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人傲世錄 篇外篇 黑暗傳說——破繭  
   
篇外篇 黑暗傳說——破繭

天堂島,光明神王宮殿。

光明神王的大殿無疑是島上一處最威嚴的所在,但永遠都是那麼冷清,就算外面的日光從門窗透入,卻也只能在地板上投入淺淺的影子,絕對融不進由四壁寶石燈中散發出來的光芒,就如同沒有人能改變光明神王的威儀一樣。

“父神安好。”長公主殿下的聲音,在偌大的空間中回蕩著:“麗瑞塔•克納赫應詔前來。”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變得如此生疏了?”

隔著一卷晶簾,神王淡淡的問:“宣你前來,是想問問斯比亞的一些事情,另外,我們的小公主如何了?”

“回稟父神,自從魔族小公主私奔之後,斯比亞國內一片嘩然,局勢也變得微妙不已,三位親王勢成鼎立,共同牽制著科恩•凱達的局面也被打亂,”長公主垂目回答“小妹她……她目前還好,只是被科恩•凱達勒令跪在菲謝特•夏麥的晶棺前。”

“她是你小妹,被科恩•凱達如此侮辱,你也不生氣?”神王的聲音緩緩傳來,溫文爾雅中卻帶著一絲質問。

“以科恩•凱達的性格,在小妹下嫁當日我就知道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現在生氣有什麼用?僅以此事非難斯比亞,倒是顯得神族是在藉機發難。”長公主輕聲說:“也不是不能懲罰科恩•凱達,但只是怕壞了父神大計。”

“你這樣說,我就明白你為什麼生我的氣了。神魔聯袂下嫁小公主,而且是嫁給同一人類,這是我與魔王的一個嘗試,對小公主來說,未嘗不是一個磨煉。你當初不也是經過一些事情才長大的嗎?”見長公主沒有回答,神王沉默片刻後轉了話題:“事情後續發展如何?”

“私奔的兩人已經被科恩•凱達找到,魔族小公主被勒令回宮,隨後科恩•凱達與烏鴉發生了打斗,”長公主回答:“之後一段時間,我們失去了這兩人的行蹤。”

“魔族或許找不到,但光明神族的長公主殿下應該找得到這兩人。”

“父神過獎,他們……靠近了蛹”。

“當真?”光明神王語帶驚奇。

“已經查明,科恩•凱達之前派了龍族長老去確定了蛹的大致地點,並派遣血族去詳細查探過,不過血族死傷慘重,”長公主回答說:“結合他們最後出沒的地點,我能肯定他們是去找蛹了。不過這兩人並不清楚在尋找的東西是什麼,大概還以為是一般的寶藏。”

“在你看來,他們使蛹破繭的機率如何?”

“以科恩的才智,破繭的機率很大。”長公主小心翼翼的加上自己的建議:“需要貼近監視嗎?”

“那是為神魔而設的陷阱,以你的能力怕也無法全身而退,還談得上什麼貼近監視?”

光明神王做出了決定:“也罷,你做好准備,等他們一出現,就將烏鴉回收。”

“是,那科恩•凱達和斯比亞呢?”

“回收了烏鴉,我們就能知道蛹是否真的破繭,”光明神王回答:“那時,一切自有定論。”

“遵從父神諭令。”

十來顆璀璨寶石在平滑的地面上跳躍滾動著,發出一串串清脆的撞擊聲,這不住躍動的柔和光芒被四周物體多次反射後,就變得銳利起來,首先照亮了周圍一部分空間——映入科恩和烏鴉眼簾的是無數菱形水晶柱,或密集、或稀疏,全無章法的矗立在幽深的黑暗中。

“叮”的一聲輕響,最大的那顆紅色寶石撞在一截雪亮的金屬上,然後滴溜溜的轉進了遠處的水晶柱叢中,經過水晶表面無數次反射的紅色光芒,居然從底部透射進了水晶內部——霎時,這粗大水晶柱就象是被點燃的火炬一般,讓整個空間都籠罩在一片搖曳的紅光之中。

在科恩和烏鴉的正前方,是一對堪堪伸直的雪白長翼,雖沒有完全舒展時那種飄逸和飽滿,但每一個彎曲中都灌注了強大的力量,如同剛剛綻放的生命之蓮,橫貫了這個高達百臂、直徑兩百臂寬的空間!

在長翼交彙之處,是一具身著戰甲的修長身體,雖然光線不是很明亮,但兩人都看出那是一位女性。在時間停止的那一刻,她的一手抬至胸前,另一只手里握著一支樣式古樸的長槍,槍尖就點在前方地面,與插入石壁的右翼尖共同支撐著這個就要驟然下撲的傲然身姿。

那一片片翩然欲飛的羽毛、那作勢上提的手臂、那滑動前出的槍尖……一瞥之後,就讓人再也無法忘記這氣勢威猛的畫面,即使不知道已過去了多少歲月,即使她很顯然沒有完成要做的事,也不能真的撲下來,但後來者依然要抬頭仰視,仰視她以生命構建的這一副宏偉!

她的四肢雖然還裹在盔甲中,可胸腹處的盔甲均是從內爆開,只剩下後背的盔甲還連接著,精美的頭盔也被那強大的力量沖擊得歪向一側,頭盔面罩下是一張粉雕玉琢的精致面孔,肌膚潔淨、五官清晰,擁有不染凡塵的優雅和純潔,只是面上神情卻凝固在不能置信的那一瞬,雙目中透出一股迷茫。

“看來我們不是第一批客人,”科恩昂著頭看著,輕聲問:“她是誰?”

“光明神族巡游使。”烏鴉口氣冷漠的回答:“看她的羽翼,應該只是一位出身人類的低階巡游使。看她的盔甲和武器,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

“神族的巡游使,怎麼會出身人類?”科恩不解“這對神族來說有什麼好處?”

“如果你之前向神族小公主低頭,那麼你也有機會成為一個巡游使,她會賦予你一些力量,然後收取你一些東西。”烏鴉看了看科恩:“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她能撐到這里,因為她所具備的魔法力量相比神魔要小得多。盡管如此,到這里之後她還是隱藏不下去了。在釋放能量的那一瞬間,她誤殺了自己,這里的守衛者只要激發她使用自己真正的能力,就能達到殺死入侵者的目的。”

“守衛者?”科恩一愣。

“你看她槍尖指著的方向。”烏鴉向前一揚頭:“她之所以會出現在這里,應該是有備而來,大概是光明神族的一次嘗試吧。”

槍尖所指,就是那一叢叢顏色各異的水晶柱。

“每一叢水晶里都包裹著一個守衛,水晶應該是他們的防禦。雖然他們消滅了巡游使,但巡游使的最後一擊也達到了同歸于盡的目的。”烏鴉靠上前去,鋒利的劍刃順著水晶的表面削下一層來,露出了里面的景象——穿著法師袍的瘦弱身影,枯木一般的雙手護住頭臉,整個身子蜷縮成一團。

“是血族……”科恩仔細端詳了一陣,才做出了這個結論。

“沒錯,眼今天的血族有些差別,但的確是同一種族。”烏鴉點點頭,目光掠過身邊那些密密麻麻的水晶柱:“這看似凌亂的站位,其前身應該是血族守衛最堅固的防禦陣形,我們現在看到的是被沖擊後的狀況——也就是說,當他們察覺事態不妙,使用出這種防禦的時候已經晚了,結晶最終所包裹的,是在前一瞬間就已經失去生命的軀體。”

“魔法能量的連鎖反應嗎?”科恩又用刀刮開其他幾柱水晶:“但令我疑惑的是,什麼樣的魔法能量才能在瞬間殺死巡游使以及上百血族守衛,卻又不損壞他們的肉體?”

“其實已經損壞了,水晶之所以不透明,就是因為表面被這種魔法能量沖擊過。”烏鴉給出了答案:“不同屬性的魔法會在速度上有細微差別,但殺死他們的,顯然不是我們所熟悉的魔法。”

“你是說,真正造成他們死亡的,其實是一種全新魔法,或者是魔法能量失控時的一種伴生力量?而且速度快過已知種類的魔法?”科恩又抬頭看了看高懸的“她”,好半天之後才說:“原來她在之前就已經沒有知覺了……這樣也好,你要知道,任何一個美人都不願意看到自已這副模樣。”

“你還說我心軟?”烏鴉淡淡一笑。

“你這不是心軟,這是一種尊重。”科恩搖了搖頭:“曾經身為人類,她能達到這一步也不容易,成為神族的爪牙當然是一種罪行,但她這時的神態,這曆經歲月而不腐的姿態和威勢……至少能換得我的一聲歎息。不要動她,就讓她和她的對手永遠這樣對峙下去吧!”

“不研究一下這種伴生力對神魔的殺傷力嗎?我覺得那才是你真正關心的問題吧?”

“是啊,所以我第一時間就已經想過了,既然神魔一直沒有再來這個地方,就說明他們對這種力量懷有恐懼心理,至少這是一種令他們不願意面對的力量,”科恩笑著回答:“所以接下來,就讓我們去找到這種東西……沒錯,對我來說,這里真的是寶藏啊!”

“那麼,我們先得把光線再弄得明亮些,不要輕舉妄動。”烏鴉又找了幾柱醒目的水晶,小心翼翼的把寶石安放在合適的位置,終于讓各色光亮同時渲染在這個空間里,之前一些容易被忽略的線索也跟著明顯起來。

在巡游使的翼根正下方,其實是一個巨大的魔法陣,無數金屬絲線鑲嵌在平滑的地面上,簡潔的線條相互纏繞著,組成了一個複雜的圓形圖案,所有線條的最終流向都是直指中心那塊布滿寶石的黑色石板。

科恩踮著腳尖走到側面,目光一遍遍掃視著魔法陣、守衛者和“她”。

“無論怎麼看,這也是一個剛剛開始的打斗,因為這是一個很容易被破壞的脆弱法陣,而巡游使和守衛者都在盡力回避對其的破壞。”良久之後,科恩手指著魔法陣說:“巡游使是從魔法陣外側起跳,而守衛全部集中在另一側……無論怎麼推斷,這種陣形都不對勁。”

“除非巡游使進來的時候偽裝了身份,”烏鴉替科恩說出了答案:“甚至有可能,她偽裝成獻給魔法陣的祭品。”

“這樣說起來就符合情理了,那麼,這地方很平坦,不象是一個能藏下什麼寶藏的所在。”科恩的目光盯住那塊黑色石板:“你看,那石板象不象一把鎖?”

“是不是鎖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紊亂的魔法能量都是從那石板上傳來的。”烏鴉聳了聳肩:“你不是有鑰匙嗎?去看一下不就真相大白了?”

科恩謹慎查看了四周,還蹲下來研究了一會魔法陣,直到確定魔法陣並不是處于激活狀態之後,才來到法陣中心,用疑惑的目光端詳著那塊石板:“如果血族是這里的守衛者,那麼現在大陸上的血族又是怎麼一回事?他們分裂成兩個部族,各自掌握著這個秘密的一部分……這本身就是一個陷阱嗎?”

“我估計是逃離的可能性要大一些,漫長的看守歲月並不是每一個種族都甘願忍受的,”烏鴉站到了石板另一邊:“如果是陷阱,這里會有其他布置。”

“找到了,這應該就是鎖孔。”科恩的手撫摸著石板上的一個裂縫:“我在想,鑰匙插下去之後,會不會又是一個甄選的過程?”

“我覺得是。”烏鴉點了點頭,但神情並不緊張:“做好准備就行。”

“是啊,要做好准備。”科恩掏出那個金屬盒:“血族這一任的首領,是個非常狡猾……不,既然他是我的長輩,那麼就應該說他是一個很聰明的族長。”

“他一共交來了四件寶物,但真正屬于他的卻只有兩件,其他兩件是聯絡部從魔屬血族那里弄回來的,”打開金屬盒盒蓋,科恩交代起里面幾件物品的來曆:“看見這柄匕首了嗎?名為‘吸血鬼之觸’,可以吸取敵人的生命歸自己使用,在我剛剛成年的時候,血族就把這柄匕首送給了我——多高明的藏逸方法,任魔屬血族怎麼想,也想不到秘寶在一個半大小子身上。”

“你覺得血族欺騙了你嗎?”

“稍微有一點,但後來這匕首救過我一次,就算扯平了。”科恩笑了笑:“我本來對這寶藏並不太熱衷,因為在我想來,部族寶藏里會有什麼好東西?只不過血族在得到這幾件東西之後,在聯絡部協助之下依然損兵折將,不得不跑來把東西獻給我……而且還說找到東西後,分配權在我。”

“你覺得又被利用了嗎?”

“不,我只是被冤枉了,”科恩搖了搖頭:“血族把東西給我,是因為他們害怕,他們害怕一個小小的血族擁有了寶藏,會被我認定有不臣之心,甚至會認為之前探寶失利也是因為我的緣故……所以我現在頭痛的是,得到寶藏之後,我要分些什麼給他們?真相嗎?“

“真是優柔寡斷的心理。”烏鴉輕蔑的評價著:“分一個銅板也是人情,他們能說什麼?”

“說得好,就這麼干吧,”科恩拿起匕首:“按照這匕首的特性,它應該是一柄獻祭時使用的器皿,它能奪取祭品的生命力,而這個環境是禁魔的,所以我斷定這里唯一不受禁制的,就是生命魔法!”

“而匕首是鑰匙,也就是說,開門的代價是生命。”烏鴉的語氣很平靜,“很明顯,我們沒有祭品。”

“這不是問題——看你那麼強壯,放一點血應該沒有關系吧?”科恩笑嘻嘻的看著烏鴉。

“羅嗦!”烏鴉猛的抓住科恩握匕首的手,就向石板的那道縫隙插進去:“一人一半!”

“我還沒准備好——”科恩這句話沒有喊完,匕首就已經完全插入了縫隙里。石板輕輕一晃,其上鑲嵌的寶石一顆顆亮起來。而在魔法陣中,在與寶石對應的方位上,地面的線條慢慢的活了,金屬細線中湧動著一股鮮紅色。

“香蕉你個西瓜!”科恩一瞟就抓到了其中關鍵,大吼著:“寶石這麼多,生命魔法怎麼能全部點亮?!”

“你是一個活力充沛的人,”烏鴉把科恩的手指壓到還留在縫隙外的那一段鋒刃上,一注血絲順著冷冽光華流下:“放點血對你的身體有利。”

“我可是皇帝!”科恩暴怒:“皇帝不是拿來這麼用的!”

“我是烏鴉。”烏鴉慢條斯理的說:“在烏鴉心里,皇帝就是這麼用的。”

“沒義氣啊!”科恩悲呼:“太不給面子了!”

“不要叫了,魔法陣快被激活了,”看見石板上寶石被點亮的速度有減緩的趨勢,烏鴉臉色一正,自己的手指按到了另一側的鋒刃上,鮮血汩汩而下:“准備好見此間主人了嗎?”

“不要讓我見到這個混蛋,”科恩咬牙切齒的喊:“不管他是誰,我都要讓他付出血的代價!”

“只要見到了,那還不是隨你高興?”

石板上的寶石全亮,烏鴉的目光放到了魔法陣上——無數鮮紅的符文正在飄飛起來,向四周散發著五彩的顆粒,數百條明亮的線條繞著法陣旋轉,組合成如同心跳一樣的躍動節奏。一聲奇異的響動,如同利刃劃破空間的震顫,一條筆直的黑線出現在魔法陣中心偏斜一點的位置!

“這是……”科恩的抱怨還沒有說完,又一條偏斜的筆直黑線出現,兩條黑線同樣長短,一端連接起來,另一端遠遠隔開:“這是指明方向嗎?”

話音剛落,又出現了第三條、第四條、第五條黑線,在法陣中心組成一個規整的五芒星。

“畫圖?”科恩一楞:“畫這東西我很拿手,保證比這個好看。”

烏鴉緊緊的盯著五芒星的一角,在那個點上,正有一點隱約的陰影——在下一個瞬間,陰影擴大開來,就好象演出完畢時滑動的幕布,向整個五芒星掩蓋過來。而科恩和烏鴉,就在五芒星的中心部位!

整個魔法陣都晃動了一下,然後在一片耀眼的閃光中,法陣中的所有物體都消失不見,整個空間都沉寂下來。構成魔法陣的線條慢慢褪色,漂浮的符文瓦解成無色的粉末……在淡淡的寶石光芒照耀下,這空間里的一切,都已經回到之前的模樣。

“嘶——”的一聲輕響,點在地面的槍頭收了起來,一雙纖細的腳點到了地面,一塵不染的潔白羽翼正在緩緩收起。

冰冷、不帶一絲情感的目光,停留在科恩和烏鴉消失的地方。高懸上空的巡游使,她活了過來!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僵局     下篇:黑暗傳說——犯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