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人傲世錄 黑暗傳說——湮滅過往  
   
黑暗傳說——湮滅過往

空蕩、碩長的大廳里,第一魔將跪伏的身影很孤單。遙遙端坐在她對面王座上的黑暗魔王,一雙毫無生氣的瞳孔中倒映著愛米妮的身姿,甚至連那份孤單都不曾遺漏半分。

“照你所說,在神識被紊亂魔法氣息阻隔之後,科恩就殺死了黑骷髏會總部的留守者?”良久之後,黑暗魔王低沉的嗓音才回響在偌大的殿堂里,引起一陣陣悠長的共鳴:“他殺死了全部的留守者?”

“是的,科恩•凱達殺死了所有向他攻擊的留守人類。包括武士和魔法師在內,數量龐大,直到剩下的一部分留守者意志崩潰,奪路而逃為止。”愛米妮據實回稟:“在整個過程之中,他沒有主動攻擊過那些留守者,也沒有去追擊逃走的人,但交手時卻沒有絲毫的仁慈。”

“不是尋仇,也不像是報複,更不是拜訪……科恩會做出這樣的事情,還真是違背他的習慣,”黑暗魔王的手指在額頭上輕輕點擊著:“他就沒有對自己的行為解釋過?”

“針對這種情況,科恩只說了兩句話。”愛米妮回答:“第一句,他說這是個悲劇。然後又說,既然已經成為悲劇,就要讓這一切早些結束。”

“既然已成為悲劇,就要早些結束嗎?”黑暗魔王輕搖著頭,波瀾不驚的評價說:“這兩句話就說得有些過火了——那麼你覺得,這兩句話是他真實的內心寫照?”

“回稟魔王殿下,我無法做出這樣的判斷,因為我根本看不到他的內心,這令我感到羞愧。科恩,比在福克斯堡的時候更加難以捉摸,他忽而會映照周圍的環境,忽而會被某個突然出現的變數吸引。”愛米妮回答說:“但他此行有一個很明確的目標,就是查閱黑骷髏會中的記錄。不但是那些關于他和斯比亞的,甚至連千百年前的一些廢棄計劃他也仔細看過。”

“是什麼原因促使他這樣做的?僅僅只是對黑骷髏會的好奇?”

“科恩對此的解釋是,黑骷髏會自誕生之後,就已經擺錯了自己的位置,認為自己掌握了真理,進而把自己視為人類和世界的救世主,甚至自大到替別人去安排命運,這就是黑骷髏會一系列悲劇的源頭。這顯然是一條死路,前車可鑒,他自己決不會踏出這樣的步伐。”

“這種生硬的解釋就不那麼有趣了。你呢?你對此有何感想?”黑暗魔王淡淡一笑,目光聚集在愛米妮身上:“身為第一魔將,可不要浪費了我對你的恩賜,在所有的魔族成員之中,只有你才擁有和人類一樣的情感。現在讓我來聽聽看,你所感受到的,有關科恩的一切。”

“回稟魔王陛下,我的第一個感覺是驚異,不但是科恩的心性,而且也針對他所展現出來的新能力。他已經能默發魔法,大范圍的殺死敵人,這比一般的黑暗魔族還要強一些。”

“黑暗魔殿、甚至很多黑暗魔族的成員總是以為,一旦人類擁有了超越一般魔族的能力,那麼接下來就必然是滅亡,我決不會允許有這樣的人類存活。關于這種論調,愛米妮你應該知道吧,其實,我真正的用意被掩蓋了。”黑暗魔王從王座上站起:“那些為求身體強大而罔顧其他的人類,只會造成妨礙;而對于科恩這樣的人類,我卻還嫌他進步緩慢……”

“魔王陛下的意思是?……”

“你不要跟其他魔族成員一樣去關注這種細枝末節,這只會禁錮你的目光,你應該看得更遠,因為你本就可以看得更遠。”看著魔將的疑惑,黑暗魔王歎了口氣:“愛米妮,你擔任第一魔將這個職務,有多少年了?”

“回稟魔王陛下,我擔任第一魔將的職責已近千年。”

“已經過了這麼久嗎?你一直表現得體,恭順謙和,這真是難得。”黑暗魔王點了點頭:“第二魔將是你從人類中選定、點化的,第三魔將也是你親自喚醒的……在完成這些職責的時候,你對自己的過往和經曆就沒有一點好奇?你不想知道自己的過去?”

“回稟陛下,”愛米妮溫順的回答:“我並不是不好奇,但陛下的一切安排都有深意,我無法揣測,等到了能讓我知道的時候,陛下自然會告訴我的。”

“我召見你的次數明顯比召見長公主要多,這種跡象,你一點都沒有察覺?”

“稟陛下,類似這樣的比較,我認為已經不是一個魔將應該做的事情了。”

“嗯,我聽出來了,你心里還是有一點不滿的。”黑暗魔王並沒有動氣,反而笑得更自得:“好吧,現在已經到了讓你知道一切的時候了。”

魔王轉過身,莊嚴而高大的王座無聲滑開,後面的牆體從中裂開一條通道,盡頭處的平台上,有一個小型魔法陣。

“不用太拘束,”魔王向愛米妮招了招手:“你隨我來吧,我們要去赴一個約會。”

聽到魔王這樣說,愛米妮這才謹慎的站起來,跟著魔王進入魔法陣。

這種魔法陣她沒有見過,甚至沒有聽說過,充沛的魔法力量順著簡單而古樸的線條流動,整個魔法陣的構成顏色只有黑、白兩種——這就是說,這魔法陣里沒有那些常見的屬性魔法。

“你看出來了?沒錯,這魔法陣里沒有其他屬性。這黑色是魔法的原生力量,而白色是神族的原生力量,”魔王微笑者解釋:“彼此交彙在一起之後,就成為了統治世界的基本力量,如同白晝和黑夜共同籠罩世界,世間一切魔法力量,都是以此為基礎。”

“難道,這就是神魔兩族免疫許多人類魔法的原因?”

“不全然是,一般意義上的神魔成員,並不都具備這種原生力量,他們只是帶有原生力量的烙印而已,必須要在被賜福之後,才能真正擁有免疫一般魔法的特性,比如幾位公主,她們的羽翼比一般魔族多,這不但是實力的寫照,也是被賜福的特征。”

“也就是說,幾位公主殿下的實力,都是魔王陛下賜予的?”

“當然如此。”黑暗魔王微微點頭,伴隨著他的輕語,兩人腳下的線條開始閃爍,緩慢流淌的魔力加速回旋,風格古樸的線條逐漸飄蕩著,黑白兩色彌漫,這魔法陣已經被激活了!

被濃烈的魔力包裹,愛米妮早就閉上了眼睛,但她還是能通過自己的神識,清晰的“看”到這些正在發生和變化的場景——她身處的空間中出現了大小不一的褶皺,正如暗流那樣湧動著,壓縮了時間、扭曲了光線,直到面前一切真實存在被擠成薄薄的一層,就像紗幔一般緩緩“伸展”在魔王和愛米妮的身前。

“走吧!”魔王的聲音響起,雖然溫和,卻帶著不能抗拒的威儀。

愛米妮向前邁動了一步,她的身體就穿過了那紗幔一般的時光,腳下的地面微帶彈性,顯然已不是魔法陣那種堅硬的質地。她依然閉著雙眼,但神識卻變得極為敏銳。

神識從身體中誕生而出,不斷的向遠方、向更遠方探尋著,卻沒有找到盡頭和邊際,這竟然是一個無比廣大的空間。甚至比她以前所見過的景色都要優美和豐富……

她能“看”到身邊那鮮活亮麗的色彩,她也能“看”到遠方雪原中挺立的千山,她甚至想抓住那些在天空中一閃而逝的流星,捧起腳邊嬌弱的草葉細細呵護……

但在下一個瞬間,她就感受到另一股具備無上威儀的意志存在著!

雖然不同于黑暗魔王的一貫風格,卻如同黑暗魔王一樣強大,一樣不可違逆!

四散的神識如被熾熱的光線灼燒,猛的倒卷回來——在前所未有的強烈震驚之下,愛米妮臉色煞白,幾乎無法思考。任何一位黑暗魔族成員都清楚,這樣的存在不會再有第三者!

因為,只有光明神王才具備這種與黑暗魔王並駕齊驅的實力!

黑暗魔王的王座之後,居然有一個可以與光明神王見面的魔法陣?!如果其他的魔族成員知道魔王和神王直接見面,不知會有何等想法?!

但既然魔王帶她來赴這個約會,一定是另有深意吧?

兩股強大無比的意志正相互掩映著,不但沒有任何一方被壓制,反而在彙合交流中變得更加純粹、渾厚。在他們面前,愛米妮那可憐的神識可以被忽略不計,其實沒有任何一方針對她,僅僅是站在兩個意志的邊緣,她緊貼在身體表面的神識就一再地沖刷,幾乎沒剩下多少,或許在下一個瞬間,她就會被某一方的神識侵蝕,以致完全破滅!

“不必緊張,”魔王適時開口,將愛米妮納入自己的保護之內:“見過光明神王陛下。”

在魔王的話音中,兩股彌漫四處的神識不再咄咄逼人,愛米妮也才有機會收斂心神。

“是。”他睜開雙眼,不卑不亢地向光明神王行了個無可挑剔的見面禮:“黑暗魔族第一魔將,見過光明神族,神王陛下。”

然後,愛米妮才微微抬起頭來,去打量那位“黑暗魔族永遠的對手”,身為魔將,她這樣做或許有違禮儀,但她內心對光明神王的好奇壓倒一切——她的目光掠過地面,再越過一張石桌,順著光明神王那華麗無比的衣袍向上攀升,直到與光明神王睿智的目光相接。

但出乎意料的是,光明神王回望她的目光是柔和的,氣質也很儒雅,甚至連他的長相,也和被黑暗魔族崇拜的魔王一樣,都是那麼的完美無缺。只是在氣質上,神王與魔王稍有不同。兩相比較的話,魔王外露一點,而神王則內斂一些。

“魔王陛下請入座吧!我等候多時,沒想到你會帶她來,看,就和以前一樣,她一點都不怕我。”端坐在石桌後的神王露出一個微笑:“愛米妮,你也免禮。”

神王和魔王相對而坐,愛米妮不等吩咐,自然而然地走過去,拿起桌上的酒壺為兩位斟滿。

神王和魔王不以為意,但愛米妮卻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隨便、大膽。

“愛米妮為我們斟酒,真是難得。”光明神王淡淡的問:“科恩發展到什麼地步了?”

愛米妮知道神王是在問自己,于是把科恩的近況描述了一遍。神王專注的傾聽著,不時點頭,他這種認真的態度,就跟魔王初聽她回報時一樣的反應。而愛米妮也沒去想這兩位為什麼會重視自己的話,仔細回想著科恩的一舉一動,說得很詳盡。

聽完之後,神王沉吟片刻,然後看著魔王說:“你如何判斷?”

“雖然有很多干擾,但現在的科恩對我們來說極為寶貴。”魔王的回答並不那麼輕松,語句中的每一個停頓都顯得沉重:“這樣的思想新奇可待,卻稍嫌脆弱,我們要幫他一把。”

“但我們找不到科恩成長中的源泉。”神王似乎不是完全贊同:“在同樣的環境下,他思想中卻出現了這樣的轉折,這似乎解釋不通。我們早已經知道,突變的思想最難以控制。”

“我們永琱變的命運,已經接近終點和原點。無盡漫長的時光之輪,也會再一次碾壓在亙古的車轍上。這種沉重,我們經曆過太多次了。”魔王沉默半響:“現在的科恩,是這些世代以來,最有可能為我們帶來變化的存在,怎麼重視都不為過……所以,我想去見他一面。”

“雖然有這個必要,但你要和科恩說些什麼?上族之王和下位者的交流……”神王的眼中湧起一股惆悵:“這讓我想起了從前。”

“我想,簡單一些好。”魔王回答:“魔王和神王不能垂下目光,那就允許他昂視吧!”

“似乎也只有這個辦法了。”

神王點了點頭,轉頭看向了站在一邊的愛米妮。

“愛米妮很用心,把科恩的一切說得很細致,這在別處可聽不到。”神王溫和的目光蘊含著贊許:“那麼,我送你一件禮物。“

垂首站在一邊的愛米妮,其實早被神王和魔王的談話所震懾,雖然並不清楚原委,但她明白,這里響起的每一個字都足以引發比斯大陸的巨變——科恩的思想,會被神王和魔王如此重視,甚至要給他更高的地位,這是愛米妮以前不敢想象的事情!

而神王突然把話題引到自己身上,愛米妮不知道這位統領光明神族的神王的習性,不知他是否對其他人也這麼和氣,但她清楚自己是第一魔將,絕不能接受神王的禮物,特別是在黑暗魔王面前。

“第一魔將身份低微,不敢領受神王恩惠。”

“魔將的身份,壓在愛米妮的心頭太久了。”似乎早知道愛米妮會拒絕,魔王柔聲說:“既然已經進入這里,那些所謂的神魔兩族的身份就拋掉吧,神王陛下的禮物,你接受就好。”

神王的手伸過來,手掌緩緩打開,一團柔和的柱型白光從他的手心冉冉升起,升至五寸高時,已化作一副全身鎧甲,秀美的銀色紋路中鑲嵌了無數寶石,平舉的雙手里托著一支纖細的長槍,兩抹純淨的光翼在鎧甲背後打開,足見向外延展,最後變得飽滿而圓潤。

然後是第二對!第三對!第四對……一對又一對的光翼在背後出現,伸展、交疊、融合,雖然最後看起來只有一對,質感上卻已完全不同!

愛米妮根本就沒有在任何一位魔族身上見過這樣數目的光翼,哪怕是魔族長公主殿下,她本尊的羽翼也沒有這麼多!

“這本就是屬于你的,只是暫時存放在我這里而已。”神王說:“拿去吧!”

“魔王陛下,我……我不是很明白。”愛米妮後退了一步,求助的目光看向黑暗魔王。

“愛米妮,通過科恩身上發生的事,你大概也了解到一些神魔的前塵往事吧?”魔王說:“能進入這里的除了我和神王之外,還有三位,而愛米妮你是其中之一。這就意味著,你比其他魔族成員要高貴,即使對方是芙莉格•伊薩伯安特。”

“長公主?!”愛米妮又後退了一步,她哪里能想到,這種話會從黑暗魔王嘴里說出來?!自己比魔族長公主高貴,這可能嗎?!

“很難接受嗎?但這是事實。”魔王接著說:“神魔兩族平常做些什麼,我與神王幾乎不聞不問,公主們就可以自行決斷。因為值得我和神王關注的,只是類似科恩這樣的人類,他們一路成長,最終都會進入生命祭壇。”

“而生命祭壇是我和神王刻意保留下來的,那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地方。這樣關鍵的地點,必須要守護住,所以我們會在神族或魔族中挑選一位去駐守,”神王接過魔王的話:“沒有被挑選上的那位長公主,則要負責監督神魔兩族的作為,既要保持神魔兩族對科恩這樣的人來施加一定影響,又不能讓他們對其造成真正的干擾。”

“那麼……我……”愛米妮隱約知道,有些事情正在發生,或者是一些已經發生的事情正被提及,但她卻猜不到接下來會聽到什麼。

“你,愛米妮,就是在這一個世代里,負責看守生命祭壇的魔族長公主。”

“可是,”愛米妮猛然抬頭:“我沒有看守過生命祭壇!”

“生命祭壇並不是我們建的,所以這祭壇能量有限,不能任人進出。而且祭壇很多入口,所以我們只能將你的意識剝離,塑成普通巡游者的摸樣去看守,而你的本態則不再有這方面的記憶,恰好可以擔任有豐富情感的魔將。”魔王說:“而現在,科恩已經破蛹,生命祭壇不用再守護,這些被剝離的意識自然就要歸還給你——賜福你,愛米妮。”

光彩瑩瑩的鎧甲飄升起來,逐漸變得如同真人一般大小,展開的雙翼閃耀出奪目的光輝,華麗面甲的眼部位置似乎有目光在湧動,就像是有另一個愛米妮在凝視著自己,引起她內心深處的陣陣共鳴。

“去擁抱真實的自己吧,”魔王說:“你是愛米妮•伊薩伯安特。”

“我……我是愛米妮•伊薩伯安特……”遲疑片刻,愛米妮向半空伸開了雙手。

鎧甲微微顫抖著,傳出一陣悠長輕吟,一道道虛幻的影子投射下來,就像是無數分身幻影撲進了愛米妮本尊的懷中——愛米妮的身體微一搖晃,後退了兩步,然後整個人飄起數寸。

銀色的光芒斂去,鎧甲已經穿在愛米妮身上,她整個人的風格煥然一新。等再抬起頭來的時候,她的目光已有了很大的改變,表面平靜,內中冷寂,更深邃處還隱隱潛藏著什麼。

“愛米妮•伊薩伯安特,見過兩位陛下!”

兩王對視,都是輕輕一笑。

神魔分界線。

在森林的邊緣部位,有一座不知道多少年前修建的小型祭壇,在歲月的侵蝕下,只剩下大半個石頭基座,它孤單的佇立著,嶙峋的表面支撐著早已崩潰的輪廓。周圍的樹木,大部分都比這祭壇來的高大,這使它看上去顯得很悲涼、很無助、很聲嘶力竭。

一陣清越的樂聲從這堆亂石中響起,經過最初的生澀之後,逐漸悠揚和輕快起來,雖然旋律簡單,在正午的時候卻有驅逐煩熱的功效。

一曲之後,那嫋嫋余音仿佛滲透進了微風里,正伴隨著芬芳浮動。

“這混蛋跑哪兒去了?”甩甩手中的樂器,穿著皇袍的黑發年輕人站了起來,輕聲抱怨:“這麼沒有時間觀念,怎麼跟我闖蕩江湖?”

他的話音剛落,不遠處就傳出一聲冷哼,很顯然,有人很不高興。

“還不現身?”科恩搖了搖頭:“你什麼時候學會裝神弄鬼了?”

“我早到了。”白衣如雪的烏鴉從樹後一步步出來:“只是不想打擾你吹這個東西。”

“這是我親手做的,絕對是前所未有的樂器,”科恩笑說:“閑來無事,想吹吹生命守望者的那個調子,卻找不到趁手的葉子,干脆就做了這個。不過做好之後,我卻忘記了他的那首曲子,只好自己找點東西應景。”

“閑來無事?”烏鴉問:“你的事情都做好了嗎?”

“當然,我去黑骷髏會總部游玩了一番,進入分界線之前也跟那些家伙們聯絡過,想知道的已經知道,該安排的也已經安排了。”科恩回答:“從這里向前,不需要幾天的時間,我們就能跟近衛軍會合,他們已經在森林里開辟了營地……”

“你去吧!”烏鴉神情木然:“我不去了。”

“你說什麼?”科恩一愣:“你不去哪里?”

“哪里都不去。”烏鴉冰冷的目光錯開了點:“有你在的地方,我不適合出現,反之亦然。”

“你抽什麼風?”科恩盯著烏鴉,像是要從他臉上找出玩笑的神情。

“我說真的,你有一個皇帝要完成的事。而我,也有我的目標。”

“你是不是生病了?”

“沒有!”烏鴉用劍鞘撥開科恩伸向自己額頭的手,冷聲回答:“你說的對,我們都不希望對方改變,但改變是必然,希望你能明白這一點。”

科恩搖了搖頭,驚異一絲絲的斂去,臉色轉而變得慎重:“你這不是改變……”然後眼光一動,口氣突然變得嚴厲:“是誰?出來!”

“真是人心不古啊,”神族長公主緩步走出,站到烏鴉身後:“科恩也變得這麼凌厲了。”

“你們倆怎麼會走到一起?”科恩眉頭皺起,爾後恍然大悟:“你們倆有一腿!”

“大膽!”長公主殿下的威勢可不是鬧著玩的,一股猶若實質的氣流卷起,把科恩推出去好幾步遠。

“等一下!”科恩站定之後大吼一聲:“被看破了要滅口嗎?!”

“科恩陛下,我們彼此也算是熟悉了,”神族長公主平伸著手,一根修長嫩白的手指對著科恩:“但你非要用這種粗鄙的語氣來說話,那我唯有讓你消失。”

“在讓我消失之前,長公主你不是應該解釋清楚嗎?”科恩無所謂的搖著頭:“你明目張膽的在我這邊搶人,還到我面前炫耀,如果我彬彬有禮的接待你……這才是人心不古!”

“你這話可不對,他——”長公主殿下看了烏鴉一眼:“他又沒和陛下你簽訂契約,怎麼就不能離開陛下身邊?”

站在兩人之間的烏鴉神色不變,一言不發。

“烏鴉早已是斯比亞的國民,有官爵在身的,就算是光明神族要他,也得過我這一關,因為這規矩是光明神族定下的!”科恩用手撣撣身上的灰塵:“再一個,他是斯比亞皇室的一員,如果要離開,必須得到大多數皇室成員的同意。這規矩,是本少爺定的!”

“其實我只是受他所托,勉強來做個中間人而已,既然科恩陛下要自找麻煩,那麼,”長公主殿下淡淡一笑:“你自己說吧!”

科恩的目光落到烏鴉身上,烏鴉的神情依然平靜。

“其實,”沉默片刻,烏鴉開口:“在生命祭壇的時候,你就察覺我的變化了。”

“每個人都有變化,這沒什麼要緊。”

“你是在欺瞞我,還是在欺瞞你自己?”烏鴉的語調里毫無波動:“就算我就在你身邊,也幫不到你;離開你,也不會向別人泄露你的事情。”

“我沒打算你幫我什麼,也不在乎你泄露什麼。”科恩回答:“獨自生存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可你看看自己,你像是一個生活可以自理的人麼?除了殺戮之外,你還擅長什麼?”

“我要做的事情,能殺戮就足夠了,”烏鴉並不反駁:“你已經知道我是誰了。”

“現在當然知道了。好吧,我可以不去理會你的事。”科恩眼神閃動:“但你要把烏鴉還給我,他是自由的,並不屬于你。”

“烏鴉就是殺戮之魔,那個數千年前被圍剿的殺戮之魔!”烏鴉的眼神中隱藏著一股決然:“如果不是因為這個,你早就在我醒來的一刻死了!”

“你覺得我很好哄嗎?”科恩冷笑:“殺戮之魔醒來第一件事就是要離開我,去跟數千年前殺死自己的長公主混?啊,或者說,數千年前的被殺只是一個幌子,是你們的算計——在那個時候,你們要算計誰?你們還需要算計誰?”

“你是想威脅我嗎?”烏鴉的目光有了變化,冰冷中有鋒利滲透出來。

“你聽到了,這不是威脅,不管你們如何做到的,但你是你,烏鴉是烏鴉。”科恩平靜的回答:“我可以忘記你們利用我,也不想管你們要去做什麼事,但你們要把烏鴉還給我。相對于殺戮之魔和神族長公主,他那點能力可以忽略不計,但對我,烏鴉卻很重要。”

“烏鴉是我意識的一部分,這是不可分割的。”

“既然能融合,當然也能分割,”在這個問題上,科恩有著異乎尋常的固執和忍耐:“殺戮之魔去做殺戮之魔的事,烏鴉去過烏鴉的生活,互不干涉,這多好。”

“我的話就這麼多,如果你不服,也可以試著留下我們。”烏鴉的手垂到身側:“不過我要提醒你,殺戮之魔的手中,沒有任何的仁慈。”

“我不信。”

殺戮之魔眉心中湧起一股凶戾,手中已多了一柄長劍,然後向前一步,冰冷目光將科恩鎖定。

“何必做出這副沒信心的姿態,殺戮之魔還需要積累殺氣嗎?或者說,因為你和烏鴉融合,所以你已經沒有了在盔甲里的決絕。”科恩不無蔑視的搖了搖頭說道:“我很了解烏鴉,他的意識決不會被殺戮之魔壓倒,而他,是不會跟我動手的!”

隨著科恩的這句話,遠處響起一陣暢快到有些嘶啞的笑聲,充滿了譏諷的意味。

場中三人都在第一時間確定了這個笑聲,卻都是靜立不動,因為這笑聲屬于魔族長公主,她的突然到來,夠分量讓事情複雜化和死結化,更麻煩的是,剛才三人的話顯然被她聽到了。

科恩保持著臉上的表情,目光卻捕捉到殺戮之魔與神族長公主之間的隱蔽交流——那肯定不是留下對方吃飯的意思,魔族長公主今天有難了!

“真好看——簡直是千載難逢!”魔族長公主毫無察覺,她一步步的走近,怨毒的目光在神族長公主、殺戮之魔和科恩身上來回移動,最後罩定了殺戮之魔,那目光很鋒利,就仿佛要刮下他的皮膚一樣!

“殺戮之魔,久違了。”芙莉格的話,是從緊咬的齒間擠出來的:“連科恩都能把你看透,你不覺得羞愧嗎?”

“關你屁事。”殺戮之魔連正眼都沒給她一個:“你趕著來給人提鞋嗎?”

“好,你很好”芙莉格發出一陣悲苦長笑,哪里還有半點魔族長公主的沉穩風范:“你騙得我好苦!”

“你不長眼,跟我無關。”在殺戮之魔眼中,芙莉格就如同草芥,根本不值得關注。

“沒錯,我是不長眼,沒有看透你和麗瑞塔的計謀,反而被你們利用!”氣到極處,芙莉格又笑了起來,只是隨著笑聲全身微微抖動:“但是殺戮之魔閣下,你可知道,即使是不長眼,被閣下利用的我,也會做些閣下想不到的事情……黑暗魔族,就那麼容易染指嗎?”

“你能怎樣?”

“不能怎樣,最多在閣下手足情深的時候做點事情而已。閣下不是舍不得動科恩嗎?讓我來替閣下堅定點信念好了。麗瑞塔閣下,請看好了,免得殺戮之魔閣下忘記這一切。”

“芙莉格,我想你誤會了……”

神族長公主的話才說了一半,芙莉格的臉色已冷下來,兩手上舉:“傀儡印記——喚醒!”

殺戮之魔目光一滯,就像是有一層黑霧掩蓋在他的瞳孔上,兩手跟著這喝令聲舉了起來。

“傀儡印記——發動!”芙莉格兩手一劃,並攏的指尖遙向科恩刺出:“殺!”

“科恩避開!”麗瑞塔身影移動,已搶到科恩面前。

幾乎是同時,殺戮之魔手中的長劍已向科恩刺出——從劍尖湧出的耀眼光華,直接就撕裂了神族長公主剛剛展開的羽翼!

來不及反應的科恩,直接被殺戮之魔的長劍穿胸!

劍尖從科恩背後透出,“叮!”的一聲釘在他身後的巨石上!

兩雙眼睛相距不過一臂,連接他們的,只是一把冰冷的長劍!

在芙莉格瘋狂的笑聲中,殺戮之魔的目光從呆滯中恢複過來,他不能置信的看著自己的長劍——這是凌厲到極點的一劍,也是不留後手的一劍,沒有人能擋住的攻擊!

那份獨屬于科恩的氣息,正在飛速的消散著,就連他那藍色的靈魂力量,也從傷口處狂湧,正發出一陣陣不甘心的嘶叫!

上篇:黑暗傳說——犯禁     下篇:作者感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