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鷹隼展翼 第六卷 龍吟天變 第十九章 狙擊手的戰爭(中)  
   
第六卷 龍吟天變 第十九章 狙擊手的戰爭(中)




平安島地形複雜多變,那個整天蠢蠢欲動的活火山更給這里增添了幾絲意外因素,想要追擊一個躲藏在茂密叢林中的優秀狙擊手,幾乎等于是在和死神叫板。

象我這種精通叢林作戰的超級特種精英,在叢林中更是如魚得水,可以將運動戰、狙擊戰發揮到極限,但是我抱著死神狙擊步槍,卻覺得苦不堪言。

想精確操作死神狙擊步槍在射擊,首先必需要具有一些特別的射擊技術避免來自廢氣沖擊的損傷。由于相同的原因,死神狙擊步槍在被限制的空間不能使用,這就要求我在狙擊時,必須選擇相對開闊的位置,一旦開槍廢氣和過于響亮的槍聲就會給敵人提供醒目標志,引來他們的反狙擊。

更可怕的是我左臂傷口還在不斷流血,細細的血線為追蹤者留下絕佳的線索,當我找到一個隱蔽位置檢查傷口時,我不由倒抽了一口涼氣。

我沒有想到自己左臂上的傷口會這麼嚴重,那塊劃傷我的彈片就嵌在左臂骨里,隨著我不斷翻滾、奔跑,這塊硬豎在我體內里的彈片就象是把鋒利小刀,不斷切割我的肌肉,竟然在我左臂上生生切出一條長半尺深兩寸的不規則傷口。我略一彎曲手臂,被切開的肌肉就完全外綻,在血漿翻滾中透出一絲骨骼的白色。

把死神狙擊步槍放到一邊,從身上找出一個修羅軍團成員統一配發的急救包。在急救包中除了有一支嗎啡外還有兩卷醫用止血繃帶,幾塊消炎紗布和一罐十毫升劑量噴霧劑。這種噴霧劑有止血、消毒雙重功效,據說在必要的時候,竟然可以直接用來對抗生物、神經毒素。

我望著手中的急救包,不由搖了搖頭,我左臂傷口太深,十毫升的止血噴霧罐杯水車薪根本起不到任何效果,如果不做特殊處理,縱然可以用繃帶強行止血,一旦遭遇敵人開始戰斗,傷口在激烈運動中就會重新綻裂。

想要處理我這種傷口,最好的辦法就是將綻開的肌肉重新縫合在一起。

我拔出軍刀從腰帶上割出一根粗糙的皮繩,用對付情人般的溫柔動作把它削平削細,然後我從地上拾起一根樹枝叨在嘴里。

“唔……”

我猛然發出一聲痛哼,手中的軍刀狠狠刺在自己左臂上,鋒利的刀尖沒入肌肉,我抓著刀柄向上一挑,就象是在用剪刀去裁剪一塊布料,我幾乎可以聽到自己肌肉被挑開時發出的碎裂聲。

痛!

真***痛!!

這種感覺絕不亞于人世間最慘無人道的千刀萬剮!!!

我的心髒擂鼓狂鳴,到最後它干脆對准我的胸膛又撞又踢,我幾次想伸手去取急救包中的注射器,可是最後又慢慢縮回來。嗎啡是可以止痛,但是它同樣會影響我的判斷和每體協調性,面對剛才操縱高平兩用重機槍的超級神射手,只要我稍有遲疑,就得死!

想成為一個戰斗英雄,絕不是在戰場上敢拚命又能撿狗屎運的沒有被敵人打死就行。要想在最嚴酷的環境中生存,我們就必須忍人所不能忍,為人所不能為!

我可以坐在下水道里將混合了汙水的食物一粒不拉全部吞到胃里,我也可以生生咽下連野山羊都不願意碰的苔蘚,我更可以把不知道幾百年前就倒在沙漠中的動物殘骸當成美味點心,一點點嚼碎從里面榨取出最後一絲蛋白質。

“就憑你們這些不入流的海盜,還想要我傅吟雪的命,做夢去吧!”

我拎著軍刀一次次刺到自己身上,每一次刀尖刺透肌肉,心髒都會對我狠狠踢上一腳,全身每一塊肌肉都會拚命一顫,連我都不敢相信,我竟然可以在自己身上連捅了十六刀,卻可以硬挺著沒有暈倒。現在我的左臂已經被摧殘得根本不象是活人的軀干,在深可見骨的傷口上,兩片肌肉向外翻卷露出里面令人怵目驚人的白色。更可怕的是在翻卷開的肌肉上,有十六個用軍刀生生刺出來的小洞,

抓起那根皮繩,我就象系鞋帶一樣用它穿過左臂上的十六個小洞,沒有體驗過這種滋味的人,覺對無法想象,一根足有六號鐵絲直徑的粗糙皮繩慢慢從自己身體里穿過,是什麼感覺。那就象是你自己拿著一根鋸條,慢慢的、溫柔的、細膩的、有條不紊的……鋸自己的大拇指!

我用最非人的動作狠狠一拉,綻開的肌肉終于被我強行綁在一起,拎起那罐只有十毫升的止血消毒劑,全部噴到經過“縫紉”處理的傷口上,拍上所有的消炎紗布,然後把兩卷繃帶一股腦都死死纏到左臂上,一個可以讓正常人在醫院里足足躺上半個月的傷口就算正式處理完畢!

當李明帶領了一支搜索隊在軍犬帶領下找到我療傷位置時,他們只找到一個塑料袋和半根不知道從什麼東西上削下來的皮繩。一個海盜拾起那個塑料袋看了一眼怪叫道:“***,老子拿著槍滿山追他,那個家伙居然還有心情在這里吃了一塊巧克力!”

李明盯著地上一大灘紅黑色的液體,伸手挑起一絲慢慢撚動,在已經凝滯的血塊中他竟然搓出一小塊碎裂的肌肉。李明面色越來越凝重,只有經厲過最殘酷戰爭的職業軍人,才能從這一攤鮮血中讀出其中的內涵。

李明凝視著兩指手指中的那塊碎肉,沉聲道:“他受了重傷身體大量失血,剛剛在這里對自己進行了一場絕不溫柔的手術,他吃這塊巧克力只是為了補充血糖,防止自己因為缺血過度暈迷。”

“大哥你看!”

一個海盜在軍犬的帶領下從地上拾起一塊沾血的彈片,李明接過彈片沉默了半晌才道:“這塊彈片是他用軍刀從自己身上撬下來的!”

搜索隊的海盜一個個兩眼發直,呆呆望著李明手心里那塊足有三寸長的彈片,在彈片上有好幾條深深的劃痕,可見那個神秘的敵人把這塊彈片從身體里撬出來時,用了多麼大的力量。

李明的話更是把所有海盜再次推向發瘋的邊緣,“大家一定要小心了,我們要面對不僅是一個優秀的狙擊手,更是一位經驗豐富的資深實戰專家!面對這種敵人我們絕不能給他任何機會,更不要做出什麼愚蠢的傻事。記住,他的生命力要比你們強悍至少十倍,就算一整梭子彈打到他身上,也絕不要輕易靠近他!最好的辦法就是和他保持安全距離一直射擊,直到把他的身體直接打成一堆碎肉。”

十幾個海盜面面相覷,最後終于有人忍不住問道:“老大,他有這麼誇張嗎?”

“誇張?”李明冷笑著舉起手中的彈片道:“看清楚了嗎,這上面有五條劃痕,每一條劃痕上都有一個大輻度跳躍,這說明他在給自己進行手術時,根本沒有注射任何麻醉劑!否則以一個超級狙擊手的穩定感,他的手絕不可能做出這樣劇烈的顫動。在戰場上你們千萬不要把他還當成一個人,他是一台機器,是一台經過最嚴格訓練,為殺戳而生的最純粹戰爭機器!”

一直在地上用爪子刨抓的軍犬突然發出興奮的狂哮,伸嘴從它刨出的淺穴里叨出一個小巧的噴霧罐,它咬著這個噴霧罐對著李明豎起尾巴,表功似的連連搖動。

一個海盜快步走過去,准備從軍犬嘴里取出那個噴霧罐,當他的目光落到軍犬刨出的淺穴上時,這個海盜的眼睛猛然瞪成雞蛋大小,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用小姑娘受驚般的哭腔尖叫道:“不好,有埋伏……”

“轟……”

一股沛不可擋的力量狂湧而出,那名倒黴的海盜和闖下大禍的軍犬身體猛然凌空撕裂,混合在炸起的碎石和硝煙中直沖斗霄,沖起足足七米高,才洋洋灑灑的飄下來,在方圓十五米范圍內下了一場血雨,淋了那些海盜一身。

這是我專門為海盜搜索隊軍犬留下的厚禮!

把一枚手雷和一顆死神狙擊步槍專用高爆彈綁在一起,再小心拔掉手雷上的保險環,把它們埋到土穴中,就制成一個簡單又威力強大的觸發雷。

把用空的急救噴霧罐在我流出的鮮血中滾了一遍,它就成為最有效的誘餌,那只軍犬除非是正好感冒或者是患了過敏性鼻炎,否則它一定能把我刻意沒有完全遮蓋的噴霧罐挖出來。可惜時間實在太過緊迫,否則我就可以在這個地方用狙擊步槍子彈和手雷,在這里制造出一個超級陷阱,把這支搜索隊一網打盡。

我躲在一棵大樹上,把死神狙擊步槍死死卡在樹丫中,藉此來減少後座力對我受傷左臂的沖擊,我已經瞄准了足足三分鍾,可是一直沒有開槍。我敢確定這只海盜搜索隊的頭領就是那個幾乎把我送回死神懷抱的超級神射手,他擁有一個最優秀狙擊手的特質,他和楊清一樣,無論在什麼時候都會把自己放置在最安全的位置。

他整個人一直隱藏在我射擊的火力死角,就算是偶爾移動暴露在我的視野中,我還沒有來得及調校槍口,他就又迅速轉移到另外一個火力死角,擺脫我的鎖定。我直覺的判定,在紅玫瑰海盜團中,只有這位神射手可能對我造成威脅,我最大的心願就是可以直接一槍把他狙斃。




上篇:第六卷 龍吟天變 第十八章 狙擊手的戰爭(上)     下篇:第六卷 龍吟天變 第二十章 狙擊手的戰爭(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