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鷹隼展翼 第三卷 血色蘭花 第七章 破膽  
   
第三卷 血色蘭花 第七章 破膽




古烈姆的眼睛亮了,他象個小孩子遇到最心愛玩具似的又蹦又笑,突然發出一聲呼嘯直直跳到空中,整個人都縮成一個球狀,連續翻出九百六十度大旋轉。我抬起頭,茫然望著他做出這種驚世駭俗的動作。

在飛到我頭頂時,古烈姆猛然將身體展開,兩條腿橫劈成一字形,高聲叫道:“旋風穿心腿!”

我瞪著他飛踢向我心髒部位的右腳,不知道為什麼,在我眼里他的動作突然慢了足足十倍,第一次我看清了他的攻擊。仿佛是經過上萬次排演般,我本能的轉身扭跨,身體斜斜左側,竟然成功避開了他右腿的突襲。

古烈姆的眼睛中閃過一絲激賞,他大聲喝道:“著!”

隨著他的體身高速旋轉,他的左腿也狠狠掃過來,我避無可避被狠狠踢出足有十幾米遠,直到撞在一棵足有碗口粗的大樹上,口中鮮血狂噴,象團爛泥似的摔到地面上。

按理說受到這麼強烈的攻擊和碰撞我應該身負重傷,但是我卻覺得好象只是被人用力推開,雖然被人踢到心口,卻並不是很痛,在噴出一口鮮血後感覺舒服了很多,我雙手撐地居然又慢慢爬起來。

“咦?”古烈姆驚訝的望著我,道:“原來你激發出來的絕對領域不但能銳化你的運動神經,還能為自己的身體強化防禦,難道你曾經得到過古拳法名師指點,通曉縛魂這種禁技?在體能消耗到極限時通過放血來誘發生命潛能,通過和死神交易獲得黑色力量,竟然還有人敢修習這種十練九死的邪功?”

古烈姆一個大跨步就沖到我的面前,直到這一刻我才看明白,在看似縮地成寸的神奇沖刺中,他的雙腿已經在超越人類肉眼捕捉極限的高速中連續變換了十幾個動作,中國少林武術中以致剛致猛而著稱的羅漢拳攜著他的沖刺之威再次重重轟出,就在拳頭轟中我的身體古烈姆的殺氣與斗志都完全傾泄的瞬間,我猛然縱聲狂吼,凝聚了我全部力量的右拳也重重揮出。

“砰!”

“砰!!!”

古烈姆猛然退後一步,臉上閃過一絲痛楚的神色,而我卻在鮮血狂噴中被他打得生生凌空倒旋而起,我人在空中猛然雙目圓睜,拚盡全力暴吼道:“旋風穿心腿!”

我一定有練什麼獅子吼的天分,就連古烈姆也被我的超聲波攻擊震得耳膜轟轟作響,我在空中拚命伸展身體,踢出個絕對不標准的凌空二段跨,配合上我身體的高速旋轉,兩條腿在空中劃出一個隱含天地致理的弧圈,帶著嗚嗚狂嘯的勁風卷向古烈姆。古烈姆絕對沒有想到在這種情況下我還能反擊,被我從上而下狠狠踢到脖子上,他只覺得腳下一松,就被我生生砸得陷入地面兩寸,隨著骨骼折斷的聲響揚起,他的腦袋軟軟的吊在脖子上,顯然已經被我踢斷了頸骨。

“好,真好!”在這種情況下古烈姆居然還可以放聲大笑道:“想不到你可以活學活用,只看我用了一次,就敢把我的旋風穿心腳運用到戰斗中,這種學習能力絕對值得贊許!這一腳結合了你我兩個人的力量威力不錯,只可惜……你的動作實在是太慢了!”

他抬起兩只手抓著自己的腦袋使盡一扭,在頸骨發出令人牙酸的“咯吱”聲中,居然將腦袋重新掰回原位,使勁搖搖頭確定沒有任何問題後,古烈姆舔著嘴唇回味道:“真是好棒的一擊,要不是我精通瑜伽術,及時錯開自己頭部頸骨的關節,可能就會被你一腳踢斷了脖子。嘿嘿,你能再快上一點點,力量再強上一點點,也許就可以為自己的兄弟報仇了,真是好可惜啊!要不要再努力一把試試看?”

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怪物?我毫不氣餒猛然搶先向他發起最狂烈的攻擊,只是在幾秒鍾時間,我就狂擊出一百多拳。

古烈姆叫道:“你既然這麼有天分,為了表彰你的出色表現,我就讓你旋個夠吧,太極云手!”

他的兩只手一抱一合,不知道怎麼的,我的身體就被他圈進懷里,隨著他雙手行云流水般的合抱,做出環繞太極的動作,我整個人不由自主隨著他的雙手飛快旋轉,雖然在部隊中我一直用器械堅持做旋轉抗缺氧訓練,但是十幾圈高速旋轉下來我就不由頭暈眼花,胸口煩悶欲死。

古姆烈用誘惑的聲音道:“你知道從七層高樓掉到堅硬岩石上是什麼感覺嗎?你在高速旋轉中撞到岩石上,腦袋會在零點二秒鍾內炸成一團血肉,保證你的觸覺神經還沒有來得及將痛苦傳遞到你的大腦中,你就失去了生命,沒有痛苦沒有掙紮,這是多麼完美的戰爭死亡藝術啊!井闌破!!!”

這個家伙的太極玩得還真***叫個地道,一股沛不可擋的力量猛然從他看似軟綿綿的云手中逸出,推得我一邊狂轉不休一邊向天空飛竄,直直飛起有八九米高,才猛然倒栽向一塊巨大的岩石。

“轟!”得一聲悶響,我的雙拳齊出重重打在岩石上,在骨骼碎裂的聲音中鮮血飛濺,我的身體猛然蜷成一個蝦米狀,在顫動的攣澀中滾下岩石。過了好久,我才用肘部頂在地上,慢慢的拱起自己的身體,拖著十根指骨全斷已經露出森森白骨的雙手,再一次走向古烈姆。走了幾步我輕輕的咳了一聲,一股冰涼的氣息直接灌進我的肺部,我低下頭一看,才發現一根斷裂的肋骨已經刺破了我的胸膛和軍裝,暴露在冰冷的空氣中,鮮血正順著它制造出來的創口,瘋狂的向外噴湧。

抓起古烈姆給我的止血藥整盒倒在傷口上,可是藥粉立刻就被鮮血沖開,我用幾乎不能再稱之為手的手抓起一把野草混合了一把爛泥整個塞到傷口里,從身上取出一個彈匣,用牙齒叨出幾發子彈,用手掌夾住其中一顆送到我的嘴邊,在這一刻我象極了負傷的野獸,在痛苦與絕望的長嗥中我猛然將子彈的彈頭咬出來。

古烈姆呆呆的看著我積攢出一小堆火藥,將它們全部蓋到覆滿爛泥和野草的傷口上,他終于忍不住失聲驚呼道:“喂,你這樣也會因為感染而死的!”

找到我插在地上的刺刀,我回首望著古烈姆森森一笑,道:“還沒有殺了你,我又怎麼能死?!”

饒是藝高人膽大,在戰場上見慣了生死,古烈姆的心髒也不由猛的一顫,我把自己的身體緊貼在那塊撞碎了我手指的岩石上,抓著刺刀發出一聲狂吼,猛然砍到岩石上。

“當!”

刺刀和岩石狠狠對撞在一起,冒出幾點火星,可是沒有沖到火藥上,火星就滅了,我的胸口因為我猛然用力又滲出一圈鮮血,我狂吼道:“操你媽的,給我點著它!”

我抓著刺刀一次次砍到岩石上,汗水和血水同時從我的身上飛濺,一時間整個山頂上只留下刺刀砍在岩石上發出的單調碰撞聲,和古烈姆越來越沉重的喘息。

“我***就是一個笨蛋!”我丟掉刺刀從身上取出一枚手榴彈,拉開引火索將木柄狠狠按到自己的胸部。

“啊!!!”

大篷火光從我的胸口閃出,在皮肉燒焦的味道中我牙關緊咬,一頭栽倒在地上。

古烈姆沖上一步將手榴彈遠遠丟出,望著已經陷入暈迷的我,他沉吟了足有五分鍾,才輕歎一聲轉身走開,還沒有走出十步,就聽到身後傳來一個顫抖的聲音:“喂,你就想這麼走了嗎?”

古烈姆迅速轉頭,他看到了一張已經不再是人類的臉,忍受著絕對的痛苦,我的臉已經擰成一團,腮部的肌肉因為過度緊張綻裂出十七八道傷口,滲出殷紅的鮮血。我的口眼鼻耳中都淌下一條血線,當真是七竅流血無可救藥。

雖然用火藥強行燒住了傷口,但是我的肋骨仍然留在胸膛外,現在已經燒成一團焦黑,每走一步,我都可以感受到我的內髒中的淤血就多了一分,每走出一步,我距死亡就大大拉近了一步!我望著古烈姆呵呵慘笑道:“不要走,我們之間的戰斗還沒有結束!”

古烈姆怔怔的望著我,過了很久他才猛然才歎一聲道:“你們的人馬上就來了,你現在立刻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憑借你鋼絲般堅韌的意志,你還有機會和死神一戰!”

看著古烈姆的背影迅速消失在山坡後,我發出一聲非人的狂吼:“古烈姆你個混蛋,我傅吟雪在這里向上天發誓,無論走到天涯海角,我一定要殺了你!”

“老大你大半條命都踏進棺材里了,還想著要殺誰,你***還不快點躺到地上做深呼息,想變成鬼魂去萬里追殺那個比我們更變態的變態嗎?”

憤怒而惶急的暴吼在我身後響起,很熟悉但是我已經沒有精力去分辨倒底是誰了,我只覺得心頭突然一松,兩眼一翻就失去了知覺,多虧後面的人及時沖上來抱住我的身體,否則任由我自己摔倒在地上,那根斷了的肋骨就會要了我的命。




上篇:第三卷 血色蘭花 第六章 絕對領域     下篇:第三卷 血色蘭花 第八章 複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