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鷹隼展翼 第五卷 碧血藍天 第三十三章 為你鎖情  
   
第五卷 碧血藍天 第三十三章 為你鎖情




有人持槍搶劫,有人持槍**,但是誰見過有人持槍辦理結婚證?!

一腳踹開掛著“暫停辦公”標牌的辦公室大門,傅吟雪拔出手槍對著屋頂連開幾槍,甩出兩張剛從街邊影樓拍出來的相片,狂嗥道:“三分鍾不能給我辦好手續,老子就滅了你們!”

沒有身份證沒有介紹信沒有交納任何手續費,兩張相片往結婚證上一貼,鋼印一敲公章一拍,傅吟雪和傅晚盈就領到兩本紅彤彤的結婚證,成為這家婚證所第28573對新人!

傅吟雪看著手中的證件仰天狂笑,“原來我們的結合就這麼簡單,什麼道德什麼真理,面對強權還不都是他媽一堆狗屎?”

他猛然揚手狠狠扇了自己幾個耳光,“可是我現在才明白這個道理,我真他媽是天下最大的蠢材!”

他又哭又笑,抱著一直老老實實呆在他懷里的女孩揚長而去,一路留下陣陣瘋狂的大笑和指天叱罵:“王八蛋,看你看清楚了,我們已經彼此擁有!你怎麼收回一份已經烙印在我生命最深處的感情?老天如果你真***有自己的思想,那你生氣啊,你憤怒啊!讓我看看你還能有什麼伎倆,如果你敢出現在我面前,我一定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後悔!”

冥冥中不容觸犯的尊嚴遭到嚴重挑釁,“他”憤怒了!

萬里晴空突然烏云密布,一道道電弧在云層中跳躍不休,傅吟雪猛然立定,昂首狂嗥:“來吧,我和進行一場不死不休的決戰!無論是死上一千回,一萬回,我也要讓你付出最慘痛的代價,我要讓你知道,敢奪走我最心愛的東西,就要做好不死不休的准備!!!”

婚證所的職工,終其一生也無法忘記這一天,忘記這個人!

幾道電弧狠狠打在傅吟雪的身邊,他左手牢牢抱住懷里的女孩,伸出右手對著無盡虛空比出一個最粗俗不堪的手勢。

血液最深處的叛逆,他的愛他的恨,他的精、他的氣、他的神,他最痛徹心扉的酸楚,他內心最思念的那一點溫柔,幾百個日日夜夜的輾轉反側,化成一道直沖斗霄的驚人殺氣,以超越人類理解的方式撞向廣闊無穹的蒼宇。

在這一刻他就像是一個從地獄重生的魔神,帶著目空一切的瘋狂與絕望的悲傷,昂然屹立在天地之間。雖然他還是一個渺小的人類,但是他的氣熱已經有足夠資格成為“天”的敵人!

“老天你聽著,我從來都沒有把你放在眼里!你想要我傅吟雪的命,你放手來干啊!”他的萬丈豪情可以讓多少熱血男兒為之終身效仿,他的男兒氣概又可以讓多少花季少女為之瘋狂?

但是當他的目光落轉到懷中女孩的臉上時,他的堅強他的豪情萬丈瞬間變成了繞指柔情,“但是……請你不要搶走我的晚盈,不要搶走我最心愛的女人!”

“老天你能聽到我的話對不對?現在我知道錯了!你生氣就處罰我好了,為什麼要帶走晚盈,帶走我在這個世界上為之奮斗的唯一理由?如果你只是為了讓我屈服于你的力量,讓我痛哭,讓我感到害怕,你已經做到了!求求你,不要再帶走她,我給你跪下了!!!”

這個有若魔神,可以和天地玄威為敵的男人,竟然在婚證所外的大街上慢慢屈下了他最驕的雙膝,當他雙膝狠狠撞到堅硬的水泥土板時,所有人的心都為之一顫。

驕傲與悲傷的淚水瘋狂的從晚盈雙眶中湧出,她抓著傅吟雪的雙臂拚命叫道:“哥哥你站起來!你是一位蓋世英雄,你世界上最鋒利,最甯折不彎的劍!!就算是老天也沒有資格讓你跪在他面前俯首稱臣!!!”

“不!”傅吟雪悲傷的望著晚盈,“我已經輸了!我什麼也不要,我只要你留下來!!你走了,我的心也會死的!!!”

晚盈把頭埋在傅吟雪的懷里,汲取他身上的溫暖,把自己全身心都融入到他海一樣的深情中。喃喃道:“哥哥你不要這樣,你還有卜善娜姐姐和陳怡,她們都和我一樣喜歡你,她們會代我一直守護在你身邊,延續我對你沒有完成的愛。”

傅吟雪指著自己的心髒,沉聲道:“從今天開始,我將永遠為晚盈鎖情,無論再過上十年,五十年,一百年,這里將只為晚盈一個人開放!”

圍觀的人都保持了沉默,就連聞訊而來的記者也悄悄放下手中的攝相機。當一個蓋世英雄跪在大街上對著上天乞求他的垂憐時,這已經不是什麼新聞,而人類面對生離死別最軟弱無奈的掙紮!

躺在溫暖的懷抱里,仰首望著路邊已經更換春裝的綠柳,晚盈回味的道:“春天真好,我們的盈雪谷旁,大概已經又是滿山桃花盛開了吧?我現在還記得那印入眼簾的粉紅,和入鼻的泌香。哥哥你知道嗎,也許是那個環境太美,也許那種氣氛太浪漫太動人,就是在那個時候,我突然喜歡上了哥哥,而且越陷越深,終于無法自拔。”

傅吟雪哽咽著點頭,他又何嘗不是在那個時候,突然在心里多了一絲不應該有的漣漪?他抱著晚盈緩緩站起來,微笑道:“我帶你去看我們的盈雪谷好不好?”

晚盈不知道想起了什麼,眼睛里突然閃出一絲快樂的光芒,她低聲道:“不知道那個喜歡在冰面上表演特技摔跤動作的小田鼠還在不在了,要是能再見到它,我們一定要給它打個招呼啊。”

“也許我們去的時候,它已經子孫滿堂了,偶爾還會想起我們兩個傻瓜曾在盈雪谷過夜,把整個山谷的樹枝都砍光了點火取暖,結果還是凍得混得發顫。”

圍觀的人默默讓開一條路,目送這個曾經和他們生活在同一個天空下的戰斗英雄,抱著他即是妹妹又是妻子的女孩,慢慢走遠了。他們的背影看起來那麼和諧,又是那麼淒涼。突然所有人心中都湧起一絲擔憂:這個拚盡全身最後一絲力量挺直腰肢的男人,如果這次倒下了,他還能不能再爬起來?

算一算,距我們上次春游踏春已經五年過去了。

五年!

公交車還是每人兩元錢,節省!

我們曾經鑽過的那個狗洞也沒有被補上,我和晚盈相視一笑,趁著四下無人,熟能生巧的又表演了一次鑽狗洞功夫,更省!!

我沒有理會旅游車司機的呼喚,背著晚盈大踏步沿著一條蜿蜒的小徑開始向山上攀爬,不但可以節省鈔票,更可以煅煉身體,一舉兩得!

我背著晚盈,循著我們曾經走過的路,尋找那個封印了我們快樂記憶的小小山谷。

漫山的桃花映紅了我們的眼睛,大自然用她最純真的氣息和質樸的笑容,再次歡迎我們這兩位不速之客。

晚盈調皮的吻著我的耳垂,指著一枝桃花枝,叫道:“它好漂亮,哥哥快幫我把它摘下來!”

當我將一枝桃花送到晚盈面前時,花瓣給晚盈蒼白的臉上鍍上一層柔和的粉紅,她的眼波流轉,成熟的風情和發自內心的喜悅,使她混身散發著驚人的美麗。望著她美豔不可方物的臉,我又變成一個只知道傻傻凝視著她的呆頭鵝。

這一幕和五年前何等的相似,但是時過境遷,我們變了。

我們正式相愛了,兩顆心在沖破世俗偎依在一起的同時,我的心……也碎了。

山谷中那棵樹長得更高了,四周的小灌木在遭受了一次“浩劫”後,經過五年休生養息,又恢複了青春。扒開岩壁上厚厚的苔蘚,“盈雪谷”三個大字仍然鐫刻在這面石壁上,用它沉默的面容,見證了我們曾經最無憂的歡樂。

我輕撫著石壁上我親手刻下的字符,如果它真能存儲歡樂,我希望它可以永遠為我記住這一天,記住這一刻。如果以後我想念晚盈的時候,我還可以找到它,解開它的封印,悄悄提出一絲回憶的甜蜜。

我強打精神,抱著晚盈急跑幾步,猛然在冰面上滑行了八九米遠,晚盈在我懷里大大張開自己的雙臂歡快的叫道:“我又飛起來了!”

草叢中傳來一聲驚叫,一只小田鼠飛跑出來,在冰面上表演了一個“屁股向後落雁平沙式”後紅著臉跑了。

我和晚盈一起放聲大笑。

(小妖:這是決定晚盈生死前的最後一章了,寫完了它,我一直沒有再寫,心中猶豫再猶豫,說真的,現在還是無法確定,所以把這個機會讓給大家吧。我新換了問題調查,這個調查只會存在幾個小時,就讓大家選擇的結果來確定他們的未來吧。下一卷我已經決定寫印尼)




上篇:第五卷 碧血藍天 第三十二章 呼嘯的海潮     下篇:第五卷 碧血藍天 第三十四章 輪回的紛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