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鷹隼展翼 第八卷 鐵血屠龍 第四十七章 子夜(下)  
   
第八卷 鐵血屠龍 第四十七章 子夜(下)


我想推開齊小霞,我發誓在這一刻我真的想推開她,但是我去餓笨手笨腳的伸手,卻直接按到了她傲人的雙峰之間.

柔柔膩膩的感覺中帶著驚人的高溫和彈性,那種消魂蝕骨足以引發人類最深的欲望和沖動,我這個笨蛋兼菜鳥,在這種情況下,居然還下意識的用力捏了捏手中握到了少女禁地,齊小霞嘴里逸出一絲情動的呻吟,腳下一軟竟然整個人都倒壓在我的懷里.

“吟雪……”

齊小霞突然伸出手,拼盡全力死死抱住腰,那種可怕的力量,幾乎要把我和她的身體生生壓成了一個。

“教我,我從來也沒有做,我什麼也不懂……”

齊小霞把整個頭都埋在我的懷里,不讓我看到她的臉,但是她情動的低語,她遲疑的、笨拙的、在我脖子上留下的輕輕一吻,卻足夠誘發出我內心深處的渴望。明明我重傷未愈,明明知道齊小霞的心里還有另外一個男人的影子,明明知道如果我真的現在占有了她,只會給她帶來無盡的苦果,但是我的身體卻忠實的向齊小霞展現出我內心深處一直壓抑著的渴望。

“我也是一個女人……”齊小霞在我的懷里不安的扭動著身體,她笨拙的吻著我的唇,笨拙的吻著我的臉,將她最生澀的吻痕一點點留在我的裸露的皮膚上,將她最灼熱的皮膚毫無保留的緊緊貼在我的身上。她在不停的喃喃輕語,我想也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說什麼:“我也有一個正常女的渴望,我也希望能和心愛的男人在一起,去做男人和女人都會做的事情。我什麼都不懂,但是我有時候也會做那些讓我整個人感覺都會融化在里面的春夢,原來我每次夢到的都是和傲皇大哥在一起,但是最近,我總是夢到……吟雪!”

我動容地叫道:“小霞!”

她雖然動作笨拙得可愛,但是在這個世界上,有什麼情話能比她說得更動聽,又有什麼。能比她這樣一個集中了美麗、堅強、勇敢、性感于一身的女孩,更能挑起我地熊熊愛火和欲火?

齊小霞的身體突然向一條蛇一樣,輕微而快速的顫抖,她在壓抑不住的喘息,她輕輕揚起頭,在幾縷紛亂的秀發掩映中,她如大海一般深邃幽遠地雙眼中,已經盛滿了情動的波浪,齊小霞輕咬著牙道:“吟雪……你這個壞蛋!”

直到這一刻,我才驚訝的發現,我的雙手竟然下意識的一直握著齊小霞傲而敏感的雙峰,也許是男人的能耐,也許是我也同樣在夢里經曆過不知道這樣的場景。我雙手的拇指和食指,都在用最玩味的動作,輕輕撚著齊小霞越來越嬌挺的乳峰上的那兩點蓓蕾。

面對我這樣的挑逗,齊小霞已經徹底淪入情欲的海洋中,知道純宵苦短,知道也許這將是我們最後相處的一刻,知道我將會成為……她的男人!這一切的一切,都讓她的全身變得出奇的敏感。她不斷發出無法壓抑的低低呻吟,她用力的在我懷里扭動身體,她發才湖一聲如訴如泣的悲鳴:“吟雪你在欺負我!”

我從來沒有想象過齊小霞在這一刻地樣子,我更沒有想象我齊小霞向我主動求歡的動人媚態,她在我懷里不停的扭動著身體。在我們兩個人皮膚的摩擦與撫慰中,整個山洞中都被染上了一層玫瑰的顏色。

我身上的衣服在飛快到減少,每脫下一件衣服,齊小霞就會在我的身上留下一片細細的吻痕,當我們的兩個的唇瓣相交的時候,就象是兩塊磁鐵的正負級相交。我們只覺得自己的大腦中發出“轟”的一聲巨響,就將我們震得失去了所有意識,徹底沉淪到愛與欲交融的海洋中。

“吟雪、吟雪、吟雪……”

齊小霞不斷的在我耳邊喃喃底語,我輕輕的咬上她的唇瓣,我用自己的舌尖堅定的撬開了齊小霞的貝齒,當我輕輕探進她的口中,尋找到她的靈巧與濕濡時,齊小霞的身體突然僵硬得就象是一塊木頭。

她是一個連初吻都沒有的女孩啊!

在溫柔的歎息聲中,我拼命的和她不斷閃避侵略的舌頭糾纏角逐,當我把她逼到退無可退的絕地時,我們兩個人的舌尖彼此癡癡的交纏在一起,在輕輕的啃咬和用力的吸吮和挑逗中,我們兩個人在這種奇異的接觸,與再無任何保留的赤裸相對中,一起開始用力飛翔了。

“你躺著不要動,你的身上還有傷,你只需要告訴我,該如何去做就好。”

齊小霞溫柔的底語讓我不由自主瞪圓了眼睛,我猛然低下頭狠狠的在她波瀾起伏的雙乳之間那片雪白的肌膚上,留下了一片深深的牙印,直咬得齊小霞不由自主的全身一顫。

“你居然敢讓男人躺著不要動!”我猛然用力,將齊小霞整個壓在身上,挑著眉毛邪邪的道:“我是比較喜歡在上面掌握主動,而且……事實上我個人認為,我在上面可以有效的減少我們兩個過于激烈的動作,可能對我帶來的重壓,你只要在做愛做的時候,努力配合我的動作就行了。”

我過于赤裸裸的挑逗語言,讓齊小霞更加情動,她閉上了那雙癡迷的雙眼,輕輕點頭道:“恩!”

如果我這一生,真的只能和這個時間上最值得珍惜的女孩子,有這樣一次心靈與欲望的交融的話,我希望自己可以留給她的是甜蜜的會議。我們是真的關心對方,是真的彼此喜歡,但是在這一刻,我們兩個人之間的笑容和調情,又多出了一次安慰對方的情份。

我們都不是調情高手,或者是種馬呢!

在深深的歎息與無限的溫柔中,我高高昂起的欲望,終于堅定而且有力的挺進了齊小霞已經濕潤到一塌糊塗的身體中。

當我們終于合二為一的時候,我們兩個人都因為不堪承受這種過于強烈的感性與刺激,齊齊發出一聲呻吟。

那種溫潤與彈性,那種不自覺地收縮與包容,簡直可以壓榨出我生命中所有的快感和刺激……這是我和唐倩兒唯一地一次時,根本未曾體驗過的。

和自己真正心愛的人去做愛,才是真正的做愛,要是摻雜了其他的,也許……只是一種活塞運動罷了!

在我們粗重地喘息聲中,齊小霞閉著她美麗的大眼睛,隨著我輕柔的律動不斷小聲呻吟著。

“吟雪……”齊小霞一邊咬著牙不斷呻吟,一邊略略傷感的問道:“我聽說女孩子的第一次都會很痛的,為什麼我一點痛的感覺也沒有?難道就是因為我經常上戰場,經常負傷,所以老天連我身為女孩變為女人的那種感覺,都給剝奪了?!”

想不到我的小霞還是一個多愁善感甚至是狐疑的女孩子呢,我輕笑道:“那是因為我還一直在等你做好真正成為男人的准備呢,如果你真的想好好品嘗那種感覺,那麼……”

我再無遲疑,用力挺動身體,當我的欲望終于披荊斬浪的破開那層只屬于少女的阻塞,再無保留的全部融入齊小霞的身體時,她猛然弓起了身體,發出一聲痛苦的嗚咽:“好痛!”

我輕輕吻掉齊小霞眼角流出來的淚水,我們兩個人的雙手緊緊相握,我們的手指彼此癡纏,在壓抑地喘息與呻吟中,汗水、淚水和從傷口滲出的血水,在我們兩個不斷接合彼此撫慰的肉體上交融。

在一次次的碰撞中,我們兩個人在一起飛,在一起笑,在一起彼此感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那種動人與唯美。一起去體驗人類生命中最刺激和最美麗的事情。

在這個時候,我們臨時安身的山洞,就是人世間最美麗的天堂,因為唯美在最真摯的感情下可以彼此擁有。相知、相惜、相戀、相愛,在這個世界上,男男女女有那麼多,真正能體味到這其中的快樂與悲傷的人,又能有幾個?

當我在壓抑的嘶吼聲中,將延續下一代的潛能全部送進齊小霞身體的時候,齊小霞也被我送到了快樂的顛峰。

我喘息著趴在齊小霞的身上,我們的手仍在對方的身上輕輕游走,在少了幾分激烈,多了幾分柔情的擁吻中,我們靜靜的體味著高潮後的余韻。

“吟雪。”齊小霞迷醉的撫摩著我後背又厚又硬的肌肉,伸出舌頭輕輕吮去我胸前一滴混合著汗水和血水的液體,輕聲問道:“如果我真的懷孕了,你希望是男孩還是女孩?”

“當然是男孩!”

我微笑道:“雖然我沒有重男輕女的思想,但是生個男孩多好啊,以後他要是能遇到象小霞這樣美麗智慧與力量並存的女孩子,他就可以該出手時就出手,能獲得小霞這樣的女孩子青睞,那將是全世界男人最大的幸福與榮幸!要真的生了一個女孩,我傅吟雪和齊小霞的女兒,絕對是一個智勇兼備的狠角色,要是她找不到象老爸傅吟雪這樣的英雄男朋友,便宜了那些銀樣蠟槍頭的草包,豈不是一多鮮花插到了牛糞上?!”

“去你的!”

齊小霞伸手輕輕拍打著我的腦袋,但是她卻因為我的贊美,壓抑不住的露出了一個大大的快樂的笑容,“如果我們真的有了孩子,你給他或她,起上一個名字好嗎?”

我突然收住了笑容,過了半晌,我才沉聲道:“如果我們真的有了自己的孩子,我希望這個孩子姓……傲!”

在齊小霞震驚和不解的目光中,我深深吸了一口氣,輕聲道:“我知道在你的心里,那個影子永遠都不會消除,要不是我曾經擁有了傲皇的外貌,你也根本不可能讓我真正走進你的內心。其實認真的想一想,沒有傲皇這個人物,我早就死在日本東京了,如果小霞真的要一個孩子來延續你所有的感情的話,我希望他姓傲!這樣我會在你忍不住想他的時候,也會插上一腳!”

齊小霞癡癡的望著眼前這個男人,在這個時候,他的臉上突然騰起了一種絕世強者地驕傲,“因為我也曾經是傲皇。是那個帶領龍魂號和修羅軍團,縱橫天下的傲皇!

眼淚瘋狂地從齊小霞的眼睛里湧出。她望著眼前這個已經可以列為人間一個傳奇的世界最強悍男人,他自己本身的戰斗力並不算出眾,但是他遇強則強的可怕斗志,他最瘋狂地戰略手段,和可以將戰爭演化成一種殘酷藝術的唯美,都深深的吸引了他。

直到這一刻,齊小霞才突然發現,她被眼前這個男人徹底打動了,不是因為他剛剛占有了她的**之軀,而是因為他對她的愛,已經比海更深,比天更高!

齊小霞輕輕的抽著可愛的鼻子,問道:“那麼我們的孩子,應該叫什麼名字呢?”

給孩子起名字?

這好象還真不是我的專長啊!

我凝視著洞口漆黑的暗夜,輕聲道:“我和小霞的第一次相識,就是在日本東京一個漆黑的夜晚,我們彼此擁有又是在日本這片該死的土地上的一個漆黑的夜晚,我們的孩子,如果是男孩,就叫做子夜。如果是一個女孩,那就叫夜語吧。”

“傲子夜,傲夜語……”齊小霞喃喃的重複著這兩個名字,她強擠出一個笑容,揚起臉叫道:“如果我真的懷了孩子,在十個月後你就要做爸爸了,你這個爸爸難道不要給自己的孩子一個忠告嗎?”

“如果他是一個男孩,我希望……”

“我希望當我們的孩子長大的時候,我們的祖國,已經可以傲立在世界的最顛峰,到了那個時候,我希望我們中國人無論走到哪里,都會受人尊重。都會以自己是中國人為榮!”說到這里,我猛然昂起了頭,過了很久很久,我才輕聲道:“我更希望我們的孩子,再不要象我們一樣,不斷的參加戰爭,不斷的親眼目睹自己親若手足的兄弟一個個為國捐軀!我希望他不必背負著英雄傳人的沉重負擔,我希望他能自己選擇自己未來的路!”

“我更希望他只是一個普通的男人!他有一個自己的家,不必很大,夠一家三口住就行了。他每天無論有多累,無論有多懶,他都必須爬起來按時去上班,要不然就會被扣獎金,他每天都會准時下班,因為他知道在家里,有一個可愛的孩子,有一個也許並不漂亮但一定要象小霞一樣溫柔而賢惠的妻子在等著他。”

沒有經曆過無數場風風雨雨,沒有經曆過無數場生離死別,誰又會明白,平平淡淡也是一種幸福!?

我用飽含最豐富情感的目光,凝視著在我身下的齊小霞,在印上輕輕一吻後,柔聲道:“我這個未來的老爸,干脆就為我們的孩子再起一個字好了,無論是男孩還是女孩,他們的字都叫做解戰!”

我將那條藏著電腦芯片的項鏈塞進齊小霞的手里,“你必須要走了,最多再過兩個小時天就亮了!”

說到這里,我的心里突然湧起一種無法壓抑的不舍,我低下頭,狠狠吻到我身下這個剛剛從女孩轉變成女人,又要被迫去面臨最慘烈追逐戰的最心愛女人。

齊小霞熱烈的回應著我的擁吻,她努力的學著我的動作,她的舌尖和我的不斷癡纏在一起。

我們拼命的吻著對方,我們在對方的唇瓣上留下一層又一層牙齒的印痕,我們仿佛都要用這一個吻,來把彼此的感情,印入曆史的永琚A我們仿佛都要用這一個吻,把我們的愛把我們的關心把我們的悲傷完全釋放。

“我不想走,我還想和吟雪在一起,我還想擁有吟雪的溫柔體貼,我還想讓吟雪占有我!”齊小霞哭叫道:“如果要走,求求你和我一起走好嗎?我們一起回到中國,我們一起回到龍魂號上,我們還要為了那些死在這片土地上的兄弟而拼命作戰!”

是啊,只是一次的彼此擁有怎麼能夠呢?我希望我可以一生一世都抱著齊小霞,我希望我可以一生一世,都聽到她在我身下,無法壓抑的情動呻吟,我希望我一生一世,能看到她開懷的笑臉。

但是……她一個人逃回中國也許能有六成的可能,再加上我,我們兩個就必死無疑。

“相信我。我會讓自己拼命活下去!無論我遇到了什麼情況,只要還有一絲希望和可能,無論受到什麼樣的委屈,無論面臨什麼樣的絕境,我都會拼命活下去!因為我也舍不得小霞啊!!!”

我雙手一撐,從齊小霞的身上滾落,我抓起她的衣服甩到她的身邊。

齊小霞愣了,她真的愣了!

在我的手上,有一把軍刀,現在這把軍刀就指在我胸膛上,只要她再出聲拒絕,我就會毫不猶豫的把這把軍刀捅進我的心髒。

和我相處了這麼久,齊小霞已經非常熟悉我的個性。在戰場上,我對敵人狠,有必要的情況下,我對自己更狠!

“小霞……”我輕聲道:“相信你的男人吧!就算是為了再次擁有你的溫柔,就算是為了我們這終身難忘的一夜,就算是為了我們的孩子傲子夜,我都會拼命讓自己活下去!如果你真的在乎我,就請你把我的責任,和我們的希望帶回中國,好嗎?”

“不!”

齊小霞捂住嘴放聲悲泣,那個可以和天地神魔為敵,可以在談笑之間縱橫天下的男人,背對著她。竟然屈下了他甯折不彎地雙膝!

他狠狠跪倒在地上,拼盡全力嘶吼道:“如果你真的了解我傅吟雪,如果你真的喜歡我傅吟雪,就求求你能夠讓我坦坦蕩蕩痛痛快快的面對這一場屬于我們整個中國的戰爭吧!”

“只有你帶走了那塊芯片,我才會心無所掛!我才可以和敵人……決一死戰!”我雖然跪在地上,但是我仍然是驕傲的高高昂起自己的頭,我放聲狂嗥:“現在我已經沒有辦法陪你一起返回中國,所以我必須留在這里繼續戰斗,這就是一個中國軍人地最後尊嚴!!!”

齊小霞的眼淚里,有悲傷,也有為自己心愛男人為榮、為傲的喜悅。

齊小霞穿上了自己的衣服,她再次用深情的眼光看了一眼她生命中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男人,他跪在那里,孤傲地挺直了腰,他雖然渾身傷痕累累,但是他卻仍然頑強而張揚,在她面前的,就是一把中國軍人不屈氣血凝聚出來的戰爭利劍!

愛上這樣的男人,注定她要驕傲,注定她要為情所傷!

“你保重!”

在輕輕的嗚咽聲中,齊小霞從山洞中消失了,只留下她身上那股屬于少女的馨香,和她從少女轉變成女人的點點斑紅。從地上抓起齊小霞在悲傷中忘了重新紮住的束胸,把它放在鼻端,我似乎可以從這根布條上面嗅到她灼熱的體溫,和她傷情的淚水。

“對不起了,小霞!如果我不能活著返回中國,希望你……不要恨我!”我將自己的臉整個埋進屬于齊小霞的束胸中,不知不覺間,我已經是淚流滿面。

我不想死,在這一刻我真的不想死。

但是在戰場上,怎麼可能不死人?在戰場上,又怎麼可能有永遠不會隕落的將星?!如果中國真的需要一次大的震動,必須要用英雄死亡的熱血,來激發出他們的憤怒咆哮的話,就讓我傅吟雪來吧!

“吟雪,你一定要活下來,我在把這個電腦芯片送回中國後,我就會回來找你,到時候無論你是死是活,我都要陪你一起生死與共!”

在這個堅定的誓言下,齊小霞用自己非凡的毅力和勇氣,經曆了足足兩個月的作戰與逃亡,她終于成功的回到了中國。

她將那枚包容了傅吟雪愛國赤誠的電腦芯片送到國家安全局,金少強副局長金少強親自接見了齊小霞。

被緊急召喚的中科院超級電腦天才黃志鵬神色怪異的望著齊小霞拼命保護,送回中國的寶貴電腦芯片,過了很久,這位不識人間感情為何物,可以傲視平凡蒼生的超天才,幽幽的歎了一口氣,將那枚電腦芯片珍而重之的放到了齊小霞的手里,“請你收好它吧,做為你為傅吟雪的留念,永遠好好保護好這東西吧!”

齊小霞瞪圓了眼睛,金少強也瞪圓了眼睛,就連雖然病情大有好轉,仍然癡癡呆呆的長孫庭,也豎起了耳朵。

“這根本不是什麼三十G容量地超級存儲器啊!”黃志鵬用同情的目光望著瞬間臉色煞白地齊小霞,低聲道:“這的確是我親手交給傅吟雪的,但它只是一個暴力信息破壞芯片罷了。如果我這個電腦專家沒有活著進入名古屋流體動力學研究所的話,傅吟雪的結拜兄弟楊清。憑借融合了我兩年心血地暴力破解芯片,也能強行打開流體動力學研究所的終端機,取得最後的資料。我想,傅吟雪把這個交給你,不過是希望你能活著逃出那片戰場罷了!”

“傅吟雪,你是個騙子!你是個大騙子!!!”齊小霞放聲悲泣,她一巴掌重重拍到辦公桌,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中。合金制造的辦公桌竟然被她生生砸散。齊小霞咬著牙叫道:“你以為把我支開,我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活下去了嗎?你以為我離開那個戰場,就不能再回去了嗎?我現在就回去找你……”

嘶吼到這里,齊小霞只覺得胃部一陣翻湧,她不由自主的彎下腰,“哇”的一聲開始拼命嘔吐。

齊小霞一邊嘔吐,一邊伸出右手的食指與中指,搭到了自己右臂的動脈上。快樂與悲傷的淚水同時從齊小霞的眼睛里再次瘋狂的湧出,她癡癡地坐在地上,望著頭頂的天花板,癡癡的道:“這難道就是你占有了我的理由?我真的懷了你的孩子!我又怎麼能讓我們的孩子,陪著我們一起面對戰火與危險?我又怎麼敢放我們的孩子再受一點點傷?!”

“可是……如果連我都不能去救你,誰還能救了你?如果你真的戰死沙場,難道你就忍心看著小霞一輩子孤獨的守護在我們的孩子身邊,直到我確定他擁有了自立的能力,再毫無牽掛的去尋找你,去追隨你?”齊小霞悲傷的哭叫道:“可是那要等多久?我還要一個人孤獨的活多久?”

齊小霞突然被人攬進了懷里,齊小霞下意識的想用力掙紮,她的右拳狠狠砸出,在所有人的驚呼聲中,她的右拳卻懸崖勒馬的在打中到對方身體的最後一刻,生生頓住。

齊小霞在對方的懷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她迷戀的道:“在你的身上,有……吟雪的味道。”

所有的人,都用不忍卒睹的看著這個世界上最強悍,現在卻為情所傷的女人,她現在正躲在一個已經露出點點白發,但是腰肢仍然挺直,仍然帶著不怒自威氣息的長者懷里。

“孩子,真是辛苦你了!”那個長者憐惜的輕輕撫摩著齊小霞的頭發,昂然道:“你並不是孤獨的,你會有一個可愛的孩子,你還會有一個會關心你的……爸爸!”

爸爸?!

迎著齊小霞呆滯的目光,那個長者露出慈愛的笑容,“吟雪要叫我爸爸,我想他的妻子,他孩子的母親,也應該像他一樣,叫我一聲爸爸吧?”

“爸……”

在淒厲的呼喊聲中,齊小霞伸手死死抱住這個擁有傅吟雪氣息的老人,兩個月來受到的委屈,她內心的煎熬與擔憂,終于在這一聲呼喊中被她全部釋放。

“真是一個傻孩子。”傅紅華揉著齊小霞的頭發,憐惜的道:“在這兩個月的時間里你一定受了不少苦吧?”

齊小霞在傅紅華的懷里使勁點頭,她早已經學會了堅強與忍耐,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感情已經沒有任何東西能再打倒她這樣一位堅強的女戰士,但是面對慈祥的長者,面對傅吟雪的爸爸,面對這個自己的……爸爸,她所有的堅強都化成了悲傷而委屈的淚水。

“不要哭,這樣對你的孩子不好!”

傅紅華溫柔而堅定的把齊小霞拉起來,昂然道:“如果你認為沒有了你,吟雪就必死無疑的話,那你就錯了!他已經對得起祖國,但是他自己還欠著一身情債,他還沒有資格面對死亡,他擁有了你這樣的女孩,他更沒有權力去面對死亡!如果他真的敢死在日本戰場上,那他就不配成為我傅紅華的兒子!!!”

所有人都用最尊敬的目光望著眼前這個昂然屹立,全身上下就自然而然湧起一種虎威之氣的長者,只有這樣的父親才能教導出傅吟雪那樣的超級英雄人物。

“如果他真的敢死在日本戰場上,那他就不配成為我傅紅華的兒子!!!”

這一句話聽起來是多麼的強詞奪理,可是由傅紅華喊出來,卻自然而然多出一種令人不得不信,不得不服的強烈壓迫感。

“對……”一個顫抖的聲音接著傅紅華叫道:“您說得對!如果我現在還不振作,我就不配成為傅吟雪的結拜兄弟,我更不配和他並稱為變態狂牛!!!”

金少強霍然轉頭,驚喜交集的喊到:“小庭,你……”

“我相信伯父的話,傅吟雪大哥現在一定還活著!”已經沉默了足足三個月的長孫庭終于站了起來,他厲聲叫道:“我知道大哥是為了我才冒險發動這場戰爭,現在大哥也許正面臨著我們無法預知的危險,如果我長孫庭在這個時候,還躲在這里裝孫子的話,我***就干撞舉槍自盡向大哥謝罪吧!”

長孫庭走到齊小霞面前,深深的彎下了自己的腰,他誠心誠意的道:“謝謝你對大哥的幫助和照顧,現在你最大的任務就是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將大哥的血脈延續下來,等他回來的時候,你就可以給他一個大大的驚喜。至于營救大哥的事情,就讓我來吧……嫂子!”

上篇:第八卷 鐵血屠龍 第四十六章 子夜(上)     下篇:第八卷 鐵血屠龍 第四十八章 刺日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