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人傲世錄 作者感言  
   
作者感言

感謝各位對小明的關心,在那段緊張的日子里,小明有各位朋友的關切和問侯,哪怕是棲身在狹窄的帳篷里,內里也是很溫暖的。

多嘴幾句,跟大家談談這次的經曆吧!

說起來,之前在北京的時候,小明也經曆過兩次小地震,持續數秒的時間,就像是有人在搖你的椅子,當時真是嚇一跳,但怎麼也想不到,會在後來經曆一次八級地震的浩劫。

成都距離都江堰七十多公里,距離震央映秀鎮也差不多是這個距離,但因為成都奇特的地質地層結構,所以地震並沒有對成都市區造成太大損失(但挖地鐵就費事了)。所以,成都市區不是震區,也不是余震區,只是受地震影響的地區。

在當天,小明一覺睡到十一點才起床,慢條斯理的洗漱,然後吃了美味的辣子雞丁,接著坐到電腦前,猶豫是寫文呢,還是要找點什麼有趣的視訊來看……當然,這種猶豫的結果通常是選擇後者,嗯,因為我本質上是一個懶散的人啊!

之後,我就開始看一個叫“每日一(原文空白)”的視訊合輯,我家的小狗(它名叫小飛)趴在我腳邊,無聊的咬我的腳趾頭,然後在我大笑時,它就在地毯上滾來滾去的配合,事後想來,它根本沒有通靈寵物的那種敏銳感知力,這算不算不務正業?

反正,一切都很悠閑,樓下車來車往,樓上有空調滲水滴滴答答,音響里的音樂婉轉,我大姐很歡暢的在打掃廚房……

毫無預兆,樓房猛抖了一下,只是一下。

在這之後那一兩秒的時間里,一切還是很悠閑,樓下車來車往,樓上有空調滲水滴滴答答,音響里的音樂婉轉,我大姐很歡暢的在打掃廚房……

在第三秒,樓房開始劇烈搖晃,比剛才猛烈得多,我的水杯、煙灰缸、手機、水壺全在桌上跳躍,房間里響起很詭異、很有節奏的聲音,家具的抽屜“喀喀喀”的抖開。這個時候,就算是個傻瓜也知道大事不妙了!

尖叫聲,響徹成都。

我強自鎮定,因為之前那兩次經曆,讓我以為地震的時間都很短,而且我家在六樓,貿然下樓會比較危險,所以我跑到我家的過道里,叫我大姐進洗手間,但讓我想不到的是,這次地震不是短短數秒,而是搖晃個沒完,一直沒有中斷,而且強度似乎還在增加,因為我站不穩了,從腳底傳來的震動短促而劇烈,還帶著一種很生硬的感覺!

樓房在搖動,是由縱橫上下的力量組合成的。

我當時的臉色一定很不好,因為有那樣一個感覺,就是“這回完了”。

或者我應該想得更花哨些,但請原諒,我如果還能顧得上“文字美感”,那我一定不是人。事實上,我當時一定是在罵髒話。其實我心里的恐懼並不多,反而是有一種憋屈越來越強烈,事情就是這樣,你覺得快要玩完了,你快沒命了,但你連個拼命的對象都找不到——這買賣真虧!

值得慶幸的是,我家的房子堅持下來了,完整、光潔的牆壁和天花板給了我無比的信心,于是在地震後的大概二十秒之後,我和我大姐奪門而出!

跑了半層樓,發現小飛在後面叫!

我回去抓了小飛,繼續跑下樓,樓梯扶手的塑膠回轉介面,就在那個時候紛紛迸裂,彈得到處都是,我居然還有閑心關注這個,看來我還真不是一般的神經大條。

跑下樓,大概用了十來秒的時間,本來可以再快一點,但四樓的某戶人家很沒良心的把兩個大箱子丟在樓梯間,當然,他做這樣的事情是要付出代價的,我用直白的語言,人身攻擊了他十八代祖宗,那家住戶當時也在樓下,我是看著他的臉說的,因為他活該。

站在河邊,我看著河對面的兩棟高層住宅樓搖晃著靠近,分開;再靠近再分開……我就很驚奇,原來樓房那個可以這樣搖晃扭動的啊?

整個成都的人,都在這個時候湧到街上了。我突然覺得我住六樓很好,因為在我下樓後的半個小時里,旁邊的高層建築中還不斷有人沖出來……但很神奇的是,只要人下了樓,不管之前再怎麼害怕,人們都是有說有笑的,認識的人還互相問候。在一家臨河的茶館里,有十來人正在麻將桌邊酣戰,連屁股都不抬!

我深刻理解了不動如山的含義。

按照我的估計,這次搖晃的持續時間大概是一百二十秒,足以造成很多人一生的噩夢。

然後,震動停息,電話線路堵塞,手機也打不出去。

我摸摸口袋,一塊錢也沒有,所以,我得上樓拿錢去。在我找到了錢包之後,我看到QQ群里有人在歎氣:“北京又地震了啊……”

我哭笑不得。

地震後兩個小時,我風馳電掣一般買了帳篷、防潮墊、手電筒、大箱的水和食品,霸道的擠占了美麗的府南河邊的一角綠地,直到這個時候,我都沒時間去打聽震央在哪里,因為對我來說,我只是不想在六樓再經曆一次,至于其他的事情,那不算太重要。

終于有個北京的朋友打進電話,在手機里告訴我震央在北川,震級很高,影響范圍極大……我最直接的念頭是“會死很多人”,然後罵人的念頭又抑制不住了。

在這樣一場驚恐過後,第一時間要做的事情,就是聯系親人朋友,但在成都這樣一個城市,在通訊堵塞的情況下,要迅速做到這點並不容易。等我用步行方式辦妥這些事之後,兩條腿已經腫了。不過在這個過程中,我並沒有感覺枯燥,因為沿路會看到那些樓房的裂縫,還會聽到很多逃生時的故事。

比如說,有一個消瘦的小伙子很無奈的拉開襯衫,展示後腰的一團烏青給我看。我說這傷處好奇特啊,他點頭,說自己是個賓館的樓層服務員,地震時天旋地轉,所有玻璃性質的裝飾全部碎裂,一位健壯的女士倒在地上,伸手抓住了他,他只能拖著這位女士下了樓……

“幾樓啊?”

“九樓。”他摸了摸烏青的後腰。

“這藥費,大概可以找公司報銷。”我只能這樣安慰他。

他點頭附和,然後被幾個同一賓館的女服務員叫走,扛著一卷涼席准備去找暫避的地方了。一邊走,一邊跟同伴說笑,難得的是他一腔星爺口吻。

他是樂觀的,也是幸運的,在說起地震的經曆時,隱約有自豪的神色,而我的一個朋友,他的經曆就不是那麼愜意了,至少他在講述的時候,很有些不好意思。因為地震的時候,他正在洗澡……

當第一次地震來臨的時候,他以為是附近的自來水管爆裂,沒有理會,拿了沐浴乳就要往身體上抹,然後,令人刻骨銘心的一百二十秒就來了。他算反應快,套上褲子就往外跑,打著光腳下了樓。

我看看他的穿戴,從上到下一樣不少:“你不是穿著嗎?”

“樓下超市賒的,鞋和煙,還有打火機。”他回答:“有人比我更慘,圍著浴巾就下來了。”

我不知道地震的時候有多少人正在洗澡,但按照時間估算,成都市區里洗澡的人起碼是以“萬”為計量單位。相對在電腦前發呆的我來說,他們的逃生經曆要尷尬許多,但是,只要人沒有受傷就好,一時的尷尬和難為情算不得什麼。

然後,我們就張羅晚飯去了,不過一會,府南河兩岸盡是各種模樣的帳篷,連營數十里,有人喝啤酒吃鹵肉,也有人嚼餅干啃泡面。喧囂中,沒有悲苦,沒有恐懼,大家都是笑嘻嘻的,因為在那個時候,大多數人都以為自己這里是災情最嚴重的。

實際上,直到十二日晚上,我用手機收聽廣播時才知道災情的嚴重程度。成都市區當天有數十人受傷,多數是在那時候強行跳樓所致,只算是“輕微”,但在幾十公里外的都江堰,就是另外一番景象——成都市區的計程車和私家車,聽從交通電台的調度,自發前往都江堰接傷員,也帶回無數對災區的描述。

當賣收音機的小販出現之後,河岸邊的喧囂聲小了很多,人們圍在收音機周圍,或站或坐,聽那電波中的悲痛。當無數以前沒有聽過的地名,隨著災情反覆回響在大家耳邊時,人的心情必然低落下去,又複雜起來,轉身看看自己棲身的帳篷,再看看黑沉的天色,忐忑。

趕緊給都江堰、綿陽的朋友打電話(那時候以為震區只有這一段),打通一個,激動一會,如果有誰沒有聯系上,心情會低沉很久。

(關于震區的真實災情,我無法下筆去寫,八萬人的生命,我覺得自己無論用多麼凝重的筆調,都會顯得輕佻——願他們安息。)

但無論是誰都沒有想到,切身的折磨這時候才剛剛開始。

成都沒有斷電、沒有斷水,在“帳篷區”的路邊有警察在日夜巡邏,還有很多工作人員在挨個帳篷提醒注意火頭、注意衛生。有這樣的條件,露宿、野營聽起來似乎會很愜意,可實際情況是,我這輩子都不要去露宿和野營了。

一是蚊子很多,而且你絕對打不過它們,就算是你練了金鍾罩鐵布衫也會敗下陣來。

二是體力消耗太大,因為河邊的草地不是水平的,有一定的坡度,不管你是鋪設涼席還是支起折疊床,都會是斜的。人睡在上面,身體會一直嘗試調整到正常狀態,于是一個晚上過去,比不睡還要累……還要加上悶熱的天氣,仿佛遠在天邊的公廁……

三是無聊,感覺時間過得很慢,雖然本身不具備殺傷力,但對前面兩項有很大的加成。

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是余震,比很多地震的主震都要強的余震——從三級開始,到四級、五級、六級,甚至六級以上!根據我親身測試,我的身體能夠感覺到三級以上的晃動,通常會很准,所以在十三、十四、十五號這三天,我覺得地面一直在震動並不是心理作用……

為了獲得心理上的一點安全優勢,我們一家玩了不少手段,也看到別人家的創造力。

首先,成都是一個休閑風格濃厚的城市,而且四川有悠久的茶文化,所以,府南河沿岸有很多茶館,種類齊全,從傳統的方桌竹椅、拎著長嘴銅壺的堂倌,到很科幻的水晶桌椅、穿公主裝的女服務員還用英語招呼客人,只有你沒見過的,沒有老板們想不到的……

當然,我挑選的是我家樓下的一家普通茶館,因為這家不但便宜,而且是在一樓,門外就是河岸空地,雖然這空地並不大,但是旁邊的樓不高,我在心里估計了樓的高度、然後再在心里把這高度打橫放在空地上一比較,不錯,足夠安全!

當天晚飯後,我全家呼啦啦地移駕到茶館大廳里,至于在另一邊的帳篷,疲累的我們都選擇性地遺忘了,河岸邊有很多警察巡邏,治安是很好的。

張著眼睛撐到午夜一點,實在是太困了,我終于迷迷糊糊地睡過去。然後,我坐著的椅子自己跳了一下!

“……”大廳里有人站起來:“地震了!”

幾十人呼啦啦地沖到了外面,你看著我,我看著你,正准備進行一場有關于強度和震級討論時,天變了——狂風閃電夾雜著暴雨,劈頭蓋臉的打下來,那風能直接吹翻帳篷,那雨點打在皮膚上會覺得痛!

就跟鬧妖精似的!

很多成都市民應該對那天晚上的風雨余震有很深的印象,不得不說,當時很有點末日不給活路的味道。站在簷下看著大雨,我心里空空的,是要站在雨里保證自己的安全,還是回家去,哪怕危險也要保持一個人的驕傲,這個念頭第一次湧起。

但是,我還是覺得小命比較重要,不過我可以通過努力,把避難變得不那麼狼狽。

我開始清點我的帳戶余款,欺騙自己說房屋分期已經付清了,然後看著熒幕上的余款嘿嘿地笑,看到這里,你一定以為我的存款很多?但事實上,如果不是說頻在震後預支了稿費給我,我根本沒有查帳戶的必要……

解放雙眼,用耳朵讀書 精品文學9' 精品文學9 獨家提供:有聲小說下載

上篇:黑暗傳說——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