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鷹隼展翼 第三卷 血色蘭花 第二十章 嗜血狂龍(下)  
   
第三卷 血色蘭花 第二十章 嗜血狂龍(下)




那個老兵終于不動了,無論如何他也算是一個英雄,我與他之間的生死對決,勝利僅僅是因為我多裝備了一把手槍!在戰場上生與死之間,往往只有一線之隔。

現在這片叢林已經徹底變成一個修羅地獄,中國突擊隊和三個連的敵軍不分敵我混雜在這片領域中,沖鋒槍的掃射,拼刺刀時的怒吼,手榴彈的爆炸,士兵受到重創時發出的慘叫,混合在一起,組成了一個真實而殘酷的戰場!

深深的吸上一口空氣,濃濃的硝煙中帶著絲血腥的甜味,我喜歡!我扭開酒壺狠狠灌了一大口,在身體如墜火爐的狂熱痛苦中,又沖進這片最混亂的戰場。

“擋我者死,讓開!”

我一邊放聲狂吼,一邊拎著沖鋒槍肆無忌憚的在叢林中穿行,不分敵我叢林中的戰士躲在樹後面,傻傻的看著我這位突然抽瘋,一心想找死的家伙。我手中的沖鋒槍在不斷怒吼,一個個印度士兵倒在我的身後,他們中間有被子彈打死的,有被刺刀捅死的,有被我用手槍打死的,還有被我用槍托生生砸出腦漿砸死的。

沒有人能比我更快,也沒有人能比我更狠,我的前後左右四面八方好象都長滿了眼睛,翻滾、射擊、臥倒、刺殺、格擋,各種不同的軍事動作被我生生揉捏在一起,印度軍人不敢置信的看著我一次次在彈雨中跌倒又爬起來,我就象是一個打不死的噩夢,一點點向他們靠近。在我的身後中國士兵越聚越多,我們開始以壓倒性的火力橫掃戰場右翼,到最後我干脆丟掉手中已經打空子彈砍折刺刀的沖鋒槍,拎著軍刀大踏步領先前行。

我舉著軍刀狂吼道:“殺!殺!!殺!!!殺光這群狗娘養的印度阿三,讓他們知道潛龍怒嘯時會帶來什麼樣的狂風暴雨!!!如果你們還自問是龍之子孫,就拿出你們最瘋狂最嗜血的一面,讓這群懦夫永遠記住我們的軍魂,記住犯我逆鱗者……”

“殺!!!”

在我身後聚集的幾十名突擊隊員同時放聲狂吼,眼睛中都蒙起一層血色。

“我們是虎是龍,是戰場上最瘋狂的噩夢,不是一群必須聚集在一起互相尋找安全感的懦夫!”我指著眼前的樹林狂叫道:“給我沖進去殺光他們每一個人,不要俘虜不要活口,把你們平時積蓄下來的瘋狂與不滿一次性的在戰場上傾泄下來吧!!!女朋友跟著大款跑了,上學的時候被一些小流氓欺付,在部隊當新兵時要被老兵欺付,每天要洗上一大盆又髒又臭的襪子,長官又***是一個傻逼,成天想著如何修理你們來滿足他變態的欲望,把這一切一切的憤怒都在戰場上爆發出來吧。在這里殺人無罪,在這里殺人就是你們的功勳,是你們忠于祖國的最直接證明,就算是在平常的社會中,殺一人為罪,殺百人為雄,屠得九百萬即為雄中雄!告訴我,我們該怎麼辦?!”

“殺!殺!!殺!!!”

驚天的殺氣猛然從戰場右翼狂沖而起,幾十名士兵根本無視這是在戰場上,同時舉起手中的沖鋒槍向天上瘋狂的掃射。一股必殺必勝必死的瘋狂氣勢在這幾十個人形成的團體中瘋狂騰升,在達到沸點的同一時刻,我手中的戰刀猛然向前劈下,狂叫道:“那麼就用你們手中的武器,去發泄自己對鮮血的欲望,去證明自己的軍魂吧!”

“殺啊!!!”

幾十個人以輻射狀向四周擴散,我站在中間舉著軍刀放聲狂歌:

夜光冷,刀鋒寒。

斗酒揚鞭男兒行,

酒未醒劍氣起,

碧血揮灑就丹青。

踏遍天下不平事,

掃盡人間魔魃魑。

迷離沉浮,斜眼看明月,

我自迎風高歌起。

自古英雄多奇志,

狂攬九州蒼桑月,

欲化龍魄寫春秋!

站在山坡上縱觀整個戰場的方翔少校發出一聲不可置信的低歎:“我的天哪,這是一個什麼的士兵啊,他簡直就是純粹為戰爭而生的殺人領袖,跟在他身後的人都會變成不折不扣的瘋子。”

方翔身邊的一名上尉低聲道:“瘋了最好,只有瘋子才可能創造戰爭奇跡。如果不能在十二分鍾內解決戰斗,我們就會遭到轟炸,在正常情況下,幾百名士兵的混戰想要在十二分鍾內結束幾乎是不可能的。”

戰場上終于發生了質的變化,幾十名被我瘋狂洗腦的士兵都以自己為骨干,帶著兩至三名士兵開始最慘烈的屠殺,是的,雖然印度軍人都握著武器,雖然這是一場仍在進行的戰斗,但是這已經變成一場單方面的屠殺。因為基層指揮官損失過多,而失去最基本凝聚力的突擊隊終于再一次統合起來。

“狂攬九州蒼桑月,欲化龍魄寫春秋!”

悲壯的高呼在戰場上隨處可聞,隨之就是幾顆手雷同時爆炸的轟然巨響,那些已經陷入瘋狂的士兵在身負重傷後直接撲入敵人的掩體後,和他們同歸于盡。

我高舉著戰刀任憑自己的眼淚噴湧而出,我狂叫道:“兄弟,你們一路走好!”

印度軍隊終于膽寒了,沒有一支軍隊能有勇氣和瘋子、殺人狂組成的修羅部隊相抗衡,一些膽小的士兵丟下手中的武器拚命逃竄,隨著爆炸聲不斷響起,印度軍隊終于全面潰散,他們把身上所有累墜的東西都丟掉,邁開又瘦又長的腿借著樹林的掩護四處奔逃。中國突擊隊員們兩眼血紅的追在後面狂殺不已。

我深深吸上一口氣,用自己最大的聲音狂叫道:“窮寇莫追,所有人立刻返回山坡以方翔少校為核心集結,臨陣抗命者殺無赦!”

我吼出的聲浪在叢林中層層傳出,已經殺紅雙眼的中國突擊隊士兵身體猛的全身一頓,對著比兔子跑得還快的敵人掃出最後一排子彈,然後迅速向回聚集。

“咦?”方翔少校驚異的道:“象他這樣的瘋狂戰士不但擁有超強的戰斗和統率力,在這種情況下居然還能保持冷靜的分析力,做出最利于我方的判斷?”

上尉點頭道:“只用了七分鍾,在人數略遜的情況下,我們近乎全殲了對方三個連,而我們只陣亡了不到五十人,他應該就是那種能夠創造奇跡的戰士。”

四五十名兩眼血紅的士兵集結在我的身邊,他們幾乎個個帶傷,最嚴重的一個左臂已經被子彈整個打斷,他正咬著牙接受醫療兵注射嗎啡。

方翔再次深深看了我一眼,再看看我身邊的那幾十名混身殺氣未消的士兵,大聲道:“在這場戰斗中我又失去了一名排長,根據戰時條例,我有權直接任命兩級以下直屬軍官,傅吟雪從這一刻起到你陣亡之前,你就是排長了,你身邊的那些士兵都歸你管轄!”

又升官了,這一次我真正明白了一將功成萬骨枯的道理,問題就在于,這條用鮮血和枯骨鋪成的仕途大道,倒底是要用敵人的去鋪,還是用那些相信我跟隨我的士兵的身體去鋪。

我猛然立正狠狠向方翔少校敬上一個軍禮,然後轉身大喝道:“長孫庭、楊清、白瑞奇、楊鴻出列!”

這四個人果然都沒有在這場混戰中身亡,我暗中松了口氣,喊道:“我需要四名班長,從這一刻起到你們陣亡之前,你們就是我的班長了!”

“是!”

四個人同時立正,向我敬上軍禮,我凝視著已經成為我部下的四十多名士兵,沉聲道:“你們既然已經成為我的部屬,那麼就把自己的命都交給我吧,不許開小差,不許違抗命令,否則我會親自射殺你們。”

四十多名士兵保持了沉默,每個人只是捏緊了手中的槍,如果是真正經曆過戰場的人,就會明白,這是一種擁有必死覺悟後的凝重殺氣。




上篇:第三卷 血色蘭花 第十九章 嗜血狂龍(中)     下篇:第三卷 血色蘭花 第二十一章 以命搏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