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鷹隼展翼 第八卷 鐵血屠龍 第四十五章 我的寶貝  
   
第八卷 鐵血屠龍 第四十五章 我的寶貝


在搜捕隊目瞪口呆的注視中,“嘩啦”一陣樹葉亂響,一條黑色的影子以最張揚最瘋狂的姿態狠狠撲下來,搜捕無論帶得是軍犬、獵犬、牧羊犬還是身價不俗的德國黑貝,面對這個狂撲向自己的黑影,都只能發出絕望的悲鳴。

這些狗絕望的叫,惶急的叫,可是那個一身漆黑隱身在絕對黑暗中的對手,就象是暗夜死神,它一聲不吭,只是高高躍起,一絲月光穿過高大古樹的樹冠,它的滿嘴白牙上突然綻放出一絲絕對冷厲的光彩。那種只能用瘋狂來形容的傅吟雪式殺氣,那種張揚得無視一切防禦與反擊,瞬間就要和對方立判生死的果斷與狠辣,更帶著古烈姆從戰場上磨練格斗技術的精華!

“汪!”

“汪!!”

“汪!!!”

搜捕隊攜帶的狗不停的慘叫,狗毛、狗血、被咬下來的狗肉狠狠噴濺到其他日本搜捕成員的狗頭上!

那道黑影以最迅速的動作繞開圍追上來的人,跳進一叢灌木中,隨著一陣樹葉和枝條的碰響,它瞬間就又融入到赤石山脈在暗夜特有的深沉與廣闊中。

望著倒在血泊中還在不斷抽搐的帶路犬,瞬間遠揚的閃電戰術?

過了好久才有人小心的問道:“那是什麼東西?一只瘋狗?!”

所有人都拼命搖頭,一只在山區里流浪的瘋狗,怎麼敢對幾十個人組成的搜捕隊發動突襲?再說了,怎麼樣的流浪犬,能在十秒鍾時間,用獅子撲兔的姿態生生咬死了一只可以和惡狼搏斗毫不遜色的牧羊犬!?

“那麼它是一只孤狼?!”

“只怕是一只得了瘋狗病的孤狼吧!!!”

說到這里所有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顫。

比特犬是世界最凶悍的格斗犬!

我從神池鎮拾回來的這只比特犬,按照古烈姆的話來說,就是比特犬中的格斗王者!!

它在赤石山脈叢叢密林中來回穿梭,它就象是一只依托山林生存的鬼魅,神出鬼沒。只要是有搜捕隊帶著獵犬敢侵入齊小霞藏身的山洞一千米之內,它就會象一只黑獵似的狂撲上去。

它在瘋狂的跑,瘋狂地跳。只要看到同類,它就一躍四尺高,在空中熟練而殘忍的對著敵人使出它足以縱橫天下的“瘋狗十八咬”!

一時間整個山區到處都是搜捕隊的驚叫,到處都是獵犬的哀鳴和零零星星的槍聲。

現在這只比特犬已經瘋了!!!

“大哥的傷勢非常嚴重,我必須立刻幫他止血療傷。否則他不可能活著撐到明天!”比特犬現在都無法忘記齊小霞的眼睛,雖然它聽不懂齊小霞地話,但是它已經能夠讀懂齊小霞的意思:“現在我們所有人都被打散了,只剩下你和我仍然守護在吟雪身邊,為了他……請你全力而戰吧!”

全力而戰!

為了那個讓它一見之下就心悅誠服的主人,為了那個站立在那里,就象一座高山般沉穩,又如一把利劍般鋒銳的主人。它唯一能做的,就是去拼命擊殺對方的獵犬!

誰敢靠近主人,它就要和對方拼命!

在一個天然岩洞內,齊小霞小心的用酒精洗滌著我的傷口,她用縫紉針,一點一點地將我綻開的肌肉重新縫合。

一根短短的輸液管,連著我們兩個人的身體,在齊小霞微微的喘息中,不知道有多少她身上地鮮血帶著屬于女主人的灼熱,慢慢流淌進我的身體。就是靠她傳續給我的生命,我已經過度失血的身體,才強撐著沒有讓心髒停止跳動。

“傅吟雪你是不會死的!當你成為中國地戰神,當你成為整個中國的精神信標,成為大家最敬仰的英雄,你的生命就已經不再屬于你一個人!你沒有權力死在敵人的土地上,你更沒有權力,讓自己成為敵人打擊中國的武器,所以你一定要撐下去!集中你所有的求生意志,發動你讓死神都要畏懼的可怕斗志。如果說你的一生都在戰斗的話,那麼你為什麼不能為了自己,為了祖國,為了你慘死在這片群魔亂舞土地上的兄弟,和我,打出一個轟轟烈烈風云變色,殺出他一個柳暗花明鳥飛魚躍?!”

齊小霞沒有強心針,沒有心髒起搏器,就連最基本的氧氣瓶都沒有,她只有不停的在我的耳邊低語,她只有在內心不斷的哀求,希望我能聽到她的話,希望我的斗志我的求生渴望能夠激發起我最強悍的生命力!

用最小型的縫紉針穿過我被刺刀劃斷的手筋,把她們小心的縫合在一起,用止血消炎紗布,一塊塊蓋在我胸膛的傷口上,現在齊小霞就象是一個修補匠,正在小心的試圖還原一個被刺刀捅得千瘡百孔的水壺。

“恩……”

就象是繡花一樣,齊小霞小心的用軍刀剜著自己左臂上的皮膚,當一塊兩寸長,一點五寸寬的薄薄的皮膚從她的手臂上生生剝落的時候,齊小霞這位世界最堅強的女戰士額頭上已經滲慢了汗水。

“對不起了大哥,止血消炎紗布已經用完了,如果只用普通的繃帶幫你包紮,你會不停的流血。我也不知道我這個方法行不行,但是我真的沒有別的辦法了!”

在溫柔的低語中,齊小霞用酒精對自己那塊皮膚消毒後,將自己的血與肉,輕輕的貼到了我胸部的傷口上。

“記得,你的生命中已經有了我的一部分,沒有我的允許,你絕對不許死!”

在柔柔的微笑中,齊小霞又拎起了軍刀,從自己手臂上劃下一道印痕,然後小心的用鑷子夾起一塊皮膚,在汗水不斷滲落中,這塊皮膚越揪越長,越揪越大。

當齊小霞微微顫抖的割下這塊皮膚,准備把它貼到我地傷口上時,她的目光猛然迎上了一雙深邃到幾乎可以讓她深淪到宇宙極限地幽然目光。

齊小霞死死咬著嘴唇,傻傻地道:“你……醒了?!”

我能不醒嗎?

我能不睜開自己的眼睛嗎?

我***,還能兩腿一伸,快快樂樂的隨著死神奔向十八層地獄嗎?!

也許就是在我和晚盈一起跨過道德地警戒線的那一刻,我就注定要不停的面對戰斗。在不停的戰斗中我不斷成長中也不停的受傷。現在連我自己都不清楚,我一共中過多少發子彈,受到過多少重創,我的身體已經令人哭笑不得的習慣了可以讓一個正常人立刻完蛋的可怕物理傷害。

更何況這一次我根本沒有受什麼致命傷,只是因為失血過多,而陷入暈眩罷了。

“你……什麼時候醒的?”

“當然是在你給我縫合手筋的時候!”我揚起自己被齊小霞包成粽子一樣的右手,苦笑道:“你是在用針紮我的手筋啊,雖然我的筋沒有什麼痛覺神經。但是你這雙拿慣了火箭炮與死神狙擊步槍的手,還能溫柔到哪里去?粗枝大葉笨手笨腳的,要不是哥哥我夠堅強,真的讓你弄得向閻王爺報道了!”

“你真是一個笨蛋!”齊小霞終于忍不住哭叫道:“你已經醒了,為什麼不告訴我一聲,你既然很痛,為什麼不告訴我一聲?!”

這樣一個世界最強悍的女戰士,究竟為我流了多少眼淚,品嘗了多少早就應該和她的色懷念革命絕緣的無助和悲傷?

我深深的凝視著齊小霞眼淚與歡笑一起綻放。中間又包含著悲傷與柔情萬種的臉,像她這樣地女孩子,根本就不屬于戰場!她應該找一個關心她,愛她,又懂得體貼她的細心男人。用愛情慢慢的呵護她、滋潤她,在那個時候,她的身上將會爆發出一種何等驚人的美麗和幸福啊。

“小霞!”

我輕聲呼喚道:“把我脖子上那條項鏈摘下來!”

“在項鏈的掛墜上,有一個圓珠狀地隱形按鈕,你把它按下後,就可以掰開這個項鏈!”

在我的指揮下,齊小霞小心的從項鏈掛墜中,取出一個只有黃豆大小的微型芯片,她狐疑的望著我問道:“這是什麼?”

“那是一張微型電腦儲存芯片,你不要看它體積很小,可是它能足足存儲三十G容量的文件呢。它里面現在存儲了日本三菱重工集團名古屋流體動力學研究所,關于‘聖戰號’地波風暴這種攻擊武器的所有資料,甚至連他們進攻中國釣魚島,收集的各種數據和千島所長直接向東京戰略指揮中心提供的實驗報告,都有詳細的記載。”

我這一次帶領兩千名特種部隊士兵,把日本攪得天翻地覆,他們的首都東京和第四大城市名古屋兩個大都市,都被我們打成了一片廢墟。我們的軍事行動,是本著中國和平崛起為原則,進行的有限度自衛反擊戰,但是如果不通證明我們的初衷,日本將會利用我們的軍事行動,在國際上拉幫結派,聯手對中國進行軍事打擊。

證明自己的立場,堵住那些對中國敵視者的嘴巴,才是現在的當務之急!

“我派沈浩帶領六位中科院院士,利用中國最新94‘商級’戰略核潛艇返回中國,只要他們能將從名古屋流體動力學研究所獲取的資料帶回祖國,就能讓日本政府不敢輕舉妄動,只能干咽下這口惡氣!”我嘿嘿笑道:“我們用一個沒有淡水資源,無法大量駐紮部隊的釣魚島,換了他們的首都東京和名古市,看起來也算是夠本有賺了!但是……我不能確定,沈浩是否真的能護送那六位中科院院士成功與中國南海艦隊戰略核潛艇會合,我更不敢確定,日本在狗急跳牆之下,會不會悍然直接派遣反潛戰斗力,直接擊沉接應的潛艇!”

齊小霞望著手中這個小小的儲存芯片,她的臉色突然間變得煞白,顯然她已經明白了我後面將要說的話。

“所以,我要請你幫我把這個存儲芯片送回中國!”

齊小霞突然咬著牙,把項鏈和芯片一起狠狠甩到地上,我嘶叫道:“你……”

“我不走!我不管什麼芯片!!我也不管其他國家對待中國的態度和可能采取的軍事打擊!!!”齊小霞哭叫道:“如果我走了,你怎麼辦?誰來照顧你。誰來陪你一起面對日本全國之力的追殺?!”

“你……混蛋!”我瞪圓了眼睛,嘶吼道:“你是我最信任的人,我把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東西交給了你,我把自己身上最神聖的天職交給了你,你竟然把它象垃圾一樣甩掉了!我告訴你,你剛剛甩掉的,是我對你所有的信任,所有的尊重和所有的感情啊!!!”

喊到這里,我猛然覺得一口氣憋在胸口,那種滯塞感頂得我全身煩悶欲死,我揚起包裹著厚厚繃帶的右手,一拳狠狠打在胸口上,隨著氣息一暢,大口地鮮血從我嘴里狂噴而出。

“不!”

齊小霞哭叫著搶前一步,搶住坐在地上搖搖欲墜的我,我拼命睜大自己的眼睛,勉強不讓自己因為受到這樣的打擊再度陷入昏迷,我喃喃地道:“項鏈……小霞……如果你真的在乎我……就幫我……完成任務1”

“我錯了!我錯了!!我錯了!!!”齊小霞抱著我,再也顧不上她哭喊的聲音可能會引來漫山的搜捕隊,她捂著嘴哽咽道:“吟雪你不要嚇我!我會聽你的話,我會把電腦芯片送回中國。但是……求求你,讓我多照顧你三天,只要三天,好嗎?!否則的話,我怕我還沒有回到中國,我的心就會因為思念和憂慮而變成碎片的!”

說到這里,這位世界上最堅強的女戰士,已經是泣不成聲。無論她有多強悍的力量,無論她經曆過多少次血戰,親眼看到過多少生離死別,可是當她真的動了心,真的用了情時,她在感情方面,比一般地女人更脆弱。

因為她太強,所以能和她擁有相同領域的男人就屈指可數!因為她太驕傲,能真正打動她吸引她的男人,無一不是蓋世英雄!!所以……她比一般的女人,更懂得珍惜來之不易的感情,更明白彼此相知相戀地可貴!!!

我現在連搖頭的力量都沒有了,我只是努力的瞪大了雙眼,空洞的望著山洞內的某一個角落,我的嘴唇哆嗦地蠕動了半天,可是我在大悲大喜大怒,狂噴出一口鮮血後,我已經吐不出哪怕是最簡單的一個音符,我只能拼命的讓自己的嘴唇不斷的蠕動。

齊小霞盯著我的嘴唇看了足足有五分鍾,她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在這種情況下,死命堅持著不讓自己暈倒,她不知道,我到底這麼急迫的想要告訴她什麼。

足足五分鍾,我在不停的重複著幾個口型,當齊小霞終于一點點明白了我的意思,掌握了我沒有發出來的發音時,她猛然再次捂住了嘴,悲呼道:“天哪,我都做了些什麼!?”

我一直在對她說的話,如果能真的喊出聲,那只有兩個字而已:“芯片!”

是的,我一直擔心的是那枚芯片!

它只有一顆黃豆大小,隨著項鏈被齊小霞狠狠甩出去,誰知道它散落到了哪里,誰知道它有沒有被齊小霞摔壞。

“你等著我,我現在就去把它找回來好嗎?”齊小霞溫柔的把我的頭輕輕放到一個用雜草編成的枕頭上。

輕輕嗅著枕頭上樹葉與野草帶來的自然界最原始的清香,這種味道,讓我想起了我和晚盈在天空山時,我輕輕為她掰下的那憨子桃花。

雖然很突兀,雖然很奇怪,但是我明白,無論在哪里,無論我還能活多久,我都會永遠記住這種清香的味道,永遠記住齊小霞用牙齒咬住戰術手電,小心的在地上摸索著。

可能是為我進行了一次手術後,手電的燈光已經太昏暗,她害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踩壞了她用力丟出去的電腦芯片。齊小霞竟然在地上爬!在這一刻,她不再是世界上最強悍的女戰士。也不是修羅軍團的最直接領導人,她現在只是一個害怕再讓我受傷,而小心翼翼受盡委屈的可愛女孩子。

她用兩只手不停地在地上摸,直接確定沒有芯片的存在,她才小心翼翼地挪動自己的雙膝。每次她都會先挪動左膝,在反複試探,排除任何意外的可能後,她才會將身體的重心挪到左膝上,然後再用相同的方法,去挪動自己地右膝。

“唔……”

齊小霞突然發出一聲輕輕的低哼,她的手應該是被地上什麼鋒銳的東西給劃傷了吧?

看到這一幕,任何一個男人,心里都會湧起一絲暖流吧?

看著她不斷的摸索,聽著她在地上爬動時發出的唏唏嗦嗦的聲音,在這種四面環敵危若蛋壘的情況下,我的心里竟然產生了一種平安喜樂的奇怪感覺。我只覺得眼皮越來越重,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又睡著了。

…………

不知道過了多久,齊小霞突然在地上發出快樂的低呼:“我終于找到它了!它還是完好無損的!”

她心愛的男人沒有回答她,齊小霞微愕的爬起來,當手電昏暗的燈光照在那個男人的臉上,齊小霞的心里突然產生了一種無法自抑的快樂,因為這個男人在睡著的時候,他的唇角還微微上挑,帶出一絲灑脫而歡暢的笑容!

齊小霞知道,這是傅吟雪為她而保留的笑容!

他笑的真的好……美,他睡的真的好甜。

齊小霞伸出手,小心的、輕輕地、溫柔的在我的臉龐上撫過,她輕輕的掃過我如利劍一般斜指向天的濃眉,她的手輕輕劃過我高挺的鼻梁,她的手輕輕的撫慰我如大理石一般堅硬。帶著只屬于真正男人氣息的臉龐,最後她的手指,慢慢的停在了我的嘴唇上。

我下意識的伸嘴含住了齊小霞的手指,就象個還沒有斷奶的嬰兒般,“嘖嘖”有聲的輕吮著齊小霞的手指。

這個男人的睡相,還真是可愛啊!

齊小霞爬到我的身邊,輕輕抱起我的頭,將我的上半身整個埋到她的懷里。

“吟雪,你一定要活下來啊!”齊小霞在我耳邊溫柔的低語道:“三天,小霞想要的絕不是和吟雪三天的相處,小霞想的是……和你一生一世的相伴啊!”

“唔……”

我在睡夢中發出一聲無意識的低喃,仿佛有點不舒服似的在齊小霞的懷里扭動身體,最後找到了一個最滿意的位置,我把臉趴在齊小霞的懷里繼續呼呼大睡。

齊小霞溫柔的撫摩著我的頭發,慢慢的,慢慢的,她也陷入了沉睡。

她也很累了吧?

在這一天中,她拼命的戰斗,她為我擔驚受怕,她抱著我沖進了赤石山脈,她為我不知道輸入了多少鮮血……她應該比我更累才對啊!

我悄悄的抬起了頭,我剛才趴在她的懷里,只是不希望讓她看到我眼睛里已經無法自抑的淚水罷了。

感情……

為什麼非要到失去的時候,我們才能學會彼此珍惜?

我和齊小霞有多少獨處的機會,有多少次,我有忍不住向她傾訴的欲望?可是為什麼直到我快要死了,我才想讓她成為……我的女人?!

在我面前的,是一張經過整容後卜善娜的臉,齊小霞的懷抱象卜善娜一樣溫暖,經過一場場生死與共後,她對我的關心與柔情,也絕對不會再比卜善娜少。

凝視著她就垂在我面前的紅唇,我忍不住,悄悄的輕吮了一口。

如果可以選擇,我也不想死啊!

我在心中輕聲道:“對不起了,我的……寶貝!”

上篇:第八卷 鐵血屠龍 第四十四章 孤獨     下篇:第八卷 鐵血屠龍 第四十六章 子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