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人傲世錄 篇外篇 黑暗傳說——僵局  
   
篇外篇 黑暗傳說——僵局

去年冰焰花開的時候,帝國雖然處于戰爭之中,但聖都的氣氛卻保持得很好,關心著前方戰事的人們並不迷茫,因為斯比亞有強悍的皇帝、穩定的政局和良好的治安,甚至皇妃們召集的坊間聚會每月都會按期舉行。

今年冰焰花開的時候,籠罩在帝國頭上的戰爭陰云早已散去,但聖都的氣氛卻有些不妙。這個繁華的前帝都里充斥著各種各樣的流言,在警備隊的管治下,民間治安還馬馬虎虎,但在警備隊監管不到的高官貴族階層,麻煩就一直沒有斷過。這全是因為皇帝陛下沒有如大家希望的那樣回來,而且皇妃們也跟隨他住在遙遠的待城的緣故。

沒有皇帝和皇妃坐鎮,一件又一件離奇的事情接連發生。首先是皇帝宣布遷都待城,還舉辦了隆重的慶典,可民眾們都不明白儀式的“隆重”之處在哪里,一些高官貴族倒是能看到用魔法記錄的盛況美景,但這些人都清楚遷都儀式背後的各種糾葛,哪里還高興得起來?

其次,被皇帝驅逐的光明神殿祭司,再一次穿著白袍出現在聖都,因為原來的大神殿被皇帝改建成了一所平民學校,所以神殿祭司們正忙著重建新的斯比亞大神殿。如果說這還不夠讓人震驚的話,那麼黑暗魔殿祭司的出現就真的讓人瞠目結舌了。

“汙穢、卑賤、無恥”的魔殿祭司同樣也在聖都忙碌著,因為皇帝陛下禦筆親批,以前的死敵要在神殿街對面建斯比亞大魔殿!但既然是英明神武的科恩陛下的意思,民眾就是在不理解也不會有過激行為,陛下做事一向出人意料,這件事一定另有內幕,大家看著就好了。

相比之下,最讓人無法接受的是坊間會議暫時停辦。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坊間聚會已不是單純的聚會,而成為斯比亞皇室發掘人才的場合,很多無法靠正規門路出身的平民因為參會而被皇妃們破格錄用,現在停止,就等于剝奪了平民的希望。所以,為這事聖都掀起了一場不小的風波,很多人湧去維素國相府邸遞交請願文書。

國相府邸外掛出公告,解釋說因為待城距離太遠,不利于召集。但根據那些堵住國相府大門的人的說法,以往參加過坊間會議的大部分人都是自發參與,根本不需要誰來召集。唯一能召集大家的只能是四位皇妃,所以,如果不是四位皇妃親口告訴大家坊間聚會停辦的話,那麼大家就要自己去待城,請國相府邸發給通關文書。

很多人也是在這個時候才發現,原來斯比亞也不缺少刁民,跟國相打對台還振振有詞,這些人真是膽大妄為得很啊!其實,這也算是科恩•凱達治下的一種特色,他至少給了民眾說話的權利——雖然亂說或說錯還是要挨板子,但說話本身已經不是罪過了。

吵吵鬧鬧的時候,去待城參加遷都儀式後又巡視各地的維素親王回來了,知道這件事之後,維素親王解釋說聚會不是不辦,而是因為剛剛遷都待城,四位皇妃事務繁雜,近期實在是抽不出時間來主持聚會。然後又在府邸外擺起了幾張桌子,讓希望參加坊間聚會的人登記,一旦待城方面有消息過來,親王就立即安排大家過去……這樣子,總算是把大家安撫下來。

民間的事態湧動暫時告一段落,緊跟著發生的,就是斯比亞軍方和政局的變動。

在神族和魔族的直接干預下,令斯比亞所有軍人都心驚肉跳的裁軍開始了,帝隊要在一年內裁減五分之一,兩年內裁減三分之一,到第三年,整個帝國只能保持現有軍隊總數的一半。近衛軍、親衛軍的裁減幅度略小,但形勢也不容樂觀。

就連在荒蕪海岸立下赫赫戰功的三個龍騎兵軍團,也惹得神魔不高興了。盡管被參謀部全力保護,但結局依然是踏夢軍團被裁減三分之二的員額留用,配屬待城;裂影軍團和破曉軍團完全裁成了空架子,只能各自保留一個營的員額,被分別配屬到南方戰區和北方戰區。

而這只是軍方知道的部分事實,他們不知道的另一部分事實是——所有被裁撤下來的類龍坐騎,全部被強制性的分配給了魔屬聯盟和神屬聯盟,具體數量和去向不明。

科恩•凱達是一個戰爭皇帝,他執掌的斯比亞是以戰爭發家致富的帝國,裁什麼都沒有裁軍嚴重,一半在戰火中存活下來的軍隊啊,這比打了敗仗更難以令人接受。先不去猜科恩陛下有多痛心,在聖都的帝國中高級將領們已經炸窩了。

一時間,參謀部駐聖都官邸前人山人海,總參謀官辦公室的門坎都讓人給踏破了,得不到准確裁軍內幕的軍團長們罵娘、流淚、砸東西,但無論他們怎麼哀求、耍賴,甚至威脅說要去待城告禦狀,坐在辦公桌後面的卡羅斯中將就是不搭理,兜里的裁軍名單捂得很嚴。

于是,一群軍團長開了碰頭會,決定集體去待城喊冤——他們太激動了,一時忘記軍團長無故不得離開部隊駐地,所以最後決定集體寫申述狀,用加急快馬送去待城喊冤。絕對不能直接用公文方式送,那樣的話,申訴狀最後還是會落到參謀部手里,所以大家選擇了走長官路線,海爾特中將和莫亞中將那是不用說了,甚至連瑪法和杰克都有份!

卡羅斯是個儒將,但並不是說他會任由這些軍團長們胡鬧,于是大筆一揮,該打板子的打板子、該扣薪水的扣薪水,然後統統叫到聖都來參加皇家學院高級將領培訓,不過關的不准回家——皇家學院的系列課程非常完整,里面還包括了令卡羅斯本人都心有余悸的“詩歌”。夠膽子沖到待城找皇帝陛下申述的將領只有一個,就是帝國海軍副司令山德中將。因為不想手下的艦隊被送去“援助”兩個聯盟“剿滅海盜”,山德中將以“訓練”為名,乘坐第一艦隊的旗艦出發,偷偷摸摸的在神魔分界線登岸換了快馬,一路風塵仆仆的趕到待城。

一進城,凡人大道才走一半就被海爾特拉去灌了個昏天黑地,剛剛爬起來,莫亞中將又跑來跟他促膝長談,然後是瑪法請他參加聯誼會……一連忙了十多天,人都瘦了整整一圈還沒見到科恩,最後在大家“船只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大”的保證下,垂頭喪氣的回去了。

與軍隊不同的是,內政方面的變化要隱秘一些,雖然影響巨大,但是能量卻是緩慢釋放的。原因很簡單,官員的調動一般不用告訴民眾,實在不得已要宣布的話,也可以用很多修飾手法去掩飾本質。

維素親王被授予一系列的新官職,其中最重要的一個職權是監督帝國境內神殿和魔殿的修建進度。理由是兩殿在每個行省首府、所有重要市鎮同時大興土木,數量很龐大,要確保如期完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維素親王擁有了帝國內最大的物質調集權。

力克•凱達親王,還有西夫塔•凱達親王卸去了帶有軍隊背景的職務,被任命為地區監察官。聽起來地區監察官並不算很顯赫,可這個職務的名稱與實際權限並不相符——兩位親王各自掌握著五六個行省,除了沒有對總督的任命權之外,所有政務大權盡歸囊中。

理論上,對各行省總督的任命權是在維素親王手里,而駐軍權、法令頒布權在待城憂雙宮手里,但誰又能保證這樣的情況不會再次發生改變呢?就算沒有大的變化,但讓個人掌握了如此巨大的權利,且不管他忠誠與否,這事情本身就已對帝國造成了危害……

環境和欲望,這兩元素向來是相互影響的,沒有誰一定得在前面的道理,創造出這樣的環境,是非常危險的事情。就幾率而言,忠誠無比的人先兢兢業業的爬上高位之後,突然發現自己有了謀反實力而實行的占了絕大多數,所以他們被叫做反賊、逆賊。先定下謀反目標再揭竿而起的那種,成功了就叫英雄,不成功也當得起好漢的頭銜……

把這些看在眼里的人都在奇怪,一個淺顯的道理,科恩•凱達應該明白,他治理這個國家到現在還沒有犯過如此魯莽的錯誤……是的,這是魯莽,簡直魯莽的可怕。

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科恩•凱達本人受制于人,沒辦法才這麼做。斯比亞現在還能怕誰?神魔而已,既然是他們在幕後運作,那麼斯比亞也就翻不起什麼波浪了。

一系列的政令和軍令下達完畢之後,在很長一段時間,斯比亞內部沒有再發生什麼值得關注的事情,到處都是鬧哄哄的景象。上邊的人下令很簡單,可下面的人做起來不會那麼快,僅僅一個中級職務調整,雙方都有可能拖上半年才能交割清楚,更別說這麼多的高級職務了。

另外還有軍隊,裁軍不是放假,得提前拿出方案來安排那些被裁減的軍人,要不然,這些昨天還在保護帝國的人就只能轉行去做盜賊強盜,變成危害地方的破壞性力量。可說到安置,談何容易?一個人或是一個家庭的生存環境,這些都不是能拿錢來就能買得到的。

督辦裁軍的祭祀心急,聖都著急,待城也著急,大家相互催促的公文像雪片似的飛來飛去,卻沒人能拿出個好辦法。

在一個半軍事化的帝國系統里面,各種物資和人員的搭配都有其固定規律和比例,讓各個行省吸納和消化十多萬外來民夫也許不是問題,但要讓他們立即接受同樣數量,有累累軍功在身的軍人,那就是個笑話。不說斯比亞每級軍功都有相應的土地、房屋和家畜等等賞賜,就只說這些軍人的家屬,這數量龐大的人群要如何安置?

所以,在文件上已經是農夫、屠夫、內政文員和警備隊員的人,這會還在訓練場地上全副武裝地摸爬滾打:被劃歸到康森、白霜、佛露等行省,已經成為有房有地的居民的人們,晚上還是得窩在同一個帳篷里睡覺……可聖都方面呢,還是得繼續向他們運輸軍糧、發放軍餉。

急不來的事情只能慢慢做,這是很多人從這件事里學到的哲理,反正斯比亞的格局已經決定下來,就算再怎麼拖,也無法改變神魔決定下來的事。

況且,現在的科恩•凱達似乎完全不管事了啊,大家還擔心什麼呢?

在這段時間里科恩•凱達的確沒怎麼管事,他每天泡在沉眠之地里,過著悠哉悠哉的清閑日子。

以前的科恩不是打仗就是翹家,很少有時間陪四位皇妃,可這段時間每天都在一起,首先不習慣的反而是後者,終于有一天,她們聯合起來,“勸”科恩回待城去。

“時機還沒有成熟啊,”科恩趴在桌子上,懶洋洋地說,“這麼早回去會打擾別人的,那麼多的人,好不容易集體做個美夢,怎麼好意思現在就把他們都敲醒呢?這太殘忍了。”

“你要是再不回去待城,可就輪到我們做噩夢了,”第一皇妃用少有的溫情語氣說,“斯比亞是我們的家,就算是再怎麼不喜歡以前的忙碌生活,可是我們為這個家操持了這麼久,感情也是很深厚的,怎麼能眼看著它發生這麼多狀況呢?”

“那就是說,跟我的感情不深厚了?”科恩可憐兮兮地說,“大家很刻薄啊,就算心里真的不喜歡我了,也不能說得這麼直接嘛……”

“好言好語地跟你說已經沒有用了是吧?好樣的,膽子越來越大了,”站在第一皇妃身後扮黑臉的迪爾•梅林開始挽袖子了,“告訴你,現在可是四個打你一個!”

“你們四個在這里住了段時間,都跟著那些家伙學什麼了?我估計不拿武器的話已經打不過你們了。”科恩總算坐端正了,看了看活力四射的皇妃們,最後感歎一句,“看到你們現在這麼健康活潑,我真是有成就感啊!”

“我們又不是你的寵物,什麼成就感?”迪爾•梅林還沒從黑臉狀態走出來,菲琳是最先明白的一個,對科恩說:“不如我們陪你回去吧,你身邊也需要人照顧。”

“你們想都別想,”科恩態度很堅決,“我好不容易才把你們從神魔的眼皮子底下弄出待城藏起來,回去萬一出了事,怎麼辦?我找誰哭去?”

“四神有教會我們掩飾自身氣息的魔法……”

“算了吧,那魔法要是管用的話,他們自己怎麼會窩在沉眠之地里不出去?跟著我回去這事你們就別想了,我不會答應的。當是度假也好,當是受罰也罷,反正你們不能從這里出去。”科恩搖了搖頭,“是不是……你們有什麼事情放心不下?擔心我真的收了神魔小公主做小嗎?”

“呸!誰關心這個?”迪爾•梅林用手指戳著科恩的額頭,“雖然一開始是被你騙來的,但我們現在也算是有屬下的實權派人物,這麼久不出現,難保不會出現混亂。”

“手下?你們管他們吃、管他們喝,還能管得了他們一生無憂嗎?不怕他們長不大啊?”

科恩又搖了搖頭:“越是這種時候,越能看到手下人真正的能力。”

“就象你手下的將領們那樣嗎?”

菲琳單手托腮,微笑著說:“依照這些將領以前的表現,你的裁軍令一下,聖都的場面會變得非常熱鬧吧!”

“所以我才跑來陪你們度假嘛,將領們找不到我,他們就會選擇自己解決難題。”科恩微微一笑:“他們又不是沒腦子,只是通常不用而已。只要拿出本少爺當年的作風,這點小事兒算什麼?”

“說到將領們,我這里剛好有一封信,是白影昨天從待城帶回來的。”溫麗絲把一張信箋交到科恩手上:“卡羅斯在聖都撐得很辛苦,兩殿祭司對裁軍進程不滿意,但又沒有解決辦法,似乎要先拿軍事學院做示范的樣子,已經在收集資料了……”

“這群混蛋要打軍事學院的主意?”科恩眼睛一鼓,接過信箋看了,臉色變得沉重。

“怎麼了?”溫絲麗怯生生的問。

“沒什麼大事,只是我是真的要回待城了。帝隊中的精銳力量,大半都被我藏到各軍事學院,看來兩殿祭司當中也有眼光狠辣的嘛!”科恩對溫絲麗笑了笑:“這一去也就是十天半月,不用擔心我”

“可是,科恩你不是說要打破眼前的僵局嗎?現在要做的事,似乎是在保持僵局吧?”

“對啊,因為僵局被我打破的先決條件是不被神魔打破。其實說到底,還是因為打破僵局的人不是我啊…我心急又有什麼辦法呢?”

嘴上跟皇妃們解釋著,科恩一樣樣的檢查起身上的裝備來。這是一個讓皇妃們久違的情景,要知道,當上皇帝之後,科恩身上就沒有再帶過多的東西——那些瓶瓶罐罐、長短匕首、魔法卷軸,都是他翹家跟人打架的必備套裝。

上篇:下期預告     下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破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