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人傲世錄 篇外篇 黑暗傳說——噬盟  
   
篇外篇 黑暗傳說——噬盟



淅淅瀝瀝的一場夜雨,終于在清晨時分開始稀疏,早飯之後,漫天的雨滴被收斂起來.自昨晚就攏罩在聖都田野的一片朦朧白霧,也被悠然升起的日頭驅散.舉頭,一片空明沉碧;遠眺,和緩的陽光奔泄在滿野新綠之上,在葉緣草尖折射出萬點璀璨的瑩光晶亮.

畢竟已經是春末了,氣溫一天高過一天.

後宮的小庭院里,靠近花園的窗戶被人“啪!”的一聲打開,一位身穿便服的年輕男子伸出頭去,滿滿的呼吸了一口外面的清新空氣,然後昂首一聲怪叫,手舞足蹈起來.站在他側後的精靈內侍高托起手里的銀盤,用清柔的聲音勸說陛下應該換裝了.

“這套衣服很華麗嘛,”科恩.凱達嘴里包著漱口水,含糊不清的問:“有什麼名堂?”

“是四位皇妃為陛下今天出席的儀式而精心搭配的禮服,”精靈侍女不敢去注視這位扭腰甩頭,把各處關節弄得“咯咯”作響的皇帝,只得垂眉回答:“禮服是錦料精繡,晶石鑲紋,銀線滾邊,外加部族議會貢獻的龍威腰帶,特別行省貢獻的玉樹發結和崢嶸長靴”

“曆史都是驚人的相似啊,每一次輪到本少爺上台說話,總是會穿著一身比盔甲還要厚重的禮服,你知道麼——”斯比亞皇帝一邊抱怨著一邊轉過身來,卻發現托著銀盤的人變成了素衣翩躚的白影,後者毫不遲疑的回答:“知道,不過你還是得換禮服,因為大家都在等.”

“一切都安排好了嗎?”科恩淡淡一笑,拿起衣服走進屏風里:“皇妃們怎麼說?”

“外國使節團已經從各自的驛館出發,按時間算的話,應該到達會場了.”白影一邊收起某人亂丟的衣服,一邊回答:“新城的建設方面出了點問題,好像是部族因為原料和工期的事情在爭吵,第一皇妃准備提前出發去解決.其它三位皇妃還是按照預定的時間過去.”

“也好,那邊的治療要好一些,對菲琳的腿病會有所幫助,”科恩點了點頭,從屏風後面轉了出來,坐到一邊的椅子上,任由白影為他收拾長發:“希望這件事能夠順利做完,那樣的話,我就能早一點趕過去和她們會合”

“就算有人來找麻煩,也不過前後相差幾天而已,”白影做好一切,示意科恩起身,把配劍遞了上去:“應該沒有問題.”

“你對本少爺要做的事情就那麼有信心嗎?”科恩把配劍掛到腰上,抬頭對白影一笑:“如果我沒記錯,上次你可沒在氣勢上贏過別人雖然對象不同,但這次來找麻煩的應該和上次是一個級別的吧!”

“我現在只是一個侍女,做好侍女的事情就好了,”說到這里,白影稍微停頓了一下,長長的睫毛抖動著:“即便我無法盡到保護你的責任,但還有其它人在.”

“真是怕了你,能把這樣的話說的那麼冷淡,”科恩搖了搖頭,走出一步又回頭說:“無論遠近親疏.身分差異,只要是在目光范圍,保護女性都是男人的責任,這是人性.”

“我,我是龍族.”白影看了身前的男子一眼,回答的口氣還是一如既往的淡泊;“你可以考慮不保護我.”

“變笨了,所謂的人性,不僅僅是說人類的性格吧?‘人’不是單只人類,而是泛指一切脫離原始獸性.用理智和寬容面對世界的生靈,”科恩笑了笑:“比如你是龍族沒錯,但你身上就沒有人性了嗎?你善良.你寬容.對誓言的信條的忠貞,還有……當然,你還有愛.”

一時脫口而出的話,冷不丁的讓科恩和白影都處在一種尷尬的氣氛里,沉默,很長一段時間的沉默,白影也像剛才的精靈侍女一樣垂下目光,白皙的臉上慢慢的浮起一片紅暈,直到外面有人用敲門聲挽救了他們.

白影前出兩步打開門,敲門的原來是新任書記官——以前書記官的副手.

“回稟陛下,下派各行省的官員與警戒軍隊的調撥都完成了,聖都內外的安全有保障,根據最新的報告,去往新城的軍隊和相關內政官員已經到達我們完成了一切的准備.”

新任書記官一絲不?的彙報著,目不斜視.身為皇帝近臣,他不是不知道科恩與這位“侍女”的情愫,那是有眼睛的人就能發現的事情.但這事就連幾位皇妃與國相夫婦都聽之任之,就更加輪不到其他人發表意見了.

“你今天就跟在朕身邊,注意各方傳回的消息,重要的事情隨時回報,”科恩一邊走一邊交代著,等兩人商定好了細節之後,一行人已經來到第一皇妃的住處.

其他人停住腳步,科恩獨自走了進去,跟其他幾位皇妃一一問好之後,來到菲琳皇妃的軟榻前,看著輕施淡妝.儀態雍容的菲林說:”今天覺得怎麼樣?”

“這話,不是應該我來問夫君嗎?畢竟今天要獨自面對難題的不是我啊,”菲琳淺淺一笑,抬起頭來看著科恩,少有的從眼里流露出幾許柔情;”身穿禮服的夫君真好看,一副自信滿滿.睥睨天下的樣子.”

科恩哈哈一笑,拉著菲琳的手反問:”就算穿其它衣服,我也是自信滿滿.睥睨天下吧?”

“是的,”菲琳迎上科恩的目光,輕輕點頭:”無論在什麼時候,我的夫君都是這樣.”

“其實我也知道這件事對大家來說,還是比較突然,”科恩帶著些歉意說:”雖然你們都沒有表露,但我感覺得到,為了配合這件事情,大家都很辛苦.”

“這就是科恩你的不對了,”正好拿著一盤發飾讓菲琳挑選的迪爾聽到了科恩的話,有些不高興的開口說:”姊姊,你明知這家伙一直犯毛病,還不教訓他!”

菲琳笑著搖了搖頭,沒有說話,反倒是科恩叫冤枉:”我又犯什麼錯了?”

“這不明擺著嗎?夫妻本是一體,當然是患難與共,說什麼客氣話,我們又不是你的下級.”迪爾皇妃氣呼呼的說:”換了是我,先一陣亂拳打你出去,讓你好好檢討一下!”

聽了迪爾的直言,科恩愣了一下,然後一拍榻沿:”好!別的不說了,今天會很忙,沒時間送大家,等我做完了這件事,就趕到新城和大家野餐去!”

“等等,”看科恩要出門,菲琳連忙叫住他:”新城正在建設,但是還沒取名字呢!”

“說的是,這次築的新城,其實就是斯比亞新的帝都.”科恩在房間里走了個來回:”這個城市與我們後面的計劃息息相關,不管我們做得如何,這個城市以後都將會成為整個人類矚目的地方,寄托著我們的希望和誓約待城!”

“待城?”

“是啊,我們不都在期待著什麼事情嗎?”科恩揮手一笑,就這樣走了去.

地面的水跡還未散去,由各國談判特使組成的馬車隊就來到了聖都城北離城六里的地方,先後在一處新修的橢圓形高大建築的正門處停下,穿著各自帝國特有服裝的使者們下了馬車,相互問候起來.因為要賠償巨款,所以各人臉上都帶有沮喪和惶惶的神色,這也難怪,雖然這一趟聖都之行他們是虧了帝國.肥了自家,但國賊的稱呼卻不是那麼容易承受的.

而使者的“助手們”卻沒有上司那麼七情上臉,下了車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量周圍的環境.對于舉行正式簽約的地點,人們心中是充滿了好奇.

這是一處風景雅致的地方,背靠小山,地勢平緩,左右綠蔭成片,前後伏翠綿延,周圍完全沒有農田房舍,只有這棟獨立的橢圓形會議樓.站在樓前的台階向前眺望的話甚至能看到聖都的議政樓,寬闊的道路直接從皇宮後門延伸過來,一組組衣甲鮮亮的近衛軍佇立在筆直的道路兩側。

按這些跡象來推斷的話,這里應該是後宮禁地的一部分吧!

斯比亞的副外交大臣早已等在台階上,微胖的面上帶著和藹的微笑,並沒有一朝得志的飛揚.他一一與各位使臣寒喧,態度親切,帶著大家進入大廳後又按聯盟的區別把使臣們的位置安排好.

進了大廳,各位使臣都不禁驚歎一聲,震撼的程度足以讓他們暫時忘卻自己的不幸——來自各個帝國的貴族官員早就見慣了浮華奢侈,但從沒見過如此樸素卻又莊嚴的大廳.

或者說,他們從不相信樸素與莊嚴可以並存.

這大廳足有平常四層樓的高度,上面的圓形穹頂不知道是使用了什麼手法和材料,居然能讓陽光投射進來,把下面巨大的空間照得一片明亮.周圍的牆體.立柱甚至地面都是用普通的青石材料壘砌而成,不加任何細節裝飾,形成簡單、剛勁、工整的輪廓,顯得分外肅穆與莊重.

一共三排.上百個坐席在大廳內形成半圓,與大廳正中那張巨大的石質座椅遙遙相對.整個大廳中唯一的一抹亮色,就是從正門一直鋪設到這張石質座椅下的鮮紅色地毯.

另一個奇怪之處,就是這張座椅下放著一塊巨大的原態石頭,未加任何雕琢的表面坑坑窪窪,與近處那張線條如刀削般嚴謹的高椅形成鮮明的對比.

有好事的使者詢問這是什麼地點,利普微笑著回答:”這棟新修的會議樓本來是供帝國部族會議使用的,但這次簽約事關重大,參與的人數又特別多,時間緊迫,就來不及移動了.”

眾人這才釋然落座.助手們早已准備了要簽署的文件,趁這時候趕緊擺放上來.

擺放在每一個帝國使者面前的和約,是經過十五天的漫長談判而確定下來的,無論是神屬聯盟又或是魔屬聯盟,都是以聯盟的名義與斯比亞簽訂這個戰後賠償合約,其厚度都是在五十頁以上,而且針對不同的帝國,還有一些附加條款.

內容千頭萬緒,但總的來說,這是一個足以震驚整個大陸的合約.

其中最主要的,是規定了兩個聯盟之下的十二個帝國,將在二十八年的時間之內,分期賠償斯比亞帝國的戰爭損失,再加上支付的俘虜贖金,這是一筆總額為六億枚金幣的巨款.其中的一部分將以物資得方式償還,但還是有相當份額要用到黃金.

即便是分成二十八年分期支付,即便是各地流通金幣的成色很低,十二個帝國每年需要付給比亞帝國的黃金依然是一個令人目瞪口呆的數字,遠遠超過了各個帝國當年的黃金產量.

說得直白一點,大家都很難足額賠償,但好在各國的情況都相差無幾,大不了一起哭窮賴賬,只要把斯比亞帝國上下喂飽喂足了,科恩?凱達也不太可能叫他的軍隊殺來收帳.如果他真要喪心病狂到不顧各帝國存亡,派軍隊催債的地步,神族和魔族也不會不管.

這個條約的另一個特色是組建了幾個條約商團,這些商團取得了與斯比亞的獨家通商權.還擔負著向斯比亞輸送賠償物資的重任,甚至在某些時候還可以代斯比亞向各帝國收取賠款.當然啦.在座的各位使者在條約商團里都有股份——這也是條約順利通過的原因之一.

在比斯大陸的曆史上,帝國之間.聯盟之間均產生過很多不平等條約,與即將要簽署的這一份相比,有的條約更加嚴苛、荒唐.但不管怎麼說,從來沒有哪個帝國能像斯比亞這樣,以武力逼迫兩個聯盟、十二個帝國同時簽署不平等條約.

僅此一條,科恩?凱達就可名垂青史,被後來者永世仰望.

“肅——靜!”站立在門廊下的官員高聲通報,清朗的聲音在石壁上一次次折返,竟然經久不息:”斯比亞帝國,皇帝陛下到!”

使者們站起身來走到地毯邊,取冠佇立,靜待科恩?凱達進廳.

腳步聲響,直通前門台階的大門打開,斯比亞皇帝帶著正門外的陽光一起走來,威嚴禮服上的晶石嵌紋把陽光中的每一分璀璨都折射出來,千點流光.萬般異彩,耀得大廳中的使者們睜不開眼睛.

直到他的腳步邁出直射的陽光時,大家才能安心注視.科恩左手按著黑鐵配劍,右手隨意抓著自己的手套,臉上帶著點禮儀笑容,一邊閑庭信步般的走向自己的位置,一邊與身前的使者交談。是啊,今天這個日子,不正是斯比亞皇帝最志得意滿的時候嗎?

不管臉上的笑容有多少,不管身穿多麼雅致的禮服,但暴君始終是暴君——跟在科恩?凱達身後的那一串臉色如鐵的將領們,還有站在大廳邊緣處那些武裝衛兵們,就是對此最恰當不過的注釋.

今天,整個大陸都跪倒在斯比亞帝國之下,但也是在今天,注定了斯比亞帝國會在不遠的將來覆滅.而春風得意的科恩?凱達,他似乎沒有注意到滋生在比斯大陸各處的仇恨吧!

“各位遠道而來的特使,先生們,請入座.”在自己的座位前轉過身,科恩伸出手來,他的聲音充斥在整個大廳中:”朕很感謝大家,感謝你們結束戰爭的勇氣,感謝你們不辭辛勞的萊斯比亞表達善良的意願.”

“戰爭!是殘酷的!他使家破.使人亡!”等自己激昂的聲音緩緩消散之後,科恩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但幸好,我們還擁有各位,各位的外交努力使戰爭遠離了我們.”

“哪里.哪里,皇帝陛下才能停止戰爭”

必不可少的客套中,特使們臉上的表情各不相同,尷尬、局促、羞愧、漠然,但沒有一個人可以坦然面對.

科恩淡淡一笑,收回掃視的目光,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來.一直站在側門處的利普走到了科恩的身邊,向自己的皇帝請示了一句,然後上前一步.

“以斯比亞帝國皇帝陛下的名義,我宣布,停戰條約簽署儀式,現在開始!”

副外交大臣揚聲說道:”各國使者們,你們是否得到所屬帝國皇帝的外交授權?”

“我們具備授權,請查驗.”

皇帝授權文書被擺放在桌上,斯比亞官員們檢查後退下.

副外交大臣又問:”你們是否已經檢查完了手上的文件?”

“檢查完畢.”

副外交大臣再問:”你們是否同意所書條款?”

“同意。”這一次的回答聲,就遠不如上兩次那麼的堅決了.

“既然這樣,”利普眼中掠過一道不易察覺的光亮,以不容質疑的命令語氣說:”就請各位簽字.用印吧!”

兩式共十六份合約書在桌上傳遞著,各國使者以顫抖的手簽下自己的名字,再由助手從隨身攜帶的盒中取出印章蓋上.綜觀全場的使者,波塔帝國特使塞維克?蘭度是唯一一位神色輕松的人,他的帝國雖然也參與了戰爭,但卻一直沒有與斯比亞的軍隊正面交鋒,所以賠款最少,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斯比亞外交部的書記官們仔細檢查了簽名和印章,才把合約書拿到科恩?凱達面前.斯比亞皇帝拿起筆來,每簽一次名,就抬頭看看使者們,似在確認,又似在嘲弄,而負責用印的利普大人,他卻每一次都是慎重無比的把金印舉得與額頭齊高,然後端正無比的蓋下去,動作精准得就像劊子手正在揮刀砍向死囚的脛骨.才蓋不到一半,額頭已沁出一層細汗.

“啪!”的一聲,最後一份合約的牛皮封面蓋上,利普揚聲宣布:”所有合約確認無誤,簽訂儀式圓滿完成!”

聽到利普的話,有的使者在點頭,有的是吐出一口長氣,有的是心不在焉的鼓掌,還有的是一聲長歎,不顧禮節的頹然跌坐在座椅中.

特使的助手們上前收拾好各自的合約,一旁的內侍送上慶祝儀式成功的美酒.

“今天,朕很高興,”科恩站起身來,伸出右手,兩指從晶杯下穿過,悠然自若的把這一汪金黃掬在手中:”眾卿,讓我們同飲此杯.”

使者們倒是需要壓驚,紛紛一飲而盡,而斯比亞皇帝卻只是做了個樣子,杯沿碰碰嘴唇就放下,再次開口說:”朕高興的,你們都猜得到,就是這戰爭總算是真正結束了.”

“但是,朕還有一件不高興的事.”看了看廳中的使者們,科恩嘴邊露出一點冷淡的笑意:”你們知道是什麼嗎?”

投向他的,大都是茫然而憤怒的目光——已經給你斯比亞這麼多好處,還想怎麼樣?!但其中卻有數人若有感觸的將目光下垂,不敢與科恩對視.

“說起來,這件事情與魔屬聯盟的各位倒是無關,不過眾卿還是留下來聽朕說完,也好做個見證,”科恩的目光落在神屬聯盟諸位的身上:”朕想問問你們,朕!真的就那麼好欺負嗎?”

被科恩直視的使者一哆嗦,話都說不利落:”陛下陛下陛下是天縱之才,誰敢欺負陛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科恩昂首大笑.

在四壁的回應下,這高亢、憤慨的笑聲重重交迭,直把各位特使壓迫得喘不過氣來,而那些靜立在科恩身後的將領,還有那些站在大廳邊緣的衛兵們,他們卻面色如常,絲毫不受影響.

良久之後,這笑聲才逐漸消散.

“你說沒人敢欺負朕?”科恩向前一步,笑容逐漸變得沉重:”上次神魔大戰,把朕和朕的軍隊出賣給敵人,這算不算?這一次的戰爭,當朕在與魔屬聯盟軍隊激戰的時候,神屬聯盟盡起可用之兵攻擊朕的帝國,這又算不算?!”

“陛下,那不是我們做的。”

“差多少!?”面色冰冷的科恩一聲訓斥,打斷了無力的狡辯之聲:”直到今天,斯比亞帝國,還屬于神屬聯盟的一員!”

全體低頭,已經沒有特使能正視斯比亞皇帝了.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同盟背後算計,朕很痛心.斯比亞帝國,很痛心.”科恩慘淡一笑:”這樣的聯盟,還留在里面做甚?”

斯比亞皇帝這句話,其實聲音並不大,但卻猶如晴天霹靂一樣響在各國特使耳邊!

在這個瞬間,所有人都抬起頭來,用不能置信的目光看著他.斯比亞想要做什麼!?科恩?凱達想要做什麼!?這個世界,真的如此瘋狂了嗎!?

“朕已經做出決定了,”科恩的話,回響在大廳之中:”從今天起,從現在起,斯比亞帝國將不再是神屬聯盟的一員!”

議會大廈的大廳中,安靜得幾乎掉針可聞,使者們看著那個目空一切的皇帝,被驚嚇得已經忘記了自己還是能說話的人.

一聲輕吟,掛在科恩腰間的黑鐵配劍被他輕輕抽出,劍身的冷洌光華讓在場使者無法自禁的顫栗起來.

“這劍,是上一任斯比亞皇帝送給朕的,”科恩的手指在劍身上滑過:”與這柄劍同時存在的敵人,都已經灰飛湮滅了罷.”

“斯比亞皇帝!”一個最為年長的神屬特使猛地向前沖了兩步,雙目中翻湧著驚恐和憤怒,臉上的神情半是哀求半是決然,指向科恩的手,整個手臂上的肌肉都在顫動著:”不要放棄你的意志!不要做出無法挽回的決定!”

“意志,是,你們有這個,”劍刃在身前掠過,金屬的輕鳴聲伴隨著科恩的回答而響起:”當戰爭的勝負,生命的存亡因為朕的一時之念而決定之時,你們的意志還有何用!?”

“鏘!”的一聲,黑鐵劍刺入王座左前的巨石,直至沒柄.

“這件事,就這樣了.各位,朕還很忙,就不去送你們了.”

丟下劍柄,科恩?凱達順著地毯,大步走了出去.

臉色煞白的特使們,這才接二連三的倒下.

失魂落魄.

作者感言與下期預告

在說正事之前,先慶祝這一集很順利的完成吧!嗯嗯,寫完戰爭的小明,寫起其它情節是挺快的啊!

這一集的內容里,有相當部份的計謀存在,這種內容信息量大,又不好寫得很有趣(那樣就不是陰謀了).為了讓大家看起來不會覺得疲勞,所以小明在章節上做了些調整,中間某節,還特別以散文的要求提了質量,希望能讓大家有點不一樣的感覺.但還是要請大家原諒,這類華麗的描寫不可能通篇存在,因為這種描述不太適合推進情節.

謎之汪汪之聲:其實是你想偷懶吧?

其實故事進行到這里,以讀者的慧眼,一定能看出情節又進展到了一個很關鍵的地方,退出神屬聯盟這件事,是後面所有情節的關鍵, 唔,不過話說回來,要是換了我在科恩同學的位置,我要怎麼辦呢?

前幾天,又有讀者跟我說,每一集的下集簡介都是唬人的.怎麼說呢,在這問題上,小明顯然是很冤枉的,作為補償,小明繼續在這里泄漏下集內容吧

烏鴉給科恩的那個錦囊,不對,是信,上面的內容其實很關鍵,雖然只是某人的身世,卻是打開很多謎題的鑰匙.有了這把鑰匙,愛情和友情就會得到升華!

那麼請大家繼續期待,異人傲世錄之四十一集!

啊,已經寫了這麼多集了嗎?

下期預告:

斯比亞帝國退出神屬聯盟的消息,傳變了整個大陸,比起剛剛結束的戰爭,這場風波更具震撼性,也更能讓人惶惶不可中日.而光明神族和黑暗魔族,他們又會以什麼樣的態度來對待這件事呢?斯比亞帝國真的具備了拋棄神族的實力了嗎?

沒有在戰爭期間打開的信箋,在這時被科恩打開了,他終于看到一個既給他帶來希望,又給他帶來絕望的信息.

擺在科恩面前的,顯然是一條從來沒有人走過,連他自己也生疏無比的道路.

上篇:篇外篇——提勇城     下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超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