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鷹隼展翼 第四卷 惡魔都市 第十六章 梟雄 (中)  
   
第四卷 惡魔都市 第十六章 梟雄 (中)


皇後夜總會在全世界也能稱得上具有一水准的流娛樂場所,只要你口袋里有足夠的鈔票,可以在這里找到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最羞澀的**,性技巧最豐富的金領級職業AV女郎。

一些高官顯貴的夫人、情人平時無所事事,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她們穿上最性感暴露的衣服,把自己的雙峰襯托得幾乎裂衣而出。再噴上點有催情作用的香奈爾五號,一個人躲在夜總會某個角落,等待長得夠帥、有男人味的色狼前來搭訕,只要雙方情投意合,就可以來個一夜風流。

只要想想身下被干得欲仙欲死浪叫連連的女人,可能是小泉的情人崗村甯次的孫女,就足夠讓男人比吃春藥更加英氣澎湃,持久耐戰。雖然這里的小包間內每天都在上演捉奸在床,各個偵探社的干員如走馬觀花在門前川流不息,時常有男人剛走出夜總會就被亂刀砍死或閹成太監,但是皇後夜總會仍然生意如日中天,可見“色膽包天”這個中國成語的絕對正確。

我所在的城市山西省太原市,也曾經有過這樣的超高級消費娛樂場所,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那個夜總會的名字叫做“紅磨房”,是當時黑白兩道手眼通天的掌舵大哥級人物趙永剛一手籌建。每天一到晚上,夜總會前面的停車場上就被來自北京、天津的汽車排得水泄不通,衣裝楚楚的達官貴人前呼後擁,賭豪斗富一擲千金,當真可以稱得上日進百萬。

趙永剛這個人一生大起大落,被自己最信任的兄弟出賣變得一名不文,被迫退出黑道,但是他轉眼又伴隨超級強者傲皇趕赴海外,聯手建立在世界傭兵榜上名列三甲的修羅傭兵團,在一次成功政變後,成功在南太平洋區域建立拉達維斯島國,成為世界上第一支擁有自己主權國土的傭兵團。(具體內容請看我第一部玄幻類小說,《古惑仔之笑看風云》)

在戰場上趙永剛一次次展現出過人謀略,在國際外交舞台上更是如魚得水,在一番風云際會讓所有政客自歎不如的出色表演後,竟然以八成票數,讓拉達維斯島國成功得到聯合國承認,正式成為一個主權國家,可以擁有“適當防衛”的部隊。

再加上被傭兵尊稱為“天使之裁”的最強女戰士齊小霞,三大巨頭構成修羅軍團無懈可擊的黃金組合。

在世界傭兵界流傳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話:甯可得罪美國中情局,也不要去得罪修羅軍團!如果你成為修羅軍團目標,那你已經被判了死刑。要是齊小霞親自負責追殺,你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在她來之前寫好自己的遺書;如果你能有辦法請傲皇帶領他的血狼親衛隊親自出手,就算美國總統躲在太空總署的飛船里,也不會感到安全。

走進皇後夜總會,在一樓大廳中有個上千平米的巨大舞池,在歇斯底里的音樂和不斷變幻的彩光中,人影重重疊疊不知道有多少身體在里面拚命扭動。兩個被人在飲料中放了迷藥的高中生被人丟到舞池中,她們身上的校服已經被扯成幾十塊碎布,一些身上帶著黑龍刺青的男人正在她們的身上、嘴里用力**,當眾表演**。只要有人帶著滿足的淫笑從女孩身上爬起來,立刻會有人迅速撲上去。周圍的觀眾一邊狂呼亂叫,一邊隨著音樂奮力扭動身體,在舞池邊在吧台上,在洗手間里到處都有人在激烈的性交。

女DJ師坐在男朋友腿上,半透明內褲毫無顧忌的甩到話筒上,她就象是坐在一匹奮力奔馳不斷狂巔亂跛的烈馬身上,她搭在調音台上的雙手就象抽筋般亂顫,音樂也忽高忽低,可能是高潮來臨,狂暴的音樂分貝直線狂飚,一時間所有人都捂住耳朵縱聲尖叫。有些男人迅速捂住女人的嘴巴,在女人半推半就的踢打中鑽進身後的包間,不一會里面就傳出粗重的喘息和女人的尖叫:“再快點,再深點,你的這根東西比我老公還棒!”

我帶著田中秀一慢慢繞著舞池行走,在經過洗手間時,幾個叨著香煙斜靠在門前的小太妹,用挑釁的目光在我們身上來回掃動,在洗手間里“噼噼叭叭”的耳光聲不斷傳出來,夾雜著斷斷續續的求饒聲。不一會里面傳來抽水馬桶的吸水聲,然後有人開始瘋狂的嘔吐,估計腦袋被人按進馬桶里,免費洗了一次頭。

看到我露出傾耳的神情,一個耳朵上掛了二三十只耳環,把裙子提到法律許可高度極限的小太妹向我比出一個最下流的手勢,囂張的道:“操,看什麼看的,再看信不信我把你先奸後殺?”

田中秀一在我身後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那個小太妹丟掉手中香煙沖上去,拎住田中秀一的衣領,叫道:“你這個小白臉是只兔子,看到自己男朋友吃鱉,很不服氣是吧?要不要我請大姐頭把你賣到這里當男妓,姑奶奶會准備好蠟燭皮鞭,當你第一個客人。”

田中秀一瞪大雙眼,望著眼著這個囂張到無以複加的小太妹,連我都得伸出一根大拇指贊歎她的無知者無畏,以她的過度張揚,在皇後夜總會能混到現在沒有被人先奸後殺,她的大姐頭也實在算是位手眼通天的人物。

洗手間的門被人打開,一個身穿黑色皮夾克看起來有點眼熟的女人大踏步走出來。在她身後跟著一個混身發抖的女人,她頭發濕透一邊走一邊向下滴著水,離她還有七八步遠,就可以聞到一股抽水馬桶特有的怪味。她的衣服上到處都是被香煙燙出來的小洞,臉上更是橫七豎八的布滿了掌印,黑一片白一片紅一片,看起來說不出的可憐。

看到這個狼狽不堪的女人,我終于動容,脫口喊道:“韓秀麗?!”

韓秀麗茫然抬起頭,她費了半天力氣,才終于看清楚面前這個男人倒底是誰,也不知道是哪來的力量和勇氣,韓秀麗一把推橫在我們中間的那個大姐頭,抱住我“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我輕輕拍著她的肩膀,感覺到她的淚水和鼻涕已經滲透了我的衣服,她簡直是把我的衣服當成一塊毛巾,腦袋不斷在我懷里揉動,把抽水馬桶里的液體都留在我的身上。我實在沒有任何安慰別人的經驗,只能不停的在她耳邊輕聲說著:“不要怕,有我在,沒有任何人能夠再動你一下。”

韓秀麗拚命點頭,趴在這個男人溫暖厚實的懷抱里,聆聽著他沉重有力的心跳,她只覺得平安喜樂,仿佛就算是天塌下來,也不用怕了。

那個大姐頭冷眼看著我們兩個,她身邊的那個小太妹丟下田中秀一,冷嘲熱諷的道:“小白臉原來你的男朋友是雙性愛好,出現了第三者,還是一個性經驗豐富**還沒有完全下垂的老女人,怪不得你一直擺出個寡婦臉。”

“啪!”

誰也沒有看清我的動作,我抱著韓秀麗瞬間沖到那個小太妹面前,一巴掌就扇得她踉踉蹌蹌退出七八步遠,她太過瘦弱的身體狠狠撞到牆上,咳嗽了半天才從嘴里吐出幾顆牙齒。

我望著大姐頭,淡然道:“這個女人我帶走了。”

大姐頭斜眼看著我,似乎在猜測我的底細,聽到我的話她眼皮一抬,居然用中文道:“你以為自己是誰?傷了我的手下還想帶走我的獵物,不留下點東西,要我怎麼向姐妹們交待?秋子,這次就由你來解決!”

那個被我直接扇到牆上的小太妹站直身體,狠狠瞪著我,猛然扯開自己的衣服,露出沒有穿內衣的胸膛,她毫不在意我們兩個男人的目光,從口袋里摸出一枝香煙用打火機點著,深深吸上一口後,猛然將香煙按到自己尖挺的**上。

空氣中飄過來一絲烤肉香味,拿走已經熄滅的香煙,在白晰的**上留下一個黃豆大小的黑疤,黑白相間再加上嫩紅色的乳頭看起來有種說不出的血腥誘惑,田中秀一真是看呆了。

秋子咬牙接連點著三根香煙,反複打量了我們兩個幾眼,最後指著田中秀一,叫道:“如果你能同時用身體按熄這三枝煙,就可以帶走這個女人,否則我會把她綁上石頭直接丟到大海里!”

田中秀一接過三枝香煙,望著三個小小的紅色亮點,他身體不由自主微微顫抖,學著秋子的樣子扒開上衣,煙頭按到胸前又抖抖縮縮的退回去,幾次三番下來,那幫小太妹已經開始肆無忌憚的大笑,就連那個大姐頭看我時眼睛中也帶出一絲不屑。

從士兵的表現可以推測出指揮官的力,小弟是否勇敢,可以看出大哥的性格,有這麼膿包的跟班,我這個大哥當然也不會是什麼出色人物。

我伸手從秋子上衣口袋中摸出香煙和打火機,連續點著六枝,走到田中秀一面前,猛然狂吼道:“立正!”

一股軍營特有的威煞之氣從我身上狂沖而出,激得田中秀一混身一顫,他象個僵尸般豎直身體,我盯著他的雙眼,吼道:“舉起你的右手!”

田中秀一的臉瞬間變得雪白,他抖抖縮縮的舉起右臂,我把六枝香煙一起塞到他左手中,指著自己心髒,沉聲道:“只有真正的強者,才能跟上我傅吟雪的腳步,想成為我的兄弟,就給我挺直了別趴下!”

田中秀一脹紅了臉龐,他用盡全身力量讓自己站得更直,狂叫道:“是!”

我命令道:“按熄了它!男人流血流汗不流淚,只要你敢叫出聲音,就給我滾蛋!!!”

“是!”在狼嗥般的狂叫中,田中秀一猛的將六根香煙一起塞到自己的右肋中,他咬著牙將右臂狠狠按到自己的大腿上,火焰和皮肉接觸的聲音在場的人清晰可聞,田中秀一整個人的肌肉都在哆嗦,但是他的身體卻挺得更直,他望著秋子放聲狂吼道:“我不是垃圾!遲早有一天,我會讓汙辱的人知道,她嘴里的小白臉是什麼樣的人物!”

望著田中秀一猙獰的臉,秋子只覺得心中一寒,過了足足一分鍾,田中秀一猛的抬起右臂,已經燒灼在一起的皮膚被生生撕裂,大片鮮血從田中秀一的右肋部位噴湧而出,田中秀一咬住牙望著我,我略略點頭道:“干得不錯!”

田中秀一臉上揚起絲開心的笑容,看到他兩眼翻白隨時會暈過去,我沉聲道:“不許暈倒,這是命令!”

田中秀一揚起左手,對著自己臉狠狠扇了十幾巴掌,打得他滿臉滿嘴是血,在那些小太妹近乎白癡的注視下,他昂然挺直身子高聲叫道:“是!”




上篇:第四卷 惡魔都市 第十五章 梟雄(上)     下篇:第四卷 惡魔都市 第十七章 梟雄(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