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人傲世錄 “黑暗傳說──重回分界線”  
   
“黑暗傳說──重回分界線”

魔屬聯盟,福克斯堡,公爵府邸,第三天招待會。
“你問黑骷髏會的軍事實力?你現在不需要知道這麼多,你唯一需要記得的是我們的追求目標,你也應該明白,我們之所以做出這種計劃,已經不是著眼于私人恩怨。科恩.凱達和斯比亞帝國,現在已經變成這個大陸的毒瘤,不用這種計劃,誰敢保證能消滅他們……”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問,但你也看到了,計劃已經通過討論並在實施中,這個過程我和你都阻止不了。你還在擔心格倫斯中將嗎?但現在一切都晚了,他的命運在他自己手里……”

“你還在猶豫什麼?難道你不知道自己是內定的聯軍總指揮?與科恩.凱達的決戰,一場可以發揮自己所有才華的決戰,不是你一直期待的嗎?有黑骷髏會的全力支持,你會勝利。失敗是恥辱的,誰會去理會失敗的科恩.凱達?你難道還想以仁慈的心去對待這個敵人?他將給這個大陸帶來的傷害,是你難以想像的!我們做這麼多事,就是要消滅他和他的帝國。為什麼不留活口?因為科恩.凱達的意志已經滲透進了他的帝國,消滅他一個人沒用……”

斯維斯公爵坐在花園一角,手上拿著一杯紅酒,金袍主祭的話不停的出現在腦中,讓他的內心不堪重負。

一直以來,公爵都是一個本分的人,做貴族如此,做軍人更是如此。雖然長相帶給他很多困擾,但他心里始終有一份維持信念的熱情存在著,始終想通過自己的努力去改變周圍的環境,去改變周圍的人……公爵大人從來沒有想過,為了堅持自己的信念,需要殺死那麼多無辜的人,雖然不是自己親手所殺,但本質上又有什麼區別?

原來,自己一直所秉承的信念,居然是這麼沉重和黑暗的東西,而自己卻還無怨無悔的把熱情和青春耗費在這上面……

科恩.凱達,自從知道這個名字以來,公爵就只當他是一個對手,就算前聯軍元帥因為他而死,公爵心里也並不恨這個人,因為那是誰也無可奈何的戰爭啊!而現在,自己卻進入了一個以消滅他肉體和意志為目的的計劃里,再也脫不開身。

真的是這樣嗎?真的需要這樣嗎?黑骷髏會,改天一定要問清楚一切才行!(當天晚上會議結束後,因為問題太多,態度也不好,公爵大人再次被主祭大人趕出了門。)

“快點把這杯酒喝掉,然後把杯子給我。”冷不防的,公爵身邊竄出一個人來,“還有還有,你隨身帶的東西也給我兩樣,比如說手帕圍巾之類……我要拿去換情書。”

這個人,當然就是以阿撒.古台的名義在魔屬聯盟招搖撞騙的斯比亞皇帝科恩.凱達了。

對于黑骷髏會的陰謀和公爵大人的煩惱,科恩是絲毫不知情,而且正在為他與另一人的情書大決斗而不遺余力的努力著。公爵大人寫過的筆、用過的扇子,連坐過的石凳都被他拿去換了情書,最後甚至去拿了些二手的衣服,貼上公爵用過的字樣拿去做情書交易……

“你不是熱衷于制造贗品嗎?那樣很方便。”因為心里有事,斯維斯公爵實在沒有力氣跟這個無憂無慮的家伙說教什麼,只是輕聲問他,“為什麼還要問我要東西呢?”

“這個嘛!雖然說很方便,但是……偶爾……還是要給一件真的啦!”某人窘迫的抓抓頭,雖然這動作與他現在的裝扮很不合適,但看起來卻不會讓人覺得不自然,“因為我是一個很有誠信的人呢!再說萬一被人揭穿,我還可以用真品來翻身……”

“用真品來翻身?你怎麼個翻身法?”斯維斯公爵心里知道,如果自己現在不這樣問,今天晚上休想好過,某人會想盡辦法折磨自己直到自己問出這句話為止。

“很簡單啊!有真品存在就證明我的確向你要過。”科恩聳聳肩,不以為然的回答,“這樣我就可以證明那些贗品是你給我的,是你在陷害我,與我無關,我自然就清白了……”

明明不是一個很好笑的笑話,斯維斯公爵卻笑了出來,遠處的花叢中立即傳出女孩子的歡呼聲,科恩則是興奮的揮了揮拳頭,大聲說:“今天晚上第一個笑容,又得手兩封情書!”

“不過呢!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在斯維斯公爵身旁坐下,科恩問,“自從那一天你跟某人見過面之後心情就非常不好,到底是因為什麼?遇到什麼難以解決的事情了嗎?”

“當然是有事情發生,但請原諒,我不能告訴你,誰也不能告訴。”斯維斯公爵平靜的回答科恩,一點也不擔心這種事會影響兩人的關系一樣,“雖然你一直不肯承認是我的朋友,但我的確將你當成是一個好朋友對待的。只是這件事,請讓它成為一個秘密,它能籠罩我,但不能籠罩你,你……是那麼的自由,我羨慕你的自由和離開家族的選擇。”

“原來是這樣,我大概理解一點了。”科恩笑笑,“那麼,我就給你一個建議吧!”

“什麼建議?”斯維斯公爵心里有些吃驚,按他所想,科恩至少應該抱怨兩句才對。

“如果某件東西籠罩著你,而你又不能掙脫,那麼就不要白費力氣了。”科恩看著天上的星空,“不如想想怎麼把它據為己有,讓它成為自己的力量,之後再按照自己的意願去使用這種力量……你這家伙這麼狡猾,不用我再教你怎麼做了吧?”

“有時候,我對你這個人感到很迷惑。”斯維斯公爵沒有回答科恩的話,反而說起自己對他的感覺,“你這行為和想法真的讓我看不透。你也有很多秘密藏在心里吧?”

“當然有秘密了,不是有本書上說過嗎?”科恩感歎著,“沒有秘密的人是不完整的。”

“我馬上就讓你完整起來!”一個憤怒的女聲響起,科恩的腦袋上立即就被什麼東西給打了一下。

轉頭一看,來的正是仙尼亞.吉倫特小姐和愛麗.弗蘭小姐。仙尼亞小姐滿臉的怒氣,跟在她後面的愛麗小姐卻溫和的笑著向男士們點頭致意。

“你這家伙,拿著那些東西滿世界換情書,有你這樣做事情的人嗎?你是在決斗啊!”仙尼亞小姐非常火大,但生氣的她在晚禮服的襯托下卻顯得更加嬌豔動人,“你居然用這樣的方法決斗?真是太讓人氣憤了,一條手帕換情書,你把女孩子的情書當成是什麼?”

“情書,我當然知道那是什麼。”科恩哼哼著,動作學足了斯維斯公爵的驕傲模樣,語氣則學足了斯維斯公爵的淡漠風格,“所謂的情書,不過就是寫著‘大人,我愛你’的一張廢紙而已,不能當飯吃,也不能當衣穿,但是可以用來自我滿足……”

“你……你……你!”仙尼亞小姐已經被科恩氣得說不出話來。

“閣下,真正的情書不是那樣子的。”愛麗小姐走近科恩身邊,先拉住了仙尼亞小姐的手,再用柔順的聲音為科恩解釋,“情書,特別是女孩子的情書,是最真誠的愛慕心意的表達,是鼓起了無比勇氣,用羞澀的筆觸寫下的心聲。雖然不一定能得到對等的回覆,但在寫下情書的那一刻,女孩子,已經等若是立下了愛的誓言……”

“就是這樣!”仙尼亞小姐的怒氣消失了些,但語氣依然是強烈的,“如果你憑藉真的自我而讓女孩子們愛慕,從而得到這些情書也就算了,但是你是靠物品來換取,這說明你根本就不會好好對待這些情書,你這個騙子……”

“喂喂,所有人都知道這是個決斗,真的會有人真心寫情書給我嗎?大家做戲而已嘛!”科恩看著自己面前的兩位小姐,“看你們這激動的情緒,難道說你們也給我寫了情書?”

“你想得美,我們還不清楚你是怎樣的人嗎?怎麼會被你欺騙?”仙尼亞小姐哼了一聲,“只是我們的幾個朋友,真的是給你寫了情書……如果你不保證好好對待,我就不給你。”

“啊!原來如此。”科恩得意的笑笑,“如果你不給我,我就隨便對待某人求婚一事,在里面隨便選個女人,然後把某人塞給他……”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仙尼亞小姐當然知道這個某人是誰,但一時又找不到合適的阻止理由,“那是婚姻,是大事,你不能這麼草率決定……”

“放心好了,”這個時候,某位一直沒開口的人突然說話了,“即便是皇帝陛下下令,我對自己的婚姻也有主張,這是我絕不放棄的事情。請,請兩位小姐放心。”

旁邊的三個人聽完這句話,都不知道回答什麼好。

這種表態的話,完全不像是斯維斯公爵的一貫風格啊!

而且公爵是說“請兩位小姐放心。”這句話難道是他在預示什麼嗎?

于是,這兩位小姐當場就鬧了個大紅臉。還好其他人只遠遠的看到兩位小姐在跟瘋狼閣下說話,還發出憤怒的聲音,不然這兩位小姐的處境就會變得不妙了。

“我明白了,求婚的事情上,我幫你安排。”科恩微微一笑,“我要去努力調戲小姐們了,目前還差二十多封情書呢!”

此後幾日,科恩每天在調戲貴族小姐之余,也盡量制造兩位小姐跟公爵的見面機會,他並不知道公爵遇到了什麼事,也懶得去管。

帝都周圍的情報系統在他的指揮下,已經在平靜中完成了整體轉移。五天後,科恩終于收齊了一百封情書。

科恩一反常態的為這一百封情書寫了回執,情真意切,婉言拒絕。

當公爵大人親自將這些情書回執送到貴族小姐們手上時,居然還有很多人為這位“此生只想追求自由、絕對不會在四十歲前談論婚姻”的年輕貴族流下了眼淚。

之所以是斯維斯公爵去送回執,那當然是因為瘋狼大人偷偷丟下情書回執跑路了……非常突然的消失,就如同他出現時一樣。

就在瘋狼閣下離開帝都的第三天,來自遙遠國度的告急烽火又一次傳遞到了帝都。

這就意味著,瘋狂的斯比亞帝國,正在發起針對魔屬帝國的第七次攻擊。但現在已經沒有人覺得驚訝,因為大家都習慣了,反正斯比亞就是這樣,隔幾天就會跑來打一次,沒什麼大不了……

斯維斯公爵站在書房樓頂上,看著遠方那星星點點的烽火歎了一口氣,希望自己前幾天寫好發出的親筆信能在悲劇發生之前送到格倫斯中將手上,中將的敗局已經不可能避免,但至少要留下性命才好……

而在這個時候,我們那位把魔屬聯盟弄得紛擾不斷的科恩陛下,他還是裝扮成阿撒.古台的樣子,正和白影走在神魔分界線的密林之中。

“請你告訴我原因。”白影跟在科恩身後,“為什麼我們一不回聖都,二不去軍隊,而要在密林里一步步的跋涉?”

“我倒忘記你到我身邊的時候,土城之戰已經過去了。”聽到白影的問話,科恩頭也不回的回答說:“告訴你吧!從前面這個林子穿過去,就是當初土城大戰的地方了。”

“為什麼要來這里?軍隊指揮部不是在這里啊!”

“當然不是在這里,但我有一些事情需要考證。”科恩停下了腳步,“有一件事你不知道,就是我們當初的逃生路線,那個通道非常神奇,也非常詭異,人力不可及,我想仔細的探察一下,找出原因來。”

“為什麼你要突然來找答案?”

“因為,像斯維斯那樣的人不會為了一點點小事而心事重重,能讓他這樣的,必定是大事。而現在,還有什麼大事呢?他的表現,讓我感覺到不尋常。”科恩看看周圍的環境,“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圍繞著我,危險的東西……所以我來這里,希望找到可以為我提供幫助的東西,不管它是什麼,既然它當初會幫我,那麼現在也一樣會幫我。”

然後科恩把當年土城通道的情況詳細說了一遍,連白影都驚訝不已。

“通道是活的,現在都還存在著嗎?”白影停下腳步,仔細考慮著科恩的話,“如果,如果那不是人,而是另外什麼東西……那麼這通道現在還存在的理由是……”

“我也是剛想明白的,這通道還存在的唯一理由──”科恩回過頭,對著白影微微一笑,“她在等待我,我要去找到她。”

“可是,通道那麼大……”

“只要我出現在通道附近,只要她等待的是我。”科恩繼續走著,“她就會自己跳出來!”

分界線密林深處,一片樹葉突然微微的顫動了一下……

上篇:「黑暗傳說──新年酒會」     下篇:黑暗傳說──英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