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鷹隼展翼 第六卷 龍吟天變 第五十八章 世界最瘋狂(下全部)  
   
第六卷 龍吟天變 第五十八章 世界最瘋狂(下全部)


雅加達國際機場的大門突然打開了,一千多名人質連滾帶爬的沖出機場,他們一邊使出吃奶的勁拚命奔跑,一邊放聲哭叫:“不要開槍啊,我不想死!”

面對已經超越人類承受極限的恐懼,面對生與死的選擇與考驗,什麼人類尊重婦女的美德,什麼尊老愛幼,什麼禮讓先行全成了扯淡,全成了他媽最好笑的廢話。

不只一次蜂擁而出的人質在寬闊的機場大門前擠成一團,人踩人人疊人,被踩在下面的人發出陣陣慘叫,不斷掙紮著想爬起來,站在他們身上的那些家伙,腳下一軟也猛的撲倒在他們身上,成為別人腳下的肉墊。

門口堆積起來足有兩米高的人牆,他們扭曲成一個到處是手在亂抓,到處是勉強伸出一張嘴巴呼吸空氣的腦袋,到處是惡劣到極點的叱罵和慘號,抱著孩子的母親猛然迸發出最強大的力量,居然生生撞開了幾個比她足足高出一頭的男人,沖到了大門外,可是就在她終于可以感受到自由的空氣與陽光時,一只不甘心的手掌抓住了她的腳踝,在失聲尖叫中她直直撲倒,眼睜睜的看著懷里的女兒頭下腳上狠狠砸到大門外堅硬的大理石地板上。

“砰!”

小女孩的頭上血花飛濺,就算是在大門口幾百名人質擠成一團,在大門口負責警戒的第五特殊部隊士兵仍然聽到了頭蓋骨碎裂的脆響。

母親呆滯的望著倒在一片血泊中的女兒,猛然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尖叫,她指著那群仍然在大門口擠成一團,相互推桑撕打成一片的男人,放聲哭叫道:“劊子手!是你們殺了我的女兒,是你們殺了她!”

這位母親脫下自己的高跟鞋拚命在人牆上砸,“我砸死你們,我砸死你們!”

“轟!”

受到外力攻擊的人牆終于找到了宣泄口,在放棄了掙紮與擁擠,他們反而突破了機場大門,在一片慌亂與吆喝中,幾百個男人奪門而出,只留下一個生生被踏死的母親和摔死又被踩得不**樣的女兒。

望著這人性中最丑陋的一面,我和卜善娜同時搖頭。

“救救我啊,我是美國的公民,你們千萬不要開槍,快來幫助我啊!”

“不要開槍……你***給我讓開!”

“上帝啊,我終于得救了,您終于沒有放棄自己的信徒與子民!”

“醫生,我這里需要醫生,有沒有醫生?!”

各種慌亂的叫聲混成一片,一千多個人質在雅加達機場與盟軍防禦陣地之間展開了一場百米賽跑式的馬拉松,不時有一些太太小姐們因為體力不支倒在了地上,她們放聲哀叫,甚至掏出自己身上的鈔票,解下自己手上那顆碩大的鑽戒,可是沒有人理會,更沒有人願意為她們停下腳步。要是連命都沒有人了,要錢還有什麼用,獲得漂亮少女青睞又有什麼用?難道她會陪一個因為發揚人道主義,而被恐怖份子亂槍打死的幽靈做愛不成?

望著那群蜂湧而上的人質,湯姆比特林狂叫道:“對面的敵人絕不會在這個時候突然釋放人質,命令所有狙擊手全力戒備,一旦發現攜帶武器的可疑人物,哪怕他手中只是拿了一根看不清實質內容的木棍,也給我擊斃他!”

“一號狙擊點報告,沒有發現攜帶武器的可疑人物!”

“二號狙擊點報告,沒有發現攜帶武器的可疑人們!”

“三號狙擊點報告……”

占據了各個有利地形的狙擊手不斷將情報傳遞到指揮中心,湯姆比特林望著那群越跑越近的人質,眉頭緊緊鎖到一起,他猛然一拳砸到桌子上,狂叫道:“不對,立刻對鳴槍示警,禁止他們接近,如果有人不聽警告立刻開槍擊斃!”

所有聽到命令的特種部隊指揮官都傻了眼,禁止被釋放的人質接近,難道再把他們送回恐怖份子那里?還有,只要看看那些人質現在一個個眼淚口水鼻涕飛濺,又哭又叫又跑又笑的樣子,就應該知道他們現在眼睛里除了能給他們帶來安全的盟軍防禦線外,就再也不會有其他任何東西。就算狙擊手鳴槍示警,那些已經被嚇暈頭的人質,八成會以為恐怖份子反悔,開始屠殺人質,他們只會跑得更快,沖得更猛。

面對這種情況,他們這些職業軍人應該怎麼辦?真的開槍屠殺一千多名跑到他們這里來尋找安全感的人質?真要那樣做了,他們到底是營救人質的反恐特種部隊,還是屠殺人質的第二恐怖份子縱隊?

湯姆比特林拍著桌子狂叫道:“你們還愣著干什麼,立刻下令開槍,絕不能讓那些人質接近我們!”

如果湯姆比特林是命令這些特種部隊和恐怖份子決戰,在群情激昂之下,就算面臨槍林彈雨,這些職業軍人也會毫不猶豫的凜然遵令,可是湯姆比特林的現在命令卻他們開始遲疑了。射殺一千名人質,這是什麼樣的屠夫手段,將會引發什麼樣的社會反應?雙方畢竟不屬于一個系統,甚至是不屬于一個國家,湯姆比特林是把胸脯拍得當當作響,說是一力承擔後果,可是這種後果他一個人承擔得了嗎?

只怕到時候,在場所有的人都將被送上軍事法庭,都將成為明文記載,遺臭萬年的混蛋人物!

想想看吧,他們美國第七艦隊被核彈炸得鬼哭狼嗥,國內亂成一片,就算湯姆比特林有什麼過激行動,美國公民也可以把這理解成為一種憤怒過度的愛國表現,可是他們呢,他們的國家並沒有遭到核彈攻擊,他們國家的公民可沒有找到能夠原諒他們的理由啊!

望著站在防禦線前,端起手中自動步槍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特種部隊,兩名龍牙笑了,他們對視一眼,猛然兵分兩路撲向盟軍組建的防禦陣地。

他們有自殺的傾向,但是他們也明白,一個人的死有重于泰山,也有輕鴻毛,他們終于選擇了最光榮的死亡方式!

臉上纏著繃帶的士兵,直直撲向盟軍指揮室前幾台半固定地對空防禦飛彈發射器,發現不對的聯合特種部隊士兵連聲喝止後終于開槍了,十幾朵血花同時從他身上飛濺,在踉踉蹌蹌的掙紮中,這名士兵拚盡全身所有的力量,狠狠撞到一台飛彈發射器上。

他身上被子彈打穿的十幾處傷口不斷噴濺出大股的鮮血,迅速將他的生命力從身體中抽走,微笑的凝視著被自己死死抱在懷里的飛彈發射器,這位士兵在心中不無遺憾的想道:“可惜我不能學電影里的那些戰斗英雄一樣,在完蛋之前,擺出一個POSS,光明正大的用我們自己的語言高喊一聲‘中國萬歲,祖國萬歲’!真是***不甘心啊……”

這位士兵深深吸了一口氣,拚盡全部力量,用剛剛惡補的日語狂叫:“以血還血,以牙還牙,大日帝國萬歲!!!”

“轟!!!”

“轟!!!”

“轟!!!”

……

纏在那名士兵腰間的二十公斤C4炸藥爆炸了,方圓一百米范圍內立刻變成一片修羅地獄,幾台彈發射器在零點七秒鍾內就被沛不可擋的力量生生拆成無數碎片,以超音速向四周輻射飛濺。

那些已經安置在發射器里的防禦飛彈瞬間融入到這種火熱的氛圍中,在一次次不甘示弱的狂吼中,將它們儲藏的燃料和炸藥無私的一次性徹底傾泄到這片土地上。

負責防守飛彈發射器的越南特種部隊士兵瞪大了眼睛,還沒有來得及在這個世界上留下最後一聲慘叫,就徹底淹沒在一陣接著一陣的劇烈爆炸中。

正在集中待命准備和恐怖份子正面交鋒的各國特種部隊士兵,突然看到有人闖到自己中間,還沒有來得及放聲喝問,他們就看到一個面部滴著血紅色粘液,沒有頭發沒有眉毛,就連嘴唇也被燒成黑炭的怪物,張開嘴對他們咧出一個不知道是哭還是笑的可怕表情。

只是掃了一眼,用稀硫酸燒毀自己面容的士兵心里就樂開了花,在這里竟然駐紮了大約一百五十名世界最精銳的特種部隊士兵,俗話說得好,拚一個夠本拚兩個有賺,他這次可真是賺了大大的一票!

“師長大哥,我一次性干掉了一百五十個特種部隊士兵,你記得下輩子重逢的時候,一定要給我補發一枚特級軍功章啊!”

在喃喃自語這位士兵也猛然引爆了身上的二十公斤C4炸藥。

湯姆比特林帶領所有特種部隊隊長狂沖出指揮中心,在外邊已經亂成一團,二十六支特種部隊,有七支被全殲,只余下一個光杆隊長,他們更在這場突襲中,損失了所有防空設備。

到處都是缺胳膊斷腿的傷兵倒在血泊不斷呻吟,等待醫療兵的急救,到處都是散發著烤肉香味的人體碎肢,到處都是受了傷還不願意老實,還有精力又哭又叫的人質,有人甚至象無賴一樣躺在地上,扭動著他過于肥胖卻能完成兩千米長跑的身體,嚎叫道:“我需要醫生,我需要氧氣袋,我快喘不過氣了,快來人幫我啊!我是美國公民,我要求獲得最有效的治療和精神賠償,要不然我就投訴你們!”

投訴你媽個頭啊!

三角洲特種部隊隊長約克瞪著眼,一巴掌就扇得這個唧唧歪歪已經忘了自己是誰的家伙在地上猛然打了幾個滾,約克舉起手中的自動步槍狂叫道:“你***給我閉嘴,否則老子先一槍斃了你,不就是在上報恐怖份子屠殺人質時,多報上去一個名額嗎?!”

“你們快看頭頂!”

隨著一名士兵的驚叫,所有人一起抬頭,也許是剛才太過慌亂,也許是因為雷達掃描裝置受到核彈輻射影響,直到敵人以君臨天下的姿態出現,多國聯合特種部隊才發現,在雅加達機場竟然有四架波音七四七客機同時起飛。

兩架波音七四七飛機毫不理會特種部隊在失去防空設備後,徒勞的射擊,大搖大擺的沖向遠方。

“那兩個小子可以帶著C4炸藥直接跑到敵人的大本營里引爆,為什麼我們卻要做這種毫無意義的攻擊?”

在兩位龍牙不滿的低語中,波音七四七客機一頭紮向沒有任何部隊駐紮的空曠地帶,望著遠方騰起的陣陣火焰,湯姆比特林的心瞬間就沉到最谷底,直到這一刻他才明白自己面對的,是什麼樣的人物!

這個未曾謀面的敵人,才是世界上最優秀的軍人!

他夠強!夠狠!夠陰!夠毒!!!

當他決定全力進攻的那一刻,他勢必將帶領自己手下的所有兄弟,在戰場上掀起一場最瘋狂的烈焰狂潮。和這種敵人去比賽瘋狂,絕對是以卵擊石,和這種恐面份子比賽軍人的天性,絕對是班門弄斧式的自殺!

他以炸死一千名人質為代價,掩護兩名敢死隊員沖進聯軍防禦核心,直接破壞了空防系統,使波音七四七這種身寬體胖的龐然大物,都能在他們頭頂大搖大擺的飛來飛去,如入無人之境。

那兩架飛機看似毫無意義的直直沖撞到地面上,實際上他們利用飛機本身的燃料和C4炸藥炸崩的大廈,封鎖了雅加達機場通往外界的交通線。

換句話來說,現在雅加達機場已經處于一個相比封閉狀態,外面的印尼海軍陸戰隊在成功撲滅大火或者用輕型坦克強行撞出一條通路前,他們再也得不到任何實際性的軍事援助!

一個答案已經在心中呼之欲出,但是湯姆比特林瞪大了眼睛,卻怎麼也無法把它喊出口:“難道對方並不是准備突圍,而是准備和我們進行一場正面決戰,甚至打算把我們這批世界最頂尖的特種部隊一舉聚殲?!”

“散開,立刻找地方隱蔽!”

每一位特種部隊隊長都是實戰經驗最豐富的專家,他們都同時預感到了對方即將使用的自殺性攻擊,一起放聲狂吼。

可是,你要他們往哪里跑?

有誰可以用兩條腿跑得過波音七四七?又有誰能跑得過C4炸藥制造出來的鐵與火的灼熱洪流?

沈浩站在機艙里抱著一挺班用輕機槍對著下面瘋狂掃射,在彈殼飛濺中,他放聲狂叫:“大家給李明報仇啊!給我使勁往下投!”

TNT炸藥、C4炸藥被人整箱的從波音七四七客機里投出來,中間摻雜了大量的手榴彈、日本雄鷹特種部隊專用橡膠人炸彈、成桶的航空汽油,為了增加爆炸威力,李明還沒有用完的特種子彈甚至都被傾倒下面的戰場上。

望著那些造價高昂的特種子彈,在空中翻滾著向下墜落,沈浩猛然發出一聲野狼般的長嗥:“老李,你走好,哥哥我就讓這群傻逼陪你一起上路!一路上你們打架也好,拚命也好,化敵為友也罷,總之你不會寂寞了!”

望著各種大范圍殺傷性武器從天而降,幾乎每一個人都瞪大了眼睛,我拷,不是吧?!

剩下的兩架波音七四七沒有變成神風式進攻武器,怎麼有一架反倒轉職成為轟炸機了?

已經被公認為最瘋狂天才戰斗機駕駛員的萬志輝駕駛著第二架波音七四七,放聲狂叫道:“兄弟們坐穩了,我們最刺激最過癮的HAPPY時光到了,我會讓你們HI得連昨天吃的東西都吐出來!”

這架波音七四七直直插向雅加達廣場外的草坪,程遠夏狂叫道:“喂,老萬,你***小心一點,大哥還在這架飛機上呢,你把自己玩死了不要緊,你要真敢拉上大哥一起上路,我們所有兄弟絕對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後悔!”

“有什麼好後悔的,我們這批王八蛋已經注定是十八層地獄的掛號VIP貴賓,誰也跑不掉了!”萬志輝放聲狂笑道:“我***早就想試試不放起落架強行迫降是一個什麼滋味了!你不用瞪著我,看到那片長達八百米的廣場草坪了吧,我在這之前就已經進行了實地堪查,理論上、道理上、常識上,它應該、大概、可能、也許,能讓我們成功在上面迫降!”

程遠夏不放心的問道:“你有多少把握!”

萬志輝哈哈笑道:“鬼***才知道呢!老大既然想瘋,我們就陪他一起瘋個夠吧!”

我和卜善娜手拉手坐在機艙里,聆聽著萬志輝和程遠夏的對話,卜善娜低聲問道:“你現在已經展現出非凡的領袖魅力和謀略能力,可是我不能理解,為什麼這種最危險的沖鋒性任務,你還一定要親自參加。如果這架飛機真的墜毀了,我們之前做的一切都失去了最根本的意義。”

我掃視了一眼機艙里荷槍實彈,隨時准備沖出去和世界最頂尖特種部隊交鋒的兄弟,傲然微笑道:“因為我是傅吟雪!”

我是統率力一百的傅吟雪,所以我永遠不可能變成最純粹的戰略家,我只能成為世界最瘋狂的實戰家!

我以六十人組成的突擊隊悍然向幾十支特種部隊發起挑戰,沒有我的超強統率力,沒有我身先士卒的表率,僅憑程遠夏、古烈姆他們,根本無法創造我需要的戰爭奇跡!

在戰場上,除了要有運籌帷幄的過人謀略能力,我更需要有能在局部戰場上,彈起一個可以扭轉全局戰略的響亮音符。


上篇:第六卷 龍吟天變 第五十七章 世界最瘋狂(中)     下篇:第六卷 龍吟天變 第五十九章 勇者對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