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鷹隼展翼 第一卷叛經離道 第四章 霹靂火  
   
第一卷叛經離道 第四章 霹靂火


第一次真正碰到女孩子的身體居然是在這種情況下,而對方居然還是我的妹妹!當我的手指碰觸到晚盈潮濕而溫暖禁地,和我她都不由自主的全身一震,晚盈的身體猛然緊繃成弓形,壓抑不住的呻吟柔柔的從她的嘴里逸出,帶著說不出來的性感和誘惑。

不一會晚盈的身體已經染塗成一種豔麗的丹紅,她雙眼緊閉,身體隨著我右手手指的動作不斷扭動,嘴里不斷喃昵著什麼,當我終于將一根只有小姆指粗細,削掉皮的蘿蔔取出來的時候,她長長籲出一口悶氣,緊繃的身體也隨之緩緩放松。

我輕輕拭去額頭上的汗水,只是短短幾分鍾時間,我們就象是參加了一場全程十項鐵人賽一般,兩個人身上都被汗水徹底打濕了。

晚盈抓住我衣襟的手仍然沒有松開,任憑我們呼出的氣息彼此噴灑到對方臉上,她閉著眼睛,小心的伸出粉紅的色舌頭輕輕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突然她的手微不可查的向下拉了拉,低聲道:“哥哥今天是我的禮物……”

我相信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欲望已經騰升到極點的我,只要順著她的手一起倒下去,我就會無法控制開始男人最原始的征伐,而且以她現在這種狀態,我會毫無阻礙的占有她。

她是我的親妹妹,如果我現在倒下去,那麼我們就是**……

她是我的親妹妹又怎麼樣,她是我唯一能夠看得上的動人美女,只要我們事後守口如瓶,誰又知道我們曾經發生過什麼……

在不到十秒鍾的時間里,兩種念頭在我的心里激烈的對抗了不知道多少次,豆大的汗珠再次從我額頭上滾滾而落,一滴一滴滑落到晚盈滾燙的皮膚上。每一次我的汗水滴落到晚盈的身上,她都會輕輕一顫發出一聲小小的呻吟。

“混蛋,你在對你妹妹干什麼?!”

驚雷般的怒吼在我們身後響起,激得我和晚盈同時混身一顫,剛才的肌膚相親已經吸引了我們所有的注意,天人交戰使我們居然沒有聽到有人打開屋門,順著燈光走進沒有鎖住門的臥房。

看到他那雙因為憤怒幾乎要騰騰燃燒的眼睛,我心中暗叫一聲完蛋!有什麼比正要和親妹妹發生最親密的關系,又被自己的老爸迎面撞上更倒黴?

迅速抓起揉成一團的被子蓋到晚盈裸露的身體上,我還沒有來得及站起來,一記的耳光就重重扇在我的臉上,緊接著沉重的皮鞋蹬到我的小腹部,劇烈的疼痛使我不由自主的發出一聲痛哼,被踢得向後連退出幾步。

“我怎麼生出你這麼一個連自己親妹妹都不放過的禽獸!”父親瞪著血紅的雙眼,渾身顫抖,估計任何一個家長看到這一幕都會憤怒到極點吧?他目光四處巡視,順手抓起臥室的一只瓷花瓶向我狠狠砸下。

“砰”得一聲脆響,花瓶和我心里最後的希望一起碎裂了,從我頭頂淌下的鮮血並不能減輕父親的憤怒,他發出一聲近乎絕望的暴吼:“就當我從來沒有過你這個禽獸吧,你不配做我傅紅華的兒子,劉慕史把槍給我!”

沒有人敢違抗在狂怒中父親的命令!父親的警衛員劉慕史閉著眼睛走進妹妹的臥房,不敢稍有遲疑將自己的92式配槍送到父親手里,然後這位特種部隊精英中的精英,又閉著眼睛連摸帶撞的逃出這片是非之地。

我爸爸年輕的時候被軍隊的同僚尊稱為霹靂火,他脾氣的暴烈敢做敢為,在越戰時曾經孤身一人躲在輛廢棄的坦克後面不斷狙擊零散經過的敵軍,在三天時間內竟然累積擊斃一百四十三人,直到中國軍隊重新收複這片失地,才隨從大部隊一起撤到後方。也就是因為這一戰,奠定了他這樣暴烈脾氣的人,在軍隊二十多年雖然得罪人無數仍然仕途坦蕩,擁有了少將軍銜。

他拔出手槍的目的只會有一個,那就是殺掉我,絕不會有其他想法或者意義。

“爸爸不要啊!”晚盈發出一聲驚呼,不顧一切的撲上來,想不到她柔弱的身軀在這一刻居然能爆發出超強的力量,竟然將足足比她高出兩頭的父親狠狠撞退一步。

就是因為這一步,晚盈救了我的命,隨著一聲槍響,我的身體猛然向後連退幾步,特種部隊專用的鋼芯子彈穿透了我的肩胛,在我身後的牆壁上留下一個小小的彈洞。鮮血從我左肩胛部位飛濺而出,那種錐心刺骨的疼痛和大量失血使我面部迅速變得煞白。但是我仍然活著,我咬著牙拚命命令自己站得更穩一些,我抬起頭,死死盯著父親的雙眼。

在這一刻,我看起來就象是一只野獸,又象是一個亡命之徒,因為我是霹靂火傅紅華的兒子!雖然我犯了不可彌補的大錯,要死在自己父親的槍下,但是我至少要證明自己和他一樣,敢于面對死亡!

看著父親將槍口再次對准我,晚盈不顧自己身上衣衫未整,死死抓住父親持槍的右手,跪在他的面前,叫道:“爸爸不要殺哥哥,不是他的錯,是我在引誘他,如果你真要開槍的話,就先殺了盈兒吧!”

傅紅華憤怒的揚起左手狠狠抽下,但是當他的目光落到晚盈那張沾滿絕望惶急淚水的臉時,他的手怎麼也無法打在妹妹的臉上。也許是因為晚盈長得太象她的媽媽,也許是父親天生對女兒多一份關愛,爸爸將軍人的嚴厲給了我,卻將為數不多的慈愛全部留給了妹妹。

“爸爸你饒了哥哥!”晚盈用自己的身體死死堵住槍口,痛哭失聲:“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就已經喜歡上哥哥了,甚至不希望有人和我分享他。我不願意看到他和別的女孩子太過親密,因為我會妒忌的混身難受晚上睡不著覺,我更討厭有人給哥哥寄情書,每天我都搶著去報箱拿報紙,就是要把那些寄給哥哥的東西全部都藏起來。我知道我有這種想法不對,可是我就是喜歡哥哥從小帶給我的安全感,沒有任何一個男生可以象他那樣,包容我的惡作劇和不可理喻,也沒有任何一個男生能象他一樣擁有讓我心動的男子漢氣概!哥哥因為我的阻擾,現在還沒有女朋友,有時候我就忍不住想,要不然就由我當他的女朋友好了,我會全心全意去愛他,能討到的歡喜我會比得到什麼都開心。我越來越喜歡看到他因為我的惡作劇而臉紅,我也越來越喜歡用自己去挑逗他,直到無法自拔……”

“住口!”父親發出一聲狂喝,這種叛經離道的大膽告白讓他臉色越來越差,他的左手幾次揚起來,又慢慢的垂下去,我們兄妹發展到這一步,他也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無論從哪個角度上來看,他都不算是個稱職的父親。

一時間臥室內陷入死一般的寂靜,只剩下晚盈小聲的抽搐聲,還有的就是窗外越來越近的警笛狂鳴。在高檔住宅區發生槍擊事件,太原市警方的110行動難得的快了一次。

房間外傳來嘈雜的腳步聲,我和父親眉頭同時一皺,下意識的一起彎腰去撿地上的薄被。

“站住,不許進去,否則我就開槍了!”

“我們是警察,立刻放下你手中的武器!”

“我是傅紅華少將直屬護衛,我擁有國家安全局特批的重型武器攜帶許可證,有權格殺任何可能對傅紅華少將產生危險的目標,你們只要敢再踏前一步,格殺勿論!”

在臥室外,劉慕使擎出mp50沖鋒槍,和十幾名拿著六四式手槍的警察對恃,就算是隔著一堵厚厚的牆壁,我也能從他的聲音中嗅出濃重的殺氣。

沒有人敢忽視他的命令!

父親是從戰場死人堆里崛起的實戰派將領,能有資格成為他衛兵的人,必然是經曆過最嚴格訓練,屢次參加在新聞中不能報道的邊境局部戰爭,經曆過鐵血考驗的超級精英。

父親的護衛和普通的特種部隊軍人相比,多了幾分曆經生死後無所畏懼的氣勢,和遇神殺神遇魔誅魔的狂烈霸氣,只是一個人一把槍,他就死死鉗制住沖往臥室的路,震懾得所有人不敢稍越雷池一步。

這才是真正的職業軍人!縱然我斷斷續續跟著父親身邊身懷絕技的警衛員,學習了近十年格斗槍械,和他們對抗仍然沒有任何勝利的可能。


上篇:第一卷叛經離道 第三章 蘿蔔天使     下篇:第一卷叛經離道 第五章 父子情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