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人傲世錄 ‘黑暗傳說──包圍’  
   
‘黑暗傳說──包圍’

神屬聯盟,里瓦帝國,首都金沙薩。
作為帝國首都,金沙薩的夜晚是很迷人的,因為在這座城市里,不但擁有大量曆經歲月而留下的自然和人文景觀,還有一個帝國的財富作為支撐。白日固然繁華,但在夜幕低垂之後,這繁華就逐漸變化為奢靡。帝國里從上到下誰都知道這一點,但誰都不想去改變這一點,因為無論是繁華還是奢靡,都是人類生而追求的事物之一。

無數流連在街巷中的行人,正在努力的撩開那一層由飄香的花粉和迷離的彩色燈光編制的面紗,好讓心目中金沙薩那真正的魅力撲面而來。不過,先決條件之一就是首先要坦然自己的本性,傾向黑暗的、極度渴求的那一面本性,好接受金沙薩的遴選……其實不止是金沙薩,每一個帝國首都里都一樣,每天都在上演赤裸的追逐,追逐一切可以囤積的財富。

今天晚上,二公主殿下的府邸舉行酒會,除了近段時間與二公主交惡的太子殿下沒有參加之外,接到請柬的達官貴人們無一缺席,甚至有許多是外國使節。在長公主前些日子被皇帝陛下訓斥之後,二公主就隱約替代了長公主在首都貴族圈的主導身分,酒會、宴會、游園會一個接著一個,舉辦的相當頻繁。當然了,二公主的酒會從來不會邀請自己的另一個弟弟和妹妹,皇室直系成員里,就只有長公主夫婦參加。

長公主夫婦互挽著手,拿著酒杯,在賓客中往返著,柔聲細語,恩愛無限——在被自己的父親訓斥之後,長公主殿下似乎收斂了很多,而且是從里到外的收斂,但眾賓客都明白,長公主的這種改變,應該是對自己變本加厲心態的一種掩飾,誰都知道,除卻在國內的勢力,這位公主殿下身後有其他帝國勢力在撐腰,要不然,她上次的死罪是絕對逃不掉的。而擁有這樣的一股助力,這位心高氣傲的公主怎麼可能會向太子殿下認輸?那個愚蠢的變態?

自古傳襲下來的皇家酒會已有定例,特別是由公主們主辦,雖然沒有太子殿下的酒會那麼張揚露骨,但卻另有細密心思想出的花巧,務求盡興。宴至中途時,男女賓客分往兩廳,各樂各的——男女賓客分開,並不是指男女完全分開,夠得上賓客身分的,女性之中只有一人,那就是長公主殿下,所以此時的女廳之中,就只有她與身為主人的二公主。

猛的,嘈雜的喧囂聲從相距不遠的另一個廳房里傳來,那是由放蕩的笑聲、放肆的叫喊、毫不顧忌的起哄所組成,讓兩位公主殿下所處的房間顯得冷清,但兩位公主卻並不在意,只是相對一笑。二公主殿下拿著酒壺,開始為自己的姐姐斟酒。

‘姐姐這段時間應該過得還好吧?’斟著酒,二公主殿下說:‘只是幾天沒見到姐姐,姐姐的面容就有些消瘦了呢!’

‘只是身體稍有不適而已,並沒有什麼大礙。’長公主微微一笑,拿起自己面前的酒杯,‘前些時候在鄉下城堡里靜養,什麼事情都不關心,日子過得倒是別有一番情趣。’

‘是這樣嗎?那改天我也要去試試!不過……眼前倒是沒什麼時間了。’二公主也拿起了酒杯,稍微偏著頭,一副天真單純的神情,‘姐姐聽說了嗎?斯比亞帝國已經攻進魔屬聯盟,而且占領了兩個帝國,俘獲了兩帝國皇室,神殿那邊已經吵翻天了呢!’

‘有這樣的事情?魔屬聯盟的帝國就那麼的不堪一擊?早些時候倒是聽說斯比亞在對魔屬用兵,可沒有想到,他們居然能夠打下這兩個帝國來。’長公主殿下驚訝的回答,‘父皇還沒有發出庭報,所以我並不知道——為什麼神殿會吵成一團?這不是好事嗎?’

‘姐姐啊!你就不要逗我了,就憑姐姐在神殿眼中的地位,這麼大的事情,父皇的庭報發不發,姐姐都應該知道得一清二楚吧?姐姐你,畢竟不是一般貴族大臣。’二公主微笑著說:‘至于神殿里在吵些什麼,我還等著姐姐來為妹妹解惑呢!姐姐就不要推辭了,請說吧!’

‘妹妹啊!姐姐已經不是以前的長公主了,父皇上次顧及親情饒我一次,但在貴族官員的心中,我怎麼還有可能保持住以前的地位?當然是沒人為我通報此種緊要消息了。’長公主面露難色,‘至于神殿那邊,的確已經是久無往來,妹妹的疑惑,只能自己去尋找答案了。不過妹妹放心,在幾位弟弟妹妹之中,姐姐絕對是支持你的,無論在什麼時候都一樣。’

‘聽到姐姐的話,我真的好開心呢!’二公主呵呵笑著,放下酒杯,雙手輕擊,‘我們來欣賞節目好了,特別為姐姐准備的呢!’

酒會進行至午夜,循規蹈矩的長公主殿下就起身告辭,二公主也不便強行挽留,只好送到大門外,眼見長公主夫婦的馬車在嚴密的護衛下離去。在打發了其他賓客離開之後,悶悶不樂的二公主回房時,一名信使已經在駙馬的陪伴下等候多時了。別看公主們平日高不可攀的模樣,在信使面前,她們只能是笑意盈盈,和藹可親。

‘我聽駙馬講了,二公主殿下剛才是在跟長公主殿下交談吧?’幾句寒暄語語之後,信使坐下說:‘長公主殿下近來可有什麼變化,或是做出什麼異常的舉動?’

‘沒有,她依舊是老樣子。’雖然有些奇怪信使怎麼會突然關心這個,但二公主還是照實回答,‘在上次的陰謀失敗之後,一直待在鄉下的城堡里,並不常常外出。’

‘是這樣啊!’信使點點頭,‘那麼,公主殿下姐妹平時的感情怎麼樣?’

‘不好,也不壞吧!’二公主的機智使用的恰到好處,不動聲色的回答,‘或者說,如果有需要的話,可以立即變得親密和疏遠起來。’

‘公主殿下倒是一位明智的女士。’信使微微一笑,‘其實主上的意思,是想讓公主殿下與自己的大姐保持一種既親密又處于警惕的狀態之中……’

‘貴上的這個意思……恕我愚鈍。’見二公主沒有回答,一旁的駙馬說:‘是因為有這種需要了嗎?還是即將有什麼大事發生?’

‘本使的到來,當然就預示著有事情發生。’信使正色說:‘想必兩位也知道,在所有的里瓦公主皇子里,斯比亞皇帝是在支持誰。而現在,斯比亞已經打下了兩個魔屬帝國,舉國兵力有一半留在魔屬,而魔屬的抵抗必然強烈,就算斯比亞能夠咬牙穩住,向魔屬增兵也是必然的事情,所以說,現在就是兩位的最佳機會。以後處于什麼地位,就在此一舉了。’

‘可是,’駙馬看了看沉默不語的公主,‘我們並沒有萬全的准備……’

‘時不可待,稍縱即逝。’信使加重了語氣,‘現在不做,難道要等斯比亞皇帝撲滅一切反抗,斯比亞邊境重兵集結之時再做?怕是到了那時,主上還想幫兩位,也是有心無力了。’

二公主抬起頭來,‘現在的時機……真的合適嗎?’

‘兩位目前只是一般皇親,而科恩.凱達卻是一國之君,任何時候,都是兩位處于下風。’信使微笑著回答,‘而趁著科恩.凱達的注意力全放在魔屬的時候做,即便是強橫的斯比亞帝國,對發生在里瓦的事情也無法插手。待科恩.凱達轉過身來,事情已成定局,又有各國支持,斯比亞也無法跟所有的帝國翻臉吧!’

‘為什麼是所有帝國?’駙馬脫口問,‘貴上……’

‘兩位不用著急,聽我慢慢解釋。’信使舉起手來打斷駙馬的問話,‘就如我剛才所說,兩位還只是一般皇親,無法與科恩.凱達相提並論,那麼同樣道理,兩位在目前也無法與任何一個皇帝相提並論——特別是公主殿下的父親。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聯合所有可以為我所用的力量,就變得極為重要,可以說,聯合之事,是此舉的關鍵所在……’

‘我不同意!’與此同時,在長公主的秘密住所中,長公主也拍案而起,‘所有人中我掌握著最強大的力量,為什麼我要聯合其他人?為什麼要把到手的一切分給他人?’

‘真正到手的才屬于自己,而看到的,並不一定就能到手,我的長公主,現在你有能力吞下里瓦這塊大蛋糕嗎?’新近的神殿下派官員坐在長公主對面,慢條斯理的回答,‘不錯,以前的你是有這個能力,可是殿下卻自己敗壞了胃口,我們此舉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把里瓦的一部分讓給其他帝國,你們也甘心?’長公主忿忿不平的說。

‘當然不甘心,可眼下有什麼辦法呢?兩位公主殿下勢均力敵,旁邊還有人在虎視眈眈,長公主殿下如有好辦法,不如教教我怎麼做?’神殿下派官員的目光停留在長公主身上,‘機會是不等人的,科恩.凱達吃人不吐骨頭,當他從魔屬抽身回來之後,長公主可不要後悔。’

‘可是……這個聯合的代價也太大了吧?’長公主坐下,突然對面前的人妖媚一笑,‘本公主其實也不是一個斤斤計較的人,但……真沒其他方式了嗎?’

‘我是斤斤計較的人,所以我幫長公主想好了後面的事情。’神殿下派官員站起身來,‘聯合所給的條件不過就是土地,而給其他人的那些土地現在又不是在長公主手里,換言之,長公主根本不需要從自己手里拿出什麼東西,反而能得到很多……在事情告一段落之後,有我們的支持,再把他們手里的東西拿回來,那並不是什麼難事。’

‘事情真的可以向這個方向發展嗎?’長公主的笑容更加令人沉迷了。

‘當然,只要我的長公主足夠聰明,只要我們願意。’下派官員伸出手來,戴滿戒指的粗壯手指在公主光滑細膩的皮膚上撫摩著,‘還沒有聽說,有哪一個帝國敢跟神殿做對。’

‘斯比亞。’長公主突然笑出聲來,‘斯比亞就可以!’

‘你——’被人揭了瘡疤,粗壯手指猛的捏住了長公主的嘴,下派官員看著長公主那如同是一只野貓的不馴眼神,呵呵一笑,又放開了手,‘我的公主殿下,你說得對,斯比亞的確敢跟神殿做對,所以,他們現在就要倒黴了……’

晚些時候,一輛極普通的馬車,到了金沙薩城郊一處極普通的莊園。過了有些破舊的大門,馬車停在了莊園里唯一的一座建築門前。過了一會,兩名打著哈欠的護衛才陪同著門房提著一盞小燈過來,門房張著迷糊的眼睛,打開了馬車車門——看起來,這里已經有段時間沒有訪客到來。

接到消息的主人已經在大廳里等候,看著身材高大的客人走近,主人的臉色顯露出的驚異神情無法掩飾,連躲在樓梯拐角,身披睡袍的女主人都是一臉的驚異,反應過來之後,年輕的女主人連忙踮著腳尖跑回了房間。

‘皇子殿下,晚安。’客人環顧周圍之後,對主人說:‘希望我的到來,不至于驚擾您的好夢。’

‘不會、不會,親王快請坐。’被叫著皇子的主人勉強在臉上擠出點笑容,‘對親王的到來,我只是驚喜,驚喜而已。’

‘皇子的生活倒是非常簡樸的。’親王坐下,微笑著說:‘我的侄女呢?波塔帝國最漂亮驕傲的公主呢?不在嗎?’

‘叔叔,我在這里。’重新出現在樓梯邊的女主人,已經換上了裙裝,頭發也梳理過,甚至沒有忘記佩帶幾樣搭配的首飾,‘叔叔,這還是你第一次到里瓦來看我。我本以為父皇和你都把我忘記了。’

‘怎麼可能呢?公主永遠是公主,帝國的嬌豔富貴之花。’親王呵呵笑著,走上去親吻了公主的手,‘只是因為你們兩個小家伙不小心的愛情點燃了戰爭,所以得讓你們消失一段時間,讓民眾淡忘這件事……你們的日子過得還融洽嗎?’

這對夫婦,就是里瓦二皇子和波塔公主,因為他們引發了六月戰爭,所以在很長的一段時間之內,都沒有出現過,也只有很少人知道他們隱居在金沙薩郊外。過氣皇族的生活,雖然好過一般的貴族,但對于這兩人來說,卻並不比蹲監獄好,所以,這些年來,夫婦倆都是‘咬牙’熬過來的,這時聽來自波塔的親王問起,兩人自然是感觸良多。

不過,來的是波塔親王,又問起這樣的話,波塔公主心里想的就更多一點,特別是對丈夫的那種優越感,很自然的就在眉眼之間就體現出來了。但她回話的時候還是相當溫和,因為她知道,她現在的生命,是和丈夫溶為一體的,‘過的還融洽,夫君對我很好,如果他肯改掉一些小毛病的話,我們的生活會更加完美。’

‘看看我美麗的侄女,還是和以前一樣調皮。’親王笑著,對侄女的應對很滿意,‘來吧!我們三人坐下,有些事情要談。’

‘首先,我想我已經知道,這麼多年的艱苦生活,對你們而言是有好處的。’重新坐下之後,親王不再有笑容,‘那麼,我現在就要來通知你們,要做好重返皇族生活的一切准備。’

‘親王的意思是?’里瓦二皇子小心翼翼的問。

‘里瓦帝國之內,即將有大事發生,長公主、二公主、太子殿下都有份,無論他們哪一方成功,事成之後都不會放過你們。’親王回答說:‘作為你們的長輩,我的意思、波塔帝國的意思都是一樣的,就是你們必須要把握這個機會,來一個漂亮的翻身。’

‘漂亮的翻身?’夫婦倆同問,‘怎麼翻?’

‘在這件事情上,他們幾位的關系很是錯綜複雜,既相互利用,又相互敵對,但眼下想成事,就必須要聯合。’親王解釋說:‘但即便是他們聯合,你們的父親不是個隨便就能讓人扳倒的皇帝,所以,他們要想成功,就得采取強烈的手段,到時候里瓦就是個大亂局。而你們,一定要在這個時候徹底消失,在靠近波塔的邊境上,我們已經准備好一切,當里瓦亂局一起,你們即可通告全境,聲明你們正統皇室的身分,即使是不能奪取他們全盤成果,也必定不會徒勞無功。之後的事情,我們會安排妥當。’

‘那……父皇那邊……怎麼辦?’里瓦皇子輕聲問了一句。

‘我認為你目前應該多擔心自己。’親王回答,‘當然,我們也不想你父親有什麼意外,但曆史始終是向前邁進的……另一方面,如果他們全部失敗了,因為你們沒有參與,所以你父親也不會歸罪于你,這對你來說也是好事,不要多說了,馬上收拾東西離開!’

親王的最後一句話里,帶有不可抗拒的命令性質,夫婦倆一楞,立即就回房收拾去了。

不到幾天的時間里,關于即將在神屬里瓦帝國發生的事情,就准確詳盡的傳到了黑骷髏會手中,新一輪的會議,時間定在午夜時分……

上篇:‘黑暗傳說──初次較量’     下篇:黑暗傳說──禍起蕭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