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人傲世錄 篇外篇 “黑暗傳說——覆世焰舞”  
   
篇外篇 “黑暗傳說——覆世焰舞”



戰爭,是一種使用暴力手段去爭奪利益的極端方式。根據統帥本人所代表利益的不同,有的人需要戰爭獲得毫無爭議的勝利,有的人卻追求不敗不勝甚至是一個更離奇的戰果。但不同的統帥所希冀的那個結局,一定會符合他們進行戰爭的最根本目的。

在藍水江戰役中,雙方統帥所追求的目標不太一致。

魔屬聯軍一方要盡最大能力消滅對方軍事力量,並以此為契機擴大戰果,削弱斯比亞帝事力量;而斯比亞方確實要在消滅對方的基礎上,最大限度的保存自己——早在之前的一系列戰役中,他們已經成功地削弱了魔屬的軍事力量。

對這場戰役的雙方統帥來說,最關鍵之處就是藍水江的地形。因為對敵方的站斗力有一個恰當的估計,所以兩位統帥都回避了正面死拼的方法,而借助藍水江的地形。聚集優勢兵力先破擊對方一部再趁勝追擊的想法,同時被斯維斯·赫本公爵和科恩·凱達陛下列為首選。

戲法人人會變,各有巧妙不同。雖然采用了同一戰術,但兩支軍隊的動作卻截然不同。

超越常規的機動力,是斯比亞軍隊曆經各次戰役保存下來的特長之一。所以在戰役的最後准備階斯比亞軍把自己的機動力發揮到了極致。前一刻還在偽裝僵尸、在各處游弋不定的遠征軍和近衛軍,如兩塊感覺到對方存在的巨大磁石,快如閃電般的相互靠攏!

對于魔屬聯軍而言,他們最擅長的卻是一種傳統而有效的一種戰法,即穩固的進退,達成大規模對戰條件並一擊建功,這就是所謂的“磨刀不誤砍柴工”。所以他們的主力部隊一直在潛伏、忍耐,等到斯比亞主力部隊越過自己敢去會合之後,才在指揮部的統一調度下,把自己的力量逐次的注入戰場區域——現占據要點,在構築支撐,最終形成合圍。

兩邊軍隊都在按照自己的作戰理念行動,似乎都顧不上去關心別人。但在戰場局勢發展到一個臨界點——即斯比亞的遠征軍和近衛軍接近到一定范圍時,幾乎沒有任何預兆,小規模、大范圍的局部戰火突然在戰場的各處猛烈燃燒起來。

魔屬聯軍編成的小股奇襲部隊,同時在藍水江兩岸對斯比亞軍展開奇襲戰。無獨有偶,斯比亞軍派出的針對性獵殺部隊也同時上場。

在戰場“意外邂逅”的小部隊少則數十人,多則上百人,都是精銳中的精銳。目光所及,無不迸射出絢麗的火花。他們依托各種地形,殺得天昏地暗,天上地下到處開打,結果多是互有勝敗,誰多無法完全壓制住對方。

斯比亞近衛軍完成了他們的軍令狀,就在遠征軍到達江岸的前兩天,他們的主力已經進入蔡斯城,在構建了三座浮橋、五個渡船碼頭的同時,還在江兩岸各設一個巨大防禦陣地。

主防禦陣地縱深六里,形狀如同一個大開的扇面,前寬六里,後寬三里,尾部收攏在江岸邊,兩側還各有幾個形狀複雜的策應防禦陣地和出擊准備基地。依靠強大的後勤供應能力和土木工程能力,陣地之中溝壕遍布,障礙處處,活脫脫一個“土城防禦陣地”的經典演化版。

這樣的情況,很快就被冒死飛越蔡斯城上空的魔屬聯軍飛行偵察部隊察覺。這些由石像、鬼獅鷲、魔法師組成的偵察隊伍毫不顧惜自己的生命,付出巨大代價沖破斯比亞飛行部隊攔截,把蔡斯城的變化帶回了魔屬聯軍指揮部。

在確實情報的支持下,很快,斯維斯公爵的作戰計劃就最後確定下來。

在斯比亞遠征軍到達南岸的同時,魔屬聯軍將聚集北岸全部的機動兵力進攻北岸斯比亞的近衛軍,以促使斯比亞的遠征軍過江救援。

因為北岸囤積著大量後勤物資,所以斯比亞遠征軍不可能視而不見。一旦他們開始過江,那麼,跟在他們聲後的吉倫特中將就率領其精銳軍團破擊余下遠征軍,吉倫特中將的部隊有能力把這一部分遠征軍殲滅並引發混亂,然後魔屬聯軍才會再此條件上發起總決戰……

到時候魔屬聯軍面對的將是不再完整的,甚至是驚慌的斯比亞軍,戰斗的難度和強度都會下降。

對于斯比亞人設置的防禦陣地,斯維斯公爵並不擔心因為這種類型的防禦陣地,他已經研究很久了,不會有突破不了的情況出現。如果情況還是發生了變化,那麼戰場的重心也可以移到南岸——無論是在心態上還是在現實上,斯比亞軍現在都已經擺出了防禦的架勢,在此情形下,他們的調度靈活性會大幅下降,很難再跟上魔屬聯軍的腳步。

一切都如圖紙預演的那樣發展著,魔屬聯軍將戰場的各處口子牢牢收緊,而斯比亞遠征軍距離藍水江也越來越近了。雙方軍隊盡數進入戰場,林林總總的撒在二百里方圓的區域中,總人數已經超過二十五萬,當真是遍野寒光、滿目刀槍。

蔡斯城那模糊的輪廓,終于出現在斯比亞皇帝——科恩·凱達陛下黑色的瞳孔之中。

“陛下,近衛軍已經全部准備好了,浮橋渡船都沒問題!蔡斯城里做好了飯,就等陛下和遠征軍到達。”岩石少將騎著他那匹特別雄壯的戰馬,來到科恩身邊,“最近的大股敵軍距離我們有一天的路程。”

“好。”科恩微微的把頭一點,眼神中翻湧起一股狂熱,對身邊的一群將領說:“你們都給我記住,一旦部隊到達岸邊,那就是戰役總爆發的時候!敵人的第一輪攻擊由近衛軍擋住,你們先帶部隊進蔡斯城吃飯,補充裝備。每個人都給本少爺打起精神來,本少也要殺他——一個落花流水!”

“是的——長官!”皇帝說出的粗話總是帶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煽動性,將領們吼叫著回應,臉上一副躍躍欲試的神情,根本不似一群要打防禦戰的人。

而事實上,他們也不是要打一次防禦戰,因為在總聯絡官接下來的通告里,就可以嗅出一股殲滅戰特有的濃烈“香味”。

“……遠征軍和近衛軍會合,陛下手里就同時擁有了矛和盾!我們的陣地是防禦性質的沒錯,但變數就在這條藍水江上。”瑪法冷著臉,不帶任何表情地說:“在江的上游和下游,我們聯絡處各有一個隱秘的基地,會在戰役進行到關鍵時刻進行援助……上游將有作戰物資送來,而傷員、後勤等等將順流而下……之後我軍不再有任何拖累,靈活很大,可以把城市丟給敵人,以優勢兵力在任意方向發起殲滅戰……”

圍成一圈的將領們頻頻點頭,把這些絕密的數據記在心里。

“聽清楚了?”科恩陛下最後問。

“聽清楚了!”將領們回答。

“都給本少爺滾回本隊去,十個鍾頭之內,全體遠征軍到達蔡斯城南城!”

在皇帝陛下熱血沸騰的時候,將領們都會很乖。本來有幾位被分配去“啃骨頭”或“喝湯”的將領還想軟磨硬泡一下,為自己的部隊爭取一個“吃肉”的好差事,可這時已經沒人敢出一個字的雜音了,生怕耽擱了時間,真是一路“滾”本隊……這種事情,可都是有先例的!

打發了將領們,科恩回過頭去,再一次仔細打量著蔡斯城,雖然一切都很順利,但科恩心里卻感覺有些異樣——這一路打過來,是不是有些太順利了?自己一直在做圈套給別人鑽,別人肯定也會做圈套給自己鑽,魔屬聯軍的種種行為,說明他們在准備一場超前的決戰。軍事上爭奪,科恩有信心,特別是在斯維斯·赫本率領下的魔屬聯軍。但是,其他方面呢?

恨自己,又有能力和自己作對的,不會只有魔屬聯軍。能在聖都展開大規模暗殺,這股勢力不會小,怎麼除了這些伎倆以外沒有一點作為?他們就沒有其他一些手段嗎?

這一次戰役中,科恩利用超前的裝備與戰術占了優勢。但他同樣明白,上了岸的遠征軍已沒有太多籌碼,斯維斯·赫本呢發現這點,其它敵視自己的勢力也會發現這一點。

雖然已經做好了在這里付出一切代價展開血戰的准備,但從靠近這條藍水江以來,不確定的憂慮卻始終揮之不去。

“有點不對,到底是什麼地方不對呢?”科恩喃喃自語,狐疑的目光掃視著遠近各處,卻沒有發現一點異常。

從遙遠山脈彙集而成的淡藍的江水在遠處翻湧著,灑出一朵朵雪白的水花。距離江邊最近的一只遠征軍部隊,已經開始利用浮橋過江了。

就是在中維斯比亞將領回歸本隊的同時,在距離蔡斯城很遙遠的某處,黑暗魔殿的最高領袖——金袍主祭,正在他豪華奢侈的祈禱間外准備著小酌的點心,雅興濃烈的有些失常。

“想不到,在這個應該緊張的時候,我也有些松懈了啊!”珍藏多年的好酒在魔晶石所制的晶瑩酒杯中散發著誘人的香氣,主祭神情悠然的自嘲一下,看看身前的定時器,“蔡斯城那邊,應該開始了吧!”

仿佛是回應他這句帶有肯定意味的問話,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遠處傳來。

平日里禦下嚴苛的主祭微微抬起了頭,臉上的笑容並沒有消失,但在他看清來人的時候,那點笑容就直接被突然顯露的皺紋夾住了。

“大人……”來人普通貴族打扮,帶著一副欲哭無淚的表情跪倒在地,“消息走漏了!”

“消息?”雖然知道發生了大事,但主祭還沒有反應過來,“什麼消息?”

“星塵騎士團……他們在蔡斯城的行動……被假扮的斯比亞奸細給……雖然已經殺掉,但消息肯定被斯比亞人得到了……”跪在地上的貴族在微微發抖,“我們無能!”

“啪!”的一聲,魔晶石所制的酒杯被老人的手指生生捏碎,酒汁拌著鮮血向下滴落。

“大人!大人!”貴族跪行過來,一把抱住主祭的大腿,“你趕快拿個主意呀!”

“……本來是以最大的犧牲換取這個戰果……但事到如今……我……”

“這件事情提前暴露,斯比亞人一定會有防范,我們的目的就……”

貴族的話音未落,終于從巨大自責中醒悟過來的主祭就一語打斷,“愚蠢!這個時候還擔心什麼斯比亞人?你還不趕緊去發命令……”

“不用發了,”一個柔媚的聲音在兩人耳邊響起,“你們,什麼都不用發了。”

兩人驚愕的轉過頭,目光里帶著一絲發自心底的惶恐,看向這能讓人血肉酥麻的聲音的主人——美豔不可方物的第一魔將正曲腿橫坐在窗台上,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柔媚氣韻。她一手撫膝,一手支起下巴,冰冷卻清瑩的目光正回望著兩人。

在這一瞬間,兩人那本就蒼白得入木三分的臉色,徹底變成了沒有生機的鹽堿地。

“你想讓已經藏起來的各位骷髏會的長老們再藏得深一點,還是要令整個黑骷髏會都進入休眠期呢?”第一魔將幽幽的歎了口氣,像是在關照兩位做不成大事的手下,“都不用了。你的長老們,甚至黑骷髏會四分之三的會眾們,已經不用再過著東躲西艙的生活了……”

“已經完了嗎?”得知其他長老和整個結社的噩耗時,主祭臉上反而透出一股異樣的潮紅,“要處死我的話,應該是公主大人來動手吧!”

“抱歉,公主大人親臨蔡斯城,去觀賞黑骷髏會星塵騎士團的表演了。”

“摩族一直都知道我們的事?”

“在向尊貴大人提問時,你的態度應該恭謹一些,不過呢,你並不需要在修身養性了。”魔將目光流轉,眼中笑意盈盈,撫在膝上的手緩緩抬起,玉石般潔白細膩的手指交疊在一起,構成一個奇特的手勢,另一只手前伸而出,遙遙對著主祭。

層層相迭的淡紫色光環帶著彩暈,就在第一魔將的指尖翩然躍動著,好似微風中顫動的花瓣,又像毒蛇來回擺動頭,轉眼間,主祭身體就開始顫抖,在他胸前出現了一個越來越大的、正不斷滾動的鮮紅色球體。被淡紫色的光照到,球體表面立即騰起黑煙,圍繞著主祭。那個貴族,他早在第一魔將微笑的時候就已經離奇的化為黑煙消失,連點灰都沒留下。

“你們當然……可以……一次次的清洗我們……”主祭的身體迅速衰竭下去,幾乎站不穩了,用盡全身力氣才喊出一句:“但這絕不是我們的結束!”

“我也這樣認為。”這樣回答了一句,魔將手指一點,主祭那縮短了三分之一的身體就騰空而起,而且迅速的干癟了下去——猶如掛在燒臘店門外的風干雞。

“黑骷髏會的自研魔法,蠻新奇的。”魔將看著這具骨突皮枯的臭皮囊,眼中不無鄙夷神色,“但想以此挑戰魔族,真是愚蠢透頂。”

金袍主祭,在魔屬聯盟也算是呼風喚雨的一代豪傑,死時卻賤得如鴻毛一樣,甚至無人知曉。但經由他決定的另一件事,卻在遙遠的彼方轟然上演,另兩個聯盟所有人目瞪口呆——即便是科恩·凱達這等強橫的人物也不例外。

這場異變,就發生在斯比亞遠征軍大規模的從蔡斯城南城向北城轉移的緊要關頭。

當時,心情有些起伏的科恩正騎著小烏鴉大人在江邊漫步,一邊讓小烏鴉自己找對味的好草,一邊整理自己的思緒。

小烏鴉大人吃了個半飽,改變主意奔向江邊,要去看自己水中的倒影。被打斷思路的科恩才罵出半句粗口,他的聲音就被一句更難堪的粗口蓋過——轉頭一看,斯比亞的總聯絡官瑪法正騎著戰馬發瘋一般的沖了過來,後面跟了一串不知發生什麼事的大小官員。

科恩當然很了解他這個兄弟,自從瑪法那年有了自己的第一筆積蓄之後,他就沒有這麼瘋過,絕對是由大事發生了。于是飛身向前,搶過他手里的情報。

“傳令——退出蔡斯城!”掃了一眼情報的文字和圖標,科恩倒吸一口涼氣,之前還在他眼中徘徊的那一絲茫然和迷惑,已被一種深深的震怒所取代。

他雙手緊握,黑色盔甲的關節處傳出一陣亂響,嘴上卻沒耽擱,猛一扭頭,直接向那些跟在瑪法後面的軍官吼叫:“傳令全軍,緊急退出蔡斯南北城!”

“近衛軍……也退?在這個時候?”跑在最前的軍官發愣,很明顯是跟不上皇帝的命令。

“啪!”的一聲,發楞的軍官被科恩陛下一拳打飛,掉在地上的時候直接暈過去。

陛下目光如電,手掌伸在身前,臨空抓過排第二的軍官,“不要管物資!都給我跑出三十里外布防!違令者格殺勿論——還有你聯絡部的山峰系統,如果情報有誤的話,給我自裁謝罪!”

那軍管隔著四五臂遠的距離被科恩抓到,又不可避免的與陛下可以溶化鋼鐵的憤怒眼神對視了一下,只驚的滿頭虛汗,嚇得手腳冰涼,眼看又要被皇帝陛下打暈,瑪法趕緊沖上前去,一陣亂拳為他恢複了理智,讓他帶著人傳令去了。

“山峰不會出現誤報,”瑪法臉上還沒恢複人色,“這次我們的麻煩大了!”

“星塵騎士團嗎……”科恩看了看城市周圍的地形,又在情報附帶的地圖上比劃了兩下,隨即對剛剛趕到的岩石說:“帶騎兵和魔法師清剿這幾個地點,翻地三尺、寸草不留!”

瞬息之後,預示著皇帝陛下命令的響箭和魔法球球掠過長空,傳令兵擎在手中的旗幟也在四處飄揚——所有的將領都從不同的渠道得知了來自皇帝陛下最嚴厲的命令,一個猶如戰爭潰敗時發出的逃命命令!

“撤出?”坐鎮北岸的海爾特中將把頭盔砸在桌子上,咆哮一聲:“這是怎麼回事?!”

“急報!”

科恩陛下身邊的傳令官沖了進來,附耳說了幾句,海爾特中將的臉色就變了,轉頭對手下將領吼叫:“全部軍隊都給老子撤出去!先撤出去再說!干——的魔屬人!”

無論心中有多麼疑惑,軍隊就是軍隊,將領們毫不遲疑的開始執行命令。

但在這麼短促的時間內,進退的轉換來得太突然,全軍上下沒有任何一個人有心理准備,更別說作戰計劃上會提前有這個步驟,所以混亂和反應遲鈍是避免不了的……南岸的遠征軍、北岸的近衛軍,都同時陷入這種環境之中。

兩岸的斯比亞軍隊加在一起十幾萬人,撤退的方向、速度、先後順序等等都是大問題,更別說撤退行動展開後的負面影響——好在都是久經戰事的老牌部隊,要是換了其它將領或軍團,當時就用可能引發騷亂,最起碼也會被打亂建制,成為十多萬散兵游勇!

真實情況不能告訴每一個人,只有一級級的通告下去,知道了真相的軍官們騎著快馬前後監督,幾乎是歇斯底里的驅趕著部隊出城,工兵甚至用極為寶貴的魔晶石在城牆上炸開了缺口。不知詳情的士兵們出了城,如同洶湧的水流漫過田野,但良好的戰術素質立即體現出來,各部隊都在運動中逐漸恢複了隊形。

蔡斯城里,數十萬魔屬居民正貼著門縫旁觀者一切。心中的歡喜和興奮簡直不能以言語來形容。如果不是有足夠數量的斯比亞軍人還在維持秩序,恐怕會很多勇敢的民眾沖出家門“追擊潰敗的斯比亞軍人”……他們一點都沒察覺到,外面的氣溫有點不符合時令。

確切地說,氣溫的改變是在斯比亞軍正是撤退的同時開始的。本來是嚴寒潮濕的嚴冬天氣,可漸漸的,蔡斯城內外已經變成暖洋洋的春天了。

在鋪天蓋地的喧囂聲里,科恩稍微冷靜了一下,他伸手過頭,試探了一下改變後的風向和風力,肯定了情報的正確,又下令加快撤退速度之後,才發覺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回頭望望蔡斯城,科恩還想再追加幾個命令,一伙貼身近衛從四面八方湧過來,用嚴密的隊形將他包圍,裹帶著向遠方急行……

在撤退的斯比亞軍隊中,最難受的是近衛軍後勤系統。別人都可以抽身就走,但他們不行。北城中堆積如山的物資怎麼辦?十幾萬人那一天能不吃不用?現在雖然說了不用管物資,可轉頭還得找我後勤要吧。

無奈之下,總後勤官只得命令所有馬車滿載上路,余下的人能拿多少拿多少,拿到什麼是什麼,以三里為限展開接力搶運!

至于道路嘛……

“這個時候誰敢跟後勤搶路,直接砍***!”總後勤監督官在破天荒的吼出這輩子第一句粗口之後,又加了一個帶有個人風格的尾巴,“我們在與天爭命!”

與天爭命,是這是回響在南北江岸的唯一口號。

在斯比亞人做這一切的同時,蔡斯上空云層越來越厚,整個天空的顏色正在步向陰暗。城中的家禽焦躁不安,鳴叫著壯籠拱門,想盡一切辦法出逃……終于,有一些察覺不妙的魔屬居民也像跟隨著軍隊出城,但斯比亞人不可能把道路讓給這些人,流血事件此起彼伏。

脫離蔡斯城二十余里後,科恩在一個路邊丘陵上設置了指揮部,他已經沒有精力再去關注成立發生的事情。岩石那邊傳回消息,先頭部隊在清剿區域發現了異狀,正與不明來曆魔法師和武士展開激烈戰斗,對方戰斗力很強,而且是在死守要點。

“什麼不明來曆,就是黑骷髏會!”科恩罵了一句,“命令岩石,不惜一切代價在最短時間內圍剿,一個俘虜也不要!”

命令剛傳遞下去,科恩身邊的一個副官就發出一陣驚呼,伸手指著天空——科恩順著他指的地方看過去,發現蔡斯城上的云層正被高空的狂風驅使著,圍繞著城市旋轉,形成一個巨大圓環,紅彤彤的光亮從中間的空洞中透出,嚴密的籠罩著整個城市。

在白癡的人都知道這不是什麼祥瑞,甚至隔了二十多里地,科恩多可以隱約聽到蔡斯城里的尖叫聲和哭嚎聲。整個城市的居民都加入了逃跑的行列,無數小黑點湧到了科恩的視野中,街道上、城牆上,甚至房頂上……又多又亂,就如同洪水來臨前的螞蟻。

“部隊全部撤出來了?”科恩心急如焚,“還有多少人?”

“作戰部隊差不多了,還剩些後勤的人,正在加緊撤!”瑪法的聲音很急促,“我好像聞到了什麼……不好的味道!可是……城市里還有幾十萬居民……”

空氣中彌漫的,並不是什麼無法分辨的複雜氣味,而是物體燃燒時發出的臭味。

“我——黑骷髏會的——!”在這瞬間,科恩的身體微微顫抖著,眼神凌厲的讓人無法直視。

熟悉他的人知道,科恩動了真怒——自從菲謝特出事之後,科恩還是第一次被氣得發抖。

讓科恩震怒的原因之中,不僅有自己中伏、部隊倉皇逃離等因素,最重要的,還是黑骷髏會居然以幾十萬居民為餌這件泯滅人性的行為。要知道,那可是幾十萬自己的平民,換了科恩自己選擇,這一個決心是無論如何也下不了的。

斯比亞皇帝這種程度的憤怒,不是一般人能過承受得起的,就連戰在他身側的軍官們都戰戰兢兢,大氣不敢出一口。

而在天空中,一個依稀的詠唱聲卻慢慢回蕩起來。語韻悠長、字意不明,那麼遙遠、那麼詭異,就猶如是在凶惡的夢境中所唱的。但其中那份殘酷無情的意味,卻能令每一個人都清晰地感覺到,就好似在嘲笑著、挑釁著科恩·凱達。

蔡斯城周圍的土地在持續受熱,已有大片水汽升騰而起,讓大家的視線被扭曲,也讓江邊的蔡斯城看起來如同海市蜃樓一樣虛幻……逃往中黑點們好像是被人同時抽了一鞭,一半的黑點跑動的速度加快,另有一半的人喪失了逃跑的能力,撲倒在地翻滾起來……

從那邊傳來的哭嚎聲,更加得真切、更加的淒慘!

雖然是敵對勢力的民眾,但科恩身邊這群在戰場上殺人如麻的斯比亞軍官們,依然心有不忍,紛紛移開了自己的視線。殺,與不殺之間,有一條很明晰的分界線。

“這是黑骷髏會釋放的禁忌魔法……你們要記住,”科恩喃喃自語,不由自主地抓緊了佩劍,用生硬的語氣宣布:“從今天起,黑骷髏會成員,將永遠是斯比亞帝國的誅殺對象!”

就像是在回應科恩的這個誓言,蔡斯城上空的紅光猛地熾亮起來。在廣闊的區域里,同時將下漫天燦爛奪目的火雨——狂風裹帶著熱浪滾滾而來,其中帶著的那種強烈而銳利的灼燒感,讓面對蔡斯城的人們同時窒息,不堪忍受的轉過頭去!

逃到安全距離上的斯比亞軍人們,都目瞪口呆的望著這座城市,再也說不出話來——無數股巨大的火流圍繞著城市飛舞,整個城市的建築都在熾烈的熱浪中變形、垮塌。

最後,在城市的中心,出現了一道高達百臂的環形火焰牆!

這光環不是死物,而是一種擁有生命力的魔物,它共分乘內外三層,各自以不同的速度,依照相反的方向圍繞著中心旋轉著,各層之間充斥著巨大的黑色符文,符文上下漂浮著,散發出如帶黑光,把周圍的空間染成一片黑色。

還活著的魔屬居民們開始下跪,祈禱。斯比亞軍人們也目光流離,如中邪一般。

“繼續跑!”

一聲呼喊如雷鳴想起,震的人們雙耳隱隱作痛——那是科恩陛下的聲音。

本已止步的軍人們從難言的震撼中恢複神智,繼續向外飛奔。

“不要回頭看!”在這個時候,科恩陛下的聲音使他們唯一能感受到的聲音,“一直跑!”

斯比亞皇帝的話音未落,耀眼的焰環帶著令人震驚的熱量,像是海嘯一般撲向四面八方,吞噬路上的一切,連地面都變成一種詭異的黑紅色……焰環繼續向外擴散,所遇到的物體只有兩個下場,一時變成飄灑空中的黑灰,再就是化作流動的岩漿……

彌漫在所有人眼睛里的,是紅色,只是紅色。天空灑落下來的紅、地面噴射上去的紅,被狂風搖曳著,最終連接成鋪天蓋地的一幕血染,蔡斯城方圓十多里之中,萬物、萬色、萬聲均被掩蓋,一切如同末日降臨!

這時間並不太長,也就夠喝一杯酒,但這個城市已經不存在了。

從城市中心算起,焰環橫掃了十里范圍,在二十里范圍之內,致命的熾熱空氣殺死所有被包裹在其中的生物,甚至在向外的五里范圍內,都倒斃著平民、士兵以及各種動物的尸體。如果不是科恩在緊要關頭呼喊,死去的人將會多出好幾倍。

火焰之環逐漸散去之後,眾人面前只留下各色煙霧和肉香,以及一段沸騰的江水和其中無數被煮的血肉不在的生靈骨架。

“我們……有將近七千多士兵沒能跑出來,大多數都是後勤……他們用生命為我們搶出了四到五天的口糧,”瑪法的眼中噙著淚水,聲音哽咽,“其他物資,全沒了!”

在這個時候流下眼淚的,可不止瑪法一個,可以說除了科恩之外,沒有一個人的眼睛不是濕潤的。即便是在堅強的將領,在面對這種規模的災難時,也多少會有情緒失控的情況。

“擦干眼淚,”科恩沉穩的像是一具沒有感情的石雕,“跟我來。”

蔡斯城上空光華大放的時候,在遠方的一個山頂上,魔屬聯軍的斯維斯·赫本公爵也在眺望著它,吉倫特中將跟在他的身後,用發顫的語音念著手上的一份封信箋。

“……覆世焰舞……為什麼不事前通知我們……為什麼黑骷髏會每次都以為他們能掌握一切?”

“我是今天才接到這個通知的,對黑骷髏會的冒然行為……我很震驚……”

“冒失?這是什麼冒失?聯軍上下消滅斯比亞軍的努力,全被黑骷髏會付之一炬。”斯維斯·赫本中將面無表情的注視著天邊的紅炎,雙眼中盡是令人心碎的失落,“你應該知道吧,這是我們在這場戰役里唯一反敗為勝的機會。”

“閣下,我們還是有機會的……”

“追殺斯比亞人是吧?追殺哪一邊的?遠征軍還是近衛軍?你來告訴我,我們的部隊要怎麼追上斯比亞人?”斯維斯·赫本對這種安慰無動于衷,“無論追殺哪一邊,都不可能消滅斯比亞軍的主要進攻力量!無論做與不做,我們都無法阻止科恩·凱達接下來的報複!”

“閣下……我很抱歉。”吉倫特中將當然明白問題的嚴重性,麾下機動力不強的部隊,不可能同時追上斯比亞遠征軍和近衛軍,全殲的打算一落空,戰役目的也就落空了。錯過這最後一個機會,他們已無望扳平戰局。

按照之前的作戰計劃去執行的話,殲滅大部分斯比亞軍隊絕不是問題。可事情發展到這一步,斯比亞方面至少能保存近衛軍和遠征軍中的一支,其損失將不足以影響他們發動下一次戰役。而且因為這件事情,科恩·凱達接下來的報複一定非常瘋狂,已經千瘡百孔的魔屬聯軍,將很難獨自承受下來。

以吉倫特中將處變不驚的性格和超凡的見識,也忍不住感到絲絲無力和絕望。

“抱歉,有用嗎?”斯維斯·赫本公爵冰冷的語氣幾乎可以凍結空氣,“愚蠢透頂的黑骷髏會,他們親手點燃了摧毀時代的火焰!”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兩兩相對     下篇:明寐之作者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