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鷹隼展翼 第八卷 鐵血屠龍 第五十一章 上陣父子兵  
   
第八卷 鐵血屠龍 第五十一章 上陣父子兵


齊小霞呆呆的望著眼前這個長得和自己一模一樣,眼睛里閃動著深沉悲傷與絕望的女人,在她的身上更籠罩著一股瘋狂的殺氣。

卜善娜也呆呆的望著眼前這個借用了自己容貌,陪伴在傅吟雪身邊經曆了最慘烈戰爭的女人,她是世界上最強悍的女戰士,但是現在她靜靜的坐在那里,當她望向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時,那是一種母性的光芒。

“你……”

兩個人同時開口,又同時閉上了嘴巴。

不用問,也知道她懷的是誰的孩子,誰了傅吟雪大哥,現在誰還有資格走進齊小霞的內心深處,又有誰有資格得到這樣一位最強悍的女戰士?

卜善娜踏前一步,象個孩子似的把自己的頭放在齊小霞微微隆起的小腹上,側耳傾聽著那個小生命心髒有力的跳動,感受著身為女人孕育生命的神奇與天職,卜善娜略一計算時間,輕聲問道:“已經五個月了?”

“恩!”齊小霞點點頭,她望著卜善娜猶豫再三,才輕聲道:“善娜……對不起。”

“我這次的確是准備過來指著你的鼻子破口大罵,明知道不是你的對手也要狠狠扇你幾個耳光的。”

卜善娜沉聲道:“我就是看出你已經真正喜飛庫手打歡上了吟雪,才放心的把他的安全交付到你的手中,可是你卻只身逃了回來,把身負重傷的吟雪拋在那個舉國皆敵的土地上。但是……現在我知道為什麼了。我要謝謝你,無論吟雪現在是死是活,你已經為他延續了英雄的血脈,他的生命在你的身上正在重新複活!”

卜善娜高高的揚起了自己的頭,拼命的不讓自己的淚水從眼眶中滑落,和傅吟雪相處了那麼久,連他這種打腫臉硬要充胖子的壞習慣她都學足了九成。她輕輕抽著氣,強擠出幾絲歡聲笑語:“雖然這個孩子不是由我親自孕育。雖然最後留在吟雪身邊的女人是你,但是我仍然會象你一樣疼愛這個孩子。將來等孩子出生了,無論是他(她)是男是女,我都要做他(她)的干媽!”

齊小霞歉然地望著眼前這個為情所傷的女人,說到對傅吟學的感情。卜善娜才應該是最真最深最刻骨銘心的吧?

齊小霞用力的點頭,面對卜善娜這個要求,她還有什麼理由拒絕?

“想好孩子叫什麼名字了嗎?”

遙遙回想著那一夜悲傷與甜蜜並存的刻骨纏綿,回想著他們狂風驟雨似的結合和靈與肉最完美的交融,齊小霞輕聲道:“是的,他(她)是名字是吟雪親自起的,我們的孩子姓傲,如果他是男孩,他就叫子夜,如果她的女孩,她就叫夜語。”

“傲子夜,傲夜語?很好聽的名字呢!”

“吟雪說,希望我們的下一代,可以遠離戰場,他更希望自己的孩子,不要頂著英雄子孫的光芒與重擔。可以平平凡凡地成長,平平凡凡的生活。”不知不覺間,傷情的淚水已經從齊小霞的雙眼中輕輕溢出,帶著一種我見猶憐的孤單,她輕撫著自己地小腹,吸著氣道:“我也有相同的想法,我們是戰士是軍人,但是我們又何嘗不希望擁有一個平靜而幸福的生活?我們誰又是天生就喜歡血腥與戰火的屠夫?所以我們的孩子無論是男是女,他或她的字都是‘解戰’!”

“是啊!”卜善娜長歎道:“沒有經曆過這些風風雨雨的人,又怎麼會明白平凡才是真正的幸福?我也希望這個孩子可以遠離飛庫手打戰火,做一個真正的自己。而不是象他的爸爸一樣,明明是一個熱情如火又帶著天真氣息的大男孩,卻拼命燃燒自己的生命,逼得自己以變態狂牛的身份,一次次踏上了一去不回頭的戰場!”

“我很高興,我可以看到這樣的你,我也很高興,能看到吟雪留下的血脈!”卜善娜猛然轉頭,大踏步向房門外走去,她悲傷而開心的叫道:“記住,我是你們孩子的干媽!如果還有機會,我一定會親手抱抱他,看看傅吟雪小時候究竟是什麼樣子!”

望著卜善娜帶著一種再無遺憾昂首而言的背影,身為世界最強悍的女戰士,齊小霞只覺得自己的心髒似乎被什麼鋒銳的東西狠狠撞了一下,她分明看到卜善娜的身上,揚起了坦坦蕩蕩的慘烈殺氣,揚起了一種大風起兮云飛揚,壯士一去兮不複還的黑色死氣!

“善娜!”齊小霞跳起來,她懷著傅吟雪已經五個月的孩子,她根本不敢用力跑,就連剛才下意識的猛然跳起,也讓她不由自主的對懷里的孩子湧起一種歉疚,她望著卜善娜急叫道:“你要去哪里!?”

“去哪里?!”

卜善娜驕傲的昂起了自己的頭,她沉聲道:“我要去找吟雪!無論他是死是活,我都要把他帶回來!!!”

“我這次過來找你,本來是想狠狠罵上你一頓,然後拉上你一起重新回到日本的,但是一看你,我就知道你已經做了一個女人最大的努力!你願意為吟雪生兒育女,那麼我相信,哪怕還有百分之一的機會,你也絕不會拋棄吟雪獨立生存下來!”

“你已經做得夠多,你已經做得夠好,你現在最大的任務,就是好好的照顧好自己,好好的把吟雪的孩子生出來,努力讓他成為一個平平凡凡卻能過著幸福生活的人。”說到這里,傷情的淚水終于忍不住從卜善娜的眼睛里滾滾滑落,她哽咽著道:“你已經做得夠多,可是我呢?我同樣深愛著吟雪,難道我應該老老實實的躲在龍魂號上,只能當一個悲痛的旁觀者嗎?”

卜善娜的話就象是近在咫尺的驚雷,帶著絕對的震撼與驚栗,狠狠轟進齊小霞的心里,“如果這就是女人愛上蓋世英雄的宿命,那麼我認了!如果非要有人陪著吟雪在那片群魔亂舞的土地上一起長眠,一起受盡世人地唾罵與踐踏,那就讓我來吧!!!”

明白了,什麼都明白了!

卜善娜把自己整容成齊小霞的模樣,她就是要借用齊小霞的身份,帶著願意陪同她一起沖上日本本土的修羅軍團士兵,到日本拼死一戰!

當年她就是帶著這種悲痛與絕望,走向了印度戰場。誰也不知道這個女人在戰場上究竟會爆發出怎麼樣的狂風驟雨,但是有據可查的是,她僅僅帶領了一個大隊的反恐特種大隊,就強行突破了印度軍隊十幾道防線。

她是一個被傅吟雪絕對光芒覆蓋的女中豪傑!

她僅僅是一個少校,就能得到北美軍事聯盟的認可,被邀請參加以網絡為平台的軍事競賽,她更是一個軍事技術全能,在幾年前她的指揮、射擊、格斗、駕駛……所有軍事領域,都在全國軍事比武中獲得了前五十名的成績。

現在時間已經過去了整整兩年,在這兩年中,她參加了中印大戰,她參加了雅加達國際機場戰斗,她參加了關島之戰。她每天都在飛快的成長,但是面對自己心愛的女人,她卻非常明智的選擇了沉默,用綠葉的姿態來陪襯自己心愛的男人。

現在……她的男人沒有了,不在了。

現在,她已經再不需要掩飾自己鋒芒。現在,她要為自己最心愛的男人……舍命一戰!

“龍魂號現在有白瑞奇親自坐鎮,再加上被我強令駐守的三百名吟雪親自挑選的流氓營成員,他們已經足夠將正艘龍魂號潛水航空母艦所有功能發揮到極限。”

卜善娜沉聲道;“至于我們余下的兩千名修羅軍團士兵,他們會全部陪伴我一起沖進日本。這不是我的命令,而是他們自己的選擇。”

“如果我們戰死沙場,不要為我們報仇!因為你要努力學習如何去做一個母親,你要讓自己的孩子遠離戰火!”

當卜善娜拉開房門的時候,她驚異的安心在門口竟然直挺挺的跪著一個男人。

這個男人從來沒有向任何人下跪過!

他太驕傲太堅強,他更是真正的天之驕子,在這個世界上他除了傅吟雪這個結拜大哥之外,還從來沒有真心服過誰。但是在這一刻,他真真正正心悅誠服的跪在了卜善娜的面前。

“對不起!”長孫庭放聲悲叫道:“是我請大哥幫助我,是我把他推向了戰場!大哥早已經在戰場上學會了小心謹慎,更學會了謀定而後支。但是這一次他的行動這麼匆忙,留下的漏洞與破綻這麼的多,我明白,他全是為了我啊!他希望我早點好起來,他希望能用最大的勝利來恢複我的信心,是我親手把他送進了死神的懷抱啊!!!”

誰說英雄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情處!

大顆大顆的眼淚順著長孫庭的臉龐狠狠滑落,他悲傷的望著卜善娜,拼盡全身力量叫道:“我不如你!在這三個月時間里,我只能想盡辦法逃避一切,我不斷的欺騙自己,我不斷的告訴自己,大哥還活著,只不過是日本封鎖了整個邊境,他無法成功脫離罷了。我每天都讓自己活在這種自欺欺人的謊言和不切實際的幻想中。和你相比,我就是一個懦夫,就是一個笨蛋,就是一個大大的混蛋啊!!!”

卜善娜伸出顫抖的手,輕輕撫上面前這個不顧一切形象號嚎啕大哭的男人,他是傅吟雪的結拜兄弟,他是一位中國軍隊的少將,他是中國第四代最出色的接班人,他更是中國在國際舞台上慢慢崛起的信標。現在這個男人竟然跪在她的面前,象個渴求得到原諒的孩子似的哭泣。

“你已經做得夠好,”卜善娜柔聲道:“請你記住曾經和吟雪背肩作戰的日子,也請你記住他血液深處屬于我們中國不屈不折的傲骨!你要努力的活下去,你要努力的振作,當有一天你能讓我們中國能傲立世界強國之林,讓我們所有中國人走到這個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都能驕傲的告訴別人自己是中國人時,你就無愧于吟雪,無愧于自己的神聖使命與天職!”

“不!”

長孫庭嘶聲狂叫道:“這樣是不夠的!如果僅僅是這樣,我還不配成為傅吟雪的結拜兄弟,我更不配和他並稱為變態狂牛!我要和你一起進入戰場!!!”

長孫庭的話一喊出來,所有人都驚呆了!

他還沒有在政壇上斬露頭腳的時候,雖然他是中國第四代最出色的接班人,但是在戰場上陣亡,還不會對中國造成太大地沖擊,但是現在他已經開始在國際舞台上斬露頭腳。在釣魚島上搶建燈塔,是傅吟雪的結拜兄弟,這兩點已經將他的跟人聲望推到顛峰,就連世界各國的情報組織,也不得不承認,他是一個“極富野心和熱情,又不乏心計與冷靜的可怕對手”,如果在這個時候他沖進日本戰場,又被俘或身亡的話,將會直接把中國推進萬劫不複的深淵。

一直默默站在長孫庭身後的國家安全局局長金少強皺著眉頭,低叫道:“小庭,你不要太感情用事!”

“感情用事!?如果沒有卜善娜沒有齊小霞,我還可以想盡辦法去做一只鴕鳥,但是……”長孫庭拼盡全力嘶吼道:“她們可以為大哥做這麼多,做得無怨無悔,而大哥是因為我才身陷絕境。如果我長孫庭還要做縮頭烏龜的話,我根本不配成為中國第四代領導人!”

金少強、齊小霞、卜善娜包括長孫庭的貼身護衛齊齊發出一聲驚呼,因為長孫庭突然閃電般的從身上抽出一把格斗匕首,他毫不猶豫的對著自己的臉狠狠劃下。

他劃的又重又狠,鮮血狠狠的從長孫庭的臉上噴濺而出。灑到猩紅色的地毯上,紅與紅的搭配看起來說不出的豔麗與詭異。

“從這一刻,我不是長孫庭,我只是傅吟雪大哥的結拜兄弟,我只是一個自願加入修羅軍團營救行動中國人!”

長孫庭將自己身上的證件輕輕放到了剛剛被他鮮血淋濕的地毯上,金少強呆呆的望著長孫庭將他代表平凡人根本不可能想象力量的證件一個個放到了地上。

軍官證、人大代表證、中央軍事委員會委員證、中國共產黨黨員證……每放下一個證件,長孫庭身上的重擔就輕了一分,每從傷口上噴濺出一股鮮血,長孫庭身上那股經過特殊形體訓練擁有的政治家和善面目就會減少一分,他來自血戰與堅苦訓練地殺氣就會重上一分。

這是一個已經放棄一切,決心陪同卜善娜在戰場上拼死一戰的男人!

金少強明白,在這一刻,他根本無法再攔住這個心中再無任何牽掛,坦坦蕩蕩帶著痛苦與悲傷,即將走向戰場的男人。

可是這又讓金少強如何能放得下心?跟在卜善娜這種已經陷入半瘋狂狀態的女人身後,長孫庭要面臨多少危險與挑戰?

中國能有多少向長孫庭這種血氣與膽略並存,在國際舞台上剛柔並濟,剛一露面就贏得一片叫好的領導人?

但是他說得對,如果在這一刻,他選擇成為逃兵,那麼他就不是長孫庭,他也沒有資格成為中國第四代最出色的領導人。

“讓他去吧,我會幫你看住他!”

一個聲音傳進所有人的耳朵,他們太緊張太入神,竟然沒有人發現,傅吟雪的父親傅紅華已經站到了他們面前。

傅紅華滿意的看著長孫庭,沉聲道:“好,好小子,不錯!不論身份,僅憑你這份執著與勇敢,已經有資格成為傅吟雪生死與共的伙伴!你們這些年輕人既然都這麼想上戰場,就讓我這個已經上交了退休申請的老家伙,也陪你們瘋上一回吧!”

什麼?!

所有人都以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

“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傅紅華眯起了雙眼,沉聲道:“難道說你們擔心我這個老家伙回成為你們的負擔?”

有誰敢說霹靂火傅紅華是一個負擔?!

傅吟雪能這麼強悍,還不是因為有一個早就為他做出良好榜樣的老爸?

孤身一人躲在被打廢的坦克後面,通過狙擊、游擊戰不斷打擊對方的散兵游勇,在三天之內擊斃三百多名敵人,這是何等可怕的戰跡?!

更何況傅紅華現在已經六十多歲了,他這種實戰派將領擁有的軍事經驗,已經遠遠超出現場所有人的總和!

傅紅華的雙眼中猛然爆出一股逼人的霸氣,面對這種最強最捍連傅吟雪都要稱呼其後地最強氣勢。在場所有的人除了齊小霞和長孫庭,都不由自主的面對傅紅華猛然立正用最標准的軍姿挺直了自己的胸膛,甚至連國家安全局的金少強副局長也沒有例外。

這是曾經身為軍人的他們,面對真正軍旅強者不由自主的本能反應!

傅紅華看了一眼仍然跪在地上的長孫庭,厲聲道:“一個軍人為了攻擊敵人保護自己。可以趴下,可以躺下,也可以曲下單膝,但是絕不會跪下!如果在戰場上你已經死了!!!你給我站起來1!!!”

長孫庭幾乎是條件反射式的跳起來,沒有人可有抗拒慈祥之氣一掃而空,全身都激射起騰騰軍旅肅殺之氣的傅紅華命令!

傅紅華狠狠掃視了卜善娜和長孫庭一眼,厲聲道:“記住,你們的任務是去把傅吟雪少將活著帶回來。而不是去送死!如果沒有取得絕對勝利的決心,你們就老老實實地呆在中國,不要出去丟人現眼,更不要給我們中國帶來不可預估的大麻煩!”

所有人身軀都不由自主的劇震,傅紅華的雙目中猛然湧起一種年長智者看破人生後的深邃與幽然,他冷然道:“你們都以為傅吟雪少將死了嗎?也許他是受了很重的傷,但是在曆次戰爭中,他的身體不斷受到常人無法想象的重創。他一次次的和死神擦肩而過,他無論是意志上還是身體的抵抗力上,都已經達到了遠超生命極限的標准。只要他沒有放棄希望,憑借他的軍事技術和戰略頭腦,他至少有百分之五十五的幾率,現在仍然生存!”

所有人地眼睛里猛然騰起一股股沸騰到極點的戰火,剛才那種灰色而壓抑的死亡氣息在他們身上一掃而空。

傅紅畫望著卜善娜問道:“你現在可以調動多少部隊,把受傷的致殘的全部拋掉,我只要最精銳的特種部隊!”

卜善娜略一思考,回答道:“還有一千八百七十三人!”

“有多少人是有家事妻小,或者有什麼未了的事情。必須要自己去照顧的?”

面對這種過于苛刻的問題,卜善娜不由瞪大了雙眼,她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瞟向了一直默默坐在客廳里的一位金發女郎,那位金發女郎感受到卜善娜的目光,迅速報告道:“修羅軍團一直連年戰爭,肩之成員大多數都是因為身上犯有案件才偷渡到美國的黑社會混混、流氓,只有五十三人有妻室,其中還有十八人已經離婚,有十四人的妻子可能已經有了外遇,有三十七人還有親人需要照顧。能保證在戰場上不受到任何影響的成員現在有一千六百九十八人,在知道此戰的意義和危險度後,還能百分之百發揮戰斗力的成員為一千六百二十五人。”

傅紅華銳利的目光猛然投注到那個金發女郎身上,只是一眼,就讓那個金發女郎身上一顫,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傅紅華眯起眼睛,冷然道:“給你一分鍾時間表明身份!”

知道這位金發女郎是卜善娜帶回來的同伴,也知道這位金發女郎在卜善娜的身邊起到的是軍師的作用,但是隨著傅紅華的命令,跟隨在他身後多年已經擁有默契的警衛劉慕史迅速舉起了手中的MP5沖鋒槍。只要這位金發女郎在一分鍾內無法做出讓傅紅華滿意的回答,他手中的MP5沖鋒槍百分之百會把這位本來是客人的金發女郎打成蜂窩。

直到這一刻,所有人才明白傅吟雪一旦面臨戰爭,就立刻變得冷酷無情的真正原因,這原來激素他們傅家的最優良傳統,或者說是傅紅華言傳身教的結果啊!

“傅紅華就是傅紅華,怪不得在北美軍事聯盟組織的網絡軍事平台上,您明明是一名少將,卻可以得到上將的分數,成為中國軍方的最高總指揮!”那位金發少女指著傅紅華身後一名三十多歲,混身帶著書卷氣息的軍人,道:“看他的氣勢和與生俱來的穩重,應該就是在軍事競賽平台上,那個陪同傅吟雪一起攻入日本靖國神情的趙飛陽上尉吧?”

金發美女的話並沒有讓傅紅華和他身後那位作戰參謀有任何動容,能追隨在傅紅華身後的軍人,神經早已經訓練得比鋼絲更堅韌。

金發美女小心打量著傅紅華愈見威嚴的雙眼,和他身後的那位在軍事競賽上以忌懷之名嶄露頭角,實際上已經成為傅吟雪第一位戰略老師的作戰參謀。她不由自主的輕輕歎了一口氣,果然是虎父無犬子,傅紅華一旦決定要親自重返戰場,那股壓抑了幾十年的戰火熊熊燃起,當真是一發不可收拾,而他更比傅吟雪多了幾十年的人生經驗。

她只有老老實實的道:“我叫Main,原來是北美軍事聯盟中國賽區的管理員,伯父您和趙飛陽上尉都是經過我的手,在競賽中注冊了自己的參賽身份。現在我已經正式投到傅吟雪的旗下,因為我喜歡他,我現在最大的心願就是把傅吟雪從日本救出來,然後再和小霞姐、善娜姐一起爭搶他。我知道自己起步要晚了很多,現在傅吟雪仍然只是把我當成一個普通的助手,但是我比小霞姐,善娜姐看得要開,只要自己喜歡,我就委屈一點當他的情人也無所謂。”

看了一眼懷了傅吟雪骨肉的齊小霞,Main誠心誠意的道:“只要傅吟雪能接納我,我也願意為他生女育女,因為在見識過這麼精彩的男人後,我實在已經無法再找到比他更具有氣概的男人,永缺勿濫是我選擇男朋友的唯一准則!”

Main的宣言絕對稱得上都大膽,但是她也明白,只有用這種毫無作偽的真誠,才能在一分鍾時間內打動傅紅華這樣一個已經進入戰爭狀況的最鐵血軍人。

只是幾分鍾的接觸,Main就明白,傅紅華實際上是一個比傅吟雪更冷酷無情的最優秀指揮官!

傅紅華思索了片刻,略一點頭,劉慕史那枝令Main全身都不由自主寒毛倒豎的MP5沖鋒槍終于重新收了起來。

傅紅華將自己的軍官證放到了桌子上,他望著金少強道:“這一次我不是以中國軍人的身份參戰,我是以一位父親的身份參戰!就當我提交的退休申請被加快特批了吧!”

上篇:第八卷 鐵血屠龍 第五十章 飛將.飛馬     下篇:第八卷 鐵血屠龍 第五十二章 老兵