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鷹隼展翼 第六卷 龍吟天變 第四十五章 雅加達上空的鷹(中)  
   
第六卷 龍吟天變 第四十五章 雅加達上空的鷹(中)


“我還要等著晚盈睜開她的雙眼,請求她原諒我對另外一個女人分出自己的感情,我還要陪著善娜和她一起慢慢變老,我還要帶領我的兄弟們在這片受詛咒的土地上開劈出一片人間樂土……”我有太多太多要做的事,我有太我太多沒有完成的心願,我在心底發出最瘋狂的呐喊:“我絕不能死!”

子彈從我頭頂從我身旁從我的前後左右嗖嗖亂竄,打碎的石子狠狠撞在我的臉上傳來一陣陣火辣辣的疼痛,感受到子彈高速飛行時特有的灼熱,我裸露的皮膚一次次發出神經質般的顫抖,大粒的汗珠不停的從我身上從我頭上狂湧而出。

我的心髒在胸膛中有力的跳動,將大量瘋狂的血液一次次泵向全身每一次細胞,我身上充滿爆炸性力量的肌肉一次次興奮,一次次歡呼,一次次隨著我的愛、我的恨、我的憤怒、我的希望做出最瘋狂的沖刺!

我越跑越快,我越跑越瘋,我身後的兄弟們熱淚盈眶,望著不斷對著我噴射火舌的十幾枝M16格雷爾步槍,一名班長猛的從掩體後面跳起來,狂叫道:“大哥可以為我們拚命,我們為什麼不能為他拚命?死就***死吧,給我沖!!!”

“噠噠噠……”

兩挺班用輕機槍同時怒吼,死死壓制住兩個火力點的敵人,機槍手發出歇斯底里的狂吼:“***,你們這群王八蛋來打我啊,來射我啊,和我對射啊!讓我看看你們到底是一只會飛的老虎,還是一只只敢躲在暗處偷放冷槍的軟腳貓!”

十幾枚手榴彈一起砸到廣場上,在濃煙翻滾中,十六名士兵竟然在這種絕不應該的情況下,一起把自己暴露在敵人的槍口下,追隨在我的身後舍命狂奔。

我們十七個人是發瘋的公牛,是怒虎,是狂牛,是不折不扣的瘋子!

雖然只有十七個人在舍命狂奔,但是去硬是帶起一種千軍萬馬集團沖鋒時才有的可怕壓力。雖然子彈從我們身邊嗖嗖飛過,可是我的士兵我的兄弟我在戰場上最可信賴的同伴,仍然可以放聲狂笑:“跑步誰不會?玩命誰不會?大哥你以後再想找什麼刺激不帶上我們,就算你是大哥是師長是我的頂頭上司,我也***和你急!”

“啪!”

一個士兵身上猛然發出木棒折斷時才有的可怕聲響,他一頭栽倒,望著自己被一槍打碎只連著一點皮肉骨屑的右腿,他拔出軍刀一刀斬斷還連在自己身上的碎肉骨屑,雙手一撐滾到一個雕像後面,擎起自動步槍全力壓制火力點後的敵人,他一邊拚命掃射一邊狂叫道:“告訴大哥,我絕不會把自己的尸體留給敵人,在我的身上也有一枚燃燒彈,你們快跑!”

沒有人回頭,回頭就得死!

沒有人稍有遲疑,遲疑就得死!

聽著自己朝夕相處十幾年的兄弟的狂吼,感受著他必死的決心,一行行鐵血男人的淚水傾灑在雅加達機場前這片空曠的廣場上,這些晶瑩的淚珠狠狠甩到堅硬的大理石地板上,濺起一朵朵小小的水花。

生命的流星在遙遠的宇宙中,劃出一道燦爛到極限的光芒。

所有人的雙眼瞬間蒙上了一層絕對的血紅,這層血紅,是發自內心最痛哭的嚎叫,是鐵血軍人再沒有任何牽扯沒有任何仁義道德的瘋狂,是需要發泄需要鮮血洗滌的最旺盛殺意!

一個機槍手瘋了!

那個被打斷腿的人是他最好的兄弟,他們一起放哨,一起值勤,一起犯錯,一起受勳,在訓練時他們一前一後不離不棄,在戰場上他們背肩作戰,只要感受到身邊兄弟的體溫,只要聽到彼此有力的心跳,他們就不會感到孤單,更不會感到畏懼。

這是一種用十幾年時間悉心培養,用鮮血和汗水澆灌出來的比血緣更親更兄弟更密的感情!

“要死就一起死吧!”

在放聲狂吼中,這名機槍手拎起手中的班用輕機槍,猛的跳起來毫無顧忌的把自己暴露在所有敵人的槍口下瘋狂掃射,已經跑到安全地帶的我嘶聲叫道:“笨蛋,快趴下!這是命令!!!”

他躲在雕像後面的兄弟,也放聲嘶吼道:“你他媽傻逼了?快給我臥倒!臥倒!!臥倒!!!你聽到了沒有,你***再不臥倒,我就向你開槍了!與其讓你死在敵人的手里,還不如讓你死在我的手里!!!”

“把你的槍也給我!”

伸手搶過另外一名同僚手中的輕機槍,兩挺班用輕機槍在他手中一起火舌迸射,“我來吸引他們的火力,你快跑,不要陪著我一起送死!”

只是一個人兩把槍,他就吸引了所有人注意,雖然知道他的目的是吸引火力,為其他同伙創造強行突破火線的機會,但是他瘋狂的殺氣,他那種放棄了一切生存希望,猛然綻放出最狂烈光彩的生命火焰,卻讓“中東飛虎”的士兵不得不將武器指向他,不敢不將武器指向他!那是一種生物面對超越自己理解可怕強敵時,本能的自我保護。

參加這場戰爭的人,將永遠記住這一天,記住這一個人,不,是記住這個戰神!

鎢鋼偏芯子彈一顆顆打在他身上,他的身體不斷炸裂,沒有人敢相信,一個人在中了這麼多槍,身體被打得如此零碎後他還能活著,還能驕傲的挺立在那里!

他的左腿被打斷了,他就單腿用金雞獨立的姿勢站在那里,身體牢固得就象是用一根碩大的鋼釘死死鍥在這片冰冷的土地上,他的右腿也被打斷了,他猛的撲倒,但是他隨即掙紮著爬起來,把一針嗎啡狠狠紮進自己身體里,一邊吐著鮮血一邊狂笑道:“**,是哪個傻逼開的槍,打得還***真准,兩條斷腿都一樣長,正好讓我可以再站立起來!”

他居然真的用兩條露出森森白骨鮮血狂湧的斷腿……再站了起來!

呆了,所有人都呆了!這哪里還是一個人,這哪里還是有血有肉有生命有感情的生物?!他是一台不把他完全打成碎片,就不會停止工作停止殺戮的最純粹戰爭武器!

兩挺輕機槍再次開始怒吼,他的身體不可抑制的隨著彈殼飛濺輕輕顫抖,他左右斷腿處的白骨在大理石地板上發出“吱吱啦啦”的聲響,直到他的腿骨卡到兩塊大理石板材的縫隙中,終于牢牢鍥住他的身體。

經曆過長年戰爭,自以為見識了最殘酷戰火考驗的“中東飛虎”終于怕了,那種發自內心深處的顫抖,讓他們不顧一切的對著那台雙腿都被打斷的戰爭機器掃射。這樣的瘋子,這樣的狂人,在戰場上絕對是任何軍隊的噩夢,更何況這樣的瘋子絕對不只一個,他們今天要面對的敵人……全是!

雙臂都被子彈打斷,他再也無法使用任何武器了。望著跌落在身邊的兩挺輕機槍,再看看已經全部跑到安全地帶的伙伴,就連那個被打斷右腿的兄弟,也被最後跑過的機槍手生生背出火線,這名第五特殊部隊的士兵,這名我的兄弟,這名英雄,露出一絲驕傲的微笑,他猛的低頭,用牙齒咬住身上那枚已經扭開保險蓋的燃燒彈。

“轟!”

隨著一聲炸響,他的身體徹底被火焰覆蓋,在烈火中,他放聲狂笑。

我們同時對著那堆烈火敬上了自己最莊嚴的軍禮,一只鳳凰在烈火中永生了。

狠狠甩掉眼角的淚水,我拔出兩枝經過特殊改裝的沙漠之鷹手槍,狂嗥道:“血債血償,給我殺!”

“雄鷹,雄雄,我是飛虎,我是飛虎,有十八名恐怖份子強行突破我們的封鎖線,他們可能會從背後對你們發起攻擊,重複一遍,有十八名恐怖份子強行突破封鎖線……”

沒有人回答,沒有人注意,因為在這個時候,我已經帶著十七名已經徹底獸性回歸的人形狂龍,殺入地下通道。

日本的重工、電子產業可以穩居世界前二位,他們帶著這種自豪和大自大,拍了無數什麼恐龍特急克塞號,什麼超時空要塞,什麼宇宙騎士的動畫片,唧唧歪歪的把自己說成天下無敵,人類的救世主,邪惡的克星,就他們擁有超高科技武器,就他們拽就他們有數不清的英雄和主角,而那些敵人那些超級大BOOS卻全是傻乎乎,雖然擁有龐大部隊,卻連連出錯,來來回回幾十個回合下來,讓人家以精銳擊平庸,最終被人家拚得山窮水盡。

但是不可否認,日本以出類拔萃的重工、電子產業為基礎,的確能制造出大量還無法在正規戰場上普及的特種武器!

美國早就研制出一種可以自己滾動,直接落進單兵坑中爆炸的武器,日本雄鷹特種部隊使用的特殊裝備,就是這種武器的強化版。

雄鷹特種部隊根本沒有強行攻擊,他們在地下通道的一個拐角,用幾挺班用輕機槍和十幾枝MP5沖鋒槍組成一個火力防禦網。在這道防禦網後,十幾個士兵就象是在打電子游戲一樣,抓著遙控盒上的控制杆來回擺動,在他們的指揮下,一顆顆直徑二十多公分的橡膠球在地下通道內又蹦又跳又翻又滾,在空中做出各種令人匪夷所思的動作,一旦到達目標位置,只要按下遙控器上那個紅色的按鈕,整個橡膠球就會突然爆炸。

這些小日本大純粹是把這場反恐戰爭當成了他們試驗各種武器效果的試驗室,在這些橡膠球內安裝了不同的藥芯,白磷彈、爆破彈、燃燒彈、窒息彈、子母彈、麻醉彈、錳鋼飛釘彈,哪一種都殺傷力強大,哪一種都絕不容視,哪一種都堪稱是***斷子絕孫不得好死的變態武器!

面對這種無孔不入的特殊武器,程遠夏第五特殊部隊根本無計可施,只能節節向後撤退。

一顆橡膠球又被投到地上,但是這顆橡膠球只在地上彈起了兩三寸,打了四五個滾,就無力的滾到牆角,陷入了沉寂。

難道是壞了?

一個飛鷹士兵飛跑過去拾起那枚橡膠球,這枚橡膠球不知道是電池漏液還是怎麼了,通體帶著粘粘膩膩的液體,當這名戰士就著燈光看清手中的物體時,他愣了足足三秒鍾,才猛然發出一聲狂叫:“大雄君他……”

這名士兵的話只喊出一半,他就覺得天暈地暗日月無光,突然間身輕如燕,他的視角以七百二十度搖滾旋轉的方式在地下通道內不斷盤旋,在這種近似雷達掃描的情況下,他清楚的看到,在雄鷹特種部隊身後,一支十幾人的部隊正在對他們發起突襲,這些敵人根本沒有使用槍械,而是在用軍刀一個個無聲無息的刺殺自己的同僚,沖在最前的那個敵人就象是魔王降世,他的手是紅的,他手中的M9軍刀是紅的,他的頭罩是紅的,他的全身上下都是紅的,那是地獄的顏色,那是鮮血染出來的顏色,那是受到無數冤魂詛咒,鍍上的顏色!

一具沒有頭顱的尸體呆呆的站在戰場某處,噴出來的鮮血足足有兩尺高,在他手中還捧著一個血淋淋的圓球,看起來就象是他自己活膩了,活煩了,直接用自己的手把自己的頭給生生扭了下來,正在准備把它當成一顆足球狠狠的補上一腳。

“那不是大雄君的頭嗎?難道說我……”

“殺!一個也不要放過!!!”我放聲狂笑,一腳把地上的頭顱狠狠踢出十四五米遠。

爆豆般的槍聲猛然在地下通道內響起,日本雄鷹特殊部隊的士兵只想狠狠給自己幾個耳光,讓他們裝帥,讓他們只想著玩電子游戲,讓他們只會用“橡膠人炸彈”去玩別人家,這下被人家玩了吧,這下傻逼了吧,這下完蛋了吧?

MP5是世界反恐部隊通用沖鋒槍,現在有五十多個國家的反恐部隊使用這種武器。它使用9×19mm巴拉貝魯姆手槍彈,有射速快,穩定性好,後座力小,隱匿好,重量輕的優點,在短時間內就可以對准目標傾泄出大量彈藥。

訓練有素的特警題解可以在突擊戰中單手操縱這種沖鋒槍,解放出他們的右手。

這種MP5沖鋒槍在反恐戰場上曾大放光彩,也是香港飛虎隊的制式裝備,但是它壞就壞在是反恐專用沖鋒槍上。

它用的是巴拉貝魯姆手槍彈,這種子彈在我們這群職業軍人眼里,純粹就是***鳥槍,打不死人的鳥槍。

就算是射得快就算是穩定性好,子彈都傾泄到我們身上,可是這種鳥槍專用子彈,根本打不穿我們身上的五號防彈衣,他們又能怎麼樣?

(小妖:流氓、惡棍、混混、軍人、戰士、英雄、懦夫、帥哥、丑男、靚妹、肥妹們聽好了,傅吟雪大BOSS有令,把你們手中的票都給我交出來!)


上篇:第六卷 龍吟天變 第四十四章 雅加達上空的鷹(上)     下篇:第六卷 龍吟天變 第四十六章 雅加達上空的鷹(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