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鷹隼展翼 第二卷 縱馬狂歌 第三章 馭馬之術  
   
第二卷 縱馬狂歌 第三章 馭馬之術




一步,兩步,三步……我的雙腳一次次踏到堅硬的地面上,隨之又爆發性的彈起,隨著我悠長的一呼一吸,我的心髒有力的跳動著,將大量新鮮血液送到我全身每一個細胞,為我帶了必須的氧氣和力量。全身的汗水就象是瘋了一樣向體外狂湧,我不斷揮起手袖擦拭臉上的汗水,可是眼睛里仍然被汗水中的鹽份刺得難受,就連鞋底也象灌了水一樣,到後來每一步踏下,都會發出“噗噗”的聲響。

口渴極了,我下意識的伸出舌頭舔吮幾顆流到唇邊的汗珠,我驚訝的發現,它們竟然沒有印象中的咸味,淡得就象是幾滴清水,我從來不知道當一個人流汗流到這種程度時,汗水居然是淡的。

如果只有我一個人,我不可能在拉著楊清後跑得這麼快這麼遠,跑到後來我和長孫庭開始一邊跑一邊放開嗓子縱聲狂吼,為我們彼此加油鼓勁,友誼和不甘示弱的驕傲激發出我們最大的潛能。雖然體力已經達到透支的邊緣,但是我們拎著楊清卻越跑越快,跑到後面幾圈這個家伙純粹是將自己的身體掛到我們兩個胳膊上,我和長孫庭每個人都要扛起至少六十斤的負重。

跑在我們前面的競賽者目瞪口呆的望著我們兩個揪著一團肥肉,從他們身後呼嘯而過只留下幾縷全身大汗騰騰帶起的霧氣,當跑到第九圈時我和長孫庭終于憑借對體能消耗良好的把握能力,帶著一個已經累得只剩下半口氣的胖子,又沖到了最前面,看著不足四百米遠的終點,我和長孫庭都籲出一口長氣,向對方伸出了大拇指。

就在這個時候,我覺得手臂猛然一沉,楊清就象是頭死豬一樣直挺挺摔倒在地,帶得我和長孫庭同時摔倒。

我躺在公路上大口的喘著氣,長孫庭個子比我高、身體比我壯,在分攤了相同的負重後,我的體力支出要遠遠高于他,他現在居然還能迅速爬起來檢查楊清的狀況,突然大笑道:“這個家伙體力已經超出極限了,我估計你現在就是拿那把小刀在他屁股上捅出十七八個窟隆,他也不可能再站起來,不過一想到他滿屁股是洞纏滿繃帶的樣子我就想笑,多上幾個屁眼排泄功能加強,他也許就不會這麼胖了,哈哈哈……”

“拜托你千萬不要再講這種笑話,現在發笑簡直就是對我最大的酷刑!”我彎腰捂著自己肚子喘息著道:“喂,你看我們還能不能贏?”

長孫庭扭頭望了望已經落下我們足足二三百米遠的其他人,不滿的踢了楊清一腳,“這家伙現在已經徹底暈過去了,你說吧,以我們現在的體力,有什麼辦法能帶一頭重達二百斤的死豬跑上四百米遠?”

“辦法倒是有一個……”

“啊唷!”長孫庭憤怒的望著我:“你瘋了,干嘛拿那把爛刀子捅我的屁股?”說到這里他似有所悟,一把拎起我的衣領暴吼道:“你***居然拿你那套馭馬之術來對付我?”

“看來精神了好多啊!”我滿意的望著股屁上流著血突然間精力充沛的長孫庭,叫道:“廢話少說,人人有份,還不把那只肥豬扛起來?我們兩兄弟是騾子是馬,就看我們能不能扛著這只肥豬沖過四百米的大關了!”

長孫庭一拳打到我鼻子上,打得我鼻血長流:“讓我也先幫你放點血,一會你才有更多的體力!”

“起!”長孫庭抓住楊清猛然發出一聲野獸般的狂吼,嘿嘿,看來我的馭馬之術還真***有效,他居然將重達一百九十斤的一團肥肉高高拋起,扛在肩膀上大步向前狂奔。

“*****,這只肥豬要是不減肥我以後就天天用你的馭馬之術來訓練他,估計只喝涼水不吃飯這家伙也能憑一身指肪活上一年半時間……”

“是啊,胖並不是過錯,但是胖了還要參軍,又要來新疆軍區這種隨時可能發生戰斗的地方來參軍害人,就是他的不是了。等我成為代理班長之後,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在一個月內搞掉他五十斤肥油!”

“一個月搞掉五十斤脂肪,就算是大月有三十一天,平均一天也得搞掉他一斤六兩一錢三分,你是打算用刀子幫他刮啊?”

“你還真***是個神童啊,加減乘除居然學得這麼精到,怪不得你有做算命先生的天賦呢!”

“哈哈哈……”

“嘿嘿嘿……”

我和長孫庭不停的聊著說著笑著,也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忽略體力嚴重超支後的暈眩,扛著一百九十斤重的楊清一步步向前奔跑。

就這樣我們居然跑出了整整兩百米,長孫庭身子一傾連續踉蹌了幾步才勉強站穩,把楊清的身體再向肩膀上托了托,長孫庭低聲道:“哥們,再給我來上一刀!”

看出我的遲疑他大吼道:“我比你高出將近十五公分,體重也要多上二十三斤,如果我把他背到這里就放下,你絕不可能扛著他跑完最後一半路程,趁著我還能控制自己的意志,快刺!”

小刀刺到長孫庭的左臂上,灼熱的鮮血順著傷口足足噴出一尺多遠,用這種方法來激發人的潛能有效而霸道,只是幾個呼吸之間,長孫庭就精神了很多,他扛著楊清狂吼道:“我長孫庭從來就只會是最強最好,要我輸給一些垃圾,休想!”

這一次只跑出五十多米,長孫庭就雙膝一軟重重跪倒在堅硬的路面上,他將楊清拋到一邊,低著頭喘息道:“傅吟雪,我現在最多只剩下自己跑回去的力量,余下的路就看你的了,記住,不許輸!”

我點點頭,用匕首狠狠在自己的手臂上劃了一刀,只覺得手臂部位一涼,一篷血霧從我的傷口中噴出,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我的生命力,正隨著鮮血一起噴灑到這條世界海拔最高的公路上,但是在同時體內由于溫度過高形成的壓力也為之一緩,雖然仍然是氣喘如牛,但是體力卻奇跡般的重新回到我的體內。

我無法象長孫庭一樣把楊清高舉過頂,我蹲下身子扛住他的小腹,狂吼道:“你***這只肥豬,走吧!”

隨著我近乎瘋狂的怒吼,楊清的身體終于被我生生扛起,他……真***重!就算是我體力在全盛時期,也會被他壓得兩眼直冒金星,長孫庭在我身後猛然一拍路面,叫道:“傅吟雪,想成為我可以全心信賴的兄弟,就把他給我扛到終點!”

“好,你這個兄弟我交定了!”我放聲狂笑,“我們都他媽一樣的傻,不願意服輸不願意甘做第二,我就要看看金營長失算的樣子,我要讓他知道,就算是加入一個垃圾我們仍然是最好的,我們就是最強的軍人!”

長孫庭手腳並用的在我身後連滾帶爬,他厮聲道:“好,我相信你,你要是敢倒下來,我***會鄙視你一輩子,聽到了沒有,鄙視你一輩子!!!”

“拷,我要是沒有倒下,你就准備好大放血,請我吃上一頓好的!”

“哈哈,你這個笨蛋,我們已經是兩個小兵了,想吃飯只能到食堂,你想吃多少都行,別客氣算我的,哈哈哈……”

在縱聲長笑中,我們在路上灑出兩道血線,一點一點沖向最後的終點。

包括金則鋒在內的所有教官終于同時動容,當他們看到我一邊狂笑一邊拔出匕首又在身上狠狠刺出一刀後,趙國雄猛然一拍巴掌叫道:“這兩個人我要了,等他們訓練結束老金你立刻把他們調到我們偵察連!”

“憑什麼你就能把他們全要走了?”卜善娜不滿的盯了趙國雄一眼,道:“這樣的超級精英如果只是進入偵察連真是太可惜了,他們更適合進入由我領導的特種反恐分隊,我覺得他們已經沒有必要再接受這種新兵訓練,金營長我希望現在就可以調走他們,進入我們分隊接受更符合他們現狀的訓練。”

張向商沉吟了片刻,長歎道:“真是可惜了,這麼優秀的人才,只是太沖動好強,要是能讓我訓練一段時間克服這種缺點,以他們的潛質必然能成為最棒的狙擊手。”

他們六個人一邊爭論,一邊慢慢的向前走,直到發現自己的動作他們才突然驚覺,作為六名裁判他們已經完全被我們所吸引,失去了公平公正的原則,在下意識中居然向前走了整整二十米。

“堅持住,只余下二十米了!十九、十八、十七、十六……”

長孫庭的聲音在我耳邊飄飄忽忽的回響,我的肩膀上就象是放了一座大山,壓得我眼前已經成為一片灰黑色,腳下的路就象是軟了化了一般,踏上去軟綿綿的,每次抬腳我都覺得地上有幾十只小鬼在拚命扯我的腳,如果你想知道這種滋味,在和女朋友搞上一夜後再扛上三袋大米跑上一千米,你就能夠體驗到這種欲仙欲死的快感了。

肩頭上的肥豬突然抽了羊顛瘋般混身一顫,我只來得及在心中狂叫一聲“不好”,就被他帶得雙膝一軟,重重摔倒在地上。

“媽的,快起來啊,就剩下最後五米了,最後五步,你給我爬起來!信不信老子現在就把你揍成個豬頭?!”長孫庭拎起我的衣領破口大罵。

我勉強睜開眼睛回道:“得了吧,你現在要還有把我揍成豬頭的力氣,你不如把他扛起來跑完最後五步算了。”

“呵呵,”長孫庭一屁股坐倒在我身邊,靠著楊清苦笑道:“我怕現在把他放在我的肩膀上,他會把我活活壓死。唉,只差了五米的距離,還是要輸給一群垃圾,真***不甘心啊。”

我望著已經距離終點不到一百米的其他競賽者,微笑著問道:“兄弟你有沒有見過豬是怎麼拱地尋找食物的?”

“嗯?”

“我曾經隨部隊的偵察連在農村呆了幾個星期,我親眼看見一只很瘦小的豬,為了能夠吃到一顆胡蘿蔔,居然生生將半壓上面重達一兩百斤的石塊給掀翻了。你我兩個兄弟加起來不會連只豬都不如吧?”

“我呸!你居然讓我學豬拱地的動作!”長孫庭嘴里罵著,可是他還是學著我的樣子,趴在地上,用腦袋頂住楊清的身體。

我大聲叫道:“聽我的口號,一、二、三,頂!”

兩顆驕傲的頭顱頂在楊清的身上,我們一點點拱著他向前進,在這個時候楊清嚴重超標的肥胖身體終于有了一點點作用,他被我們拱得居然象根木頭似得滾動起來。我終于明白了“滾蛋”這個詞的含意,當我們終于爬到教官腳下的那一刻,我和長孫庭伸出右掌在空中狠狠一擊,同時暈迷過去。




上篇:第二卷 縱馬狂歌 第二章 人間凶器     下篇:第二卷 縱馬狂歌 第四章 原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