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鷹隼展翼 第三卷 血色蘭花 第二十六章 無敵雄獅  
   
第三卷 血色蘭花 第二十六章 無敵雄獅




在電波“滋滋啦啦”的干擾聲中,聽筒里傳來一個沙啞的聲音,她不斷重複著一句話:“鷹隼,鷹隼,我是岩巢,聽到請回話……”

抓著話筒我不由癡了,靜靜聽著她略帶哭意的聲音,感受著她內心深處無法掩飾的焦急,我閉上眼睛籲出一口長氣,輕輕放松自己的身體,用最平靜的聲音道:“喂,你回家了?”

卡善娜猛然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高叫道:“傅吟雪?!”

隨著卡善娜的高呼,屋子里一直沉默不語的十幾人霍得一起站起來,踏著滿地煙頭直沖到步話機前,一名少將一把搶過話筒高叫道:“士兵告訴我,你們在哪里,還有多少人,還有多少彈藥和口糧……長孫庭還活著嗎?”

我皺起眉頭吼道:“你***是誰?讓卜善娜說話!”

話一出口我就在心中狂呼不妙,在步話機另一端,少將的臉立刻變成豬肝的顏色,他哆嗦著嘴唇叫道:“我是拉薩軍區總參謀長李占光,士兵這是命令!立刻回答的我問題!!長孫庭還活著嗎!!!”

他最急切的問題還是長孫庭,否則我麼這一支小小突擊隊的生死,哪會勞動他老人家的大駕?!

我怒氣上湧,心中頂撞長官的自責一掃而空,在戰場上連續血戰後積累下的狂氣猛然發作,兼之身陷重圍自知死期不遠,再沒有了顧忌,我狠狠的一拍桌子吼道:“老子管你算是哪根蔥,立刻給我滾蛋!長孫庭是我的兄弟,我比誰都關心的安全,但是在我心里,任何一個士兵的生命都是同等的寶貴,不管是什麼身份也不管是什麼來曆,都是我不可獲缺的戰斗伙伴,你這種只會巴結權貴不知道體恤士兵的混蛋,有什麼資格命令我?!”

軍區總參謀長李占光倒翻白眼,已經陷入了僵直狀態,抓著話筒只是毫無意義的哆嗦道:“你你你……”

要是換在平時,我敢這麼抗命,會立刻被憲兵送進禁閉室,現在我的尸體都不可能運送回國。

一名身穿便衣,混身帶著股精悍氣息的中年男人安慰似的拍拍參謀長肩膀,接過話筒,肅聲道:“傅吟雪你好,我是國家安總局金少強副局長,我……”

長孫庭還真***有面子,連國家安全總局的人都蹦出來了,擁有這種背景的人物居然會跑到戰場上送死,實在是一大奇跡!我毫不客氣的打斷對方的話,問道:“你們國家安全總局也打算派人上戰場作戰?如果不是,就給我立刻滾蛋!你們什麼時候有資格指揮戰場上的軍人了?!”

金少強不由愣了,在他的經曆中,不管是平民百姓還是權貴一時的封疆大史,只要一聽到他們國家安全總局的名號,無不立刻變得又敬又畏,像我這樣毫不買帳甚至出言斥責的人物還真是首次得睹。

代兵師長躲在這些朝庭官員和軍界大佬的背後掩嘴偷笑,傅吟雪這個家伙為了能夠變得更強,在初入軍營的第二天就和長孫庭聯手表演了放血激發自身潛能的馭馬之術,差點搞得三個人在氧氣不足的高原上一起玩蛋。

在強者為尊的軍營中,就連那些資深老兵見了他都是畢恭畢敬,尊稱他為變態狂牛,在經曆了戰場上最血腥的洗禮後,這只狂牛也許已經變成了瘋虎。說到氣勢,只怕在座所有人加起來,也不可能會比他更強更盛。

“立刻接上擴音箱讓所有人都可以聽到傅吟雪的話,”代兵提點道:“卜善娜在軍隊里和傅吟雪的感情很好,傅吟雪就是因為她重傷初愈就上了戰場,我看還是由她負責和傅吟雪對話吧,也許在那邊的戰場上,他根本沒有多少時間和我們保持通訊了,我們就安靜的做一回聽眾吧。”

卜善娜接過話筒,向代兵露出一個感激的笑容,代兵神色不變右手在其他人看不到的地方,向卜善娜打出一個勝利的標志。

卜善娜焦急的問道:“吟雪,你怎麼樣,有沒有受傷?長孫庭、楊清他們還好嗎?”

“呵呵,”我發出一聲慘笑,道:“我們配發的防彈衣和頭盔質量真是不錯,我中了十三四槍,被人刺了兩刀,腦袋上被阿三用手榴彈狠狠砸了六七下,現在居然還活蹦亂跳。不過其他人就沒有這麼幸運了,現在除了我和楊清身邊還有六個活人。長孫庭和方翔少校負責帶領五十名士兵去狙擊敵人兩個營以上的兵力,就算他們還能活著撤出戰場的話,我估計也留不下幾苗人了。”

聽到我的話通訊室里的所有人無不動容,一支出發時有五百人的特種突擊隊,才過了幾天就被打得只剩下幾個活人,只是聊聊數語,他們就清楚的感受到我們所經曆的血腥與慘烈。

卜善娜沉默了片刻,似乎在考慮是不是應該當眾說出來,最後她終于忍不住喊道:“你這個笨蛋,你的身體還沒有複原,為什麼一定要回到戰場上?!”

我柔聲道:“你帶領的是一支以反恐為主要任務的特種部隊,為什麼你要領命會突入敵國境內,去追擊一個你根本無法戰勝的強敵?我想我們的原因是相同的,也許,我們都是個傻傻的可愛的笨蛋!”

“吟雪……”淚水終于從卜善娜這位最堅強的女戰士眼角狠狠滑落,她不顧一切的喊道:“你們現在處于什麼位置,你還能不能活著回來?如果面對根本無法突破的死局,請你……請你……投降吧!我希望你能活著!我會盡我的全力,把你營救回來,如果你真的在乎我,請你……在面對必死的時候,投降吧!沒有人會把你當成懦夫,你已經盡了一個軍人最大的努力!!!”

卜善娜的話當真是語驚四座,我輕聲責備道:“善娜!”

我第一次這麼親昵的稱呼她,聽到我的聲音,卜善娜露出絕望的神色,她太明白我這種溫柔後面,不可扭轉的絕心。

我根本不知道,我的聲音正通過擴音器送到在場每一個人的耳朵里,我淡然道:“身為一名軍人,戰死沙場馬革裹尸本來就是我們最光榮的歸宿。我被臨時任命為代理連長,率領八十名士兵組成敢死隊,用了六個小時攻下敵人的477高地,在我的腳下,是一條用我們兄弟鮮血鋪出來的死亡之路!我的身上背負了幾十條不悔軍魂,我怎麼能讓他們隨著我一起成為敵人的俘虜?”

“現在我們已經拚盡了最後一絲力量,我們都累了。我們會在這里據險而守,等待長孫庭他們,然後在這里集中所有力量,在敵人最無法忍受的戰場上背水一戰!”說到這里我的聲音中突然暴發出最狂烈的殺氣,我放聲道:“我要讓那些印度阿三付出最慘痛的代價,我要讓他們永遠記住,什麼是中國軍人,什麼是真正的軍魂!你聽聽我們所有人的心聲吧!”

我把話筒高高揚起,喊道:“告訴我,我們是什麼?”

楊清和其他六名士兵一起縱聲狂吼道:“我們是中國軍人!”

“再告訴我,我們是什麼?!”

“我們是中國最精銳的士兵,我們是天下最強的無敵雄獅!”

雖然只有七個人,但是瘋狂的呐喊和每個人身上濃重的殺氣彙集成一道不可逆轉的洪流,轟轟撞進通迅室每一個人的耳膜,所有的人都站起來,軍區總參謀長和國家安全局副局長金少強站在最前方,猛然齊聲高喊道:“敬禮!”

十幾只右手整齊的抬起,總參謀長李占光神情激動的喊道:“誰說中國軍人在經濟浪潮前已經被腐蝕,沉迷于權力斗爭和利益追逐上?誰說中國軍人已經失去了毛澤東時代的精神原子彈,沒有了英雄氣血?今天我被一個代理連長罵了,但是我要說他罵得好,罵得對!我現在心里真是痛快得很!”

轉頭望著身後那些拉薩軍區的精英指揮官,總參謀長深深吸了一口氣,大聲叫道:“這樣的戰士是我們軍隊最驕傲的瑰寶,他們可以將我們中國的軍魂薪火相傳,這樣的戰士我們絕不能讓他們白白犧牲在已經沒有任何意義的戰場上!立刻修改營救計劃,除了長孫庭,其他人也要全部搶救回來,一個也不能少!”

金少強咬了咬牙,叫道:“印度邊防部隊的信息系統要遠比你們強大,我們國家安全局可以派出電子特種小分隊,把他們空投進敵人的境內,通過電子對抗發送虛假情報干擾敵人的指揮系統,引得印度守軍疲于奔命!”

李占光在金少強的肩膀上用力拍了一下,把國家安全局信息特種小分隊直接空投到印度和中國邊境爭議地帶,金少強已經背上了政治沖突的巨大強力。

代兵早已經攤開地圖開始仔細研究,他突然發出一聲怪叫,一拳打在地圖上,吼道:“這個傅吟雪還真***是一個超級變態,他居然可以只用八十個人,在沒有任何重型武器的情況下,攻占敵人的477高地?!”

看到其他人不解的目光,代兵猛喘了幾口粗氣,叫道:“477高地後方不足五十里就是當代班禪的出生故鄉達旺,那里是所有藏民的精神信標,為了保護這個精神信標籠絡藏民,印度軍方在477高地駐守了整連的印藏特種部隊,他們無論是從作戰經驗、武器裝備還是人員訓練上,都遠遠超于一般部隊,已經達到國際一流水准,如果要我強攻這樣一個高地,我至少需要兩個營的兵力!他卻僅用八十個人就做到了!!!”

卜善娜回頭高聲道:“因為他是傅吟雪,他天生就是一個最強的戰士,他是一個可以創造奇跡的男人!”

看著卜善娜臉上驕傲與自豪的笑容,代兵嘴里默念了幾遍“他是一個可以創造奇跡的男人”這句話,頭上猛然冷汗狂傾,他抓起放大鏡仔細觀看地圖,最後放聲驚呼道:“這個家伙真的瘋了,他會掀起一場比9.11事件更恐怖的風暴!!!”

“只要占領了477高地,他們面前就會一馬平川,可以直撲達旺。剛才他不是說過,要在印度軍隊最無法忍受的戰場上背水一戰嗎,他很可能會把戰火直接引進達旺。無論最後結果如何,所有藏族同胞都會因為憤怒失去理智,只要稍加引導他們就會將怒火傾泄到為他們保護不力的印度政府身上,到時候印度軍隊占領多年的據點就會一起產生動蕩,我們從印度軍隊手中收複九萬平方公里國土,就有了可能。”

聽到代兵的話,所有人都陷入沉默,李占光這位已經六十歲的少將舔了舔嘴唇,小心的問道:“代兵上校,請你分析一下,他們到底是被敵人追擊後無奈的攻擊477高地,還是有預謀的進攻計劃?他們攻擊達旺的可能性有多高?我看只憑達旺的駐守警察部隊,就能把他們全部殲滅吧。”

“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代兵搖頭苦笑道:“傅吟雪這個人膽大妄為,為人行事不拘一格根本不受日常理法所限,如果把他逼到絕境,他真會做出一些驚世駭俗的事情。你們都還記得幾個月前我們X師在行軍途中被伏擊的事情吧,就是他挺身而出救下我們兩個團幾千個兄弟的生命,當時他赤手空拳卻能生生把軍車上的油箱給揪下來,為了驅趕背滿手榴彈子彈的士兵下車,中斷爆炸連鎖,他更敢把拉下導火索的手榴彈直接丟到自己人身上。當他怒極瘋極的時候,絕對是一個抱著炸藥包和敵人同歸于盡的主。至于那些達旺的警察部隊,他們都是些從來沒有上過戰場,一年到頭在打靶場開不了幾槍的菜鳥,根本不可能對傅吟雪和他身邊生存下來的士兵造成實際性的威脅。”

代兵最後總結道:“他雖然只是一個新入伍不到一年的新兵,但是如果讓我和他指揮的部隊進行交鋒,面對一個無所不用其極的對手,我會感到束手束腳。最可怕的是他有一種奇異的魅力,可以在不知不覺中影響身邊每一個人,讓他們甘于效命,象長孫庭這樣的孩子之所以會報名參加突擊隊,就是受到他莫大的影響。有傅吟雪親自帶領的部隊,必然會爆發出最可怕的戰斗力,我想他們可以攻下477高地已經證明了這一點,他擁有改變局部戰場進而影響全局的能力!我相信只要他願意,他必然會在達旺掀起一場讓世界所有人震驚莫明的狂風驟雨!”

沒有人能想到代兵會給我這樣崇高的評價,他掌管X師鎮守一方,就是因為他擁有過人魅力和統率力,但是居然可以面對自己的上級,坦言不願意和一名士兵在戰場上對抗。

在這個時候,代兵心里正在想著一個問題:“傅吟雪為什麼總給我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甚至讓我在內心深處總會忍不住產生一陣不能與之抗衡的想法?”




上篇:第三卷 血色蘭花 第二十五章 殘局     下篇:第三卷 血色蘭花 第二十七章 九龍狂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