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鷹隼展翼 第三卷 血色蘭花 第四章 連環計  
   
第三卷 血色蘭花 第四章 連環計




長孫庭高叫道:“吟雪夠了,窮寇莫追!”

“窮寇?!”我放聲大笑,眼睛里的淚水卻瘋狂的湧出來,我指著公路上一團團升起的濃煙,狂吼著道:“知道我們剛才死了多少兄弟嗎?整整四十輛汽車,我們有一千多個兄弟還沒有上戰場就慘死在他們的偷襲下!今天我傅吟雪只要還有一口氣在,哪怕是追到十八層地獄,我也要他們知道,犯我中華者,死!!!”

長孫庭悚然動容,他也突然放聲狂笑,叫道:“想我一向眼高于頂,以為自己膽大妄為算是個英雄人物,可是到了今天,我算是心服口服。這一趟無論是刀山火海,我跟定你了!”

楊清也大聲道:“今天是我第一次開槍殺人,感覺就象我第一次在網絡上成功狙擊了職業黑客一樣,爽!就讓我干脆爽死算了!!!”

“好!”我遙指著叢林密布的山嶺道:“從這一刻起,屬于我們兄弟三人的戰爭正式開始,不是我們將他們全殲,就是我們兄弟三人命喪荒野,再也不會有第三種可能!”

留下負責狙擊追兵的中尉,躲在一棵大樹後面,拿著一把刀子在仔細的削尖一些樹枝,每削好一根,他就把樹枝別到自己軍裝上特別縫制的夾層里。突然間他的手一顫,不小心在自己手指上割出一道深深的印痕。

中尉驚異的望著自己長滿老繭,穩定得象是用生鐵鑄出來的大手,問道:“為什麼你會發顫,是不是你想告訴我些什麼?”

他自己的手當然無法告訴他什麼,中尉自嘲的笑了笑,又抓起樹枝,當他熟練的一刀劈下時,不知道為什麼,手又輕輕的顫了一下。

中尉望著自己左手上兩道鮮血淋漓的傷口,沉默了半晌才低聲道:“難道說我的身體在本能的害怕,希望我能避開和那三個士兵的戰斗?哼,他們只是三個士兵罷了,我為什麼要害怕他們?”

削完最後一根樹枝,中尉拍拍手站起來,隨意抽出身上的沙漠之鷹手槍,他並沒有攜帶任何重型武器。

我們三個人疾沖到敵人發射火箭彈的崖壁上,在這里只留下一具尸體,尸體倒臥在地上,我走過去狠狠踢上一腳,尸體連滾了兩圈,露出被子彈打爛一半的臉,我看著這具尸體,瞳孔瞬間擴大了兩倍。

我全力向後飛撲,嘴中狂吼道:“臥倒!”

出于對我的絕對信任,長孫庭和楊清毫不猶豫狠狠撲到堅硬的地上,就在同時藏在尸體下已經拉開保險的手雷猛然炸響,一塊彈片斜斜飛過,在我臉頰上留下一條深痕。

長孫庭一動不動的趴在地上,臉色的怪異的叫道:“兄弟,我可能壓到地雷了!”

好毒的連環計!先是用自己同伴的尸體設下陷阱,在計算了我們可能的閃避動作後再埋設地雷,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我們現在已經暴露在他們的火力覆蓋范圍之內,隨時可能遭到他們的突然襲擊。

我叫道:“楊清你立刻尋找隱蔽,發現敵人立刻格殺,不要讓任何人打擾我們!”

楊清點點頭,迅速消失在身旁的樹叢中,我望著長孫庭和聲道:“千萬不要動,告訴我地雷在那個位置。”

“在我胸口下面。”長孫庭道:“這里目標太明顯,你趕快離開!”

我半蹲下身,拔出刺刀斜斜刺入地面,果然在刺入兩寸後就硬到一個堅硬的物體,用手輕輕扒開周圍的浮土,露出一個黑色的圓形物體。這是一枚蘇聯95年研制的高性能單兵觸發雷,在必要的時候也可以直接當作反坦克地雷使用。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它的有效殺傷直徑高達二十米!

“砰!砰!!”

楊清已經開始和敵人交火了,幾顆子流從我身邊飛過,打在地上濺起幾朵飛塵,長孫庭急叫道:“你趕快離開這里,否則我們兩個會一起完蛋!記得把那些只會下絆暗箭傷人的龜兒子卵蛋一起打出來捏碎,為我報仇!”

我把長孫庭身上的刺刀也拔出來,吼道:“你***給我閉嘴,讓我專心點!”

現在的事情非常難以解決,要是不小心踩到地雷,只要發現得早能夠保持靜立不動,把他的靴底割開,用刺刀架在上面,防止地雷上的引火索彈起來,就可以輕松搞定。但現在長孫庭是用自己的胸膛壓開地雷,我總不能把他的胸膛也割下來吧?

現在我只能放手一搏,直接用刺刀去壓住地雷的觸發導管,只要稍有偏差,我們兩個就要一起完蛋!但是要我做拋棄兄弟的事,我做不到。

這大概就是我統率一百,謀略二十的真正原因吧。

將刺刀緊緊貼著長孫庭的胸膛,一點點插進去,隔著一層軍裝,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我的刺刀每推進一分,長孫庭身上的肌肉就會猛的一跳,連帶讓我的手也微微一顫,這樣弄下去那身下的地雷遲早要把我們送上西天。

“嘿,兄弟我有件事一直想問你,如果現在還不問,我真怕以後就沒有機會了。”

我說完這幾句話的時候,至少有十發子彈落到我身邊不足兩米的地方,長孫庭道:“什麼問題?”

“你第一次和女人做愛,是在床上還是在地上,或者是在野外的草叢中汽車的後排座上?有沒有超過一分鍾?”

“呸!你以為我是你啊!”長孫庭叫道:“我第一次和女人做愛可是在五星級的賓館里,雖然第一次是快了點,但是我和她可是搞了整宿,做足了七次,最後她休息了兩個禮拜才緩過勁來!”

七次?我目瞪口呆的手下用力一推,問道:“你當晚一定吃了什麼牛鞭、馬寶之類的東西吧,要不然怎麼會這麼神勇?小心做得你腎虛不補!”

長孫庭居然點頭同意道:“是啊!其實根本沒有必要那麼逞強,前面幾次當然是非常非常的爽,可是做到最後幾次身體那部分都變得麻木,插進去都快沒有什麼感覺了,只是因為想一直聽到她的呻吟,看到她在做愛時在我身下婉轉承歡的樣子,我才那麼努力,可是到我高潮來的時候,只是干在那里**什麼也射不出來,就象是扯我的筋似的,簡直就是痛苦和快樂的綜合體!”

“那你說如果男方和女方都是第一次,應該做上幾次算是最完美的享受呢?”

長孫庭沉吟著道:“這樣的話就必須考慮到女孩子的承認能力,男人的第一次時間都很短,只讓女孩子嘗到了破身的痛苦卻沒有享受到做愛的快樂,當然是不行的。男人的第二次比較持久,只要夠細心體貼的話,應該能引導著女孩子感受到快樂的滋味,如果第二次做得超過二十分鍾的話,我看就此打住,等到女孩子休養一段時間擇日再戰比較好。當然了,象你這種沒有經驗的菜鳥一定要計算好女孩子的安全期,否則一炮中獎可就比較慘了,實在不行的話就干脆戴上避孕套……”

我佩服的拍拍長孫庭剃光頭發的腦袋,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猛然發出一聲狂喝:“起來!”長孫庭足有八十多公斤的身體居然被我狠狠掀出去,我自己也連滾帶爬的迅速竄出二十多米遠,然後一蹦三尺高,歡快的叫道:“我成功了!”

兩把刺刀平平的插在地雷上面的浮土中,成功的壓住地雷的信管,長孫庭驚訝的望著自己安然無恙的身體,向我伸起一根大拇指叫道:“高,實在是高……”

轟!!!

地雷爆炸了,還好我們站得都比較遠,都沒有受傷。

不知道躲在哪個嘰角噶拉的楊清猛然發出一聲慘叫:“啊……我的屁股!”

我抱歉的望著楊清那個方向,我必須收回我前面的那句話,還是有人受傷了。幸好是楊清,胖子的屁股一般是比較多肉的。石器時代人類戰士已經學會用牛皮、豬皮來做盾牌,可見豬皮牛的堅韌,楊清總不會自認他的屁股頂不上塊豬皮吧?


上篇:第三卷 血色蘭花 第三章 突襲     下篇:第三卷 血色蘭花 第五章 無規則格斗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