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鷹隼展翼 第二卷 縱馬狂歌 第十八章 獸性回歸  
   
第二卷 縱馬狂歌 第十八章 獸性回歸


今天的午飯是土豆燒牛肉外加洋蔥頭炒豆腐干,盛上一大碗白米飯,加上點辣椒醬,用筷子一陣狂攪,就成了具有中國特色的牛肉拌飯。在新疆海拔近四千米的高地軍營中,連氧氣都吸不飽,平時的飯菜更是單調的可憐,我和長孫庭的運動量又這麼大,入伍已經三個月了,我們兩個人的津貼全丟進軍營旁一家漢族人開的小賣部,換成方便面、火腿罐頭之類的東西,現在能吃到這種東西,簡直就是一種奢侈的享受了。

我每吃一口就會忍不住發出一聲滿足的歎息,但是這絲毫不會影響我的速度,眨眼功夫碗里的美食就消滅得一干二靜,捧著空碗,我不甘心的伸出舌頭在里面順時針旋轉,直到整只碗被我擦得光可鑒人,最後一滴汁水也被我掃進口腔,我才抬起頭用綠色的眼光死死盯住長孫庭手中的飯盒。

長孫庭愁眉苦臉的望著盒中的美食,喉結上下起伏,手里的筷子怎麼也伸不下去。

我得意的望著他,嘿聲道:“你就不要硬撐著了,實在吃不下去的話,兄弟可以幫忙啊。”

長孫庭迅速把飯盒抱進懷里小心拱護起來,恨恨的望著我叫道:“卑鄙!”他的語氣過于激烈,一時不慎多吸了一口空氣,他的臉色立刻變得煞白,抱著噴香的飯菜干嘔了好幾聲。

“嘿嘿……”在長孫庭不敢置信的目光中,我從身上摸出一根牙簽,得意的剔著牙齒道:“我們是軍人,除了要擁有強健的體魄和過硬的軍事技術外,更需要擁有適應各種環境的生存能力,真正的精銳部隊,可以潛伏在毛坑里二十多個小時,直至目標出現的時刻才出其不意的發動突然攻擊。兄弟你想想看吧,他們必須把身體大部分都穩藏在人類的排泄物中,吃喝拉撒全得在毛坑里面解決,他們攜帶的單兵食品全部都泡在糞水里,就算是密閉性良好,在撕開包裝的時候,不可避免的也會滲進去一些有害物質,他們也沒有辦法用手去擦拭,只能用牙齒先把被汙染的那部分一點點啃掉,如果食物特別緊缺的話,那就只能閉著眼睛直接吞下去了……和他們相比我們現在還差得遠了。”

嘔……

聽了我充滿惡意的細致描述,長孫庭終于趴在地上,把已經忍了足足十分終的胃液狂噴而出,我一臉壞笑的使勁在他的背上狂敲。

長孫庭足足吐了三分鍾,直到胃里的酸水都吐光了,只剩下干嘔,他才勉強爬起來,現在他整個人看起來就象和十個女人進行了通霄大戰一般,虛脫得連罵我的力氣都沒有了。

我從爛泥中挖出長孫庭丟掉的飯盒,嘖嘖歎息著道:“你要是不喜歡吃可以給我嘛,干嘛要把它丟進下水道里,你知道不知道對一名戰士來說,浪費食物就等于是在浪費生命?!”說到後面的我的聲音慢慢幽冷起來:“我們現在只是躲在下水道里吃飯,我們至少還有噴香的炒菜和熱的米飯,如果真的是在戰場上,你我躺在殘肢斷骸之間泡在血水泡軟的泥濘中,你是不是也會象現在一樣無法忍受嘔吐的本能,浪費自己的生命?”

把滲入汙水和臭泥的飯盒遞到長孫庭面前,我淡然道:“吃了它。”

土豆燒牛肉的香氣和下水道里淤泥特有的氣味混合在一起,加上熱氣一逼,引得長孫庭喉結又是一陣亂動,他表情怪異的望著飯盒,遲遲沒有伸手。

我伸手在軍裝上一陣亂抹,把淤泥擦掉後伸手直接從飯盒中抓了一大把食物,將它們送進嘴里,慢慢的咀嚼了半分鍾後,才把它們咽到胃里,幽然道:“食物必須經過良好的咀嚼才能更利于腸胃吸收,囫圇吞棗一樣把它們硬灌下去,你一樣是在浪費生命,如果你想從戰場上活下來,你必須要麻醉自己不必要的感官神經,克服生物的本能反應。”

長孫庭沉默了良久,才伸手抓起一把食物,慢慢把它們送進嘴里,當下水道的淤泥觸到他的舌頭,順著涎汁滲進味覺神經時,他的喉嚨猛然一動,胃部掀起一陣狂風巨浪,就在失控的邊緣,他聽到了一聲嚴厲的低吼:“不許吐,咽下去!”

長孫庭一拳重重打在下水道的牆壁上,在指節鮮血飛濺中,他拚命的咬著嘴里的東西,每當胃部又產生異動,他就會一拳重重揮出,在鮮血流淌中,他也象我一樣整整咀嚼了三十秒鍾,然後慢慢把它一點點咽進自己的胃里。

我們兩個人默默坐在下水道里,你一把我一把,慢慢的將飯盒里的食物一點點吃完,長孫庭甚至象我一樣,伸出舌頭把飯盒里的汁水全部舔食干靜,他把飯盒重重的甩到下水道某個角落里,大顆的眼淚終于從他的眼睛里淌下來,無論如何他還只是狂牛,還無法象我一樣變態。

“雖然你額外浪費了不必要的體力和鮮血,但是能夠堅持下來已經算是不錯了。”我從軍裝口袋里摸出我們用來練習匕首格斗術的木棍,拋長孫庭一根後道:“這三個月來你教會了我如何激發自身的生命潛能,和我一起成功將合氣道與匕首格斗術揉合在一起,使我的能力得到了飛躍式的提升,現在是我來教導你的時候了。這是我教你的第一堂課,在戰場上就要放棄做人的尊嚴與驕傲,越早把自己回歸到獸性本能當中,忘記死亡與希望,你就能越早把自己的真正實力發揮出來!”

我叫道:“傾盡你的所有力量來打倒我吧!”

“好!”長孫庭狠狠甩掉眼角的淚水,蹲在下水道里擺出一個攻守兼備的格斗式。

我望著他不屑的道:“幼稚!”

將木棍送到嘴里咬住,我猛然象狼一樣四肢著地狠狠撲出,我撲擊到長孫庭身前兩米處,重重摔進淤泥中,強大的慣性推起大篷的淤泥和汙水,在長孫庭無可避免的視線受阻中我再次撲起,撞進他的懷里,將匕首輕易頂在他的心髒部位,冷然道:“你已經死了!”

“知道你為什麼輸了嗎?因為你還把自己當成是一個人!”我冷笑的道:“動物都是四肢著地行走,只有人類才能站立著解放雙手,你在這個低矮的下水道里,就算是面對戰斗,你的潛意識仍然讓你選擇了可以最大限度擺脫淤泥,但是卻最不利戰斗的下蹲姿勢。你,仍然沒有擺脫人類自詡為高等生物的驕傲!”

長孫庭狠狠點頭,學我一樣將木棍送進嘴里,四肢著地毫不在意的把自己的身體埋在淤泥中,我們兩個就象是正在決斗的野獸一般死死盯著對方。

我們兩個猛然同時發出一聲暴喝,兩個人狠狠對撞在一起,我伸出左手死死扣住長孫庭拿著“匕首”的右臂,他也相同扣住我的,為了防止對方的牙齒攻擊,我們的左肘都微微抬起,頂住對方的下頷。四條腿在淤泥中使勁攪動,不停攻擊、防禦最陰狠的下三路攻擊,我們兩個在半米多寬的下水道中拚命角力,象小流氓打架一樣轉來滾去。

頭頂傳來一陣水聲,不知道是誰將大量汙水排進下水道,我和長孫庭在淤泥中滾出一個將近一尺深的泥坑,當汙水沖下來的時候,泥坑就變成了一個水坑,我們兩個又繼續扭打了兩分鍾,然後不約而同的一起推開對方,爬起來大口呼吸著並不新鮮的空氣。

當我們兩個從下水道里爬出來的時候,身上真是“十里飄香”,我們昂首挺胸的穿過操場,從我們身邊走過的人無不側目而視,幾名憲兵看到我們這個樣子沉吟了片刻,還是放棄了糾正我們軍容軍姿的想法。

長孫庭親熱的摟著我的肩膀大笑道:“傅吟雪你還真***是一個超級大變態,不過我喜歡!”

我微笑道:“因為你也是一只狂牛嘛,雖然距離變態還欠缺些火候,但是總算能勉強跟上我的腳步與節奏了。”

長孫庭收起笑容,道:“兄弟你看如果再這麼訓練下去,我們的戰斗力會達到什麼樣的水准?”

我沉吟片刻後,頹然道:“以單兵作戰能力而論,再這樣自我訓練上三個月,我們勉強能達到一般特種部隊精英的實力,但是和卜善娜和我父親近衛兵那樣的超級精銳相比,我們兩個再這麼胡編亂湊的練上十年,沒有經過系統的訓練和學習,又不能接觸到真正的槍械武器,只怕加起來也不夠人家一個人玩的。

而且現代戰爭僅憑個人能力發揮的作用太小,最多只能影響到連級單位或以下的戰斗結局,我們兩兄弟如果沒有什麼殺手锏,一旦戰爭爆發,最多也就是個馬前卒的作用罷了。就算立下汗馬功勞,能不能拿到榮譽的勳章,我們最後還得看那些長官老爺們的意願。搞不好那個洪團長就會在那個時候伸手,狠狠卡你我一下子,讓我們這兩人炊事員欲哭無淚欲語還休。”

長孫庭壓低聲音道:“既然兄弟你已經有了這種覺悟那就最好不過了,所以有什麼可以提高你我兄弟實力的寶貝,你就不要再藏著了,趕快拿出來投入實用吧,總好過上戰場後你我兩兄弟在馬革裹尸前追悔莫及!”

我莫明其妙的望著長孫庭,我怎麼不知道自己有提高戰斗力的寶貝?

“少給兄弟裝了!”長孫庭露出男人慣見的那種賊笑,“說實話在這方面我還真是對你佩服得五體投地,連那種夠強夠悍的女人都在一晚上時間內能迅速搞定,別以為我不知道噢,她在臨走前把自己單身宿舍的鑰匙都交到你的手上,你們的關系可真是不一般哪!你這個笨蛋難道不知道嗎,她宿舍的電腦可是連接著軍用網絡,在里面我們可以查到最系統最先進的單兵訓練方法,和戰略指揮培訓資料。千萬不要告訴我,她沒有把開機秘碼留給你。”

上篇:第二卷 縱馬狂歌 第十七章 強兵     下篇:第二卷 縱馬狂歌 第十九章 蹲點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