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鷹隼展翼 第五卷 碧血藍天 第十七章 豪情天縱  
   
第五卷 碧血藍天 第十七章 豪情天縱




傅吟雪和古烈姆狠狠瞪著對方,兩道銳利目光在空中狠狠相撞,濺起點點無形的火花。

傅吟雪不敢出手!

我一旦沖上去就是九死一生,我現在是第五特殊部隊最高指揮官,也是所有士兵精神領袖,一旦我戰敗身亡,第五特殊部隊現在深入敵後,也會跟著一起完蛋!我不怕死,但是我怕自己一失足,成為中國千古罪人!

古烈姆也不敢出手!

他是一位跑到戰場上磨練戰場格斗技的瘋狂武癡,但他絕不是白癡!傅吟雪的防守姿勢幾乎無懈可擊,如果強行攻擊,他必然會感到束手束腳先在氣勢上輸了一籌,一旦不能迅速解決傅吟雪,陷入第五特殊部隊這種超級勁旅包圍,幾十枝裝了鋼芯子彈的自動步槍一起掃射過來,哪怕他有三頭六臂,也會當場被打成一只蜂窩!

我們兩個人各懷心事,就好像變成了兩尊石像,彼此觀望一動不動,似乎都發狠心要比比看誰的忍耐性更好。樹林里爆出一陣槍聲,第五特殊部隊已經發現我這個指揮官失蹤,他們在優勢火力壓制下,開始向外反突襲。

白銀旋轉彈、鋼芯彈、動能彈在空中亂飛,劃出一道道肉眼依稀可辨的軌痕,我們身邊大樹被打得千瘡百孔,偶爾一顆火箭彈打到附近,幾百塊彈片混合著地上沙石以輻射狀向外擴散,沙粒射到臉上帶來一種火辣辣的疼痛。

看著第五特殊部隊在程遠夏帶領下不斷向外擴張,古烈姆雙手背負,淡然道:“你已經負傷,和你決斗我本來就占了便宜,所以這次我就讓你一次,你先出手吧。”

我腰肢一挺,虎軀中猛然騰起一股沉穩如山的氣勢,讓人根本無法生出任何輕視之心,我灑然道:“男人就是要在鮮血和汗水中成長,這種小傷對我來說簡直就是一種享受。軍人才是這個戰場上的主角,古先生遠來是客,還是你先請。”

“我怎麼也比你大上幾歲,讓年幼者先出手,是武道家的基本禮儀。你先請!”

“哪里哪里,古先生精通各國拳法已到了達人境界,我正睜大眼睛,等著看你的出色表演,又怎麼會搶先出手,讓自己的願望落空呢?”

古烈姆搖頭道:“我可是最出色的武道家,是絕不會對年幼者先出手的!”

我也搖頭道:“中國是禮儀之邦,我也絕不會對客人先出手!”

說到這里我們兩個人已經無話可說,一起閉上嘴巴,又變成了兩尊雕像。

樹林左翼突然傳來一陣槍聲,在這麼短的時間竟然又一支印度特種部隊加入戰斗,第五特殊部隊經過短暫混亂,迅速兵分兩路,在優勢火力壓制下繼續向外擴張。看來我們今天的手段過于激烈,已經讓對方的指揮官下了狠心,竟然派出這麼多搜索部隊。

“今天晚上的月亮好圓啊,輕風襲人更是讓人混身舒暢。” 我眯起眼睛道:“既然我們都禮貌得不願意先出手,這場架我看是打不成了,雪也踏了月也賞了,不如我們互道聲晚安就此分手,你看怎麼樣?”

古烈姆抬頭看看天上鐮刀狀的月亮,再看看自己一頭被風扯得幾乎成九十度角的長發,居然點頭同意道:“嗯,的確是一個踏雪賞月的好天氣!”

“你成熟了!在戰場上你要事事小心,千萬不能死在別人手里。記住,你是我的!”古烈姆當真甩下一起來襲營的士兵,掉頭就走。

目送著古烈姆的背影消息在黑暗中,我籲出長長一口悶氣,和古烈姆這種強敵對峙不足五分鍾時間,我全身內衣就被汗水浸透。

我們兩個的對話看起來輕描淡寫,到最後基至有幾分握手言和的氣氛。但是在這段時間我們在精神層面上彼此試探,只要我精神、身體防禦稍有松懈,古烈姆就會毫不猶豫對我發動攻擊。

我彎下腰頂著嗖嗖亂竄的子彈直沖回營地,拎起我放在營地的自動步槍高叫道:“程遠夏你帶一個班和左翼敵人周旋,其他人跟我一起把正面的敵人擊潰!”

看到我安然無恙,第五特殊部隊所有人發出一陣熱烈的歡呼。六挺中國軍工廠生產,號稱單兵武器射速最快的“金屬風暴”八聯裝旋轉重機槍集中在一起,瞬間就向我們正前方傾泄出近千發子彈,在肉眼可辨的軌跡中,一道用子彈拼成的巨網狠狠罩到樹林中。

碗口粗的大樹被攔腰掃斷,幾十棵大樹轟然倒崩,中間夾雜著幾聲慘叫,顯然是一時躲閃不及,被樹身生生砸中。

二三十顆震撼彈同時砸到樹林里,可以讓人幾分鍾內雙眼失明的超強光此起彼伏,那些戴著紅外線夜視鏡的印軍特種部隊縱然訓練有素,但是面對死亡的自衛本能,還是讓他們忍不住扣動扳擊對著面前胡亂掃射。

就在他們打光所有子彈,開始抖抖縮縮的更換彈匣時,他們聽到一個男人瘋狂的怒吼:“兄弟們,和我一起去死吧!”

面對暗夜襲營還無法正確判斷敵情的中國軍隊,猛然爆發出一股瘋狂的殺氣,一些行動敏捷,躲過大部分閃過,勉強還能看到一絲輪廓的印度士兵,目瞪口呆的望著中國軍隊在絕不應該的情況下強行發動全線突擊。

一百多名士兵跟在一個如瘋如魔的男人身後,發出如長江大潮的怒吼,就連本來應該呆在最後方的火力協從組,也拎著碩大的重機槍跳出掩體,一邊掃射一邊沖鋒。

面對變成睜眼瞎的敵人,第五特殊部隊士兵出發一陣獰笑,擎出刺刀一個個狠狠捅下去,那些拎著“金屬風暴”的士兵干脆掄起幾十斤重的重機槍,狠狠砸下去,反正據手里的家伙經過中國軍工科研所抗震動測試,從二層樓上摔下來十次,也可以繼續使用!

“當”得一聲大響,印度士兵頭上的鋼盔被砸得陷下去一大塊,印度士兵一頭栽倒,就象只被割斷嚨喉的小雞一樣,不斷在地上顫抖。那個拎著重機槍的士兵再一腳狠狠踏上去,印度士兵的身體里傳出一陣樹枝折斷的聲音,一根折斷的肋骨帶著大股鮮血從背後刺出。

不到二十人的印度特種部隊瞬間被我們徹底全殲,我對著步話機狂叫道:“程遠夏立刻撤退,不要管和你們戰斗的敵軍,這是命令!”

如果對方天才指揮官真的和我是同一類型人物,在接到突襲部隊報告,他會……

我帶著整支連隊飛快的瘋跑,沒過兩分鍾我們腳下的地面突然開始劇烈震動,整片叢林瞬間被硝煙、彈片、飛濺起的沙石徹底淹沒。我們手中什麼飛彈的引信,火箭炮的威力這種高科技武器,面對曾經在世界大戰中譽為“戰場之神”的武器,只能算是幼稚的玩具。

一發炮彈落到地上,爆炸波直沖上二三十米高,在直徑十五米范圍內,什麼掩體、工事都是扯淡,一百發炮彈落到地上,方圓數里之內就是修羅地獄!只是一次齊射,我們宿營的那片茂密叢林就永遠消失在版圖上。

“轟轟轟轟轟……”

這一次炮擊離我們近了很多,地面又傳來一陣顫抖,幾名士兵猝不及防之下同時摔倒,我的瞳孔瞬間縮成針芒狀,我狂吼道:“是地毯式密集炮擊!丟掉所有重武器,快跑!!!”

所有士兵丟掉幾十斤重的“金屬風暴”和火箭炮,跟在我身後象參加百米競賽一樣狂奔,敵人指揮官實在是一個太恐怖的對手,他不但敢對自己人還沒有撤出的戰場進行火力覆蓋,更推算出我們種種逃生的可能,利用155毫米重火炮群,對我們進行地毯式密集炮擊!

每一次炮擊,他們就調校一次火炮著彈點,每一次炮擊,他們就會制造出一條長八百米,寬四百米的生命真空帶!

要不然古烈姆會同意我的休戰?誰願意死在自己人的炮擊下?

我身邊的一個士兵突然發出一聲悶哼,雙腿一軟摔倒在地上,一塊彈片嵌入他的大腿,雖然沒有傷筋動骨但是已經足夠讓他在短時間內無法奔跑。整支隊伍突然一頓,大家一起看著那個士兵,他毫不猶豫的拔出手槍對著自己的腦袋就扣下扳擊。

我一巴掌扇飛他的手槍,狂吼道:“你***傻逼了?受點小傷就要玩自殺?!”

那個士兵也狂吼道:“我不行了,你們快不跑!記著為我報仇啊!!!”

“放屁!”我扯下那個士兵身上所有裝備,抓住他的衣襟,猛然發出一聲狂嗥:“起!”

他足有一百八十五公分的身體被我生生甩起,我把他扛在肩膀上,狂叫道:“我可以接受自己的兄弟在戰斗中犧牲,但是我絕不會在戰場上拋棄任何兄弟!”

那個士兵在我身上拚命拍打我的肩膀,哭叫道:“連長放我下來,這樣我們都會死的!”

我縱聲狂笑:“不要亂動!那我們就和老天賭一賭吧,看看是我傅吟雪的命夠硬,可以帶著自己的兄弟一起逃出生天,還是我傅吟雪背運,和你一起完蛋!要是這個世界上真有什麼十八地獄陰曹地府,我們就索性***大鬧一通,放出十萬惡鬼,占山為王,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那個士兵狠狠甩掉眼角的淚水,狂叫道:“好!生當為人傑,死亦為鬼雄!就算到了陰曹地府,我也是您的士兵!班長大哥!!!”

我豪氣大發,叫道:“我們這些軍人殺人如麻雙手血腥,能到英雄天堂就***一了百了,如果哪個傻逼敢帶我們到什麼狗屁地獄接受審判,願意和我占山為王,把閻羅王打成豬頭阿三的舉手!”

所有士兵一起舉起右手,狂吼道:“我們願意和班長大哥生死相隨,不離不棄!”

“好,那我們就拚盡一切力量去跑,在這個世界我們還有任務沒有完成,為了我們的祖國,全給我活下去!把自己的生命用到最有價值的地方!!!”

“好!!!”

幾名身高馬大的士兵跑到我身邊,狂叫道:“大哥,我們輪流背他!”

我狂叫道:“好,接著!”

那個士兵一百八十五公分高的壯碩身體,在我們這些兄弟的肩膀上換來換去,背後的炮聲越來越近,卻不能蓋住我們豪情天縱的狂笑。我們縱情的跑,我們放聲的笑,我們對著死神,伸出了一根不屑的大拇指:你現在可以殺了我們,但是當我們也一樣變成鬼變成魂的時候,我們會讓你死神大爺知道,什麼是真正的修羅魔王!

在拉薩軍區作戰大廳,狂烈的掌聲越來越響。

我縱聲狂嘯,唱出我心中縱死無悔的戰歌:

夜光冷,刀鋒寒。

斗酒揚鞭男兒行,

酒未醒劍氣起,

碧血揮灑就丹青。

踏遍天下不平事,

掃盡人間魔魃魑。

迷離沉浮,斜眼看明月,

我自迎風高歌起。

自古英雄多奇志,

狂攬九州蒼桑月,

欲化龍魄寫春秋!

大廳里的掌聲突然沉寂下去,這是一首從網絡上流行,現在大家都幾乎都能背下來的戰歌。但是這種語氣,這種一去不複還的悲壯,這是發自內心最深處的豪情天縱,在這個世界上也只有一個人才能做到,也只有一個人才有資格唱起這首戰歌,催發起士兵的最狂熾熱血。

代兵猛的站起來,指著屏幕哆嗦了半天,才突然狂叫道:“天哪,他就是在軍事平台上帶領我和忌懷一起炸掉靖國神社的第五特殊部隊班長,紛舞妖姬!”

事已至此,代兵在軍事平台上的身份也無可置疑,他對著傅紅華敬上一個最莊嚴的軍禮,肅然道:“您原來就是我最尊敬的軍人,現在您更是我最尊敬的父親!感謝您培養出傅吟雪這樣的英雄,他是我們中國軍人最亮麗的瑰寶,請接受我對英雄父親的敬禮!”

沉寂下去的掌聲又陡然升起。

英雄?

傅紅華望著屏幕上縱然面對重炮轟擊,仍然可以暢懷大笑的兒子,輕聲道:“我現在突然更希望你只是一個平庸的孩子,找上一份工作,娶上一個嫻靜的妻子,過著平凡而美滿的生活。吟雪……你一定要活著回來啊!”

(小妖:本來說著要沖刺上榜,每天多發幾章,可是大家有反應說寫得快了,沒有原來那種熱血飛揚的感覺了,我當然要引以為戒。昨天晚上開始,寫了好久,總是寫了又丟掉,按字數論可能都夠三章了。但總是覺得少了點東西。到現在才寫出這一章,不過勉強能讓自己滿意了,大家滿意的話就說一聲啊。。。呵呵,對了,這里要回一些書友的問題,傅吟雪在戰場上連自己都殺,應該指他在突擊隊的那一回吧。他可沒有殺第五部隊的哨兵噢。在抗日戰爭中,鬼子掃蕩,母親為了不讓孩子哭暴露所有人的位置,一直捂住孩子的嘴,最後把孩子給捂死了。那麼這個母親是不愛自己的孩子嗎?為了更多的人,必須清除那些危險,在戰場上沖動不理智不顧及戰友的安危,這種人太危險。這是我個人的必殺的哲學)




上篇:第五卷 碧血藍天 第十六章 必殺的哲學     下篇:第五卷 碧血藍天 第十八章 超級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