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人傲世錄 篇外篇 黑暗傳說——超越  
   
篇外篇 黑暗傳說——超越



在看到沉眠之地的第一眼起,菲琳就會對這地方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在她的追問下,科恩並沒有解釋。他曾經保證過不外泄生命之源和四神真正的身份,要忠于當日的承諾。至于菲琳的疑問,他讓她自己去問,有自己這個丈夫在,四神能敷衍菲琳嗎?

顯然是早已得知光臨沉眠之地的不止是科恩一個人,更知道科恩是個好面子的人,所以四神這次是早早的到了岸邊迎接——在碧波蕩漾的岸邊,十二位原始形態的樹精靈伸展出妙曼的枝條結成一條綠廊,四神面帶微笑一字排開,衣袍在風中蕩漾,顯得很飄逸。

在神的角度來說,哪怕是逃難的神,這樣的姿態也算是很親和了,但一番應對下來,科恩卻感覺到他們在與菲琳的言談中少了一些自然,多出幾分暮氣——其實,四神的態度正式而鄭重也沒有什麼不對,至少還不構成得罪科恩的理由,但他們卻准備了給菲琳的見面禮。

“菲琳皇妃,我們為你的到來准備了一些小小的禮物。雖然因為某些原因,我們現在還不能送你攜帶著我們氣息的東西,但還是請你收下這些包含我們心意的東西,”水神天生就能讓人感覺親切,在這樣的場合中,她自然就成為天經地義的主持人:“這是一套裙裝,還有些相應的配飾,用來襯托你的魅力是最合適的。”

托盤里的東西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裙裝由不知名的紅色和紫色料子制作,造型古典的花瓣紋飾以寶石鑲邊,看不出任何線縫針腳,最特別的是這套衣服搭配有兩套珠寶,造型各異,顏色不同,所用原料都是罕見的頂級魔晶石,正在玉石托盤的陪襯下散發著迷人光芒。

不說裙裝與首飾中湧動的魔法能量,就單從服裝本身來看,這都是一套非常難得的珍品。

“我說,既然要送禮的話,為什麼不送點罕見的呢?”四神剛把東西拿出來,科恩臉上就有點不滿了,所以毫不客氣的找麻煩:“皇妃平時也不缺華服首飾……”

“如果科恩殿下能拿出比這套裙裝更好的華服,我就打開我的私人寶庫,讓你盡情挑選十件東西,”水神的目光轉到科恩臉上,笑容靈動,頗有自得之色:“這件裙裝是我千年前親手制作的,最大的用途是可以掩蓋我自身的氣息,卻一直沒有機會穿。雖然用料並不算特殊,但勝在稀少,想重新收集材料的話,少說也要兩百年的時間。比如這花瓣紋飾,其實是用噬焰花瓣做的,這種花雖然說不上珍貴,但是三百年的花期也算是一點特色。布料是吐豔鳥用傾心草芯織成的,這樣一塊,大概需要一百五十年的時間……搭配的首飾也一樣,是這三位為了打發時間做的……穿上這套衣服呢,絕大多數的魔法攻擊無法起到任何效用,而以菲琳皇妃的能力,立刻就能比肩高級魔導師,”一口氣說完了裙裝的奇特之處,水神揶揄的看著科恩:“所以,殿下你現在是拿不出能平分秋色的衣服,就爽快的認輸吧!”

“知道你有個私人寶庫,我就算認輸一次又有什麼不行?況且這套裙裝的確很適合我的皇妃,我都有些急不可待的想看她穿上的樣子,”科恩嘿嘿一笑,接過托盤放到菲琳手中,很不客氣的轉身、開口:“那麼,大家給我的見面禮呢?”

“哪有這麼賴皮的?”水神驚異:“殿下來過兩次,離開時,不都是送你禮物了嗎?”

“有嗎?臨別時送的東西叫紀念品,是為了鞏固情誼的;見面時的東西叫見面禮,是為了加深情誼的。這是兩種概念!”科恩很自然的把手伸出來:“我也不多要,這次的外加前兩次的,利息就不計算了,傷感情……大家出來混,一定要一碗水要端平。”

“啪”的一聲,水神打了科恩的手心:“晚輩,你是皇帝,要顧及身份。”

“怎麼你覺得我現在做的不是皇帝的本職嗎?”科恩面無愧色,口中振振有詞:“被皇帝敲詐,那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情。如果覺得吃了虧,你們也可以派個皇帝來反敲詐嘛……”

他這一番謬論說得眾神搖頭,連騎在小烏鴉背上的菲琳都有點啼笑皆非,眼見水神就要和科恩吵起來,風神只好站出來救場:“菲琳皇妃身體有恙,不能過于勞累,不如先進去休息一下,我們也好准備治療的事情。至于殿下的見面禮,就請殿下一會去我那邊挑選吧。”

“風神殿下也有私人寶庫嗎?那真是太讓人意外了,殿下放心,我是個很靦腆的人,拿不了幾件的。”科恩點了點頭,搓了搓手:“咱們走吧,肚子還餓著呢。”

水神有心教訓“晚輩”,但在菲琳這個“晚輩妻子”面前實在是施展不開,于是借口船小人多,提議分兩次渡過環形湖。科恩非常贊同,讓小烏鴉馱著菲琳上船與三神先行。等小船走遠、水神轉身過來要找他算帳時,卻見科恩正掰著指頭在跟白影說話。

跟科恩沒有什麼好客氣的,水神手一招,科恩的話音就傳到她耳邊,雖然內容讓她不解,但預感不是什麼愜意的事:“……記得告訴大家,來的時候要穿得普通一些,多敲一點是一點。不能把琴倫忘了,她是這次戰斗的主力,能不能發達就看她的表現了……”

“晚輩,你在羅嗦什麼?老了嗎?”水神氣呼呼地說:“快點過來。”

“馬上就好!對了白影,我有件東西給你,把手伸出來吧……”科恩在懷里摸索半天,才把攥成拳頭的手拿出來往白影手心里一放,白影眉頭一皺,看都不看科恩轉身就走了。

“你很喜歡欺負別人嗎?”水神指著科恩說,“你太壞了,我看見的,你用野蜂紮人!”

“不知道不要亂說啊,這可是謝禮。”科恩用手摸了摸額頭上的腫塊:“水神大人您專程留下來,有什麼關照?”

“關照你個頭!”看了看科恩的額頭,水神噗哧一笑,也不再生氣,輕輕用手指點了點,原本連綿起伏的紅腫就消褪下去:“看起來是吃了苦頭啦,好吧,就多送你幾件東西好了。”

“配合一點嘛,大人您這樣予取予求就不好玩了,要堅持、要堅持啊!”科恩歎氣,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然後,剛剛在另一邊上岸的第一皇妃就聽到了奇怪的聲音。

“我是病人——你不能這樣抓著我走,好歹讓我頭朝上行吧?我脫了啊,我真的脫了啊……非禮啊!非禮啊!有人脫我褲子啊!”

“咝——”一聲布匹被撕破的聲音隱隱傳來。

“……早叫你不要脫了……賠吧……不過話說回來,你覺得我對內褲的品味怎麼樣?喂,你不要跑嘛,你可是神呢……事情是有商量的!”

“菲琳皇妃,這邊請,”土神當做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干咳一聲:“讓風神幫助你。”

風神上來握住菲琳的手,一股柔柔的回旋的氣流托住她的身體,緩緩前行,一直到了巨大金字塔側面的建築前。剛剛坐下不久,就看到科恩穿著一身新衣服從另一側走了過來,水神一臉郁悶,慢慢地跟在後面。菲琳身邊的三神用憐惜的目光看著水神,很明顯,她這回是被敲詐了心愛之物,至少比先前送給菲琳的要珍貴不少。

心滿意足的坐在菲琳身旁,科恩解下外面樣式極簡單的黑色寬肩大氅,里邊是一件立領束腰武士服,裝飾寥寥,線條硬朗,卻把人襯得別樣俊朗。兩顆菱形天藍色寶石扣在領子上,仔細看看,兩顆寶石的大小成色完全一樣,還各有一條豎立的紫痕,就象是一雙猛獸的眼睛,正在沉默中凝視外間的一切。

“殿下,菲琳皇妃的身體我們已大概了解,”風神開口:“具體的治療方法比較複雜……”

“這就沒必要告訴我了,”科恩握起菲琳的手,語氣清淡的說:“我們來這里就是治病的,具體治療方法什麼的,你說得再明白我也聽不懂,反正治好就對了……大概需要多長時間?”

“菲琳皇妃需要半個月,”看起來火神並不是不喜歡回答問題,而是不喜歡回答複雜的問題:“殿下你的身體要麻煩一些,一個月。”

“一個月啊,真是個漫長的過程啊,”科恩摸摸下巴:“包吃包住?”

之後的日子里,科恩夫婦就在沉眠之地暫時居住下來,開始一段治療生涯。依照四神的說法,菲琳所中的詛咒其實並不難根除,麻煩的是科恩向菲琳體內注入了一種詭異能量,以他們的能力,也只能將其慢慢驅散,所以要耗時半月之久。

兩相比較,其實科恩的身體更麻煩一些,因為他身體里攜帶的詭異能量太多,默然驅散會引發能量的反噬,只能用更加謹慎的手段清除那些長久以來積累在科恩身體里的疾病和詛咒。至于那種令四神束手的能量,只能留待以後解決——四神的意思已經很明顯,這問題只有生命之源有辦法解決。

科恩倒不擔心四神是有意留下一個讓自己賣力營救生命之源的理由,以他幾次接觸下來的判斷,四神是優秀的執行者,卻並不擅長使用謀略,他們雖然急迫,卻更傾向于用類似生意談判的方式來解決問題,不管賦予利益還是欠下人情,永遠都是放在桌面上的。他們的這種性格,或許就是科恩身處紛亂之中時,選擇沉眠之地暫作停留的另一個原因了。

科恩,需要時間來思考,需要在一個沒有任何外在因素干擾的環境下獨自思考——只有他能攀登的金字塔,就具備了這樣的條件。每天,在四神例行的治療時間之外,科恩大多數時候就在金字塔各層漫步,或者看看浮雕,或者丟丟石頭,表面上過得清閑愜意。四神從菲琳那里知道了個大概,也不會這種時候來打擾他。

科恩這些年做了很多事,所造成的影響也很深遠,所以,他的思考進程必定緩慢而痛苦。但另有兩件事情值得慶賀,菲琳不但身體逐漸康複,而且心結盡去,與科恩的感情一日勝過一日,更難能可貴的是兩人之間開始產生默契。不同于揣測和判斷,默契是一種自然的反應,由性格上的契合度決定,細微入致,難以偽裝。

半月之期,轉眼即到。

日頭偏斜,科恩已在第四層上亂晃了一天。伸個懶腰,信步走到平台轉角向下一探,正好看到以手遮額向上仰望的菲琳,她身穿著水神贈送的紅紫色裙裝,袍帶無風微動,花紋處淡光流溢。挺立的三段肩飾彰顯了她威儀,而一條勒在細腰上的斜垂腰帶,又恰到好處的點綴出她的柔美,看似隨意搭配的幾件首飾,把兩種風格完美融合。

科恩邪邪一笑,手指向正面階梯一指,菲琳臉上浮現一絲欣喜,點了點頭。

“聽聞這塔只能夫君游玩,帶我上去的話,不怕被四神知道了怪罪嗎?”階梯處,菲琳一只手伸手給科恩握住,另一只手輕提裙邊,繡著紫色花瓣的鞋兒踩到了第一級玉石階梯上。身體好轉,心結不再,所以在現在的菲琳看來,能陪著科恩胡鬧反而是自己的正事。

“怕,怎麼不怕?”科恩握住菲琳的柔?兩晃:“但是擋不住刺激啊,就當是爬懸崖吧。”

“好,陪你爬了!大不了一會受罰去。”菲琳被科恩的話勾起兒時記憶,抿嘴一笑,當真是千嬌百媚。看得科恩心中一蕩,握手的力道不由加重了些。

菲琳半個月的治療,就與四神相處了半個月,閑談之中,多年管理帝國的經驗讓四神感觸量多,四神現在對菲琳的定位已經由“科恩的夫人”變化為“我們的朋友”。雖然是這樣,但偷偷登塔並不是沒有“危險”的。水神風神看到菲琳上塔,多半是睜只眼閉只眼,但另外那兩位,性子可是死板得很。

“居然有這麼多不同風格的浮雕,”並肩跟科恩走上第一層平台,菲琳就非常驚訝:“嗯,這處精美絕倫,這處又粗獷豪放,必定不是出自一人之手,甚至連流派也不一樣。夫君每天都在看這些浮雕嗎?”

“算是吧,小心別去摸,浮雕上有強大的魔法陣,會奪人心智。”科恩囑咐完,又問了一句:“四神跟你說過這地方的來曆了嗎?”

“前天晚上,水神和風神將大概情形告訴我了,不過為保證這些事情不泄露出去,我答應她們在我身上安放了魔法禁制,一旦距離四神過遠,我所知的事情會變成另一個傳奇故事,”菲琳向科恩笑笑:“是我自願的,夫君別怪他們。”

“你這又是何必呢?”科恩點了點頭:“不下禁制,他們還不是得告訴你。”

“簡單的說,就是變天,”科恩用手指向上一指:“天變了,地變了,人間變了……但是,人心沒有變。”

“天變,地變,人間變……”菲琳喃喃念了兩遍才明白科恩所指,臉色變得前所未有的凝重:“夫君的意思,我明白了一點,你是擔心流了無盡的血,到最後換來的不過是一個表面的變化,你能改變一時的格局,卻永遠改變不了人心……吸血的依舊在吸血,而那些遭受苦難的人,卻依舊在繼續自己的命運。”

科恩伸出手去在菲琳肩上用力摟了樓,此時,這無聲的行為,比語言更能表達他的心境。菲琳把頭靠向科恩,緩緩說:“另一方面,夫君你也焦慮那些沒有自救之心的人,你能救他們一次,救他們兩次,救不了他們一生一世,是嗎?”

“對于內心的麻木,外力始終是次要的,”科恩說:“就好像皇權更迭,只是換了面旗幟,于普通百姓沒有半點好處可言。強權能做到很多事情,而且不需要解釋,但之後呢?菲琳你能做斯比亞的第一皇妃,嘔心瀝血的話,未必就不能做比斯大陸的第一皇妃,但如果你不去打破這個規則,結果又能怎麼樣?沒有誰能維持一輩子的慈悲,厭了、煩了,最後必然是撒手不管了。”

“我能改變多少?這麼多年,也不過是一個菲謝特、一個你,這一生下來,十個菲謝特、十個你就到頭了。如果不是利益的驅使,我連斯比亞都改變不了……但是之後呢?就算我有本事而且有耐心把利益分到每一個人手上,但如果這些利益有一天不存在了呢?我們曾經做過的事情,是不是就要象舊時代一樣崩潰?”

“哈!你真狡猾!”菲琳突然醒悟過來,坐直了身體:“先用事情亂我心境,然後繞著圈子拉我入局,讓我不知不覺上了你的當。”

“沒有哦,”科恩伸出手指,點了點菲琳的額頭,非常無辜的說:“我可不是那樣的人。”

“是,我要感謝夫君專程指點我,讓我開闊眼界,”菲琳哭笑不得滴說:“不過呢,這個當也上得值吧,至少知道了夫君你的打算。”

“以此為界,前事不提,”科恩的手掌在空中劃下:“接下來我會很忙,很多事情需要菲琳你幫忙。”

“我能做什麼呢?”

“當然是先做好第一皇妃,我們不能讓人看出破綻來,該騙的騙,該瞞的瞞,我估計找麻煩的人也快來了。”科恩微笑著說:“至于這邊的事情就交給我打理吧,我覺得有個十來天的時間也就足夠,之後我就去跟大家會合。”

“夫君的意思是?”菲琳又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階梯,似有所悟。

“是啊,”科恩點了點頭,眼中閃過一絲異彩:“本少爺不會再讓天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可是科恩,”菲琳想了想科恩的話,感覺有些忐忑:“你應該很明白,凡人心中一定需要有一片天,無論是晴好或陰沉,總是得有一片天才行。這樣的話,他們才能把恐懼的、無法琢磨的事務擱置,才能戰戰兢兢的生活下去。無論出于什麼目的,如果你打破了這片天,結果可能比你剛才所說更為嚴重……”

“噓,”科恩一笑,右手在空中畫了個圈子,伸直的食指輕輕豎在菲琳的紅唇上:“有的是時間,你可以看本少爺的真本事。”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噬盟     下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大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