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鷹隼展翼 第八卷 鐵血屠龍 第二十七章 專家  
   
第八卷 鐵血屠龍 第二十七章 專家


藍影早已經為我們取得了名古屋流體動力學研究室的設計草圖,我更早已經把這份草圖深深的印刻進自己的大腦中。

我甩掉了身上的所有裝備,拎著兩枝九點八超大口徑自衛手槍向前狂沖,古烈姆的爆發力與持久力顯然要比我高出至少三個等級,在我甩掉一切負重輕裝前進全力奔跑的情況下,他居然能輕松的扛著兩門六聯裝速射炮,不緊不慢的一直和我保持了一個戰斗配合隊形。

齊小霞下意識的緊追在我的身後,可是轉眼她又遲疑的放緩了腳步。齊小霞回頭看了一眼我對她下嚴令要全力保護的六名重要人物,這六個要勞煩女戰神齊小霞親自保護的目標,明顯缺乏必要的訓練,甚至是缺少合理的體育運動。這六個家伙穿著只有普通產品三分之一重量,基本可以忽略不計的納米級防彈衣,連手提皮箱都到了血狼親衛隊的手里。就是在這種雙手空空的情況下,他們只跑了幾步,就一個個累的氣喘如牛。

齊小霞咬著嘴唇叫道:“太慢了,把他們架起來!”

早已經對這種蝸牛般的進攻速度大感頭痛,眼看著自己被傅吟雪大哥遠遠甩開的血狼親衛隊,十二名長得牛高馬大的隊員撲過去,不由分說兩人一組,架起他們保護的目標,撒腿就跑。

快!快!快!!

我帶著古烈姆在狹長的試驗室走廊里狂奔,在這個時候,我們就是在和時間賽跑,在這個時候,我們就是和命運賽跑!

在名古屋流體動力學研究基地里,裝滿了高科技防禦武器,據說僅長廊上就有二十七挺計算機精確主控機槍,十八們激光炮,和三十二條加碼激光防禦線,可是高科技產品一旦脫離的能源,就只是一堆廢鐵罷了!

現在這些防禦武器全部進入癱瘓狀態,只剩下一些安裝在牆壁上的警報燈還在瘋狂的轉動。將一種不詳的血紅和令人心髒發栗的噪音,狠狠潑灑在我們的臉上,狠狠灌進我們的耳朵里。

到處都是慌亂的驚叫,到處都是丟下武器向外狂奔的自衛隊士兵和試驗室工作人員,他們從我和古烈姆這兩個侵入者的身邊跑過,卻沒有一個人停下來向我們詢問。在這個密封的走廊里,在這個缺乏光線的環境中,甚至還有人向我們用日語高叫:“基地要自爆了,你們還傻的往里面跑干什麼,想陪著這個基地一起完蛋嗎?”

在我們的身後,傳來一陣激烈的槍聲,顯然是齊小霞帶領的血狼親衛隊,和研究室匆忙跑過去的自衛隊成員交火了。

干你媽的!

通往地下試驗室的電梯不能使用!

我順著電梯鋼纜往下爬!

再干小日本的妹子!

建了這麼多又厚又重的鋼門,現在失去動力系統,一幫人站在門後面又哭又叫,現在傻了吧,呆了吧,知道當烏龜兒子王八蛋也不是那麼爽那麼安全的了吧?

我搶過古烈姆手中的六聯撞速射炮,對准鋼門就是一陣狂風驟雨式地掃射,門後面傳來一陣又一陣的尖叫聲,噴濺出來的鮮血,竟然能透過被高爆穿甲彈打穿的鋼門,直直噴到我的臉上。

“轟!”

古烈姆一拳狠狠砸上去,已經被我打得支離破碎的鋼門被他一拳生生轟碎,我還沒有來得及向古烈姆伸出一根大拇指,被我用六聯裝速射炮隔著鋼門射中。躺在地上還在呻吟的工作人員和自衛隊士兵,只來得及發出一聲驚呼,就被無數雙鞋子狠狠踏在腳下。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象蝗蟲一樣蜂擁而上,我更不知道他們堵塞了多少我們必須通過的道路,我咬緊牙更換了一個錳鋼穿甲彈彈匣,對著這群蝗蟲這群為了活命,把尊嚴和所謂的禮貌所謂的高尚所謂的素質才拋到九霄云外的垃圾,就是一陣長好似機的掃射!

沒有特種鋼門地緩沖和保護,可以打穿一百五十毫米均質鋼甲的錳鋼穿甲彈,狂風驟雨般的傾泄向這些沒有任何保護,沒有任何軍事戰爭經驗的可憐蟲。

在這片黑暗的世界中,我們只能看到六聯裝速射炮槍口迸射出來的足有一尺長的瘋狂火焰,所有人都在拼命的喊大聲叫的使勁的哭,可是在這個狹窄的空間里,你只能聽到六聯裝速射炮幾乎連擊一線再沒有任何間隙的可怕轟鳴。

兩點五寸長的子彈殼不斷飛跳,撞到牆上發出一陣“叮叮當當”的金屬脆鳴。我看不到他們身上濺起的血花,看不到他們被打碎的身體和四處拋起的肉塊,但是我和古烈姆都能感覺到,在這個原本干燥的環境中,迅速騰起一股帶著腥味的水氣!

六聯裝速射炮發射出來的錳鋼穿甲彈,往往在射穿了七八個人的身體後,才狠狠撞到金屬牆壁上,到處可以看到金屬與金屬交擊時濺出的火花,到處都是中彈者的哀鳴。

到後來這些被打傻被打暈被打瘋的家伙,終于在生物本能的驅使下,抱著頭趴到了地上。我和古烈姆踏著滿地的鮮血和死尸,踏著那些不斷抽搐小聲哭泣的可憐蟲,一路向前狂奔。

手表的的秒針在不停的跳動,它每跳動一下,我們距離死亡就又近了一分,它每跳動一下,我的戰略目標實施的可能又少了一分。

*****小日本,怎麼在研究室里建了這麼多鋼門,*****小日本,他們不是以英勇無畏而自居嗎?怎麼有這麼多非要我用速射炮狂掃一通,才懂得趴在地上的傻逼、傻蛋、傻妞、傻子們?

我一邊奔跑一邊對著特種鋼門開火,一匣子彈射完,古烈姆沖上去就是一拳。我們不知道自己到底跑了多遠,我們也不知道在地下基地內屠殺了多少工作人員,我們甚至忘了自己打碎了幾個鋼門,到最後我雙臂都在運動射擊沖被速射炮震得失去了知覺,古烈姆更是不聲不響的改由用腳狠踹鋼門,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的兩只拳頭已經打得鮮血淋漓,甚至和我一樣失去了知覺吧?

“轟!!!”

古烈姆又是一腳狠狠踹過去,隨著鋼門碎裂,我和古烈姆都不由自主的閉上了雙眼,足足過了十幾秒鍾,我們才勉強適應了突如其來的強烈燈光。

一個年齡大概有六十多歲的科研人員坐在椅子上,驚愕的望著我們,可是很快他臉上的表情就被淡然的不屑所替代。他直接用我最熟悉的國語道:“中國人?”

“是的!我是中國軍人!!!”

我小心凝視著眼前這個一語道破我們身份的老人,在他的身上沒有絲毫慌亂或不安,面對渾身殺氣激發到極限的我和古烈姆,就算是最精銳的軍人也會感到如針芒在背,可是他這樣一個文質彬彬沒有絲毫火氣的老人,竟然能保持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坦然與輕松,在生命還剩下不足四百秒鍾的情況下,他正在慢慢品位著一杯清茶。

“你們的動作快得讓我驚訝!”他眯起眼睛輕笑道:“我必需承認。你們中國軍人的確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部隊!我們經過嚴密的測算,就算是基地失去了所有防禦武器,又不限制進攻者的裝備,想突破到這里,至少也需要十分鍾,這已經足夠讓我引爆整個研究室。可是你們只是兩個人又沒有攜帶反坦克火箭炮之類的重型武器,卻能在一分零十五秒鍾時間打破我們七道防禦!”

“你們既然能在一分十五秒內沖到我這里,也能在一分十五秒內重新逃離這個基地!”他輕歎道:“我們流性動力研究中心的自爆系統一旦啟動,就進入不可逆轉狀態。計算機系統會自動接管工作,拒絕任何外在指定,哪怕是我也無法再改變整個研究室的最後命運。所以你們如果夠聰明的話,還是快點走吧!我這個老頭子,可不希望有兩個殺氣騰騰的敵人陪我一起上路!你們看起來都不象是能夠和睦共處的人噢!”

我淡然一笑,把六連裝速射炮甩給古烈姆,隨手拉過一張椅子,坐到他的對面,微笑道:“名古屋流性動力研究中心的千島所長?”

“沒錯!”千島所長望著我,也微笑的道:“中國傳奇式崛起的戰斗英雄傅吟雪?”

“噢?”我挑著眉毛問道:“我全身都包裹得嚴嚴實實,你怎麼能確定我的身份?”

“殺人也是一種境界!能在短短一個月內屠殺屠到你那種程度的人,必然已經學會了漠視死亡,無論是自己的還是別人的。”

千島所長抱著茶杯,就象貨物忘年之交的朋友煮茗談心一般,微笑道:“你們中國有一段古話說得好,屠一人為罪,屠百人為雄,屠得九百完,即為雄中雄!屠殺也需要膽量,更需要能承受社會職責和公眾壓力的堅強意志,這絕不是一種的莽夫熱血上湧就能做到!我想象你這樣的屠夫式英雄,中國無論如何也不會太多吧!如果沒有用鐵血式的屠殺,你們又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沖到我的面前?

掃了一眼控制台上正在不斷倒計時的顯示屏,千島所長提醒道:“還有二分五十四秒,你們兩個還有機會逃出去!”

我從古烈姆手中接過一杯同樣冒著熱氣的清茶,看看他的雙手,居然在微微發顫,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他的左右手的中指都在過于猛烈的重擊中折裂,我誠心誠意的對古烈姆道:“謝謝!”

古烈姆淡然一笑,站在了我的身後。

我輕輕淺飲了一口清茶,發出一聲滿足的歎息。日本雖然有所謂的茶道,但是畢竟茶的文化發源地是在中國,相對較之下,那就是小巫見大巫。而且這種紙袋裝的茶葉,更是帶著一種方便面式的感覺,口感實在是不怎麼樣,但是一個茶杯在手,卻立刻扯平了我和千島所長勾心斗角時,道具方面的劣勢。

古烈姆能夠成為一個以戰場為修煉的超級武道家,必然擁有敏銳的直覺能力。雖然他平時並不把精力放在這種謀略之爭上,但是卻能出色的把握到我和千島之間角斗的切入點。

明明知道誰先開口,就會落入下風,千島所長還是忍不住提醒道:“現在還剩下兩分二十秒,你還在等什麼?”

“我既然來到這里,走到了這一步,就絕不會允許自己再狼狽地逃出去!”我凝視著杯口緩緩逸出的水霧,沉聲道:“所以,我要在這里等待奇跡!”

等待奇跡?

千島所長笑了,他指著數字每跳動一下,就代表著我們距離死亡又靠近了一步的計時器,道:“這種自爆裝置,失效的可能只有百萬分之一,你不會期待自己就會碰中那個百萬分之一吧?”

“聽!”

我對著千島豎起了一根示意大家安靜的手指,在門外遙遙傳來一陣沉重的腳步聲。中間還混雜著幾個不能自抑猶如水牛打呼嚕一般的拼命喘息,我用手指輕彈著玻璃杯,發出“叮叮當當”地聲音,“百萬分之一是少了點,但是……我的奇跡也許已經來了!”

在齊小霞、嚴峻、黃翔的護送下,六個受到嚴密保護的重要人物,幾乎是連滾帶爬的走進控制室。

“喂,別光顧著喘氣了!”我指著還在不斷跳動,只剩下不到一百二十秒的計時器,道:“如果你們還想多喘上幾年氣,就最好立刻幫我搞定了它!”

“你們想強行破解計算機程式?”千島所長不屑的道:“如果這就是傅吟雪你所指望的奇跡的話,我勸你最好還是趁著有時間逃走吧!現在計算機已經進入自控狀態,它不會再接受任何指令。縱然你帶來的是中科院的超級計算機天才,能在兩分鍾內破解我的管理密碼,也無法制止整個基地的自爆!”

我們全力保護的目標其中一個人摘下了頭罩,笑容可掬地道:“我是在中科院里混飯吃,不過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算是天才,我現在頂多也就是能幫著他們重新優化銀河巨型計算機性能。制定制定龍盾系統的內核,順便找找那些敢跑到我們服務器上偷盜信息的小鳥小蝦們。”

這些話一說出來,不只是千島所長面上變色,我身後的結拜兄弟楊清,這個號稱“夢幻狙擊手”的電腦少年天才,更是嘴巴張成了一個“O”型,眼睛泛起了一種只能用狂熱來形容的炙熱火焰,他失聲驚叫道:“你就是中科院號稱終極屠龍者的超級電腦天才黃宇鵬前輩?”

“不要叫我前輩,那樣會讓我覺得自己非常老了。”黃宇鵬隨手將一張光碟放進研究室主控機里,再將自己早就打開的手提電腦連接在主控機上,打量著楊清微笑道:“我今年才三十二歲,說不定我女朋友比你還小呢!”

“恩……”黃宇鵬支起腦袋對著千島所長問道:“一分鍾是六十秒吧?”

千島所長冷哼了一聲,“廢話!”

黃宇鵬揉著鼻子笑了笑,一邊飛快的在筆記本鍵盤上敲打,一邊繼續問道:“那麼你設定的是六分鍾後整個基地爆炸,還是設定的三百六十秒後整個基地爆炸?”

千島所長沉著臉道:“那有什麼分別?反正還有四十五秒,我們就會隨著整個研究室一起結束了!”

“不可能這樣啊,你已經七老八十,該玩的玩過了,該爽的爽過來了,我還不想死呢!”黃宇鵬帶著一臉純真的笑容,向小學生向老師請教問題似的虛心求教道:“我已經進入了這台主控機沒有額外設防的十六進制數字控制器,假如我把每分鍾改成……六十一秒,或者是五十九秒,你覺得會產生什麼樣的變化呢?”

冷汗瞬間就從千島所長的頭頂狂傾而下,而站在我身後的楊清,更是倒抽著涼氣,喃喃自語道:“高!真高!!!實在是高!!!天才!實在是天才!!實在是超天才!!!這麼簡單而有效的方法,我怎麼就沒有想到過?不過能在不到四十秒鍾的時間強行切入對方主控機的邏輯運算器里,這種技術和水准,已經不是我能夠對抗的。!”

看到我們還是一臉的不解,楊清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直到自己稍稍平靜了一些,他才瞪著一雙閃閃發光的雙眼,急叫道:“一分鍾等于六十秒,這是一個不容置疑的邏輯運算公式!研究所的引爆系統,設定的是三百六十秒鍾後爆炸,同時也就是六分鍾後爆炸!計算機會同時檢索所有條件,當這兩個邏輯條件都達了零,也就是邏輯公式達到‘YES’後它才會引發自爆系統。但是如果黃宇鵬大哥強行改變了這台計算機的邏輯運算公式,那麼就會強行扭曲這台主控機的自爆程序!”

……

還是不懂!

“笨蛋!”

一涉及自己的專業領域,楊清這個家伙竟然忘了誰是大哥,他揮舞著手臂叫道:“你們想一想,如果把一分鍾改成了六十一秒,那麼六分鍾就會有三百六十六秒!當系統設定的六分鍾後爆炸這一項達到‘YES’時,三百六十六秒鍾卻還余下六秒鍾,這樣兩個邏輯參考條件,一個已經是‘YES’,一個卻還是‘NO’,條件沒有完全成立。系統就不會引爆炸藥。當第二個邏輯條件余下的六秒鍾走完的時候,第一個邏輯數據已經超越‘零’這個引爆點,成為了負數,換句話來說還是一個‘NO’一個‘YES’,條件仍然不會成立,只要這樣簡單的一修改,這個自爆系統就會永遠也不會爆炸了!”

……

還是聽不懂!

但是不管怎麼說,主控機顯示屏上的自爆倒數時間已經跳完了最後一秒,但是整個基地沒有爆炸!

我們還活著,這就是重點!

我凝視著風度與灑脫蕩然無存的千島所長,微笑道:“看來我們已經用自己的手創造了奇跡,千島所長既然這麼熟悉中國,那麼你一定還聽說過中國的另外一句話,那就是‘奇跡永遠屬于有准備的人’,看來這一次是你輸了!”

千島所長又恢複了平靜,淡然道:“就算我們的研究室沒有自爆成功,但是你們也休想從這里獲得什麼有用的東西。別以為你帶來一個電腦天才,就可以忽略我們的保護程序,等他解開主控機的保護並破譯密碼後,我們日本自衛隊早打進這里了。”

“沒錯!”黃宇鵬聳著肩膀道:“他們在這台主控機里設置了九道動態保護層,我至少需要一百二十七他個小時,才能將它們逐一破譯,這還不包括我們之間可能產生的意外偏差!”

“沒關系!”我輕笑道:“我們不是還有千島所長嗎!”

“休想!”千島所長冷哼了一聲,道:“你可以把你那套屠殺平民的手段全使出來,看看能不能撬開我的嘴巴!”

“傅吟雪少將的工作是在戰場上面對敵人,但是逼供問刑這一套對他而言,可就是門外漢了。”

我可是帶來了六位沒有任何戰斗力的特殊成員,有人及時出面,替我接下了千島的攻勢,他拍著自己手里的皮箱,微笑道:“套取口供這可是一種高難度的工作,更是一種充滿美感的藝術!想完成這種藝術需要足夠的專業技巧,和對人身生理構造、行為心理的絕對了解!象那些只會用皮鞭和刀子來套取情報的家伙,只能算是沒有開化的野蠻人,傅吟雪少將就是知道可能需要面對千島所長你這種人物,所以他才專門請來了我這種專家!”

打開手中的皮箱,這位逼供專家一邊將皮箱里地各種食品和設備一件件的小心擺放到桌子上,一邊溫和的道:“你放心,我絕不會動用暴力手段來強迫你就范,我最喜歡的,就是能讓我的顧客,我精心調整的藝術品,能夠乖乖的配合我的工作。”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位“溫和”的逼供藝術家,我拷,他老人家一出手,就從皮箱里找出大大小小三十二把手術刀,外加一大堆什麼鉗子,鑷子之類寒光閃閃,一看就絕不好玩的東西,這還叫做不暴力?

“我是中國精神學領域和腦科雙料專家楊振,同時我還對人體內分泌學有相當的研究。請不要露出這樣的表情來置疑我的工作能力,憑我現在手中的工具,哪怕是把你的腦殼完全撬下來,我也有辦法讓你活足四十八個小時!當然了,如果是把你的心髒挖出來,想讓你繼續生存就比較困難,再加上你的年齡已經偏大,依我的估計,我只敢保證讓你能多活三十五分鍾!”

這位“溫和”的逼供藝術專家楊振,生怕千島置疑自己的工作能力似的,舉起自己攜帶的各種儀器,向千島所長賣力的介紹:“看到這台儀器了吧,它可以對你全身二十八項微循環系統進行檢測,通過你的瞳孔變化,全身的內分泌變化,來確定你供詞的真實程度。對,它就是一台小型測謊儀。”

“喏,這是一台小型心髒起搏器,如果在審問過程中,你出現了意外狀況,我可以為你進行實救!”

“對,我這里還准備了足夠劑量的強心針和興奮劑,就算你已經被黑白無常拉過了奈何橋,它們也可以把你搶回來!”

“這是FBI審問經過嚴格訓練特工時,經常使用的麻醉劑,它可以讓你精神絕對放松,進入一種飄飄欲仙的境地,只要加以適當的引導,你就會象對上帝懺悔一樣,把你所有的一切,一五一十的對我交代得清清楚楚!”

“千萬不要小看了這兩個金屬球,這可是我最基本也是最具殺傷力的道具。剛才我不是已經說過了嘛,我是中國精神力研究學的專家,如果用你們日本的斷位評選方法,對那些催眠師進行等級劃分的話,我怎麼也是一個黑帶九段級的催眠大師吧!”

“哈哈,再給你介紹一下這個寶貝……”

所有的人都瞪著我,心中都想著同一個問題:“老大你到底從哪里挖出來這麼一個活寶?”

“怎麼樣?”

楊振笑容可掬的把一大堆儀器和道具都推到千島所長的面前,理解的道:“您是老人家了,我們這些後輩當然要尊老愛幼,所以我就給您開一個特例吧!您可以自己選擇我套問口供的方法,如果您覺得自己出賣國家機密再也沒有臉去見人的話,您可以告訴我一直,等你把我想知道的該知道的都交代清楚了,我會直接幫您老人家注射上一針足量的嗎啡,讓您快快樂樂無憂無慮的永遠閉上自己的雙眼。”

上篇:第八卷 鐵血屠龍 第二十六章 斷龍(下)     下篇:第八卷 鐵血屠龍 第二十八章 以牙還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