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鷹隼展翼 第七卷 潛龍于海 第六十五章 背水爭雄  
   
第七卷 潛龍于海 第六十五章 背水爭雄


“嗚……”

淒厲的警報在整個關島狂嘯不休息,在我們的頭頂,幾十架C-17遠程戰略運輸機排著整齊的隊列飛過,舉首仰望,在蔚藍色的天幕下,漫山遍野到處都是點點白色的傘花,他們層層疊疊,看起來就像是四月的柳絮,多得讓人眼花繚亂,多得讓人不由自主的倒抽上一口涼氣。

在關島的北岸,隨著瘋狂的呐喊,一批從自衛隊中選拔出來的神風敢死隊,再次發動了自殺性猛攻。與此同時,關島並不適合展開大規模登陸戰的東岸、西岸、南岸,都出現了大量沖鋒舟。

看著軍事衛星上傳送來的監控錄象畫面,修羅軍團指揮室里的人都面面相覷,成盛一邊抽著涼氣一邊怪叫道:“**,真是***大手筆,真是最後的超級大會戰了!他們至少空投了八千名傘兵,再加上東南西北四個方向不分主次的集團性沖鋒,小日本這次進攻總人數已經超過了五萬!”

對方的指揮官是一個人物,我還真是小看他了!

如果我沒有估計錯誤的話,他是把整批傷兵隔離,甚至可能是動用了非常手段,把這批傷兵對戰場的恐懼,和對指揮官的怨恨全部強行壓制在一個狹小的范圍內。其他的士兵雖然已經對進攻關島北岸感到絕望,但是我精心設計可以讓日本自衛隊指揮系統全盤崩潰的內部炸彈並沒有爆炸,他們到現在為止,仍然是一支可以作戰,可以沖鋒的精銳部隊!

紙包不住火,對方的指揮官就是要在全軍士兵滑落到低點之前,和我進行一次最後的大規模決戰!

無論他曾經有過什麼錯誤,只要能消滅修羅軍團,只要能打贏這場戰爭,他就會是全日本最受尊敬的戰爭英雄!那些傷兵也會被政府在嚴厲警告後,用大把鈔票塞住嘴巴。只要能贏……七彩光環就會幫助勝利者掩蓋所有黑暗和汙點!

我已經將對方的指揮官逼到了不勝則亡的絕境。這是一場我們雙方都再沒有任何退路的最慘烈的戰爭!

這將是我們修羅軍團在關島的最後一場超級大戰,我們要面對的,是整個日本五分之一的部隊猛攻!

面對鋪天蓋地狂砸過來的全方位進攻,修羅軍團人手不足的問題立刻成為最致命的弱點,對方放棄了重型武器,放棄了火力支援,沒有火炮沒有坦克。沒有重機槍沒有裝甲車,他們就是打算用傾國之兵,把我們生生擠死捏扁!

這是以力破局的最慘烈一擊!

這是最後決定關島勝利的最慘烈一戰!

雙方士兵人數,二十比一!

我們圍在一個我親手制作的關島地形沙盤上,我看著手表沉聲道:“情況緊急,我們還有三分鍾來制定防禦戰略!”

以老成持重著稱的許峰竟然第一個發言,他指著沙盤上七個地點,叫道:“我們現在已經恢複了關島百分之十防空武器。雖然只有百分之十的防禦火力,但是已經足夠在整個關島上空建立一個防禦網,這八千名傘兵,能有兩千個活著落到地面上已經算了不錯了!所以他們的傘兵部隊基本可以忽略不計,他們最大的作用,就是用來吸引我們的注意,讓我們不得不分散手中的戰斗力罷了!防空戰斗,由我開指揮進行!”

徐霽軒跳起來叫道:“你一個人無法完成任務。我來幫你!”

我深深的望著兩前這個得力助手,伸手狠狠的在他們肩膀上一拍,叫道:“好,敵人的傘兵就由你們來招呼了!記住,絕對不能讓殘存的傘兵在我們核心位置集結!拜托你們了!!!”

“是!”

成盛、徐霽軒向我敬了一個軍禮。匆匆跑出指揮室。

沈浩指著關島北岸,叫道:“在關島北岸,我們擁有四門火神炮,幾十挺重機槍,再加上一萬多具已經燒熟的尸體橫在那里打擊敵人的士氣,他們想用步兵推平我們的北岸防禦純屬癡人說夢!雖然北岸是整個關島唯一一個適合大規模搶灘登陸的地方。但是我敢確定,他們在北岸的進攻,只是牽制我們實力的輔助性進攻!給我三百人,除非他們從我沈浩的尸體上過去,否則我絕不會放一個敵人從北岸沖上關島!”

我點點頭,目光落到程遠夏身上,叫道:“老九,你去配合沈浩一起防守北岸!”

“是!”

沈浩、程遠夏向我敬禮後匆匆跑出指揮室。

柳康南指著關島南側叫道:“這里地形多山,他們根本不可能在這里使用坦克或裝甲車,給我們兩百名狙擊手,我和楊清在這里以空間來換取時間,利用狙擊步槍和地雷,不斷打擊消耗他們的力量。我保證他們走出山區之前,就會被我們打得士氣全無!”

齊小霞指著關島東側,說道:“這里全是峭壁,就算了拋掉了重型武器,常規部隊也無法從這里成功登陸,日本自衛隊如果想從東側強行登陸,一定在這里集中了他們最精銳的特種部隊,這個位置由我卜善娜來防守!”

最後我們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關島的西側,那里有很多被石岸分割的小沙灣,地形複雜多變,不適合坦克、裝甲車移動,就算了搶灘登陸成功,在那里不能架設重型火力,也不能構建防禦工事,在常規狀態下,那里絕不是搶灘登陸的地方。

但是現在日本自衛隊已經變成了一只瘋狗,他們就是想靠著人多,用步兵強行進攻關島,西側已經成為整個關島最容易突破,最適合突破的最終戰場。在指揮室里每一個人,都表情怪異的望著我,Main嘴唇一直在蠕動,卻沒有說話。

關島的西側,將會成為一支部隊,一個指揮官最好的試金石,這里的每一個人都想為我分憂,他們每一個人都不怕死。但是他們害怕自己無法完成任務。無論是哪個方向,一旦我們的防禦網被敵人撕開一個缺口。面對二十北的優勢兵力,我們唯一的結局就是……死!

“趙君,謝平,沈勝陽……”隨著點名,我在參加對印突擊戰時。相識相逢相知的結拜兄弟一個一個跳起來,我的目光最後落到Main身上,我略一猶豫沉聲道:“還有Main和古烈姆,你們和我一起負責鎮守西側陣地。”

我指著血狼突擊隊嚴峻、黃翔兩位隊長,道:“敵人投入大量傘兵,整個關島已經沒有一寸安全的區域,隨時隨地都有可能發生戰斗,我要你們帶領整支血狼親衛隊。幫我保護好白瑞奇。記住,無論發生了什麼,哪怕是我在你們面前被敵人打死了,你們也絕對不許脫離自己的崗位!”

一名作戰參謀叫道:“報告,敵人的首批登陸艇已經沖上關島西岸,正在和我軍駐守的部隊交火!”

我瞪圓了眼睛,狂叫道:“不可能!關島西岸根本沒有可以供登陸艇停泊的位置,在那里只有氣墊船和小型沖鋒舟才能沖上海岸!”

那名作戰參謀嘶聲叫道:“那群***已經急紅眼了。他們為了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把最多的士兵送上岸,他們是駕駛著登陸艇毫不減速度的直撞上關島!”

“好!好!!好!!!”我放聲狂笑道:“狗急跳牆,這反咬一口果然夠***帶勁!”

我大踏步走到指揮室外,六百五十名最精銳的修羅軍團士兵,百多名第五特殊部隊士兵。已經在指揮室外排成隊列,等待我的指揮,我掃視了所有人一眼,猛然高吼道:“兄弟們,那群***已經沖上關島西岸了,大家和我一起把他們打回姥姥家去吧!”

所有人都用最崇拜的目光。望著這個全身背滿了子彈手榴彈的精神實質雙重領袖,在這一刻,他在戰場上不斷積累的殺氣毫無保留的完全釋放。傅吟雪的結拜兄弟像眾星拱月一樣陪伴在他的身邊,他們幾個人只是靜靜的站立在那里,就自然而然成為一個無懈可擊攻守兼備的戰斗整體。

這個戰斗整體的靈魂性人物是傅吟雪,更是自然而然成為全場的核心,在他豪邁的放聲長笑與飛揚笑指天下的悍勇中,所有的人都覺得在整支部隊中緩緩揚起。

無論眼前這個人是傲皇還是傅吟雪,他都當之無愧是天下最強的英雄,他都是可以讓天地為之變色的風云人物!能夠追隨在這樣的超級英雄身後,去面對最強大的挑戰,陪伴在他的身邊,一起面對硝煙與戰火,這不正是些熱血軍人最大的希望與夢想嗎?!

“今天我要親自帶領你們一起戰斗,我們要面臨十倍甚至是二十倍的敵人,我不能向大家保證我們一定能取得這場戰爭的勝利,我更不敢保證能把大家完整的帶回來!但是我可以向大家保證……”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放聲狂吼道:“這將是所有中華兒女最期待的一戰,這將是可以寫入史冊的最光輝一戰,這將是讓日本人永遠無法忘記,永遠無法釋懷的最狂劣一戰!無論勝利也罷失敗也罷,無論最後我們是死也罷是活也罷,拿起我們手中的武器,狠狠的教訓那群***吧!記住,世界在關注我們,無數抗戰英雄在關注著我們,無數慘死在日本人屠刀下的怨靈在看著我們,西維拉斯島國在看著我們,中國人的魂,中國人的血,中國人的神都在看著我們!!!”

“所以……大家都和我去死吧!在把他們全部干掉,全部打殘,全部打回他媽媽的姥姥家之前,誰還想活著回家,誰***現在就是瘋子,是變態,是敢死隊,是***敢跟在我身後,和二十倍敵人去拼刺刀的戰爭狂人,如果你們能做到,就舉起手中的武器,和我一起放聲狂呼吧!!”

“奧……”

幾百枝自動步槍一起高舉過頂,所有人都漲紅了臉。所有人都放聲狂叫,一股暴躁到極點的殺氣從整支部隊中猛然迸射。直直沖上云霄。

當我帶領幾百名已經如瘋如魔,似龍似虎的修羅軍團士兵沖到關島西岸時,饒是我一向見多識廣,也不得不對日本的指揮官伸出一指大拇指,叫上一聲:“高,真高。真***是高到喜馬拉雅山去了!”

同時運送四萬多名士兵發起搶灘登陸戰,需要近千只登陸艇,日本作為二戰時期的戰敗國,受到條約限定不能擁有這麼多艦艇,不管是沖鋒舟、登陸艇還是從民間臨時征用的貨輪、游艇,只要是能載人能開動的船,他們都一股腦投入了戰場。

放眼望去。在關島西岸,到處都是擱淺的貨輪,到處都是一頭撞到岩石上,已經開始緩緩下沉的游艇,到處都是撞得幾乎散架的破爛,中間夾雜著幾只插進沙灘里,已經撞碎了一半的沖鋒舟。

一股又一股日本軍人,一邊哇哇怪叫,一邊像蝗蟲一樣,不斷從艦艇上蜂擁而下,粗粗算下來,他們至少已經有八千人在關島西岸成功登陸了。

槍聲在關島西岸響成一片,負責防禦西岸的修羅軍團只有一個加強連。面對狂沖上來的“蝗蟲軍”,他們的重機槍、輕機槍、自動步槍不斷狂吼,日本自衛隊軍人一片接一片的倒下,但是這些日本軍人像趕著去投胎一般,漫山遍野的撲過來,眼看著已經沖到了修羅軍團的防禦陣地上。

“**你媽的。死!死!!死!!!”

修羅軍團重機槍手放聲狂叫,十二點七毫米口徑的“金屬風暴”重機槍不斷的在他的手中又顫又跳又吼又叫,他的手臂已經被震得發熱,他的全身已經被震得發麻。他拼命嘶叫道:“彈藥手,我的重機槍油冷系統壞了,你快給我找點水澆上去。沒有水的話,就***對著槍管撒上一炮尿吧!”

彈藥手剛剛解開褲子,就一頭栽倒在地上,機槍手瞪著眼睛,死命咬著牙把眼睛重新收回身體里,他沙啞著嗓子嘶叫道:“你***就是一個笨蛋,你不會先尿到鋼盔里,再把尿澆到槍管上?你她媽的真是一個大笨蛋啊,你不死誰死?!**你媽的日本鬼子,來打我啊,來炸我啊,讓我和我兄弟一起上路啊!!!**你媽的!!!!!!!”

幾千個日本自衛隊士兵一起對著陣地發起沖鋒,他們手中的自動步槍也不斷的掃射,子彈在空中不斷交錯而過,空中不斷飛濺起幾點火花,聽著“叮定當當”的聲響,一時間不知道雙方對射了多少槍,又有多少發子彈在空中狠狠對撞在一起。

望著那些已經拿出刺刀和修羅軍團混戰在一起的日本自衛隊士兵,我放聲狂吼道:“**你媽的,給我狂砸手榴彈!!!”

我們一邊跑一邊從身上掏出防禦型手榴彈,隨著我的一聲暴喝,將近一千顆手榴彈、手雷脫手而出。這些身體碩大的防禦型手榴彈在空中打著旋兒,翻著滾兒,鋪天蓋地的砸下去。

“轟!”

“轟!!”

“轟!!!”

整個防禦陣地的前端四十米的位置上,猛然炸起一條爆炸帶,日本自衛隊士兵立刻被放倒了一片,幾百個日本自衛隊士兵被炸得血肉模糊,他們拖著傷痕累累的血體,在人群中又蹦又叫又叫又竄,將身上的鮮血狠狠的飛濺到其他人的身上。

還沒有搞清是怎麼回事,第二批手榴彈就又狠狠的砸起來。

三條六十米長的火龍猛然從我帶領的隊伍中噴出,我劈手搶過一個修羅軍團士兵手里正在使用的火焰噴射器,狂吼一聲竟然將整個油罐生生甩出三十多米遠,砸進一群自衛隊士兵中間,然後拎起自動步槍對著油罐一陣瘋狂的掃射。

“轟!!!”

高壓油罐猛然爆炸,以這個油罐為核心,十幾個日本自衛隊士兵帶著火焰,在地上拼命翻滾,他們周圍的同僚丟掉武器手忙腳亂的幫著拍打火焰,從沙灘上抓起沙子灑到他們身上。我指著亂成一團的位置,狂叫道:“瞄准他們,掃射!”

“噠噠噠……”

隨著一陣自動步槍的狂鳴,以那些被汽油燒著的士兵為核心,日本自衛隊士兵又倒下了一百多人,我哈哈狂笑道:“小子們,看到了吧,這才叫戰爭技術,這才叫殺人技巧!把你們身上的火焰噴射器油罐都***給我砸出去!”

那些背著火焰噴射器的修羅軍團士兵倒抽著涼氣,低聲道:“我的媽呀,大哥你以為我們都和你一樣,變態的能把幾十斤重的油罐砸出三十多米遠嗎?”

手榴彈像下雨一樣砸到修羅軍團防禦陣三四十米的前方,硬生生的將他沒的後繼部隊強行隔離,望著沖在最前的日本自衛隊士兵,我發出一聲獰笑,猛然擎起自動步槍上的刺刀,狂叫道:“**你們妹子的,就你們有刀啊?兄弟們,上家伙!!!”

上篇:第七卷 潛龍于海 第六十四章 怒火燎原     下篇:第七卷 潛龍于海 第六十六章 簡單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