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鷹隼展翼 第八卷 鐵血屠龍 第十二章 終極戰略  
   
第八卷 鐵血屠龍 第十二章 終極戰略


A級別單人特護病房只有十二米左右,在里面包括病床在內,所有能抓得著搬得動的物品,全是用軟塑料做的,根本不能成為武器,就算一頭撞上去,也頂多是讓自己頭暈腦脹罷了。

整個病房里只有一個一尺多寬的小天窗,當我們打開房門走進去的時候,向陽正兩腿盤膝坐在床上,抬著頭死死盯著那個用鋼柵欄釘死,連只貓都鑽不出去的天窗。他背對著我們,伸出一根手指,低聲道:“噓……不要打斷了我,我正在用耳朵觀看外面的世界!”

護士長微笑道:“那里你在用耳朵看到了什麼?可不要偷看外面的女孩噢,你的女朋友可是來看你了!”

“切!”向陽不屑的道:“你們把我當成神經病,難道你也變成神經病了?你見過誰用耳朵,可以看到女人的身材甚至是內衣顏色的嗎?再說了,我有那個精力,還不如看自己女朋友呢,論身材論長相,我還真沒有見過幾個比她更出色的!”

我輕輕拍拍護士長的肩膀,向他做出一個“請你先出去”的手勢,等護士長退出去關上房門後,我饒有興趣的問道:“那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用耳朵都看到了些什麼呢?!”

很清楚了,可是我沒有想到有人比那個獄卒小頭目還有笨,簡直就是笨得無藥可救,簡直就是笨得可以載入尼吉斯世界記錄!看你也是同道中人,要不然就留下來陪我吧!”

我:“……”

媽的,居然被一個瘋子擺了一道!

豔陽天眼睛里慢慢溢出了閃亮的水光,她用衣袖悄悄擦掉眼淚,強擠出一絲笑容,舉起我們在路上買的水果。笑叫道:“向陽,你看看我給你帶什麼來了。你最喜歡吃的蛇果!”

向陽轉過頭,拍著床鋪,撅起嘴叫道:“我不要吃蛇果,我要躺在你的懷里睡覺,要不然我又會做噩夢了的!”

豔陽天不敢置信的瞪著眼睛。她猛然捂住嘴巴低叫了一聲:“天哪,你怎麼會變成了這個樣子???”

看到向陽的樣子,就連我也不由得心中微微一顫抖。

在我們的面前的,幾乎已經不再是一個活人的臉,他真的好瘦,瘦得已經是皮包骨頭,他的臉頰深深的陷了下去,由于缺乏彈性,幾條深深的皺紋幾乎橫穿了他整個額頭。他的臉色蒼白得更像是太平間里的死尸。這哪里還是一個剛剛三十出頭的男人,分明就了一個已經大半個身子踏進了棺材的老人嘛!

向陽捂著頭低叫道:“我一閉上眼睛就看到他們要殺了我,要把我碎尸萬段,他們甚至會喝我的血吃我的肉!該死的日本人他們對我早已經是恨之入骨!!!我天天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天兒你怎麼現在才來看我,現在才來找我?”

豔陽天不顧一切的沖上去,把向陽死死的抱在自己的懷里。向陽隨之發出了一聲嬰兒般的呻吟,在豔陽天的懷里扭動了幾下後,熟悉的找到了一個最舒服的位置。

我盯著向陽,現在連我也無法分辨眼前的這個男人,究竟是清醒的,還是一個徹底徹底的瘋子。我沉聲問道:“你說日本人會殺了你,你做過些什麼了,才讓他們對你這樣狠之入骨?”

“做過的事情,只能代表過去,那又有什麼了不起的?”向陽翻著眼睛,不屑的道:“我著眼的可是未來。日本人就是因為知道在未來,我將會對他們造成無可限量的打擊,才會千方百計的想著消滅我!”

豔陽天一臉擔憂的望著我,惟恐我立刻就掉頭走人。

說句實在話,和那個護士長的交流,讓我對這位向陽充滿了希望,心里隱隱覺得我可能會挖到一個平凡人當成瘋子的超級天才,想不到還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瘋子、自大狂!但是,他至少還是一個愛國的自大狂,僅憑這一點,我就應該對他略盡綿薄之力!看他的樣子,如果情況得不到改善,又沒有豔陽天的陪伴,只怕不出兩個月,他就會死在自己編織的噩夢里。

豔陽天抱著向陽,就像我一位母親抱著嬰兒一樣小心的哄慰,將剝好的蛇果送到向陽嘴里。

我隨意問道:“那麼我再請問你,在未來,你又任何對日本造成了無可限量的打擊,才讓他們這樣恨你?”

“讓他們徹底完蛋!”向陽舒服的嚼著豔陽天送進他嘴里的食物,發出滿足的歎息,向我豎起一根手指做出斬首的動作,叫道:“像日本這樣一個這永遠也喂不飽的餓狼,當然得給他來個致命的打擊,就算不斬他們,能讓他們經濟倒退個二三十年,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我現在也一直在思考這樣的問題,我可有可無的問道:“那麼你有什麼實際的辦法嗎?”

“我國現在四面環敵,要想對付日本,當然不能明刀明槍的來,只能在暗中以點的突破進而帶來面的升華!”

我點了點頭,道:“繼續!”

“第一,采取分化策略,截斷美國和日本的戰略合作關系,在國際舞台上尤其是在亞洲給日本豎立更多的敵人,把他們徹底孤立!國與國之間的關系也是建立在利益基礎上的,破壞其中的利益平衡就能達到分化其陣營的目的。不戰而屈人之兵才是上策。攻城為下,攻心為上,有些東西並不是用武力就能解決的。我們在同時,還可以收買反對派政黨,資助他們顛覆政府,在日本盡可能制造大的動亂!”

“第二,可以采取騷擾政策,對其領土采取破壞、投毒、暗殺等破壞政策。通過特種戰、間諜戰,破壞交通樞紐。電力,在水源他投毒,在人口密集的度曲場所投放生化武器,如炭疽、鼠疫、沙林等制造恐慌。更可以散播謠言,制造更的混亂。日本黑道是是可以利用的對象,因為國家越亂,對其生存越有利。可以獲得更大更多的利益。“

**,真是***人不可貌相,真是***……夠狠的!

仿佛覺得對我苦心思考的震撼還不夠大似的,向陽斜睨了我一眼,繼續道:“第三,就是我苦心思考了整整三年時間,終于設計出的最終戰略目標。只要這個戰略計劃能夠順利實施,我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在三至四年內,讓日本至少損失百分之五十的人口,經濟倒退二十年以上!”

“我的終極戰略,用四個字就能形容,那就是……”在我不由自主摒住呼吸的等待中,向陽一字一句的沉聲道:“鑿穿地球!”

這次連豔陽天也倒抽著涼氣的的瞪大了眼睛,顯然這麼“偉大”的戰略,就連她也首次聽聞。

向陽的眼睛里突然爆發出一陣狂熱的光彩。他奮力從豔陽天的懷里爬,他嘶聲叫道:“我告訴你吧,不知道為什麼,你是第一個讓我有興趣把這個終極戰略講出來的人!別人已經覺得我夠瘋了,我要把這個計劃再說出來。他們百分之百的一定會認為我***瘋傻了,瘋透了!可是我要告訴你,我清醒得很,我沒有瘋!!!”

“你覺得不可思議是不是?你覺得我在空口胡說是不是?”向陽瞪著我叫道:“如果你真的想向我請教問題,就把你心里的的疑問給我說出來!否則你就趁早把我當成瘋子,從我這里滾出去!!!”

看著向陽已經變得歇斯底里。已經開始陷入混亂狀態,絕不容別人有一絲輕侮和質疑的臉,我心里竟然沒來由的產生了一種親切感,我愕然的想道:“難道說我在戰場上帶領兄弟們沖鋒的時候,也是這種樣子?”

“對不起!”我誠心誠意的對著向陽道:“那麼請你告訴我,我們應該任何做,才能打穿地球,我們又任何能對抗地核幾千攝氏度的高溫?”

向陽不知道從哪里摸出來一根輸液用的針頭,他抓起一枚蛇果,將針頭整個了進去,問道:“我是不是紮穿了這枚蛇果?”

我老老實實的點頭道:“是!”

向陽拔出針頭,再次刺下去,這次他沒有選擇蛇果的中心,只是輕輕刺破了蛇果的一層表皮,他翻著眼睛問道:“這次我只用了十分之一的力量,你告訴我,我是不是紮穿了這枚蛇果?”

我望著向陽手中的蛇果,心里突然像翻江倒海一般,瞬間就掀起一陣驚濤駭浪,隨著向陽的誘導,我覺得自己隱隱已經找到了點什麼東西,但是我還沒有辦法把它完全清晰化。

“你一定想問我,有什麼東西可以像我手中的這根針一樣,能夠紮穿整個地球!”

我必須要老老實實的點頭,我死死盯著向陽,不管他是瘋子也好,天才也罷,只要他真的能在這個問題上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複,那麼他就會幫助我,對日本進行一次絕對意外的致命突擊!

“你知道斷面倔層機嗎?”

我使勁搖頭!

“這是一種大型挖礦設備,使用斷面倔層機,二十四小時內就可以在最堅硬的岩石上,打出一條十幾米寬,六七百米長的隧道!”向陽眯起眼睛,冷哼道:“你自己想想看吧,如果我們制造出幾十台超級巨型斷面倔層機,在距離日本兩千公里外的海島或中國沿海地區,挖掘出一條直接貫穿到日本四大島下的隧道,那到那個時候,無論我們是要在他們的陸地下面安置核彈,還是不違反國際公約埋上一兩萬噸TNT炸藥,或者是發狠心干脆掘空他們整個地基,等到一場地震,就足夠讓他們整個島嶼陸沉!!!”

如果按兩千公里來計算,斷面掘層機每天前進六七百米,那麼我們需要大概十年的時間,才能突擊到日本的本土下面。

十年時間!

這不能不說是一個瘋狂的、高投入的、高風險的計劃!只要這個計劃稍微有泄露。就可能給中國帶來不可預測的影響。

看到我不由自主的搖頭,向陽拍著床鋪尖叫道:“你是覺得時間太長了嗎?你是覺得風險太大了對吧?可是你想想看,在不能傾全國之力的情況下,我們想消滅一個擁有強大外援的國家,已經是不逼自己做不可能成功的事情,我們已經把自己放到了和上帝相同是位置,那麼我們就必須能為人所不能為。忍常人所不能忍!”

他說得對!

我眼睛里猛然暴出一絲精光,沉聲問道:“如果我們制造出一台或者幾台帶著小型核反應堆的超大型斷面掘層機,我們可以節約多少時間?”

“我為什麼沒有想過這種問題?”向陽臉色脹得通紅,他狂喘了幾口粗氣,拼盡全力叫道:“那樣我們至少會省出一半的時間,只需要五年時間,我們就能繞過他們在馬六甲海峽區域放置的固定聲納陣列,神出鬼沒的隨意進攻他們的本土!”

“如果再加重型激光炮之類的輔助設備呢?”我伸手粗暴的打斷了向陽的置疑。叫道:“你不要問我這種武器的來源和可行性,你只需要告訴我,加上這類設備,要用多久,才能打穿這條隧道!!!”

“如果真的有這種強力武器對岩層進行平行撞擊,又能做好燧石的動輸工作的話……”向陽連說話的都結巴了,他磕磕巴巴的叫道:“那麼我們只需要兩年的時間,就能打到日本人的腳下!!!”

我淡然微笑道:“不。只需要一年半的時間!”

我不是理工專家,我當然沒有資格和向陽這位理工學碩士進行學術探討,但是在我手下有一大批俄羅斯最尖端的軍工科學家,我敢確定,他們一定有辦法。讓我們挖得更快,挖得更狠!

在這個時候我的腦袋里更是靈光一閃,我和白瑞奇不是還在發愁上哪里去尋找合適的龍牙敢死隊訓練基地嗎?我們不是還在發愁在哪里建造龍魂號的修整基地和彈藥儲備倉庫嗎?

我們干脆就用這種核能彈化版的斷面掘層機,先在海底下挖出一個十幾平方公里的超級地下基地!

“好了,我們現在就廢話少說!”

我抓住向陽,像撿到了一串最珍貴最易碎的水晶項鏈一樣。用最輕柔的動作把他放到我的背上。

“你要干什麼?”

向陽在我背上不安的扭動著身體,我放聲大笑道:“當然是把你帶出這個鬼地方!難道你還想呆在這里嗎?難道你不還想每天晚上都枕在豔陽天的懷里,不用再擔心噩夢的騷擾嗎?”

“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我一刻也不想再呆在這里了!!!”

向陽在我的背上拼命的點頭,他嘶聲叫道:“這個鬼地方都快把我悶死了,就算我是一個正常的人,送到這里呆上幾個月,也***要變成一個不折不扣的瘋子了!”

我哈哈大笑道:“沒錯,你本來就是一個瘋子!不是瘋子又怎麼會想出這麼變態這麼荒誕的鑿穿戰術?!”

我對著又驚又喜的豔陽天叫道:“你去開門,不要理會那些醫生和護士的阻攔,誰要敢再把你男朋友留下,就是和我傅吟雪過不去!就是和我們軍隊過不去!!就是和國家安全局過不去!!!”

說到這里我才突然想到,我現在還真***是一個大人物了,隨便擎起哪一套關系,哪一種身份,都當當作響的均制鋼板型招牌,這其中還沒有算長孫庭那邊更有力的支持,和我修羅軍團的最恐怖威脅。

我一邊背著向陽大踏步向外走,一邊問道:“你說的那種斷面掘層機,從哪里可以訂制?”

“那可是高尖端機械產品啊,拋開動力系統不論,我們中國現在還無法制造出一天就鑽出六七百米的斷面掘層機。”向陽有些喪氣的道:“只能從日本定購!”

“日本好啊!”我放聲狂笑,“你想想看,我們從他們手里購買機器,然後又轉手用他們的機器替他們挖了一個大大的墳墓,在這個世界上,還有這麼好笑。這麼天理循環報應不爽的事情嗎?哈哈哈哈……”

“可是那樣的斷面掘層機,我們又要特大型重新定做。僅僅一台購買價格就要超過十億美元!”向陽諾諾的道:“我們必須有五至六台替換機器,還要至少一百枚錳鋼鑽頭和特種鋼挖鏟子,再加上必要的流水線運輸設備,不包括你說的重型激光炮和小型核反應動力堆,我們就必須要拿出一百億美元!”

想了想向陽又補充道:“隨著隧道不斷掘進。我們每天產生的大量碎石屑會運輸越來越困難,如果你不想施工被阻斷的話,我們應該同時兩條線路掘進。一條為主線路,一條為輔助的運輸線路,這樣下來,我們大概需要一百八十億美元!”

我的身體猛然一頓,一百八十億美元。我現在還真的沒有!

為了建造釣魚島上的燈塔,我還需要向長孫庭墊付三十多億的軍款,加起來我一共要拿出至少二百一十億美元!

我背著向陽繼續向外走,“錢的事情我來想辦法,你不必要操心了!你只需要和我的作戰參謀還有一群頂尖軍工專家提出自己的建議和想法就足夠了,越精細越好,越可行越好!”

向陽目瞪口呆的望著我這個敢一口氣吃下一百八十億美元天文數字的家伙,過了好半晌才不確定的問道:“你是誰?”

“中國人!”

“不要把我當成是三歲的小孩子!”向陽氣急敗壞的叫道:“我問的是你的名字!”

“傅吟雪!”

“變態狂牛傅吟雪?!”

“恩!”

“中國最年輕的上校傅吟雪?!”

“恩!”

“中國最富傳奇色彩的戰斗英雄傅吟雪?!”

“恩!”

“那個和自己妹妹搞在一起。玩**的傅吟雪?!”

“……”

我靠!

要不是他實在太是個寶貝,要不是他被關在精神病院里好幾個月已經頭腦有點不清楚,忘了怎麼和別人去溝通,要不是天才和瘋子只有一線之隔,要不是豔陽天一直用哀求的目光望著我,要不是我現在心情好得無論是齊小霞或者是卜善娜甚至是Main出現在我的面前,我都會抱起來沖到床上占有她們,我早***把向陽丟到地上,外加狠狠的踏上一腳了!

我當著一群精神病院醫生和護士的面,傲然一笑,沉聲道:“這個人我要定了。不想成為敵人的話,就給我讓開!”

沒有人敢擋住我的路。

事實上當我向他們說出這些話的時候,我已經下了狠心,真***有人敢擋住我的路,我就真敢廢了他們!

什麼叫世上千里馬多矣,而伯樂只有一個?!

什麼叫和瘋子無異于天才?!

我跑到外面叫了一輛出租車直接殺回家里,老爸看著我背著一個重傷員,身後還跟了一個臉帶淚痕的女孩,不由嚇了一跳,指著我叫道:“他不是你個混小子打傷的吧?”

我有這麼不濟嗎?

我揉著鼻子從老爸手里搶過了他用了一半的電話,直接接通了長孫庭的內線,他剛剛接起電話,我就用可以震死人的聲音狂吼道:“立刻給我派人過來!第五特殊部隊現在又出來一界了吧?已經出來了兩界?好,全給我派過來!!我呀最嚴密的保護,還有你們的皇牌保健醫生也給我搞兩個過來,現在就要,立刻就要,馬上就要!!!”

長孫庭瞪圓了眼睛,叫道:“老大你到底出什麼事了?或者是伯父出什麼事了?!”

“靠,你才出事了呢!”我放聲大笑道:“電話里溝通不方便,你小子最好也一起滾過來!我就不相信這次還掏不光那幫***牛黃狗寶!!!”

上篇:第八卷 鐵血屠龍 第十一章 不是瘋子不聚首     下篇:第八卷 鐵血屠龍 第十三章 天下布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