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鷹隼展翼 第二卷 縱馬狂歌 第三十章 英氣長存  
   
第二卷 縱馬狂歌 第三十章 英氣長存




日本東京警室廳里的人都鐵青著臉,通過SAT隊員攜帶的攝相頭,他們看到了幾場別開生面的屠殺。這些參賽者是聽說過紛舞妖姬和她領導的中國第五特殊部隊,可是沒有人能想到,這個號稱女中呂布的變態帶出來的部隊居然會這麼強!

一個自衛隊長官瞪著眼睛道:“紛舞妖姬身邊有整整一個連,以他們的戰斗力和武器裝備,我們至少需要集中一個團的軍隊強攻才可能有勝算。”

所有的軍官一齊搖頭,在東京都市中調集一個團的軍隊進行城市戰爭?真不知道說話的人腦袋里都灌了些什麼東西。

一名軍官不顧命令直接闖進指揮中心,大聲叫道:“不好了,有大批不明國藉的恐怖份子正在進攻靖國神社,他們擁有先進的自動武器,甚至動用了小型火箭炮,駐守靖國神社的自衛隊已經支持了不了多久,他們向我們連續發來三個SS級警報!”

還沒有從這個消息中驚醒,又一個探員沖進來叫道:“內閣下令立刻停止所有任務!在三分鍾前不明國藉恐怖份子沖進東京電力公司沖繩核電站,搶走了兩枚……兩個核原料!現在我們要集中全力解決些次核原料搶劫事件,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警察廳廳長腳一軟差點跌倒,這時候電話不合時宜的響了,廳長的助手抓起電話,聽了幾句後臉色怪異的道:“紛舞妖姬要我轉告您,下一個要拋下樓的人的就是能源部部長,他給我們三分鍾時間放置急救氣墊,他說……過期不候!”

廳長的腦袋變得足有平時兩個大,核彈當然不能被人搶走,否則後果實在難料,靖國神社更不能被毀,否則他就會變成日本的曆史罪人,可是能源部部長大人也絕對不能死,紛舞妖姬要真把他丟下大樓,有誰來接能源部部長這個崗位?這可是關鍵到日本國家經濟、戰略命脈的重要領域。

“求助,立刻向我國其他參賽者求助!”廳長瘋狂的怒吼道:“這是中國軍方最無恥的偷襲,是赤裸裸的恐怖暴行,請求其他人立刻放下手邊的所有工作,一定要把紛舞妖姬釘死在絞刑架上!”

“嘀……”

我身上的步話機響了,慕紅華微微喘著報告道:“班長,我們已經成功突破自衛隊的防守,沖進靖國神社!”

我斷然道:“立刻安置炸彈,然後你們全力突圍,到達指定地點後立刻偷渡回國!”

慕紅華回答道:“兩個排的士兵拚得只剩下三個人,我們已經出不去了。”

在慕紅華的指揮下,三名士兵迅速將TNT炸藥埋放到靖國神社主體框架下,聆聽著漸漸逼近的瘋狂警報,慕紅華充滿男性剛毅線條的臉上露出一絲驕傲的笑容,他抓著步話機輕聲道:“我真的很慶幸自己可以參加這場軍事競賽,在你的帶領下居然成為靖國神社的毀滅者,無論是真實或是虛擬的世界,我從來沒有這麼驕傲和自豪,是你給了我身為軍人的巨大榮譽!在引爆炸藥後我這個戰死者再也無法登陸這個平台,我心中唯一的遺憾就是不能真正認識你。雖然我知道這只是徒勞的努力,但是我想告訴你,小妖……我喜歡你!”

不等我回答,慕紅華切斷步話機的聯絡,走到神像前叫道:“兄弟們,我們一起來向這些大神們表示一下中國軍人的敬意吧!”

四個人排成一排,拉開褲子上的拉鏈,四道或晶瑩或淡黃的液體從中國軍人的身體中排泄而出,其中有三道以四十五度角斜斜揚起,噴濺到神像的臉上。

“哇,你們下面的東西難道是噴槍啊?!”慕紅華狂吼道:“現實世界中要真有你們這種人,你們千萬不要和女人做愛,當你們興奮的**時我怕會把女人的子宮給生生打穿了!”

三名戰士同時發出震天哄笑,沖進神社的日本突擊隊望著眼前的一幕,幾十枝沖鋒槍同時將子彈傾泄到四個人身上,慕紅華望著雙眼已經快變成瘋狗的突擊隊隊長,猛然眼睛發亮,喃喃的道:“想不到在臨死前還能拉上一個競賽者,真是***值了!”

轟!轟!!轟!!!轟!!!!轟!!!!!

四十公斤NTN炸藥,五百毫升可以抵抗高溫的生物病毒同時引爆,日本軍國主義的精神信標在一瞬間變成一片廢墟,由中國戰略科研所提取出來的生物病毒隨之深深融入到這片土地中,就算日本自衛隊可以及時控制,這片區域在四十年之內也會變成一片寸草不生的死地!

中國和日本的參賽者同時接到系統的信息,慕紅華、崗村山雄在軍事競賽中同歸于盡,喪失參加比賽資格。

我站在森之塔五十二層,在東京這個城市最高的位置上,面對靖國神社的方向緩緩敬上我最莊嚴的軍禮。

步話機中突然傳出一陣激烈的槍聲,緊接著又是小型火箭炮發射時特有的轟鳴,過了好半天忌懷才叫道:“慕紅華怎麼掛了?那他的任務……”

“完成了,你們那邊怎麼樣?”

“我們這邊情況很不好,我們成功占領了核電站,繳獲兩枚二百萬噸TNT當量的小型核彈頭,但是隨即遭到日本自衛隊的強烈攻擊,我們的防禦網正在逐步縮小,現在我身邊只剩下不到二十人,估計最多再支撐五分鍾就會被他們攻入核心!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

怎麼辦?

我狂吼道:“忌懷你是不是特別喜歡跟在別人後面當一條狗?沒有主人的指示你***就成了一個傻逼了?我告訴你,現在我們三兄弟誰也別指望活著離開,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進行一場豪賭,看誰能在完蛋之前能給日本鬼子造成最大的重創!”

忌懷臉上一陣紅一陣青,他猛然將步話機甩到地上狠踏兩腳,狂吼道:“我手中可是有核彈頭,還有兩個核反應堆,這麼說不是贏定了?!”

一名士兵提醒道:“這兩枚核彈頭有五層密碼鎖,沒有三個月的時間我們不可能破解系統,在我們手中它根本不可能發揮出應有的作用。”

“什麼叫應有的作用?”忌懷獰笑道:“我們是無法引爆核彈,但是你們總可以引爆自己的手榴彈吧?!把我們帶的所有TNT炸藥、子彈、手榴彈、還沒有發射的火箭炮炮彈全部綁到這兩枚核彈頭上,把它們架在核反應堆旁邊,光***核泄露就夠我們拉著外面所有人一起完蛋!”

日本突擊隊的攻勢越來越猛,突然間里面探出一根沖鋒槍,這支沖鋒槍並沒有射出收割生命的子彈,相反上面搞笑的掛了一個白色內褲,有人躲在里面用並不熟練的日語大叫道:“別打了,我們投降!”

投降?日本突擊隊正副隊長交換了一個疑惑的眼神,隊長大聲喊道:“把你們的武器丟出來!”

里面的恐怖份子行動非常迅速,兩門小型火箭炮,十幾枝M16沖鋒槍、一支德國產重型狙擊步槍,一挺旋轉重機槍,十幾支沙漠之鷹手槍,一個已經用光汽油的火焰噴射器,十幾把軍刀被他們丟出門外,堆成了一座小山。

在軍事競賽中也會有人投降?可是對方的確把所有武器都丟了出來,突擊隊長考慮再三,略一揮手,一支小分隊就迅速沖進大廳,里面一陣雞飛狗跳的喧鬧,中間夾雜著突擊隊的狂喝:“把雙手抱到頭上,立刻趴到地上!”

忌懷老老實實的趴到地上,用日語小聲嘀咕道:“都說投降了還這麼緊張,小心別手一顫來個走火誤傷什麼的,我可是這次恐怖襲擊的首腦級人物啊。”

兩雙皮靴停在忌懷的面前,對方高臨下的厲喝道:“支那人,抬起你的頭!”

忌懷抬起頭,露出一個巴結的呆笑,哆哆嗦嗦的哭叫道:“我是被那個紛舞妖姬騙了啊!說什麼只要我能幫她完成任務,就會想辦法在現實讓我升官發財,可是我現在才發現她根本就是一個瘋子!在現實里中國和日本可是友邦之交,就算是在競賽平台上,我們又怎麼可以做出這麼過分的事情啊!我可不想做一個影響我們兩國和平交往的罪人!”

兩名突擊隊長被忌懷又哭又鬧弄得瞠目結舌,忌懷的表情堪稱是漢奸學習的典范,他小心的湊近兩位隊長,壓低聲道:“只要你們不計較我所犯的過錯,我願意將功補過,將我所知道的情報都告訴你們,包括紛舞妖姬的真實姓名、職務和所屬部隊編號!貴國的軍人要是有什麼仇怨就去找她那個罪魁禍首,我只是受到了她的欺騙和利用罷了。說句真心話,紛舞妖姬在現實中可真是一個身材大大的好的漂亮女人呢,只是脾氣壞得可以,從來不把我們男人放在眼里,我們都覺得她實在需要被人好好教訓一下!”

兩名突擊隊長和忌懷交換了一個男人之間的猥瑣目光,忌懷不經意的問道:“看你們的軍章,你們都是中校級的軍事競賽參與者吧?”

兩名隊長下意識的點頭,忌懷又巴結的來了句:“那你們二位帶領的突擊隊一定是全日本最精銳的部隊了,怪不得這麼英勇善戰,已經過了這麼長時間,以他們的迅練有素,一分二十五秒鍾,應該已經足夠他們全部沖入核電站,占領各個戰略要地了吧?”

“嗯……”兩名隊長猛然驚醒,瞪著忌懷厲吼道:“你要干什麼?”

忌懷臉上另人鄙夷的巴結神色突然一掃而空,他猛然挺直自己的腰肢,傲然微笑道:“干什麼?當然是卯足力量好好干你們***了!歡迎二位大駕光臨,陪我一起去參加地獄旅行!”

忌懷的手在空中狠狠劃下,兩名隱藏在制高點的中國狙擊手瞄准綁滿子彈、炮彈、手榴彈的核彈頭扣下了扳擊……

忌懷用絕戶計拉著日軍五百名最精銳的特種部隊和兩名參賽者,一起被踢出比賽。

得到他們的消息後,我站在大廳中縱聲狂笑,至此我再無任何負擔,我的臉上騰起令人怵目驚心的森森殺氣,伸手指著大廳內所有人質森然道:“格殺勿論!”

十幾枝沖鋒槍同時發出怒吼,手無寸鐵的人質發出陣陣臨死前的哀鳴,日本人的團結精神又一次在競賽平台上得到體現,在系統自動判定下,一些男人手拉手站在最前面,用身體擋住我們射出的子彈,試圖掩護女人強沖出一條生路。

可惜我們裝備的全是連鋼板都能打穿的錳鋼特種子彈,背著火焰噴射器的士兵更是連聲歡呼,絲毫不顧及這是在空間有限的室內,一條火龍猛然噴出,立刻將幾十個人質點成天燈。超重型旋轉重機槍更是任何人的噩夢,隨著槍管轉動,一道由子彈組成的火舌以肉眼可見的亮度縱橫狂掃。

彈殼墜地的聲音,子彈打在人體的聲音,男人的慘呼,女人的驚叫和士兵近乎瘋狂的大笑混合成一種狂烈的樂章。

兩分鍾後整個大廳已經再沒有一個活人,看著十八名士兵的雙眼中已經蒙上了一層血紅,我滿意的點了點頭,無論他們是真實的人還是程序控制的虛擬人物,都已經被被我激發出人性中最嗜血的一面。

“我命令!”我環視著十八雙眼睛森然道:“所有的人就地解散,用你們最善長的辦法最精通的殺人技巧,演奏出一曲最狂烈的血之挽歌,和我一起把東京變成血腥的殺戳戰場吧!”

十八名士兵同時放聲狂喝道:“是!”

這一天注意是所有參賽者的不眠之夜,我帶領的十八個人是第五特殊部隊中最精銳的一批,我們八仙過海各顯神通,竟然有十六人突破了森之塔下SAT特攻隊的封鎖。激烈的槍聲和爆炸聲在東京鬧市中此起彼伏,整整過了十二個小時,才終于安靜下來。

在這十二個小時中,我們讓那些眼高于頂的軍事精英見識到,什麼才是真正的城市游擊戰,什麼是真正的中國軍人!當我拎著軍刀連繼刺死七八名軍人,身中四十七發子彈終于昂然站立的被請下系統時,紛舞妖姬這個名字已經在國際傭兵界擁有了一席之地。

摘下耳機,我輕輕的歎了一口氣,一種極度緊張後的空虛猛的沖上心頭,在競賽平台上體驗了正常人一生也不可能接觸的血腥與狂熱後,我的心玩瘋了,我不甘于雌服的斗志已經被徹底點燃,我真0不知道自己以後應該怎麼去重新回歸平淡的軍旅生活。




上篇:第二卷 縱馬狂歌 第二十九章 屠殺     下篇:第二卷 縱馬狂歌 第三十一章 戰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