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人傲世錄 黑暗傳說——犯禁  
   
黑暗傳說——犯禁

沿著寬廣的河道,滔滔運河水從布盧克帝國滾滾而來,在流經艾里納帝國和已不屬于魔屬聯盟的坎普之後,終于歸入無邊無際的大海。在這個地段上,運河水量已經增大了數倍,河水中夾帶的河沙在入海口堆積,形成數十個三角洲,運河水只能循著其中數十個曲折的河道注入大海,也把入海口拓寬至三十多里。

毫不誇張的說,這個區域是一片澤國,水文環境的改變,再加上肥沃的泥土,生長的植被也就變得繁雜起來。在淡水充實的季節,內陸水生植物瘋長,而在潮汛季節,就換成咸水植物肆虐;而在兩者之間的時段,這方圓數十里則是混生植物的天堂。

但無論是在哪一個時段,這里都從不缺少遮天蔽日的綠蔭。所以,除了三條寬度可通行海船的主航道之外,其他運河分支就成為了走私者和傭兵團的樂園。

不是魔屬聯盟、斯比亞又或者南條約商團不想去管,而是他們真的解決不了這個令人頭痛的問題。在幾次努力未果後,這三方都達成共識,只要在保證主航道暢通的情況之下,並不介意某些人在這里混飯吃——走私者和傭兵團的確不是什麼善類,但他們懂得孝敬,更何況,這些人還能在某些時候幫上些“小忙”。

沒有任何標志的快船靠在岸邊,三名臉色陰沉的年輕人走上簡陋的碼頭,很快就與一伙漁民打扮的海盜接上了頭。只在腰間圍了條遮羞布的海盜頭子接過對方遞來的錢袋,小心的掂了掂重量,然後回頭一聲呼哨。不多時,就從後面河道上駛來一條破舊漁船——在目前,這是所有民間涉海團體的戰斗、運輸以及後勤通用艦。

“別看這東西一副隨時都會散架的模樣,在俺們手里它好著呢!”海盜頭子一臉質樸如老農的笑容:“客人放心好了,才三百里而已,只要一天就得!”

“來接包裹的是官面上的伙計,三桅客船,掛的是條約商團旗。”客人首領的語氣冷若寒冰:“距離三里就閃黃燈,六短六長,這面腰牌是接頭的信物。”

“清楚清楚!”海盜頭子拍著膚色黝黑的胸脯說:“包裹一定按時送到!”

“我說話有點口音吧?”對方對海盜頭子的保證一點興趣都無:“你聽淂出來?”

“這個……”海盜頭子拿不准對方的心思,雖然知道語調中的貴族口音,卻還是在裝糊塗:“俺老瞎子一輩子跑海,很少上地面,所以……聽不出來。”

“聽不出來不要緊,你只要知道一點就可以了,”對方露出一個帶著殘忍意味的微笑:“如果包裹出了事,你和你的手下就會出事,你們那三個村子也不會留下任何活物,明白了嗎?”

“明白了,老爺!”漲盜頭子一個大禮行下去,額頭在泥地上撞出一個淺坑,然後轉頭去吩咐手下:“搬包裹——趁著風趕緊劃水!”

一天之後……

陰沉的天空中,一艘掛著南條約商團旗幟的三桅客船靜靜的漂浮在海面上,一位商人打扮的中年人站在客船甲板上等待著,神情焦慮。在他目光所及的海面上,有一艘船身上半部被完全炸裂的船只,從殘余部分來看,那應該是一艘漁船。

“已經徹底檢查過了,這就是那艘要與我們交接的船。”客船的船長來到中年商人身邊:“上面沒活人了,而且……艙室里沒有我們要等的東西……”

“誰干的?”

“漁船上面兩層被魔法從內部一次性炸裂,而下面的艙室卻分毫不損,船員身上沒有外傷,死的那一瞬神情平常——沒人能把活干的這麼漂亮,就是上面的特戰隊都不行。”

“報告上去,”中年商人臉上的肌肉抽動幾下:“任務失敗,我們失去了山峰托運的包裹!”

在距離入海口不到兩百里的內陸,就是一條綿延的山脈。此時,在山脈中最高的一座峰頂上,輕衫素面的一第一魔將背倚絕壁,婷婷而立,明亮的陽光中,她那白皙的面孔上帶著點兒慵懶的神情,看起來分外嬌豔。

“差不多都清楚了,這老頭是個魔法師,精通控制混亂元素,按魔屬的標准,他在這方面的造詣已晉身大魔法師之列。”一身戎裝的古德龍從石頭後走了出來,正用一方碧色絲巾仔細擦拭雙手:“這次是在布盧克老皇帝的授意之下,前去條約商團總部行刺斯維斯·赫本的。”

“如果他只是去條約商團行刺斯維斯·赫本,那麼即使是失敗了也應該是在商團手里吧?怎麼會在斯比亞人手上?”第一魔將秀眉輕皺:“你是怎麼注意到他的?”

“兩天之前,斯比亞人就在運河上鬼鬼崇崇的運東西,到臨近運河入海口的時候,斯比亞人分成兩批,一路大張旗鼓卻只帶了些文書,另一路悄然無聲的去找了個海盜幫他們運包裹,那包裹里就是這老頭。”古德龍丟下血跡斑斑的絲巾:“確定無誤之後,我在海上下的手,海盜本身沒有價值,就擄了這老頭回來。因為事關重大,所以就召喚你和第二魔將過來。”

“第二魔將是去查對他的資料了吧?她還是這麼心急。”聽了古德龍的話,第一魔將歎了口氣:“這老頭是怎麼落入斯比亞人之手的?”

“他選擇的行刺時機很好,其實以他本身的能力,只要不出大的意外,不但有機會傷害斯維斯·赫本,而且還能重創商團管理層。”古德龍回答說:“但事情很湊巧,在他行刺的時候,偽裝的科恩·凱達就在他身邊——于是,本來十拿九穩的刺殺就毫無懸念的失敗了。”

“科恩·凱達在南條約商團出現了?”驚訝的瞬間一過,第一魔將就冷哼一聲:“他憑什麼知道那就是科恩·凱達?科恩·凱達的偽裝就這麼不濟事?”

“在科恩·凱達出現之後,斯維斯·赫本震驚之下叫破了他的身份,”古德龍說:“這段是直接提取的記憶,我查驗過,不是幻景,所以不可能混入虛假資訊。”

“然後?”

“他們進行了一次談話,其中涉及到一筆交易。科恩·凱達將向斯維斯·赫本提供九千人的私兵、五支別動隊和一個魔法師大隊,以幫助條約商團在這次zhan爭中獲得勝利,但我們不清楚科恩的交換條件,只知道斯維斯·赫本對這個條件很難接受。”

“但他畢竟是接受了,是嗎?”第一魔將的語氣變得陰冷了:“那麼刺客呢?在得知這一切之後,刺客居然沒有被滅口?”

“科恩·凱達需要刺客的技能,在被運到這里之前,刺客已經被連番審問過。”古德龍說:“為了少受苦,他把自己的所有技能都說了出來,之後為了保住性命,又向斯比亞人隱藏了核心部分——時間太短,他們是出于無奈才讓他活下來,准備帶回斯比亞再慢慢研究。”

“這一切都太巧了,”第一魔將有些難以決斷:“這魔法師是研究什麼的?”

“研究混亂元素,”古德龍回答:“新興的一個魔法研究分支,目的是將各種魔法元素提純、壓縮、儲存進魔法晶石,然後在特定方式的控制下瞬間釋放強大的能量——在理論上,只要有足夠的時間和材料,這種能量的強大程度和破壞性,都遠遠超過一般魔法。斯比亞對這種技藝表現出的旺盛熱情,很值得我們懷疑,這不應該是用在一般軍事上的東西,也許斯比亞是想給我們一個驚喜也說不定。”

“這種結論,只能由長公主殿下和黑暗魔王去下,我們只是魔將,還不具備這資格。”第一魔將輕聲告誡古德龍:“對于我們而言,眼前最重要的事是確定這一系列事情的真實性,只有這樣,所有資料才有參考價值,才能向長公主彙報。”

“你要我做什麼?”

“你先把提取出來的記憶封好,再趕去布盧克帝國,”第一魔將交代說:“無論你用什麼方式,都要盡快查清布盧克老皇帝與這個老頭的關系,以及老皇帝什麼時候決定派他去進行刺殺的。特別是要查清在這個過程中,有沒有別的勢力干擾老皇帝的決定,尤其是斯比亞。”

“好的,我現在就可以出發。”

“查清楚一切之後與我會合,我就在布盧克帝國大魔殿。”

“不用回去地獄島向長公主殿下彙報嗎?”古德龍疑惑的問。

“長公主殿下也在布盧克大魔殿。”第一魔將說:“殿下此行,正是要尋找科恩·凱達。”

一天之後,第一魔將走進了布盧克大魔殿,晉見了不久前移駕此地的黑暗魔族長公主。

之後僅過了半個鍾頭,長公主就帶著第一魔將返回地獄島,直接來到黑暗魔王的宮殿中。

聽了長公主的彙報,黑暗魔王揮手讓第一魔將退下,然後從王座中站起來:“……科恩·凱達已經出現了?還去了條約商團跟斯維斯·赫本見了面?長公主對這事情有什麼看法?”

“回稟父王,這一切消息都經過了再三確認,里面不會有假消息。”長公主殿下沉聲說:“安插在商團里的眼睛已經證實了此次刺殺,而第二魔將也證實了布盧克老皇帝派遣刺客的想法沒有受過他人干擾,刺客本人是世襲貴族,這一次也是被老皇帝隨機選中,所以整件事情到這里都能合理解釋。”

“這樣啊,繼續說。”魔王那刻板的臉上不露一絲表情。

“兒臣以為,科恩的確在向斯維斯提供幫助,而且這兩人之間也會有一個協定。但關鍵就在這里,科恩·凱達為什麼會親自去?魔屬對他而言是一個危險的地方,即使是國家大事也有外交使臣可以調派,還有什麼事值得他親自出面?”

“其中或者涉及到他與斯維斯之間的糾葛。”魔王的語氣很冷淡:“人類總是感性的。”

“在平時我們可以這樣去想,但在這個時候,兒臣卻不能僅作這樣的推測。”

“長公主的意思是——破蛹?”

“父王睿智,兒臣就是這個意思。科恩·凱達剛剛離開生命祭壇,連待城都沒有回去看一眼就來到魔屬見斯維斯,這里是否別有深意?”長公主說:“我們現在並不知道科恩·凱達是否打算繼承生命祭壇的遺志,他這種離奇的行為正好為我們提供佐證。”

“長公主請繼續說。”

“黑暗魔族並不在意有人繼承生命祭壇的遺志,就像黑骷髏會一樣,我們隨時都可以鏟除掉另一個妄圖反抗的組織,即使它的首領是科恩·凱達。”長公主遲疑了一下,“但現在的情況不一樣了,條約商團是唯一能在未來與斯比亞這種超級帝國抗衡的人類力量,也是我們決定要呵護、培養的試驗品,如果讓生命祭壇的遺志侵襲的話,我們就得不償失了。”

“已經能確定科恩·凱達繼承了遺志嗎?”黑暗魔王對長公主的話不置可否。

“現在只是懷疑,還無法完全確認。但科恩·凱達不會無故扣押一個精通新興魔法研究的刺客,這跟黑骷髏會當初收斂人才的做法何其相似。”長公主說出了自己的分析:“兒臣覺得,如果科恩·凱達有意要這樣做,那麼他在接下來的日子里,一定會有另外的舉動,而且時間不會太久。”

“他還會去聯絡北方條約商團的首領是嗎?”黑暗魔王道出了長公主的預測方向:“可我們現在卻無法找到他,你打算用什麼手法去確認呢?”

“只有使用大量的人手,找到科恩·凱達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放到之後再做。”長公主回答:“就在數天之前,斯比亞帝國國內的一些活動逐漸終止,大量的物資和人員正在往兩三處地點調集,連小公主也轉移向別處……兒臣想暫時抽調一些人手去尋找科恩·凱達的行蹤,只保留基本數量的眼線監視著這幾處重要地點。”

“這樣做也算穩妥,長公主考慮的大方向沒錯。”黑暗魔王終于點了頭:“南條約商團那里,長公主應該對斯維斯·赫本稍作警告,免得他將來不務正業。”

“對于科恩·凱達,即使他已經繼承了生命祭壇的遺志,也不能對我們造成實際上的損害。可他還是斯比亞的皇帝,在這個位置上,只要他願意去推動,那麼生命祭壇遺志就會像毒藥一樣向大眾蔓延,犯禁的人類會大面積出現,而我們定下的次序也就會被破壞。”

“所以,在能夠確定科恩·凱達繼承了生命祭壇的遺志,並且已經有了實際行動後……。。”魔王漠漠的說:“殺了他。”

“是。”長公主殿下領命。

“然後把他的靈魂帶給我,”黑暗魔王輕聲交代:“可別讓光明神族給搶去了。”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破繭     下篇:黑暗傳說——湮滅過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