」科恩陛下走下來,看著三位少將,「說說看,這都是些什麼?」

「回稟陛下,我們是在一起服役。」手拿著魔法球的少將回答,「我們的禮物的確有說法,是專門送給四位皇妃的。」

「哦?這麼神奇?」科恩陛下很有興趣,「說說看,都是些什麼寶貝。」

「大家知道,從古到今,比斯大陸上有四樣東西最為有名。」

「這個本皇帝可知道。」科恩笑笑,「小時候就聽人說了,比斯大陸上的四樣東西,春天是魔屬艾里納帝國的百花,夏天就是我斯比亞帝國的晚風,秋天是班塞帝國的月色,冬天是魔屬突藍帝國的飛雪。大家各占兩種,都不吃虧。」

「陛下說對了,我們的第一樣禮物就是這盆花,大家不要以為這有什麼了不起,這花名叫百花草,每當春天的時候,這一株就會盛開一百朵花,一百種形狀,一百種顏色。那麼現在是第二個禮物,這是一個掛在房間里的魔法球,當黑夜來臨之時,它就會散發出幽藍色的光,猶如班塞帝國秋天的月色一樣美麗。第三樣禮物是這個箱子,陛下打開之後,里面就會飄飛出雪花來……」

面對這麼別具一格的禮物,眾將領驚歎不已,科恩陛下手拿著酒杯,站在場中沒說話……看陛下的神態,他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良久之後,科恩陛下才喝了一口酒,開口問道:「雖然只是替代品,但這卻不失為一份好禮物。不過,真正的百花是什麼樣子的?」

「回陛下,真正的百花生長在艾里納帝國。」抱著花盆的將領回答,「我們都沒見過……陛下,我們只得到三樣禮物,實在不知道怎麼送斯比亞的秋風……」

「放下吧放下吧!朕很滿意你們的禮物,不過呢!這些禮物都歸朕了,皇妃那里朕會用其他禮物代替。」科恩點著頭,讓將領們回去坐,而他自己卻圍著三樣禮物打轉,到最後,科恩陛下乾脆一腳踢開箱子,讓一蓬蓬的雪花直沖上天花板,然後再緩緩的飄落下來。

眾將領目瞪口呆,不知道他們的皇帝怎麼了。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科恩陛下喃喃自語著,突然眼睛一亮,拿著酒杯的手一揚一甩,水晶酒杯在地板上摔個粉碎!

滿場的將領全部站起,一個個驚訝不已,內侍總管連打眼色,侍女們趕緊跑個精光。

「今天,朕當著你們的面,表明朕心中的意志,在將來的斯比亞大地上,會有四處景致。」科恩陛下的凌厲目光掃視著全場,一句話說得擲地有聲:「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

話音繞梁,餘韻不絕,全場將領靜寂無聲,多數人的面色大變,小數人迷惑不解……突然,總參謀官單膝跪下,大聲喊道:「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數十位將領如夢初醒,齊唰唰的跪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哈哈,哈哈哈哈──」科恩昂首長笑,「這世上是沒有什麼萬歲的,不過跟著我,去把這個花花世界打個底朝天倒是可以。」

「永遠追隨陛下!」這一次,將領們的回答不再需要總參謀官的提醒了。

上篇:「黑暗傳說──榮歸故里」     下篇:“黑暗傳說──重回分界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