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人傲世錄 黑暗傳說——辦法  
   
黑暗傳說——辦法

黑暗魔王一點也不刻意,清新明朗的音質,悠然飄逸的語調,卻是擲地有聲,讓科恩停止了一切動作,甚至在他的心里轟然作響。

科恩對大事從來都是小心翼翼,對這次意義非凡的會面,科恩自然在心里模擬過千百次,他想到了一言不合動手落敗的結局,也想到了相談甚歡事後翻臉的結局,但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黑暗魔王會說出這樣一句話來,讓他心里的算計被破壞得一塌糊塗。

不得不說,他以前對魔王知之甚少,這是一個無法事前彌補的缺陷,所以科恩對判斷上的失誤是有預計的,也留有余地。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魔王的真實資料只有面對面接觸才能得到,但這句話,還是過于震撼了。

“我們有辦法。”前一句話的余音還在科恩的耳邊打轉,黑暗魔王就重複了一遍。

很明顯,科恩之前的預計被這句話推翻,內心也被這句話觸動了。他慢慢抬起自己的目光,盡量平靜的看著黑暗魔王——科恩從來就不是一個死板的人,既然事情有變,他當然也會跟著變。

“蘇克穆薩•伊薩伯安特陛下,”沒有經過任何練習,科恩平穩的念出了黑暗魔王的名諱,奇異的魔力波動,正隨著他嘴里吐出的每一個音節釋放在四季庭里,就連四周的空氣也在微微震顫,他這份實力讓旁邊的愛米妮吃了一驚:“陛下剛才的話,不是我聽錯了?”

“你沒聽錯,”魔王溫和的點頭:“我們有辦法,而且這辦法是因你而起。”

“怎麼會是因我而起?”科恩是真的迷惑了:“我能為這個世紀做什麼?我只是個凡人。”

“我們說你是凡人,你才是凡人,我們說你不是,那麼你想做凡人也不行。”魔王的臉色雖然溫和,但這話可一點也不謙虛:“你不必妄自菲薄,也不用擔心其他事情,我雖然是魔王,還被加了一個黑暗的名頭,但我並不會把你抓來做魔法陣的祭品。”

“陛下說笑了。”科恩笑得不怎麼自然,似乎魔王這句話讓他想到了不愉快的往事。

“在你看來,我很像在說笑嗎?”魔王臉色一正,聲音卻有些落寞:“即使我的魔法力量再強大,甚至加上光明神王的力量,我們也無法改變某些事的結局。這就是力量的局限,而這件事,唯有智慧才能解決,再強大的力量也只能是一個諷刺。”

“如果陛下有辦法,初世紀不就可以解決,何必拖到現在。”科恩緩緩說出了自己的疑惑。

“這是一個困局,我們的思索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沒有任何生命比我們考慮得更遠、更全面,所以在其他生命有能力背叛的時候,我們就要終結世紀。”魔王回答:“這就是生命守望者所謂的界限,但他永遠不會明白,我們這樣做,僅僅是為了保證思索過程不被打斷。”

“魔王陛下的意思是說,我不會打斷這個過程?”科恩似有所悟。

“你的能力變得強大了,也接觸到了生命守望者和醒悟曆,但你卻沒有轉變成為一個背叛者。也許你聽到這個答案不會很高興,但實際上,你個體的強大並不對我們的思索構成威脅。”黑暗魔王說:“你之前表露出來的思索過程,里面有些東西正在萌芽,多少年了,我們的思維已經成了定式,你心里這種萌芽雖然不能直接用于這件事,卻能刺激我們的思路。”

“按照陛下話里的意思,陛下本意並不是要終結世紀,只是逼于無奈?被掌握了力量的人類逼得無法正常思考?”科恩目光閃動,內心思緒如潮湧,話也說得越來越緩慢,像是不堪重負一樣:“而我在無意中透露的言行,正好可以作為陛下等的一個助力?”

“你這樣的理解也不算錯,但聽你的語氣,怎麼就像是在做一樁買賣呢?”黑暗魔王淡笑著搖搖頭:“你是生在比斯大陸、長在比斯大陸的生命,你的智慧並不僅僅屬于你自己。從本質上說,你和我們並沒有太大不同,我們思考的問題,你當然也能思考。而現在,你恰好可以幫到這個世紀,我想,無論如何你都不會拒絕吧?”

“我不知道,我現在連自己的心思都把握不住。”科恩搖著頭,語氣低沉:“魔王陛下應該知道,我從來就不是一個願意救萬民于水火的人,就連我當皇帝都是被逼的……現在突然讓我出力幫這個世紀……我……”

“雖然你還沒有直接回答我,但我確信你是真誠的。真誠,一個背叛者用出這個詞有些滑稽,但我確信這點。”黑暗魔王點了點頭,科恩的態度仿佛令他很滿意:“當然,在現實的層面看,答應這件事,對你也是很有些好處的。”

“我現在還需要什麼好處?”一抹苦澀的笑容浮現在科恩臉上:“不知道魔王陛下的辦法是什麼?”

“不錯,從表面到內心,本少爺都很真誠!就算強大到變態的黑暗魔王,你也沒有能看出異象來!”科恩心中另一個聲音冷冰冰的說:“這是因為本少爺在說話之前先把自己給騙了,用一些模棱兩可的詞語替換了有明確指向的詞語,所以我不是在說假話,反而是無限真誠的闡述自己的真實想法!你自己理解錯誤,可怪不得本少爺!”

“一直以來,比斯大陸只有魔屬和神屬兩個聯盟,人類和各種族都以這兩個聯盟為核心做事。這是一種簡單粗略的分類,也間接導致我們思維上的定式。”黑暗魔王平靜地宣布:“但現在事情有了變化,你出現了,所以我們在想,是否要改變一下比斯大陸的統治結構。”

“改變統治結構?”科恩順著魔王的意思一想:“在已有神屬、魔屬聯盟的情況下?”

“沒錯,如果把比斯大陸的兩相對立變為三方角力,這樣的話,比斯大陸會精彩很多吧!”黑暗魔王說:“新加入的一方勢力就是斯比亞聯盟,而你,就是這個聯盟的最高統治者!”

“這怎麼可能?”

科恩驚出一身冷汗,這震驚的語氣不是作偽。換了任何人來也無法想像,黑暗魔王居然有這麼大的魄力,要在兩聯盟之外再成立第三方勢力——是的,斯比亞帝國在某種程度上已經扮演了大陸第三方勢力的角色,但斯比亞只是一個帝國!一個帝國,跟神屬聯盟和魔屬聯盟畢竟是兩回事!聯盟,聯盟啊!他們擁有一個帝國不可比擬的地位!

“聯盟……不僅僅只需要實力。”科恩現在還是一個人類,所以他的心跳不可抑制地狂亂起來:“聯盟不但需要下屬帝國,還需要有超越帝國凝聚力的東西……比如信仰……”

“這些東西,你缺嗎?”黑暗魔王語氣轉冷:“斯比亞帝國,缺嗎?”

“他想殺我!在扣罪名!”這是科恩在帝王心術模式下得出的第一個結論。

得出這結論的第一個後果,就是他的手碰翻了酒杯,接著湧起的念頭,居然是——“要不要暴起襲殺他?!他馬上就要出手了!”

“真是不小心。”輕柔的語聲響起,愛米妮修長的手指扶住了酒杯,然後白了科恩一眼:“這桌布是我親手編織的,要是被酒汁染了色,你可得賠給我。”

愛米妮的行為就像是一道閃電霹靂,警醒了思緒狂亂的科恩,也讓他冷靜下來。

“先別說我有沒有能力在這里掀翻黑暗魔王,就說黑暗魔王真的起了殺心,他用的著編織罪名嗎?終結世紀的事情都干了那麼多次,他會在我身上浪費時間和口舌?”科恩內心的混亂稍微平複:“不會的,他不會這樣做,他一定是在開底牌!”

科恩身上一閃而逝的殺機,當然沒有逃過黑暗魔王的視線,但他並沒有其他反應,反倒是科恩在他的目光中汗如雨下。

“魔王陛下的話,太令人震驚,我失禮了。”

“不必在意,對你來說,這是再正常不過的情緒,任何一個上位者在面臨此類事情時,都會是這個反應——猜忌,還有強烈的反彈。”魔王平靜的說:“雖然你的優秀值得肯定,但你畢竟只是一個人類帝國的皇帝,你的修養和心機,其實並沒有脫離事事先考慮自身得失的范疇,更沒有達到為眾生舍棄一切的地步。”

“所以,在一個猛烈到來的資訊面前,你理所當然的心態失衡,進而產生極度的不安全感,甚至流露出殺機。”說到這里,黑暗魔王看了一眼愛米妮,她剛才的提醒恰到好處,一句話、一個眼神,就化解了科恩心中的逆反和猜疑:“不過,和你這樣的人談事情真是累啊,你的心智是夠了,但見識和氣度還需要大力打磨……”

在某些細節上,黑暗魔王即使有心親自去做,也沒有這個能力。在他面前,科恩只相當于一個未成年的幼童,黑暗魔王沒有這個耐心,更沒有足夠的親和力,在強烈的威勢之下,一句話不對,就真會逼得科恩拔刀相向。

“什麼了不得的大事,”愛米妮殿下輕聲說:“科恩殿下連魔族都敢打,連魔族小公主都敢囚禁,弄個信仰出來就那麼難嗎?說到底,只要王上首肯,其他人的意見根本無需理會。”

“是,”科恩不自然的笑笑,臉上堆滿了歉意,小心翼翼的說:“魔王陛下這個想法,來得太過突然了,而且斯比亞……還在光明神族麾下……”

“神王那邊,自然有我去說。”黑暗魔王以不容置疑的語氣回答:“他必然同意。”

“如果是這樣,那我當然會慎重考慮……”科恩笑得更不自然,話也說得苦澀:“其實聽了陛下的話,我心里是很亂的。”

在科恩心中,黑暗魔王的種種說辭正跟之前生命之源的話互相撞擊著,把他的心境攪得混亂不堪!他們各執一詞,互相爭奪,仿佛誰都沒有錯!一切的不幸,都源自對方的理念!

在黑暗魔王面前,把話說得模模糊糊,或者把話說得清清楚楚,這都需要莫大的毅力的。雖然科恩沒有直接回答,但是在黑暗魔王看來,他已經答應了,說到底,科恩在這種事情上沒有抵抗力。

“至于具體細節,就由愛米妮和你商談如何?說起來,你們很早就認識,應該能很融洽的商定出細節。”對著科恩,黑暗魔王第一次握起了面前的酒杯:“你放心,愛米妮的地位足夠高,所有的事她都知道,完全可以代表我開列條件。”

“謝魔王陛下的酒。”科恩正色回應:“但請陛下體諒,我可能無法很快想好。”

“無妨,你可以慢慢想。”黑暗魔王站了起來,淡淡的笑著:“我不著急,你們慢慢談。”說完,竟然轉身走了。

“送王上。”愛米妮站起來,向黑暗魔王的背影行了一禮,然後回頭看著傻乎乎站在原地的科恩。

“科恩陛下,現在就是我們的事了。”她向科恩展顰一笑,竟然有說不盡的柔婉溫情:“沒有想到吧,殿下最後的對手,居然是我呢!”

“你故意的。”科恩坐了下來,猛力晃晃腦袋,像是要擺脫那種失魂落魄的感覺:“一定是。”

“什麼是故意的?”愛米妮坐到科恩對面,目光清澈,笑容純美:“殿下在說什麼?”

“你一早就知道吧,魔王的這個決定。可笑的是前些日子,你還陪著我四處游蕩,甚至挑了黑骷髏會的老巢。前後想想,愛米妮公主的行為,算是一個對我的譏諷麼?”對上黑暗魔王,科恩當然是沒有勝算,但這並不說明他會在愛米妮面前進退失據,其實這也是魔王離開的原因,他這種身份,跟一個拘謹的科恩是談不攏的!

“如果科恩殿下真的這樣想,那我就會小小的生氣一下。不過這句話,確實有讓科恩殿下平複心境的作用,所以我就不記仇了。”愛米妮的笑容,倒是讓科恩看到了以前的她,看到了些許帶著嬌豔風格的舊日情調:“說起來,殿下你也別太小氣,畢竟那時候我還沒有醒過來,陪著殿下的只是一尊分身而已。”

“這樣說起來,倒是我固執了。”科恩自嘲一笑:“愛米妮殿下,現在大家都開誠布公了,你可以告訴我你本來是誰麼?”

“我是愛米妮•伊薩伯安特,王上麾下的一個小兵。”愛米妮的笑容保持著,但明顯不是在說笑:“王上唯一的小兵。”

“我已經把黑暗魔王和黑暗魔族分別看待。”科恩按照愛米妮的說法想下去,自然就把握到了關鍵:“這樣的話,所謂的魔族公主……”

“她們連這處宮殿都不知道,地位甚至比不上侍女,”愛米妮的目光懶散了些:“她們是王上為了管理比斯大陸,從人類和其他種族中挑選出來的佼佼者。但她們的神智被遮蔽了一部分,又沒有以往的記憶,所以才會顯得性格怪異。在她們手上,殿下你可受苦了。”

“沒關系,俗話說得好,吃虧就是占便宜,”時過境遷,科恩不會去在意:“那麼,光明神族那邊呢?神族長公主真實的身份是?”

“隨便在背後嚼舌根不好。”聽科恩說到了神族長公主,愛米妮殿下的神態就變得慵懶了:“要是她以後沖你發脾氣,我可管不了。”

“明白了,”科恩苦笑:“多謝你的提醒。”

“說這些話做什麼?想蒙混過關嗎?”愛米妮的眼珠一轉:“在你與兩聯盟簽訂戰後條約的時候,我很認真的研究過你的手段,你可騙不了我。”

“對上魔王陛下和愛米妮殿下,我哪里還有本事耍手段?”科恩歎了口氣,仿佛已經無奈的接受了現狀:“魔王陛下有什麼想法,殿下請說吧!”

“王上的想法,並不是我能揣測的,但好在王上定下了一個明確的局面——王上需要你建立一個新的聯盟,為比斯大陸的統治格局增添變化,一個足以改變世紀格局的變化。”直到這個時候,愛米妮才把笑容收斂了些:“簡單的說,之後的比斯大陸,除了神屬聯盟和魔屬聯盟,還有一個斯比亞聯盟。”

“簡單嗎?”科恩搖頭:“改變世紀的結局?”

“殿下別灰心,事情還沒有開始呢!”愛米妮自然明白科恩在擔心什麼:“說到改變,最初應該是從普通人類開始,一旦人們知道除了神屬和魔屬之外,還有一個斯比亞聯盟,那麼他們就多了一個選擇——億萬人的第三個選擇,就會彙集成整個世界的大變化,刺激出許多全新的事件,而這些事件的過程和結果,必然就會開拓王上、甚至是你的思路,積少成多,說不定世紀的結局就會被改寫。”

“說句不怎麼好聽的話,黑暗魔王陛下,還有光明神王,他們經過了這麼多世紀,能想到的都想到了,世紀的終結與其說是人類有了背叛的跡象,不如說是他們兩位對立性的思維進入了一個……”科恩攤開的手掌一捏:“另立一個聯盟,刺激思路的作用當然有,但能有那麼大的作用嗎?”

“我真是納悶了,是應該誇你聰明呢,還是應該罵你笨呢?”愛米妮殿下皺皺眉頭:“我的科恩殿下,新立一個聯盟,你以為真的就是刺激王上的思路?說到底,這是王上為你而設的,王上是要讓你盡快成熟起來,要用三個聯盟的格局,促使你的成長啊!”

“你別嚇唬我,”科恩垂下目光:“我膽子可小。”

“你終于明白了。”愛米妮臉色一亮:“你明白了!”

科恩心中很不爽,他沒遇到過這種對手,看破了自己的打算偷偷高興不就好了,嚷什麼啊?有本事你再嚷嚷大聲點!

“就算是我明白了,但我能不能做到,卻還是一個未知數。”科恩說:“建立斯比亞聯盟,首先改變的不是別人,而是我。你覺得以我現在的狀態,還經得起這種改變嗎?我還能這樣跟殿下說話,那是因為我沒有把自己當成是科恩•凱達,也沒當自己是斯比亞皇帝……”

“有什麼區別?”愛米妮問:“難道你有什麼顧慮?”

“顧慮?”科恩的語音逐漸高亢起來:“如果我把自己當成斯比亞聯盟的統治者,我怕我馬上就瘋了!”

“為什麼?你定力不夠?或者是能力不夠?”

“你管理過帝國嗎?你知道這有多令人作嘔嗎?”科恩反問:“聯盟!那不是帝國可比的,我上面沒有趕超的目標,下面又有一群人玩弄權術,我沒有依靠,甚至找不到自己的定位,一切都是霧里看花,而最慘的是我看到醒悟曆,我知道自己表現不好就會令世紀更快被終結!上下壓力一起來,內外環境都這麼糟糕,我瘋了還算好的!”

“的確很麻煩,”愛米妮掩嘴輕笑:“但這就是王上要你做的,你能做到,自然就成長了。”

“你們要怎樣才能饒過我?”

“你別做夢了,王上已經開口,你沒有其他選擇。”愛米妮說:“你要去做,至于怎麼做,那是你的事,不是我應該考慮的。”

科恩沉默了,目光放在愛米妮背後的漫天飛雪中,久久沒有說話。

“殿下這表情我很熟悉,現在這個時候,耍賴是過不了關了,”等了片刻,愛米妮才開口說:“王上的意思,是讓你以現在的斯比亞疆界,還有你的實際控制區,建立斯比來聯盟。這個聯盟之下,要有三個以上的帝國,也就是說,現在的斯比亞帝國要拆分。”

“隨便。”科恩的臉色中染上幾分疲憊。

“斯比亞聯盟,擁有與神屬聯盟、魔屬聯盟一樣的地位。”愛米妮接著解釋:“身為最高統治者的你,科恩•凱達,你可以指定各國皇族,並成立一個全新的信仰來凝聚臣民,還可以建立一個與光明神殿、黑暗魔殿類似的機構來管理臣民的信仰。”

“嗯,”科恩的思緒好像跟著那些飛雪一起飄蕩,回應也如同夢囈:“就叫混吃等死老鼠會好了……”

在愛米妮的目光中,科恩又逐漸變成了那個迷糊、混亂,隨時會問出詭異問題的瘋子!他的雙瞳中,翻滾糾纏著濃重的陰霾,科恩,再一次沉淪在內心的混亂中……

輕歎一聲,愛米妮走出了四季庭,手一揮,封閉了周圍的空間。

“讓他想吧!”愛米妮吩咐周圍的侍女:“別去打擾他。”

解放雙眼,用耳朵讀書 精品文學9' 精品文學9 獨家提供:有聲小說下載

上篇:作者感言章     下篇:作者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