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鷹隼展翼 第三卷 血色蘭花 第八章 複活  
   
第三卷 血色蘭花 第八章 複活


這個世界這麼大,無奇不有能人輩出,象古烈姆這樣為了追求巔峰放棄了名譽與地位的人又有多少?身為一個平凡人的我,還妄想當什麼蓋世英雄,冒失的向絕不是同一個領域的人物挑戰,還死纏爛打,所以我死得一點也不冤!

我已經死了,不是嗎?

“傅吟雪你不能死,你聽到了沒有!你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你還有自己的女人要去照顧!”

是哪個家伙這麼煩,我都死了還在我耳邊嘰嘰嘰喳喳的叫個不停?

汽車在新藏公路上飛馳,長孫庭眼巴巴的望著隨軍軍醫,連聲問道:“怎麼樣,我兄弟還能不能活下來,他會不會變成殘廢?”

軍醫沉默了片刻道:“他全身有十七處骨折,二十多處軟組織挫傷,兼之大量失血,由于准備不足我們現在根本沒有血漿,他胡鬧的用爛泥和野草外加火藥加行燒灼傷口,雖然暫時止住了流血,但是這無異于引鴆止渴。直到現在他都沒有因為炎症發燒,這說明他的身體已經喪失了抵抗細菌侵入這種基本功能,我看他只怕支持不到拉薩了。”

“他是傅吟雪,怎麼會死在敵人的一次突襲下!”長孫庭一把抓住軍醫,狂吼道:“我的兄弟是一個可以創造奇跡的男人,他怎麼可能會死?!要不是他,我們全要在敵人的突襲下炸成無數碎片,是他救了我們所有人!就連你的命也是他救的,你明白不明白?!如果你救不活他,我就斃了你,大不了大家一起陪著我兄弟去上路!!!”

軍醫沉默的搖了搖頭,充滿敬意的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已經沒有一絲生氣的男人道:“到拉薩最好的軍區醫院還需要至少六個小時,我們這里缺乏必要的急救設備,我看他真的支持不了六個小時了。倒是你自己的傷也要注意,雖然那根樹枝是倒過來撞在你的身上,但是沖擊力太強,你的肋骨說不定也產生了裂痕,到軍區總醫院後你最好去拍張X光片。”

駕駛這輛軍車的是師里最好的司機,縱然在漆黑的深夜,他仍然可以把車開得又快又穩,他突然全力踩下煞車,長孫庭伸手死死抱住我的身體,才沒有讓我甩到地上,他抬頭望著司機吼道:“你干什麼?”

司機一把抓起身邊的沖鋒槍,叫道:“有情況,小心戒備!”

一架直升飛機延著新藏公路疾飛過來,看到軍車後它明顯放緩了速度,在距地還有二十多米時,一個精悍的身影抓著纜繩飛快的跳下來,一落地她就無視幾枝指向她的沖鋒槍狂沖過來,悲聲急問道:“傅吟雪怎麼樣了?”

“放下槍,是卜教官!”長孫庭跳下軍車,猛然跪在卜善娜面前哭叫道:“快救救吟雪,他快不行了!”

卜善娜直接沖上軍車,看到我的樣子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她對著長孫庭怒道:“他還沒有死你哭什麼?去從直升飛機那里拿擔架,和我一起把他搬到直升飛機上,在直升飛機上有急救設施,還有拉薩軍區醫院最好的外科大夫!”

“是!”長孫庭慌忙擦掉臉上的淚水跑到直升飛機下連連揮手,狂吼道:“把擔架丟下來,我都不怕,你們***還怕砸死我不成?”

我被送到大型軍用直升機上,軍區醫院最好的大夫和兩名護士迅速從長孫庭、卜善娜手中接過患者,將各種急救儀和心電設備安插到我身上。

當心電圖開始顯現出來的時候,卜善娜和長孫庭都驚呆了,屏幕上顯示出一根直直的平行線,沒有一點波動沒有一點起伏。長孫庭叫道:“這台儀器是不是壞了,你們是不是操作錯誤,剛才他的心髒還在跳動,他的身體還暖著呢!”

醫生怒叫道:“你給我閉嘴,護士准備心髒起搏器!”

拿著心髒起搏器,醫生望著我的胸膛卻傻了眼,有誰敢在肋骨都紮在外面的身體上用起搏器?那不是救命,而是最直接的謀殺!

“立刻給他注射強心針……”醫生說到這里看到因為我嚴重失血已經有點脫水症狀的身體,又愣了一愣有些無力的道:“等一等……先給他輸血吧。”

只能給重傷垂危的者的患者輸血,事已至此,誰都知道再也無力回天。卜善娜咬著牙將臉轉向窗戶,所有人只能看到她的身體在輕輕顫抖。

長孫庭絕望的甩開醫生撲到我的面前,抓住我的手放聲痛哭,他突然想到什麼,拎起我的衣襟,哭叫道:“傅吟雪我們已經到部隊了六個多月了,可是你的妹妹你的女朋友一封信也沒有寄給你,難道你不奇怪嗎,難道你不擔心嗎?你就放心拋下她那樣一個柔弱無助的女孩子獨自在那個城市中掙紮,忍受人們異樣的目光和無禮的對待?你既然可以為她放棄了一切,這一次為什麼不可以為了她,集中你全部的力量,和死神拚死一戰?!象我們變態狂牛,天生就應該創造奇跡,天生就應該享受別人驚奇的目光,如果你能聽到我的話,就和我一起努力,再一次創造出奇跡吧!”

“滴……”

卜善娜和醫生同時回頭,在顯示屏上,我的生命線輕輕的跳動了一下。

醫生狂呼道:“好強的生命力,你繼續說,不要停!”

抓住卜善娜,長孫庭叫道:“告訴我你喜歡不喜歡傅吟雪!如果你真的希望他活下去,就告訴我實話!”

卜善娜瞪大了眼睛望著長孫庭,雙瞳中閃過一絲希望的神采,略一沉吟她用力點了點頭。

長孫庭對卜善娜道:“你知道不知道他的過去?如果真正了解他,又無法收回自己的感情,那麼你對他一定是又愛又恨!抱住他不要隱藏自己的任何感情,去吻他去使勁去咬他,讓他感受到你對他的所有的情緒!”

卜善娜抱住這個比自己要小三歲的男人,他的身體涼得就象是一塊冰。慢慢俯下了自己的頭,當我們四瓣冰冷的嘴唇碰觸到一起的時候,在別人看不到的角度委屈的淚水終于從卜善娜一向堅強的眼睛中湧出來,她在心里不斷的對我說著:“這是我的初吻,可是在獻給我喜歡的人時,我卻必須要扮演成另外一個女人!這對一個女人來說,是多麼難堪的現實?!”

淚水從她的眼角緩緩滑下,滴落到我的眼睛里,她笨拙的在我的嘴唇上輕輕留下一遍遍細細的吻痕,直到我的嘴唇也開始發熱,她突然一低頭狠狠咬到我的胳膊上,不知道是上天的安排還是無意的巧合,她的牙齒正正落到了晚盈給我留下愛情印記的位置上。

“醒過來啊吟雪,求求你醒過來,不要離開我!”在近乎乞求的心靈呼喊聲中,卜善娜的牙齒狠狠的陷入我的肌肉,卜善將所有的委屈和焦慮混合著飄渺的希望都融入到她的牙齒中,她的舌頭在我身上嘗到了血和硝煙的味道。

我從喉嚨中擠出無意識的低吟,我的兩條胳膊環住了卡善娜的腰,吟呻道:“晚盈,對不起……”

醫生在一旁驚喜交集的狂喊道:“他活過來了,這簡直是醫學界的奇跡啊!”

“傅吟雪……”喜悅的淚水從卜善娜的眼中歡快的揚起,當她聽到我的低吟時,臉色瞬間變得蒼白,她猛然用力掙開我的懷抱,在暈睡中我就象是個孩子般,下意識的用唯一一根沒有碎裂的手指勾住了她的手指,望著我那雙已經不成樣的手,卡善娜只覺得鼻子一酸,最後終于又緩緩坐在我的面前,把我的頭攬進她的懷里。

面對這絕對不適合急救的舉動,軍區最高明的外科大夫卻連連歡呼:“對,就是這樣,他的血壓心跳都在明顯回升,這小子真的有救了!只要做一個成功的外科手術把折斷的肋骨摘掉,再經過適當的休養他還能成為一個活蹦亂跳的棒小伙子,生命力這麼強的人,當然能支撐住幾場手術!”

卜善娜伸手拭去我發梢的一根雜草,問道:“誰干的?”

她的聲音很平靜,可是里面蘊藏的壓力卻讓直升機里所有的人都不由渾身一顫。

聽到長孫庭敘述那場突襲,卜善娜的身上突然暴發出驚人的殺氣,她冷聲道:“邊境特種部隊!好棒的印度特種突擊隊,未來的反恐第一軍,反恐都反到中國軍隊里來了!!!”

名詞解釋:

“特種邊境部隊”是1962年印度發動中印邊境戰爭失敗後組建成的。隸屬印度內政部保安局,司令部設在新德里,實力約1萬人左右。在平時主要配合印度軍警擔負邊境守備和偵察等任務;戰時直接參戰或配合正規部隊執行特殊任務。

這支部隊簡單的來說就是:達賴出人,美國出槍,印度出謀!

(小妖:前面幾章大家反應說都快寫成武俠小說了,在現實中的確有遠遠超出平凡人的超能力者存在,他們經過長期刻苦的修練,可以赤手空拳將半寸厚的鋼板掰成麻花狀,我說的這位氣功高手在山東,具體城市我記不大清了,好像是在濟南。瑜伽術高手可以用鋼針刺體而過,活埋到箱子里運用類似冬眠的方法一周不死。這些人一般都擁有自己獨特的修行方法,專修武技的人有相當一部分選擇了在戰場上提升自己的能力,當技術和體能達到一個界限,再加強體能訓練或者參予對練比賽,都不會再有明顯進步,這就是武學中體能與意識的雙重瓶徑,大多數格斗家達到這種境界後就會停滯不前。在戰場上生死懸于一線,任何搏擊高手哪怕是十倍于李小龍,也會有生命危險,他們的武技或能力就是在挑戰生命極限的過程中一點點升高,所以在戰場上,尤其是局部的小型戰場上,這種擁有較強能力的人就比較易見。我在書中寫的古烈姆能力是比較強,用手刀去撥開子彈也只是修羅刀一種空手道理論化的技能,但是用手刀砍斷半尺厚的冰塊,用手刀砍斷一根用紙條掛在兩把武士刀上的木棍,最後紙條不斷,大家覺得夠不夠誇張?這可是真的卻有其人能夠做到。主角未來的路是要向世界傭兵界前進的,他可以不變成這種級數的變態,我也不會讓他變成這種變態,但是他必然會遇到這種人的挑戰,現在只是先留下了個伏筆。)




上篇:第三卷 血色蘭花 第七章 破膽     下篇:第三卷 血色蘭花 第九章 政治鐵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