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南史 卷六十四  列傳第五十四  
   
卷六十四  列傳第五十四

○江子一胡僧祐徐文盛陰子春(子鏗)杜崱(兄岸弟幼安兄子

龕)王琳張彪

江子一,字元亮,濟陽考城人,晉散騎常侍統之七世孫也。父法成,奉朝請。

子一少慷慨有大志。家貧,以孝聞,苦侍養多闕,因終身蔬食。仕梁起家為王國

侍郎、奉朝請。上書言事,為當軸所排,乃拜表求入北為刺客。武帝異之。又啟

求觀書秘閣,武帝許之,有敕直華林省。其姑夫左衛將軍朱異權要當朝,休下之

日,賓客輻湊。異不為物議所歸,欲引子一為助,子一未嘗造門,其高潔如此。

為遂昌、曲阿令,皆著美績。後為南津校尉。

弟子四,曆尚書金部郎。大同初,遷右丞。兄弟性並剛烈。子四自右丞上封

事,極言得失,武帝甚善之,詔曰:“屋漏在上,知之在下,其令尚書詳擇,施

于時政。”左戶郎沈炯、少府丞顧玙嘗奏事不允,帝厲色呵責之。子四乃趨前代

炯等對,對甚激切。帝怒呼縛之,子四乃據地不受。帝怒亦歇,乃釋之,猶坐免

職。

及侯景攻陷曆陽,自橫江將度,子一帥舟師千余人于下流欲邀之,其副董桃

生走,子一乃退還南洲,收余眾步赴建鄴,見于文德殿。帝怒之,具以事對,且

曰:“臣以身許國,常恐不得其死,今日之事,何所複惜?不死闕前,終死闕後

耳。”及城被圍,開承明門出戰。子一及弟尚書左丞子四、東宮直殿主帥子五並

力戰直前,賊坐甲不起。子一引槊撞之,賊縱突騎,眾並縮。子一刺其騎,騎倒

槊折,賊解其肩,時年六十二。弟曰:“與兄俱出,何面獨旋?”乃免胄赴敵,

子四槊洞胸死;子五傷脰,還至塹一慟而絕。賊義子一之勇,歸之,面如生。詔

贈子一給事黃門侍郎,子四中書侍郎,子五散騎侍郎。侯景平,元帝又追贈子一

侍中,諡義子;子四黃門侍郎,諡毅子;子五中書侍郎,諡烈子。

子一續《黃圖》及班固“九品”,並辭賦文章數十篇,行于世。

胡僧祐,字願果,南陽冠軍人也。少勇決,有武干。仕魏位銀青光祿大夫。

以大通三年,避爾朱氏之難歸梁。頻上封事,武帝器之,拜文德主帥歸,使戍項

城。魏克項城,因入北,中通元年,陳慶之送魏北海王元顥入洛陽,僧祐又歸梁,

除南天水、天門二郡太守,有善政。性好讀書,愛緝綴,然文辭鄙野,多被嘲謔,

而自謂實工,矜伐彌甚。晚事梁元帝。侯景之亂,西沮蠻反,元帝令僧祐討之,

使盡誅其渠帥。僧祐諫忤旨,下獄。

大寶二年,景圍王僧辯于巴陵,元帝乃引僧祐于獄,拜為假節、武猛將軍,

封新市縣候,令援僧辯。將發泣下,謂其子玘曰:“汝可開朱白二門,吾不捷則

死。吉則由朱,凶則由白也。”元帝聞而壯之。前至赤沙亭,會陸法和至,乃與

並軍,大敗景將任約軍,禽約送江陵。侯景聞之遂遁。後拜領軍將軍,厚自封殖。

以所加鼓吹皒m齋中,對之自娛。人曰:“此是羽儀,公名望隆重,不宜若此。”

答曰““我性愛之,痗楊ㄕ捸C”或出游亦以自隨,人士笑之。承聖二年,為車

騎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及魏軍至,以僧祐為都督城東諸軍事。俄中流矢卒,城

遂潰。

徐文盛,字道茂,彭城人也。家本魏將。父慶之,梁天監初自北歸南,未至

道卒。文盛仍統其眾,稍立功績。大同末,為甯州刺史。州在僻遠,群蠻劫竊相

尋,前後刺史莫能制。文盛推心撫慰,夷人感之,風俗遂改。

太清二年,聞國難,乃召募得數萬人來赴,元帝以為秦州刺史,加都督,授

以東討之略。東下至武昌,遇侯景將任約,遂與相持。元帝又命護軍將軍尹悅、

平東將軍杜幼安、巴州刺史王徇等會之,並受文盛節度。大敗約于貝磯。約退保

西陽,文盛進據蘆洲,又與相持。景聞之,率大眾西上援約,至西陽。諸將咸曰:

“景水軍輕進,又甚饑疲,擊之必大捷。”文盛不許。文盛妻石氏先在建鄴,至

是,景載以還之。文盛深德景,遂密通信使,都無戰心,眾咸憤怨。杜幼安、宋

簉等乃率所領獨進,大破景,獲其舟艦以歸。會景密遣騎間道襲陷郢州,軍中懼,

遂大潰,文盛奔還荊州。元帝仍以為城北面大都督。又聚斂贓汙甚多,元帝大怒,

下令數其十罪,除其官爵。文盛私懷怨望,帝聞之,乃以下獄。時任約被禽,與

文盛同禁。文盛謂約曰:“何不早降?令我至此。”約曰:“門外不見卿馬跡,

使我何處得降?”文盛無以答,遂死獄中。

陰子春,字幼文,武威姑臧人也。晉義熙末,曾祖襲,隨宋武帝南遷,至南

平,因家焉。父智伯,與梁武帝鄰居,少相善,嘗入帝臥內,見有異光成五色,

因握帝手曰:“公後必大貴,非人臣也。天下方亂,安蒼生者其在君乎?”帝曰:

“幸勿多言。”于是情好轉密,帝每有求,如外府焉。及帝踐阼,官至梁、秦二

州刺史。子春仕曆位朐山戍主、東莞太守。時青州石鹿山臨海,先有神廟,刺史

王神念以百姓祈禱糜費,毀神影,壞屋舍。當坐棟上有一大蛇長丈余,役夫打撲

不禽,得入海水。爾夜,子春夢見人通名詣子春云:“有人見苦,破壞宅舍。既

無所托,欽君厚德,欲憩此境。”子春心密記之。經二日而知之,甚驚,以為前

所夢神。因辦牲醑請召,安置一處。數日,複夢一朱衣人相聞,辭謝云:“得君

厚惠,當以一州相報。”子春心喜,供事彌勤。經月余,魏欲襲朐山,間諜前知,

子春設伏摧破之,詔授南青州刺史,鎮朐山。又遷都督、梁秦二州刺史。子春雖

無佗才行,臨人以廉潔稱。閨門混雜,而身服垢汙,腳數年一洗,言每洗則失財

敗事,云在梁州,以洗足致梁州敗。太清二年,征為左衛將軍,遷侍中。屬侯景

亂,元帝令子春隨王僧辯攻平邵陵王。又與左衛將軍徐文盛東討景,至貝磯與景

遇,子春力戰,瓻a諸軍。會郢州陷沒,軍遂退,卒于江陵。子鏗。

鏗,字子堅,博涉史傳,尤善五言詩,被當時所重。為梁湘東王法曹行參軍。

初,鏗嘗與賓友宴飲,見行觴者,因回酒炙以授之,眾坐皆笑。鏗曰:“吾儕終

日酣酒。而執爵者不知其味,非人情也。”及侯景之亂,鏗當為賊禽,或救之獲

免。鏗問之,乃前所行觴者。陳天嘉中,為始興王中錄事參軍。文帝嘗宴群臣賦

詩,徐陵言之帝,即日召鏗預宴,使賦新成安樂宮。鏗援筆便就,帝甚歎賞之。

累遷晉陵太守,員外散騎常侍,頃之卒。有文集三卷行于世。

杜崱,京兆杜陵人也。其先自北歸南,居于雍州之襄陽,子孫因家焉。父懷

寶,少有志節,梁天監中累有軍功,後又立功南鄭,位梁、秦二州刺史。大同初,

魏軍複圍南鄭,懷寶命第三子嶷帥二百人,與魏前鋒戰于光道寺溪,矢中其目,

失馬,敵人交槊將至,嶷斬其一騎而上,馳以歸。嶷膂力絕人,便馬善射,一日

中戰七八合。所佩霜明朱弓四石余力,斑絲纏槊長二丈五,同心敢死士百七十人。

每出殺傷數百人,敵人憚之,號為杜彪。懷寶卒于州,諡曰桓侯。嶷位西荊州刺

史,時讖言“獨梁之下有瞎天子”,元帝以嶷其人也。會嶷改葬父祖,帝敕圖墓

者惡為之,逾年而嶷卒。

崱,嶷弟也。幼有志氣,居鄉里以膽勇稱,後為新興太守。太清三年,隨岳

陽王來襲荊州,元帝與崱兄岸有舊,密書邀之。崱乃與岸、弟幼安、兄子龕等夜

歸元帝,以為武州刺史,封枝江縣侯,令隨領軍王僧辯東討侯景。至巴陵,景遁。

加侍中,進爵為公,仍隨僧辯追景至石頭。景敗,崱入據台城。景平,加散騎常

侍、江州刺史。是月,齊將郭元建攻秦州刺史嚴超達于秦郡,王僧辯令崱赴援,

陳武帝亦自歐陽來會。元建眾卻,崱因縱兵大破之,元建遁。時元帝執王琳于江

陵,琳長史陸納等于長沙反。元帝征崱與王僧辯討之。及納等戰于車輪,大敗之。

後納等降,崱又與王僧辯西討,平武陵王于硤口。旋鎮遘疾卒,諡曰武。崱兄弟

九人,兄嵩、岑、嶷、岌、巘、岸及弟嵸、幼安並知名。

岸,字公衡,太清中,與崱隨岳陽王察攻荊州,同歸元帝。帝以為北梁州刺

史,封江陵縣侯。岸請以五百騎襲襄陽,去城三十里,城中覺之。察夜知其師掩

襄陽,以岸等襄陽豪帥,于是夜遁歸襄陽。岸等知察至,遂奔其兄南陽太守巘于

廣平。察遣將尹正、薛暉等攻拔之,獲巘岸等並其母妻子女,並斬于襄陽北門。

察母龔保林數岸于眾,岸曰:“老婢,教汝兒殺汝叔,乃枉殺忠良。”察命拔其

舌,臠殺而烹之。盡誅諸杜宗族親者,幼弱下蠶室,又發其墳墓,燒其骸骨,灰

而揚之,並以為漆。及建鄴平,崱兄弟發安甯陵焚之,以服漆之酷,

元帝亦不責也。

幼安,性至孝寬厚,雄勇過人,與兄崱同歸元帝,帝以為西荊州刺史,封華

容縣侯。與王僧辯討河東王譽于長沙,平之。又令助徐文盛東討侯景,至貝磯,

大破景將任約,斬其儀同叱羅子通、湘州刺史趙威方等。仍進軍大舉漢口,別攻

拔武昌。景度蘆洲上流以壓文盛,幼安與眾軍大敗之。會景密遣騎襲陷郢州,執

刺史方諸,人情大駭。文盛由漢口遁歸,眾軍大敗。幼安降景,景以其多反覆,

殺之。

龕,岑之子也。少驍勇,善用兵,與諸父歸元帝,帝以為鄖州刺史,封中廬

縣侯,與王僧辯討平河東王譽。又隨僧辯下,繼徐文盛軍至巴陵。聞侯景陷郢州,

西上將至,乃與僧辯等守巴陵。景至,圍之數旬,不克而遁。遷太府卿、定州刺

史。及眾軍至姑孰,景將侯子鑒逆戰,龕與陳武帝、王琳等擊之,大敗子鑒,遂

至石頭。景親會戰,龕與眾軍大破之。論功為最,授東揚州刺史。又與王僧辯降

陸納,平武陵王。及魏平江陵,後齊納貞陽侯明以紹梁嗣,以龕為震州刺史、吳

興太守,遷南豫州刺史,封溧陽縣侯,又加散騎常侍、鎮南大將軍。龕,僧辯婿

也,始為吳興太守,以陳武帝既非素貴,及為之本郡,以法繩其宗門,無所縱舍。

武帝銜之切齒。及僧辯敗,龕乃據吳興以拒之,頻敗陳文帝軍。龕好飲酒,終日

睅K,勇而無略,部將杜泰私通于文帝,說龕降文帝,龕然之。其妻王氏曰:

“霸先仇隙如此,何可求和?”因出私財賞募,複大敗文帝軍。後杜泰降文帝,

龕尚醉不覺,文帝遣人負出項王寺前斬之。王氏因截發出家,杜氏一門覆矣。

王琳,字子珩,會稽山陰人也。本兵家。元帝居蕃,琳姊妹並入後庭見幸,

琳由此未弱冠得在左右。少好武,遂為將帥。太清二年,帝遣琳獻米萬石,未至,

都城陷,乃中江沉米,輕舸還荊。稍遷岳陽內史,以軍功封建甯縣侯。侯景遣將

宋子仙據郢州,琳攻克之,禽子仙。又隨王僧辯破景。後拜湘州刺史。

琳果勁絕人,又能傾身下士,所得賞物不以入家,麾下萬人,多是江淮群盜。

平景之勳,與杜龕俱為第一。恃寵縱暴于建鄴,王僧辯禁之不可,懼將為亂,啟

請誅之。琳亦疑禍,令長史陸納率部曲前赴湘州,身輕上江陵陳謝。將行謂納等

曰:“吾若不反,子將安之?”咸曰:“請死”。相泣而別。及至,帝以下吏,

而使廷尉卿黃羅漢、太舟卿張載宣喻琳軍。陸納等及軍人並哭對使者,莫肯受命。

乃縶黃羅漢,殺張載。載性刻,為帝所信,荊州疾之如仇,故納等因人之欲,抽

其腸系馬腳,使繞而走,腸盡氣絕,又臠割被五刑而斬之。元帝遣王僧辯討納,

納等敗走長沙。是時湘州未平,武陵王兵下又甚盛,江陵公私恐懼,人有異圖。

納啟申琳無罪,請複本位,求為奴婢。元帝乃鎖琳送。時納出兵方戰,會琳至,

僧辯升諸樓車以示之。納等投戈俱拜,舉軍皆哭,曰:“乞王郎入城即出。”乃

放琳入,納等乃降。湘州平,仍複琳本位,使拒武陵王紀。紀平,授衡州刺史。

元帝性多忌,以琳所部甚盛,又得眾心,故出之嶺外。又授都督、廣州刺史。其

友人主書李膺,帝所任遇,琳告之曰:“琳蒙拔擢,常欲畢命以報國恩。今天下

未平,遷琳嶺外,如有萬一不虞,安得琳力?忖官正疑琳耳,琳分望有限,可得

與官爭為帝乎?何不以琳為雍州刺史,使鎮武甯。琳自放兵作田,為國禦捍,若

警急動靜相知。孰若遠棄嶺南,相去萬里?一日有變,將欲如何!琳非願長坐荊

南,政以國計如此耳。”膺然其言而不敢啟,故遂率其眾鎮嶺南。

元帝為魏圍逼,乃征琳赴援,除湘州刺史。琳師次長沙,知魏平江陵,已立

梁王察,乃為元帝舉哀,三軍縞素。遣別將侯平率舟師攻梁,琳屯兵長沙,傳檄

諸方,為進趣之計。時長沙蕃王蕭韶及上游諸將推琳主盟。侯平雖不能度江,頻

破梁軍。又以琳兵威不接,翻更不受指麾,琳遣將討之,不克。又師老兵疲不能

進,乃遣使奉表詣齊,並獻馴象;又使獻款于魏,求其妻子;亦稱臣于梁。陳武

帝既殺王僧辯,推立敬帝,以侍中、司空征琳。不從命。乃大營樓艦,將圖義舉。

琳將張平宅乘一艦,每將戰勝,艦則有聲如野豬,故琳戰艦以千數,以野豬為名。

陳武帝遣將侯安都、周文育等討琳,仍受梁禪。安都歎曰:“我其敗乎,師無名

矣!”逆戰于沌口。琳乘平輿,執鉞而麾之,禽安都、文育,其余無所漏,唯以

周鐵武一人背恩,斬之。鎖安都、文育,置琳所坐艦中,令一閹豎監守之。琳乃

移湘州軍府就郢城。帶甲十萬,練兵于白水浦。琳巡軍而言曰:“可以為勤王之

師矣,溫太真何人哉!”南江渠帥熊曇朗、周迪懷貳,琳遣李孝欽、樊猛與余孝

頃同討之。三將軍敗,並為迪所囚。安都、文育等盡逃還建鄴。初,魏克江陵之

時,永嘉王莊年甫七歲,逃匿人家。後琳迎還湘中,衛送東下。及敬帝立,出質

于劉,請納莊為梁主。齊文宣遣兵援送,仍遣兼中書令李騊駼冊拜琳為梁丞

相、都督中外諸軍、隸尚書事。又遣中書舍人辛愨、游詮之等赍璽書江表宣勞,

自琳以下皆有頒賜。琳乃遣兄子叔寶,率所部十州刺史子弟赴鄴,奉莊纂梁祚于

郢州。莊授琳侍中、使持節、大將軍、中書監,改封安成郡公,其余並依齊朝前

命。

及陳文帝立,琳乃輔莊次于濡須口。齊遣揚州道行台慕容儼,率眾臨江,為

其聲援。陳遣安州刺史吳明徹江中夜上,將襲盆城。琳遣巴陵太守任忠大敗之,

明徹僅以身免。琳兵因東下,陳遣太尉侯瑱、司空侯安都等拒之。瑱等以琳軍方

盛,引軍入蕪湖避之。時西南風至急,琳謂得天道,將直取揚州,侯瑱等徐出蕪

湖躡其後。比及兵交,西南風翻為瑱用,琳兵放火燧以擲瑱船者,皆反燒其船。

琳船艦潰亂,兵士透水死者十二三。其余皆棄船上岸,為陳軍所殺殆盡。

初,琳命左長史袁泌、禦史中丞劉仲威,同典兵侍衛莊,及軍敗,泌遂降陳。

仲威以莊投曆陽,又送壽陽。琳尋與莊同入齊,齊孝昭帝遣琳出合肥,鳩集義故,

更圖進取。琳乃繕艦,分遣招募,淮南傖楚,皆願戮力。陳合州刺史裴景暉,琳

兄珉之婿也,請以私屬導引齊師,孝昭委琳與行台左丞盧潛率兵應赴。沉吟不決,

景暉懼事泄,挺身歸齊。齊孝昭賜琳璽書,令鎮壽陽,其部下將帥悉聽以從,乃

除琳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揚州刺史,封會稽郡公。又增兵秩,兼給鐃吹。

琳水陸戒嚴,將觀釁而動。屬陳氏結好于齊,使琳更聽後圖。

琳在壽陽,與行台尚書盧潛不協,更相是非,被召還鄴。齊武成置而不問,

除滄州刺史。後以琳為特進、侍中。所居屋脊無故剝破,出赤蛆數升,落地化為

血,蠕動。有龍出于門外之池,云霧起,晝晦。會陳將吳明徹寇齊,齊帝敕領軍

將軍尉破胡等,出援秦州,令琳共為經略。琳謂所親曰:“今太歲在東南,歲星

居牛斗分,太白已高,皆利為客,我將有喪。”又謂破胡曰:“吳兵甚銳,宜長

策制之,慎勿輕斗。”破胡不從。戰,軍大敗。琳單馬突圍,僅而獲免。還至彭

城,齊令便赴壽陽,並許召募。又進封琳巴陵郡王。陳將吳明徹進兵圍之,堰肥

水灌城。而齊將皮景和等屯于淮西,竟不赴救。明徹晝夜攻擊,城內水氣轉侵,

人皆患腫,死病相枕。從七月至十月,城陷被執,百姓泣而從之。吳明徹恐其為

變,殺之城東北二十里,時年四十八。哭者聲如雷。有一叟以酒脯來至,號酹盡

哀,收其血懷之而去。傳首建康,懸之于市。琳故吏梁驃騎府倉曹參軍朱玚,致

書陳尚書仆射徐陵求琳首,曰:

竊以朝市遷貿,時傳骨鯁之風;曆運推移,間表忠貞之跡。故典午將滅,徐

廣為晉家遺老;當塗已謝,馬孚構魏室忠臣。用能播美于前書,垂名于後世。梁

故建甯公琳,洛濱余胄,沂川舊族,立功代邸,效績中朝。當離亂之辰,總蕃伯

之任。爾乃輕躬殉主,以身許國,實追蹤于往彥,信踵武于前修。而天厭梁德,

尚思匡繼,徒蘊包胥之念,終遘萇弘之眚。洎王業光啟,鼎祚有歸,于是遠跡山

東,寄命河北。雖輕旅臣之歎,猶懷客卿之禮。感茲知己,忘此捐軀。至使身沒

九泉,頭行萬里。誠複馬革裹尸,遂其生平之志,原野暴骸,會彼人臣之節。然

身首異處,有足悲者。封樹靡卜,良可愴焉。

玚早簉末僚,預參下席,降薛君之吐握,荷魏公之知遇。是用沾巾雨袂,痛

可識之顏;回腸疾首,切猶生之面。伏惟聖恩博厚,明詔爰發,赦王經之哭,許

田橫之葬。玚雖芻賤,竊亦有心。琳經蒞壽陽,頗存遺愛;曾游江右,非無舊德。

比肩東閣之吏,繼踵西園之賓,願歸彼境,還修窀穸。庶孤墳既築,或飛銜土之

燕;豐碑式樹,時留墮淚之人。近故舊王綰等已有論牒,仰蒙制議,不遂所陳。

昔廉公告逝,即肥川而建營域;叔孫云亡,仍芍陂而植楸槚。由此言之,抑有

其例。不使壽春城下,唯傳報葛之人;滄洲島上,獨有悲田之客。昧死陳祈,伏

待刑憲。

陵嘉其志節,又明徹亦數夢琳求首,並為啟陳主而許之。仍與開府主簿劉韶

慧等持其首還于淮南,權瘞八公山側,義故會葬者數千人。玚等乃間道北歸,別

議迎接。尋有揚州人茅智勝等五人密送喪柩達于鄴,贈十五州諸軍事、揚州刺史、

侍中、特進、開府、錄尚書事,諡曰忠武王,葬給辒辌車。

琳體貌閑雅,立發委地,喜怒不形于色。雖無學業,而強記內敏,軍府佐史

千數,畢識其姓名。刑罰不濫,輕財愛士,得將卒之心。少為將帥,屢經喪亂,

雅有忠義之節。雖本圖不遂,齊人亦以此重之,待遇甚厚。及敗為陳軍所執,吳

明徹欲全之,而其下將領多琳故吏,爭來致請,並相資給,明徹由此忌之,故及

于難。當時田夫野老,知與不知,莫不為之歔欷流泣。觀其誠信感物,雖李將軍

之恂恂善誘,殆無以加焉。

琳十七子,長子敬,在齊襲王爵,武平末通直常侍。第九子衍,隋開皇中開

府儀同三司,大業初,卒于渝州刺史。

張彪,不知何許人,自云家本襄陽,或云左衛將軍、衡州刺史蘭欽外弟也。

少亡命在若邪山為盜,頗有部曲。臨城公大連出牧東揚州,彪率所領客焉。始為

防閣,後為中兵參軍,禮遇甚厚。及侯景將宋子仙攻下東揚州,複為子仙所知。

後去子仙,還入若邪義舉,征子仙不捷,仍走向剡。

趙伯超兄子棱,為侯景山陰令,去職從彪。後懷異心,偽就彪計,請酒為盟,

引刀子披心出血自歃,彪信之,亦取刀刺血報之。刀始至心,棱便以手案之,望

入彪心,刀斜傷得不深。棱重取刀刺彪,頭面被傷頓絕。棱謂已死,因出外告彪

諸將,言已殺訖,欲與求富貴。彪左右韓武入視,彪已蘇,細聲謂曰:“我尚活,

可與手。”于是武遂誅棱。彪不死,複奉表元帝,帝甚嘉之。

及侯景平,王僧辯遇之甚厚,引為爪牙,與杜龕相似,世謂之張、杜。貞陽

侯踐位,為東揚州刺史,並給鼓吹。室富于財,晝夜樂聲不息。剡令王懷之不從,

彪自征之。留長史謝岐居守。會僧辯見害,彪不自展拔。時陳文帝已據震澤,將

及會稽,彪乃遣沈泰、吳寶真還州,助岐保城。彪後至,泰等反與岐迎陳文帝入

城。彪因其未定,逾城而入。陳文帝遂走出,彪複城守。沈泰說陳文帝曰:“彪

部曲家口並在香岩寺,可往收取。”遂往盡獲之。彪將申進,密與泰相知,因又

叛彪,彪複敗走,不敢還城。據城之西山樓子,及暗得與弟昆侖、妻楊氏去。猶

左右數人追隨,彪疑之皆發遣,唯常所養一犬名黃蒼在彪前後,未曾舍離。乃還

入若邪山中。沈泰說陳文帝遣章昭達領千兵重購之,並圖其妻。彪眠未覺,黃蒼

驚吠劫來,便齧一人中喉即死。彪拔刀逐之,映火識之,曰:“何忍舉惡。卿須

我者但可取頭,誓不生見陳蒨。”劫曰:“官不肯去,請就平地。”彪知不免,

謂妻楊呼為鄉里曰:“我不忍令鄉里落佗處,今當先殺鄉里然後就死。”楊引頸

受刀,曾不辭憚。彪不下刀,便相隨下嶺到平處。謂劫曰:“卿須我頭,我身不

去也。”呼妻與訣,曰:“生死從此而別,若見沈泰、申進等為語曰,功名未立,

猶望鬼道相逢。”劫不能生得,遂殺彪並弟,致二首于昭達。黃蒼號叫彪尸側,

宛轉血中,若有哀狀。昭達進軍,迎彪妻便拜,稱陳文帝教迎為家主。楊便改啼

為笑,欣然意悅,請昭達殯彪喪。墳塚既畢,黃蒼又俯伏塚間,號叫不肯離。楊

還經彪宅,謂昭達曰:“婦人本在容貌,辛苦日久,請暫過宅莊飾。”昭達許之。

楊入屋,便以刀割發毀面,哀哭慟絕,誓不更行。陳文帝聞之,歎息不已,遂許

為尼。後陳武帝軍人求取之,楊投井決命。時寒,比出之垂死,積火溫燎乃蘇,

複起投于火。

彪始起于若邪,興于若邪,終于若邪。及妻犬皆為時所重異。楊氏,天水人,

散騎常侍皦之女也。有容貌,先為河東裴仁林妻,因亂為彪所納。彪友人吳中陸

山才嗟泰等翻背,刊吳昌門為詩一絕曰:“田橫感義士,韓王報主臣,若為留意

氣,持寄禹川人。”

論曰:忠義之道,安有常哉?善言者不必能行,蹈之者琣b所忽。江子一、

胡僧祐,太清之季,名宦蓋微。江則自致亡軀,胡亦期之殞命,然則貞勁之節,

歲寒自有性也。文盛克終有鮮,詩人得所誡焉。子春戰乃先鳴,幽通有助,及乎

梁州之敗,而以濯足為尤。杜氏終致覆亡,亦云圖墓之咎。吉凶之光,二者豈易

知乎?王琳亂朝忠節,志雪仇恥,然天方相陳,義難弘濟,斯則大廈落構,豈一

木所能支也?張彪一遇何懷,死而後已;唯妻及犬,義悉感人。記傳所陳,何以

加此?異乎!

上篇:卷六十三  列傳第五十三     下篇:卷六十五  列傳第五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