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人傲世錄 篇外篇 黑暗傳說——大生意  
   
篇外篇 黑暗傳說——大生意



戰鼓陣陣,催人奮進。幾近透明的魔法光幕冉冉升起,就象是在天空中快速蔓延的深冬寒霜,最後,光幕嚴密的罩住整個城市。城門大開,號令聲中,三支部隊如同運河激流一樣快速而有序的沖出——盔甲鮮亮,步伐整齊,在每一聲吶喊聲里都充滿必勝的信念!

黑色的云團已經懸空停在了北門外,距離和方位都充滿了敵意,它在繼續旋轉著,中間部位的就好像是一只閉合的獨眼,上下翻轉,似乎正在醞釀著什麼?

很快,出城的部隊就在城牆下布好陣型,他們是標准的城防軍團,有騎兵又有步兵,隊列中還裹帶著大型器械。而在他們身後的城牆上,更多的器械已經准備完畢——科恩?凱達和他的一群軍官們就在位于城牆的指揮所里。

“陛下,”站在望樓上,莫亞中將小聲問:“你覺得這是什麼東西?”

“我覺得它是什麼不重要,關鍵在于它覺得我們是什麼,”科恩饒有興致的盯著云團看:“但很顯然,我們現在不具備攻擊或抵抗的實力。”

“陛下,”海爾特中將有些不樂意:“進攻姑且不提,但是我們應該有些抵抗的辦法……”

“我說了,我們現在不具備,”科恩轉頭看著海爾特中將的眼睛:“不具備!”

“好吧,那我們站在這干嘛……或者,我們要站到什麼時候?”

“站到彼此都覺得有必要改變的時候,真是令人厭惡又不得不做的排場,”科恩有些煩躁的說:“叫保留影像的人小心些,曆史性的時刻就要來了,一會別嚇得尿褲子!”

新興的斯比亞帝國,或者說就是科恩?凱達手下的這群人,他們有黑暗城建到一半被人偷襲的前車之鑒,又對皇帝本人招惹是非的能力有最起碼的估計,所以在待城的修建途中,大家對待城的防禦就非常盡力,就是在情況危及的戰爭期間,待城防禦力量還保持著一半。在沒有戰爭的時期,三個防禦層更是牢不可破——對一般的進攻手段而言。

如果對方的進襲是來自天空,而且是一大陀沒有實質的云團的話,那麼就會出現三個防禦圈形同虛設的情況。即使是數量龐大的對空部隊,也只能眼巴巴的看著卻幫不上忙:一隊翼人靠近了云團之後悲哀的發現氣流太強,無法繼續前進。唯一能指望的就是待城的防禦魔法陣,或者……或者這個云團突然良心發現,自己撤退了。

但是大家都知道,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不管這玩意到底是啥,既然拉開了架勢就不會自己退走。要打發一條野狗離開,你或者是一頓劈頭蓋臉的亂棍,或者是丟根骨頭什麼的給它——但最好不要從自己身上取,否則下次它就會直接從你身上抽走“理所當然屬于自己”的食物。

沒有人知道眼前這個奇怪的物體想在待城得到什麼,唯一知道的是這玩意很不好打發。站在城牆外面的那三支部隊,與其說是阻擋它前進的,還不如說是站在外面讓它檢閱的——包括科恩在內,沒有人想過要派出部隊去沖殺,他們只是在出場之前定住場面而已。

“回稟陛下,”一個精靈族的魔法師頭領走過來,把自己下屬幾個大隊的分析結果告訴科恩:“陛下,我們無法確認這是人類或其他種族所使用的魔法。其實從規模、高度、速度來看,這與黑暗魔族正式出現時的背景魔法很相似——根據資料所記載,這僅是魔將級別。”

“那魔將什麼時候出來?”魔法師頭領的分析與科恩的估計相差不遠:“中間那個翻來轉去的圓球,就是魔將要出來的地方嗎?”

“資料不夠充足,我們沒能力判斷它接下來的意圖,請皇帝陛下小心應付。”魔法師頭領向科恩行了個禮,就回去自己的指揮位置上,半眯著眼睛翻起書來,直到外面的黑色云團有了進一步的行動為止。

沒有預兆,也沒有任何准備的跡象,甚至沒有絲毫的聲音,黑色云團膨脹了一點,十來道巨大的回旋紋路被從內撕裂,黑色的閃電向四面八方飛射、然後按照某種規律被聚集起來,沿左右兩翼轟擊下來,地面不再象是實際存在,而象是一層煙霧似的被黑針穿透!

下一個瞬間,被轟擊的地面泥柱沖天——黑色的火焰,就在這些飛濺的肥沃泥土上燃燒著,詭異的紫光倒映在每個人的瞳孔里!

“你娘!”小流氓大叫一聲:“豪華出場麼?!”

在天空飛騰一陣之後,跳躍的黑色火焰逐漸平複,好似一道被截斷的寬闊瀑布,在慢慢的向地面降落,當最後一絲火焰也力竭沾塵之時,強烈的光華從黑色云團中心的球體投射出來,一雙巨大的黑色羽翼從地面的黑焰中產生,“轟”的一聲同時在空中舒展開來!

兩只的翼根交彙點,漂浮著一位身穿盔甲、手持長刃的魔族女性。她半閉著眼睛,長刃虛點,但異樣的壓迫感卻逼天蓋地的席卷而來。在科恩的眼中,此時的她竟然如此陌生,那些表面流轉著光華的金屬已經完全掩蓋了她的軀體和靈魂,只有飄揚在肩後的幾許長發還有那麼一點點熟悉的味道。

黑翼奪去了天地之間所有的黑,但輕輕搖動的翼梢卻在向外散發著光亮,而且……而且這種光亮看起來一點也不邪惡,甚至有些……嗯……聖潔。

“你們的家長就沒告訴你們,火是很危險的嗎?要是燒到老子的人,看你們怎麼收場!”望樓上的科恩歎了口氣:“把小烏鴉牽來,正主兒要出現了!”

伸了個懶腰,科恩正要邁步,手卻被人拉住,回頭一看,正是盔甲男烏鴉:“你有話說?”

“你,”烏鴉很難得的,用擔憂的目光看了科恩一眼:“有把握?”

“把握?兄弟,你跟我講把握?”科恩臉上的笑容,是屬于那種能令史官咬牙切齒的、絕對不屬于正面人物的笑:“我不是去打架,也不是去談生意,我是去占便宜的!!!”

“我跟你去,”烏鴉沒有一個字的廢話:“我站在城門後面。”

“你主動擔心我的安全,這讓我很得意,”科恩拍拍烏鴉的頭盔,稍微恢複了一點正經的神色:“我不清楚你跟那些玩意的糾葛,但我不允許你踏出指揮所,沒得商量,你知道我能做到我想讓你做而事實上你卻不願意做的事情——我知道我沒說明白,你聽明白沒有?”

“明白,你小心。”烏鴉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從烏鴉的目光中,科恩發現他考慮了一下。

“黑暗魔族降臨待城,斯比亞皇帝,爾還不速速迎接!”北門外的空中,一個冰冷的聲音在空氣中震蕩著。

科恩用嘶啞的嗓子,粗獷的喊了一聲:“來了!”

機關聲響,城門外的鑲鐵大吊橋慢慢降下,最後“噗!”的一聲到位。一聲短促的號角在城頭響起,護住城門的部隊一分為二,在嚴密的陣型中開辟出一條直通城門的通道來,在通道的盡頭,是騎著小烏鴉慢慢行來的斯比亞皇帝——沒有帶隨從,也沒有帶護衛。

越過自己的部隊,穿過中間的空曠,科恩?凱達悠然的來到了黑色羽翼交彙之處——如果將他面見黑暗魔族如同出城踏青的那份狂妄排除在外的話,那麼現在的他,只擁有一柄裝飾功能遠遠強過砍刺功能的禮儀佩劍。

萬眾矚目。

“那個……”斯比亞皇帝看著在不遠處懸浮的魔將,似乎正搜腸刮肚的尋找合適的詞彙,最後,他終于找到了一句特別質樸的問候:“吃過了嗎?”

在這句前無古人的問候出口之後,現場凝重蕭殺的氣氛在瞬間冰凍——然後轟然垮塌。雖然還是凡人之軀,雖然面對著的魔族有毀滅一切的能力,但是,待城內外的軍隊再也沒有一絲自卑,倒是有不少人因為要忍住不笑出聲來,所以拉傷了臉部的肌肉。

“黑暗魔族召見斯比亞皇帝,恩澤之門,現在對爾敞開。”

漂浮在空中的魔將伸出左手,在手套上纏繞的小閃電聚成一個圓球,慢慢的飄落下來,臨近地面的時候“?——”的一聲打開,變成一扇造型古樸的大門,看樣子,是要科恩進去。

“那個……突然說起這種事情……”斯比亞皇帝狐疑的目光掃視了面前的恩澤之門:“我、我還沒吃呢。”

“爾敢違抗!!!”震蕩的空中的聲音猛然加劇:“這是黑暗魔族的意志!!!”

“客氣話,那是客氣話!”科恩嘿嘿的陪笑,分明是討好,但臉上卻連一點討好的表情都沒有:“好歹我還是斯比亞帝國的皇帝,連樣子都不做就進了你家的門,回頭就會有人來找我麻煩……這個,人微言輕,過活不容易……我進!我進去還不行嗎?!”

斯比亞皇帝的話音落下,紫色的電光也從魔將手中的長刃上消褪。

科恩轉身,向身後的部隊擺擺手,然後整整衣裳,幾步邁進恩澤之門——光幕蕩起水紋,他的身影消失。

很意外的是,這門沒有什麼奇怪的,只是隔絕了目光和聲音,形成一個相對封閉的空間。既沒有把科恩傳送到萬里之外,也沒有光怪陸離的場景,還是在待城北門之外,連一寸的距離、一刻的時間都沒有改變,科恩面前甚至還有一個之前爆炸而砸出的小坑……

正前方不遠處,安置著一張黑曜石的巨大靠背椅,一位頭戴寶冠,身穿紫色長裙的魔族女性正坐在上面,容貌是絕色,氣質也相當的對得起觀眾,但是,說面無表情都算是誇獎她了……總之,這個女人正在與科恩內心記憶中的一個影像重疊,黑暗魔族長公主!

這本來應該是一個很高級別的會談,但是,現場沒有合適的中間人。也就是說,斯比亞皇帝將無法完全發揮自己順應時勢、見風使舵的伎倆……出于以上理由,科恩准備通過自己的努力來營造一些氛圍,所以,他臉上的表情逐漸豐富起來。

“小……小強啊!”小流氓好像發現了什麼,悲切地撲向面前的那個小土坑。

“噼啪!”在小流氓還沒撲到位之前,一道黑色閃電從天而降,把小土坑變成大土坑。

“本宮,不是光明神族的長公主,不喜歡有人、特別是人類在本宮面前作小丑行徑。”端坐在黑曜石椅上的魔族女人把左手放回原處:“你,應該屏息凝神,誠惶誠恐。”

“這就是黑暗魔族的游戲規則?”抖抖身上的塵土,科恩?凱達冷笑兩聲:“說實話,斯比亞帝國並沒有打算拋棄對光明神族的信仰,所以,朕也不打算加入黑暗魔族的游戲。”

“本宮欣賞你維持斯比亞尊嚴的舉動,不過同時,本宮鄙視你自欺欺人的態度。”魔族長公主回答:“斯比亞驅逐了光明神殿的全部祭司,除了拋棄信仰之外,你還有其他的解釋?”

“事實上,朕剛好有一個合情合理的解釋——光明神殿急需修繕,工期漫長,正好可以趁此機會讓常駐斯比亞的祭司們回天堂島去度個假。”科恩點著頭說:“所以說,神殿祭司是暫時離開,與斯比亞帝國驅逐魔殿的祭司不是一個性質。”

“事實上,本宮正是因為斯比亞帝國驅逐魔殿祭司這件事而來。”魔族長公主也微微的點了下頭:“難得你肯自己承認,倒免了本宮多費唇舌。”

“怎麼?黑暗魔族覺得朕是一個敢做不敢當的人嗎?”

“怎麼?難道你是一個敢做敢當的人嗎?”

“探討一下嘛,不用太過分追求一致答案。”很明顯,斯比亞皇帝在緩慢的拉著話題跑。

“本宮不需要你的一致答案,”魔族長公主不動聲色的把話題繞回來,“你是皇帝,你應該看出驅逐魔殿祭司是一個錯誤,本宮,現在要你更正這個錯誤。”

“朕雖然是皇帝,但大家都知道朕是個半路殺進皇帝圈子的半桶水,對皇帝的業務並不是太熟悉,”科恩自嘲一笑:“況且,朕也看不出驅逐魔殿祭司是一個錯誤,要知道……”

“要知道本宮對你的理由不感興趣,本宮要的只是一個結果。”魔族長公主恰到好處的打斷了科恩的話:“這就是黑暗魔族如此正式召見你的原因。”

“讓朕發揮一下想象力,”斯比亞皇帝背起手來,在原地走了個來回:“假定一下,所謂的更正這個錯誤,就是斯比亞帝國取消驅逐黑暗魔殿的命令?”

“你應該明白,單單取消驅逐命令還不足以表達斯比亞帝國的誠意。”

“雖然有點難堪,但朕還是要坦白一下,朕很笨,而且不是一般的懶,朕一向只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從來不知道別人在想什麼,”科恩苦惱的搖著頭說:“所以,朕會很沒面子的告訴其他人,如果大家有要求的話,最好是直接的說給朕聽,不然的話……朕是不會知道的。”

“黑暗魔族從來不做沒有絕對把握的事情,也很少正式的降臨凡世,無論被召見的是誰,他都要奉獻出與這份榮耀相應的代價。”魔族長公主用平淡的語氣說:“今天,斯比亞皇帝能付出的唯一的代價,就是承諾黑暗魔殿今後能自由的、在斯比亞帝國的任何地方傳播信仰。”

“黑暗魔殿想在斯比亞帝國全部國土上傳播信仰?!”就算是科恩?凱達,也被這個要求給嚇了一大跳:“朕還沒有瘋,斯比亞帝國還有信仰!難道黑暗魔族要跟光明神族開戰了嗎?”

“黑暗魔族與光明神族的事情,你不需要知道。”魔族女人如此回答。

“朕會掉腦袋!還有很多人會掉腦袋!”科恩幾乎壓制不住熊熊燃燒的憤怒:“回頭光明神族找上門來,斯比亞拿什麼跟光明神族交代?!”

“那是斯比亞的事情,本宮不需要知道。”魔族女人慢條斯理的回答:“如你所要求的那樣,本宮已經把所想的事情告訴你了,現在,也應該是你付出代價的時候了。”

“辦不到,”科恩輕輕的搖頭:“要是答應了這件事,斯比亞帝國就會瞬間覆滅。”

“想必你也知道,斯比亞帝國以後怎樣不是本宮所關心的,本宮要做的,只是眼前的這件事。”魔族長公主不為所動:“今天的正式見面,固然可以帶給斯比亞無上的榮耀,同時也能帶給斯比亞無盡的苦難,怎麼取舍,全在于你,你是斯比亞皇帝。”

科恩的表情有些冷漠,在原地愣了好一會,回過神之後他才緩緩說:“請允許我說句題外話,因為我根本就不了解黑暗魔族的游戲規則,那麼我想問一下,今天的正式見面究竟是什麼名堂?”

“本宮覺得你在外面已經聽得很明白了,這種降臨儀式是恩澤之門。”

“如果我沒理解錯的話,恩澤之門的意思是說……作為被召見者的我會得到些什麼吧?不錯,魔屬的人應該感到榮譽,但我並不是魔屬的人,所以榮譽並不能包括在內,”科恩的語氣更加緩慢,到最後幾乎說得上是在逐字考慮:“但,除了災難,我什麼東西都沒有看到。”

“誠然,按慣例來講是先有賞賜的,”魔族長公主回答:“因為斯比亞不是魔屬帝國,所以本宮把前後順序調換了一下,嗯,既然你提起的話,那麼先讓你看看也無妨。”

聽到這個魔族女人用死板的語氣說完話,科恩不由長出一口氣,雖然他一早就知道這是一筆生意,但對扮演的角色沉湎太深的話,有時候還會付出多余的擔心和忐忑。現在,這筆生意的大致范圍已經確定,那麼接下來,就得看黑暗魔族開出什麼價錢了。

魔族長公主慵懶地舉起左手,一個細小的黑點在她身後的天邊出現,隨著她指頭移動的幅度,小黑點急速向科恩的立足之處飛來,體積也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增大!最後一個瞬間,這東西停留在距離科恩不足五臂的距離處——正是魔族長公主手指的指向。

隨它而來的氣流,幾乎把科恩掀個跟頭。

拿開擋住眼睛的手,科恩才看清這是一個兩人高、由暗紅色藤蔓纏繞而成的球體,表面不斷有嬌豔的花朵綻放,花瓣上的每一種色彩都嬌豔欲滴,還散發著淡淡清香,再仔細一看,球體內部隱約有鮮血一般的液體順著藤枝流出,但每到半途就被吸收個乾淨,仿佛是養分。

“不得不說,黑暗魔族欣賞植物的眼光真的很獨特。”科恩實在看不出這種植物有什麼特別之處:“但是在朕的禦花園里,已經有很多奇花異草了……”

魔族長公主微微一笑,左手手指向外一展,兩人高的藤蔓圓球如同綻放的花朵一樣分層打開,露出包裹在里面的核心——那個發絲粘上了秀美面龐、纖長眼睫輕微顫動、完美的身軀被無數細小藤蔓倒吊在空中、而鮮血正順著藤蔓泊泊流下的是!

她是、她是、她是……

第一魔將!!!

“把這個罪人,作為見面禮賞賜給你,”魔族長公主微笑著說:“你覺得如何?”

要看一臉白癡的皇帝的話,請來待城北門。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超越     下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魔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